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大马。]这里远比想象中不同

安东的马戏团

Hi 我是安东!

说说这次旅行

Hi 我是安东!

作者愿意将所有旅行的文字与图片分享给心在路上的人,但请征得本人同意。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侵权作者必究。

微博:@安东的马戏团

路上的故事,讲给你听

写在前面的话

很长一段时间,马来西亚都没有成为我的“Must Go List”中的一员。

马来西亚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种族也好、文明也好,似乎没有刻意让人眼前一亮的闪光点。

然而,其实这就是最不一样的马来西亚。

这片不大的土地,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在此生根,成就了今天彼此分离却彼此和谐的马来西亚。

城市、海洋、热带雨林,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这里也许不会是东南亚最引人入胜的国家

却可能是东南亚给人惊喜的国度。

旅行的意义,就在于在一座你所陌生的地方,感受另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走进,凝视,你才会发现世界之大、自己的渺小。

而在马来西亚,享受在每一座城市的停留,感恩在旅程中的所有美好。

马来掠影

一座城市,可以唤起南洋华人的中国旧梦

和往日殖民旧梦的回首

一片海峡,见证了人类的航海史

一座岛城,记载了不同民族在一个新兴国家的扎根、成长与交融

街头艺术,是在传统与自由间起舞

居高而望,海洋、高楼、绿地,只是一座城市不一样的视角

一片海洋,色彩与层次是最原始的流露

可以是最梦幻的原始色彩与层次

也可以是奢华的陪伴

不同的视角,是这片海不同的梦幻表现

一个种族,生于大海,长于大海、远离文明,却至今保留着难以置信的原

这是最真实的

关于作者

作者声明

90后,混迹魔都广告圈,白领身后是渴望出走的自由心。偶尔写写,偶尔拍拍,偶尔将自己旅途中的心情分享在各大旅游出版物。

从迷恋高原到偏爱海洋到独爱远离喧嚣的小城,这个让人上瘾的世界总在用不同的姿态与故事让更多的过客了解这个世界另一端某一个并不为人所熟知的存在。旅行让人懂得谦卑,让人知道与人为善,不是让自己变大,是让自己了解本身的渺小。

愿我们始终轻装而行。

微博:@安东的马戏团

微信:lumux96

作者愿意将所有旅行的文字与图片分享给心在路上的人,但请征得本人同意。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侵权作者必究。

出发,下南洋

出发!

出发的前一天还在公司匆匆办理离职手续,还跟领导起了些小冲突,好在没有耽误很多。

飞机是凌晨1点,小伙伴和我准时到达了浦东机场办理了登机手续。

亚航点可携带行李最大的尺寸是20寸,我还特意在淘宝买了一个20寸的箱子,谁知到了机场才知道大家的20寸都比我的20寸小了一大圈。好在全程下来都被亚航放行了。

凌晨1点,亚航点空客330航班准时离开了浦东国际机场T1航站楼,经过了一夜的飞行,伴随着机舱内崽子们的哭闹声,飞机降落在了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

马六甲:南洋中国旧梦

抵达

从吉隆坡前往马六甲的大巴出乎意料的舒适。座椅宽敞,空调给力,座椅的椅背不仅可以放下,就连脚边延伸出来的座椅都可以放出来——也就是说,只要你喜欢,你可以让自己完全躺下。再加上车上的乘客并不算多,这段短暂的行程变得特别舒适。两个小时的车程,大巴到达了Melaka Sentral车站。

我们在马六甲定的是Hotel Hong。这是一家华人开的民宿,住宿条件还可以,服务确实绝对的满分。如果你即将前往马六甲入住这家酒店,记得提前联系酒店,他们会提供免费接送站的服务。 编辑

我们提前联系上了酒店,在司机的接送下我们很快就到达了Hotel Hong。酒店的check in时间是下午两点,于是我们将行李寄存在酒店决定先出门逛逛。

四月的马六甲已是热浪袭人,热情的阳光将能量持续而稳定地输入这座热带小城。走在马六甲古朴而轻松的街头,你可以感受到这股热浪带来的闷热与躁动。

从Hotel Hong走出不远处就是马六甲著名的鸡场街。曾经的鸡场街住的是马六甲有钱有势的峇峇娘惹。15世纪初期,一群来自中国明朝的华人跨越南洋来到马六甲、新加坡、印尼一带定居,他们与当地的马来人通婚,他们的后代就是峇峇娘惹。据说明朝时期郑和七次下西洋有五次都来了马六甲,而且每次都有部分随从留在了这里。这些留下的官兵以及在这里经商的商人渐渐与当地的马来人通婚,他们生下的后代男子叫做峇峇,女子就做娘惹。鸡场街街道两旁都是传统的中式建筑,当地华人的一些宗乡会馆,例如福建会馆、海南会馆,都设在鸡场街上。整条街道古色古香,充满浓郁的华族气息。

我们在Hotel Hong的推荐下我们来到了位于鸡场街上的“中华茶室”品尝地道的海南鸡饭。海南鸡饭也许是马来最经济的一道小吃,然而只有在马六甲,你吃到的鸡饭是被揉成球状的。这儿的鸡肉嫩滑新鲜,饭粒也是饱含了鸡高汤的鲜味,蘸上店家自制的略有青柠、蒜米味的辣椒,越吃越开胃。这家饱受追捧的小店面积并不大,因此来这家小店用餐往往需要排队。然而这家店的老板追求并不高,往往将准备好的事物卖光后就关门了,因此下午晚些时候也许店门就关了。

闲逛马六甲

饭后我们漫步在马六甲的中国街,这些饱含中国元素的低矮建筑组成的街区规则而整齐,我想也并不是一个容易迷路的地方。当然,马六甲也吸引了许多的艺术家,行走在这里你也可以明显在这色彩斑斓的建筑、富含艺术想法的涂鸦中感受到这儿古朴与现代、传统与创新、稳重与活泼。

别致马六甲河

距离“中国茶室”不远,就可以看到马六甲河,色彩鲜艳的低矮建筑生长在河岸两侧。

初遇荷兰红屋

不远处就是马六甲最著名的建筑红屋。红屋附近的一整块由暖红色为主色调构成的建筑群是马六甲的荷兰建筑群。

登高圣保罗

沿着红屋广场附近走出游人们如织的视野,沿着一处并不起眼的石阶往上可以到圣保罗。()如今在这古城墙上,你依然可以感受到历史长河中的风风雨雨。

登上圣保罗古城墙最顶端,你可以看见马六甲的全貌以及远方的马六甲海峡。由于障碍物繁多,因此你的视野也许并不是绝佳的,但是你依然可以感受在这燥热的午后这低矮的山丘上飘来的混合着历史与风尘的风,以及这背后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万里香沙爹

从圣保罗城门向下可以看到一系列低矮却颇具现代风格的建筑,这儿是马六甲的购物区。我们走进其中一间商场,商场并不大,可以选择的品牌也并不多。似乎旁边的百盛会好一些。

在马六甲,美食自然是永远不会忽略的主题。 编辑

Hotel Hong每晚七点半会准时带一批客人前往沙爹火锅用餐,我们实在是太累了,于是就在酒店里躺到了八点。当我们准备出去找点吃的的时候,前台坐着的穆斯林姑娘说我们如果要是想吃沙爹火锅她可以喊车来接我们。

在马六甲最有名的沙爹火锅要算是佳必多,但是想来佳必多的食客一定也是排着队的。Hotel Hong带我们去的是万里香,万里香有两家店,味道很不错。

沙爹是马来西亚传统美食,沙爹酱由花生酱、椰酱、幼虾等调制而成,香醇无比将食材放在装着沙爹酱的火锅中煮熟就可以吃了。不像想象中的甜腻,恰到好处的甜、咸、鲜、辣,醇厚的口感,即使在夏天,配上冰饮,也是畅快的味蕾享受。

夜色马六甲

吃完火锅后,我们打电话给了刚才来接我们的Hotel Hong的大姐,她带着我们来到了马六甲河畔,这儿的夜色也是动人。

夜晚的马六甲是另一番味道,失去了白天的鲜艳色彩,夜晚的小城被微暗的灯光打着一种朦胧的美,有种越南会安的感觉。

日光中的马六甲

那天晚上,经过超过24小时的折腾,我们早早地睡了。

还没到中午,马六甲的阳光已经接近猛烈,我们本打算中午去网上推荐的一家娘惹菜,谁知我们到达网上提供的地址时,却没有找到那家饭店。而阳光下的马六甲,却在热浪中散发着这座小城的热情。

在马六甲的中国城,你可以看见华族在这儿生根发芽的痕迹,这儿的建筑保留了中式的基本雏形,又融入了显著的南洋风格。

大宝小食

我们重新回到了鸡场街,走进了一家名叫Jonker 88的餐厅。

这家在马六甲小有名气的娘惹餐厅的特色是晶露和叻沙。晶露和叻沙都是娘惹峇峇有名的小吃。

晶露的样子有点像刨冰,在碗的底部有红豆沙、青色条状的粉条、仙草凉粉等配料,然后将刨冰放在配料之上,再淋上椰奶和棕糖(Gula Melaka,又叫马六甲糖),拌匀之后吃,味道咸甜交集。也正是由于这棕糖的存在,形成了浓郁的存在,而厚重的口感又有些怪怪的,难怪有人恨有人爱。

而叻沙则是将半透明的粗米粉条加上豆芽、鸡肉、鱼饼等配料,在香浓的咖喱汤或酸酸的鱼汤内煮熟而成。我点点酸辣口味的叻沙则称为娘惹叻沙,据说在槟城比较普及,配上咸香的虾膏,味道浓郁;而汤里的椰浆味很重的咖喱口味的就是峇峇叻沙,在马六甲比较普及。

探访海峡

来到马六甲自然也想去著名的马六甲海峡转转。原本Hotel Hong的大姐说有时间可以带我们去那儿看看,然而看来酒店让她无法脱身,于是我们便自己在荷兰红屋附近打了辆车,前往海峡清真寺。

在去马六甲海峡之前我在红屋附近的邮局把明信片寄出了,而这一张在邮局附近拍到的照片却不断让我想到奈良。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印度大哥,车辆在熟悉的小城里转出,驶上了一座大桥,又沿着距离海岸线不远隔着绿地的公路行驶了一会,最后车辆在一座正在修葺的清真寺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是海峡清真寺。

这儿避开了如织的人群,只偶尔会有载着中国游客的旅行团大巴会来光顾,游客们会在海水中踩一踩、拍拍照,然后迅速离场。旅行观,也无谓好坏对错。

这片海算不上蓝,抑也说算不上清,呈绿色的海水不断温柔拍打着水泥质地的堤岸。

眼前的这片海成就了马六甲,这条马来半岛与印度尼西亚管辖的苏门答腊岛之间的隶属于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的漫长海峡就是举世闻名的马六甲海峡。

约在公元4世纪时,阿拉伯商人就开辟了从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经过南海到达中国的航线。他们把中国的丝绸、瓷器,马鲁古群岛的香料,运往罗马等欧洲国家。

公元7-15世纪,中国、印度和中东的阿拉伯国家海上贸易船只,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16世纪初,葡萄牙航海家开辟了大西洋至印度洋航线。

1869年,苏伊士运河贯通,大大缩短了从欧洲到东方的航路。马六甲海峡的通航船只急剧增多。过往海峡的船只每年达10万多艘,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海峡之一。

你只要脱下鞋就可以赤脚进入海峡清真寺。我进去的时候只有几个穆斯林在吩咐几个工人对清真寺进行修葺,看见我时她们也很热情地对我说“you can come in”。

大厅里没有做礼拜的穆斯林,穿过大厅是一个视野很好的平台,在这里面向的就是茫茫的马六甲海峡。

告别马六甲

返回到马六甲,我们在中国城店一家小店里品尝了还不错的娘惹菜后,就回到了Hotel Hong,等待8点踏上酒店的车赶往马六甲汽车站前往我们的下一站——槟城。

槟城:移民文化的熔炉

初见槟城日光

我们抵达槟城时窗外还是一点漆黑。当时我们仅仅只是以为这是我们这次旅途中的一个普通中转站而已,但当其他所有旅客都慢慢下车后工作人员来叫唤我们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槟城。 编辑

大巴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了槟城的Sungai Nibong汽车站,凌晨五点的车站也只有寥寥几个似乎怒也是刚刚抵达槟城的外乡人而已。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在车站坐上了401公交,前往我们扎起槟城的落脚地George Town(乔治镇)。

我们从401公交下车时,天色才有点似乎要亮的意思。我们通过谷歌地图很快找到了我们在槟城入住的酒店——Chulia Heritage Hotel。我们将行李放在了酒店的行李间,便决定出门转转。

日光下的槟城,仍然是色彩斑澜的清新小城。

多春茶室的古早味

。Chilia Heritage Hotel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并不起眼的档铺。这是一家茶座,简陋却并不简单,窄巷里摆着几张为数不多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可以随意拿取的食物,,别看这儿的桌椅不多,每张桌子周围都围满了人群,大多数似乎都是常客。我们刚坐下时似乎对这眼前的场景有些摸不着头脑,邻桌的华人很热情地告诉我们应该这样点餐。

我们点了一份家央牛油面包、冰咖啡若干、生熟蛋若干以及放在我们面前的椰浆饭。路边的冰咖啡让我想到了越南街头让人回味的冰咖啡,一样的廉价、一样的市井,但是似乎比越南的冰咖啡的甜度浓郁几分。椰浆饭似乎算得上是马来西亚街头十分常见的食物,它出现的样子很朴实,它通常被包上一层报纸,米饭上浇上浓郁的椰浆,拌着些许鱼干。

我们点了一份家央牛油面包、冰咖啡若干、生熟蛋若干以及放在我们面前的椰浆饭。路边的冰咖啡让我想到了越南街头让人回味的冰咖啡,一样的廉价、一样的市井,但是似乎比越南的冰咖啡的甜度浓郁几分。椰浆饭似乎算得上是马来西亚街头十分常见的食物,它出现的样子很朴实,它通常被包上一层报纸,米饭上浇上浓郁的椰浆,拌着些许鱼干。

这样的场景不免让人想到老香港的古早味,也让人不由觉得穿越回了旧时的南洋。伙计们在不远处忙活着,摊位上的客人们来来往往。这里简陋却不简单。

探访壁画之旅

早晨九点的Campbell Street已经是日光,我们从多春茶座出发,打算趁着热浪还没有汹涌时,先去看看槟城最让人知晓的壁画街。

两年前,一位立陶宛籍艺术家尔纳斯(Ernest Zacharevic)走进槟城的百年老街,把槟城人的生活拍下,再用自己的巧手,在古迹区画出生动的壁画。壁画主题为“乔治市镜像计划”,全部以真人真事为素材,部分还与实物相结合,营造出3D效果,栩栩如生,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但是如今我们所看到的的壁画中只有一部分是出自于尔纳斯之手,尔纳斯带动出的槟城街头艺术让更多的艺术家趋之若鹜在这片古老二市井的街头开始了创作这些壁画也因为岁月的沉淀,日渐斑驳剥落的墙壁,更添古城的怀旧情愫。

当然槟城的壁画并不是集中的,他们往往较为分散,然而还是有一部分会相对集中,如果想集中性地欣赏这些壁画,可能租辆自行车会好一些。

最著名的当然是“姐弟共骑”,这几乎成为了槟城的标志。故事是说姐弟俩坐到一辆大单车上,其实脚根本够不到踏板,但却玩得不亦乐乎,这一幕被尔纳斯拍下并画出了这幅壁画。

当你漫步在乔治镇的街头,你会发现不经意间都会有些小惊喜在上演:抬头可以望见这些奇思妙想的壁画、一些新式艺术的铁塑壁画、以及一些画在实体上的彩绘。旧的壁画在慢慢消逝,新的壁画在由艺术家们的开始创作。这些街头自由而创新的元素慢慢融入了槟城,在原本似乎带有些传统与保守的城市怎增添了不一样的分子并慢慢融进这座城市的最深处,构成了槟城的灵魂。

峇都丁宜海滩的轻松时光

中午的阳光热情地烘烤着大地,槟城以最典型的高温显示着热带城市的独特魅力。我们回到酒店办理了入住,下午稍晚一些我们前往槟城著名的巴都丁宜海滩。

从乔治敦前往巴都丁宜海滩并不算近,我们在酒店不远的地方搭了一辆巴士,大约一小时左右的行车时间,车辆在窗外烈日骄阳中穿过了老街、学校、海滨,最终我们在路边一座高大的度假村下了车。从下车的道路穿越过一条并不起眼的小路,碧海蓝天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槟榔屿四面环海,特别是北部海岸,这一带分布着众多优良海滩,而巴都丁宜海滩仅仅只是其中较为出众的一个。这里的海滩绵延很长,而且还有很多黝黑的岩石。

骄阳依然以一种猛烈地攻势向地面传输着能量,海滩上人不,不知是因为这让人难以忍受的高温还是这片海滩本就偏安一隅隐藏在前往槟城的人们眼后,然而不管如何这里你都可以享受到这片海的清静时光。

平心而论,我并不觉得这片海的水质有对惊艳。然而对于一个四面环海的城市周围的海域来说,也是不错的水质了。巴都丁宜是一字型的长形海滩,因此视角也相对较为开阔。远方是秀气的绵连山体。

海滩的人很少,只有少量的当地人还有为数不多的欧美游客。欧美人总是对于任何海滩都抱着极致的度假心态,你可以看见他们将自己完全沉浸在海水中,任由海水用温柔的触感带给他们最为体贴的融合。

巴都丁宜海滩旁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度假村以及一些叫卖着水上项目的掮客。我独自一人行走在骄阳的炽热与海浪的温柔中,耳畔偶有玩者的嬉笑与玩乐声,你可以肆意沉浸在这一片安宁海滩所带给你的热情与冷静。这也是这片海滩所带来的魅力。

不得不去的槟城夜市

来到槟城,我想所有人都不会错过这里的美食。这儿被誉为世界十大街头小吃城市之首,在槟城漫长的历史中,中国、印度、英国、马来多种文化相互交融形成了如今的文化熔炉,饮食也随之收到影响,然而我想在这相互交融而愈显纷呈的槟城美食中,受其影响最深的还算得上中国美食。

我们选择的是几乎所有的旅游攻略中都会推荐的新关仔角(Gurney Drive)。这儿的全称是新关仔角小贩中心,据说基本上的槟城美食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这里是槟城最具盛名的夜市,夜市乔治敦的美食大本营,就坐落在乔治敦的海边,其实在饭后在旁边的海边散散步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到达新关仔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然而天色还是大亮,小贩们似乎也还没有完全出摊。在这里,当然要开启我们的吃货模式啦,哈哈。

走累了当然最应该来一份凉爽的冰品让自己清醒一下咯,我们在一家专卖甜品的小摊上选择了槟城美食中比较有特色的甜品煎蕊和四果茶。

煎蕊(Cendol)有点像我们在马六甲尝试的晶露,焦糖是煎蕊和晶露共有的食料,但是相比于晶露煎蕊中的焦糖比重没有晶露那么多,比晶露多了椰奶的清甜,绿色的粉条和红豆更为这道甜品增添了清新的口感。

四果汤融合了四种主要食料,口感也是一样的清新,相对于煎蕊中焦糖和椰奶的烘托,四果汤简单而清新。

粿条汤的做法简单,只是将朴素的粿条煮在清汤里,配上简单的鱼丸与鸡肉(当然你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选择更多的食料添加),但是这讲究火候与时间用炭火煮的汤却包含着满满的鲜美,清淡的口感让你回味。

鲜鱼的确是一个容易让人误会的名字。这道马来西亚北部的特有的食物和鱼没有任何关系,是将一些可以直接使用的或生的或熟的的食物放在一起淋上酱料直接食用的。酱料带有点咸味,还有些海鲜味。

乐乐(Loklok)应该是所有的这些美食中我最爱的一样了。这一种类似国内的串串,将一些串好的蔬菜、肉类、菇类等食材放在沸腾的锅中煮一会蘸上各种甜酱、花生酱、甜辣酱、辣酱等各种酱料就可以直接食用了。乐乐的品质好坏很大程度都取决于酱料的种类与品质。

天色渐渐暗下来,夜市也越来越热闹起来。人流在不大的夜市中来来往往,不同种族在这里享受着各自不同的味觉享受。

日光乔治敦

我们从夜市回来后很快就洗洗睡了,前一夜的睡眠不足很快将我们推向了睡梦的暖床。

日光倾城,在不情不愿中醒来。趁着还不是烈日高照,我打算出门去转一转,看一看这一座融合了众多文化的古老城市。

我从酒店出发,沿着Lebuh Chulia往北走,不远处就可以看到最高法院。再往前就可以看见茫茫的海洋,远方是与槟榔屿相连的威省,威省与槟榔屿共同组成了槟城。靠近大海不远处可以看见一片广阔的草场,在草场的一侧是两幢高大华丽的建筑,这是市议会大礼堂和市政厅。在草场的海岬可以看见康华利斯堡。

1786年,英国殖民时期第一代总督弗朗西斯莱特首次来马来建设城市便是在这里,因此这里是槟城的起点。城堡最初使用木头修建,1805-1810年使用囚犯作为劳动力建成了石结构城堡。然而如今的康华利斯堡几乎成为了废墟,我并没有购票进去参观,这外围的城墙开始斑驳脱落,依稀可以望见穿越时空的历史沧桑。

康华利斯堡往南不远的地方可以看见一处大钟楼,这里是槟城及乳头著名的旧关仔角大钟楼。这座已经拥有104年历史的地标建筑融合了英式钟楼和回教摩尔式的圆顶,是槟城当地附上谢增煜出资修建的,用来纪念英王维多利亚登基之60周年。这座钟楼如今当然不再报时,但是历史纪念意义及影响还是深远的。

在旧关仔角大钟楼附近向南行走,可以感受到这一区域似乎相对现代一些。不同于广大附近的高楼林立,这一区域似乎街道宽敞,一些相对现代化的机构也设立在这一块。

峇峇娘惹的故事

在Lebuh Gereja附近,有一个华丽的大宅院,槟榔侨生大宅。一个多世纪前,这是一作骄矜的私家大宅。这座华丽的宅子原属于郑景贵,他是19世纪的商人,一个帮派的老大,社区的顶梁柱,那个时代峇峇娘惹中最有钱的富商之一。这件大宅子中西合璧,富丽堂皇。屏风雕刻取自中国的建筑元素,地面华丽精美的英式地砖从遥远的英格兰漂洋过海。每一扇门每一堵墙及拱门上都进行雕刻并刷上一层金箔;偌大的房间配有镶有珍珠贝的木制家具。一层包括一个中式会客厅一个西式会客厅、一间餐厅以及厨房和祠堂。二楼则是房间。另外一些金器、刺绣都被展出,显示了当时峇峇娘惹富商的真实生活。

槟城的小印度

从槟榔侨生大宅出来不远靠近Pasar Lebuh可以明显感受到了画风的突变。一股浓厚的咖喱香料味扑鼻而来,耳畔响起热情的音乐,街上、店铺内出现了许多印度人。

这里是小印度。

这里是印度裔马来西亚人的主要聚集地,因此在这儿可以看到许多具有典型印度风格的店铺与建筑。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带有浓厚风格的丝绸、香料、CD等等,当然也可以品尝到印度美食。

槟城美食之伍秀泽茶室

我看看此时的时间距离退房的时间很近了,我匆匆返回酒店办理了退房手续。眼看在槟城的时间只剩下半天,我还是打算顶着烈日再去看看这座混合着不同文化的城市。

Chulia Heritage Hotel附近有一家海南鸡饭在槟城小有名气,伍秀泽海南鸡饭。其实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海南鸡饭的起源地在海南文昌。 海南人会以文昌白斩鸡同时配上以鸡油和浸鸡水烹煮的米饭。20世纪初,这个菜式传到东南亚渐渐发扬光大。

伍秀泽海南鸡饭也许是槟城最好吃的鸡饭了,我到店门口时,宽敞的屋内坐满了人,我在一个四人小圆桌找到了座位。邻座是一位亲切的华人大哥,他说他的爷爷从广东南下来到了马来西亚来到了槟城。他告诉我这里的鸡饭是整个槟城最佳的。伍秀泽海南鸡饭有两种鸡肉可供选择,一种是油炸过的鸡肉,还有是一种是蒸煮后的鸡肉。我点了混合两种品种的鸡饭,油炸鸡肉香脆可口,白斩鸡肉卤汁鲜美。

不一样的槟城

从伍秀泽出来后,我继续径直行走在Lebuh Chulia上,我从小印度区域的某一条路穿进去,不知不觉中穿梭到了国王街与亚贵街的交叉路口,在这里似乎最能感受到槟城最缤纷的文化交融。你可以望见一排并不整齐的华人店铺,而你的一侧却是可以望见的清真寺,另一侧不远处你还可以看见一间印度庙宇的圆顶。

继续往前你可以看到一条色彩缤纷的街道,这里是亚美尼亚街。这儿是华人帮会的中心地带,夜市槟城1867年大暴动时的主要暴动地点。还有,著名的姐弟骑车壁画就在亚美尼亚街。沿着这条路,你可以看到色彩纷呈的街头艺术呈现在这并不算宽敞的亚美尼亚街上。

姓氏桥——华人在槟城的成长

在这一块区域,你也同样看到许多华人宗祠分布在附近,世德堂谢公司、龙山堂邱公司都分布在这一区域。在19世纪中叶和20世纪中叶期间,槟城引来了大量中国移民,他们大多来自中国福建。为帮助叔婶、姑表亲戚邻里融于新居地,华人形成了宗乡会馆,并建造了宗祠以形成社区意识,为新移民提供住宿并帮助他们找到工作。除了扮演“大使馆”的角色外,宗祠还有着更深一层的社会和精神层面的使命,即维系不断扩大的宗族内部、祖先和社会责任之间关系的纽带。随着时间推移,许多宗乡会馆变得越来越繁盛,他们的建筑也更加华丽。这些宗族——英国人称之为“帮会”——开始同其他会馆在寺庙的装饰和数量上进行攀比。正是由于这样的攀比竞争,如今的槟城才得以成为中国海外宗祠建筑最为集中的地方。

世德堂谢公司、龙山堂邱公司实在槟城最具有代表性的宗祠,由于各种关系我并没有进去参观。我决定前往姓氏桥去瞧瞧。

所谓姓氏桥,在这里是沿海而建的高脚木屋,更准确些说,是沿海成片建成的木屋村。槟城姓氏桥是华人在槟城的最早聚集处,老一辈人是靠捕鱼为生。这里房屋很简单但不简陋,屋身外画有创意的壁画,房屋都是搭建在海上,底部用一根根木桩支撑着。村里的街道就是用木桩支撑,木板铺成的桥梁,是一处和谐的水上人家聚集处。

原本的8处姓氏桥拆得还剩6座,已经被列入世界遗产范围内了。目前规模最大的是周姓桥,大约有60户人家,桥上看起来只有一条路,类似于主干道。其实在走道旁还有很多分岔路,走进去是一番水上人家的风景。现在依然还有人继续从事着简单的捕鱼业,生活简单淳朴。一进入这姓氏桥里的人家,就有种与外界浮躁世界暂时隔离的感觉,算是闹市中的一点静。

在Pengkalan Weld有一个不起眼的庙,这儿就是周姓桥的路口。从这个庙进去可以看见一条由桥构成的主干道,主干道旁是许许多多的分岔路,这些都是当地人的住所,当然主干道的住所大部分都随着前来参观游客的增多而被开辟成了店面。在主干道以及分岔路上都可以望见这些在近海中立桩成屋、屋再组建成桥的基础雏形。这些桥的建筑都是先在近海中立桩,初时为木头,后来用的是水泥柱,桩上再铺设木板,木板上架梁盖屋。

槟城姓氏桥是华人在槟城的最早聚集处,,为源源不断涌入的移民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很快,在码头附近,华人宗族社区发展起来,沿着晃荡的岸边,建起了水上屋和高脚屋,这些码头及居住区逐渐成为今日为众人所熟知的姓氏桥。

现在,姓氏桥是低收入群体居住区,这里的水上屋及栈桥板均已惨败不堪,但是你依然可以在这简陋但不简单的残缺木板上望见旧日华人下南洋的白手起家和这里浓浓的生活气息。

探访极乐寺

佛教在马来西亚并不是主流宗教,基本上如今海信仰佛教的马来西亚人就是华人了。极乐寺是马来西亚最大的佛教寺院,1890年由移民过来的华人佛教徒所建,是马来西亚华人组织的基石。

极乐寺距离乔治敦大约一小时的路程,到达极乐寺脚下需要穿过很长一段周围是小贩的上坡路才会到达佛殿。从这里花上6令吉可以乘坐缆车到达极乐寺顶部,这个大平台可以望见整个槟城。郁郁葱葱中城市的高楼点缀出现在视角中。

在这里可以看到全世界最大的室外观音像,花费了27年时间精心建造,周围由16根大柱围建起来的八角亭遮盖住。

极乐寺几乎颠覆了你对佛教寺院的想象。这里不失庄重,却融合了中国、泰国和缅甸三种不同的建筑风格, 寺内建筑五彩缤纷,各种萌物点缀。

升旗山的视角

从极乐寺下来,我们在电梯大爷的指点下回到了我们刚才下车的公车站,搭乘204前往升旗山。

升旗山位于槟城中部偏北,海拔821公尺。据说由于昔日英国高官多居住于此,山下士兵利用旗语传递重要讯息,此乃升旗山名称之由来。

游览升旗山需要在山脚搭乘缆车上山,缆车于1923年通车,至今仍采用78年前那套电缆牵拉的操作方式。

升旗山的视角很好,在观景台拥有很好的视角可以俯瞰整个槟榔屿。四面环海的槟榔屿通过胸伟的槟城大桥与威省相连,构成了完整的槟城。在眼前的景象中最北部的是槟城的最大城市也是我们落脚的乔治敦,高大的光大高耸入云。在观景台的各个角度俯瞰整个槟城,都有一种拨开云雾又雾里看花之感。这座城市,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与构成,不同的文化血液在这里浇灌出最不一样有最独特的槟城。而如今,这古老与现代、传统与创新共同交织的槟城在我们面前显示出了非同寻常的魅力。无论是在南洋味十足的华人会所旁还是在热闹的小印度,你都可以感受到一种因不同而复杂,而这种复杂最终归向统一的矛盾。这样一种混乱而统一,正是槟城最不同的魅力。

在观景台你可以拾阶而上,这里有着槟城最高的餐厅。你可以点上一杯酒,面向远方,是一种不一样的轻松与震撼。

在山顶走走逛逛你会发现这里有许多英殖民时期英国人留下来的一些建筑,还有一只炮台。另外你还可以发现一座清真寺以及一间印度寺庙。

随后我回到了酒店,稍作休息,我和同伴就拉着行李前往我们在光大已经订好车票的代理小店,我们即将前往马来西亚首都及最大城市——吉隆坡。

我们为了节省时间金钱,我们乘坐的依然是通宵大巴。大巴提前到达光大附近把我们接上车,在凌晨一点的样子到达了我们从马六甲来槟城时下车的车站,凌晨五点我们到达了吉隆坡Sentral Station。

汕头街

我们从升旗山返回到乔治敦已经是晚上八点,我来到了汕头街觅食。相对于新关仔角,汕头街的规模要小上许多,基本上只有十来家铺位,然而这里却依然是槟城有名的美食聚集点。

据说来到汕头街,四大天王不得不尝试。

四大天王分别是鸭粥粿汁、粿条汤、四果汤和虾蛄炒粿条。

汕头街的小吃基本每一种品种都只有一个档位可以买到,汕头街卖四果汤的摊位同时也售卖其他的糖水。当然四果汤是这里的招牌,这家的四果汤中的料不再是在 吃到的,而是龙眼、白果莲子和红豆。口感清爽,是一道不错的街头养生甜品。

吉隆坡:马来的中心

老火车站——吉隆坡的记忆

这个时候的中央车站人很少,且大部分都应该是像我们这样凌晨到达的旅人在等待天亮后的地铁。我们在一个便利店门口的小桌椅上趴着休息了一会儿才出发前往我们已经提前订好的旅舍。

其实至今我还是有点搞不懂吉隆坡的公共交通,本来从Sentral Station前往GRID 9 Hotel所在的Maharajalela地铁站其实只有两三站,然而我们似乎在Sentral Station就进错了线而同一个站的不同地铁线之间是不通的!所以我们只能在我们进错的地铁线换乘最后可以到达Maharajalela的地铁。最终我们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也终于到达了Maharajalela站。

Maharajalela站对面就是GRID 9 Hotel。

GRID 9 Hotel是一个青年旅舍,第一层是一个餐厅;第二层是他们的Reception以及一个庞大的公共区域休息室,靠近Reception一侧沿墙壁放着一排长条桌和座椅,地上摆满了各种大尺寸的靠枕,墙壁上挂着电视;而以上的楼层就是客房了。

我们到达的时候还不能check in,我们在旅舍休息了一会就出发了。

GRID 9 Hotel距离中国城以及独立广场都不远,我们沿着独立广场的方向走去会需要登上一座高架桥,烈日的炙烤下,车辆在桥上桥下穿梭。远方的一座很别致的建筑就是吉隆坡的火车总站。

我们从高架桥走下去,打算近距离看看这座古朴而不失华美的建筑。

这座建于1910年的火车总站是一座深受摩尔式建筑风格影响的历史性建筑物,是著名建筑师克博精心设计,拱柱圆顶现雄伟,尖塔琉璃越古今,给人一种拜占庭式仙境般的感受。曾在1986年进行大规模装修,以便为乘客提供舒适的空调享受和现代化设计。

以前,乘客可从这个火车站前往马来西亚半岛西岸的大多数城镇和东岸的道北(Tumpat)也可直达新加坡和泰国。自从吉隆坡中环(KL Sentral)在2001年开始启用后,它的首要火车站地位已经被取代了。而如今,可能也是一处体会这座城市过往云烟的追忆之地了。

国家清真寺——心灵的恬静

而马来西亚国家清真寺就位于老火车站附近。

马来西亚国家清真寺是世界著名的清真大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清真寺, 是伊斯兰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占地面积5.5 公顷,由马来西亚首任总理拉赫曼1957 年倡议修建, 於1965 年全部竣工。 编辑

游客进入清真寺需要换上长袍,脱下鞋子,女性还需要戴上头纱,虽然此时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但是一是对文化的尊重而是对伊斯兰教的感受,都是不错的体验。

清真寺的外观与装饰为阿拉伯伊斯兰建筑形式和现代形式相结合。陵墓建在清真寺后,有桥廊相通。墓上有遮阳圆顶,陵内有六七个墓冢,专门安葬穆斯林的“国家英雄”,即埋葬曾担任过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穆斯林。如前总理拉扎克和前副总理伊斯玛仪即葬于此。在这片巨大的建筑群中央,点缀有水池和喷泉。寺外墙壁上雕刻有精美的图案和阿拉伯文《古兰经》文。

这座清真寺是马来西亚著名建筑设计师在考察世界上重要的清真寺后精心设计而成。清真寺分为祈祷大厅、教堂、尖塔及教堂办公大楼等四个主要部分。其中最为醒目的要数高耸的大尖塔和宽阔的祈祷大厅。尖塔高73米,塔内设有电梯和楼梯通向顶端,设计成火箭尖部的尖塔意在象征伊斯兰教可与科学相媲美;尖塔旁不远处就是神圣的祈祷大厅,祈祷大厅一反传统的伊斯兰建筑风格,大胆采用新颖形式,设计出天蓝色的多角圆拱房顶,房顶圆拱大小不一,共49个,大殿顶部是宛若巨伞,保护着虔诚的教徒,顶部由中间向四周分散,在边沿处形成18个尖角,象征着马来西亚13个州和回教的5条戒律。

由于前一晚的折腾,我在地上趴着居然睡着了。相信这里的宁静与虔诚也会让来这里参观的人们沉浮下来。

独立广场闲逛

独立广场周围的建筑可谓是包罗万象,从英国都铎王朝样式的建筑,到伊斯兰建筑,再到公会教堂。

独立广场附近有一个下沉式的购物广场,靠近购物广场的入口处有一个I Love KL的红色雕塑,周围是络绎不绝的拍照游客。

苏丹阿都沙末大厦

而着四周最著名的建筑苏丹阿都沙末大厦相对却显得更加萧瑟。

这座宏伟壮观、风格独特的大厦建于1897年,以容纳当时英国殖民地政府的几个重要部门,但别具摩尔色彩更冠上铜光闪亮的圆屋顶,并拥有高达40公尺的大钟楼,如今是吉隆坡市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许多重要活动的举办场地。而如今这幢富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目前是最高法院所在地。但是现在这幢宏伟的建筑已经关闭了参观,只能在外面远远地感受这段远去的历史。

吉隆坡的味道

此时空中开始飘雨,我们躲进了最近的一个长廊避雨,抬头如巨龙般的高架在我们的眼前,从这里的市政与城建以及这周围特色各异的建筑仍然可以感受到这座东南亚都市的味道。

从避雨的长廊往不可靠近的深处望去,是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

震撼双子塔

从独立广场前往双子塔搭乘地铁就可以,因为外面一直在飘雨我们只能暂时先放弃去看看双子塔的外景。

双子塔也许是马来西亚最让外人所熟知的建筑了,这里曾经是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但仍是世界最高的双塔楼,也是世界第五高的大楼。

双子塔是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用20亿马币建成的,一座是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办公用,另一座是出租的写字楼,在第40与41层之间有一座天桥,方便楼与楼之间来往。因此双子塔最官方的名称应该是“国家石油公司双子塔”,比较好听的别称是“双子星大厦”,简称KLCC。

双子塔的底座1-6层是一个高档的购物商场,各种奢侈品牌、吃喝玩乐,你大概都可以找到。

我们在购物商场逛到了夜幕降临之后,这个时候天色暗了、鱼也停了、双子塔的灯光也打开了,我们于是也走出了购物中心。

的确,这座壮观的双子塔犹如两支巨大的刚钻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灯光强度很大,照亮了整个天际。游客们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双子塔前的喷泉附近,我独自拍了几张算不上满意的照片,离开了有些烦倦的人群。

茨厂街的夜

我们决定直奔茨厂街。

对于大部分游人来说,这里有无尽美食。

告别西马

飞机离开吉隆坡国际机场后,向着婆罗洲的东方飞行。飞机飞行在一片苍茫的雾气上空,以及地理常识告诉我此时我们正在汪洋大海上空穿梭。三个小时的航程,我们的航班降落在斗湖机场。这里是我们前往仙本那的起点,而这一刻我们到达了沙巴。

仙本那:一片海,原始与纯净

抵达

沙巴对于马来西亚来说也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存在。沙巴州是马来西亚的一个自治州,沙巴州同马来亚(即西马)、沙捞越共同组成了马来西亚的所有。沙巴与中国的联系历史远远流长,最为熟知的也十分辛酸的是近代大批华人被卖猪仔到沙巴的历史,因此,南洋也就是指沙巴这个地方。如今的沙巴,是一种令人惊羡的美。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处于飓风带的沙巴却没有风灾,因此有风下乡下的美誉。 沙巴是世间少有的宝地,常年风调雨顺,土地肥沃,海岛优美,珊瑚和红树林资源十分丰富,造就了潜水胜地和丰盛的海产和动植物,也成为亲近大自然的理想之地。

此次我们前往沙巴,选择了就连在沙巴都令人惊艳的仙本那。而从世界各地前往仙本那,斗湖往往是必经之站。

从仙本那说起

在仙本那的众多岛屿中选出一个岛过几天离开城市的慢时光,是一个很好的享受。此次仙本那之行,我选择的是马步岛。我们在出发之前就已经订好了Uncle Chang的Package,包含了斗湖往返仙本那的接送机、仙本那往返马步岛的交通、马步岛上的住宿餐饮以及在马步岛上的无限浮潜和前往卡帕莱的一次浮潜。

我们到达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办好了入境手续,当我们从Arrival出来时已经看到有举着我名字的小哥在等着我了。从斗湖机场前往仙本那的路程也不算轻松,80公里的路程在一辆中型面包车的强烈颠簸下才抵达我们提前邮件确认好的酒店——BGB。小哥临走前叮嘱我们要在第二天的早晨七点半在离酒店不远处的码头等待前往马步岛的船。

仙本那镇上很小,我们放下行李后在镇上随意逛了逛,进入了一家在网上好评还不错的海鲜店解决晚餐。我们点了招牌豆腐、咸蛋黄虾、柠檬汁鱼和马来炒饭。

出发,向着马布岛

清晨我们按照前一晚小哥的叮嘱按时赶到了龙门客栈附近的码头,我们在班里好了相关手续,将在岛上定好的package的余款付完之后就在一旁等待前往马布岛的船。

船上陆陆续续上了十几个人,有几个湖南女生还有一群马来人。快艇在轰隆的发动机的鸣响中离开了仙本那,也从码头布满生活垃圾却依然清澈的水质转为了渐渐深邃的海域。快艇乘风破浪溅起四射的浪花,清澈如镜的海面上升起座座山丘。

渐渐,快艇进入了一片苍茫的深邃中,四周伴着山丘,却进入了另一种可以忽视快艇马达声的安静与震撼。这样的深邃持续了很久,直到这种深邃最终变成了碧绿的清澈,水也渐渐变得浅,直到我们看到眼前的一片陆地。

抵达,马布岛

渐渐,快艇进入了一片苍茫的深邃中,四周伴着山丘,却进入了另一种可以忽视快艇马达声的安静与震撼。这样的深邃持续了很久,直到这种深邃最终变成了碧绿的清澈,水也渐渐变得浅,直到我们看到眼前的一片陆地。

这儿是马布岛。

马布岛初印象

快艇最后停在了Uncle Chang伸向海面的木阶前,那是一片碧绿碧绿的浅滩。清澈的水质,可以望见水底的水草,水草珊瑚点缀水底形成了碧绿浅滩中所呈现的不连续却规模不小的深色。远方还是山丘,木舟偶尔划破宁静的碧绿深邃相间的海面。云朵很低,这一副景象形成了对于这座仙本那离岛的初印象。 编辑

快艇最后停在了Uncle Chang伸向海面的木阶前,那是一片碧绿碧绿的浅滩。清澈的水质,可以望见水底的水草,水草珊瑚点缀水底形成了碧绿浅滩中所呈现的不连续却规模不小的深色。远方还是山丘,木舟偶尔划破宁静的碧绿深邃相间的海面。云朵很低,这一副景象形成了对于这座仙本那离岛的初印象。

海上吉普赛——巴夭人

UC所在的区域紧贴当地人的群居地,正是由于人的居住给海水造成的影响,这片水域并不算干净。你经常可以在这里看到成片的生活垃圾堆满沿岸的海水,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儿的水质还是出奇的好,还是可以一眼望见清澈的水底。

UC作为一家马布岛的热门潜店,这里的规模并不小。你可以在木质栈道上行走,可以看见同一片海的不通风景。穿过一部分房间,你可以望见UC背后那些有些残破的木屋,这些是巴夭族的家园。来到马布岛,你不可回避的会与这支古老而神秘的民族接触。

巴夭族也许是最后的“海上吉普赛人”,是最后一支海洋游牧民族。巴夭人数百年来世世代代生活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的东南亚海域,几乎不会踏足陆地。而巴夭人又可以分支为“海上巴夭人”及“陆地巴夭人”两支。马布岛巴夭人属于陆地巴夭人。

巴夭人起源于很久以前,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公主,在一次洪灾中被冲走,她的父亲沉浸在丧女的悲痛之中,便派遣部下出海寻找,并下令他们找到公主后才能返回。后来,这些奉命寻找公主的人,因无法找到公主只能留在海边,这些人就成了巴瑶族的祖先。

当你漫步在马布岛上,你会发现这个顶级海岛仍然与你之前去过的所有度假海岛大相庭径。这个海岛原始而神秘。如果你想要环岛,你会穿越不同的巴夭人居住的区域,然而这些巴夭人才是这座岛屿的主人。当然,如果你只是躺在你的度假村里,这些巴夭族的孩子们还是会驾着他们的小木船,边划船边用水漂舀去船里的水向你乞讨钱或是糖果。

十点左右,UC工作人员把我们一群今天上岛来的外来者讲述了一些在这里的注意事项,无非就是入住退房时间、浮潜时间等等,办理了入住之后我打算向着外围走一走。

UC的四周除了一些其余的潜店就是巴夭人的吊脚楼了,他们大多数都很友好,会很热情地对你说“Hello”、对你微笑。笑容与眼睛不会说谎,通过他们会笑的眼睛你仍然可以感受到一种纯真。然而近年来外来者的侵入无疑给他们原有的世界观带来了巨大影响,孩子们也开始向游客们索要钱或糖果。但是其实大部分孩子们索要的方式依然是让人心酸的,你依然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的一种对于生活的淡然。

穿过UC附近的警察局可以看见一片并不特别的海滩,砂砾粗大,水质清澈却并不出众,我走上了Jack Scuba的木质栈道。JS与UC应该在马布岛上同属一个档次的潜店,然而可能是由于这里距离巴夭人的聚集地稍远,这里水质明显会好不少。

走近巴夭人

午后四点,太阳稍微收起了一点能量,我决定去马布岛的另一头看看。从UC出来不远处就是一块巴夭人居住的区域,通过观察明显可以感觉到将屋子建在海面上的巴夭人的条件会比建在陆地上的巴夭人好上不少。

陆地上的巴夭孩子衣不蔽体,吃着不知是什么的奇怪液体,甚至有些孩子已经通过观察就能发现出现了病变。而海上建房的巴夭人从穿着上就能感觉会好不少。从陆地上的巴夭人聚集地穿过,你会发现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儿的房子建的很矮,四周的巴夭人衣着褴褛、灰头土脸,在极端恶劣的生存条件下生活。在这儿很少可以看到成年男子,大部分都是女人和孩子。但你会惊讶的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并不会吝啬自己的微笑,会热情地对你说“hello”。眼睛会说话,及时你经常会碰到孩子们向你要钱要糖,你仍然会发现这些孩子的眼睛在述说着一种很纯真的语言。

其实我们是残酷的,在外来人进入这片绿松石般海水包围的岛屿之前,这群巴夭人仍在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虽然艰辛,但是他们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很美好的生活。文明的入侵是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他们渐渐知道在这片海洋之外有一个更大的世界,那里超乎他们所有想象的精彩。好在,外来者的出现并没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颠覆性的改变,他们还是很乐观地对待着自己生活。他们快乐、勇敢、自信、自由。

最原始的海

马布岛靠近巴夭人聚居地的水质没有那么出众,你经常可以看见水面上漂浮着的生活垃圾,但是水质依然清澈,色彩依然梦幻,却是一片原始的水域。

奢华的陪伴

穿过巴夭人的聚集地,不远就会发现一群庞大华美的水屋。这里是马布岛最好的度假村区域。我走过孩子们嬉耍的沙滩,走进了。水屋规则地排列在栈道两侧,水屋随之也栈道延伸到了很远的海面上。

这里的水质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是一种深邃的碧绿色。在这里你可以爬上一个三米多高的平台,你可以看到脚下精致的水屋、远处深邃的海水和一个潜水平台。

黄昏沙滩上的巴夭孩子

我们从返回UC的路上还是会经过那个原始的海滩,巴夭人孩子在沙滩上嬉笑打闹着,他们会不时朝我们微笑,对我们say Hello。夕阳下的他们,虽然贫穷,但依然无忧无虑。

马布岛的夜

返回到UC,夕阳渐渐西下。此时的海面仅剩的光影也被黑暗渐渐吞噬。

马布岛的夜晚并没有什么打消时间的好方法。这儿的夜来的很早,基本上六点就已经天黑。潜店的小哥们在玩着吉他打发着时光,我在温热的空气中静下心敲下了一些字很快也就回屋睡了。

日光马布岛

睡眠并不深,还是在八点就起来了。本想在晨光中坐坐,还是被睡意缠绕,错过了马布岛的早时光。起床不久,我打算绕着这座其实并不大的海岛走走。我从潜店走出,穿过了一个规模很大并且相连的巴夭人群居的岬角。

巴夭人的吊脚楼从岛屿的中央一直延伸到海洋中,沿着脚下漫长的木栈道,就可以到达海洋中的吊脚楼里。我踩着木栈道咯吱作响,孩子们在我身边奔跑着,有个小男孩一直对我笑着,还是对我说“Hello”——毕竟这仅仅只是我们能够交流的几个词汇而已。

这些孩子是天生的大海之子,生在海洋,长在海洋,他们基本上不会踏足陆地。在吊脚楼附近的海面上,孩子们驾着破损的木船,或是直接泡在清澈的绿松石般的海水中玩耍。我想,不管是这里的大人还是孩子,可能都不知道烦恼是什么。

这些笑靥,是这座离岛最动人的存在

无人浅滩

绕着这里的巴夭人家,要走上很短一段路才会走出他们的吊脚楼群。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片晶莹剔透的浅滩。

这时候的海潮还没有上涨,水位很低,清澈透明的海水微微泛着青绿色的色泽。我将双脚没入水面,水底的水草海星以及一些叫不上名的鱼儿清晰可见。

奢华的梦幻醉人

我趟着水慢慢走着,不远的前方是岛上另一座豪华的度假村。

我走向这座规模不小,带着稍许缅甸建筑风格的度假村。

刚走进这里,就可以发现这儿的水质或是色彩的层次都令人惊艳。从度假村的入口进来,栈道两旁的海水就渐渐地从刚才看到的清澈青绿的色泽慢慢过渡为了蔚蓝色的梦幻色彩。越往里走,越会发现这里的梦幻。度假村的水屋延伸到了距离岸上很远的水面上,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平静海面的丰富的层次与迷人的色彩。

从浅滩青翠碧绿的清澈海水到蔚蓝蔚蓝的梦幻色彩再到远处深邃的深海,并且这样的层次并不是层层递进的,你可以看见海面上的蔚蓝中会被水中的水草或是什么点缀成深色。

越往里走,你越会被这儿如天堂一般的海水所震撼。平静辽阔的海面被青翠清澈、蔚蓝梦幻、深邃辽阔所割据,你会被眼前这梦幻般的色彩、清澈的水质所陶醉,度假村的水屋沿着栈道生长着,栈道也会分出不同的支道,那里又生长着其他的水屋或是观景平台。

你会惊叹于上帝会将如此丰富的色彩与清澈的水质赐予仙本那,阳光下的海水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这里的一切都让你惊叹。

午后的奢华

午后四点当我与同伴再次漫步在马布岛上,当我再次踏步度假村时,仍然被这儿的天堂般梦幻景象所震撼。

黄昏的惬意

黄昏前的沙滩,即使没有精细的沙砾和干净的海面,确实最原始的海岛。

马布岛本就是个似乎充满着矛盾的迷人海岛。这里既有残破不堪的巴夭人吊脚楼,又有奢华梦幻的度假村——并且这两者看似如此遥远,却又是如此的近。巴夭人就在度假村不远的地方生息,他们的孩子常会划着小舟从他们的家园来到度假村或是其他潜店,嬉闹、乞讨或是贩卖着自己抓来的海鲜。也许你会认为这对矛盾的存在威胁了这座岛屿,然而当你真正深入了解这座岛,你会发现这两者的共同生长才构成了这座仙本那离岛的真正人文生态。巴夭原住民、梦幻清澈的海水、原始的沙滩、奢华迷人的度假村共同构成了一个独一无二、无可复制的马布岛。真实的存在于仙本那的隔世小岛。

当我们返回到UC时正好夕阳渐渐西下,我们坐在潜店的栈道上,天际的夕阳渐渐没入海平面,余晖洒向海平面。

一如前一晚,饭后的我还是选择在余热的温度中在UC的大厅里敲下一些文字,早早睡下。在马布岛的第三天我们将前往卡帕莱,一座奢华的私藏小岛。

马布岛之晨

还是在一个阳光惬意的早晨醒来,阳光始终是一个温和的使者,将万物都照射地充满活力。十点我们将前往卡帕莱,这之间的几个小时就是在UC靠近海的竹制甲板上坐着也是极好。

卡帕莱一瞥

十点半我们跟随UC的船只前往距离马布岛十五分钟船程的卡帕莱岛。不是住在岛上的客人不允许等到,而且还是不肤浅的我,但在附近的海域里望一眼早就有所知晓的卡帕莱也是好的。

快艇行驶在仙本那广阔的深邃海水中,行驶在色彩层次交融中。船只最后停在了一排整齐大气的水屋面前。这儿是卡帕莱。

深邃的海水在水屋附近渐渐转变为梦幻的蔚蓝与青翠。快艇在这儿停留了四十五分钟,海面上不时浮起海龟穿梭的身影,恋恋不舍的潜水客陆续返回快艇,快艇继续穿梭过蔚蓝的海域最后停在了马布岛碧绿清澈的浅滩前。

告别马布

下午四点,我们在潜店的安排下上了从马布岛回到仙本那的快艇。这片海还是如此的深邃如镜,水面不时浮起远方的山丘,我们离马布岛越来越远。我们终将回到人间。

这座岛屿,破旧与奢华,看似矛盾却和谐生存。巴夭人在他们的家园过着外人看来凄苦的生活,这群土著人却依然在自己的世界里乐观生活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给了他们无忧无虑的态度。原始的海滩、吊脚楼下的海面上穿梭的需要不断舀去水的木舟、任意飘来飘去的大海、岛上原始的陆地,这些都是他们成长、生活的家园,他们在着的小岛过着自己的一生。梦幻的水屋与水质,赋予了这座岛屿天堂般的隔世存在。你可以在栈道上恣意发呆,看着远方飘来的木船以及船上衣着褴褛却乐观的巴夭族小孩,在梦幻的水屋与迷人的海水前望着天空坐上一下午,或是通过步伐来丈量这整座岛屿的原始,都是对这座仙本那隔世岛屿的最佳诠释。

出发敦沙卡兰

巴的夜来得很早,七点钟已经完全暗下来。我在镇上走着,路上行人并不多,找了家小店吃了点东西,很快也就回到BGB。BGB住的人大部分都是来仙本那学习OW的潜水客,中国人与欧美游客都不少。我拿出电脑开始码起字来,几个欧美人在大厅的沙发上躺着看着电视。没写多久,困意渐渐袭来,便回房睡了。天亮后我们将跟随小有名气的林老板去看看真正的海上吉普赛,看看几个令人惊羡的隔世小岛。

还是早早的醒来,很快完成了洗漱,简单用完SGB的早餐就来到了约定好的位于龙门客栈附近的林老板潜水店里。林老板店里挤满了人,就已经足以看出林老板有多火爆。在UC认识的湖南姐姐们已经上了前面一艘船,除了去敦沙卡兰海洋公园外,还有其他前往马达京、邦邦岛的人们。

我们被安排上了一艘快艇,船上陆陆续续上了十几个人之后我们就出发了。林老板本人也随船跟我们出发了。

船速很快,快艇在深邃如镜的海面上穿行,透明剔透的水面上点缀着数不清的岛屿。

林老板指着一座轮廓确实很像一座卧像的岛屿说这一座就是睡美人岛。快艇不时进入梦幻的色泽中,又再次回到深邃中。

海上巴夭——心灵的震撼

快艇朝着远处水面上架着的吊脚楼群驶去,这儿就是海上吉普赛的群居地。这里的巴夭人不同于马布岛上的巴夭人,这里的海巴夭人一直生活在海上,是名符其实的大海之子。

当我们的船渐渐靠近,脸上涂着黄色粉末的海巴夭人不约而同地驾着船朝着我们划过来,把我们的快艇包围了。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几乎没有成年男子,他们高声叫喊着我们无法理解的语言,声音回荡在海面上空。那声音越来越响,有些凄凉有些无奈。

林老板拿出准备好的水果、衣物、食物分发给四周的海巴夭人。这些海巴夭人用很渴望的眼神注视着林老板和我们船上的人,却几乎没有由于争抢而发生的争执。

这些海巴夭人所形成的社区基本上是以家族为纽带所构成的,也许我站在船甲板的中央,望着四周那些几乎炙热的眼神和洪亮的叫喊,我有些动容,我莫名流起泪。这世界的其他角落,你无法想象会有什么人过着与你不一样的生活。这就像是一只进入另一个世界的猴子,四周发生的一切让你开始反思自己所生活的圈子。你会感动、动容、难过或是流泪。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像我们这样的外人终究是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他们接受了外人的资助,也从此开始变得不同。不得不承认,他们当中也有开始贪婪。好在这种贪婪并没有被吞噬,从他们的眼神中你依然可以看到他们的淳朴和乐观。他们还是那群海上吉普赛。

林老板分完了最后的一袋衣物,海巴夭人们微笑着驾着船渐渐远去,这儿暂时又回到了宁静。

登顶珍珠岛

们的快艇继续在海洋中乘风破浪,十五分钟后我们抵达了我们今天的那第二个岛屿——珍珠岛。珍珠岛是海洋公园唯一可以登山的岛屿,在珍珠岛登岛远眺可以看见广阔的视角。

珍珠岛并不算高,攀登难度也不大,但在炎热的天气中登上这样一座山丘其实也算是花了一番功夫。然而当你抵达岛屿的最高峰,望着远处海面上露出的点点岛屿,以及四周有着梦幻色彩和丰富层次的海水,你的辛苦是值得的。

我们下山后在山脚下用了林老板为我们准备的午餐,虽算不上丰盛,填饱肚子却也是绰绰有余。当然,站在山脚下看四周的海水的色彩与层次,也是梦幻迷人的。

曼达布湾岛小憩

午餐后我们的快艇继续在海洋中前行着,最后在一片碧绿色的海水前停下了。这儿是我们去的第三个岛屿——曼达布湾岛。然而这个岛屿是林老板为浮潜客准备的浮潜点,是不能够登岛的。我留在了船上,四周的海水是清透的碧绿,如夏日的薄荷清凉。

醉在军舰岛

我们在这个岛屿停留了45分钟后,我们的快艇继续出发,前往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岛屿,也是寄托了很大期望的一个岛屿——军舰岛。

快艇刚抵达军舰岛,四周就被清澈淡绿、波光粼粼的海水包围着。一样的色彩、一样的层次。又清澈淡绿波光粼粼的近海向着色彩更加梦幻的碧绿以及深邃的深蓝渐渐过度。

我从快艇上走下来,在规定的地方做好信息登记后,我打算一个人绕着这个很小的岛屿走上一圈。这个岛屿也是一个原生态的小岛,近海的色泽并不算很好,却仍然清澈、泛着淡绿色的光泽。远处的山丘在色彩梦幻、层次丰富的海面上显得更加的协调与迷人。

岛上也住着不少的原住民,看起来也像是陆巴夭人。他们的孩子也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在嬉笑打闹着,也会像你在其他岛屿看到的巴夭小孩一样缠着你要钱。但是,你依旧不会讨厌他们,他们眼中其实还是会泛着童真的无邪。

接着,你会经过他们的家——一些用简易木板木块搭建的低矮吊脚楼,大人们在一旁休息。

绕过岛屿的岬角,几个保卫这座岛屿的军人在一旁驻守,他们会朝着你微笑,会对你热情地说“Hello”。

绕过岬角,是如同岛屿另一侧一样的长长的、原生态的沙滩,水质也是一样的清澈、色彩也是一样的梦幻,造访这座岛屿的快艇们也都停在这一侧的一端,基本上也就是我们的快艇刚才停靠的地方。

舌尖上的仙本那

大概三点钟左右我们的快艇返航,穿越过茫茫的大海回到了仙本那镇上。湖南姐姐们在傍晚六点会离开仙本那,从斗湖机场飞往亚庇,在他们离开仙本那之前也想再来一顿海鲜大餐,在此之前我们穿越了镇上的市场、穿过大街小巷,找到邮局把明信片寄出了。

我们的晚餐来到了一位香港姑娘推荐的“渔港海鲜”。

这家海鲜店面朝海边,临近的几家店都是海鲜店。我们点了椒盐濑尿虾、蛋黄蟹、清蒸石斑、蒜蓉扇贝、香炸鱿鱼、招牌豆腐和沙巴菜。这里的海鲜很多都是以炸为主,但是菜肴每一样都很美味。

饭后湖南姐姐们就赶往机场了,而我决定在夜色中走走,看一看这座不大的海边渔港。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一个码头,抬头便可遥望到清真寺的塔尖。几艘木船漂在水上,船上坐着几位即将启程的本地人。在夜色中船夫们会向远处赶来的人们招呼,也会对你报以微笑。

饭后湖南姐姐们就赶往机场了,而我决定在夜色中走走,看一看这座不大的海边渔港。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一个码头,抬头便可遥望到清真寺的塔尖。几艘木船漂在水上,船上坐着几位即将启程的本地人。在夜色中船夫们会向远处赶来的人们招呼,也会对你报以微笑。

再见,马来西亚

当飞机离开仙本那起飞的瞬间,狭长的海岸线在小窗中慢慢延长。

再见这段旅程,感恩旅程中遇到的所有美好。

再见,马来西亚。

See ya,Malaysia!

目的地: 沙巴 马六甲 槟城州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5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