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南地中海,海北厄尔巴

不系舟不停港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去年九月,第一次的长途飞机,我来到欧洲……。

在马德里转机飞往比萨,我是一上飞机就忍不住闭目“养养神”,再一醒来望向窗外,是一片平静如鉴的碧蓝,偶尔光线带来的深浅如丝般的变化又好像一张宝蓝色的天鹅绒布。

这就是地中海么?

这样令人心动的蓝,让多少旅人情陷其中,让多少的历史埋葬其中,又让多少的文化至今还在大放异彩。早对于欧洲文化、风景耳濡目染的我,在这刚刚身临其境的第一刻就坠入了这地中海悄然的深邃中,不能自拔。

最爱色彩,也最不能淡忘地中海这一抹的蓝,纯净没有杂质,也没有宝石般的光辉。

交通

前往厄尔巴岛,只有在之前提过的的比翁比诺搭摆渡船。

经营摆渡船的一共有三家比较大的公司,我们选择了一家叫做toremar的公司的船,因为价格便宜,单程10欧左右每人。大概一个小时整点一班船次,票上只印日期,一天有效一次单程,船程历经大概1个小时,回程出发在每个小时的半点,到达厄尔巴岛的Porto Ferraio (费拉约港)。虽然从比翁比诺出发还可有船次到达厄尔巴岛其它的几个港口,但是还是到费拉约港口的船次最多,最方便,那里有厄尔巴岛的公车总站,可以搭公车到达岛上的各个村落。

另外,摆渡船很大是可以摆渡汽车的,不过具体费用就不清楚了。

第1天

地中海的云·彩

四、五月份的地中海天气,很难见到蓝天,阴阴雨雨。

我最讨厌下雨天,但是却最喜欢雨后方放晴的天气,尤其的清爽,尤其的清新。

最难得的是,乌云刚刚排清了污浊,却还没完全的散开,漫天的白花花的各种形态的云,被风追赶着四处逃散,时不时还会留下一条条的印记。

这是我最喜欢的,不仅仅要明媚的蓝天,还要有着朵朵的白云。

也许是因为来了欧洲一段时间之后,我的要求也变高了吧!

原来在北京的家中能看到一整天的蓝天就已经好像是恩赐,但是现在每天的蓝天已经有点“不厌其烦”,多一些云彩的变化才更有情趣。

而来了这么久,发现雨后天空的云格外的“奇形怪状”,也格外的让人喜欢。

同样的蓝天白云,每次看到都有着不同的演绎……我从来不觉得云彩是没有实质的,它们随意拿捏的姿态,就可以让我久久凝望。

厄尔巴岛

这一次再见地中海,正就是这样的有一个情意盎然的大云彩天气。

旅行又赶上自己喜爱的天气,真是最开心不过了,哪怕要搭船一个小时上岛。

我们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大陆最突出的尖角——一座叫做Piombino(比翁比诺)的小海港登船前往意大利第三大海岛——Isola Elba (厄尔巴岛),同时也是托斯卡纳最大的海岛。

在历史的故事里,厄尔巴最出名的就是当年拿破仑被流放的地方,现在海岛上面还留存着所谓的拿破仑别墅。而在现代的时光中,这里也就是热爱蓝天沙滩海洋的意大利人的度假胜地了。全意大利的放假月,八月,这里简直就人满为患了。

晕船和晕车

在厄尔巴岛,要去其它的村落,最好之前在费拉约港的旅客中心拿一份公车时刻表。旅客中心就在港口外面和汽车站的之间。因为岛上的公车班次并不多,如果时间错过了也许就要等上一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等下一班车,所以出行前看好时间表很重要。上了公车也最好跟司机说一下自己在哪里下车,要他提醒一下,因为车上没有报站。

不要看厄尔巴岛并不大,东西28公里长,南北19公里宽。岛上却是个山地的地形,最高峰Monte Capanne卡帕内峰海拔到达了1016米。

之前提起搭船,我用了“哪怕”这个词,是有原因的。

我的平衡系统是个极不稳定的系统,以前的坐船经验,让我每次坐船之后都发誓这辈子不要再上岛,不要再坐船。可是爱玩的性格又让我每次计划上岛的出行的时候忘掉了要坐船这一关,直到站在港口上,心口才开始一阵阵的发紧,等待噩梦的到来一样。而且自从到了意大利之后,我又开始有了晕车的症状,不论大小车,公私车,一律晕。

让我欣喜的是,这次的摆渡船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是可以摆渡车的大船,所以不用怕风浪颠簸,如履平地,甚至我在回来的船的座位上面还躺着睡着了。

下了船我觉得这次还真是度过了一道难关,但想不到的是,由于岛上的山地地形,公路全是盘山道,所以在之后40分钟从费拉约港前往我们的目的地Marciana Marina (马尔恰那港)的公车途中,我还是没有逃掉晕车厄运。在车上极力的忍住恶心和头痛欲裂。

终于可以下车后,呼吸的新鲜空气就是治疗良药,虽然还有些遗留的症状,但都是可慢慢以随风飘散的。

马尔恰那港

马尔恰那港距离费拉约港直线20公里左右,港口不大,三面环山,极具有地中海建筑风格的小村庄围绕着港口而建。港口上一座小碉堡是这里的标志,从小碉堡延伸出去一道长长的防波堤。我们后来也没有时间去其它的港口看看,但是感觉来说应该都是大同小异的吧!

从我们住的小宾馆外就可以看到,在云雾里缭绕的岛上最高峰——卡帕内峰。

分明的凌角,像雕刻般的山体,在高空中诡异的微光笼罩中,孤傲挺拔,神秘莫测。好像拒人以千里,却又附着一种诱惑的魅力,情不能自禁,走到哪里总想向山峰望望,陶醉在自己对于它的美的赞赏中。之后在当地人的口中了解到,在半山腰过了poggio(波焦尔)村,有一条惊险的索道直上山顶。

可以登上那萦绕在心里的顶峰,又可以不受登山之苦,还可以通过惊险之旅放开自己的恐惧,敞开心怀去刺激一把,何乐而不为呢?

装在篮子里的人

一条长1600米,行程18分钟的高空索道。从卡帕内山半山直入云霄。

第一眼在宾馆前台的广告上面看到,就对于它充满的好奇和兴趣。

在国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索道样式,就像一个个窄窄的黄色的篮子吊在索道绳上,半敞开,除了铁制的栏杆还是铁制的栏杆,没有玻璃或者任何其它的保护,可以搭载一个人最多两个人。票价是17欧往返。

靠在篮子的栏杆上,虽然不甚害怕,但总还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动静这篮子就有翻覆的可能,生怕一个不留意脖子上的相机和手里的手机就有跌落的可能。即使自己在心里告诉自己相机在脖子上挂着怎么可能会掉,手机平时拿在手里也极少可能掉落,还是不免有些担惊受怕。也许是恐惧可以消灭一切的安全感和信任。

随着慢慢的升高,更多的欣喜终于可以盖过惊恐。山上的植被随着高度悄悄地从高大的乔木变成了矮矮的灌木丛,又渐渐消失,只有一片的沙砾碎片鲜有一簇一簇的样子狰狞的苔藓地衣植物。我们从山的怀抱中跳脱,眼前的山脊后面还有一层更广阔的山脊,远远的一点点红色的屋顶隐约在视野的尽头,再高一点,那片熟悉的宝蓝色就晶莹在阳光下了。海面一望无际与天连成一片环绕着岛屿山脉,薄薄一层淡云浮荡在脚下缠绕着山峰,纠结着风景。

人在欣赏美好的事物中总是心情大好,目空一切的,那时候多希望这索道可以长一些,再长一些。荡过一具又一具巨大的索道架,翻过一层又一层的山脊,之前远在山脚海边追慕不已的山顶就在眼前了。

漫步云端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人在山顶,总是这两句诗最贴切,流传千年的篇章总有它的独到,这就是经典。

出了山顶的索道站,还有10分钟的山路到达真正的顶峰。

怪石嶙峋,参差不齐的石板路,峰回路转。碧空如洗,呼啸而过的山风,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大大的云彩就飘浮在身边,触手可及,看上去柔软的质地,好想一个筋头翻进去,驾云升天。

坐在山顶的平台,任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心中空明一片,看云起云涌,听风来风去,脚下的山脉延绵入海,剔透的海面无边无垠,这样纯净的自然风景, 广阔无暇,恍若隔世。

流连游走在身边的白云,眷顾神来山边怪石的天工。

回首中,一石仿若天神之壶,架于山边,似乎随心的一置,不禁叹自然的雕刻。

环顾间,云彩似乎在于山峰捉迷藏,变幻瞬息。

在这山顶已经可以将整个厄尔巴岛尽收眼底,眺望远处,天的尽头,若隐若现云雾中,还能看到大陆的身影。

山顶的风景让人忘情之中,宽广的空间,使心也开敞起来,没有一点的矫揉造作,大情大性。

无论山石,云天,大海,所有的一切我只想到一个词——纯粹。

不过当然,云端的风景只属于这里,我们还是属于我们那个纷扰的世界,偶尔上来涤荡一下心灵就好像潜在深海中间然于海面上的换气,排解压力,让我们再有力量回归。

能看到天神的壶么?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西方的界域里,这壶的样式确实东方式的。

山顶也有咖啡厅,
能感受到咖啡对于意大利人的不可或缺不?
云就在眼前,有没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奇妙的山石,让人很有爬来爬去的欲望呢!

盘山公路

就像之前说过的,岛上的公车班次并不频繁,我们从山顶搭索道回到半山腰后,看看时间表,竟然还要等三个小时之后才有公车回马尔恰那港。两个不甘于等待的孩子做了一个决定——我们沿一条僻静一点的盘山公路一路走下去,直线也就7、8公里的样子,还是一路下坡,谁怕谁呢?

也许等我们到了宾馆,这边的车还没来呢!

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而且还不虚此行。

公路蜿蜒在山间,我们不紧不慢,行走在路边伞松的阴影下,虽然有些找不到北,但是心里清楚只要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到达目的地。只要有路就不会迷失,最怕的是没有路的旷地,哪里都可能是路,哪里也可能不是路。

乡间的恬静,被我们碎碎的脚步敲醒,暖黄色的夕阳,被山边凌乱的绿叶打断。

慵懒的气氛,无忧无虑的心情,沾花惹草的孩子。

路旁满条的槐花缀地枝头弯了腰,淡淡的清香就像小时候,一到这个时节城里的槐树总是缀满槐树花,白色的,紫色的,我们争先登着高摘下来吃,甜甜的滋味入口,很是幸福。

如今,摘一串在手,想张嘴却好像又有点点的陌生,又没有了孩子时代的“不顾一切”,总是还有些顾虑。但是那嚼碎了的甜美却真的没有因为时空的不同而变化,真正纯净的自然不会变,只是我们在变。

路交织在田陌间,远望的炊烟袅袅,身旁有葡架片片,就算是在托斯卡纳的一个小岛上,也不能缺少了葡萄园。藤架上也总不能少了蜷缩着的着享受下午的猫猫,偶尔被不和谐的声音吵醒,也只是倦怠地眯眯眼,再睡去。

这样的路程再长也不会觉得长,再辛苦也不会觉得辛苦,而孤独,早就被葡萄园中耕作人友好的问候驱散。

也正是就这样,我们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直散步到了山下,在袭来的轻轻晚风中回到了马尔恰那港。再回首,眺卡帕内峰,遥远中,又恢复了孤傲的神秘莫测。

那些花儿,那些绿

地中海的明媚总不能缺少了绿树红花的点缀。

无论身在高峰峻岭,花园小筑,总有一株株散发着色彩的生命给我一点点美好的感动,我总是喜欢花花草草的。

这是一种墙帏挡不住的满园春,荒野掩不了的星星火。

从山上走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那些五彩缤纷未名的花儿,是我们最好的陪伴。

转弯处忽现一丛的惊喜,围栏上攀爬满溢的灿烂。

也许是生活的闲适,南欧的家庭大多爱花,庭院里,窗台上,可以处处是它们的姿态,也任凭它们偷偷的溜出墙外,钻出铁栏,只是一枝一梢就也能给我们这样的过客愉悦的心情。它们也正是地中海小镇的画面最不可或缺的颜色,被赋予了生命的色彩总是我们所向往的,也许我们的生活里就应该多一些这样的点缀。

尤其在地中海,托斯卡纳这地方,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层出不迭,花多人不怪。

这里的人也好像总是知道应该怎么样的布置,能给我们最美的感受。

人和自然之间的联系总是强大也不能切断的。

那山,那海

登上离岛的轮船,回望水线划出渐行渐远的那山,那海,那云,那岛。

海风吹来咸咸的味道,轮船汽油夹杂着有些污浊的空气,似乎预示着我们将要回到我们的纷纷扰扰当中去了,留下这一份的纯净的境意在这山的那一边,在那海的这一边……

目的地: 意大利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5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