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镜先生游记[第079集08部]日月山:回望长安

2018-09-29
正宗水镜先生
阅读 4.0千

  火车停靠在那曲车站时,照例需要下到站台上面活动身体,荒凉高原上的风比来时刮得更加猛烈。

  中途上车的人寥寥无几,更多的是下车散步的乘客。从温暖如春的车厢中走出来,大家都缩着脖子;乘务员却披着厚实的大衣在风中挺立,显然是有备而来。

  阮站在那曲的站台上,眺望着远方山雨欲来的乌云。下一次再踏上西藏的土地,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离开时的天气不好,今天夜里——大概是看不到满天的繁星了。

  离开那曲站向北,铁路的正线蜿蜒上升,从车站引出的一条专用线穿过涵洞通向路基的另一侧。那曲站是青藏铁路格拉段少见的有人值守车站之一,同时经营货运业务。在铁路东侧的空地上,是青藏铁路那曲物流中心。

  那曲物流中心是西藏面积最大、功能最齐全的物流园区,对藏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作用巨大。

  物流中心也是铁路跨越式发展的产物。按照刘部长“适度超前、功能齐全、能力强大、装备先进、辐射广泛”的指导思想,这座现代化的物流中心号称站在中国前列。可是在连一棵树都长不出来的地方搞这样大的项目,恐怕还真不是“适度超前”那么简单。

  时隔四天以后,措那湖冰封的湖面再次进入视野。措那湖站的观景台已经成为历史,乌云笼罩的昏暗天空让这颗青藏铁路最亮丽的明珠顿失神采。

  “措那”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黑色的湖”;按照藏语的语法规则,它似乎应该被叫做“那错”才更加准确。只是尽管被称为黑湖,这里的水却往往是碧绿的颜色。

  青藏铁路格拉段大部分区间与青藏公路并行,翻越唐古拉山和途经措那湖的两段是例外。铁路毕竟不像公路,必须要尽可能多地走村过寨才行。铁路选线的时候,大概还是真的考虑过乘客对于观光的需求呢。

  列车通过安多车站,继续向着唐古拉山挺进。3,300多米长的头二九特大桥,像彩虹一样漂浮在荒凉的藏北高原上。

  以桥代路是青藏铁路最显著的特色之一,其目的却与内地高铁的长桥截然不同。唐古拉山两侧的高海拔地区是“冰融交替、暗伏危机”的多年冻土带,以桥墩深入冻土层可以很好地解决路基稳定性的问题,是青藏铁路的一项重要创举。

  桥梁同时可以减轻对于生态环境的影响,保证了野生动物的迁徙通道,真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

  那曲地区安多县的面积包括唐古拉山北侧实际管辖的无人区,略小于10万平方千米。连要饭的都算上,安多县的人口也不过3万,可是地盘却几乎和韩国一样大。

  安多县是中国人口密度最小的县之一,比创造纪录的阿里地区日土县高不了多少。少量的人口集中分布在青藏公路沿线,铁路附近也零星地散布着一些村庄。

  正在山坡上努力啃着泥土的牦牛表明,山的那边——或许有藏族牧民插着五星红旗的定居点。

  路基旁边有成堆的石块排列成方格的形状,它的功能类似包兰铁路上著名的草方格,可以阻挡吹上路基的风沙。铁路沿线部分路段沙化严重,防沙的措施也是层出不穷。除了这样的石方格之外,还有像迷宫一样竖着的混凝土预制板。

  比石方格和防沙墙更加神奇的,是插满路基两侧的热棒。

  热棒以无缝钢管制成,大部分埋进路基,大约有两米的长度露出地面。热棒内装有液态的氨,液氨蒸发气化后向上流动,排出热量又液化并流回到地下。它的妙处就在于能够源源不断地将冻土层中的热量传导出来,像冰箱一样保持冻土的冷冻状态;冬季在冻土层中储存的冷量,到了夏季就可以保证冻土不致融化。

  青藏铁路的技术含量,还真的是不低呢。

  傍晚六点,列车通过海拔5,068米无人值守的唐古拉站。

  唐古拉站是世界海拔最高的火车站,距离世界铁路的海拔最高点大约有1千米远。两侧的唐古拉北和唐古拉南站海拔略低,但依然跻身世界前列;随着青藏铁路格拉段建成通车,玻利维亚曾经创造世界海拔纪录的秃鹰站(Estación Cóndor)被挤出前五名。

  这座青藏铁路上最重要的观光车站经过铁道部特别的甄选,是眺望唐古拉山最高的各拉丹冬峰的最佳位置。

  观光停车取消之后,唐古拉站像皇冠一样造型独特的美丽站房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传说。几年时间匆匆过去,失落的车站门廊上斑驳的红漆已然褪色,外墙瓷砖大片剥落,或许真的要荒废了。

  由于已经习惯了拉萨的低气压,回程经过唐古拉山口时,高原反应的症状减轻了许多。趁着天还没有黑,阮站到走廊上看看高原草甸的风景。

  进入青海,铁路旁边的山坡上不时现出藏羚羊的踪迹,白色的臀部特别显眼。有一只藏羚羊回头警惕地看着火车驶过,另一只则还在悠闲地吃草。大概是火车见得多了,早就已经不足为奇。

  近年来藏区的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发展势头迅猛,摆在厨具商店门前突出地位的太阳灶功不可没。可持续清洁能源的应用保护了植被,人类的退让给野生动物以更多的栖息之地。

  今天藏羚羊生存的环境,得益于一位勇敢的环保卫士。青海玉树州治多县委副书记、西部工委书记杰桑·索南达杰曾经多次抓获盗猎团伙,在最后一次押解歹徒的途中英勇牺牲。

  他的死震惊了各界,中国政府随即成立省级保护区,后又升格为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最早建立的保护站,以索南达杰的名字命名。

  翻过唐古拉山之后铁路缓慢下行,刚刚经过的布强格车站海拔4,823米,排名世界第七位。

  从布强格站通过后不久,居然被阮看到有三个人分乘两辆摩托车在路基旁边砂砾满地的便道上狂奔。在这传说中的可可西里无人区,难道又有盗猎分子活动了?

  返回西宁的路上难得奢侈一把,到餐车去整点硬货吃吃。中午到餐车考察时却只有盒饭,单点的菜单尚未准备好;换句话说,大师傅还没弄明白在拉萨究竟上了些什么材料。

  于是只好等到晚上,再次穿过臭气袭人的硬座车厢走来。刚刚打印出来的菜单上大概只有这四五样菜,阮头回体验了按着菜单往下点、一个也不落的爽快。

  到餐车来单点的菜也是大锅里炒出来,又放凉了的;惟独78块钱一盘的水晶虾仁是个例外,这大概和行情不好有关。四菜一汤刚够我们四女一男填饱肚子,而且还有两个小孩!

  上菜之前需要先算账,总共消费两百十八。女儿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说二百一十八?

  好吧,谁让阿拉是上海人呢?

  在可可西里无人区一带,路基旁边有为野生动物搭建的通道;藏野驴在荒野上悠闲地散步,寂寞的苍鹰在低空中盘旋。

  可可西里位于昆仑山和唐古拉山之间,是一望无际地势低平的草原。由于这里严重不适合人类生存,因此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近年来对自然生态的保护深入人心,藏羚羊的数量呈现出恢复性的增长。

  可可西里数量最为庞大的动物种群,是高原田鼠。老鼠成灾抢占了羚羊的食物,鼠害又使得狼的数量增加,从而又威胁到藏羚羊的种群。几乎处在食物链底端的田鼠,翻起的风浪却着实不小。

  对付这些讨厌的小东西,最好的办法是利用它的天敌捕杀。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采用招鹰灭鼠的方法,并专门为此而树立起招鹰架。鹰的天性喜欢栖身于高处俯视寻找猎物,没有歇脚的地方,大概是不行的。

  这两只鹰大概正在寻找传说中的招鹰架,就算有老鼠露头——恐怕眼下也顾不上搭理它。

  列车在苍茫的暮色中通过三江源、风火山和昆仑山,外面一团混沌的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次日凌晨一点从格尔木站开出,阮才在这所幸没有被成功发售的下铺上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是上午九点,再过半个小时就将到达西宁。天色阴沉昏暗,窗外的一切似乎都笼罩在冥冥的薄雾当中;到了这里,呼吸倒是变得很顺畅了。

  湟源县位于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结合部,铁路边的地势和农民生产生活的方式,已经明显地呈现出黄土高原的特征。

  在青藏铁路与国道G109线之间,是正在施工的西宁南绕城高速公路。由于工人放假回家过年,工地上冷冷清清。

  南绕城高速属于G6京藏高速,是西宁市绕城高速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西宁位于东西向狭长的山谷中,城区南北两侧的高速公路比肩而行,距离最远的区段也不过相隔5千米。

  绕城高速如今已经成了大中城市的标准配置,假如少了这个硬指标,西宁的经济社会发展——大概是无从谈起的。

  2月6日上午09h40,T166次正点到达西宁西站。2站台的另一侧,由成局成段担当的T24次拉萨成都特快正缓缓驶离。

  这辆车昨天上午比我们早一个半小时从拉萨出发,现在总算被赶上;在兰州到宝鸡的区间,它还要停下来避让T166次特快。铁道部制定的客车避让规则,可是真心让人搞不懂。

  走出西宁西站时,阴暗的天空中终于开始飘下细碎的雪花。和阳光明媚的拉萨相比,这里的气温降低了几乎十度。

  西宁西是青藏铁路公司下属的三等站,有3座站台和5股道,每股道都靠站台。西宁站因为改建施工而关闭,所有的客运业务由西宁西站临时接管。从前的站房显然无法应付汹涌的客流,西宁西站为西宁站改建工程专门搭建了临时的过渡站房。

  过渡期间,紧邻西宁西站的海湖新区俨然成了西宁的市中心,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让西宁的品位瞬间提升。既然有向西开发的意向,倒不如直接将这里建成西宁站更加便利嘛。

  给神州的服务人员打电话,被告知阮预订的车还在上一位缺乏公德心的租户手里,一时半刻还不回来。于是只好勉强挤进一辆出租车,先进城去再说。

  到了大十字下车,沿着若隐若现的路标找到藏在商场背后小院落当中的汉庭酒店,又得到通知说暂时无法供应热水。前台小伙说顺着东大街往下走,大约一千米开外另有一家汉庭,他可以帮忙联系订房。正在擦地的阿姨却说,马路对面就有一家锦江之星。

  于是顶风冒雪地拖着行李,来到勤学巷尽头的这间锦江之星;斜对着文庙的牌坊上写着“好乐无荒”四个大字,显露出浓重的文化气息。在附近聚集的酒吧当中,晚间往往有醉鬼出没。

  在汉庭擦地的阿姨,此刻不会已经在写检讨了罢?

  放下行李后接到电话,有人将要带阮到花园北街的租车点去取车;由于预订的起亚K2一时还不回来,于是给免费升级到别克英朗。办完租车手续,再比照着从酒店前台刚买的地图一路开回来,已经到了中午。

  马路对面就是莫家街,还是先吃了午饭再出去好了。

  莫家街是条古老的街道,关于它的来历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但都指向一个姓莫的明朝官员。比较扯淡的说法是在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距今已超过600年。

  如今的莫家街以青海地方特色小吃而闻名,让市民和游客垂涎三尺的酿皮、凉粉、羊杂和羊肠面等货色应有尽有。

  莫家街的招牌虽然不小,真正值得尝试的餐馆却又不多,马忠食府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间。餐馆一半的区域是在时下的大型商业设施里颇为流行的美食城或小吃街,正午时分人满为患;另一半则像是平常的餐馆,价格并不算便宜。

  马忠的味道没有网络上风传的那样好,所谓的地方特色却也不甚鲜明,只不过与惯常的味道——略有不同而已。

  饱餐之后驱车上路,沿着西湟高速公路一路往西,目的地是湟源县的丹噶尔古城。途中经过协商,又临时决定改变计划,先到日月山去看看。

  日月山的名字往往与青海湖一起出现,实际距离湖边还有好几十里的路程。沿着布满超速陷阱的湟倒一级公路向西南方向走了许久,又从另一条人迹罕至的景区道路上山,总算找到了日月山景区紧紧锁着的大门。

  空旷的停车场边上有间门房,两三个男女坐在里面向火。阮将车停下来拍两张风景,有人探出头来大声地喊——在这里买票!

  亏他喊了一声,否则阮打算拍下这匹画在山坡上的马之后,就要走了!

  买了门票,将车开到日月山高处的平台。路边这块还没有被风吹得飘零的广告牌显示,此处距离青海湖已然不远。

  有着“高原蓝宝石”之称的青海湖,是青海省首家5A级旅游景区。在各种中国最美湖泊的排行榜中,青海湖的位次通常比较靠前,权威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还为它颁发过“中国最美的五大湖”的证书。

  青海省,就是以青海湖而得名。

  日月山的名字,起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

  这座祁连山的余脉,古时由于远看“土石皆赤、赤地无毛”而称为赤岭,是汉区与藏区的边界。因为赤岭上有隘口,便成为中原与藏区之间的交通要道,在两国之间往来的使者需要从此换乘对方的马才能前行。

  文成公主前往吐蕃的路途中行经隘口,将唐太宗御赐的可以看到长安繁华景象的日月宝镜抛下赤岭,以显示斩断眷恋情丝而毅然前行的决心。摔碎的镜片,化为两侧的日月山。

  隘口两侧有后人修建的日月二亭遥相呼应,当中的碑文和壁画记录了文成公主入藏的历史。藏人用经幡将亭子团团围住,竟然很难接近那一扇半开着的门。

  日月山不光是古往今来沟通内地与边疆的交通要道,也是将西藏的电网连接到内地的通道。途经这里的除了自西宁经乌兰到格尔木的输变电工程之外,还有将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光伏与风电连通至主电网的分支线路。

  从斜刺里杀出来一辆皮卡昂首冲上山坡,在野外搞工程的朋友们还真的是不走寻常路。这辆四轮驱动的皮卡马力强劲,油门也被踩得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倘若阮租的别克英朗也能有这样优秀的爬坡能力,大概就能把门票钱省下来了!

  在青海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赤岭遗址的石碑后面,有一块刻着“日月山”字样的石头,正是讲解汉语象形文字起源的好教材。山字右边的一条曲线,大概可以用来讲解画蛇添足的含义。

  景区完全见不到其他游客,冻结在雪水中的满地纸灰却在讲述着附近藏民前来祭拜的盛况。被风吹散的纸片和垃圾,大概很快就会和这高山草甸融为一体了。

  从海拔3,520米的日月山口朝东北方走下数十级平缓的台阶,半山腰的平台上摆着一块大石头。

  遥想当年,站在赤岭山口,西域皑皑雪山、茫茫草原、离离衰草使文成公主的思乡念亲之情油然而生,伊禁不住扶石东眺、回望长安,“回望石”因此而得名。

  文成公主为了大唐和西域的和平安宁,以柔弱的双肩挑起民族团结和亲的重担,远嫁到苍凉的青藏高原,从此再也没有踏上故土一步。

  两座城池的名称,显示出汉族政权对于西域稳定的期盼。站在回望石旁,虽然既看不到西宁,更加看不到长安,却依稀可以想象文成公主站在凛冽寒风中流泪回望故乡的模样。

  文成公主的雕像后边有一排青铜材质的浮雕,记载了伊身负唐王重托远嫁吐蕃的全过程。故事分为古都送别、赤岭摔镜和藏王迎亲等三个部分。

  松赞干布率领众臣、僧侣和头人,在日月山西南千里之外黄河源头附近的扎陵湖举行迎亲仪式,向护送公主进藏的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执子婿之礼,而后和公主一同返回拉萨。

  历史上对于文成公主的身世没有明确记载,有一种说法怀疑是唐太宗的堂弟李道宗。倘若果真如此的话,这样的骨肉分离也太让人断魂了!

  回望长安的方向被无边的雾气笼罩,通往景区的道路上不见一个人影。

  沿着青石铺成的道路上山,首先经过一座写着“日月山”的牌坊;道路两边的建筑,分别是文成公主庙和文成公主纪念馆。

  文成公主进藏时,曾在玉树县结古镇东南方向的贝纳沟停留,那里有唐时就已建成的文成公主庙。由于伊的确曾经从这里走过,虚妄一座庙宇出来倒也没有什么要紧;弄个老和尚坐在四处漏风的纪念馆里骗游客的钱财,大概就是你的不对了。

  建这座纪念馆骗钱的家伙,你可知道文成公主的名字?

  沿着台阶走下去,来到写着“唐蕃古道”的石碑旁回头张望。日亭和月亭分列在山口两边,两座亭的体制大抵相同,只是顶端分别装饰有日月的形状。

  半山腰的缓台上是文成公主的雕像,高近十米。公主身穿贵族的披风,左手将宝镜捧在胸前,显出与年龄不符的庄重。

  文成公主嫁到吐蕃时,松赞干布已经有了来自泥婆罗的赤尊公主和三个藏族老婆,他们的感情或许没有传说中那样的美好。由于担心这桩异族通婚对血统的影响,藏人甚至没有给伊生下一男半女的机会。

  公主进藏6年后,年轻的松赞干布辞世,孤苦伶仃的文成公主寡居西藏30年。唐高宗曾经提出让文成公主回长安安度晚年,但伊为了维护唐朝与吐蕃之间的和睦,拒绝了皇帝的好意。

  文成公主端庄优雅的身影,再也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山坡上的荒草几乎难以遮住地面,草地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坑洞。草原上的常住居民,是五短身材、胖乎乎活泼可爱的兔鼠。

  兔鼠比普通的田鼠略大,头部长得就像是只兔子,尾巴更是短得出奇。除去这些之外,它的其它特征与习性更加接近老鼠。也有人将兔鼠称为鼠兔,但从汉语词汇惯常的结构来看,似乎还是兔鼠更为贴切。

  草原上遍布兔鼠的洞,不时有小脑袋从洞中探出来,机警地向四周张望。它们也会离开洞穴奔跑,一旦察觉到危险会就近找个洞钻进去,据说这些洞口——大抵是相通的。

  兔鼠虽然模样可爱,但它极强的生存和繁殖能力给草原造成了极大的损害。牛羊吃草还说得过去,像兔鼠咬草根这样断子绝孙的吃法,可就太不像话了!

  在日月山逛了个把钟头,高原反应虽然不是大问题,吹遍旷野的寒风却着实让人受不了。于是驾车回湟源,想必已是千里冰封的青海湖,只有等到下次再去了。

  阮原本还筹划了丹噶尔古城赞普林卡等景点,顺着路标的指引开回来,却并没有看到去湟源县城的出口。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开上了西湟高速。

  那就把丹噶尔古城,也留给下次罢。

  路边的山势险峻,断层构造在光秃秃的崖壁上十分显眼。说这样的山里蕴藏着丰富的可燃冰和页岩气,大概不过是谣传而已。

  下午四点,天色已经是这样昏暗,还是抓紧时间赶回西宁去。毕业19年未曾见过面的老同学,已经摆开阵势要跟阮喝酒了!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0
评论
作者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