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江南

nll600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由于对江南的无以复加,四年内第三次选择在这个烟花季节下了它。

临行前改变了行程,把第一站设在了武汉,原因嘛有三点,第一,没去过;第二,顺路;至于第三点嘛。。。因为古人不是说的要先西辞了黄鹤楼,才能下扬州的嘛。。。

第1天

黄鹤楼

武昌黄鹤下,飞絮落樱花。这是三大楼中造型最为独特的一座,翘角舒展,黄袍加身,又与我是本家。满怀期许地登上楼顶,却不曾见到深碧的葡萄,也不曾见到岷峨的雪浪,只见满城的狼藉和疮痍,以及那雾薶沉沉楚天阔的绝望。据说武汉现在有4000多个工地正在同时施工,这真是一场灾难。哎!算了,还是不要忧国忧民了,不要伤怀曹公黄祖了,还是追随崔颢的脚步,反而落得过逍遥自在。

虽然不是吃货,但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户部巷还是留下了我芊芊足的印迹。

第2天

瑶里古镇

从武汉坐了7个小时的车去往瓷都。面对满城珐琅和斗彩的妖娆魅惑,是不能长久驻足凝视的,否则是会犯错误的。

晚上躺在床上看CBA总决赛,当阿热力江6犯离场的时候,全场唱起A-Lin的《离开的时候》,把我笑到不行。

第二天睡过了头,错过了直达的班车,只能从鹅湖倒车去瑶里了。途中又被好心人捡走,人品还不错。

灰青色的瑶里古村落,要多斑驳就有多斑驳,已经完全看不出它的年代,感觉土已经埋到了腰杆。沿着河边的石子路闲逛,看见河边的大香樟树下面有两三老人在喝茶,四五学生在画画。顿时把瑶里周边的几个景点抛到了九霄云外,也坐在树下喝起茶来。沿着大学生们的画笔望出去,妇女在河边浣衣洗纱,孩童在一旁嬉戏玩耍,柳絮因风而起,青山绵延在溪流里。华胥梦。这是多少人嘴里一直念叨,却一直不肯付诸行动的梦想啊。

坐累了就站起来在古村里到处走走,感受一下那生机勃勃的春的气息。春天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经过了最后的料峭。

对于皖南的徽派,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喜爱。焦颖说的:“徽派两个字就可以概括:脏,旧。”是的,脏和旧,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两个字变成了褒义词,变得那么和蔼可亲。这脏和旧的东西如同一缕清泉,能给满是尘埃的人们的心灵洗涤出一寸净土来。

这次拜访的是徽派第28代掌门——呈坎。虽然它不像“黟字辈”的宏村,西递那样的内力深厚,但是朱熹还是义无反顾的把掌门的位置传给了它。本来是打算去査济的,临时改变了主意,只因这个“坎”字惹起了我的兴趣。它到底是属水呢?还是缺水呢?看到流水环绕每户人家,说呈坎村缺水,那绝对是子虚乌有。

“游呈坎,一生无坎“。对于这样的鬼话我自是不信的,八卦村的八卦体现在什么地方我也暂时还没有看出来。但这些琐碎的瑕疵,也掩盖不了它玉石的本质。一场暴雨梨花把这纸水墨打湿,黑白沁成一片,天地浑然一体,一幅水墨画活生生地幻化成了一幅莫奈的杰作。

徽州的文化博大精深,都隐藏在这水墨之中。留白的艺术,让人们可以欣赏,可以揣摩,当然也可以静静冥想。

暴雨初歇,登上观景台,一股清新的浩然之气扑面而来。呈坎的四周被一群黄色的海洋严严实实地包裹着,油菜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徽派不可或缺的锦上添花之笔,正在这个季节在皖南的大地上争相斗艳。但你却开得如此刹那,还没能抓住你的年华,你就已经逝去,花开荼靡 ,凋谢于无涯了。

晚上又回到屯溪老街,因为那里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需要拼凑,需要回忆。

第3天

扬州

好了,是时候收拾心情,进入正题了。连夜火车,北上扬州

对扬州的喜爱是那种三日不见就会思之如狂的病态。还是大学路那家7天,还是坐在三轮上在城里乱旋。扬州还是那个扬州,镇店之宝还在,只是游人的朱颜已改。

在扬州呆了两天,确切地说是呆了两个早晨,就为了那两个“春”。不是探春和迎春哈,而是冶春(茶社)和富春(茶社)。当然对于贾府的两支金钗,我还是比较喜欢的。。。

一大早,提了个鸟笼,耍了个弹子,就往茶社里面冲。

第一天在冶春,点了两个蟹黄汤包,一笼蟹黄饺,一盘肴肉,一杯龙井,就花了100多。第二天就学聪明了,点了个套餐和一杯魁龙珠,才花了50。

富春的汤包汤多肉滑,比冶春的好吃太多了。由于我的读者千千万,不知因为这篇游记,冶春会损失多少顾客。

窗外艳阳高照,一口蟹黄汤包,一口魁龙珠茶,时间悠然自得,原来吃早饭也是一件那么富有情趣的事情,恨不得买几个蒸笼,买几袋魁龙珠回家。

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为了不成为一个俗人,所以以竹子闻名遐迩的个园就成了酒足饭饱后一个很好的消遣之地。

时隔两年,重游个园。园内一群美院的学生围着漪清亭写生作画,游客在欣赏这关不住的满园春色和“春夏秋冬”怪石的嶙峋,导游给我们讲述着个园历代掌门的点点滴滴,只是各位掌门如今已不知去向,只有柳枝上的新绿还在延续。任你叱咤一时,任你私盐如山,最终还是为他人作嫁。

个园旁边的东关仿古街也很对我的胃口。炒饭,扬州八怪,三把刀,应有尽头。华灯碍月和飞盖妨花也在夜幕降临时准时报道,但总觉得差了那么点点什么。对的,差了一群站在二楼上挥舞手帕,招揽顾客的江南名妓们。那些年的红粉翠楼,那些年的帘卷金钩,都在央视记者的暗访调查后,被公安机关无情地取缔了。

太湖龙头渚

又是一个神清气爽的清晨,1路公交车直达鼋头渚。关于这几个字的发音一定要相当把细,不然很有可能会念错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听闻此时鼋头上正在下一场樱花雨,随即奔赴现场采样取证。从充山大门进入,来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真是一个山花烂漫的季节,百花争鸣,落樱缤纷,遍地都铺满了粉红,身着单衣的小清新们又开始蠢蠢欲动。

相机一直沿着这条柳下桃蹊咔嚓到码头,在鼋头渚的码头上登船,畅游太湖。海风温柔的拂面,青山朦胧地若隐若现,海鸟围着游船低空盘旋,太湖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古今风流名士相继浮出水面。郭沫若又戴起他的金丝民国眼镜在湖边吟诗了,慕容公子和他的两个丫头,阿朱,阿碧,又开始在船上寻欢作乐,当然还有那对苦命的鸳鸯,破镜重圆后,一舸弄烟雨,消失在了太湖之中。

第4天

甪直古镇

“江南六大名镇,有幸得见其三,已经于愿足矣。”这是黄老前辈在临终前留下的一句遗言。虽然话语比较洒脱,但是字里行间还是不禁透露出一种落寞。为了完成黄老前辈的遗愿,我决定把其他三个名镇的尊容也一并目睹了 ,以照片的形式在黄老前辈坟前火化,以慰他在天之灵。

点兵点将,第一个就点到了甪直。甪直早早就退出了第一水乡的争夺,正在大兴土木,修炼魔功,已经很难看出水乡的感觉的,幸好不收门票,不然我真的无地自容了。又正值清明假期,人多得刀都拔不出来,都把我挤到网吧里去了,以至于连续两天都在网吧看《叛逃》。那个女主角笑起来简直比江南水乡还好看。。。

“北乔峰,南慕容。我乔峰堂堂男子汉,竟然与你这个卑鄙小人江湖齐名,真是天大的耻辱。”这应该是其他5大名镇想对甪直说得话。但就像慕容复一样,就算再怎么不堪,也还是有一个超尘脱俗的表妹,甪直就算再怎么不堪,那些五颜六色的糕糕点点还是可以勉强下咽。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飘来飘去的笔记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在三毛茶馆泡了一下午,只因慕名而来。泡杯阿婆茶,一盘茶点,细细品味。空气中飘着若有若无的昆曲,窗外是多情的流水伴着人行。张老先生已经年过古稀,但做起事情来还是感觉精神抖擞,神采飞扬,他与三毛到底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去深究,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20几本记事本里茶馆客人们的留言。一边看一边感叹,高手在民间,我们以文会友,虽然互不认识,但却在三毛茶馆里相遇。

对于坠入风尘的周庄,我只能说幸好你还有一个三毛茶馆,茶馆外的世界已经被商业弥漫,虽然小桥流水依旧,但那份翠娥羞黛的婉约却渐行渐远。

夜近阑珊以后,灯笼初上,游人依旧如织,游船依旧如梭,游船上的人们已经渐渐变得模糊,只剩“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歌声还在激荡飘扬,久久不肯消失。

南浔

南浔是六大名镇的最后一个了,集齐奥丁蓝宝石后就能唤出所罗门剑,帮黄老前辈完成遗愿。

南浔不同于其他5个名镇,安静得有点过分,当地人喜欢在河边无所事事,谈笑风生,完全没有赚钱的观念。整整一个百间楼景区,没有一个游人,没有一间商铺,这才应该是一个古镇的本来面目,不知是假期已过,还是鲜为人知,反正这就是我与南浔机缘巧合的缘故,

晒着这慵懒的阳光,在河边搭个小桌,品尝如眼泪般咸咸的熏豆茶,老板还告诉我这个茶是用勺子舀起吃的,又长见识了。南浔是一个适合发呆的地方,这里没有喧嚣,没有烦闹,有的只是鸟语花香,木格门窗;斜阳夕照,岁月静好。

随着最后一位佳丽表演的结束,江南6大名妓的才艺展示已经完毕了,经过深思熟虑,我最后把”江南小姐“的桂冠颁给了西塘妹妹,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潜规则和暗箱操作的始作俑者。

第5天

沈园

据说10个去绍兴的人当中,有一个是为了绍兴老酒去的,有一个是为了鲁迅去的,剩下的8个都是为了那座园林去的,确切地说,是为了一首词去的。我也没能幸免,与大多数人同流了合污。

在绍兴沈园的墙上有着一首放翁当年留下来的千古绝唱的拓本,那首与东坡的“小轩窗,正梳妆”齐名,并称为两首最令人肝肠寸断的宋词之一——《钗头凤》。词中记录着放翁和唐婉凄美的爱情故事。

关于这段故事,我想已经是家喻户晓了,如果你家还不知晓,那就去百度吧,如果你连百度都懒得,那说明你不想这件事传到你家里,我在这说了也没意思。

跟着导游的脚步在园内伤感,她又让我们的思绪身临其境了一盘。导游告诉我们《钗头凤》旁边的那首和词是出自唐婉的亲笔。。。现在的导游都喜欢乱吹牛皮,瞎编乱造,你有点逻辑推理的常识好不好?在那样一个封建社会,就是再借两个胆子给唐婉,她也不敢写出“怕人寻问,咽泪装欢”这样的句子来。

转完了沈园,坐在池边的凉亭下发神,园内春意盎然,柳絮飞棉,池中有两只鸭子在追逐玩耍,浮水觅食。想起了杨雨老师的那句话来:“唐婉已经不在了,但因为有爱,她还活在放翁的心中,放翁也已化作尘土,但因为有爱,他还活在我们大家的心中。

我想上天还是待放翁不薄的,虽然没有让他看到九州同的朱家王朝,虽然命运无情地斩断了他的红酥手,但没有这样的历练,哪会诞生这样的传世名篇。也许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感到惋惜,也许我们应该明白伟文那《落花流水》的真意,又或者也许,在另外一个世界,他们早已相遇。

最后再附上放翁的两首《沈园》,缅怀一下这位一代文宗。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第6天

东极岛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风陵渡口遇阻,只能在沈家门静静等候。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渔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有上次在普陀岛上的惨痛教训,知道这些岛上的物价已经达到化境,所以早就买好了一大袋面包,蛋糕,香蕉,准备和它拼了。

由于每天只有一班船,又只售当天票,所以第二天6点半不到,就去排队买票。对了,还没说要去哪,要去东极岛,顾名思义就是最东边的一个小岛。8点半在半仙洞码头登船,开往37海里外的东极岛。当天刮的8级东南风,船摇得厉害,晕船发吐的人比比皆是。海是土黄色的,就像是排泄物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一样,还有很多小邓子吐的泡沫和疑似失联客机的漂浮物。随着轮船往东海深处驶去,海的颜色渐渐从土黄变成了墨绿,变成了碧绿。

2个多小时后,抵达东极岛的乡政府所在地——庙子湖岛,在庙子湖岛转船,又坐了一个小时的船去东福山。

我喜欢看日落胜过看日出,因为它更凄美,因为它更壮丽,因为我起不来。。。 第2天自然醒以后,徒步4小时,围着东福山走了一圈,期间还遇到一个天津的朋友,一起结伴而走。雾大得一片茫然,风大得举步维艰,只能听见四周海浪此起彼伏的声音。直到走到东福岛的东面,雾才渐渐散去,海阔天空,一片蔚蓝,海洋的深邃总是让人心生敬畏。还发现悬崖上有很多山羊,就是微博上说的各种飞檐走壁的那种山羊,哦,原来网上说的就是你们嗦,哈哈。

黄昏时分,依在明珠家的阳台上远眺,远处渔民们乘风破浪,满载而归来,又要为这些虾蟹默哀了。带的食物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只因明珠下的海鲜面太好吃了,一边吃着面,一边听明珠述说她与东福岛的故事。夜慢慢地侵袭了过来,面前是那片熟悉的,似曾相识的大海。

第7天

上海

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和小竹在通惠门吃烧烤,小竹突然问了我一个很有哲学深度的问题:“你咋就那么喜欢它呢?”我沉思片刻后仰望夜空,确实把我问到了。也许是因为它菩提树的名字好听,也许是因为它小资奢华的样子好看。。。天工开物,造化弄人,我哪里晓得是为啥子嘛,反正这次来上海,还是为了它——上海美丽banyantree。

躺在悦心池里舒缓筋骨,窗外是历经沧桑的黄浦江和那片冰冷的繁华。这家坐落于外滩上的banyantree几尽奢侈之能事,美女如云的鸟笼下午茶,无微不至的贴心GO(Gentle Organizer),还有米其林水准的大厨亲自操刀的早餐。但是上海和澳门这两家给人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其他家的四周都是森林,你们家的四周却是丛林,有点左倾资本主义萌芽的危险,幸好“阳朔号”和“徽州号”两艘驱逐舰陆续抵达,才让南海局势稍微缓和了一下。还听说banyantree在成都温江附近囤积大量土地,准备干票大的,祝你成功,也只有这样不忘初衷,才能方得始终。

好嘛,来说点其他的。上海大的超乎你的想象,我的凌波微步却超乎上海的想象,一路走过上海滩的风云岁月无遗,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上海博物馆看到了传说中的成化斗彩和何朝宗的珍品。

站在东方明珠塔顶,向西眺望,穿过茫茫大雾,穿过生死轮回,冥冥之中,我仿佛看见了魂牵梦绕的那个它,那个盛开在雪域深处的,那颗梦中的雪莲。

由于引用了苏老师的一句话作为开头,为了做到首尾呼应,所以此篇游记的最后一颗钉还是由苏老师来钉上。“此生飘荡何时歇?家在西南,长作东南别”。(不要顶礼膜拜哥,要拜就切拜东坡。)

目的地: 扬州 南浔古镇 武汉
标签: 七月 6-9天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