我在冰岛经历风暴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在决定前往冰岛之前,已经许久没有过长途旅行。无限焦虑的后遗症是对陌生环境充满了未知的恐惧。而冰岛,于我便是未知。总要踏出一步,我将此行当作一次克服自我的历练和跨越。

遭遇人生的第一次风暴

到达雷克雅未克时,天气预报播出暴风雨在岛屿西岸登陆的消息。从机舱向外望去,无限的荒芜与苍凉蔓延开去。接机的大叔冷酷无语,开始在无边的路上疾驰。半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到了酒店。风已经渐渐大了起来,毫无遮挡的四周让我首先怀疑这栋房子会不会被吹翻,好在复式公寓的紧凑浓缩了房间里的温暖,忐忑的心有了些许缓解。窗外望去是Eyrarvatn湖,从湖边的小树摇摆的程度能够判断出:风暴,真的来了。

风暴究竟有多大我们并不能想像。以至于当得知原计划的国家公园游览安排由于封路的原因不得不取消的时候,我们表示惊讶和不可理解。避开风暴集中的区域,我们在淅淅沥沥的雨和肆虐的暴风中攀登火山口。暴风的肆虐让登山过程变得极具困难,手脚并用降低重心才能让自己不至于东倒西歪,每到一个转弯风口处,暴风便更为肆无忌惮,下意识地蹲坐在地上才保住不被随风飘走,心中暗想:身体真是从未有过的轻盈。

登顶后的每个人都需要扶住一个固定的物体才能站稳,在帽子外呼呼的风声下,呼吸都听得真切了。被吹得凌乱的自己心里反倒显得平静起来。

下山的过程中,我一直在被风吹着跑,却也加快了速度,一群人冲进山下的小木屋,端着热咖啡取暖,暴风凛冽之后的温暖显得弥足珍贵。

自然的磅礴与自我的渺小

万万没有想到,一场风暴中的登山绝不是此行中最大的难点。冰岛蕴藏着丰富的能量,不需要人工雕琢便有太多需要消化。著名的黄金圈行程中,古佛斯瀑布绝对不能错过。瀑布宽2500米,水势分为两段,呈上下阶梯状断层落差,总体落差达到了70米,是冰岛最大的断层峡谷瀑布。未见其影先闻其声,远远可见升腾起的大片水雾。急泻过程中激起的细小水滴形成了漫天的水雾,经暴风一刮,让前行的人们不小心便被淋得湿透。

面对着暴风中的瀑布,掏出手机和相机变得不太现实,却也只能直面这一震撼。水流奔腾,经年不衰,它存在的时间会比我们都更久远,见证的变迁更多。它始终激情澎湃,它藏着多少的故事……

风暴横行,我们的地面活动变得愈发艰难。导游决定转战地下。冰岛有很多冰洞,每年,冰洞形成的位置和地点都会不同。夏季,冰川融化,冰洞随之消失。融化的冰川水不断流动,逐渐形成新的冰洞。所以说,每个冰洞都是独一无二的。冰岛的熔岩洞穴同样神奇。火山喷发以后,滚烫的岩浆流入地下迅速冷却,形成了各种奇特的造型。我们带着头盔,沿着熔岩壁通过狭长的楼梯走到地下深处,跟着导游的解说渐渐深入,会有一些略微狭窄的通道让人不得不小心地钻过。导游一直提醒着我们“如果有任何不舒服都可以返程”,这让前进变得更加神秘。

黑暗到底有多黑暗,当到达洞穴的最深处,导游让我们关掉头灯时,视觉以外的感官知觉都变强了。自身无限的渺小,与周围无限的宏大交织在内心。我提前打开了头灯,结束了这场黑暗的尝试。我想我还缺乏勇气。

用色彩创造可能

也许正是看遍了大自然的奇妙和神奇,才多了一份随和积极的生活态度,冰岛人是乐观的。

作为首都城市,雷克雅未克比我想象的精致小巧的多,是很多艺术家和梦想家生活的城市。这座城市的街头巷尾处处可见彩色的房子、个性的涂鸦。穿梭其中,宛如进入一个童话世界。沿街寻找藏在街巷中的涂鸦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需要多久便走到了海边,天际线上下涂抹着深浅两种蓝色,宽广绵延。太阳航海者(Sólfar)是一座维京船造型的雕塑,虽个头不大,却是雷克雅未克海岸线上的显要地标。雕塑的灵感来自维京船,形似方舟,向上飞举的船檐满含对太阳与远方的热望。之前的一天我们刚刚结束了维京博物馆的参观,这时再去看这张扬的雕塑,竟愈发深刻地理解了维京文化。我们在世界各个角落努力地生活着,第一次喜悦、第一次困苦,我们尝试着记忆,也不得不想要忘却。而在这个离大自然更为亲近的地方,“人生第一次”更多了很多遇见。这应该是维京人的坚韧,也正是冰岛的魅力吧。

(侯咏梅)

目的地: 冰岛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