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南德意志的初夏 - 风雨兼程之阿尔卑斯惊魂一刻

2019-08-19
Fisher_SHA
阅读 5.6千
出发时间5月
行程天数10天
和谁出行一个人

上一篇

冰雪奇缘 – 走过挪威北极夏日之世界尽头神秘北角篇

引子

冬日午后,眼前又浮现出那幅长久憧憬的画面 - 一望无垠的广袤大地上列车风驰电掣,隆隆的汽笛声中自己正前行在迢迢旅途。凝视窗外,绵绵的美景让人沉醉:前行的汽车在公路上渐渐远去,烂漫的孩童在路口挥手致意,金黄的麦穗在风中波浪起伏,广袤的平原和深邃的山谷在身边飞驰掠过,袅袅的炊烟在空中缓缓散去,还有那高低起舞的城市天际和挺拔耸立的小镇教堂。一直以为旅行最美好的记忆就是路途上的那些擦肩而过或惊鸿一瞥 - 所以,停下只为丈量旅途里程而穿梭的脚步,任由放飞走过更多的名山大川,品尝更多的舌尖美味,挥洒更多的徒步汗水,沐浴更多壮美的落霞,享受更多爽朗的笑声。旅行没有终点,所谓终点总是在你不远的前方,可以远远相望却无法企及…… 所以,让自己忘却旅行的终点而只管迈开脚步,前行路上一定能欣赏到你的风景、感悟到你的感悟……

春夏之交的欧洲是一个写满绿意、阳光灿烂的大美之地,一直遗憾没有走过南德的初夏,终于决定在2019年的初夏和欧洲再续五月之约。

01一、行程概要篇

02二、交通攻略篇

此次出行南北纵向跨越德国丹麦瑞典,涉足14个地区、城市,综合考虑出行成本和便利程度,最终选择相对最为高效的欧铁8天通票 (Selected 3 Countries EURAIL Flexible Pass valid within 2 months – 1st Class,自开通日起2月内有效)作为此次欧洲之行的主要出行方式。下图非此次出行使用的通票,是之前去瑞士、法国、意大利和德国使用的欧铁四国通票供参考。

03三、酒店攻略篇

此行住宿全部携程预定,对比酒店官网和Booking,携程价格最优。预订完成后携程提供的英文版住宿预定确认函,是可以作为申请签证时领馆所要求的住宿证明文件使用的。

九晚住宿总价:RMB8,679

04四、旅行日志篇

DAY1 2019.05.02:上海浦东-> 斯德哥尔摩-> 慕尼黑

上海的五月,初夏的气息,抵达浦东机场T1航站楼已是晚上十一点。小长假五一的午夜,浦东机场出境的旅客竟然不太多,十来分钟就过了边检和安检。除了登机口搭乘同一航班赴欧旅游的一群长者,航站楼内冷冷清清的。5月2号凌晨01:45,MU289 航班准点离港,目的地 – 斯德哥尔摩,上海再见...... 

飞过长江口,夜色下的上海一片璀璨。

六个小时的时差让这个夜晚特别漫长,清晨06:15航班抵达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机场,雨幕下的北欧森林让人感受到一丝重回冬日的清冷。

果不其然,机场入境柜台的移民官员又一次抛出了诱导性问题(呵呵,这样的坑之前已碰到了多次),明确给出否定答案后顺利入关。取完行李折回阿兰达T5二楼出发层自助办理托运手续,转机前往慕尼黑

有点被惊到 – 面前的航班信息屏一片红色,北欧航空停摆,航班全线取消。

阿兰达机场的商业设施非常一般,除了规模也不算太大的免税店,其他似乎实在没啥可以逛的。

挪威航空DY4501航班准点离港,阿兰达机场包围在北欧大地的丛林之中。

航班飞过湛蓝的波罗的海,眼前的景色饱满起来,晚春的德意志色彩斑斓,大片的金黄镶嵌在在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分外妖娆。

之前每次经过慕尼黑,都是凌晨航班抵达,这回总算看清慕尼黑机场的真面目了。  

等了差不多贰拾几分钟,托运行李才姗姗露面。心里有点发毛 - 如果丢了可就尴尬了。

印象中慕尼黑机场不大,但这次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从行李提取大厅竟走了八、九分钟才到达Airport Center的德铁柜台。

机场德铁柜台的小姐姐非常细心,发觉通票有效期被我少填了一个月(也就是自通票开通日起该通票在一月内有效,而按照原来的票面约定是两月内有效)。原本以为告诉了小姐姐我并不介意通票有效期少一个月,她就会帮我开通通票,结果小姐姐还是说这样是不可以的,必须把通票有效期更正回两个月才能开通。

小姐姐告诉我机场德铁柜台无权处理此种情形,只能到慕尼黑中央车站进行更正。没办法,只能再跑一趟慕尼黑中央车站了。 

在机场乘坐郊铁S8线,大约半小时就到了罗森海姆广场站。

从地铁站步行五六分钟便是宾馆,预定的是高区房,诧异地发现竟能看到远方阿尔卑斯山脉若隐若现的身影。

行程紧凑,放下行李、稍事整理后便踏上街头开始第一天的慕尼黑之旅。

罗森海姆广场搭乘郊铁 S1 经 LAIM 转乘公交前往慕尼黑第一站 – 宁芬堡宫

公交上萌萌的小朋友。

公交车站离宁芬堡还有段距离,感觉已来到了慕尼黑的城郊。路两边尽是一栋栋别致的独墅,红瓦绿墙在大树蔽日的绿荫下忽隐忽现,一路满是鸟儿欢快的啼声。步行十余分钟,面前忽然开阔起来,竟是满园的春色:流水潺潺、绿草茵茵,天鹅娴静地栖在水边,广袤草坪的另一端正是宏伟的宁芬堡宫殿。

宁芬堡宫是一座巴洛克式宫殿,于1675年落成,是巴伐利亚统治者的夏宫。它是选帝侯斐迪南·玛里亚(Ferdinand Maria)在1664年邀请了一批意大利建筑师和艺术家建造,以庆祝王室继承人——儿子选帝侯、子爵马克西米里安二世(Maximilian II Emanuel)的出生。同时建造的还有同为巴洛克式的铁阿提纳教堂。从1701年开始,巴伐利亚公国的继承人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对宫殿进行了有系统的扩建。

宁芬堡绝对是一个休闲放松、清净心灵的好去处,园内绿树成荫、小径幽幽、空气清新,林间长凳上坐着三三俩俩的游人,还有不时掠过快跑的运动爱好者。  

作别宁芬堡返回市区,市政厅前的玛利亚广场依旧是记忆中的熙熙攘攘,这里是慕尼黑初次到访者的必到打卡点。

从玛丽亚广场北行十余分钟,一座外表斑驳的平顶凉亭映入眼帘,颇有历史沧桑感 - 这就是慕尼黑统帅堂(Feldherrnhalle)。该建筑兴建于1841年到1844年间,位于路德维希大街南端的音乐厅广场。统帅堂正中是1870至1871年普法战争巴伐利亚军队纪念雕像;门前台阶两侧的狮子雕像是狮王亨利的象征,他于1158年下令建造慕尼黑城;堂内左侧的是巴伐利亚统帅约翰.蒂利将军的铜像;堂内右侧的是卡尔.菲利普.冯.莱德的铜像,他以参加了对法战争而闻名。

1923年11月9日上午,在统帅堂发生了巴伐利亚警察与希特勒的追随者之间的对抗。警察责令停止非法组织的游行,但是游行者继续向前,警察感到威胁后开火。四名警察和十六名游行者死亡,多人受伤,其中包括赫尔曼·戈林。结果,希特勒被逮捕并判处徒刑。这是纳粹试图接管巴伐利亚的努力的一部分,通常称为啤酒馆暴动。

统帅堂东侧便是与其一街之隔的慕尼黑王宫花园,它历来是慕尼黑城市中心的绿洲。于17世纪初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风格下,由公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创建的。在庭院两侧的拱廊中,不同的壁画显示了维特尔斯巴赫故居的历史时刻。花园的焦点是Hofgartentemple,也被称为戴安娜神庙,亭子上有八个拱门,每个拱门辐射出一条人行道,花园也因此被分成八个独立的部分。

花园里或是闲庭信步的市民,或是兴致勃勃的游人。晚春初夏,明媚的夕阳将眼前的景象映衬得分外美好。虽然只是独自一人游走在异国城市,却没有孤单的感觉。

沿着王宫花园的围墙漫漫南行,老城街头无不让人感受着巴伐利亚浓厚的文化底蕴,国家剧场门口有很多等待入场的观众。

走过老城中心的慕尼黑老法院,静静的庭院突然似乎让自己穿越回到了年少时校园生活的画面,心头涌起一丝感慨:光阴似箭、白驹过隙,儿时飘扬着红领巾的身影已然远去;如今,人到中年,放下浮躁,可远游。 

穿过狭长的门洞,丈量街头,思绪却依然停留在被回忆勾起的校园青春画面,由远及近、漫漫清晰的人声蓦的让自己从飘忽中回到了前行的步伐,大名鼎鼎的皇家宫廷啤酒屋(Hofbr?uhaus am Platzl)已然就在眼前。啤酒屋建于1589年,历史上它曾长期作为皇家宫廷酿酒厂的一部分,直到1828年才由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下令向公众开放。二战期间啤酒馆几乎全部被炸毁,1958年完成重建。酒馆营业时会演奏巴伐利亚的传统音乐。许多当地居民也爱光顾这里,酒馆还有专门存放这些常客啤酒杯的柜子。

网上充斥着对这里烤猪肘的各式好评,但坚决没有凑这个热闹:在欧洲已尝过太多类似的猪肘,每次都只是失望。

从小巷踱回玛丽亚广场,恰逢正在举行庄重的教会仪式。布道者的唱诗非常赞,可惜听不懂德语。                        

伊萨尔门是慕尼黑老城的东大门,因靠近伊萨尔河而得名。伊萨尔门建于1337年,中世纪的塔楼城门在1833年至1835年左右修复。 

东出伊萨尔门来到伊萨尔河畔,远远地就见到英武的守护神驻守两侧,百年来守卫着连接慕尼黑内、外城的内路德维希桥。

漫步桥头,北岸树林郁郁葱葱的身影映满了河面。潺潺的水声划过河中央的沙洲,仿佛就是清新的小夜曲。南岸情侣的身影依偎在堤坝之上,还有不时飞奔而过的夜跑人。甘冽的微风迎面轻拂,落霞在河面上泛起了片片摇红。眼前着实是一幅沁人心扉的慕尼黑夕阳落霞图! 

DAY2 2019.05.03:慕尼黑-> 贝希特斯加登国家公园(国王湖)-> 慕尼黑

清晨慕尼黑出发,赶早班车前往德国奥地利边境小镇贝希特斯加登,中途需在Freilassing转车。当日来回行程距离约290KM,计划游览鹰巢(希特勒夏日别墅)、贝希特斯加登国家公园和国王湖

之前的印象中慕尼黑中央火车站就这么点大,这次可颠覆三观了。从中央车站地铁站出来,绕过停靠ICE城际快车的中央站台区域,沿着车站外围往东北方向竟走了十来分钟才抵达前往Salzburg方向的Meridian列车停靠的GL5 – 10 站台。

感觉德铁一等座的空间大小和舒适度比国内略好。

之于德国北部的广袤平原,南德的自然风光更胜一筹。特别是位于德奥边境的阿尔卑斯山区,众多的奇峰峻岭、湖泊镶嵌,让人犹如游走在一幅山水长卷之中。

生活在这般优美的环境之中,这里的民众真惬意啊。

不远处的村庄似乎正在进行紧急医疗救援服务,除了路上停着的救护车,田间竟还停着一架救援直升机,看来德国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

进入阿尔卑斯山区,天色逐渐黯淡下来。乌泱泱的云团涌过远处的山岚,似乎要把整个乡野都吞没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把窗外洗刷得分外清新,隔着车窗仿佛都闻到那沁人心脾的乡野气息。

感觉今夏德国的雨水特别多,眼前的贝希特斯加登被云雾笼罩着,空气湿漉漉的,能见度不佳。果断决定取消原定登顶鹰巢俯瞰阿尔卑斯山区的计划而直接前往当日行程第二站 – 国王湖。 

前往国王湖的842路公交车站就在贝希特斯加登火车站广场,发车间隔为一小时,候车的游客还真不少。

公车在曲折蜿蜒的乡村道路上前行,阿尔卑斯山区的风景果然赞。别致的民居错落在山坡河岸,若隐若现的红顶掩映在绿树之间,潺潺的溪流在林间流淌,这里仿佛真的就是一个童话世界。车行二十分钟,抵达国王湖入口处公交车站。 

通往游船码头的街边有众多当地特色的小店,以售卖纪念品为主,有些小东西还颇具匠心。

国王湖是德国最深的湖泊,位于德国和奥地利边境的小城贝希特斯加登南方五公里。这个狭长的优美湖泊被阿尔卑斯山脉环绕,神似北欧的峡湾。国王湖因其碧绿且清澈见底的湖水而闻名,它被认为是德国最干净和最美丽的湖泊。乘船游览国王湖是最好的出行方式,由于对水质的保护十分严格,这里运营的船只都是电动或手划的。

名不虚传,国王湖的水果然清澈。船行湖上,两岸青山险峻、云雾缭绕,山间的泉水汇成瀑布洒落湖面,荡起阵阵涟漪,好一幅世外桃源般的风景。

船行过半,游船泊在湖面中央,水手吹响了小号,清脆的号声在山谷中回转缭绕、余音久久。继续上行,远远得就看到了前方湖岸边圣巴尔多禄茂教堂那白墙红顶的曼妙身影,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中分外养眼。

圣巴尔多禄茂教堂是国王湖游船第一站,这里绿草茵茵、森林茂密,有很多小径通往山中。假如时间,绝对是一个徒步探险的好去处。

倘佯在湖光山色之中,绝对有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告别圣巴尔多禄茂教堂,继续搭船上行前往下一景点 - 上湖

一上岸,立马感觉这里真得非常原生态,有点像我们的九寨沟。

打卡贝希特斯加登国家公园LOGO。 

走过山谷进入林区,树木茂密起来,小溪在路边流淌汇入河中,草甸把地面铺成了绿色,满满的仙气。

林中有很多倒伏的树木,裸露的石头上爬满了绿色的苔藓,突然间有穿越在原始森林的感觉。

步行一刻钟光景,来到上湖北岸,整个湖区尽收眼底:湖面如镜,三面高山环抱,气势磅礴的瀑布在南岸的高峰上倾泻而下。

天下起了小雨、空气湿漉漉的,还好有大树遮雨。森林里安静极了,只有三三两两穿行在前往南岸小道上的游人。

前面突然变成了一段紧挨着山崖的石阶上坡路,被山上的泉水打得非常湿滑。没有穿防滑鞋,安全第一,前往南岸的徒步只能就此为止。透过树丛,远远地再欣赏下南岸的风韵。

回到国王湖北岸的公交车站,恰巧错过返回贝希特斯加登的公车。如果等一个小时后的班次,就要坐晚班火车回慕尼黑了。GOOGLE给出返回贝希特斯加登的最近步行线路距离约4.6公里,时间大约1小时。如果这个推荐路线准确的话,那步行回到贝希特斯加登后还有可能赶到原定的火车班次。踌躇了一下,为了可以尽早赶回慕尼黑,最终决定步行返回贝希特斯加登,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决定竟让自己在之后的徒步中遭遇险境。

公路蜿蜒在阿尔卑斯山区,远处就是遮天蔽日的崇山峻岭,一幢幢的乡村Villa散落在山脚和半坡;另一面是开阔的山谷,一片片的村落淹没于绿油油的田野和森林;而路的两边是大片大片的翠绿草甸。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眼前的美景,那一定就是"绿野仙踪"了 - 绝不为过。

如画的美景中步行了大约二十分钟,画风突变。路边的人行道忽然不再沿着眼前的公路前行,而是转向了旁边的另一条岔道。前往贝希特斯加登的公路从这里开始变成了高速公路,而且还没有应急停车带。这可如何是好,不得不硬着头皮尽量靠着路边的草地继续往前走。虽然路上的车不太多,但每次从身旁嗖嗖的飞速掠过,还是胆颤心惊。更要命的是山区的天气说变就变,前面还风和日丽,突然间黑黢黢的云团就翻过了远处的山岗向这里压来,瞬间狂风大作、暴雨如注。横风很大,雨伞基本保护不了腿部,不一会儿裤子和鞋就湿了。风雨中走了好久,绝望之际终于走出了高速路段,路边恢复了人行道的设置,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这段经历绝对是自己所有旅行中最为深刻的教训 – 在山区使用步行导航,行前一定要仔细检查确认是否有不适宜步行的路段。之前其实有看到导航会提示用户其推荐步行路线可能包含不适宜步行的路段,需要谨慎选择,但不知为何这次并没有提醒(走过之后才了解下图导航线路中的红色路段其实是高速公路,绝对不可步行)。

回到贝希特斯加登火车站,雨停了,但裤子和鞋早已湿透。到车站的小餐厅补充下能量,营业员大姐非常 nice,一直笑呵呵的。BLB S4 线从贝希特斯加登准点发车,但不知何故在抵达终点站 Freilassing 前在路轨上停留了许久,结果就是完美错过经停 Freilassing 直达慕尼黑的 MLB 列车。这样一来,不得不在 Freilassing 再次转车前往和德国接壤的奥地利边境城市萨尔兹堡,由那里搭乘由维也纳始发前往慕尼黑的奥地利铁路 RJ 城际快车。

列车驶过萨尔察赫河,远处的萨尔兹堡城堡矗立山丘,非常雄伟。

惬意地靠在列车宽大的座椅中,慢慢享受返程路途的美景。

悠悠南德初夏,耳畔又传来阿尔卑斯山岚的雨声,期待和你的下一次相约......

下一篇

遇见南德意志的初夏 - 当奔驰遇上宝马, 我和汽车大师有个约会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文章
问答
赞 35
评论 22
作者提到

10天  5月  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