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宏村如在画中游

摄影家丽敬天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宏村,一条安静地守护着黄山的村庄,千百年来都是兼有黄山秀色和南湖风光的画意小村。“画意宏村”的确是名不虚传!

第1天

宏村

若说宏村如画,她就是黄山脚下的一副水彩画;若说宏村希古,她就是黄山脚下一位来自远古的女神。人们称宏村为“画中的村庄”,我道宏村为“水上的安徽”。如果说屯溪老街是把徽派建筑的动感发挥到极致(请看拙作《黄山脚下的“清明上河图”》),那么宏村就是把徽派建筑的静态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宏村的清晨和黄昏是最美的,特别是晴天的早晨,朝阳下的宏村是一个金色的村落,宁静、唯美、无忧、无虑。

东方泛起鱼肚白,宏村新的一天也开始了。清晨的宏村并不寂寞,有在南湖畔守候误以为可以拍日出南湖的摄影师(宏村由于高山阻挡,不登山是拍不了日出的),有早起锻炼村中老人,有忙着开铺准备卖早餐的大叔……各有各忙,但依然安静,谁也不想去划破宏村清晨的宁静。

东边的天际越来越亮,旭日终于跃过重山露出金灿的脸蛋。春日早晨的阳光和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是一对绝配,柔和的晨光洒在黑白的建筑上,令粉白的墙壁变得金灿灿,整座村庄犹如沐浴在金箔之中——南湖边上,残莲变成了剪影,湖面变成了金黄;客栈的白墙披上了黄金轻纱,远处的薄雾也变成了茫茫金雾;墙头的向光面变成金黄,背光面依旧粉白,金屋银屋相间相伴;风干中的腊肉也被暖阳变成了金黄色,风干腊肉顿时变成“金华”火腿;装着茶叶蛋的铝锅冒气的阵阵蒸汽也变成了金烟袅袅……

随意找一家小铺坐下,喝一碗甜豆浆,夹一块香辣的毛豆腐,看一眼金光笼罩下的徽派建筑,这就是外地人的宏村早晨;沿着南湖之滨环湖慢跑,搭一条旧毛巾,唱一曲徽腔老调,看一眼迎面而来的老面孔,这就是本地人的宏村早晨;摸着漆黑的小道守候湖滨,架一个三脚架,打一束手电黄光,自娱自乐地玩起光绘特效,这就是摄影人的宏村早晨。

宏村的早晨
宏村的金色清晨
清晨的本地人家
宏村的清晨
宏村的月沼
正在风干的腊肉
湖面被映得一片金黄
早晨的一抹阳光
倒影中的宏村之晨

宏村夜色之美

图、文 / 丽敬天

宏村,一条安静地守护着黄山的村庄,千百年来都是兼有黄山秀色和南湖风光的画意小村。“画意宏村”的确是名不虚传!之前和各位分享过宏村的金色早晨,今天再来分享下宏村的夜色之美。

黄昏过后,夜幕降临。游人纷纷走进各小餐馆品尝舌尖上的宏村,手剥笋、石耳炖土鸡、臭鳜鱼、长毛豆腐……菜香、酒香逐渐在空气中弥漫。此时依然留在户外的恐怕就只剩我们这帮来自五湖四海的摄影家了,因为我们依然眷恋日落后的迷人蓝调。蓝调下的宏村更添几分神秘。

拍好蓝调,我们回到了南湖滨的三思堂,准备在此品尝一桌地道的宏村酒菜。三思堂吃饭的气氛有点像我们广东的祠堂,三桌酒菜摆在大堂上,几个人一起坐在长木凳上,大碗酒大块肉,吃起来也倍感豪气。

晚饭过后,宏村夜里的红灯笼亮了起来,虽然没有黄姚古镇的红灯笼那么壮观,但配合水乡宏村的景致也显得格外俊秀。南湖边上的客栈纷纷点亮了红灯笼,染红了一片南湖水。古桥的圆拱亮起了黄灯,漆黑中的圆拱桥顿时变成了一座黄金小桥。别具心思的客栈老板在自家客栈门前亮出了射灯,灯光投射在地面上变成了各种各样小圆形图案。

夜里的月沼格外漂亮,如镜的水面倒映着岸上徽派建筑和点点红火,而红灯笼的对面早已挤满了慕名而来的摄影师。有玩光绘的,有玩慢门的,有玩HDR的,有玩多重曝光的,有玩曝光变焦的……种种技法,摄影师们玩得不亦乐乎。

夜深了,宏村也变得寒冷起来。大部分游人和摄影师都已回到客栈,只有我等少数发烧友还在期待宏村的星轨。实际上,在南湖畔要拍摄圆圆的星轨图是很难的,因为北斗星的方向正正是村庄客栈最密集的地方,严重的光污染令人根本无法长时间曝光。相反往另一侧尝试,虽说只能拍出线状的星轨,但也给宏村的夜色增添几分动感优美的星之线条。

蓝调中的宏村
三思堂客栈前
南湖夜色
客栈前射灯照出的小图案
夜色月沼
宏村的星轨
目的地: 宏村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