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厅为不丢弃提供便利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修理咖啡厅”鼓励人们将故障的日常用品带过去交给专家和志愿者们修理。之后,这些用品又可以重新投入使用,免于被丢弃。

“修理咖啡厅”悄然兴起

一位待业在家的男士、一位退休的药剂师和一位家具商坐在铺着条纹桌布的餐桌后,螺丝刀和缝纫机与咖啡、茶、甜点等食物摆在桌子上。家住附近的希里吉·海尔德推进一只条纹旅行箱,从中取出一个老旧的熨斗,说:“它坏了,不出蒸汽。”

她来对地方了。阿姆斯特丹的“修理咖啡厅”最初开办在一家剧院的休息室里,随后在一家旅馆租了房间,如今则是社区中心一月数次的保留项目。人们带来需要修理的东西,交给志愿者免费修好。

“修理咖啡厅”已经存在将近三年,理念是减少垃圾。“修理咖啡厅”基金会已经筹集了来自政府、各大基金会和个人的52.5万美元善款用于发展这一项目。在荷兰,有30家组织机构已经建立了“修理咖啡厅”,供周围社区的人们每个月无偿地奉献出自己的手艺和劳动,来修补破旧的衣服和修理故障电器,如咖啡机、台灯、吸尘器、面包机、洗衣机、榨汁机等等。

身穿印有“‘修理咖啡厅’先生”字样T恤的志愿者西奥是一名会计,他负责修理海尔德坏掉的熨斗。他拿掉熨斗的塑料外壳,露出里面一团五颜六色的导线,动手修起来。一边干着活,他还一边和海尔德说起传统的苏里南头巾——这正是出生在苏里南的海尔德赖以谋生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西奥重新将熨斗装好,接通电源,指示灯亮了起来,铁锈跟水一起流了出来,熨斗又能用了。

切实有效的环保行为

“修理咖啡厅”的创始人马蒂娜·波茨玛曾是一名记者,在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她开始格外关注环保问题。她说:“欧洲人扔掉了太多东西,其中很多扔掉了实在很可惜。现在全球人口越来越多,我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无法维系的。我觉得我不能仅仅动笔写写,而应该做些实在事。”

在观看了一次修理和循环利用物品的展览之后,她深受其中所展现的创意、文化和经济价值的触动,认定帮助人们修理损坏的日常物品有助于防止过度浪费。

波茨玛说:“人们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讨论常常过于理想化。但是,学过几次蘑菇种植之后,人们就开始厌倦了。但‘修理咖啡厅’则不同,它非常实际。这个项目是汇集众人之力,从身边小事做起。”另外,她表示,这个项目并不是商业行为,不会和修理店产生竞争。

虽然荷兰只有不到3%的城市垃圾是被彻底丢弃的,但还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荷兰基础设施和环境部长朱普·阿茨玛说:“‘修理咖啡厅’有效地提醒了人们,他们丢掉的东西其实还有使用价值。”

发现更多的社会价值

埃因霍温技术大学研究垃圾处理问题的汉·凡·卡斯特伦教授表示:“这是个好主意,也很具有社会意义。人们共同为保护环境出力,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的环保意识。”

对于一些人来说,“修理咖啡厅”不光有利于环保,还具有社会价值。一个周二的晚上,一位老太太带着自己坏掉的吸尘器来到“修理咖啡厅”,这台吸尘器是她结婚时买的,已经用了40年了。看着70岁的志愿者约翰·祖德玛修理着吸尘口,她满意地说:“我非常、非常高兴。我先生在世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他修的。”

多恩基金会为“修理咖啡厅”提供了超过26万美元的赠款,作为该基金会“社会联系”项目的一部分。基金会主席妮娜·塔勒根说:“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个项目为人们创造了相处的机会,让人们打破隔阂,彼此熟识。”

另外,她还表示,老人可能会特别喜欢“修理咖啡厅”。她说:“他们有现在的年轻人所没有的手艺。过去,很多人都能自己修理东西,但是现在我们则一切依赖别人的服务,鲜少自己动手。”

伊凡里恩·H·唐肯斯是阿姆斯特丹大学一名社会学教授,他也同意塔勒根的说法。他说:“这是时代的标志。”他指出,“修理咖啡厅”具有反消费主义、反市场和一切靠自己动手等特征,而这些也正是荷兰更广泛的一场运动的特征。这场运动倡导通过草根阶层的行动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

“修理咖啡厅”基金会帮助感兴趣的组织和机构在荷兰各地开展这一活动,包括列出所需的工具以及协助它们筹款和宣传。另外,法国、比利时、德国、波兰、乌克兰、南非和澳大利亚的一些组织也提出了申请,希望可以在当地开办“修理咖啡厅”。

62岁的蒂金·诺登博斯是一名艺术家,几个月前在代尔夫特开办了“修理咖啡厅。”他注意到,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修理店都渐渐地消失了。他说:“我喜欢修东西。这些年,你把坏了的东西拿回商店修理,他们会说,‘我们得把它送回原厂返修,得花100欧元,还不如买一个新的’。”

建筑师威廉·麦克唐诺说:“我们现在正经历着‘安排好的退化’,因此变得漫不经心,毫不动脑。要是什么东西坏了就直接扔掉,不用多想。”他遵从“从头到头”的设计哲学,就是一件产品的各个部件都能被拆卸下来重新运用到另外一件产品上。这种哲学也启发了波茨玛。麦克唐诺还说:“‘修理咖啡厅’的价值就在于,人们又重新建立起和周围物品的关系。”

以希格里德·迪特斯和她破了一个洞的黑色超短裙为例。她表示,自己手比较笨,从来不会缝缝补补。“这条裙子还不到10欧元,很便宜,扔了再买条新的就行了。不过要是补好了,我还会再接着穿。”

玛亚娜是“修理咖啡厅”的一名志愿者,负责分发数据调查表和为其他志愿者提供咖啡。她说:“形形色色的人来到这里,境况不一,但是都很热心环保。”

目的地: 阿姆斯特丹 荷兰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6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