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去徽州的古村落民宿过年(上)

那敢情好了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关于过年这俩字儿,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概念和想法,关于年味儿的探讨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感受,无所谓对错,亦无统一答案。我想,如果是在我的同龄 人认为年味儿淡了之后才出生的孩子,他们过的每一个年都是这样,这就是他们的年味儿,倘若把我小时候充满“年味儿”的年重现给他们,他们也会有年味儿淡了 的感受吧。或许所谓的“淡”只是一种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的变化。

我是典型的守旧分子,希望任何喜欢的事物都一成不变,但世界恰恰相反,除了世间的自然规律法则,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小时候的三十儿晚上,没吃饭前,我爸先让我挑几个买好的花,给我在院子里放,那些花有小火车的,有小飞机,还有摩托车......各种各样的造型,都是我妈带我在市场上买的,虽然那时候的生活很拮据,他们还是会让我挑那些自己喜欢的造型。家里的大狼狗是村儿里出了名的“猛兽”,尽人皆怕,但是它最怕的就是炮仗,春节是人们喜庆的时刻,却是它最受罪东躲西藏的日子,一开始放炮它就往屋里钻。

三十儿晚上的饭一定是饺子,那也是要有我掺和的,跟着父母一块儿包,一块儿擀皮儿,擀着擀着就歪了,不成圆形,擀不好就没有了兴趣,转战包饺子,不过永远不专心,包一会儿正经的,过会儿就把饺子包成了小包子,三角形的,四棱形的,想尽办法折腾出新鲜样儿还不会露馅儿。煮出来非常好认,特殊造型的“饺子”好像味道都是特殊的,我就喜欢吃我包的怪饺子。一家人饭后总是一块儿看春晚,不过那会儿还没有这个简称。夜里12点接福饺子是一定要吃的,没到12点我妈先去下饺子,而外边的花炮声已经此起彼伏,钻天猴儿,闪光雷,二踢脚,麻雷子,5000响儿的鞭。这时候春晚的节目一定是名不见经传特没劲我很没兴趣的大美女们的歌曲联唱,所以早早跑出去放花也无所谓错过节目。四块砖头互相叠加挤压着留出中间的小缝隙,这就是最好的放花基座,我爸点上一根儿烟,一边儿抽一边儿点,半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这时候饺子也熟了。之后的两个小时,鞭炮声依旧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香味儿,我知道大狗这一夜受了罪了,我呢,枕着亮闪闪的没有声音规律的黑夜入睡,那可能是我 每年中最不怕吵最不挑剔的一天。

第二天早晨,院子里、胡同里遍地是鞭炮的红衣,而红衣里一定藏着很多没有爆的小鞭儿,抢在大人打扫之前去捡拾,是大年初一早上第一件大事,那近 乎于一种寻宝和抢救,救出的单个儿小鞭焾儿长的单个儿点,焾儿短的可以撅折了玩儿呲花,我承认我被呲过一回,后来就再不玩儿了。打扫也有讲究,从姥姥那儿 传下来的规矩,扫地要从外往里扫,因为那些土哇垃圾啊都是财,肥水不流外人田,财不能外流。

初一的下午三口人要到一河之隔的对岸姥姥家过,那时候几个姨、姨父和哥哥姐姐们早就在等我们了。姥姥家的大院子,有忙里忙外的大人们,追跑打闹的孩子,和一只小柴狗。独自居住的姥姥每年都早早地在月亮牌儿上把三十的日子折上角,盼着孩子们这天回来热闹,更早早地炖肉、炸丸子、蒸馒头、炸咯吱盒,据说是“隔着河”的意思,两层绿豆面中间铺满馅儿,切成小条炸。我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一个拿着吃,方便边吃边玩儿,直到20多年后的现在,我依旧喜欢这种吃东西方式,在外边儿遛弯儿串胡同的时候,不随手买个路上吃就觉得不尽兴,不够潇洒,不够乐趣。姨们给孩子发金币巧克力和足球巧克力,我跟姐姐坐在倒过来的木椅子上当马骑,创造出许多噪音,摩擦着椅子,也没有大人过来制止我们。

天黑后的时光更好玩儿了,我和姐姐们每人一个手风琴似的折叠小纸灯笼,有上下拉的,有圆球形的,各种颜色,我一定会挑最小的一个,点上小红蜡, 挑一根儿竹竿儿,在闪耀的烛光中度过了我童年的全部春节。现在,那几个最小的灯笼还在我的迷你收藏品里静卧,也是我痴迷微缩玩具的启蒙。

那时候我以为这一切都不会变,这辈子就这么过下去,直到1999年,姥姥搬进了离老房子才有百米之遥的楼房,一切都变了味儿,2000年的冬天78岁的姥姥去世了,终止了记忆里所有的年味儿。

至今,都有些许悔恨没有好好珍惜那些物质不丰富却红火热闹团圆的日子,可又问自己如果珍惜又用什么法子呢。近几年,我对时间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甚至是一种如坐针毡的着急,咀嚼苍白无味的春节与浪费生命没有多大区别,怕易逝韶华,“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所以,2016年的春节我和爸踏上了第13次旅途,反转千篇一律的睡年,去看看外地过年是什么味儿。

Tips

1、如果你只是想看徽派建筑或一个景区,建议去宏村就够了,比西递大而美,如果你想住猪栏一吧,就去西递

2、宏村西递都要门票,网上有优惠门票或团购,如果俩地儿都去,买联票比单独买低价的还低。上山亦如此

3、 有网友问黄山、宏村、碧山西递、屯溪的小交通问题,这也是我当时头疼的,也是中国自由行的一个大问题,网络搜索的答案不准,我的方法是按地理位置和时间 安排定大行程的次序,小交通问首晚酒店的工作人员。只有屯溪市区路上跑出租车,村儿景区没有车打,订车可打黄山出租车公司电话或求助于住宿客栈帮忙找村民私营两用车。价格颇高,没记错的话从汤口到宏村120,宏村到碧山60,碧山到西递40,这是春节,平日应该便宜点儿。乡亲们手下留情,这不是一锤子买卖

4、屯溪-西递-宏村-黄山,可以在屯溪客运站坐大巴,最便宜。但大巴也是当地人承包的,春节期间有几天停运。我的解决办法是买了携程28块从屯溪酒店接到汤口的散客拼团车

5、春节期间从宏村打车过来60块,若平日应该会低

6、周边游玩(详见下篇):

骑车到猪栏三吧,即猪栏酒吧的第三家店;老油厂店”参观,那里的美与碧山店是不同的风格;

碧山书局、牛圈咖啡馆小坐,读书喝咖啡写明信片;不远处还有理农馆,是咖啡馆+展览馆的模式;

晚上可以到旁边的狗窝小馆喝一杯,那也是猪栏开的

7、房价长年如此,至多因不同网站活动便宜几十,遂无所谓淡旺季价差。但因景色有别,还是桃红柳绿之后比荒草田地好看时再去为妙

第1天

黄山古早叙客栈

春节,中国人最隆重的节日,全国人民大迁徙运动的由头,我从未感受过春运,也就年年享受着不堵车的北京。又是一个睡七天的日子要来了,光阴在眨么眼儿的工夫变成了贴在身上的肉,脸上的斑,无形中的累......光阴飞逝,大假期在家无为度日与浪费又有何异?于是我决定与爹踏上第13次旅途,去临幸那些令 我心驰神往的小客栈。除夕,去黄山吃个早点。

<a href='' target='_blank'>2月</a>6号,除夕的前夜抵达黄山,这第一晚的酒店我选择了离机场和屯溪老街都很近的小客栈——叙微舍。 选择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提供免费接机,但我万万没想到所谓的接机,居然是帅气老板亲自开奥迪来接。
有些清冷的夜晚,行驶在黄山街头,眼前的黄山跟我想象中有着些许差别,没有纯粹的自然风光,而是一个清静的小城镇。车稳稳地抵达地库,我订的分明是老宅子,这地库是给我们拉到哪儿了?
跟随又一位帅气的主动帮我们提行李的店员来到了屯溪<a href='https://gs.ctrip.com/html5/you/sight/120061/1714202.html' target='_blank'>黎阳in巷</a>的欢庆广场旁,原来“唐宋之黎阳,明清之屯溪”,包含6栋年龄分别在100-300多年的老宅在内<a href='' target='_blank'>老街巷</a>,已经被改建成休闲酒吧、<a href='' target='_blank'>特色美食</a>和徽文化体验的综合商业街,叙微舍就是其中一栋百年“汪宅”改建。
站在客栈的门外,我仔细打量着眼前陌生的街巷,间或经过的游人有的操着我熟悉的北京口音,有的被叙微舍的外观所吸引来拍照,眼前的拱门上写着“恭贺新春,猴年大吉”,告诉我过年了,明天就是除夕。并不热闹,也无炮竹,更无大餐,甚至还未到年,可我分明嗅到了年味儿,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是一种新鲜,一种新颖的体验,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屋内,去向老板讨教未来几天行程中不确定的问题,开启<a href='' target='_blank'>新年</a>的旅途。
推开木质的老门,走进这栋马头墙、回字型主屋与凹字形边屋的典型徽派建筑,迎面扑来是新鲜感和一种家的似曾相识。一层是集咖啡、饮茶、品酒、<a href='' target='_blank'>美食</a>为一体的咖啡吧,复古又时尚。茶都是老板亲自从茶农手里收来的好茶,喜欢咖啡的也能在这儿喝到意式地道的咖啡,吧台丰富的酒品又是入夜后微醺时刻的好陪伴。
一旁的木头书架上整齐摆放着文学、艺术等各类图书,信手拾来一本,在宽敞的大沙发上翻阅,时间放缓了。
天井下错落有致地将条案、青石、藤桌、石磨、水缸、石槽、上海的复古皮沙发座椅融为一体,而那些老物件和古老的建筑,也全无恐怖阴森之感。巧妙划分出的几个“为炉取暖”促膝而坐的小格局,让在这里少坐和常住的客人在陌生的空间能没有隔阂,拉近距离。
就在昏暗朦胧的灯光里,与好客的老板促膝而谈,第一次使用炭火取暖的暖腿炉子,盖着披肩,异乡的陌生人为我解答了很多问题,还泡了浓郁醇香的红茶暖胃,除夕的前夜,行程确定,安心地去睡。
点缀其间灵巧的小花瓶,营造出自然浓郁的氛围,总在不经意的地方跳出点睛的惊喜。男老板说那是“她”的的宝贝。她就是客栈的创始人,来自池州从事幼教工作的气质美女姚宁,因喜欢徽州建筑,想倡导一种轻、慢的生活方式,而创建了叙微舍。名字取自《兰亭集序》的“一觞一咏,畅叙幽情”。让客人在这里小叙生活。
就在昏暗朦胧的灯光里,与好客的老板促膝而谈,第一次使用炭火取暖的暖腿炉子,盖着披肩,异乡的陌生人为我解答了很多问题,还泡了浓郁醇香的红茶暖胃,<a href='' target='_blank'>除夕</a>的前夜,行程确定,安心地去睡。
红茶和<a href='https://gs.ctrip.com/html5/you/place/19.html' target='_blank'>黄山</a><a href='https://gs.ctrip.com/html5/you/place/2610.html' target='_blank'>祁门</a>古徽州传统糕点"字豆糖"
▲花园别院房的花园
客栈分为上下两层,8间客房,标间、大床、套房和单间一应俱全,更有花园别院房,住客可以拥有自己的小花园,享受自然的<a href='' target='_blank'>慢生活</a>。
我所入住的客房为二层的细品双人间,在南方清冷的冬末,室外冷,室内比室外更冷,有一个温暖的屋子那是何等幸福的事啊。
管家早已为我们开好空调,舒适的床上也调好了热气腾腾的电褥子,主动告诉无线密码,询问次日几时用早餐,不必追赶固定的时间,而是随着客人的喜好。宾至如归,不就是如此么。人情的暖和鲜艳的康乃馨,那是没有温度的暖。
床的正上方有个小窗,白天可以采光,夜晚看星星,意外的浪漫, 是久远的美好,小细节里的幸福
有的客房还带有床榻茶座,在窗边品茶畅叙幽情
温暖的一夜,睡到自然醒,晨起的早餐是比正餐更要让人向往的大事。它们出自客栈的本地大姐之手,去当地食材,用当地做法,最淳朴的味道就是最宜人的滋味。虽然所有食物都可以续,但对我们来说太丰盛,能吃完就是能耐。饱含蔬菜年糕的米粥是米果粥,梅干菜馅儿黄山烧饼更是黄山大街小巷售卖的土特产,蒸甜甜绵绵的南瓜,煮鸡蛋,甜蜜的黑芝麻汤圆,盛唐时期就有的五城豆干,无糖豆浆,还有6枚饺子,让我们在异乡过年的客人从除夕的早晨就开始了过年。
不加糖的豆浆,方便了不能和不喜糖的客人
同是北京来的客人带来的狗,总是看我吃东西,当然这枚鸡蛋最后进了我的嘴
我没有给它,它又去找我爸
早餐后,我们坐着炭火炉旁烤火,与同样来自北京的客人聊天儿
老板姚宁为我们“雪中送炭”
在这里度过的时间不过区区14个小时,但这短短的时间,我体会到的不仅是徽州新时尚的古建客栈,更是亲切和关爱,相信越来越多的充满<a href='' target='_blank'>文艺</a>气息的小客栈,能够慢慢让快节奏的生活慢下来,忙碌的人们了解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第2天

屯溪老街

除夕的早饭后在黄山这个陌生的小城镇,外地来的一对父女悠闲地溜达在新安江畔,屯溪老街,街上人迹寥寥,老街的店铺也大都不开门,冷清的三十儿,天特别蓝,蓝得清澈,城市是新鲜的,空气是新鲜的,我们的身心也好像换了一个滤芯儿。

美食人家

午餐在叙微舍老板推荐的当地人都会去的美食人家吃了午餐,不论吃过多少昂贵高级大餐,我一直都钟爱微不足道简单的小吃,馄饨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从小到大,这都是家里很难吃到的,一年也就做一次,三角形的面皮儿怎么包成团团的元宝一直是很玄妙的问题。
小学时学校旁边的国营饭馆儿卖早点,我就喜欢点上一碗馄饨, 汤汤水儿水儿,漂浮着薄薄的紫菜,好吃不需要花里胡哨的形容,自知。但是经常有一个比我高一级的女同学,只要见着我跟那儿,准过来一块儿吃,我特别不愿意,因为她那大鼻涕边吃边流边吸溜,人中上白色的痕迹在我小学的记忆里就没有消退过,估计喝粥都不用就咸菜吧。
再说回来,一壶玄米奶茶我一个人喝了个水饱儿,那种味道是小时候把吃完了的冰激凌塑料碗儿倒上水之后的味道,兴许有20多年没有尝到过了。

老妈家概念餐厅

三十儿晚上的年夜饭在一年中的地位想当然,我们本打算在酒店吃,无奈不提供餐,我担心直接到店会没有餐位,于是电话预订了离酒店最近评价最好的餐厅,很高兴被告知可以直接过来。清冷的傍晚,店门口站着一些像是等位的人们,而我却被告知不接待了,等位的人们开始稀稀疏疏撤离,我的轴劲儿上来了,就不走!不接待别跟我说直接来啊,年夜饭不能带我爸辗转。
当然,最终以我的胜利告终,在一个清静的小角落只接待了我们两个。一盏射下来的黄色小灯,一壶黄山的小白 酒,没有菜单,餐厅用仅有的食材配出的两菜一汤,吃得简单,我们从没想过今年的年夜饭会在这儿,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在京外吃年夜饭。
除夕夜我们住在墨竹堂,一间像建在迷你<a href='' target='_blank'>公园</a>里的客栈,徽派园林风格古色古香,院中亭台楼阁,大树下乘凉,池塘中<a href='' target='_blank'>垂钓</a>,石桌石凳旁品茶,还有一只名叫墨墨的小狗跑来跑去,它有点儿内向。在园中我看到一位中年男子陪着踱步都困难的老奶奶,客栈的人说,中年男子是位军人,老奶奶的儿子,过年<a href='' target='_blank'>带父母</a>来住一天,明天又该分离了。老奶奶对我很努力地一笑,深深的梯田般的皱纹,触痛了我,我能想见那分离的时刻,老母的心思,分离后不知何时相见,是否能再见...... 我深知陪伴的重要,这也是我不惜重金倾尽所有时间带爹游山玩水看世界的唯一原因。
回到客栈,墨墨就在一层的屏风后边可怜地趴着,寒冷又没有食物,我叫它跟我回屋吃肉肠,让它也过过年,孩子真的跟我回来了,就趴在我爸腿旁,只是不吃肉肠,一会儿就睡着了,一直到后半夜。客栈的电视台很少,好在春节的晚上甭管多少台除了春晚也不会有太多电视可看,这也是让我都不好意思看的一次晚会。
次日清晨,我们该走了,墨墨跟着我们,一直送到院门外。
短暂又难忘的除夕过去了,那是第一个没有饺子吃还差点儿被人轰出去的年夜饭,第一个有陌生的小狗陪睡的三十儿晚上,房间里挺冷的,我觉得很暖和。
年来了,年味儿真的跑了么?我和爹心里有了自己的新答案。
乘上去汤口的大巴,继续去宏村寻找年味儿。

第3天

黄山风景区

同很多人一样,曾经认为黄山只是一座被夸赞得足以盖过所有国内所有名山的山。而在积攒目的地素材时发现,这是对“黄山”的侮辱和误解。7天的行程归来,那座山是最失败的过程,最浪费的消费。“黄山”是一座都市,一片乡村,一袭梦想,任何一点的美好,哪怕是暗夜里的烛火都比寒冷苍凉的高山来的更入我眼。

作为我黄山行的必去景区,其实只想去拍几张风景,混一去过。

黄山宏村张公馆

繁忙的工作也无暇细察攻略, 更不了解宏村的客栈,无数次翻看大家的评价千挑万选下最终选定了张公馆580块的复式标准房,在网上的照片中发现店里有猫,就更增加了选它的理由。还记得 有个网友的那一句“张公馆是宏村客栈中的航母”,想必是夸赞得有点儿过了。

我们通过张公馆预订了将我们从黄山脚下接到客栈的<a href='' target='_blank'>包车</a>,司机给我们带路,蜿蜒的小路夹在高墙之间,一路上青灰色的斑驳外墙,一条条才通人的小巷,心中不免生疑,走那么深能有好房子么?
每一次入住一个喜欢的酒店,推开房门时总像拆一件期待已久又未见过的礼物,那开门的一瞬间就是惊喜开启的时刻,兴奋异常久久不能平息。
当推开客栈的木门,那民宅里巨大的宝蓝色的游泳池,热带的芭蕉树,躺椅阳伞,一派三亚的景象,<a href='' target='_blank'>夏天</a>必是一番盛景。
经过泳池,一转身映入眼帘的是更加盛大的后花园,一汪池水,绿树成荫,舒适的沙发榻,精巧的小盆景,一步一景。
东面的房间是个宽大皮沙发的阳光房,原本暗色的沙发和茶几,被草黄色的藤椅和青绿色的餐旗调和得恰到好处。
院儿里有一只画眉和有两只会说话的鹩哥儿,不仅会说“你好”和“恭喜发财”,还会吹哨儿,居然还会说“二位客官来这儿歇会吧“!起初我都不知道是它说的,那是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这也是我第一次亲耳听见鸟说人话,更是第一次知道鸟能说这么有意思这么长的话。
这时那句“客栈中的航母”再次回响在我脑中,我不由得点头承认,这无疑是给自己和爹太惊喜的一个礼物。
西面的房间是整体的书房,跳跃的紫色靠垫、红色的书脊,打消了老宅子的阴气,中和成欢愉的气氛。
经过花园儿就到了我们居住的后院客房,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又一个惊喜,几个进深的大院儿大宅,这座足有300年历史的文物级建筑,将是我们今晚安睡的“家”。
阔别中堂,从旁边的侧门进入,又发现一个秘密花园,小小的院子,有一汪池水里游动着数条红鱼,为安静的院子增添点点生气。
另一侧是桃红色的沙发和老家具,在这儿喝上一杯,静谧宜人,岂是N星级酒店能比拟的风景么。
进入我们的房间,我最爱的复式客房,一层是客厅、衣柜和卫生间浴室。
攀上二楼,是两张舒适的单人床,空调吹出温暖的风,在电褥子上睡一宿,舒服得不想起床。
我把店里三个月大的小猫抱回了客房,它长得太像家里的花花,爱不释手,它也对我不离不弃的,跳上我的床,钻进被窝陪我玩儿。不料,晚上还是被主人找走了。
吃晚饭的时间到了,在宽敞的大餐厅,一边是纯粹中式的老式餐桌椅,一边是纯蓝色布艺大沙发,一中一西,现代与历史的碰撞。我们坐在蓝色的大沙发上,享用着当地大爷做的地道徽菜,这还是来到黄山后第一顿正经的徽菜大餐呢。
边吃晚饭边抱着特别像我家猫的小猫,特别好看又不怕人,在我腿上趴着睡着了咕噜咕噜。
餐厅服务员为我们配菜,选择三道有代表性的徽菜作为晚饭。闻着臭吃着香的臭鲑鱼,清亮的土鸡汤,腊肉冬笋锅仔,冬笋鲜嫩,腊肉肥而不腻。我与爹喝上一壶黄山的白酒,有点儿寒意的傍晚,温暖的不仅是肠胃,更是人心。
次日清晨的早餐也同样出彩儿,很多道配菜小咸菜,是厨师自己腌制的,搭配白米粥是最舒服的早餐。米粥用石锅盛放不易凉。而主食有腌鸡蛋、老玉米、肉馅儿粽子、花卷、馒头粗细粮搭配,营养均衡。
在离开的出<a href='' target='_blank'>租车</a>上,司机说这是<a href='https://gs.ctrip.com/html5/you/sight/120496/140895.html' target='_blank'>宏村</a>最好的<a href='' target='_blank'>酒店</a>。在昨夜和今晨浏览过村儿里其他客栈后,暗暗点头赞同。张公馆,就像是一碗最普通的白米粥里,放了刚刚好的几粒飞达芝士做咸菜,中西结合得也刚刚好。

宏村

住在张公馆的那天,我们游荡了宏村。晚饭后,出去耍,他踩着鞭炮的的红屑,我踩着他走过的路,去村儿里看人家过年

村口儿的大树张牙舞爪,天色渐暗,鞭炮声开始四起。我躲在远处看村民放花点炮,过年就该这样吧。这时,年味儿,是别人手上的烟火。
走着走着到了<a href='https://gs.ctrip.com/html5/you/sight/120496/133712.html' target='_blank'>月沼</a>,就像个磁石,我们发现怎么走都能走到这儿。夜晚的池中水有着吸引的魔力,我总是害怕得自己躲远也拽着我爸远离,怕他掉下去。
月沼旁有个闭目静坐的修行者卖盘,牌子上写着:要买碟,喊一声。我乐了,佩服他的放心。
卖豆腐的姑娘辛苦地干活儿,我心里不禁一阵佩服又有些担心,我怎么那么操心呢。
次日早饭后,俩人又溜达出来,白天的宏村与夜晚迥然不同。
蓝蓝的天,干枯的草,流动的河水,嬉戏的鸭子,在商业化的村子里我忙着记录非商业化的点滴。透露一下我小时候养过的东西,不完全统计:鸡鸭鹅、猫狗兔、鸟、鱼、螃蟹、鳖、鱼虫、孑孓、土鳖、刀螂、油蛄螰、蚂蚱、蝈蝈儿、蛐蛐儿、花金牛儿、金壳郎、蝌蚪、青蛙。
宏村的美景一年四季各不同,我想<a href='' target='_blank'>冬天</a>应该是最不美的时刻吧,干巴巴,硬生生,但你说它不美么?像画一样,我这种技术的人也能拍得如此。
拍“爸爸去哪儿”的月沼沼旁
月沼旁一字排开的猪大腿蔚为壮观,墙上挂着风干好的腿。这时,年味儿,是月沼旁的年货。
年味儿,从未走远,只需心的一声呼唤。

第4天

黄山猪栏酒吧乡村客栈碧山店

年初二离开宏村,租车前往黟县下辖的另一个村儿,碧山。选择名气远次于西递宏村的小地方,只是因为一个奇怪客栈的存在,猪栏酒吧,一不是猪圈, 二不是酒吧,在不是景区又不被多人熟知的碧山村里的小客栈竟能卖到这个价儿。自从去年婺源墅家的一晚,那教化作用的大宅就像种下了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再也挥不去。我开始偏爱老宅子改建的客栈,散发着当地特色文化气息的房子,只有这里有,别处无所求。

预订网站上的点评对猪栏褒贬不一,在没有过多图片参考的情况下近乎赌博拍宝,我订了碧山两家猪栏里便宜的一家中最廉价的一间,600。猪栏还免费提供自行车,当时在婺源赶上下雨,骑车游村庄的梦就一直没有实 现,这下终于可以圆梦了。

宏村的客栈和司机对猪栏二吧三吧了如指掌,这个小村子里的小客栈想必非常美妙而闻名吧。在一个小空地上有一个pig的木牌,走进小胡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旧木门内就是猪栏二吧。
客栈北面的侧门
客栈西北面的院子
院儿内就像是遗弃的院落,甚至什么<a href='' target='_blank'>遗址</a>,小草丛生,树木茂盛,散放着石头雕像,石桌子,铁架子,没什么生气,实话说我心凉了一半儿。带着身旁的爹,我希望他能住得好,有新颖舒适的<a href='' target='_blank'>酒店体验</a>,可是这儿.....
穿过小院儿,宏大的徽派建筑标准的中堂展现在眼前,天井泻下的阳光照耀着天井下的青石和花草。气派,一改小院子的荒芜,我的心被救活了,应该有点儿希望。
这是一栋清末民初超过百年的建筑,从外观丝毫看不出与旁边的民房有什么不同,同样斑驳得要掉白面儿。据说这里的原主人是大富之家的盐商,就算是现在这样的大宅也算是别墅了。一对来自上海的诗人和设计师夫妇,在西递创办了猪栏,这第二家店 又一次将走向倾颓的古宅修护利用,这正是对古民居的保护,更是对徽州文化的继承和传承。
客栈的房间不多,只有9间,更多的是公共空间,而公共空间正是显示展示一间客栈的气质所在,更是客栈主人想表达的生活状态和生活方式的实体体现。
一层的空间彰显着乡村气息,二楼的公共空间则藏不住文化氛围。
也许<a href='' target='_blank'>客栈</a>的外观和院子都显得有些简陋,但是房间的设施可毫不含糊。舒适暄腾的床品、电褥子、大毛毯、空调、浴霸、厚拖鞋,这几样法宝在清冷的<a href='' target='_blank'>冬季</a>是大显身手的取暖保暖工具。
免费饮用水、茶叶、大把儿缸子,驱蚊的花露水、照路的手电,为客人想得十分周道。
洗漱用具都是猪栏自有的logo包装,非常细致。
乡村客栈的餐厅也要有乡村的滋味。客栈的厨师是来自周边村子的大姐,取当地食材做得一手好徽菜。餐厅不设菜单亦无价格,看现有食材随机应变配菜。厨房里是柴火灶大柴锅,做着有代表性的徽菜家常菜。火腿正是院子里晒着的自制火腿,腊肠也出于她们之手,蔬菜更是菜地里种的。简单的食材做出的滋味适口下饭。
从宏村过来已是午后,饥肠辘辘是自然。我冲进有大柴锅的厨房询问能给咱弄点儿什么,胖乎乎的店长姑娘给我配了三道在宏村没吃过的菜:笋衣烧肉、蚕豆三鲜汤、青菜,米饭免费无限量,总价108块。
蚕豆三鲜汤不仅是我以前从未吃过的,更是从未听过的,她一说我就答应了。青翠的蚕豆、清凉的白汤、游曳其间的蛋花儿,清淡解渴,是一味汤,更是一道菜。
笋衣烧肉是柴锅里炖好的横货,滋味渗透肌理,米饭的绝配。厨娘神秘地端着一罐儿辣椒酱过来问我要不要尝尝,我没报任何希望只是礼貌地蒯了一点儿,那是厨娘们自制的,谁曾想,一口便停不下来。一勺配碗白米饭,足以胜过眼前的所有的菜。辣得痛 快,香得过瘾,那碗饭纯粹是为了吃辣椒酱才吃下去的。
晚餐三道菜:干锅牛腩、干锅菜花、鸡蛋炒韭菜加2两米酒,总计158块。
我们两个人怕三道吃不完,于是厨娘告诉我们做小份儿的。可端上来一看小份儿还如此丰满,牛腩干锅的牛腩滋味深厚,白菜已经烂熟于汤汁中。徽州的鸡蛋炒韭菜让我们吃了一惊,是将韭菜切碎放入鸡蛋中打匀,与其说是鸡蛋炒韭菜,不如说是韭菜摊鸡蛋。
陪爹喝上2两米酒,才更像是圆满的一桌饭,那家常小菜的滋味,是大馆子无法比拟的亲切。
饭后,我和爹拿着房间里的手电,去村子里遛弯儿,在手电的光柱中行走,那在城市里微弱的光亮,在黑暗的乡村就是可以依靠的明灯,照亮了十几年的记忆。
18岁前我都生活在独门独院里,经常停电,或者晚上出去遛弯儿,手电是常用的工具。小小的开关像手枪的扳机,在孩子心中是一个打败黑暗和恐惧的武器。到如今十多年过去了,都再没体会过那不是娱乐的乐趣,不是游戏的开心。没想到就在这个村子,我又重温了那些许的对暗夜和未知的心悸,光明和亲人在身旁的依靠。

  回到猪栏,看到灯火闪耀,像回到了小时候的老房子。朝九晚六,早出晚归的生活,已经数不清有多久没有抬头看过星星,没有分辨猎户星座腰带,牛郎挑挑子,大熊星座小熊星座......我们就在院子里抬头,寻找并讨论着。
清晨,我攀上二楼的露台,在那里小坐饮茶,放眼望去是周围连绵起伏的房顶,远眺桃<a href='' target='_blank'>树林</a>,大片农田,对农村气氛的热爱,是否源于小时候的记忆,还是累世的渊源呢。看够了繁华都市负累,这几日没有催讨邮件,无需撰写方案,更不用洽谈合作。全身心地逃逸,享受宁静,亲近自然,呼吸乡土气息,放养自己。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我总说酒店的早餐比任何大餐对我都有吸引力,那是因为酒店早餐大都只对住客开放,且没有餐单,即将端上桌的菜品是未知,而未知就会带来惊喜。随着一道一道心里没有准备的小吃上桌,那些盘盘碗碗,叫不上名来的吃食和舒适的味道,比正餐来得印象 深刻。虽然不够还可以续,我们把这些吃完就不容易了。
我就在门口被晒得热热的门墩儿上晒太阳,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晒过太阳了,这种暖均匀地蔓延,照耀着身前,后背都温暖。这种日子太舒服,长久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很容易将思维禁锢,找几日去乡村走走,远胜过景点无数,换一种生活方式,放空自己,再回到机械的生活中,就像一件旧衣赏被芳香的洗衣粉洗过,衣裳还是那件衣裳,今天虽然比昨天更旧了一点,但是那清香能带给人全新的感受。
探索隐蔽去处 分享小众旅行
北京土著,伪<a href='' target='_blank'>文艺青年</a>,自由<a href='' target='_blank'>摄影</a>撰稿人。假期时间携父旅行,工作间隙写字拍片儿,生命不息,行走不止。
同名微博\新浪博客\去哪儿网\微信公众号@那敢情好了
所有图文均为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及作商业用途,违者将依据《著作权法》被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8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