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部印象笔记

士俊Simon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第1天

圣安东尼奥,寂寞又浪漫

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 TX),一个有狭长运河的美国内陆城市。著名的河滨人行道(River Walk)、The Alamo、西班牙裔文化、墨西哥文化的市集廣場(Market Square),圣安东尼奥每年迎来2000万游人。一个二月的下午,分不清是冬还是春,独自走过漫长的河堤,穿越无数的小桥,在晦暗的波光中,仿佛融入一段久已逝去的美丽,虽是寂寞,也是浪漫。

走过圣安东尼奥,仿佛走过一段岁月。古老和现代的交融中,圣安东尼奥拒绝改变。

Mission San Jose

圣安东尼奥西班牙老教堂, Mission San Jose at San Antonio, 建于1720年,是得克萨斯州最老的四座西班牙老教堂之一。这些遗址目前都归美国国家公园管理,是西班牙殖民者开拓北美的据点。法朗西斯科神父建造这些教堂的目的是为了皈依土著居民,教导他们西班牙先进的生活技能,牧养他们所需,同时也作为军事据点。时光冲淡了这些西班牙教堂的实际意义,但在建筑,文化,宗教上,仍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P1
P2
P3
P4
P5
P6
P7
P8
P9
P10
P11
P12
P13
P14
P15
P16
P17
P18
P19
P20
P21
P22
P23
P24
P25
P26
P27
P28
P29
P30
P31
P32
P33
P34
P35
P36
P37
P38
P39
P40
P41
P42

第2天

HangingRock 州立公园

出差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科技三角区绿堡巿(Greensboro),䌓忙的工作,再加上三个小时的时差,疲惫不堪。早上八点上班的时候,只相当于加州家里的早上五点,迷迷糊糊,客户跟我讲话的时候,我就两眼楞楞地望着对方,脑子一片空白,那该死的英文啊,毕竟不是母语,在我疲惫的时候,就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说得更语无伦次!

今天决定早一点下班,离开沉闷的城市,和单调乏味的城郊购物中心,开车穿过北卡的林中小路,來到Hanging Rock 州立公园(在地图上随意挑选的一个公园),只想沉浸在那份曾经熟悉的初夏翠绿中。

大雨洗过的㚞林,静得没有任何声响,连风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树叶在无声吐绿,花儿在开放,溪水在静静流淌,连挂在黑色树枝上,叶尖上的雨珠,也仿佛在时间里定格,久久不愿落下。
一只鸟飞过,它翅膀抖动的声音惊动了沉寂,脚步在沙子上细碎的回响,突然变得如此清晰,仿佛听见孤独在唱歌,而群山在肆无忌惮地回应。是否还记得,你曾经來过,山水之外,连梦都不能到达的密林深处,树的精灵展开黑色的翅膀,恐惧如傍晚的蝙蝠,铺天盖地,夜是这样无边无际,你无助地躲避它的侵蚀,可还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压在肩头,你无力挣扎,惊叫,那个少年,哭出声來。。。
这一刻我的心沉默不语,我的祷告无言。听见大卫的哀哭,
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
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
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
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
你就赦免我的罪惡。(詩 32:4-5)
人的罪孽过犯都陈列在你面前,显露无疑。神啊,求你让我相信你的应许,我相信你的爱,未曾改变。在恶梦醒来,茫然无助的时候,求你让我,让我还可以高歌,
你是我藏身之處。
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
以得救的樂歌,
四面環繞我。(诗32:7)

第3天

龙卷风之城俄克拉何马

俄克拉何马城,这个南方最著名的龙卷风之城,在一个闷热潮湿的傍晚,眼看着在大平原的不远之处,一个新的龙卷风眼正在形成,乌云压城,气势险峻!

初来乍到,本想沿着老运河走走看看,雨点便及时地哗哗啦啦滴落下来,运河的船夫忙着收桨。
不多的行人们奔跑着躲雨,而我这个来自加州的出差人却愣愣地站着,似乎已经忘记了躲雨的本能。
顷刻之间,一场倾盆大雨便铺天盖地在城市的天空。
我躲在屋檐下,在轰鸣的雨声中,想起一首歌,Michael W. Smith 的《Healing Rain》,似乎唱的就是这座城市,Old and New, Rich and Poor,
Healing rain is coming down
It's coming nearer to this old town
Rich and poor, weak and strong
It's bringing mercy, it won't be long
雨势渐弱,鸟儿开始回来觅食,
Lift your heads, let us return
To the mercy seat where time began
And in your eyes, I see the pain
Come soak this dry heart with healing rain

DoubleJ 牧场

从奥克拉荷马市开往塔尔萨(Tulsa)的路上,看到一个牧场的指示牌,不由自主地就拐下了高速公路,一路无人地开过散落在平原上的人家,最后上了这条红土路,就到了我要去的牧场:Double J 牧场。

走遍南方的很多州,一直迷恋牧场。似乎是在追寻记忆中的某种影像,那也许是小时候乡下老家留下的模糊印象,也许是西部电影的过渡渲染,但牧场和牧场上的家,代表那种与世隔绝,悠然南山的生活态度,在心中挥之不去。
牧场主是德国后裔,至今仍然带着很重的德国口音,除了停在门前的那辆宝马车,他的相貌和衣着都是典型的南方牧民模样。我们站在马厩边聊天,谈到牧场上的劳作,时代的变迁,也谈到家庭,婚姻,男人的困境,调侃女人,妻子,漫无边际,仿佛这牧场上的旧日时光。
牧场主还须劳动,他同意我自己随便走走,但没有拖拉机,我也走不远。走进他的沙龙,一个人也没有,那台球桌上的一个空啤酒瓶,似乎还在浅吟低唱,牧场上的夜晚,那份无人的寂寞与自由。
老旧的木屋,安静的走廊,木椅,煤油灯,套马绳。。。在一个南方的夏日午后,悠悠细说,那些黑与白的时光,过去的日子,人类失去的珍贵财富。。。虽然我们越来越富足。。。

Lake Hefner

奥克拉荷马市内的 Lake Hefner, 湖上的落日

一场落日的终结,只能是离开,在夕阳的余晖散尽之时,满湖的金色光芒暗然失色,你心中伤感,惋惜,忍不住流下泪來。
一段情缘的终结,是否也是离开?看惯世间太多的分手,背叛与伤害,可是你的手,还握在我的手里,你的目光温暖了我。
生命如此高贵,怎会有终结?每一场日落,都离一个全新的日出更近一点!在那里,有永恒的光芒,满城的金辉。在那里,
我还握着你的手!

第4天

游荡在MountainBrook

阿拉巴马州(Alabama)中部的一个小村子,Mountain Brook,九月初秋,傍晚时分,我是唯一的一个外族人,闯进了他们的世界。我像一个幽灵一般,游荡在村里的街道上,树林里,花店里,餐厅酒吧里。。。

我怕來不及,我怕你听不见,我说起你的名字,想起你在晚风中,长发飘扬的模样。可是你眼光的极深处,闪过怀疑的阴影。
不期而遇,又擦肩而过,我忍不住回头,暮光之中,我看见自由与寂寞,是我的选择。你渐行渐远,青石的街道上,听不见九月荒凉的回声。
我要在夜色來临之前,走完这条小巷。我怕是已经太晚了,我已走得太远。街灯开始闪亮,晚风如梦呓般,唱着多年以前的那首歌谣,无头无尾的一段歌,飘在目光温润的九月。
我站在小石桥上,溪水翻腾着彩色的浪花。人们都离开了,星星都去了哪里?我想要回家了,想要回到从前,回到我们初遇的那一刻。
那时,秋意渐至,天微凉,暮色倾城。

第5天

里程碑地圣路易斯

不知该如何归类圣路易斯。圣路易斯(St. Louis) 位于密苏里州,密西西比河与密苏里河的交汇处,历来是南北东西的交通枢纽 (和武汉是姊妹城市) ,尤其在铁路出现以前,更是美国水上交通命脉的咽喉要道。城市建于1764年,取名于法国国王路易斯九世。圣路易斯最辉煌的历史是1804年起与这里的路易和克拉克大探险(Lewis and Clark Expedition),1904年的世博会,和1904年的第三届夏季奥运会,并以此成为第一个非欧洲主办城市。圣路易斯在美国开发西部和人口大迁移的历史上,也是具有里程碑的地方,西部探险是从这里出发, 离开圣路易斯往西往北,都是罕无人迹的蛮荒之地,可谓西出阳关无故人!

Gateway Arch

圣路易斯最著名的标记当然是这个闻名遐迩的拱门 Gateway Arch(姑且译为阳关拱门)。这座192米高的拱门是美国最高的人造纪念碑,自然也是世界最高的拱门,由丹麦设计师 Eero Saarinen 和德国工程师 Hannskarl Bandel 于1965年完成,为的是纪念圣路易斯在开发西部的里程碑地位及其东西汇聚的重要地理位置,由国家公园经营管理(眼下美国政府关门,此地自然也关门,去也是白去)。

中西部很少看到亚洲人。在拱门边和一个来自中国的三口之家聊天,他是一家美国公司北京分公司的软件工程师,暂时借调在圣路易斯的总部工作。孩子和太太来探亲,三个月后,孩子死活也不肯回国。看着小男孩在宽广的草地上撒欢儿奔跑,我们相视而笑:孩子找回了他的童年。。。至于未来,他说,没办法设想。

信步街头

密西西比河

曾经无数次的谈起过密西西比河,托福考试死记硬背过密西西比河,也在飞机上多次跨越密西西比河,今天却是第一次坐在密西西比河边,真真切切地感受它,抚摸它的流水。这条美国最长的河流(4070公里),跨越31个美国州和两个加拿大省,流淌的是历史,沉重的黑人音乐,马克吐温的探险小说。。。再没有什么,可以如此细腻地描述美国,和纯粹的美国腹地生活。

坐在密西西比河边,看着夕阳西下。。。曾经梦想着追求美国,如今他乡成了故乡,少年开始白头,这是否就是我们少年的梦?梦想成真之后,我们是否还会有梦?如果没有梦,我们该去向何处?
著名诗人 T.S.艾略特(1888年9月26日生于圣路易斯)的一句话:"We shall not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你的人生探险在哪里?

第6天

出差到绿堡

如果不是因为出差,怎么也不会到北卡罗来纳州的绿堡(Greensboro),这个美国众多普通城市中极其普通的一个。这样一个绝非旅游度假的小城,两年中好像还去了三次。零星积累下一些图片,偶尔翻看,好像在提醒自己,曾经来过,住过,留下过足迹。放下游客心态,记录下来的,是平常市井风光,人最普通自然的生存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讲,也许强于热门景点的浮光掠影。

绿堡市,建市于1808年,人口约二十八万,和众多南方城市一样,经历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从棉花种植园,织布业,到工业革命之后的蓬勃富裕。后工业时代之后,转型大力发展生物技术,制药,和医疗保健,成就了如今北卡科技三角区的一部分,我便有了机会一遍又一遍地光顾这个寂寞的小城。
历史的痕迹,造就了南方人特有的疏离心态,人口结构,产业结构等众多因素,使得南方始终都是“崛而未起”,到处都是一种懒洋洋的落寞与颓败。

老街Elm Street

每次去绿堡,我都会去老街 Elm Street 上走走。 街上的殖民时代的老房子,行人不多,店铺大都没有客人,好像一切都停滞了,被时光遗忘了。找一家小酒吧,或是小餐厅,和客人时有时无地聊天,那份男人的落寞,与吃喝都无关了。

街上有很多古物店,和画廊,走进其中一间,和一位老艺术家聊天,也许因为自己从小是弃儿的缘故,艺术家很喜欢回收废弃物品,从中发现美和灵感,重新组合成独特的艺术作品。他的摄影作品也很独特,如果他不介绍,完全看不出那是摄影作品。他请我在对面的酒吧喝了杯酒,我请他吃了块皮萨,就不再见了。。。

卡罗来纳戏院

卡罗来纳戏院,建于1927年。南方的老戏院里,似乎永远都在上映《飘》(Gone With The Wind)。这部戏,太能代表南方了。郝思嘉咬牙切齿地说:“God is my witness, as God is my witness they're not going to lick me. I'm going to live through this and when it's all over,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No, nor any of my folk. If I have to lie, steal, cheat or kill. As God is my witness,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我要活下去,我决不会再挨饿。。。

BicentennialGarden

下班之后,去花园走走:Bicentennial Garden

第7天

到阿拉巴马州看纯粹的美国

美国南部的农业州,阿拉巴马州,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要去,阿拉巴马有什么呀?阿拉巴马全州人口四百八十万,说出来就让人笑掉大牙!我家乡襄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线城市,人口就有五百八十万,而武汉早就超过千万人口!若讲人多力量大,阿拉巴马一定输,不经打。出差之余,在阿拉巴马的城市与乡村走走看看,体会一个纯粹真正的美国。

钢城伯明翰

最大的城市伯明翰,和武汉一样,是著名的钢城,不过伯明翰的钢厂早在1971年就关门,迁至海外了。从 Vulcan 公园,俯瞰伯明翰,看历史变迁,1920年的伯明翰,就是这个样子了,以后少有变化。在一片寂静中,耳边忽然响起湖北家乡夏日的市井声,从清晨,到午夜,就未曾停息过。。。

自然公园

伯明翰市内的自然公园,Ruffner Mountain Natural Preserve, 原生态,不需长途驾车,跋山涉水。我在园内晃悠了两小时,只碰到过一个人,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荒郊野外,孤男寡女,她没有怕我的意思,我也没怕她,只是不太确定,她是民女,还是狐?!除此之外,空无一人,天黑之前出来的时候,几乎迷路,找不到出口,这才开始有点害怕。。。

葡萄酒庄

Harpersville 的葡萄酒庄 Morgan Creek Vineyards。阿拉巴马的葡萄酒,绝非名酒之列,庄主可能是自娱自乐,自制自饮吧。我有个同事,博士毕业,退休后,改行经营葡萄酒庄。

野外棉花地

阿拉巴马野外的棉花地,让人惊喜流连!我小时候,就是在棉花地里摸爬滚打长大的,那粉红色的棉花虫,有时会从腿上,爬到胳膊上。。。记得在夏天的禾场上,堆满了丰收的棉花,如白云一般,飘在儿时的记忆里,捉迷藏的孩子们,有时陷在棉花堆里,挣扎着出不来。。。棉花,可能是世界上最美丽实用的花!

阿拉巴马美食

在阿拉巴马呆一周,基本上是不可能见到亚裔的,吃的,就更不用说了。但是美食,是不分种族的。

第8天

我心中的乔治亚州

提起乔治亚州,人们首先会想起《飘》,这部获得普利策奖的小说和奥斯卡奖的电影,将南方描述得生动透彻,那南方的种植园,豪华庄园,为生存和爱情而苦苦挣扎的男人和女人,似乎钩起人们的无数联想,和对田园生活的不尽缅怀。

而我对乔治亚州的遐想,更多来自于那首著名的歌曲,《我心中的乔治亚》(Georgia On My Mind),这首创作于1930年的歌曲,被无数歌手演唱过,并在1960年被黑人巨星Ray Charles推向极至,最终在1979年被选定为乔治亚州歌。很难确定歌中所唱的乔治亚,到底是指一个女人还是指乔治亚州,但那份伤感浓烈的爱,被乔治亚岀身的盲人歌手Ray Charles 唱得如泣如诉,感人心腑。

StoneMountain Village

Stone Mountain 可能是乔治亚州唯一的一座山,因为山下的小镇 Stone Mountain Village 称自己为乔治亚州唯一的山村。在一个春色融融的下午,一个人走在这个历史文化小村,心中充满感动。对每一个片陌生的土地,第一次踏足的时候,都会有这样一种冲动,仿佛我们的邂逅,只是一次被时光长久耽搁的久别重逢,我是从远处归来,而不是过客。

StoneMountain

第9天

伯明翰的东瀛之春

作为美国最直接,最伤害性的敌人,日本在战后奇迹般地同美国修复了关系,一系列的条约并没有伤害日本,反而使日本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伙伴。日本除了向美国输出汽车电器之外,日本园林可以说是日本最强有力的文化外交,几乎每一个主要北美城市都有日本友好园林,樱花遍地开放,连首都华盛顿的樱花,都是全部由日本赠送,樱花节成为华盛顿最盛大的节日,日式笑脸实在是比俺的功夫熊猫更具威力。而美国对所有外来文化,只要没有敌意,一律笑纳,兼容。这不,连阿拉巴马的伯明翰,这个几乎完全看不到亚裔的城市,也有一个标致的日本园林。

第10天

微距镜头下的亚特兰大

下班之后,天黑之前,还有一个小时。。。匆匆赶到亚特兰大的Midtown,夕阳正好,高楼之间,光线美不胜收。拿出相机,天啊,居然只有一个75-300毫米的微距镜头!在亚特兰大这样的都市,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能拍出什么?只有特写了。

亚特兰大有什么呀?这个靠卖可口可乐汽水发家致富的城市,历来被人们所轻看,虽然成功地举办了1996年奥运会,但人们依然认为,是可口可乐收买了奥运会和萨马兰奇,亚特兰大奥运会被认为是史上最商业化的奥运会!
但是每一个城市,只要你静下心来,总有它独特之处。亚特兰大,建于1837年,人口约四十四万,郊区人口高达四百万,是美国第九大城市。这次特别想要去看的是福克斯戏院区。Fox Theater, 1929年开张营业,至今仍然在营运中,成为美国最著名的戏院之一。戏院附近的历史建筑为亚特兰大保留了一份文化气氛。

Midtown

亚特兰大的Midtown,是市中心之外的一片高级商业区和雅皮住宅区。早春三月,枯木逢春,夕阳之中,金光斑斑点点,美的不可理喻!

第11天

音乐之都奥斯汀

提起德州的城市,美国人通常都会嗤之以鼻:“那些石油财富 (Those oil money) 。。。”好像所有德州人都发了不义之财,一夜暴富让人既妒又恨。但对德州州府奥斯汀(Austin),人们却另眼相看。奥斯汀独特的音乐氛围,为德州增添了迷人的西部文化色彩。走在著名的第六街,几乎每隔一间店铺,就有一间酒吧,每一间酒吧,都有现场音乐表演,西部,摇滚,布鲁斯,民歌,电子,爵士,另类。。。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使得奥斯汀成为一个音乐之都,快乐天堂。捧一杯啤酒,边走边听,似醉似醒,似喜似悲,似梦非梦,黄昏不在意夜的黑。。。只可惜,我的飞机要起飞,不得不离开。。。

第12天

种族冲突之外看圣路易斯

2014年九月八号,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北部的小镇 Ferguson,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一名白人警察在夜间巡逻时,击毙了一名十八岁的黑人青年。此事件迅速被媒体报道,随之而来的黑人游行抗议愈演愈大,暴力事件与军方介入进一步加剧种族矛盾,成为一时间最受瞩目的国内新闻。圣路易斯,历来被认为是一个危险的城市,充满种族冲突,暴力和城市贫穷。但是这个最典型的美国城市,细细品偿,也有它特别的魅力。

圣路易斯市位于美国东西南北的枢纽位置,位于市中心的老火车站,自然是雄伟壮观,列入美国历史地标名录。火车站于1894年启用,曾经是世界上最大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1940年代每日客运量达十万之多,人潮汹涌不亚于当今中国的大火车站。随着美国火车运输的衰退,圣路易斯火车站最终于1980年关闭,现在改建成旅馆和购物中心。

历史上的圣路易斯

密西西比河曾经是美国的大动脉,圣路易斯市是美国人进军西部的最后一个港口。刘易丝和克拉克大探险队于1804年从这里西行,1805年到达太平洋海岸,1806回到圣路易斯。当他们从这里启程的时候,人们认为这是死路一条,但当他们平安归来的时候,可以想象那全城轰动的欢迎场景,愁苦的只有船上唯一一名黒人,他又不得不从自由身回到奴隶身。美国人从刘易丝和克拉克的探索中终于认识到,他们还有一个巨大的西部,等待他们去开发。冒险和机遇随之而来。

历来船员和妓女是分不开的。这里估计是老红灯区,如同武汉南京重庆的老码头,现在多数是酒吧和舞厅,也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女人站在街边闲聊,彪悍的外型,咱惹不起,躲得起。

弗罗斯特公园

圣路易斯的鼎盛时期,是1904年的世博会,和1904年的第三届奥运会。世博会的场址保留在今天的弗罗斯特公园,一个和纽约中央公园齐名的巨大城市公园。奇怪的是,到处都没有看到奥运会的遗址,也许那时的奥运会,规模很小,不必象现在一样大兴土木,跑步,铁饼什么的,有块空地就够用的。

第13天

激情四射的新奥尔良

位于路易斯安那州南部的新奥尔良(New Orleans),是我见过的最快乐的美国城市。新奥尔良因为其数目众多的法式建筑、多元文化多语种的开放特色,路易斯安那美食和丰富的音乐形式(爵士乐的诞生地)而闻名,也被人称为“美国最独特的城市”。

新奥尔良的快乐是美国最平民化的快乐,在这里你不需要拥有纽约的奢华,洛杉矶的美貌,拉斯维加斯的爆富,却一样可以拥有最真实的快乐。只要一踏上新奥尔良最古老的街区法语区,你就会被这里的快乐所感染。这个充满各色人种的娱乐区,是美国唯一可以在街上公开饮酒的市区,到处是音乐,笑声,舞步,以及公开的性表演。。。

法语区

法语区(French Quarter),是美国城市新奥尔良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街区。当1718年新奥尔良建城时,原先的范围就集中于今日的法语区。有些人还会使用原名Vieux Carré(法语,意为老广场),但是今天通常都称为“French Quarter”。法语区被整体列为国家历史地标,包含了大量的私人历史建筑, 和无数的酒吧,音乐厅,餐厅,脱衣舞俱乐部,同性恋俱乐部,是美国最放纵的城市。和拉斯维加斯不同,这里没有赌博业,人们醉心于吃喝玩乐,游客也多为美国本土客人, 亚洲游客少有踏足,是美国最后暗藏的珍宝之一。

雕花楼台

法语区的雕花楼台,是新奥尔良最著名的风景之一。雕花楼台上的达官贵人,风花女子,落魄文人等等,在那里见证一幕幕的历史画卷。

新奥尔良由密西西比公司在让-施洗者·勒·蒙的指挥下建立于1718年5月7日。当时新奥尔良的土地属于契塔玛查人。这个新城市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奥尔良公爵腓力二世,当时的法国摄政王。

随着七年战争的失利,法王路易十五签署了1763年巴黎条约,将新法兰西的大部分都割让给了英国,失去了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土地。新奥尔良则在1762年秘密签署的枫丹白露条约(Treaty of Fontainebleau)中被割让给西班牙。

新奥尔良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是支持大陆军的一个重要港口,法国人通过新奥尔良走私数目庞大的军火和补给,缓解了大陆军在战争初期的不利局势。加尔维斯伯爵伯纳多·德·加尔维斯(Bernardo de Gálvez)在1779年成功地抵御了英国军队对新奥尔良的进攻。

波旁街

法国区的一条著名的古老街道,开辟于1718年。波旁街为西南-东北走向,平行于密西西比河。它起于运河街(Canal Street),止于 Pauger 街。波旁街得名于该市建立时统治法国的波旁王朝。

这条街有许多酒吧,餐厅,和脱衣舞俱乐部,以及T恤和纪念品商店。圣安街东侧的波旁街为繁荣的同性恋社区,有该市最大的同性恋夜总会。同性恋社区的边界线圣安街被称为“天鹅绒线”。Cafe-Lafitte-In-Exile 是美国最古老的同性恋酒吧。

波旁街在白天很宁静,在夜间才开始活跃,特别是在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Topless, Bottomless (无上装,无下装)脱衣舞比比皆是,男女都有,在新奥尔良, 看客不仅可以看,还可以走上前去触摸脱衣舞者。

杰克逊广场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杰克逊广场(Jackson Square),又是一片强劲的鼓声。。。

露天晚餐

到吃晚餐的时间了。在法国市场(French Marcket)边找了一家海鲜餐厅,要了二楼阳台的座位,面对着宽广的密西西比河,圣路易斯大教堂。坐在阳台上,看见的是懒洋洋的吃客,和夕阳下美极了的新奥尔良狭窄的街道,到处是鲜花,古老的韵律,和时光中悠闲的慢节奏。。。新奥尔良,美得让人留连忘返。。。

缤纷夜生活

新奥尔良是爵士乐的诞生地。入夜,每家酒吧都有现场音乐会,或户外,或室内,人们载歌载舞,一片欢乐的海洋。

这是我生平走进的第一个男扮女装秀(Drag Show)。那里的“美女”们,身高体重可能都是我的两倍!其中一位美女还下来轻吻了我一下, 天啊。。。谢谢你的爱。。。我是东方人,我还是喜欢杨柳细腰,三寸金莲似的美女。。。有趣的是,喜欢这些超大号美女的男人,多半是些小个子的男人,只见他们纷纷上前,往美女们手上塞小费。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