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园上山躲避高温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当西班牙酿酒师米格尔托雷斯还是一个年轻人时,他的父亲就把他派到了智利。那是1979年,这个南美国家已经不再因它的酿酒品质闻名了。托雷斯的父亲意识到,如果能在新的大陆拥有一块气候适宜酿酒的土地,将会很好地抵御本土的不稳定性所带来的风险。

这笔在智利的投资日渐证明了它的价值。虽然大部分的葡萄酒仍是在西班牙生产,但是在南美的葡萄园所生产的高品质的葡萄酒,以及公司在国内及加利福尼亚的地产都使得桃乐丝酒厂成为行业的佼佼者。现在69岁的米格尔托雷斯监督着每年销往140多个国家的4200多万瓶葡萄酒的销售。

如今,托雷斯又要为未知的未来做准备了,这次是由于全球变暖给生产所带来的威胁。这次的投资没有跨越海洋,却是转移到了山上。

葡萄园山上求生存

从公司总部Vilafranca del Penedès到比利牛斯山的山脚,开车大约有两个小时的行程。那是一个海拔很高的峭壁,四周被松树所覆盖,夹杂着野生的艾菊以及百里香。在那里,已经有成型的葡萄园在利用山上的冷空气生产葡萄,而这些葡萄如果处在低地的地中海气压之下就会枯萎掉。

这是一种气候保险。很少有产品会像高品质的葡萄酒酿制一样,对全球气候的变暖会如此敏感。虽然葡萄酒生产商在酿制时,可以采取很多方法去改变葡萄酒的味道,以提高它的口感,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好的葡萄才会酿出好的葡萄酒。大部分的葡萄酒生产商都会告诉你,好的果实取决于三种主要的因素:好的果实品种、种植的土壤、以及生长时的天气。葡萄是唯一一种消费者想知道它是哪年收获的作物。“我们真的离不开气候”,托雷斯的女儿米雷娅说,她领导着公司关于气候变化影响的研究,“没有好的气候,便不可能有成熟度好的葡萄,也就不可能生产出好的葡萄酒,从而产生利润,甚至无法生存下去。”

当气候变得越来越暖和的时候,果实也会提前在当年变得越来越甜。但是种子和果实的皮却需要时间发育———而恰恰是它们赋予了葡萄酒独特的风味、质地以及色泽。葡萄酒生产艺术的精髓在于保证不同方面的进程同时达到高峰。如果天气太冷,在秋天到来之前,葡萄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成熟,农户就不得不到田间摘收了。反之如果天气太热,情形就会完全相反。葡萄需要早早地被摘下,虽然此时糖度很高,但其中的风味元素却仍然比较刺激、苦涩、不充分。

气候变化已改变葡萄酒味道

“实际上,全球气候变暖已经改变了很多葡萄酒的味道”,来自南俄勒冈大学的气候学家格雷格琼斯介绍说,他的父亲就是一名酿酒师。当琼斯把全世界的平均温度与苏富比拍卖行对葡萄收获期的评估比较了以后,他发现不仅世界各地的温度几乎都在逐渐攀升,而且上升的速度也在提高。

20世纪后半叶的全球气候的变暖的确使得葡萄酒的口味变得越来越好。但是当琼斯看了一下他的关于葡萄酒生产及其最佳气温的研究数据以后,他发现问题来了。数据表明,在20世纪50年代,全球大部分地方的气温对于当地的葡萄种植来说都有点冷。不过,到了20世纪90年代,大部分地方的气温都达到了完美的程度。琼斯意识到,随着全球变暖进一步持续,葡萄酒酿造商会发现生产一瓶合宜的葡萄酒将会变得越来越难。

托雷斯氏公司在它的葡萄园的苗圃里成立了两个可以自动控制气候的温室。在其中一间,温度被维持在历史平均水平。在另一间,气温比平均水平高了3℃,这也是本世纪末很可能会出现的气温上升高度。从结果可以发现,现在的和将来之间可预期的差别。处在这样的控制之下,一方面有些葡萄才开始刚刚着色,而另一方面有些葡萄已经提前成熟了,全身发紫,甚至生“锈”了。那些供水受限的葡萄树比起那些正常灌溉的葡萄树来,既显得瘦小,枝叶也少。

以提高海拔或更换品种应对

“自从19世纪80年代以来,西班牙的平均气温已经增加了1℃。在过去的25年来,农户们把某些葡萄品种的收获期最多向前提升了25天。”来自洛维拉·依维尔基里大学的酿酒学家费尔南多·萨莫拉说。作为由25家西班牙葡萄酒公司资助3600万美元所致力的三原精密动力效应模型的一部分,萨莫拉一直在研究气候变暖对于葡萄酒品质所带来的影响,以及如何通过酿造厂抵消掉这种影响。在某些情况下,这种不均衡的成熟使得起泡葡萄酒变得更平,减少了红酒当中的单宁酸,削减了瓶中的酸性,使得最后的成品容易受到细菌或酵母的感染,从而破坏葡萄酒的风味。“这样的葡萄酒从微生物层面上讲变得更加脆弱”,萨莫拉介绍说。

随着气温的进一步升高,葡萄酒酿造商会发现,他们需要改变他们生产的葡萄酒的品种了。例如,那些种植加州葡萄的人可能会改变主意生产馨芳葡萄酒了,因为加州葡萄在气温比较低的时候长得比较好。在某些情况下,种植者会致力于开发新的葡萄品种,像红宝石解百纳。这种杂交的葡萄品种,可以在加州更暖和的区域生长,而且把解百纳索维农品种的圆润口味和佳丽酿品种的抗热特性结合了起来。最后,当这些措施都失效后,他们也会不得不像托雷斯家族一样,只能迁到更高的地方。

联合企业界延缓气候变暖

再过一年,托雷斯就70岁了,他曾经说过,到了这个年龄以后,他就会放弃对第15代托雷斯葡萄酒酿造家族的控制权。但现在,他打算继续担任主席,把日常的生产任务交给管理人员,但对外仍然作为公司的代表。至于他的两个仍在公司效力的孩子(除了监管两个家族葡萄园的米雷亚以外,托雷斯还有一个叫米格尔的儿子,他主管着在智利的经营;另外他还有一个女儿是个医生)的职务,则会由董事会决定。

当问起到数十年后由他的孙子作为家族生意的第16代传人主管企业的状况会是如何时,托雷斯保持谨慎乐观。虽然如此,他描绘的未来仍然是充满变数的。西班牙政府作出的一项规划中预言,如果全球不能团结一致起来减少排放物,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又会升高4℃。相比之下,今天全球气候的平均气温比上个冰川世纪高了差不多6℃。“未来,至少在20年内,核心的工作是延迟成熟”,托雷斯说道。现在依靠正常雨水就可生长的葡萄园,将来几乎肯定不得不依靠平时收集雨水的蓄水池来提供灌溉———他已经开始修建。气温极有可能会上升到一个程度,以至于公司的主打品种———添普兰尼洛葡萄很难生存下去。所以他的孙辈到时很可能要重新种植其他品种。当然,公司也不会放弃继续向高处转移。

托雷斯正尽他所能地去阻止气温的升高。如果气温升高的幅度有限,他还可以对付。“如果某个地方气温升高了2℃,告诉我在哪儿,我来解决”,托雷斯说,“可问题是全球性的,这实在是一个大问题。”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在一家新的酿酒厂的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投资了一个风电厂,致力于争取在2020年以前,公司生产的每一瓶酒都能把碳排放减少30%。作为三原精密动力效应模型的一部分,他的公司致力于通过一种方法捕捉葡萄发酵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并用它来生产海藻,这些海藻又可以用来当做燃料。

今年夏天,托雷斯驾驶着他的银色丰田普锐斯,开始尝试着把他的努力扩展到他的企业以外的地方。在7月的一次巴塞罗那会议上,托雷斯提出了一系列的承诺书包括减排、节水并要求其他的西班牙葡萄酒生产商也在上面签字。托雷斯有个设想就是把这份清单提供给一些大的购买商,比如说英国的特易购以及加拿大政府垄断的购买者。“世界上大的买家就会知道在西班牙的这些葡萄酒生产商在这个议题上携手并进”,托雷斯说。明年,他打算把他的努力推广到欧洲的其他地方,然后可能是美国,他希望这些投资有一天会结出果实。

目的地: 普兰 三原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