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普尔纳见闻1——向导Shiva和背夫

Vera_饽饽

当地玩乐

感谢旅行,感谢旅行中的朋友们

有些故事讲不完

有些回忆忘不掉

很庆幸这次行程,有个朋友和我一样愿意花很多时间去记录,刚好他可以弥补我不能走ABC的遗憾,给我细细的讲述ABC的特别之处和非凡感受!

这一篇就以他对ABC这条线路,对尼泊尔徒步方面的感悟,和对向导背夫的中肯评价作为开端。

关于ABC,回来之后有几个朋友问我,他们的体能是否可走完这些路线,我个人体会是这些路线走不走得下来主要取决于你的时间是否充裕。

他们把沿途的补给做得真是好,环布恩山(Poon Hill)的村舍间隔基本在20分钟,ABC则在1个半小时。

能把速度控制在每小时3公里的话,都可以在这些时间内走到下一个村庄。但是这些路线的海拔落差很大,一路上不停地上上下下,可以说就是没有平路,上下坡又以台阶居多。因此除了体能,腿部力量也是有一定要求的,是一条难度很低,强度却很高的路线。若是时间宽裕,完全可以9点出发,下午2、3点就结束。速度,用漫步也行。

正因如此这一路上才看到了很多白发苍苍和青涩少年。在Chomrong就遇见过3男7女的“幸”福队伍,还有满山的独行中国妹子,一人雇个背夫,走起。但若时间仓促想快速走完的话,就强度而言,可以比肩“鳌太”,甚至相望“狼塔”了。

说到村庄的补给,基本的需求都能满足。但别挑剔,毕竟是欠发达地区的贫瘠山村,温饱而已。洗澡都在3000米以下的村庄,150卢比(NPRs)。Wi-Fi可以死心,虽有提供,但形同毛线。事实上这个国家的Wi-Fi大都不强,一路所住的宾馆酒店都只有大堂的信号还像回事。

向导与背夫根据你的能力与要求,为你定制路线。他们的态度温和、负责,我不但自己相处下来很愉快,一路上也无耳闻过对他们的吐槽。

这里的山水有景致,更有雪山震憾,但同样的风景在中国却变成了让人望而却步的“作死”地,也把徒步这种户外运动变成了不被认同的“自讨苦吃”。究其原因,还是我们的服务没有跟上。

我们哪条路线能有分配如此合理的补给?只有在风景秀丽或是必经之道上的封路圈钱,可笑的一座山若是跨省竟然还要买2次“门票”。我们哪条路线敢全程禁卖瓶装饮料?我们急功近利的心态满足了到访者的一切要求,这种欲望促使对一处山水不断地压榨索取,那满眼的垃圾是铁证如山。

这就是我们中国徒步路线的大体现状,“短视”让我们把徒步这种低门槛的全民运动变成了可以标榜“野外生存能力”的极限运动,也让我们的大好河山,可以惊艳全国、全世界的遒媚山水,变成了只能让人“敬畏”的野岭荒山。

知道这一路最让我感动的是什么么?是那“下包台”-他们垒起的供卸包、上包与休息的石台。如果你是一个旅行者、一个热爱行走的背包客,我相信你一定能体会到不用旁人帮助,自己就可以站着把包卸下、站着把包背起是一种何等的幸福。这样的下包台,遍布一路。当我劳累的像只狗,往台上一靠,肩一松就把包卸下时。这里,不是“天堂”,还能是哪里?!那我们祖国的那些条路线呢?我实在无法回答,我实在分不清楚对它们究竟应该是“敬畏”?还是“惧怕”?

安娜普纳峰群

Shiva, 坐标尼泊尔

“Shiva”,就是我们这一次的向导,多帅的25岁正年华。温和,认真,负责!

2个背夫则彼此是同学,今年同为21岁。

高大的这个是Shiva的同乡,把头顶染成了黄毛,由于喜欢RAP的缘故,他能说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

他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喜欢,在第一个夜晚就向我们秀了一把。其后的一路上只要有长休的时间,常见他戴上耳机,撑开手指,然后摇出嘻哈的态势。

"There are fifteen-twenty minutes to Up Sinuwa".

这句话是在上Up Sinuwa村时他对我说的,印象是如此的深刻。简单的一句话,他会加上手,两边的手指交替绕着,如拨转着碟片,想在单词之间扯出空间,他的韵律,能开出一朵花的空间。

若非彼此陌生,我觉得他会这样说:"There...en...there...en...there are fifteen-twenty minutes minutes minutes minutes fif fif fif fif fifteen-twenty minutes. to. Up. S.i.n.u.wa. Sinuwa Sinuwa to. Up. Sinuwa"...

抱歉,哥扯远了。。。

他一路是如此的话痨,是最爱问候沿途路人的那一个。但在那晚的酒吧却缄口不言,也不喝酒。原因?我并无兴趣深究。只在金属的音符响起时,他晃起了脑袋,身边的“害羞哥”也晃了起来。。。

害羞哥,他是最瘦小的一个,确是最精壮的一个。同时也是最害羞、最沉默、眼睛最大、侧脸最为精致的一个。

他不秀肱二头肌,而是用夸张的肱三头肌来吓坏我们。后来才知是位健身教练,有好多好多女孩子暗恋。。。

用Shiva的话说他什么都会,会跳Popping、会空翻。而后者我们所有人都在ABC时又被他吓了一次。。。

话痨哥也在第6天把右膝盖走伤了,最后只能通过单腿跳跃的方式来下坡。我挺心疼,但无能为力。因为他身上那只包若加在我身,我怕自己的膝盖就交代在这条路上了。。。

背包上的腰护他们并不爱用,他们更信赖尼泊尔(Nepal)自己的背负方式。尼泊尔人爱在头顶前额处绑一根布绳,靠它吊挂住重物后再将其垫在后背。我们私下还分析过这种方式,对于传统的背阔肌负力而言,它还借助了斜方肌的力量。。。事实上所有的尼泊尔人都爱使用这种背负方式,小贩这样背着一箩筐香蕉沿街叫卖,甚至女子的小挎包她们也会这样往额头上一挂。比起肩膀,他们更信赖颈脖。。。

我好像把Shiva给冷落了,这位通晓这片山区林野一切的向导,1个半小时能跑完海拔4000米上的半马、曾身背38公斤在ATC走12天、名字与印度教(Hinduism)主神“湿婆”同名的尼泊尔人。。。

他的中文是自学的,不涉及思想意识上的基本生活交流完全没有问题。一个没去过中国的人可以在旅行服务中自学到这种程度,显然拥有出众的语言天赋。。。

每天早晚开始与结束徒步时,他以瑜伽来调整状态。

当我们要给他们照相时,他是最大方也是最自然的一个,本就帅气的外貌能在镜头前再靓三分。习惯性的捋一捋头发先,然后对着你的镜头,微笑。

这是高颜值年轻人的权利,过期浪费。我从来羡慕,也只能羡慕。。。

他夸了我好几次胡子,是第2个因为胡子问我是不是穆斯林(Musilim)的尼泊尔人。

也赞过我的胸肌,当我在旅行小本本上奋笔疾书时,也爱凑过脑袋来看我们的汉字。

“你喜欢写”!“是的”。“这个是'下'”。“对,这个是'雨','下雨','rain'”。。。

可惜他的汉语,我的英语,也只能让我们交流到这种程度了。。。

他们3个是我接触最深的尼泊尔人,尼泊尔的年轻人。他们自己搞了一支乐队,我猜想演出的曲目多为美国(America)的流行音乐。因为除却传统之外,他们还在印度(India)与美国文化之间摇摆,且明显倾向后者。

他们都是印度教徒,却并不因教规戒律而束缚住自己的心。但也懂得坚守住最根本的虔诚,不欢迎“异教徒”过浓的好奇。

他们都没去过中国,但也同我们的年轻人一样爱玩、爱现,对网购、对“充电宝”表现出兴趣与好感。可惜因为经济的差异,我们销往尼泊尔的产品大都是低劣的次品。他们对中国货,至少是在尼泊尔买的中国货,并不太愿意在我们面前“展开”。。。

而他们最讨我喜欢的,是“温柔”与“负责”。而这又是沿途绝大多数尼泊尔人给我最大的印象。这片举世闻名的徒步路线之所以能举世闻名,我认为这2点居功至伟!

这次旅行也有遗憾,有一点就是我想不通为什么直至最后我都没有去主动询问这2个背夫的名字。是什么让我这么盛气凌人的?!

目的地: 尼泊尔 博卡拉
标签: 九月 1日 和朋友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赞6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