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飞非洲之心联通国航梦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编者按:一直以来,来往于非洲和我国内地的旅客大多选择经由香港、新加坡或欧洲、中东等地转机,旅行时间在20个小时以上。多家非洲本土航空公司开通的中国直航也并不能满足多数中国旅客的需求。国航两条非洲航线直航开通后,全程飞行时间均为15个小时以内,期间不经停,不仅大大缩短了航行时间,也避免了中转过程中的紧张和不便,此外,通过约翰内斯堡和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空枢纽,更可以让旅客方便地转机前往非洲大陆的多个目的地以及南北美洲等众多目的地,减少飞行段数的同时亦更经济实惠。

11月2日,国航北京—亚的斯亚贝巴航线将开通,在此之前的10月29日,国航将完成北京—约翰内斯堡首航。在国航实现亚洲唯一通航六大洲的航空公司这一目标道路上,国航将完成浓墨重彩的一笔。国航商务发言人、商委市场部总经理何志刚将其评价为“天时地利人和”的一步:中非航线,凝聚了太多的情感,也被给予了太多的厚望。无论是厚积薄发的始航,还是对于未来之路的畅想,比起“责任”二字,国航更愿意选择“信心”相伴。

<strong>打通中非空中之路</strong>

据国航方面介绍,国航北京—亚的斯亚贝巴航线为每周3班,采用空客A330-200宽体客机执飞。而北京—约翰内斯堡航线同为每周3班,采用波音777—300ER延程型宽体客机执飞。

对于开航非洲的原因,何志刚表示:“中非之间政治、贸易、文化方面日益密切的交流是开航重要的基础保障,而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指引则给予了国航更坚定的信心。”据介绍, 2009年以来,我国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目前已累计在非设立各类投资企业逾2000家,雇用当地员工超过8万人;近年来中非航空市场总体年双向流量规模为141.5万人,年增速高达21.3%。伴随着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推进与市场开拓,中国与非洲之间的经贸联系日益紧密。

另一方面,记者从中国民航局获悉,作为落实我国政府提出的“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的重要措施,中国民航对非合作平台正式建立。中非在民机出口、航空公司合作、民航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将全面展开。据介绍,截至今年5月,我国已与17个非洲国家正式签署了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与6个非洲国家草签了航空运输协定,为我国与非洲国家发展民航关系奠定了法律基础。与此同时,国内航空企业走出去,积极打通对非交往的空中通道,积极构建非洲国家间航空运输网络,充分发挥航空运输的战略先导作用已经刻不容缓。

<strong>非洲之路耕耘漫漫</strong>

何志刚日前在活动中表示,国航作为以北京为主基地运营的航空公司,同时也是中国民航国际航线比重最高的客运航空公司。目前拥有以波音、空客为主的各型客货飞机632架(含控股公司),执飞国际航线94条、地区航线14条,通航国家(地区)36个,通航国外城市和地区62个,每周为旅客提供超过7700个航班、超过120万个座位。而在国航突飞猛进的“全球化”战略之中,非洲是不可或缺的关键点。国航规划部副总经理孙庾言简意赅地表示。

谈起非洲航线,国航作为国家载旗航空公司承载更多的是使命和探索,每一个国航人都有太多想要讲述。1965年5月24日,时任总参谋长的罗瑞卿给民航总局下达了指示:迅速准备伊尔18型专机一架,执行周总理率政府代表团访问坦桑尼亚的专机任务。这次非洲之行任务十分艰巨,途经巴基斯坦、伊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埃及、苏丹、肯尼亚、赞比亚、坦桑尼亚等12个国家,行程4万多公里,期间要飞越高山、沙漠,穿越赤道,飞向南半球。当时影响飞行安全最突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3个方面:一是飞机性能差,航线必经的高海拔昆仑山脉,一旦遇到风暴都会对飞行安全造成威胁;二是苏制飞机适合寒带飞行,在非洲的高温下,发动机能否顺利启动令人担心;三是非洲地区经济不发达,机场设施和通讯导航设备落后,遇复杂天气会给飞行带来困难……1965年6月11日,时年67岁高龄的周恩来总理,乘坐由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飞行大队(国航飞行总队前身)张瑞蔼机组驾驶208号专机平稳地降落在北京西郊机场。这次专机飞行途经12个国家,历时14天,在8个机场起降,跨过高山,飞越海洋,经停高温、高原机场,穿云破雾飞行44361公里,成功完成了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民航最远的国际远航,这标志着中国民航飞出去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如今,完备的机队设置、成熟的恶劣条件下的飞行经验,让直航非洲不再困难重重,“全球化”的指引下,国航通航非洲终于实现。

<strong>亚洲枢纽直指非洲之心</strong>

对于非洲两个开航点的选择,孙庾表示,“首先,埃塞俄比亚可谓中国传统的合作国家,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非盟总部所在地,未来在北京与亚的斯亚贝巴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的外交官流量,将有助于提升两舱需求。另一方面,中国是南非的第一大贸易国。南非是非洲经济的龙头,约占整个非洲GDP的三分之一,约堡经济约占整个南非GDP的三分之一。中国与非洲在经济领域等各方面合作密切,国航应该从战略高度来考虑整个布局。”

同样对航线开通有着很大期待的还有南非驻华大使姆西曼:“国航直飞南非航线的开通将使两个美丽的国度之间交往更加便捷。2015年是南非‘中国年’,今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将会举行,期待国航航班能够满载中国旅客到访南非。”

中国非洲人民友好协会秘书处则表示:埃塞俄比亚是非洲重要国家,也是非洲联盟总部所在地,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被称为非洲的政治和外交首都。同时,埃塞也是“一带一路”战略重要承接点。开通直航将极大方便中国和埃塞之间的往来,促进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旅游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

一方面直抵非洲之心,另一方面,两条航线的开通不仅在中非之间架设“空中丝路”,也能惠及日韩新加坡等亚太地区的旅客,为其前往非洲提供更多航班选择。“汇集亚洲旅客来到北京这个航空枢纽,继而飞往非洲市场是我们更大的目标。”何志刚表示。

<strong>非洲,期待更多</strong>

在采访中,诸多与非洲密切相关的单位代表均表示:“期待国航能和当地的航空公司与地面供应商深度合作,让旅客能够享受便捷快速的转机服务。”对于这一点,国航早已明确了“依靠联盟、嫁接合作”的方案。

据国航方面表示,国航追求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大型枢纽网络型公司,离不开联盟与合作,国航与南非航空、埃塞尔比亚航空都是星盟成员,进行合作有利于国航进一步拓展国际航线网络,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为旅客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便捷的服务。在非洲的星盟伙伴中,埃塞俄比亚航空是目前网络最成熟的公司,其枢纽位置也最为理想。国航也会加强与南非航空公司的代码共享合作,促进中非市场的开拓发展。今年3月,国航与南非航空一致同意扩大并加深合作,不仅将在国航即将开通的北京—约翰内斯堡航线进行代码共享合作,还将在各自的境内航线互相支持。两家载旗航空公司的合作,不仅将拓展双方全球航线网络布局,也能够带给旅客更多产品选择和自由组合。

更多产品选择给予普通旅客的是切实和深远的便利。谈到中非航线,天津青年京剧团团长李少波意味深长地表示:“非洲相对较远,每次去演出都要转机。直航后缩短了距离,也拉近了彼此,出行方便了,各种方式的交流都会很必要。我们需要去了解非洲的各个方面,非洲人民也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对非洲支持非常大,不管从医疗、经济建设或者曾经的坦桑铁路等等,每到一处都有中国的爱心,通过直航的便利,相信以后中非友谊会更深厚。”

每一条新航线的开通承载着希望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拥有风险,非洲航线尤其如此。“非洲市场的培育需要一个周期,不可能在朝夕之间。”一位民航业内人士称,相比京沪航线等国内干线,非洲航线会有淡旺季区别。此外,非洲航空产业的配套设施落后,飞机的维护成本高,勤务保障等方面需要克服很多困难。此外,非洲航空消费处于初级阶段,缺少大型的B2B、B2C等平台,没有统一的票务结算系统,各航线运力的投放以及航线历史客流数据都不能轻易获取。但可以肯定的是,中非航线潜力巨大,中非航线数量将在未来大幅增长。(侯咏梅)

目的地: 约翰内斯堡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