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记忆】 一路向南,阿拉巴马等州

TyranXu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第1天

阿拉巴马

田纳西南方接壤是佐治亚、阿拉巴马、密西西比,更南方是佛罗里达。俺之前旅行总会横跨多个联邦巡回区,这次倒是集中在第十一巡回区内。尽管,阿拉巴马第一大城市、联邦地区法院阿州北区本部Birmingham已经在一路向西行程中走过,佐治亚第四大城市、联邦地区法院佐州东区本部Savannah也在半年前合并进了卡罗来纳行程,但是,俺仍然没能走遍第十一巡回区,因为佛罗里达太大,名城和景点太多,Orlando、Tampa、Miami、Key West、Everglades值得另开一周好好度过。

俺从来没有抱怨过在南方乡下居留,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两个时段,19世纪50-60年代的南北战争、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全部在南方大区,和东北、中西部、西部大区无关。只有在南方,才能更好的学习美国历史,俺从不怀疑。

你去问加州的老美,南北战争的两方是谁,他会说Confederate和Union,那么Confederate国旗7颗星代表哪些州?一半人答不上来。在国内也一样,要兰州人回答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日,要武汉人说出五卅运动的含义,要沈阳人记住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是谁,比登天还难,只有那些事件的发生地的人们才记忆犹新、了如指掌。很好,俺在美国南方。

永不改变的主题,联邦第11巡回区上诉法院和地区法院

Birmingham的downtown

阿拉巴马州第一大城市、阿拉巴马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本部,Birmingham,是前往密西西比州的路线图上必经之地。说起阿拉巴马,不认识英文字母为何物的上海老人都能发音精准,因为,等同于沪方言“我们斑马”。

Birmingham的城市由一条铁轨分为南北两区,由铁轨往北展开,是1st Ave North,2nd Ave North,3rd Ave North…南边是1st Ave South,2nd Ave South,以此类推。而行政区都在北区。与田纳西被称为Central South不同,阿拉巴马和密西西比被叫做Deep South,于是区划上也出现了特色,即很多county出现两个county seat,这样,预审法院就得是两个。

Birmingham的downtown并不太大,当然比Memphis要大。3rd Ave North是文化街,路口写着Revive Birmingham,有剧院、画廊、图书馆、酒吧,街面有涂鸦墙,墙的前面放着一架老的立式钢琴,没有演奏员,谁都可以上去弹几首。

这第三大道与第20街相交的宽阔人行道,经常有各种户外活动,俺到的时候,是街头舞者,两男三女,自己架了音响,节奏分明的饶舌乐,在现代舞。这更多是自娱自乐,不是卖艺,俺绕行一圈,没有帽子、没有吉他盒、没有塑料罐用来接小费。伯明翰的人估计见多了,也从不停留,行人、舞者互不干扰,象俺这样驻足的,彼此一看都背着单反,旅行者。

Birmingham

南方州是马丁路德金博士的主场,即使金博士已经被暗杀45年,在任何大的城市,都会有马丁路德金大道,会有金博士雕塑。Birmingham也不例外,在民权运动研究所对面的kelly Ingram公园入口处就有一个塑像,还在tripadvisor上有了排名。

俺一直以为南方的女生要较北方矮一点,南卡罗莱那Greenville的美女和俄亥俄Cleveland相比就是,但是,奇怪的是,在Birmingham,身高6英尺的年轻女生随处可见。

Birmingham是阿拉巴马的伯明翰,不是英国的那个,所以,俺始终没去做城市发展史的功课。到了城南高地的Vulcan瞭望塔,给结结实实补了堂课,原来Birmingham是钢铁业工业城市,因为边上的矿山,而Vulcan是城市的英雄,锻造制作了圣路易斯万国博览会的标志雕像。他的简历上写着,King of Fire and Iron,边上的公园管理员见俺不太明白,就直接了当的说,铁匠。

downtown

阿拉巴马州府、州内第二大城市、联邦地区法院阿州中区本部Montgomery。巴尔的摩的Wayne老爷爷不止一次教导俺,男人驾驶的乐趣在于开长途,尤其是开通宵长途,吃过晚饭上路,12小时后到达目的地吃早饭。老爷子现在杳无人声,但俺还是能够表达对他的敬意,于是凌晨1:50上路,日出时在Montgomery早茶,尽管那天天亮后是浓云密布。

除了加州、德州和新英格兰的小州,或者再列入田纳西、俄亥俄、密苏里、宾夕法尼亚这几个,其他州的州内第一大和第二大城市基本上相差很大,体量吨位相差太大,按中国标准,一个是一线,另一个就是三线四线。

论坛里有多少人知道纽约州第二大城市,谁又知道伊利诺伊州第二大城市,俺知道,俺还知道这两州的第二大连纽约和芝加哥的1/15都比不上。阿拉巴马第二大Montgomery和第一大Birminghan相比,前者是农村,后者是二线城市,尽管前者是州府。

俺撒开脚丫子满大街乱跑,丈量了downtown的每一条马路,跑遍了tripadvisor上列出的第一页景点,还没到午饭时间。唉。。。

Montgomery

但,Montgomery是历史名城,南北战争南方军的首都在这,南方军的总统和白宫在这,当然这个白宫只有一间房子。同时,十大民权运动事件中Rosa Parks Bus Boycott在这,马丁路德金博士坐牢在这。1955年,黑人Rosa Parks拒绝给在公交车上给白人让座,遭到逮捕、牢狱和罚款,公交车司机集体罢工,直到一年以后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公共交通乘客平权,马丁路德金博士领导了抵制,这是民权运动的开端。

俺穿行于南方州城市时候,经常想到,在美国人为了争取平等、废除种族隔离的正义事业时,俺伟大的祖国正在批斗校长老师、武斗抄家、让整整一代有志青年接受农村牢狱,那个年代的美国梦和中国梦看起来是两种不同的物种才具有的分别,就像食肉目和偶蹄目。

Montgomery的主街可以简化成两条成直角连接的大道,一条Dexter大道向东,沿线预审法院、最高法院、州议会大厦和州务卿办公室。州律师协会大楼门前树立着代表性的州最高法院大法官雕像,背后的墙面刻着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纽伦堡大审判美国总检察长Robert Jackson的名言“我们不是因为毫无差错而成为最终裁决者,我们紧紧是因为最终裁决者而必须毫无差错”。另一条Commerce大道向北,直达Alabma河大拐弯处。Alabama河畔有块牌子,记载着1961年大洪水的水位线,河面抬高了3米。

第2天

Mobile

阿拉巴马第三大城市,联邦地区法院阿州南区本部Mobile。Mobile是阿拉巴马的出海口,向着墨西哥湾。美国的海岸线有三段,太平洋东岸是旧金山、洛杉矶和圣地亚哥这加州三雄,大西洋左岸是波士顿、纽约、Norfolk、Savannah、Jacksonville和迈阿密,墨西哥湾是休斯敦、新奥尔良、Mobile、Pensacola和Tampa。

依照俺的旅行经验,除了加州、德州和佛罗里达,一个州的第三、第四大城市,其建成区只能相当于国内的四线了,但是,俄亥俄的辛辛那提和弗吉尼亚的里士满不算,它们是全美12大核心城市。Mobile的downtown一点也不大,尤其是主街上有着历史铭牌,指明这里或者那里是曾经的city limit,围起来相当小。Mobile有最后的奴隶贸易市场,有美西战争时期的工事,有漂亮的老市政厅和造型很好的新预审法院,downtown的Dauphin主街上有别致的书店。

其实,到了南方海岸线,更漂亮的景致是墨西哥湾水面。在无风的下午,清凉湛蓝的海水榜着海岸线上一人多高的枯萎的荒草,远处是军港,回过头是城市天际线,很惬意的时光。俺很难想象2005年卡特里娜超级飓风横扫新奥尔良的悲惨,发怒的墨西哥湾会有多少残忍和狰狞。

佛罗里达

佛罗里达是美国第四大州,按照人口排名。美国联邦地区法院佛州北区本部Pensacola,州内排名第51大城市,俺很吃惊,但是伊利诺伊州西区联邦地区法院East St Louis排名州内81,Pensacola比它强一点。

公元1500年,大航海时代发了了新大陆之后,世界史从古代进入近代的分割。1559年,Pensacola被西班牙拓荒者和殖民者开发,至2009年西班牙国王胡安和王后索菲亚造访,时间已经过去了450年。漂亮的downtown海滨公园Plaza de Luna建有雕像,一圈的铜质铭牌记录着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美国人在这里的争战。

城市3条主街,南北向的Palafox Street,东西向的Government Street和Garden Avenue,Mian Street尽管从起名的角度,是城市最早的街道,但因为太贴近海岸线,现在只是辅路。清晨的时刻,有清洁员背着巨大的吹风机,清扫主街上的落叶,邮政局的工作人员出来挂开门的招牌,老的预审法院三楼,有人在擦窗,新的一天的景象。

那些海岸线上的城市,俺去过6-7个,还不够多,但无论在哪,俺都会回忆起南卡莱罗纳大西洋海岸线上Charleston的精致、清爽、悠闲和富足,那个俺死了也要埋骨的远方。

Tallahassee

甚至是15年前,也并没有太多人知道Tallahassee,因为佛州有Miami和Orlando,但是2000年,全美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射在这里,记者至少来2000个,达到奥运程度,因为布什和戈尔竞选总统,计票上的不买账发生诉讼,官司几次打到佛州最高法院,至今,议会大厦还称列着当年的投票箱和计数器,背后的墙面上一行大字,“美国民主的范例和历史进程”。

非常奇特的诉讼,俺不止一次温故而知新,中文和英文资讯。佛州是共和党的天下,布什的弟弟杰布就担任佛州州长,而华盛顿是民主党的天下,克林顿创造了经济奇迹赢得民心。但是,恰恰在佛州,州法院体系的州最高法院屡次驳回州上诉法院裁决,旗帜鲜明地支持民主党人戈尔获胜,而到了联邦法院体系,华盛顿联邦最高法院却毫无疑义的站在共和党人布什一侧,数次否决佛州最高法院裁决,甚至最后又投票把布什送上总统宝座。俺问过很多老美为什么会有这种党派色彩的倒错,这次来了Tallahassee也再次问了议会大楼管理员,他们只能摇头,说这是政治游戏,不必在意。

Tallahassee的年轻女生很多大长腿,无论白人和黑人,俺打保票,她们的中学体育课测试立位体前屈,手指绝对接触不到地面。很好的风景,秀色可餐,尽管五官不咋样,所以看背影就够了。

Jacksonville

全美第11大城市,佛州第一大城市Jacksonville,不是州府,不是联邦法院体系三级法院中任何一级的本部,虽然人口够多,但影响力不大。实际上,全美12大核心城市,纽约排名第1、芝加哥第3、费城第5、旧金山第13、波士顿第22、华盛顿第24、丹佛第26、亚特兰大第40、新奥尔良第52、圣路易斯第58,辛辛那提第62,剩下一个里士满在100开外。

Downtown建成区不小,感觉和辛辛那提面积差不多,主街也有个十多条。三个中心,西侧那个在市政厅广场,整个市政厅占领了一个街区,就一个单独的建筑,和Knoxville的联邦地区法院有的一比。当然,最大的市政厅,如果俺老人家没记错的话,那是在费城,反正放到上海来,那就是南京西路、万航渡路、愚园路、胶州路围起来的整个静安寺景区,就是一栋市政厅,比上海市人民政府大上十倍吧。

Jacksonville的街道上出现了棕榈,其实,俺一直觉得,没有棕榈就不算南方,没有棕榈在海滩,就没有南国海疆风情。此前的Mobile、Pensacola主街上,大多还是别的温带乔木,落叶乔木或者青松,缺了点氛围。

St Johns大教堂

东侧的中心是St Johns大教堂,不太高,但体量够大,俺转了半圈,就看到6个门,在Jacisonville的地图里,大教堂外围是环路,确保每个面都开着几扇门,面向信众。南侧的中心叫Jacksonville Landing,码头区,但这个码头除了游船,还是城市最大的餐饮休闲广场,早晨太阳升起时候,店家开始把广场上的折叠椅子放下来。

St Johns河在汇入大西洋前,已经变成了蓝色,俺从Richmond学来的经验,知道这仍然是淡水河。河面有五根桥,只要看见是铁桥悬索桥,那人们一定可以走上去,走到对岸去。而对岸桥脚下的观景通道比水面要低,人站在通道内,隔着防护栏的河水就在脖子处,很新奇的视角,想想也是,St Johns河不会涨水的,下三天三夜的暴雨也不可能,因为几个Mile后连通着大西洋。也有另一座铁桥,地图上看是铁路桥,但不知道为什么,桥面已经断了,断开的桥面向上翻起,以一种火箭发射的姿势对着天空。

在任何的城市,最高的那些建筑都是天际线中必要的构成,让人记忆深刻的地标,其实说起来却索然无味,因为这些高的建筑,只有两个出处,要么银行,要么酒店。俺只在Pittsburgh看到过例外,那是教堂,就是相当于三十几层高的教堂,极为壮观。

第3天

Georgia

进入Georgia,俺记得纽约客独眼龙老爷爷在俺某个帖子里回复说,多年前去了佐治亚第二大城市Augusta,就是乡下,第四大城市Savannah,乡下,第六大城市Macon,乡下。这虽然是挟纽约之威,雄武、霸气,并且深得上海人精髓,上海之外那都是乡下,但老爷爷也就在美国说说而已。放到中国来,他敢说浙江第二大城市杭州是乡下,第四大城市台州、第六大城市绍兴乡下,或者说江苏第二大城市徐州、第四大城市南通、第六大城市无锡是乡下,估计早被浙江人、江苏人拿刀追杀砍死。

佐治亚第六大城市、联邦地区法院佐州中区本部Macon。建成区不大,城市色彩老旧,但不精致。通常小的城市古朴而精致,Macon不是,因为主街过于宽阔,以至于看着建筑群分散。这几条主街,就是上海肇家浜路一个德性,来往的车道中间有绿化带,而且绿化带里有凉亭,有健身器械,还有步行道,总之,过街要走个三十米不止,要知道,南京西路这么高端、洋气、上档次,宽度才十多米。

地图上Macon的平行主街之间有些个Lane,俺看过了肇家浜路,以为应该是正常的南京路宽度,屁啊,就一个人通行的小径,扔个垃圾箱进取,就成了两截子路,胖一点的老美压根别想通过。

这个城市乏善可陈,城东北有个印第安人遗址,距今17000年,tripadvisor上Macon的代表照片就是这个遗址。俺也去看了,很荒野,有个像坟包一样的凸起,不是墓穴,而是工场间,印第安人先祖们在里面生产家庭生活工具。

Savannah

俺在做路线图时请教老美,假设Charleston和Savannah只能去一个地儿,哪里?佛罗里达、佐治亚、路易斯安娜的家乡者异口同声,Charleston。但Savannah并没如此不堪,同样10大西班牙风格和海滩城市,只不过,Savannah大的离谱,全城棋盘方阵的街道,大很多倍的围棋盘,远不只19道纵横走向街道,以及全美闻名的街心花园,众多而规则分布,随便进入哪条街,都是几百米外一个花园在前端,往后看,也是。每条街都差不多宽度,俺第一次没法确认主街,进入的那些街,无论左转、右转、向后转都差不多建筑、绿化和景致,到处单行道,只要GPS分辨精度不低于5米,开车迷失太正常不过。

俺没法像Charleston一样做总结,尽管俺在Savannah走得时间更长,累得更像一条狗呼呼喘气,更多时候感觉自己是个邮差,在挨家挨户查水表,抄门牌号。但是,River Street值得一提,漂亮的河畔景和西班牙墙面,道路中心是铁轨,已经废弃,但是全程石子路,小车绝不能超过10mile,否则,漂移。

路边酒吧

女童子军创始人的故居正在修葺,太多穿校服的孩子在等着进去。再转过两个小街区,大教堂也在维护,俺第一次在所到过的数十个美东城市看到这个词,大教堂,不管其他地方那些多么雄伟、多么庞大,都仅仅称呼自己,教堂。这个词俺不陌生,在大学时代伴随俺成长,乃至此后数年一直沉浸的俺唯一玩过的电脑游戏,英雄无敌,某系角色终极的城堡,制造金甲武士。

实在是一条累趴的狗,不得不加油,俺走进某个街口路边的酒吧,因为前台女生的眼睛蓝得让人心悸,而面庞又酷似俺多年的电影偶像苏菲玛索年轻的样子。所有的人在喝酒小酌,俺坐上吧台,面向一墙的洋酒,问服务生,有没有加冰的可乐,回答有的,再问,请做一个你们店里最具Savannah城市特色的Burger。这并不冒昧,去年俺们曾经的实习生,UTK的硕士教过俺,在任何一个酒吧,Burger是必不可少提供的Menu选项之一。

全美12大核心城市、第十一巡回区上诉法院本部、南方大区中心亚特兰大。俺掰着手指算了下,这几年Atlanta去了5次,虽然不能够冒充当地人,但当个导游接待下中国来的游客绝对绰绰有余。亚特兰大的建成区不小,尽管不能和上海比,但是总比徐汇区大,甚至比徐汇区和黄埔区联合起来大。中心点彼此靠得很近,分别是州议会大厦、州最高法院、市政厅和预审法院所在的行政中心,和奥林匹亚公园联合边上的CNN和可口可乐中心,以及联邦巡回区上诉法院所在的商业街Peachtree Street和Peachtree Center Avenue。

俺到了美国,第一次出州就是亚特兰大,只去了奥林频亚公园和周边,回来居然写了个帖子,放现在,压根就是素材太少,没法动笔。所以说,一个地方越不熟悉越有话可讲,真熟悉后无言以对,这个恋人们一个道理,初始追求时能够写很多情书,极尽分析、探求、赞美之能事,做了老婆很多年,你还能在结婚纪念日写一封情书么?就算是Jobs这种天才,也只是简短的“good time, hard time, but never bad time”。

亚特兰大的议会大厦,以前觉得挺豪华,比田纳西的大,到过大得变态的密西西比州和肯塔基州议会后,唉,中等规模而已,但俺回想起来,所有对于议会大厦的认识,都来源于亚特兰大,俺看得见州长在办公,看到的参议长在接客,看得到众议院工作人员在调试视屏为下面会议做准备,看得到墙上历届的州长人像油画,看得到参众两院成员全家福和上面对于议会各种职位的标注,也看到顶层议会大楼建筑陈列馆,介绍建筑的各种细节、建造和历史事件,配合着当年的老照片。

俺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看到州长在插着国旗和州旗的办公室里,那条长办公桌后伏案写字的震撼和感叹,俺此后不止一次的想,哪一天,上海的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办公室也能如此自由的让公众参观,那就是上海市民素质迈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标志。可惜,下辈子也不会见到,只要市政府大门无条件敞开,现状不满者会踏破门槛涌入,在市政府大楼的每个平米都站上一百个人,把大楼里的氧气全部吸光,把公仆们活活闷死,太残忍了,还是算了吧。

马丁•路德•金国家历史遗址

有两个地块,是亚特兰大的标志,一个是卡特总统图书馆,一个是马丁路德金博士故居。卡特总统图书馆不高,基本上是一层建筑,介绍总统生平,从出生证开始,背景显示,卡特总统的童年和少年在自己的农庄度过,虽然他是白人,却和黑人佃农打成一片,长大后是强烈的反对种族隔离政策的人。

卡特在军队服役,并且在那些年内结婚生子。图书馆里有一个1:1的椭圆形总统办公室模型,所以,如果去不了华盛顿,这里也看过了。他四年的任期中,做了两件大事,签订新巴拿马运河条约,以及和中国建交和邓小平访美。退休后的卡特致力于公共事业,并在200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在南方任何一个州,没有人能避开这个名字,马丁路德金博士,俺到过孟菲斯的金博士被暗杀地和民权运动博物馆,到过蒙哥马利金博士故居,还会去华盛顿金博士演讲地点,而亚特兰大是金博士的出生地、成长地和安息地。金博士外祖父是教堂的主任牧师,俺总感觉有点家族教堂的味道,就是一家人历代服侍从业于同一家教堂,金博士在芝加哥获得神学博士学位,任职牧师,曾前往印度学习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走出佐治亚,在阿拉巴马领导划时代的现代民权运动,发起华盛顿长征,见肯尼迪要求平权,当着25万人开讲我有一个梦想。

金博士无与伦比的一生只有39年,那位比他大两岁的妻子Coretta,让所有人动容的、20世纪摄影史上的代表作、在金博士葬礼上默默流泪的悲哀,终于在孤独的38年后,于2006年重回丈夫的怀抱,安息在一起。那个赋予她Last Name的巨人,生前也招过妓、欠过钱,但和他伟大梦想和实践相比,瑕不掩瑜。俺不知道Coretta是否介意了这些细节,就像传闻希拉里甩了克林顿很多个耳光,但是,夫妻总有强劲的修复,太太没有爆发,其他的路人还说什么呢。

佐治亚大学

佐治亚第五大城市、佐治亚大学本部Athens。人人都有收集癖,特别是对于狂热的分类学爱好者。俺初到美国,别人说走遍50个州,就去50个州的州府吧,对俺来说,太简单没挑战,所以俺选择了50个州的最高法院和联邦体系下12个核心城市和94个重点城市。但是,俺实践了一下,59个国家公园有很大的难度,俺讨巧的选择21个美国的联合国世界遗产走一走总是可以的。

然后,13个总统图书馆和各州州立大学主图书馆也是比较可行的。所以,俺到Athens,这个距离亚特兰大以东71mile的城市,只是为了看一眼佐治亚大学main library,怎样叫看一眼呢,就是在外面绕行一圈,进去和图书馆管理员聊会天,另外呢,检查一下它们的restroom是不是干净。

各州的州立大学本部,基本上和州府无关,这点和国内很不一样,如果浙江大学在温州,吉林大学在延边,山东大学在日照,湖北大学在十堰,是不可想象的。但在美国,Tennessee大学在Knoxville,Georgia大学在Athens,Virginia大学在Charlottesville,Alabama大学在Tuscaloosa,Illinios大学在Champaign,Louisiana大学在Lafayette等等,都需要单独去过,到州府没用。各州的州立大学本部所在城市,都不大,纯粹的大学城,俺到过的几个,扑面而来都是青春的气息,是爱情的气氛,不论春季还是秋季。

Athens

Athens的建成区不算很小,至少比Mississippi Univ的驻地Oxford要大许多,很精致的城。其实,去过的地方多了,就不觉得感动,除非某些特别。在Athens的佐治亚大学本部,俺惊叹的发现图书馆草坪上的松鼠是如此之多,多到俺至少在地面上数到40个,还有更多的200个在树上,那些松鼠的草坪,俺至少也见过150个,在田纳西的各个county和其他州,以至于俺要把走遍田纳西系列的文字的最后一篇,起名叫每个法院门口蹲着一头松鼠。俺始终没明白,为什么松树地下的草地,都是一个一个的洞,就像庄稼地拔掉禾苗留下的窟窿。在Athens我看到了,那都是松鼠们在打洞,用前爪挖一个洞,然后放一个松子在里面藏起来。Oh my gosh,多可爱的生命。

大学门口有人摄影,新人和6位伴娘及2位best man,还有漂亮的马车,感觉有点皇家做派。俺很遗憾,没法拍,因为在开车,如果google眼镜更完善一点,俺会买,眨眼之间就能记录,适合旅行者。

两个小插曲,在过掉大学后的第三个路口,红灯的时候,有个妞走过来,说希望give her a ride。田纳西交规要求,任何时候,任何路口绝对不能让人搭车,俺看了眼,是白人姑娘,不超过24岁,胖乎乎,危险不大,好吧。这妞上来就说,给我根烟,然后吞云吐雾的吩咐俺老人家,靠左,变道,U-turn,娘的,还真不客气。途中要求改了两次目的地,目光游移,身体躁动,扭来扭去,要么是个瘾君子,迫不及待找白粉,要么俺长相凶恶,感觉会有绑票撕票的前途。

后来俺到加油站买烟,出门时,有个哥们迎面而来,这次没有问俺要烟,不过,能给我50美分吗,我想喝杯咖啡。这。。。

目的地: 伯明翰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