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灵的归一:西游记之青海敦煌游@行动派

yuanxiaosi

前言

<strong>说说这次旅行</strong>

序言

领队小树拉开嗓门,像唱山歌一般:“哎——————————!”

团友们像山上哥哥妹妹,纷纷齐声回应:“行——动——派——的……!”

这个情景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遍了,在扁都口的油菜花间,在鸣沙山的山峰上,在大柴旦的大街上,在尕海的马路旁,在青海湖畔的玛尼堆……每回想起,小树和团友们的呼声就会响当当地在耳边荡起。从青海敦煌回来已有几天了,我仍然回味着那里的一树一花、一湖一山、一沙一盐……多少次梦回敦煌莫高窟那些精致的彩塑与壁画,多少次梦回青海湖畔那场经典的日出盛景……

先一睹我们队各位80、90后们的风采吧!
图为2014年7月05日小树队于青海湖合影留念

<strong>行前准备</strong>

装备:旅游背包、快干衣、快干裤、户外徒步鞋、头灯、帽子、眼镜、头巾、冲锋衣、绒衣,还有望远镜等。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见过欧洲的田园风光、城堡教堂,也见过东南亚国家的绚丽繁华、皇宫寺庙。异国他乡形形色色的建筑物和风土人情,都给我留下特别的印象,但每每回味这些体验,似乎总遗落了些什么,我一直在寻找答案。直至今年元月我去了云南的香格里拉,当我在海拔四千五百米的石卡雪山山峰体验过高原反应之后,我才领悟,过去的我只是在旅游,而不是在旅行;过去的我走的只是景点,而不是路途。尽管我把每一次旅途的细节、心情都一一记录,但都没有像云南之行那样让我明白,行走在路上的感觉其实比每一个景点更能让人体会深刻。于是,我不想再选择那些舒适的路线,游逛繁华的城市,也不想再去惊讶异国天空的新鲜,我只想在祖国最辽阔的土地上——大西北,好好走一番,去领略祖国的壮美,古老的历史,更重要的是,让身心灵归一。

选择行动派,是因为路线的经典设计十分适合喜欢自由行的我。

报了团后,心情期待而兴奋,忍不住地写下几行字:又准备独自走向藏区的神秘、巍峨、壮阔了,去感受驰骋戈壁的豪气,丝绸路上老城关隘的苍凉,敦煌莫高窟的鬼斧神工,七彩丹霞日落的惊艳,青海湖畔日出的迤逦,祁连草原油菜花的烂漫......挑战体能,打开视野,放下心中包袱!

临近出发日越来越近了,我内心的喜悦与激动难以言表,总幻想着各种将要发生的趣事,于是,我又写下了:与有趣的人交往,就如同经历一段旅程。随着试探、远观、交往,我们会有多层次的体验。旅途的风景不可能处处动人,但当我们不远千里,长途跋涉后,一副美得让人屏住呼吸的画卷总会在眼前徐徐展开,那些如画之人就这样永远刻在我们心里。旅途总有下一站辉煌,人总有另一种精彩。---写给准备出游的自己。

第1天

西宁-张掖

06月30日,带着满腔热情,我们从“夏都”西宁出发,一路上,大家不住地把脖子往窗前靠,手中的相机、手机、Ipad已各就各位。小树告诉大家,要行驶四个小时的车,但沿途风光处处美,大家可要睁大眼睛了!的确,当我们来到大坂山之时,碧绿幽蓝引入眼帘,对于长居在城市的我们,大坂山风光给人壮阔之美!

在海拔四千米的景阳岭垭口上,垭口路窄,却奇山异石。
路很远,但我们始终前进。
正当车子一拐弯,全车人都惊呼了!甘肃的扁都口,这里的油菜花漫山遍野、一望无际,美得让人窒息!我喊了起来:“我的天呀!太美了!”在这个金灿花山间,我们奔跑起来吧!心是自由,何时都是自由的。
来到酒泉地区之一,张掖,已是黄昏了。道路两旁的小白杨,似乎在诉说着一种情怀与意志:站立自由,守候坚贞!
很快,我们走进了闻名的七彩丹霞。这里的山脉犹如涂了红漆一般,集中而层理交错、岩壁陡峭、气势磅礴,当我们一个个区欣赏,就会发现色彩不仅有红色,还有黄、白色、绿蓝,色调有顺山势起伏的波浪状,也有从山顶斜插山根的,犹如斜铺的彩条布,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泛光,让人惊叹不已。据闻,电影「三枪拍案惊奇」就在此地拍摄。宏伟壮观的日落丹霞晚景隆重展现!简直就是中国式的大峡谷。
07月01日早晨五点半,听着鸡啼鸟鸣,呼吸着清新空气,推开窗户,迎来了第一缕夹带着泥土气息的晨风,遥望窗外的田园早霞,我只想对张掖说声"早上好!"

第2天

07月01日一大早,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张掖,朝嘉峪关进发!嘉峪关,是酒泉地区的新兴城市,人均收入占甘肃省首位。市容整洁,人口少,蓝天白云,空气好,但紫外线非常强。一到步,就要尝尝正宗的兰州牛肉干拌面和番茄鸡蛋拉面,面条不粗不细,富有韧性,调料香郁浓厚,吃得大家嘴里香,肚里饱。

下午,我们来到了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第一次见识这个明长城西端的第一重关,第一次真正踏入古丝绸之路的要冲,第一次近距离感受这座"河西重镇、边陲锁钥",情绪有点激动。小树介绍,黄土色的泥砖是几百年前的大青石,每一块都刻上每位筑城人的名字。这座明代的老城关隘,巍峨雄壮,在夕阳之下,一派庄严,承载着历史的沧桑感。古战场的烽燧似乎重现……
在嘉峪关博物馆里,看到一幅图,十分特别,我忍不住地拍了下来。我想,从嘉峪关内到关外,都要踏过这条石街,这条通关之道犹如纽带,寄托了过去多少百姓的生活期盼?物依在,人成往。古物,给人的沧桑感便源于消逝了的生命之迹。

第3天

07月02日早晨,迎着朝阳我们离开了这座美丽宁静的嘉峪关市,奔赴敦煌!远处的是祁连山脉雪峰,让我精神为之一振!早上八点半的天空湛蓝得如此可爱,层次鲜明的天空之云和山峰、玉门市的风车园、向日葵园、种植园,构成一幅天然油画。

途径瓜州,小树带大家大快朵颐正宗的哈密瓜、白兰瓜与西瓜。尤其白兰瓜,甜、润、泽、香,简直就是新疆的出品嘛!还有瓜洲的哈密瓜干,比直接吃砂糖还甜!
玉门关、汉长城


07月02日下午五点多,我们来到了玉门关。玉门关,俗称小方盘城,相传西汉时西域和田美玉经此关口进入中原,因此而得名。

这个汉代时期重要的军事关隘,这门丝路交通要道,这座塞上的孤城,如今已残破不堪。在辽阔的草原上,孤峭冷寂,却巍然屹立。

自古有李白的《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也有王之涣的《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一望无尽的戈壁,正是诗人在诗中传达的悲壮苍凉之情。

我叹息:古人折柳相送,离别愁;士卒戍边守望,返乡情。
雅丹魔鬼城
07月02日晚上八点,我们继续前往雅丹魔鬼城。雅丹地貌,地质奇特,呈现红色。经过30万到70万年的风雕沙割,形成了由一系列平行的垄脊和沟槽构成的景观。进入雅丹,遇到风吹,鬼声森森,因此得名“魔鬼城”。这里看不见一草一木,到处是黑色的砺石沙海,黄色的黏土雕像,在蔚蓝的天空下各种造型惟妙惟肖,有的像蒙古包,有的像中世纪的古城堡,有的像挺拔的雄狮,有的像卧俯凤凰,还有的像百万军舰飘洋进发。大家看看我拍的像什么?
人在其间游走,显得如此渺小,尤其在夜间逗留,行而无光、无水、无电,在这片几百万公里的荒漠戈壁中生存下来,实属难事。人要克服心中对庞然大物和鬼哭神嚎的畏惧,又是需要多少勇气和魄力!我忽然敬佩起那些首先踏足此地,敢于深入探究的冒险人员。大自然自有其震胁世人的威力,人亦有其挑战天地的豪情壮志!
“魔鬼城”是大自然的“莫高窟”,以天神敬畏的形式呈现于世人面前。来到此地,神奇之处在于,远远望去壮阔得令人窒息,走到近处更能感受到强大的力量。行走于此,必须用那沉稳坚毅的‘身姿’来挑战一切畏惧。不是你征服我,就是我征服你。我相信,没有任何时候比徒步魔鬼城更能焕发出人类最大的潜能了!
魔鬼城除了有震慑力之外,也有温柔浪漫的时刻,且看日落时分,人们在此地的美奂美姿吧!

第4天

敦煌莫高窟

07月03日早上九点,我们来到莫高窟,终于看到传说中的中华艺术经典之巅了。在此之前小树在车上为大家诉说在晚清腐败无能的政府管理下,莫高窟最具价值的藏经洞经书与文物先后被英法日俄美等探险者劫运,致使如今仍流散于国外而无法归家。这场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让我们顿感痛心。带着这份沉重,我们走进了莫高窟。沿路而去洞穴,看到的外景却没有想象中的宏伟,很破败,环境也很艰苦,很难想象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莫高窟。但进入莫高窟后,我一下子被惊住了。脑海里即刻浮出两个成语:鬼斧神工、惊世绝艳!有人说中国的莫高窟是中国的罗浮宫,我要更正,法国的罗浮宫才是法国的莫高窟。随着讲解员带我们进去一个又一个的洞穴观赏,我惊叹远古时代,竟然能以落后的工艺技术和奢华的装饰雕刻描绘出如此庞大的佛教艺术殿堂。

莫高窟是中国四大石窟中最出名的,因为创建经历了前秦、北凉、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代等朝代,拥有735个洞窟,45000平方米的壁画,以及2400余身塑身。虽有很多破损、脱落,但没有遮掩精湛艺术对佛教精神的传承。

我感慨,是什么使历代众多信徒愿意倾一生去完成这绝世宗教艺术的辉煌作品?又是什么能让这些人甘愿做历史长河的一朵浪花,不留下名字,只留下作品和作品背后对佛祖敬畏而且无怨无悔追随一生的情感?信仰!我相信,信仰降临的时候,往往就在那一瞬间,但能让人坚定走一辈子!

信仰需要一个恰当的表达形式,他的名字叫“艺术”。艺术创作的最高峰,其实是与心灵合一,走向神性。所以,艺术与宗教又成了综合体。

人类的神话时代和宗教时代都已成往,现代人只能在艺术和功利之间二选一。在这个艳俗的世界,我们远离喧嚣,来到莫高窟,接近神圣般的艺术,获得了心灵上的洗礼,叩问我们的信仰在何方。

(图为莫高窟外景与博物馆内的仿真洞穴)
鸣沙山月牙泉之行,到了敦煌拉,一刻不殆,出发去鸣沙山和月牙泉!
虽然是沙漠,却不乏绿色植物,生机勃勃,这让我感到好奇。那些葱绿的小树与背后的荒漠构成了一种孤寂感。
小树带着大伙沿着如蛇般弯弯曲曲的路径前进,大约半小时后,一副妙造天成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左边是苍老的土黄色的鸣沙月泉塔,右边是一弯新月型的泉水,这就是闻名的“天下沙漠第一泉”!虽遇烈风,泉水却不被流沙所淹没,地处戈壁,泉水却不浊不凅,这种地貌不仅仅独特,而且具有神奇色彩,似乎很多年之前,有神仙路经此处,为苦于饮水的人们赠予生命之源。
为了看到沙漠日落景象,品尝完冰冻酸甜的杏皮水消暑止渴后,我咬咬牙,顶着烈日,忍着五十多度紫外线和三十五度的高温,往山峰攀登。过去爬山,只走山路,或坐缆车,即使攀登数时,腿脚酸痛,却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莫大的欣慰。走沙漠,需要人一步一步地往沙地里踩,然后竭力抽离,再踩,再抽离……这不正如人生路上,我们总在挣扎中抽离,又从抽离后投入一样么?多少次当满头大汗的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自己爬过的路之时,身后那一串串踩过的脚印就是自己不放弃的见证。我想起了陈坤的“行走的力量”。行走,意味着一步又一步的足迹,身体力行的修炼。陈坤说:“行走是另一种禅定。行走挑战的是意志力和体力,我一直相信意志力比体力更为重要。行
花了一个小时,终于爬到鸣沙山一处观赏日落的最佳位:位于一千多米的山峰上!虽然气喘吁吁,已没了半条命,但从山峰俯视月牙泉与鸣沙山共存的美景,欣慰之感油然而生。
忽然此时,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的唤声:“哎—————!”“行——动——派——的——!”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几位刚骑完骆驼后箭步而上赶日落的团友。小树看到大伙济济一堂,不禁笑起来,再次应声而唤。山上,凉风阵阵,细沙柔适,大伙有的脱下鞋感受天然的浸泡,有的坐下身子,摇曳着手中的太阳帽。日落时间为晚上九点。等待期间,小树用手机放起了悦耳的带有民族风情的歌曲,大伙在音乐声中渐渐安静下来,望向远处的静谧,我依稀看到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白杨树和小山坡,而在这一切的后面,将是躲在云层后美艳的转身……
日落的余晖为鸣沙山披上了一层金橙橙的薄纱……

第5天

大柴旦的土壤上

07月04日当天要坐六百多公里,八个小时的车程。途经一个小镇,叫“大柴旦”。大柴旦的道路并不宽敞,路上行人也少,但店铺清净而整洁。当我和团友走进一家藏家开的饭馆时,就被老板娘刚出生的四个月大的藏族女婴所吸引。红彤彤的脸蛋上有着典型的藏族人的高原红,两颗天真好奇的小眼珠不停地转动,胖乎乎的身躯娇小却十分有力气。我征求让我抱抱,老板娘很大方地答应了。我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啊?”,老板娘说:“乌英嘎。”好奇怪的名字啊,后来我查藏语意思,才知道,乌英嘎,意为“优美的艺术,内心的唯美”。好脱俗的名字!孩子被父母寄望于此,是真正的呵护与关爱。父母在乎的不是孩子的功名利禄,而是他们成长路上心灵与精神上的丰足。看着眼前的乌英嘎,我忍不住地吻了她一下。团友开玩笑说:“做干妈吧,以后孩子到读书找你。”“哈!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了。

一直以来,我对藏族孩子情有独钟。

我曾看过一篇文章叫《藏族的孩子》,文中描述藏族孩子对外来游人向来特别热情尊重,无论他们在公路上走路,还是玩耍打架,只要看到旅游车经过,一定停下来用最标准的手势向游人敬礼。因为旅游业带给了藏族人民发展的资金,孩子们因此有新衣服穿,上得起学,孩子从小学会了感恩。

身旁的朱教授饶有趣味地回忆起2011年7月他和朋友从日喀则回拉萨的途中发生的感人故事:他们当时租的车抛锚,要等拉萨派车,一等就要5个小时,干粮不足,几个大男人在路边饿肚皮,这时来了一个大约有八岁的藏族姑娘,虽然她不懂汉语,但看得出他们需要点吃的,于是,她赶紧跑回家,一个小时后,她从远处的一个小村里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热水瓶、酥油茶和青稞粉。即刻,朱教授一行人特别感动,拿出五十元给女孩,女孩却连忙推辞,几次三番后,女孩才最终接受。

藏族孩子感恩,不代表他们的个性被同化,他们的文化被淹没。曾经一个90后的藏族孩子在日记上就写着:“我是90藏族新青年,喜欢追求属于自己的个性!与同步主流的世界一样,我们爱好时尚流行!在服饰、语言、音乐、舞蹈……我们有着自己的思想趋势。”所以,我们要真正爱护藏族孩子,先要从尊重、入乡随俗开始。

在藏族自治区这片荒漠土壤上,我们看到的是藏族孩子感恩的心、上进的精神、勤劳的作风、友善的态度。如果说,美景带给了我们精神上的洗礼,那么,藏族孩子则带给了我们人性的温暖与期待!

“再见了,乌英嘎!”那双憨厚中带着机灵的小眼好像听懂了什么似的,不住地巴眨着。这一幕简单却温馨,印在了我的心田上……

乌英嘎
雪中送炭的拉萨女孩
德令哈外星人遗址
走在国道315上,离德令哈还有40公里的地方,我忽然看到一个UFO的标记。逍遥告诉大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在白公山一带发现直径两千米的沙漠怪圈。我一听怪圈,就想起西方的麦田怪圈。所谓“怪”,一是精准的有规则的圆环或对称的几何图形;二是一夜间形成,无人看见。据说,这个“沙漠怪圈”是世界首例,产生在中国让人既惊喜又难以理解。其直径是一般“麦田怪圈”的十倍,甚为壮观。于是,我对这个“沙漠怪圈”顿生好奇。因为这有可能印证了外星人存在的推说,也有可能意味着一种神奇又神秘的力量在人力之外,悄无声息地带给地球震惊的变化,而当人类肉眼发现之时,已成了无法解释的谜团。
大西北,你太神奇了,有雅丹地貌,丹霞地貌,鸣沙月牙,还有沙漠怪圈!
大西北,我眺望你的辽阔,流连你的惊艳,深陷你的古老,感伤你的荒漠,驻步你的魔幻,但无可否认,这一切,都是你屹立于祖国西北方的辉煌魅力,中华名族对大自然各种道不明的情结都是你历史卷上浓厚的笔墨。
难道这就是大自然给无知人类永恒追逐的游戏么?
终于抵达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区的德令哈市了,这个坐落在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的“金色世界”,又被美称“沙漠绿城”。这里和普通的大都市一样,街上人来车往,广场市民娱乐活动多姿多彩,商铺林立……惟一不同的是,四面八方都被高耸入云的山脉所包围。远远望去,似乎戈壁中的一颗明珠。这个由大自然的朴素与大都市的现代化两种元素的组合,塑造了德令哈独特的魅力形象。华灯初放之际便是日落晚霞放光彩之时,闹市中那一湖碧水,在火烧云的画布中幻变着色彩:橙蓝紫绿……没有一丝涟漪,静如镜,倒影如蜃楼。晚风拂来,我忽然想起了海子的诗歌《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第6天

尕海

07月04日,我们启程去茶卡盐湖,途径青海省海晏县城的尕海。小树介绍,尕,即小。尕海(gǎ hǎi),小海,即湖。因为途径,我们站在高速公路的边上遥望尕海。透过伸缩镜头,我依稀看见这块如碧玉水清的尕海湖,湖畔的水草像飞天图的仙女飘带一般,层次分明地划开了水域;湖水被层层推开,又如调色板上的渐变色带一般,深蓝、湖蓝、天蓝、水绿、草绿……而那些优哉游哉咀嚼着牧草的牛马,则与明镜般的水色、云裙盘旋的天色、清幽深邃的山色,构成了一副祥和静谧之图。我想啊,诞生了这片尕海的母亲——青海湖,是否更加醉人?

在中国,除了此处——海北藏族自治州的尕海,还有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尕海。据说甘肃的尕海,候鸟成群、水草茂盛、生灵兴旺,犹如上天开辟,水烟袅袅,碧波浩瀚。真想去那里一睹风光。
茶卡,你赋予我的不仅是生命盐分,还有美感养分!
我在这里的最大触动,便是看到一幅幅色彩浓厚幻变,蓝绿白浓淡相宜、层次分明,如油画般的天然之作。这里有水墨山青作的朦胧美,更有抽象画派追寻的意境。你看,那些银光粼粼的倒影,虚而灵动。他们在阐释宁静中的生命力,在诉说茫茫人生中的静谧。正如在铁道上我所偶遇的一位藏传佛教僧侣,他穿着藏红色的僧服,手持佛珠,低头缓慢而行,与身旁倾斜不倒的电线杆、一望无际的盐湖水构成了一幅身心灵归一之图。
我想,若能长久于此地思考、作画、观察,我会扑捉到更多对艺术和美的感悟。除了艺术,没有什么能把美留住。除了作品,没有什么能把灵感留住。
每个人都有那种对美好事物产生瞬间奇妙的感觉,但在俗世的生活中我们疲于奔命,对美的心情要求更高,换了一个世外桃源,我们却对美敏感起来。因为前者让我们的灵与性磨灭在劳心的外在利益中,后者则用大自然的魅力拯救功利世界中的我们。我们不是没有赏美的天性,而是我们少了培养自己对美感受的沉淀与对美表达的方式。因此,适当地离开现实生活环境吧,离开那些熟悉的人与事,尝试去想象去表达属于自己对美的理解,也许,你就会被自己重新焕发的灵与性而感动。
艺术作品,正是连接我们之间那份感动最直接的方式。你和我,都一样,心中有无数副美景。那么,盐湖的美是否使你也与我一样,感受到那不一样的灵动呢?
艺术作品,正是连接我们之间那份感动最直接的方式。你和我,都一样,心中有无数副美景。那么,盐湖的美是否使你也与我一样,感受到那不一样的灵动呢?
茶卡,像一把清脆的声音,落地为"盐池"。这片青盐之海,打通了古丝绸之路,打开了柴达木东大门。小树说,这里的盐可供全国人民使用约75年,我们立马瞠目结舌!
第一次到盐湖来,我有种冬夏调转之讶!如果不是因为暑气而身上冒出了汗,我真以为来到了冬天的雪乡里。辽阔无垠的盐湖,白茫茫一片,固液相间,如泛开的盐花。远处如雪山般矗立的盐砣,强光下朦胧的悠悠白云,点点星星的人们、穿梭而过的小火车、倾斜有序的电线杆、栩栩如生的盐雕们——牛郎织女、米勒佛、成吉思汗、西游四师徒…………统统倒影在那奶白轻盈的卤水上。我停了下来,手中的相机成了画笔,光圈、焦距成了调色板,记下了我对美的一切印象。
青海湖之恋
07月05日下午16:19,小树把车上酣睡的我们叫醒:“大家往窗外看!”一探究竟,原来不远处就是青海湖!这时,天空云层腾升神奇之象: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正喷出火焰,好似在夹道欢迎我们的到来!我恍然大悟,为何青海在汉代被称为“仙海”了。未到脚下,已仙气四起。

举目环顾,苍翠的远山,像天然的屏障,把青海湖紧紧地环抱;青海湖畔,广袤平坦、蒙古包一排成型,玛尼堆四处林立,五彩野花把绿绒毯般的草地点缀得如锦似缎;青海湖水,烟波浩渺,眺望碧绿,近看幽蓝,水天一色。鹅卵石在经久岁月的湖水冲洗下,已光滑如珠。很难想象,一个湖,却如海一般辽阔浩瀚。
我跑到湖畔,捡起一块小石子就往湖里扔,看到湖水溅起的浪花和泛开的涟漪,我感受到了一种平日无法领略的情怀:抛掉,才有力量;无,才能“全有”。在青海湖,人是自由的,也是尊贵的。自由,是淡泊名利;尊贵,是活出本色。美丽的女子,必定是看破功利,敢于放下世俗之事,不再受制于权贵,不会用事务的操劳,交际的浮华来填满自己的时间,而是追求内心的清净,发展自己的爱好,追寻人生的理想境界。成就感有高低之分,那便是典雅与世俗之分。
人在此,荡涤了灵魂,深邃了情感。
三毛对荷西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我想,很多人都在此地想念心中的爱人,每人从空中飘落一滴相思泪,从此形成了青海湖。那些形影孤身的旅者,三三两两地站在湖畔,或捡起一粒石子,扔向湖中;或紧缩身躯,遥望湖中央并呼出一声叹息。青海湖,听着失恋者们对熄灭爱情的祈求,却一如既往地让深情的浪水涌到人们脚下。人们在忍与不忍之间,伸手去触碰这片泪海。
傍晚时分,看着远处那片洒满湖面的日落霞光,我终于相信: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经历、感悟、坚信、等待,他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正呼唤着,某一天,在人生的出口,偶遇了我。如果错过了,那么就等下辈子。我们每个人都值得拥有自己的“荷西”,无论他与我能否相遇。如果下辈子也无缘,至少我知道世界一定有这么一个人。期待,就是存在。
青海湖,给了孤独者一份期待。
8月4日清晨六点,迎着冷风,我在青海湖边等待日出。举头看那弯即将消失的月牙,我想,总有一种旋律能让人驻步,而且当我们认真聆听后,她会剥开我们心中一层又一层的隔膜,触达根部。我们从此迷上了她。她如甘露、灵丹,抚慰我们的悲伤,让我们播下期盼的种子。青海湖的日出,便成了我今生心弦之律。在人们为日出第一缕光而兴奋尖叫之际,我感到眼角有泪光滑落,是我还很年轻,还是我已品尝过太多的黑夜?
从青海回来之后的很多个夜晚,每天做着同一个梦:人又回到了青海湖畔,摇着月亮之船,在湖面上飘呀飘呀,直至世界的尽头。当水平线上徐徐升起的阳光抚摸我的脸庞和眼眸,我又似乎听到了那把熟悉的声音:早上好!

第7天

橡皮山上的柔软

在青海湖与盐湖之间,有一座美丽的橡皮山。她连绵起伏,草滩广袤。在晴朗的夏季里,给旅客的惊喜不断。只见远处山坡上有骑着马的放牧人,他们手中的鞭子,象征着“帐篷领袖”、“草原君主”的地位,他们每天统领着成千上万个“子民”。他们的“将军”是牧羊犬,棕色的毛发,犀利的目光,身体强壮而挺拔,是护家卫国的好帮手。而那些既可爱又可怜的“子民们”,正懒悠悠地享受着明媚阳光。他们体躯丰满,毛绵密短,像时尚的卷发,摆弄着各种姿势:一些伫立遥望远方,一些扭动身躯抓痒,一些低头觅食,一些蹲坐缠绵……在橡皮山的高处,只见牦牛群像黑棋子,羊群像白棋子,在葱绿的棋盘上密集排阵,生机盎然。我终于领会到什么是“风吹草低见牛羊”。橡皮山上,风不算大,牛羊却如数星斗。

这时,一位九岁大的藏族小男孩,看见我在为牛羊拍照,突然跳进我的视野里,他肤色黝黑,很顽皮地用yeah的手势摆了个特潮的pose,弄得我哭笑不得。我拍完之后,他还不肯离去,非要看到相机里的自己才肯罢休。也许,他在乎的不是自己的摸样,而是外来人眼中的他是怎样的。于是,我问他:“你每天都在这里看羊吗?”他说:“是。每天都一起。”“那你家人呢?”“我妈妈在山上。”话毕,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位妇女,而在她旁边正是生活的白色帐篷。这时,男孩忽然跑开,对着一只羊一边抚摸一边嘀咕,然后羊就不停摆动它的尾巴,好像听懂了似的。

过去,我认为这就是西方人和中国人在教育孩子问题上的一个重大差异。西方父母不会担心小孩被动物伤害而回避自然的力量,而中国的很多父母却很容易忧虑,然后把忧虑强加到孩子身上,使他们从小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与大自然、动物相处,学不到另一种灵性上的情感沟通方式。但在橡皮山,我才发现,这是地区性教育的差别。在青海省,孩子们可以上学,也可以和家人一起放牧。他们有着西方孩子同样的锻炼和乐趣。他们和动物、大自然每天生活在一起,融为一体。因此,他们不畏惧生人,对生人热情、接纳;他们善于建立与动物间的情感,懂得照顾生命。橡皮山上的孩子,让我看到:他们的心房始终柔软、开放。

金银滩草原

来到青海省的金银滩牧马原,我眼球马上盯住了一匹棕色健马,他毛色发亮、目光锐利有神、马尾粗大健康,还有一个蝴蝶结捆着,气质不凡、相当帅气,我似乎有觅到意中人的奇妙感觉。于是,我就喊:就他了!

还没等我回神,小树已经一跨而上另一头白色骏马,驾轻就熟,疾步如飞。接着,三三两两的队员纷纷坐上马鞍,金银滩的跑马道上随即掀起厚厚的尘埃,留下踢踏脆耳之音……

当我走到这位“意中人”跟前,我不停地抚摸他的前额和马须,等到他的眼神变得温柔,我才跨上他。坐在马背上那种熟悉的感觉即时回归,很让人兴奋和激动!

谢谢金银滩,让我再续人马缘!

橡皮山上的男孩
仓央嘉措文化广场
07月06日上午十点,我们来到了仓央嘉措的文化广场。看过这样有气势的经幡么?这里是刚察,尼泊尔建筑风格,仓央嘉措就被埋葬此处,听着有关他的歌,又想起了他的情诗《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喜欢
“爱是一种存在、伴随、依赖,是冬日里暖暖的一个怀抱。” 听后,我心被触动了。爱的存在性是万物所崇尚和渴望的永恒,所以才有诗句“你爱或不爱我,我的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爱,是一种存在,即永恒。
塔尔寺
下午三点半,我们回到了西宁,参观最后一站:塔尔寺。逍遥解释,塔尔寺是青海省藏传佛教中的第一大寺院,藏语称“衮本贤巴林”,意为十万佛像弥勒洲。远观塔尔寺,整座寺依山叠砌、蜿蜒起伏、错落有致,进入寺内,发现古树参天,佛塔林立。殿内佛像造型生动优美,超然神圣。栩栩如生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色彩绚烂的堆绣被誉为“塔尔寺艺术三绝”。
事后翻阅有关塔尔寺的资料,才明白艺僧和文僧之分。艺僧主要进行艺术创作,画唐卡、壁画,做酥油花,通过创作,进行人生的修行。

第8天

结束语

旅行给人以两层体验。

第一层,旅行者感受与陌生人之间的相遇、相识、甚至相知,这包括激动人心的喜悦、分享的愉快、共同见证奇观异彩的缘分。因此,同一个地方,不同时间,与不同的人重复前往,都将是不一样的感受。但有些地方,有些人,有些情节,我们永远知道只能是一场体验。我们的根深深植于心中。她在我们兴奋不已的时候让心沉静下来,她在我们彷徨流离的时候让人坚持不懈。到了说再见时,我们也许会依依不舍,也许会流泪叹息,但我们从没犹豫不决。就这样挥挥手,把体验过的留在记忆里,再让新的体验延续生活。

我们的根在哪儿?这便是第二层的体验了。

第二层,旅行者感受自我的生存感。这种生存感,仿佛黑夜里,有一盏灯,通透、明亮。旅行者仿佛看到茫茫大海中这片摇曳的塔光。人,总在黑夜、大海、灯塔之间孤立又不孤行;望,总在失、绝、得之间飘渺又不消失。我们每个人以执着的方式于社会存在。因此,我们被忘记、被记住、被想念、被同情、被怨恨、被尊重、被蔑视。可一旦置身大自然,在穹苍下,渺小的我们仅仅被俯视、被祝福、被磨练。一切社会里的印记已远去,只剩记忆,转至而来的是,人以独特的方式向外界发出最后生存的呼唤。

对比第一层体验,我更喜欢第二层体验的苍凉与残酷,以及星月披肩的温柔。

太多人的“活在当下”成了苟且偷安的代名词。似乎要等待一场大病才会感知自己的生存感。我有时候很向往探险摄影家的生活方式,他们在冷风峻岭中感受渺小的躯体,时刻感知生命的脆弱,于是唤醒内在对生的尊重与对死的坦然。他们置身于幻彩夺目的奇景中,扑捉住最瞬间的美丽,获得了上天最美的馈赠。但大部分人无法接受这样居无定所、危险重重的生活方式,于是给自己设定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具体到物质财富的数字、学历、身份、头衔的等级。虽然背后也有很多精神寄托,却时时陷入一件又一件琐碎的事项中,每天以完成了事项的数量来衡量时间的效益。最后归到一个字:忙!疲累的是身体,侵蚀的是心神。这难道不是个人意志的结果吗?所以,活在当下的生存感很局限,因为意志掌控一切。活在世界的生存感可以无限,它存在于意志无法掌控的那部分中。

青海敦煌游,无论是壮阔的奇景,还是神秘的宗教,无不给了一次让我们体验“活在世界”生存感的机会。

感谢行动派,感谢小树,感谢同行中的你与我,让彼此的身心灵获得一次完美的归一。

我们一直以你(行动派户外)在路上!
在路上!!!
目的地: 青海 敦煌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