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丽为源,谱出动人的轮回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还记得那是2012年暮暑的一个午后,久候不至的雨季宛如扭捏的少女迟迟不肯亲吻南亚半岛的北冀。这里是阿格拉,印度莫卧儿王朝的故都。我和旅伴老林在燥热的空气中为了避暑,随意拐进了路边的一家矮小的古旧建筑。

方一甫入,头顶的风扇搅动这温湿的空气送来阵阵阴凉,阳光也终于被这厚重的土墙隔开,剩下点星星点点的光斑撒在浅黄色页岩所铺就的坑坑洼洼的地板上。房间不大,方圆四丈左右,除了右边墙侧横竖放置的矮凳外,其余绝大多数地方都被与屋顶等高的大立柜塞满了各色的布料,而居中则横置了一张六尺见方的绛红色樟木桌,上面则摆置着丝绸。“有人么?”我们舒了口气接着问道。

门口侧放的深棕色立柜和大桌中间相隔的阴影中突然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Namaste”,随即一个佝偻的身影带着微笑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原来是一位留下看店的老人,他身着白色的粗亚麻长衫,脚踏一双草鞋,双手互合在胸前向我们问好。老人微笑看着狼狈的我们,问道“小伙子哪里人啊?”“中国,这是我们的暑期旅行。”我们一边给自己添水一边回道。老人又问:“那喜欢阿格拉么?”老林说道:“当然,我们一大早就前往泰姬陵拍照,直到现在还意犹未尽。”“哈哈,那让我看看你们的照片吧。”老人且笑且说。我递给他相机,跟他一同浏览回放的照片。

“等等,这幅……”老人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拉住我的手让我停下,我一惊,随即顺着老人的要求倒了回去。那是一张竖幅的人物照,当时依旧是清晨,星光还撒在天际,四周皆是朦胧的雾气,整个园区硕大空旷如斯。碧绿的草茵,潺潺的流水,在水道的远端则是那静静矗立在远端的泰姬陵。那种白净的色泽,那种对称的谐美,那种极致的单纯彰显着爱情。一位姑娘裹着镶有金边的深红色纱丽缓步从四散的雾气中走出,轻盈曼妙的身姿在和风的吹摆中摇曳。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那若隐若现的深棕色脚踝以及掠过身侧时那深邃的眸眼。她缓步迈过我们步上墓道中的甬台,缓缓转过身去默默注视着远方的泰姬陵。也就是那一刹,我屈膝举起相机,恰逢当时,硕大却有烈焰般的一轮巨日突然一跃而起,在那迢远的一角四射出骄人的光芒与温暖。我迅速摁下了快门记录下了这个时刻。

老人听完,会心一笑:”那你们可知道我这店铺是卖什么的?”“难不成,就是卖纱丽的?”“没错,不过也不竟然,要知道纱丽由三部分组成,上面是叫做‘杰姆普尔’(Jim Poole)的紧身短袖胸衣,下身的‘贝蒂戈尔’(Beidigeer)衬裙是一种宽松长裙,围衬在纱丽里面,而最外面裹上的才是薄纱般的纱丽。”老人顿了顿且给自己斟了杯茶又说道,“听过摩诃婆罗多么,也就是我们印度最有名的史诗,要知道书上记载,自打公元前4世纪起就有了纱丽,几千年来多少入侵者逼迫我们改风易俗也都没断绝纱丽的传统。”我们且听且不由地点起头来。

“其实这纱丽也不甚繁复,你们瞧,也就是一块约5米长,1米宽的绸缎,一般由棉、丝、纱、布混织成,讲究‘轻柔薄爽’四个字。”老头一边讲一边从柜台抽出一条纱丽比划起来,“最早纱丽都是用于宗教仪式,后来因穿着简便才逐渐流传开来,你们摸摸这质地,要知道我家的纱丽可是这阿格拉有名的上等货色,都是手工一针一线地缝制出来的。”一听到这里,我和老林互相对视一眼感觉情形有变,正准备离开,老人连忙摆手说:“不忙不忙,我给你们也讲一个纱丽的故事吧,你们听完再走也不迟。”

老人告诉我们,1613年左右,整个印度烽火连连,其中最为强大的则是莫卧儿王国的阿克巴大帝,他有一子名为库拉姆,龙鼻凤眼,身体强健,随其父征讨四方多年,骑射弓马无有不精,并给自己取名沙贾汗,意为“世界之王”。当时,印度五十三邦携周边诸国进献美人,为伊斯兰教义所限,美人只能黑袍覆盖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眸。也是机缘巧合,波斯人所敬献的美人玛哈恰好身着纱丽出现在这重重叠叠的黑幕当中,她那丰腴的体态,半遮半露中更显出影影绰绰的身姿,再配上那镶有金边的睡莲花纹以及一双顾盼神飞而又摄人心魄的眼神,从此这位绝色美女成了沙贾汗最爱的宠妃。然而好景不长,1631年,玛哈在随沙贾汗南征的路上难产而死,时年39岁。爱妃的离去令沙贾汗伤心欲绝从而一夜白头,他决定倾举国之力为自己的爱人建一座世界上最为美丽的陵墓,以表达他的哀思。自此,君王不再过问政事而频频前往墓园监督施工,召集来的数万人的队伍有着从波斯、土耳其、巴格达以及威尼斯前来的工匠,沙贾汗不惜一切将宝库众所有的珍宝齐齐镶嵌在了这座大理石的陵墓上。后来,其子趁机夺权上位而将沙贾汗废除王位,囚禁在河对岸的阿格拉堡中每日远眺泰姬陵度日直到伤心忧郁而死。400年过去了,印度女孩受玛哈的感召都换上了纱丽,而泰姬陵依旧在这,默默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老人顿了顿声,开玩笑说道:“传说当时玛哈所觐见的时候也是身着大红色纱丽,或许你所见到的就是玛哈吧。”

听完老人的话语,我和老林不由地相视,随即释然一笑,这样的地方能有着这样美好的故事,真好。就在我们又一次背负起行囊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人坐在他的躺椅上,摆摆手又缓缓地说道:“其实,Taj Mahl从印度语翻译过来也只有一个意思——思念玛哈。”(赵天一)

目的地: 阿格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美食
地标
问答
赞7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