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朝圣之旅—四口之家航海第一季【帆船2500海里,房车15000公里】之航海篇
当地向导凡妈Elaine
2019-01-22
阅读 6.5千
出发时间4月
和谁出行亲子

01

我们是旅居长滩岛已经十一年的一家四口,大家喜欢亲切地称呼我们:凡爸、凡妈,还有我们的小凡哥哥和小凡弟弟(怎么有种在看小猪 佩奇 的感觉)。

告别了2018,回顾那一整年,几乎浪了一大半时间,各种变换,各种波澜,无论环境还是心境,是历练的一年,也是成长的一年

我并不擅长写游记,也没有行云流水般的文笔、轻莹秀彻的措辞,更不会修饰图片,只是记录对我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一段旅程。由于篇幅较长,故分割为三部分:航海篇、房车新疆篇和房车西藏篇。
很多年前,凡爸时常会和我提起新疆的花期有多美,有时间一定要带我去走走,于是,我便时常会幻想身处漫山遍野花海的场景,只是多年的忙碌工作总是对不上合适的时间,而这个约定终于在2018年兑现了。。。
我们四月底从长滩岛出发开启这趟旅程,先是驾着我们的帆船周游长滩众离岛,接着往南至巴拉望,踏上这菲律宾的最后一片净土,融入当地,亲触自然,探访原始无人岛屿,再一路北上穿越巴示海峡抵达台湾垦丁并将船安顿好后,继续开启我们的房车之旅,先在青海取车后,终于踏上心心念念的新疆之域,盆地、草原、峡谷、隘道、峻岭、雪山,戈壁、河川、走遍学生时代教科书内的各种地形地貌,最后穿越新藏线至我们敬畏的神圣之地——西藏,神山、圣湖、高原、冰川,翻山越岭,趟过泥泞崎岖,赤脚趟过冰河,我们坚定信念,只为拥抱岗布冰川、一见传说中的萨普神山。在新疆,攀天山顶,觅得雪莲;在西藏,又见喜马拉雅冰川雪莲。我们用心去探寻、感受大自然,所以才能发现大美中的小美,而小美却是往往能带给我们非同寻常的惊艳和惊喜。
十一月中,我们驾着帆船从台湾回到长滩岛,随即便同早已约好的三波小伙伴们,驾船远离喧嚣,在原始之地体验四天三晚的无人岛夜宿。我们的航海生活还在继续,这并不是去探险,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对心灵的修行,一种亲近大自然的仪式,希望我们的一些小小历程能引起更多小伙伴对航海的兴趣,无论距离,无论范围,你会发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不同以往生活的方式,可以忘却脑中的烦闷,沉静心中的浮躁。如果你也想,就来长滩和我们一同扬帆起航吧!

凡爸和小凡弟弟离岛游
洋面如镜子般平静,于是关掉发动机,航拍时无意中拍下的
两天一晚无人岛夜宿

02航海篇

我们四月底计划从长滩岛出发,但表姐一家三口很早就定好行程,并且正巧在长滩封岛当天抵达,由于那天已经上不了岛,所以我们改变计划,先带他们去周边几个离岛后,再出发去巴拉望。于是制定好行程后,当天下午便在卡迪克兰直接把他们接上船,趁着天黑好赶路,午夜时分便到达第一站Romblon,大家都累坏了,直接各种姿势瘫倒在内舱,早晨醒来,我们就是泊在这个位置。

匆匆吃完早餐,大家就迫不及待的从船尾甲板上往海里跳,兴奋地游向不远处的拖尾沙滩,虽然有6、7米的水深深度,但清澈见底,所以并不会令人产生恐惧感,只是表姐一家三口都是旱鸭子,只有干瞪眼的羡慕份,但又耐不住心中对大海的躁动,于是高声呼喊凡爸救场  ,终于,在凡爸的帮助下,坐在充气艇上慢悠悠慢悠悠地荡上了沙滩。同行的还有一起搭船去 巴拉望 玩的Sindy小姐姐。

小朋友们天性爱玩沙玩水,不亦乐乎,期间,小凡哥哥带着表姐划充气浆板,结果技术不到位,水流把他们越带越远,回不来了,小凡哥哥虽然水性很好,但也经不了一个成年旱鸭子的折腾  ,最后被两个同样也在玩水的当地小孩看到,三个孩子一起进行了一场跨国联手英雄救美  。

下图便是呼救前的唯美。。。

很快大家都玩累了,于是再次起航,准备开往镇上觅食,顺便补给,小外甥女也慢慢适应,不再像前一天晚上害怕吵着要回家了,所以真的不要小瞧孩子的适应能力哦!

由于不是旅游胜地,所以即便镇上也很少有餐厅,但有不少年长的老外住在这里,这种情况在 东南亚随处可见,曾经我们自驾环游菲律宾的时候,去过很多边边角角的小村小镇,很难想象那种地方竟然也会有白种人生活,咳咳咳,偏题了。。。经当地人指点,我们找到了一家法国人开的小餐厅,基本用餐的全是欧美人,我们随便点了一些食物,等上菜过程中老板热情的和我们聊起天来,得知我们从长滩开船过来玩非常开心,介绍了几个周边值得一游的岛屿,于是午饭后道别,大家分工合作,补给船上的水、油,还有食物。由于表姐一家之前一直赶路,晚上都没有休息好,于是就在山上找到了一家民宿,看起来还挺干净,就是空调实在不太给力。Whatever,第二天一早,我们便继续出发开往那个被餐厅老板吹嘘得很赞的小岛:Cobrador Island。一路上大家吃吃喝喝聊聊,知不知觉中就到了。

小朋友们一下船就被沙滩边的小羊给吸引了,长滩虽然也是乡下吧,但是小羊还真的没有,更别提从城里来的小外甥女啦,而我们家小凡弟弟也是超级喜爱小动物的好奇宝宝。

亲近完小羊,就要继续下水High啦(小凡弟弟胸口是小猪 佩奇  ),即使各种晒,各种热,也不能阻挡我们对海水的激情  。

从岸边划船出去浮潜,可以看到好多海龟哦!但此次旅程最可惜的就是没有水下相机可以记录,这是不是对于我们这两个有十多年潜龄的潜水教练来说有些神奇?!哈哈哈哈!这些年我俩全靠手机走天下。

接近饭点,大家一同进村搜刮民食,不负众望,终于找到一家愿意做饭给我们吃的人家,村里人就是心肠好,当然也是有偿的,最主要有菲律宾土鸡,是我在菲律宾这么多年最爱的餐食,没有之一,那个嚼劲,那个口感,啧啧啧,只可亲尝,不可言传呐~最主要长滩基本吃不到。

以前我们隔三差五地会去长滩对面的本岛,像鬼子进村般一家家地问村里人买土鸡加工给我们吃,油炸,红烧,炖汤。。。哎哟,写着写着,又开始馋了。

在岛上玩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往“菲律宾的哥拉帕戈斯”—Sibuyan Island前行,那里以前去过几次,第一次是几年前和凡爸开着摩托艇去的,好像单程4小时,也是那次头一回在海里遇见海豚,而不是在水族馆哦!即便在那之后出海也看见过无数次,但还是见一次兴奋一次,我想,这就是海洋精灵所富有的魅力吧!

在Sibuyan我们只去泡了个山泉水,这种玩水的地方在 菲律宾 山里很常见,主要是带没有玩过的小伙伴们体验一下,值得表扬的是,小凡哥哥 成功 挑战了8米跳台!

接下来就是隔壁的小离岛,岛上只有一户看岛的渔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觉得地形地貌特别像迷你版的长滩岛 。而且没有游客哦!

傍晚,我们就在海边支起帐篷,搭起篝火,当时正值暑假,也会有一些Sibuyan本岛的人来玩,所以当地有派警察在岛上巡逻,询问我们是否晚上会在岛上过夜等等。其实我们有不少在无人岛过夜的经历,真的很安全,只是菲律宾人爱喝酒,怕喝醉闹事,所以需要有警察镇守治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开始返程回卡迪克兰,送表姐一家赶下午回马尼拉的航班,所幸一切顺利,长滩离岛之旅就此落幕。

我们不能低估孩子的适应能力,我的小外甥女当时只有3岁不到,比我们小凡弟弟小15个月,除了上船当晚不适应有些哭闹,之后一路都玩得十分尽兴,对一个从小在城里长大,被长辈娇宠惯的小女孩来说,这种经历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可能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很难有这种回忆,即便长大后她已经记不清甚至不记得,但我相信当她看到照片,知道曾经儿时还有这般经历,一定是非常自豪的。

送走他们之后,我们返回长滩稍作休整,准备第二天启程去巴拉望。谁知第二天上午一直都在下大雨,本来都打算再延后一天出发了,结果一到中午雨便停了,凡爸随即决定即刻启程,刻不容缓  

Go!Go!Go!粗发喽~

巴拉望这段记忆有点混乱,去的岛实在太多了,我就挑几个特别漂亮或记忆深刻的咯~

路上不多溃述,在海上漂了两天抵达这传说中“菲律宾的最后一片净土”,我们停靠的第一站:Silad Island,岛上基本都是靠渔业为生,因为抵达时已经下午,所以上岸后第一件事自然又是找吃哒!这不缺鱼,不缺海产,就是缺土鸡,眼看着那些公鸡母鸡小鸡群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但人家就是不肯卖啊,为啥?稀缺~!但凡爸的看家本领是什么?就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融入当地,于是他就发挥所长,软磨硬泡得硬是让他们第二天从别家找了两只土鸡来给我们打牙祭  。

搞定一切后,就先随便吃了一点,在岛上逛了逛,天黑后回船上游了个夜泳便早早休息了,第二天一早,上岛啃土鸡去喽~不要惊讶,在海上漂泊的日子,有啥吃啥,没法挑嘴,更何况有土鸡吃,还不偷着乐!吃完早餐,凡爸提议去爬山  ,我滴天~最害怕就是爬山了,小时候爬个佘山都累得要死要活,但凡爸说那座山他上次爬过,也就300米左右。

我弱弱地问:“佘山多少高啊?”

“100米不到!”

我再一次  。。。但看着大家斗志昂扬的样子,就只好硬着头皮爬爬看吧。于是我们驾着小艇突突突,七弯八拐,绕过各种海藻养殖网,登上了Quiniluban Island,在岸边遇到一个正在无聊着的当地人,是的,坐在岸边无聊着的人,因为我们开着船靠近的时候,他就蹲在原地呆望着我们,于是我们上前找他攀谈,他说自己以前是跑船的,现在回到家乡养殖海藻,也难怪无所事事啦。了解一番后,我们提议请他当我们的向导一起登山,他一口答应了,由于还有两个孩子,所以还需要另请一位壮丁协助小凡弟弟,就这样我们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开始了登高之行~结果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棵结满了小野果的果树杵在山坡上,我们五个土鳖就围着那棵树边摘边吃,全然忘了还有登山这回事。。。

这座山看着还挺容易攀的样子,实际上很多地方真是陡得不行,全是些看着就是牛、羊才能走的道,就是那种必须用上双手双脚一起攀爬的坡度,最陡的大概有六、七十度左右吧,爬了两个小时左右,到达山顶,一路上向导、小凡哥哥和壮丁扛着小凡弟弟四人一行把我们远远地抛在后面,当时真心佩服小凡哥哥的体力怎么可以那么好,只身徒手,还爬得那么快,难怪之后可以和凡爸一起攀天山顶觅得雪莲,这是后话。而我真的是浑身像洗桑拿般的瀑布汗,和之前去深山探寻大王花那次一样,累得眼泪在眼眶打转,而据说这次全程我只喊了一次“我要死了”,大有进步耶~  。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虽然这上山的路也不简单,而在下山过程中,我不断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再回头望着刚才走过的上山道,感叹刚才究竟是用怎样的神力爬上去的。整个的下山过程就是各种被脚下的小碎石给滑倒,我和Sindy小姐姐被部队抛在最后,两个人一惊一滑地相互扶持着下了山。接着向导把我们带到山脚下的一处隐蔽的冰泉水井洗了把脸,啊~瞬间神清气爽,感觉终于又像个人啦!随后向导他们指引我们驾着小艇来到隔壁的一个沙滩,原来有个小村庄,他和家人就住在这里,并让我们在此休息,还准备了咖啡,米饭和沙丁鱼罐头,在这个没有电力的物资异常匮乏的原始之地,沙丁鱼罐头简直是最高级别的待遇了。我们边吃边聊,他们说起这边附近海域有很多螺可以捞,凡爸两眼放精光,积极表示当即就动身去捞,于是三位热情的渔民小伙带着捕捞工具和我们一起驾着小艇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小岛的侧面,我们在小艇上看着他们在海里上上下下,忙活不停,不多时,便捞了满满两筐品种各异的螺,还告诉我们这里经常可以看到儒艮哦,激动得我恨不得马上跳下海。。。最后我们带着战利品回到Silad,让找土鸡的那家人帮我们加工,晚餐时享用,那一顿大家都吃得相当满足,有鱼、有土鸡,还有鲜美的螺,当下感叹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第二天在离开Silad之前,我们在当地渔民家门口买了N多咸鱼干,以备路上不时之需。

接着,我们继续漂,漂过了当年谢霆锋向张柏芝求婚的那个一岛一酒店:Pamalican Island,但非酒店住客的船只不得靠近,我们只能派小飞机前去窥探一下,但飞不了太近,还担心会不会被他们打下来 。当时上网搜索了解了一下,貌似最便宜的房间也要四位数美金一晚。。。我等屁民还是远处观望一下便好。

接下来,重头戏,此次巴拉望之行最美的小岛,当靠近她的时候我就开始在那边惊呼赞叹,那片海域的颜色有种令人春心荡漾的美,是我最爱最爱最爱的那种蓝。

岛的周围水流有点大,换了两个点才把船停稳。上岛后,我们先在泊船点这边的沙滩支好帐篷,以便玩累了随时可以休息,一番忙碌后,遇到一群从附近岛屿的当地人来度周末,虽说是附近的岛,其实也是距离很远,他们热情地邀请我们一同加入他们的沙滩派对,各种吃喝,各种弹唱,还有一群小孩子陪着我们家小朋友疯闹,而我却被他们那把吉他深深吸引,淳朴的小黑们自然也是既热情又耐心地一起教了我几个基础的Key和节奏,我一直觉得自己手指还不算短吧,但经过这次后,发现在吉他面前的我原来就是个小短指,所以之后不久我便入了一个尤克里里,幻想着做一名文艺女中年,以后你们可能会在长滩岛的沙滩边看到我哦!

夜晚的海面,风恬浪静,我们躺在甲板上仰望星空,漫天繁星,浩瀚银河,人生第一次看着流星划过天际,有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微风轻拂,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等到醒来已是午夜时分,起身一回头,顿时心里咯噔惊了一下,不远的海平面上赫然矗立着一枚诡异而又巨大的红色半圆,感觉就像是六、七年代香港古装剧里那种看起来硕大又很假的月亮一般,但这个是红色的!我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是的,没错,真的是个红色的庞然大物,我环顾四周,遥远的海面上有不少星星点点亮着灯的渔船,瞬间心里便踏实了不少,如果真是什么异象,那,这些船恐怕早已逃走了吧!接着又转念一想,那会不会就是月亮呢?越看越像,心想着就等等看吧,是的话等一下便会升上来,于是继续躺下闭目休息,不要惊讶为何当时会这般淡定,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海上经历多了,知道害怕并不能解决问题吧。不多时,等我再次起身回望时,果然,一轮明月高高挂起,并已褪去那层诡异的红色,我才安心进内舱睡觉。

第二天早餐后,我们决定去照片上那座看起来像鱼尾狮的礁石看看,于是带上浮潜工具又突突突地驾着小艇开了过去,开到近处一看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海鸥巢穴,他们在此成群结营,于是我们找了一块坚固的小礁石,把绳索套在上面,穿戴好浮潜装备,往后一翻,入水。而小凡弟弟水性不佳,就由Sindy小姐姐在船上代为看管,我们仨往深海游去,水下珊瑚生态丰富完整,不时还有海龟经过。就在我们刚回到船边意犹未尽之时,听见有发动机靠近的声音,回头一望,从远处快速驶来另一艘充气艇,我的视力不好看不清,心想,不会那么倒霉在这里碰到海盗吧,刚这么想着,他们就靠近了,定睛一看原来是当地海警,他们询问我们来此目的以及需要查看相关的入境资料,于是就让他们在前面拖着我们的小艇回到船上,等他们盘清、过目完后,告知我们注意安全,并祝我们旅途愉快,便拜拜了。

再次回到小岛上,我们继续在沙滩边玩水玩得不亦乐乎,转眼就到了下午5点,大家又累又饿,正商量着吃什么呢,就远远地望见岛的另一边沙滩有两艘小渔船停靠着,想着他们会不会有什么收获,于是我第一个冲过去,脑补着各种海鲜烹熟后的鲜美样,要知道我平时是不吃海鲜的人啊,可在这茫茫大海中除了海鲜还有什么能勾起我食欲的呢?幸运的是,他们有刚捕到的龙虾和石斑鱼,把我们给激动的,还都是活的呢!于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比长滩岛海鲜市场低很多倍的价格把它们给收啦!又把我们给美美的饱餐了一顿!

翌晨,我在船上煮好早餐准备带到沙滩上去慢慢享用,碰到另一群昨晚抵达的当地人,又是一番热情地邀请,给我们递上各种吃的,喝的,越原始的地方,人越是简单,在这里可以完完全全地体会到什么叫民风淳朴。正享受着早餐带来的愉悦感,他们其中一个小伙子从 水里 出来,顺手带上来一个很大的螺,这下凡爸又两眼放光,赶紧放下筷子,顺着那人指的方向也下水捞去了。。。大概捞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带回来满满一袋,那群当地人便帮我们加工后一起分了,享用一番美味后,我们就告别了这群可爱的小黑们,告别了这片大海中央的人间仙境。

下一站:科隆。第一次去是2008年,时隔10年,不知会有怎样的变化呢?一路上心中充满期待,但现实总是很受打击。。。它再也不是十年前那个纯净、整洁又可爱的小镇了,到处都在建筑,挖路、翻新,充斥着浓浓的商业气息,一阵风刮过,所有人非常默契的统一转身背对风向,扬起的“沙尘暴”仿佛就似在撒哈拉大沙漠般,我恨不得身边有两头骆驼,可以让我们避一避。而无论是镇上,码头还是海上,除了船就是人,密密麻麻,感受一下吧。

可能有人会觉得并不算多,但在十年前,这个镇上的游客加起来估计不到二十人,出海跳岛所到之处只有一艘船,两个人,就是我们,可以想象那种身处世外 桃源 的感受吗。。。

原本计划在岛上补给好之后去三个点玩的,结果刚进入第二个点,就把我们给吓到了,人多的就和水上乐园造波池里的人一样密密麻麻,像下饺子般,令人头皮发麻,稍不留神就会踢到人,或被其他游客踹到,于是大家一致同意:撤!

这次的科隆之行是最令人失望的一程,我想,如果没有特别情况的话,可能不会再去了吧。。。

告别了科隆,我们一路向北,往马尼拉漂去,由于科隆到苏比克这段路在封岛前一个月刚走过一遍,所以没有多停留,就来几张上次的照片看看吧。途中遇到两处礁岛,仿佛我们的殖民地般,站在茫茫大海中央的感觉真好!

我们在马尼拉湾附近把Sindy小姐姐送走后,目标直奔苏比克湾办理出境手续。由于北部几年前自驾全部玩过了,沿海附近也没有离岛,所以我们就乘着好天气一路继续往北行进。之前在巴拉望买的咸鱼干可就派上大用场啦,在小凡哥哥的印象中,往后船上的日子每顿吃的就是:咸鱼,饭;饭,咸鱼,哈哈哈哈,虽然夸张了点,但是的确每顿必有咸鱼干。

我们在吕宋大岛的最后一站是Pagudpud,和台湾岛隔海相望,那里最著名的景致就是沿海岸线的巨型风车,当年来的时候就有被惊艳到,只是这次的观赏角度不同。

啃了好几天的咸鱼,我们打算靠岸吃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这些天的奔波,Blue Lagoon有便宜到令人发指的海鲜,龙虾、琵琶虾、石斑鱼,生蚝等等。和餐厅老板说好一小时后回来用餐后,我们就去沙滩边溜达,当看到新鲜椰子时我瞬间觉得口渴,走不动了,可卖椰子的是两个大概只有十来岁的小孩子,不会劈椰子,凡爸只好亲自操刀。

接着又是品尝各种菲律宾街边小吃,好多都是从来没见过的,怎么以前来都没注意过呢。可能因为印象中菲律宾的路边摊都挺不好吃的吧,确切说是挺难吃的,和国内的完全不能比。

献上自毁形象照一张。

漂泊流浪的日子,需要自娱自乐,自给自足。

为了不让孩子们觉得无聊,凡爸DIY了个小秋千供孩子们消遣,打发时间。而小凡哥哥白天的任务就是和我们轮流掌舵,得闲还得陪小凡弟弟闹腾,任重而道远啊~小凡弟弟的职责就是端茶递水,水果糕点,好生服侍我们三人,以保证我们充沛的体力和精力,责任也是不容小觑哒。

经过一天半的漂泊,我们抵达了传说中号称“菲律宾的新西兰”:Batanes!!也是很多 菲律宾 人最向往的度假胜地,我们停完船,已近黄昏,先直奔它的标志性 灯塔 ,观落日。

因为已近外海,风浪比较大,睡船上会比较累,而且之后还要穿越海峡,需要充分的休息,所以看完日落后便开始找住的地方,当时正值当地旺季,基本中意的旅店全满,于是我们只能找了一家面朝大海,但价格和硬件并不成正比的小旅店,唯一的好处就是正对我们的停船点,随时可以查看船是否安全。

次日大清早,我们三个人还没醒,凡爸又去了一次 灯塔 ,昨晚人太多,也没有航拍,所以赶早没人的时候拍拍拍!

吃完早餐,我们骑着平衡车往另一边山头的Tukon Church跑去,但教堂正在翻修,只能外部稍微拍了一下。

随后在附近意外觅得一家景色超赞的餐厅。

早先是菲律宾一位名画家的房产,随后被一位议员买下改建为现在的这家餐厅。

餐厅食物的味道其实挺不错的,只是那个量好像袖珍了些。出了餐厅,我们往反方向下山,天呐,那片景色骤然令人神清气爽,春心荡漾,原谅我词穷,照片也无以表达那种景致所带给人的心境,真想走得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超级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

下山途中,我和小凡哥哥偶然瞥见个四四方方的小山洞,一下勾起我们的好奇心,于是呼叫身后不远处还在拍照的凡爸,这下四个人都来劲了,路边靠好平衡车,矮身钻入了乌漆麻黑的神秘山洞,想不到里面还挺深的,我们俩打开手机灯,一前一后地打探着,走了十来米,竟然出现了岔口,我们选了其中一条,并观察好方位后继续前行,然而,没走多少步又出现了岔口,其中还有一条往下并只能容下一人身的 通道 ,我说这怎么像地道战来着?望着下面黑漆漆,好似深不见底的地道,小凡弟弟害怕地拖着我往外走,一个劲地说不要去不要去,于是我们商量凡爸带着哥哥下去,我带弟弟出去等待,随后便看着他们一阶阶的往下走,我从上往下给他们照明,下去大概有五、六米深,凡爸说到底了,还有个洞,就继续往里钻,而我就带着弟弟原路返回山洞口等他们,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出现,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于是我带着弟弟再一次钻进了山洞,但没有往下走,而是直接略过继续往前走去,想看看前方是否还有路和下面相通,结果走了没几步,竟然看见前方转角处有光线射进来,隐隐约约还有类似半导体发出的声音,赶紧加快脚步,这时又一个通向外面的洞口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洞口里边还坐着一位老太太。。。我当时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大白天的,这老太太不会是鬼吧。。。然后看见她身边有条长凳,上面摆着一台正在播放着带杂音的小收音机和一本签到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老太太面无表情地目送我们出去也没说话。出了山洞,我转身一看,原来距离我们刚才钻进去的洞口大概就十几米的距离来着,这时,我听见凡爸和小凡哥哥的声音,循声而去,他们正从下面的山坡爬上来,我问他们去了哪儿,他们说下面也有出口,和迷宫一样,还真是有意思,后来上网查才知道,原来这些是二战时期日本人留下的隧道。

回到镇上后,直奔一家有提供椰子蟹的餐厅,兴冲冲地过去后却被告知没有货,并且是不定时供应,我们只好失望而归。回到旅店后,和老板娘聊起此事,她表示可以去另一个更远的镇上碰一下运气,那边可能性更高,但也不保证。当即凡爸就让她帮忙找了一辆三轮车驱车前往,哎呀,凡爸对吃那可真不是一般的执着啊~所以好运也会站他身边。瞧,这不弄到了!

虽然已经吃过很多次椰子蟹,但每每还是会感叹它的美味~无需任何调料,肉质自带淡淡甜甜的椰香,鲜嫩十足。来来来,我们多角度欣赏一下这盘中餐,有没有馋到你?!

又一个美好的清晨,踩着我们的平衡车,远离小镇,往更远的Vayang Rolling Hill驶去,一路上放养的牛三五成群地点缀在延绵起伏的山峦上,微微的海风迎面拂来,宁静而安详。

烈日炎炎,万里无云,体内水份迅速流失,我们都开始有点口渴,于是一路寻找小店,却不曾见一家店铺,不知不觉间下到海边,惊现一片西瓜园,凡爸提议买个西瓜解渴吧,小朋友们举双手双脚赞成,于是我们左看右看,向瓜园里呼了几次,都没有人回应,看来是无人看守,可孩子们实在口渴难耐,当下只能自己进去摘了,于是凡爸敏捷又小心翼翼地穿过铁丝网钻了进去,在瓜地里这个敲敲,那个看看,很快就挑了两个满意的西瓜,并将一张纸币小心地插在了一个烂西瓜上,希望园主回来能看到,我们并不是偷瓜贼哦!凡爸和小凡哥哥头上各顶一个西瓜继续往前行,打算找一块荫凉处一边休息一边吃瓜,刚走出不远,就看见几个园丁装扮的人在一片树荫下乘凉休息,他们看见我们过去,热情地腾出空间给我们坐下,并借了小刀给我们切西瓜。我们边吃边聊,告诉他们,这瓜是我们在前面的瓜园摘的,已经把钱塞在西瓜上, 并给他们看了照片,麻烦他们告诉一下瓜园主人,接着和他们一起分享了西瓜,且看众生吃瓜像,肤色是不是很统一?!

休整之后,计划继续往山里走,从地图上看里边会有山泉瀑布的样子,于是走了没多久,看到一个仓库房,门口有俩小老头坐在那儿咪小酒,这时孩子们说还是口渴,便问他们是否有水,谁知他们不仅给了我们两杯水,还给了我们一大瓶可乐,免费请我们喝的哦,虽然他们几乎不会英语,大家交流有点艰难,但还是从他们那里得知,我们面对的那片海域经常可以看到鲸鲨,于是乎,我瞪着双眼,像扫X光一样的来回扫视着洋面,期盼着奇迹的出现,可是等我望到眼睛发花也没有看到任何迹象,只好起身告辞,继续上路。骑到山脚下,开始进入林区,平衡车无法再前行,我们就地停靠后开始徒步进山,正午时分,烈日当头,凡爸顺手从路上捡起几片大的叶子给我们当简易遮阳伞,就是不拿着容易掉,拿手固定手臂酸。

当走到地图上显示的溪流边,发现水道已经干涸见底,里面的路也更难走,同时小凡弟弟已经开始喊饿喊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好选择原路返回,为了节省体力,凡爸奇思妙想,动手给我们升级了装备,像不像旅行青蛙?

瞧我养的真人版青蛙儿砸们!

海滩上有很多采石人,顶着烈日,一麻袋一麻袋地装着,而我继续站在海边的大岩石上,眺望远处的洋面,期盼着鲸鲨小可爱的出现。。。

在Batanes休整的第三天,风向开始转变,我们必须尽快出发到达台湾,于是第四天吃完午餐,我们就上船准备穿越巴示海峡北上台湾了,当天风浪比来的那天大了许多,我们艰难的从小艇上了大船,并把它固定在船头,在船身剧烈地晃动下,安顿好一切,收锚出发。当经过菲律宾最后一个岛Itbayat的时候,由于接近外海,海浪开始大了起来,一重又一重的涌浪不断地撞击着船底,就在这种持续的剧烈撞击下,一路驶入了外海,而当夜色渐深时,风浪也逐渐变小,虽然偶尔也会有忽然的几阵大浪撞击船底,但对于之前的来说真的是小巫见大巫,此时孩子们也已躺在座位上盖着毯子相拥入睡,折腾了一下午,我们也累了。定好航向,开启自动舵,我和凡爸先是每人轮流看十海里,但由于风角以及水流等各种不稳定因素可能会导致船速的变化,时间长短也会不稳定,随后我们就改变计划,每人轮流看一小时。抛开凡爸不说,他有穿越外海的经验,而我其实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第一次穿越海峡,而且还是大晚上的,虽有星月相随,但还是醒着紧张,睡着了也在紧张,整个大脑都处在一个紧绷的状态下,适应之后就真的只剩下困了,而且是超级超级困,可能之前神经过度紧张地杀死了大量脑细胞吧,哈哈哈哈。最头痛的是,明明轮到凡爸巡航,等我睡到一半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他也已经睡着了,看了一下时间,我才睡了20分钟好吗?!你怎么就又睡着了,好吧好吧,知道他很辛苦,我只能不断地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但还是会时不时的断片睡着,然后惊醒,再睡着,如此反复。。。尤其过了国界线,台湾境内的洋面上,渔民的浮标灯比较多,我只能强打精神关注着海面的一切动静。好几次凡爸醒来看到我坐在那里没睡,让我赶紧睡觉换他来,但结果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又睡着了。。。我知道他是真的累,而且也不担心,他总是说茫茫大海没有那么容易被撞啦,还有雷达呢,但我就是操心的命啊,尤其带着俩孩子,当妈的能不担心吗。

在穿越的过程中还有一段有爱的小插曲。下半夜,凡爸当值时,突然有一只鸟“啪”一声撞到我们的前帆,掉落在船头甲板上,凡爸赶紧上前查看,那只鸟受惊躲到了固定在船头的小艇下,于是凡爸打开手机灯往里面照去,发现竟然是只赛鸽,因为它戴着一个带数字的黄色脚环,原谅我们当时没有想到要去查这串数字,只是怕它受伤,想好好保护它,如果稍后恢复了可以自己飞走那便最好,不能飞的话就跟着我们到台湾后再想办法吧。于是就找了个盆子盛了点 淡水 塞到了小艇下,待它口渴的时候可以喝到淡水 。等到第二天天亮后,垦丁海岸线已经在我们视线范围内,凡爸再次上前查看,发现鸽子不见了,原以为已经飞走了,结果它突然出现在了船尾,而且一点都不怕生的样子,这可把孩子们高兴坏了,又是拿吃的给它,又是拿水给它喝,就这么一路跟着我们到了台湾。

上午8点多,经过18小时,111海里,我们终于抵达垦丁后壁湖游艇港口,但由于处于退潮期,水位超低,进港处礁石杂乱,即便从海图上也很难判断出一条确切的水道,正巧不远处有一条潜水船停在某潜点,于是我们慢慢移到他们附近询问,当船上的工作人员热心地指引我们方向的时候,一艘游艇会的快艇驶来给我们带路进港,到达泊位时,海巡署工作人员已经等在那边,待停完船之后,便上船登记、检查,随后我们便去了游艇会办公室办理相关手续。等回到船上时,那只赛鸽已经不见了,这次是真的不见了,应该被兄弟俩喂饱后恢复体力飞回去了吧。。。

在垦丁的日子每天都是逛吃逛吃,以至于短短十几天增了不少肉,海鲜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后壁湖渔港这边的每家海鲜餐厅老板和伙计都认识我们了,真是好吃又便宜。每餐必点:生鱼片拼盘,超便宜超新鲜,只要100新台币。

但台湾租车真心贵,我们租了三天,,先去镇上补给了一些需要工具和配件,再把一些基本景点跑了个遍,说真的,看过长滩的海,就不要提什么垦丁的海了。。。至于景点,我们基本就是开车路过一下,或者晨跑的时候去转一圈。

之后我们就是每天踩着平衡车到处溜达,不是去垦丁大街逛小吃,就是到恒春镇吃超赞的雪花冰,这个雪花冰一直令我念念不忘,在回上海后也有尝过一次,但口感完全不能比。

六一儿童节那天,我们带着孩子们先去了恒春镇,再去了垦丁大街,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结果把我的小腿给酸得那个惨,傍晚刚到垦丁大街口直接就找了家按摩店做了个脚部按摩,顺便给平衡车充电。两位大叔手劲不小,按摩完之后还挺酸爽的,结果第二天起床直接下肢瘫痪。。。那天,还遇上好几个摊主都说有看到我们在恒春,还有地说在后壁湖有看到我们哦,看来这些天我们已经引起了不少当地人的关注。。。  

垦丁那些游玩项目真的好土,哈哈哈哈,可是孩子们就是喜欢啊~果然是村里来的孩子,没见过世面,到了另个大一点的村也能那么激动。。。什么射击,鬼屋,越野车,VR,挖掘机。。。能玩的全部刷了一遍,尤其那个挖掘机,甚得小凡弟弟喜爱,为娘的也甚感欣慰,今后孩子的职业有出路啦!

台湾的水果品种也是多,而且都是又大又甜,貌似没吃到过不甜的,连凡爸的台湾朋友都感慨:不知道台湾的水果是怎么种的,全都那么甜。而且我们每次想买西瓜都很纠结,因为刚到的那天买过一整个,发现竟然塞不进冰箱,于是就分享给其他的船友们,结果发现船友们也在为各自买的西瓜头疼,因为都吃不掉啊  ~后来索性想吃就直接买切好地吃完再走了。。。

说到船友,我们在游艇会认识了不少热情又热心的中外玩船友人。其中一位在垦丁某游艇俱乐部担任船长的大叔级人物,从没见他穿过上衣,总喜欢戴着船长帽,我索性就直呼他“船长”,他和我们一样,不喜欢城市生活,很多年前便从台北辞职下来南部生活,照片中的一桌子菜都是他亲自下厨做的,大家都对他的厨艺赞美有加。

他们俱乐部经常有招“小帮手”,就是一个月包吃包住,但没有薪水,有客人的时候就作为船长的助手,照顾客人,调节气氛等。这位拍照的小姐姐就是从台北某大学刚毕业的马来西亚人,结束这份“工作”后就要回国啦。小姐姐超爱照相,笑起来特别甜,很有感染力!另外,有没有发现大家的肤色都很一致?! 

六月六日是我们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而周边我们几乎都跑遍了,那天我们就踩着平衡车找了一条没有走过的僻静山路,意外见到很多设计风格独特的民宿,不得不感慨,台湾的民宿真的太有特色了,很值得体验一下,难怪我们香港的朋友去过之后都打算辞职,移居垦丁以经营民宿为生了。

中午,我们找了一家介绍有台湾土鸡的餐厅,是的,又是土鸡,哈哈哈哈,我们一家就好这口,在等上菜的过程中,老板给了我们两杆鱼竿打发时间,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天赋高,钓到好几次,这是在为我们庆祝自愿上钩逗我开心吗?

时光飞逝,转眼猪一般的逍遥日子就到头了,我们定了从高雄回上海的航班,离开的当天上午,我们安顿好船上的一切,并用缆绳将船身与岸边的缆绳柱牢牢地固定好,以免我们不在的时候受到台风的影响,同时也拜托了游艇会的工作人员以及隔壁船友帮忙照看。就这样,我们回到了上海,一到家便开始整行李,把夏天的衣裙全部换成秋冬装,即将开启我们一家四口的房车之旅。。。

2019年,我们将会去探访更多未知海域。航海不是装逼,而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是修行,也是认识自我的心灵历程,更是一种无形的财富。

航海看似美好,却并不是一件易事,必须具备一定的体力、毅力和耐力,而经过这次航程,孩子们再次飞速成长,虽然又黑了几度,但收获的却是更多的信心和勇气,同样也是一般人成长所无法体验的经历。待他们长成更大,我们便能漂去更远,更广阔的海域,云游四海,亲触世界!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9
评论 12
作者提到

4月  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