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机场” 纷繁话题承载其上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屏幕上显示的每个目的地都没有任何说明和描述,却因此更在我们内心激起怀旧与渴望的情绪:特拉维夫、的黎波里、圣彼得堡、迈阿密、经由阿布扎比转机至马斯喀特、阿尔及尔、由拿骚转机至大开曼岛……每个地名都蕴含着不同于我们现有生活的生活形态。我们一旦对自己的生活感到羁束滞闷,就不免向往这些遥远的地点。”这是出自阿兰·德波顿的新书《机场里的小旅行》中的一段话。当坐飞行逐渐变成稀松平常的事情,机场也就因此成为生活中最熟悉的地方之一。人们乐于在旅途劳顿的当口,享受着每个途经的机场带来的特殊心情,珍惜着暂时脱离现实的机会。机场也因此变成人们乐于谈论的话题,并成为各种艺术形式的主要表现内容。

希斯罗国际机场的选择

《机场里的小旅行》其实是阿兰·德波顿受英国希斯罗国际机场邀请,于2009年写的一本小书。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德波顿不能离开机场,却可以采访各色人物,包括首席执行官、飞行员、安检人员,乃至机场牧师等等。他还可以在出境大厅、入境大厅、机场限制区和机场酒店随意穿行,以便用他独特的视角探索机场这个熟悉又神秘的场所,观察其中发生的故事。

显然这是一本打上商业烙印的御用著作,但是为什么毕业于剑桥的著名作家阿兰·德波顿愿意接受这样的任务呢?德波顿是这样解释的:“在我们这个既忙碌又嘈杂的时代,文学的声望竟然还足以激发一家跨国企业的美学关怀,使其在处理机场停机费用与污水的本业之外,还愿意投注资金从事一项艺术抱负。如此崇高的活动,实在令人惊讶和感动。”

德波顿以他风趣幽默而又透出哲理的文字,写出了身在机场的所见所闻。“宽阔的出境大厅一如现代世界的所有交通枢纽,能够让人谨慎地观察他人,让人在人群中遗忘自我,任由想象力自由驰骋于眼睛和耳朵所接收到的片断信息上”, 德波顿写道。书中主要探讨了旅行、工作、人际关系以及日常生活的本质,让我们知道,呆在机场里,可能比我们以为的更具启发性。机场原本只是旅途中的切换空间,发生的不过是“出发”与“抵达”,但在德波顿的笔下,却成为了一个综合各种文化面貌的博物馆。

一位叫蓝文青的网友评论到:“机场,离别的起点站,重逢的终点站,我们匆匆而去,又匆匆离开,很少人有机会或者有心情认真地去研究这个其实主宰了我们两个最激情时刻———别离和重逢的地方。”而网名叫java的人写道:“说不出我是喜欢这个译文的风格,还是这个作家的文风,反正觉得故事讲得还不错。”

除了书籍之外,机场还受到很多艺术形式的青睐,成为吸引眼球的元素。在歌曲中,机场总是和伤心的爱情脱不了干系。依稀的《台北的机场》里是这样唱的:“台北的机场,是一个分手老地方。”许茹芸的《日光机场》里是这样写的:“天一亮的机场,含着冰的眼眶。日光太温暖,一碰溶化泪两行。”还有New Z.的《两个人的机场》主题也是离不开情人间的聚散离合。

影视作品中更是经常出现机场这个重要的地方。《幸福终点站》是一部2004年出品的电影,由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由汤姆·汉克斯、凯瑟琳·泽塔-琼斯主演。影片讲述主角被拒绝入境却又不能回国,被迫滞留肯尼迪国际机场期间的故事。2009年出品的《在云端》由贾森·雷特曼导演,乔治·克鲁尼主演。影片主人公是帮助各大公司裁员的“空中飞人”,一年365天有大约300天在天上飞,而他的人生目标就是积攒1000万的英里数,从而晋升为白金会员。

关于机场的新闻报道也屡现报端,尤其是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卫报》等主流报纸。新闻报道涉及机场的方方面面,建设、改造、服务……应有尽有。显然,机场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生活元素和热门话题。

机场就像万花筒

在德波顿的眼里,虽然机场的空间有限,但是却充斥着“环境破坏、夫妻分离、全球化”等无数深刻的社会问题。“我想起罗马哲学家塞内加为了皇帝尼禄而写的《论愤怒》一书,尤其是书中指出愤怒根源于希望的论点。人类之所以愤怒,原因是我们过于乐观,所以才会无法接受人生中必然的各种挫折。一个人若是因为找不到钥匙或是在机场遭到拦阻登机而放声怒吼,其实就是表达着一项动人但过于天真的信念,认为这个世界应该不会出现钥匙遗失的现象,而且我们的旅行计划也都一定能够实现。”

在目睹一对情侣在机场难舍难分时的场景时,德波顿这样写道:“我们应当对她感到嫉妒,因为她找到了一个自己如此深爱的人,从而坚信自己一旦离开对方就再也活不下去。光是分隔于登机口的两侧就让她难以忍受,更何况是孤身住在里约热内卢市郊一间简陋的学生宿舍里。日后回顾起来,她也许会发现这一刻其实是她人生的高峰。”

机场无疑凝聚了现代建筑的精华,同时又能透着无尽的人文关怀,光是呆在里面就是一种享受。德波顿在他的书中还写道:“支撑着机场天花板的粗厚钢条,令人联想起19世纪各大火车站的钢筋结构,也让人不禁心生敬仰。这种敬仰之情可见于莫奈的《圣拉萨车站》里,也必然充斥于当初首度踏入这些车站的民众心中。在这些灯光明亮的铁条建筑里望着四面八方的汹涌人潮,人类数量的庞大与面貌的纷杂就此成为眼前具体的景象,不再只是脑中抽象的认知。”

机场也可以让人们暂时逃离现实的束缚,寄托人们对美好的向往。在跨国金融公司做咨询工作的方芳,由于工作的原因,工作和居住的城市总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她每一两个星期就要飞一次。但是她却很享受这种“在路上”的感觉。“我不适合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现在能自如地在不同城市间穿梭,很适合我。”方芳告诉记者。机场还是很多人逃离现实回归自我的场所,很多人都在机场找到难得一见的片刻安详,或是读读书、看看报,或是安静地看看人来人往,一个“静”字了得。

机场又是购物者的天堂,里面的商业设施琳琅满目,有商店、餐厅、电影院、艺术长廊等等。“我每次去T3航站楼,都能在日上免税店逛上很长时间”,热衷于购买免税化妆品的林梅告诉记者。

北京旅客开始作出评价

“T3航站楼不管是从内部装潢,还是配套设施,都达到了国际化大机场的水平”,在英国读书的郭涛说,“通体的玻璃墙面,富有中国特色的红色梁柱,看着舒服。而且机场里干净整洁,服务好。”据首都机场新闻中心相关人员透露,从2008年开始,首都机场开始推出“文化国门”系列活动。先后推出了精彩奥运、魅力宝鸡、多彩辽宁、大美青海、玉树长青、故宫印象等艺术展览和展出活动。首都机场不仅成为航空航运的枢纽,也承载着向世界传递中华文化的使命。据了解,“文化国门”系列活动将作为长久规划,一直办下去。

随着走出国门的北京人越来越多,大家对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机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独到评价。在某大学任职的副教授王坤经常出席一些国际研讨会:“和我们大气磅礴的首都机场不同,国外的机场不以规模论英雄。很多机场虽然不豪华,但是有特色,像新加坡的樟宜机场,地毯很好看,而且商店很多。”从事国际贸易的刘薇说:“像苏黎世的机场,给我的印象就比较深。透过通透的玻璃望出去,是层层叠叠的山丘,特别美。”

名叫飘尘的网友说:“在迪拜机场里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国籍的穆斯林,打扮也各不相同,有来自中东的,有来自北非的,还有来自亚洲的。阿拉伯文随处可见,机场不时地传来祷告的声音,有男女两个祈祷室。从机场望去,迪拜笼罩在沙尘之中,骄阳似火的迪拜也许就是我未来的下一个目的地。”

一位名叫王朝的网友写道:“说说对香港机场的一点感受。这次去是从香港转机去马尼拉的,夜里一点到达,所以住在机场旁边的Regal Hotel,酒店的门几乎就开在机场大厅里,直接可以进入。对转机的人来说,太方便了。回来的时候是白天,从空中看到机场的风景,很美。它被后面的大屿山和海水环抱,整齐硕大的停机坪安详地迎接每一只空中飞鸟。让人感觉安全、恬静、舒适,也感叹这个人工填海造地的伟大工程。”

虽然很多人疲于在机场奔命,但是真要脱离了机场,他们也是决不答应的。机场承担着南来北往的交错,承载着太多的聚散离合,以及对于生活在别处的一种渴望。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美食
地标
问答
赞7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