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走过中土,勇者随风

2019-05-11
千寒凝望
阅读 3.6千
出发时间4月
行程天数15天
和谁出行夫妻

一片被海洋隔绝的岛屿,鸟类的天堂,连绵起伏的南阿尔卑斯山脉,我们走过中土世界,接受来自南极的风的洗礼,伴着张学友的歌声,感受秋天的童话,见证勇者随风。
“啊,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却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
啊,是杯酒渐浓,或我心真空,何以感震动~”

第一天行程,香港飞奥克兰,新加坡中转
第二天行程,奥克兰市区游。住宿,Cordis, Auckland
第三天行程,怀托摩萤火虫洞穴。住宿,Rotorua
第四天行程,怀欧塔普地热公园,霍比特村。住宿,Grand Millennium Auckland
第五天行程,奥克兰市区游,夜飞皇后镇。住宿,Swiss-Belsuites Pounamu Queenstown
第六天行程,路特本步道徒步,天空缆车。住宿,Swiss-Belsuites Pounamu Queenstown
第七天行程,箭镇,Onsen。住宿,Swiss-Belsuites Pounamu Queenstown
第八天行程,蒸汽船游湖,格莱诺基。住宿,Swiss-Belsuites Pounamu Queenstown
第九天行程,前往达尼丁。住宿,315 Euro Motel & Serviced Apartments
第十天行程,Sandfly Bay,Oamaru Blue Penguin Colony。住宿,Oamaru
第十一天行程,库克山。住宿,Aoraki Mount Cook Alpine Lodge
第十二天行程,塔斯曼冰川湖,前往基督城。住宿,Chateau on The Park
第十三天行程,凯库拉观鲸。住宿,Chateau on The Park
第十四天行程,基督城市区游,夜飞奥克兰。住宿,Pullman Auckland
第十五天行程,奥克兰市区游。住宿,Pullman Auckland

整个行程的第一天,时间都用在各种交通工具上。受不了南航787的经济舱,就只能剩下香港直飞或者转机,虽然成都转机有难以想象的低价,还是最终放弃了。一个是因为需要行李转运,另一个是因为中停时间太久了。行程确定有点晚了,香港直飞的新西兰航空已经涨价,最终,在7年之后,再次选择新加坡航空。自从香港高铁开通以来,乘坐的次数不少了,不过用来转接香港机铁,还是第一次。西九龙高铁站行到九龙机铁站大约需要10分钟,进入圆方之后就一路有指示牌告知机铁站方向。大部分航空公司在九龙站都有值机柜台,可以直接办理行李托运和Check in手续,托运了两个大旅行箱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潇洒了。轻盈地步入机铁车厢,居然几近满座,估计因为复活节假期的关系,本地出游的人数也不少。不得不说,机铁是往来香港机场最快的方式,加上不时的优惠,其实价格也还可以。多次出入香港机场,曾经觉得还算宏大的机场,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游走的地方,再加上部分地方在改建,令餐饮选择也少了很多,所幸多年的翠华依旧保持水准。临近午后3点登机,暴雨开始出现,持续不停。虽然完成了登机,却还是只能留在停机坪上,时间随着大雨流淌着。虽然新航的机上娱乐不错,空乘也在不断发放饮料和零食,但是一个多小时,依然纹丝未动。当我们开始担心是否会影响后续航程之时,机长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我们的航班可以前往跑道旁等待起飞了。最终,在延误两个小时后,方才到达新加坡机场,第二程的登机时间也已经到达,我们只能几乎没有停留的前往转机的登机口了,不少需要转机的乘客并没有我们幸运,至少有5班航班已经错过了。第二次的新航体验,没有了第一次接触时候的惊喜,感觉服务和食物都有所下降,也或许是我们体验的航空公司多了,美味的饭后雪糕还是有的,空乘也算勤快,不时有零食和饮料供应。不过第二段飞奥克兰的红眼航程,居然没有眼罩发放。所幸,这段航程,位置略有松动,我们可以伸展一下腰身。

又经过9个多小时的第二段飞行,当地时间中午12点,终于踏足我们遇见的第二个大洋洲国家,号称100%纯净的新西兰。机场有中文指示,跟着走就行。电子护照的通关速度太快了,什么都不需要查。就可以去取行李了,这里要赞一下新加坡航空,毕竟我们昨晚延误了不少,行李重新转运应该只有不足30分钟时间,我们都有点担心行李会不会延误。之后到达海关,所有行李必须过机检查。新西兰的入境限制比较严格,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所有食物,植物,种子,都不需要申报,不能入境的不仅仅是丢弃,甚至会有惩罚性措施。绝大部分岛国,为了保护本土物种,都有类似的控制,其实还是可以理解的。

包了辆车来接机,然后将其变成了市区外围的半日游,主要就三个景点,就是换着不同的角度去看奥克兰这座城市。一出机场,觉得天气预报有点不准,南半球的秋日阳光下,所谓20度,绝对有25度的体感,有不少行人是穿着短袖短裤的。独树山One Tree Hill是由死火山堆组成的,在最高的山岗上有一座毛利人的纪念碑。这片区域之前这里位于城区的南面,基本可以将整个沿着死火山堆建设的起伏着的城区及附近的海湾看得清清楚楚,感觉整个建在城市并不是平地,有不少小山岗,有些成了公园绿地,特别明显。这里的山地上放养着牛羊,一派田园气息,牛群也会无视着游人,只知道一味埋头吃草。山脚下还有一些造型特别的大树,不少是百年以上的,都有铭牌介绍。适逢复活节假期,不少本地人和游客,就在大树下聊天,在草坪上嬉戏或遛狗,看着就有一种莫名的休闲感觉。

之后前往奥克兰的北岸,跨过海港大桥来到东边的Devonport,这里有几个火山堆,主要是Mount VictoriaNorth Head两座山,现在都成了旅游景点。而之前,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扼守着奥克兰港的入口,二战期间在山岗上都布置了防守的大炮,现在很多只剩下隧道和炮位了。游人现在来到这里,更多的是从东面看看以Sky Tower为中心的奥克兰天际线和不远的奥克兰海港大桥,不过由于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日渐西斜,城区中似乎总有些雾气,有点朦胧。反而看向太平洋连接的海湾更加清晰。略微可惜,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看不到多少扬帆的帆船,体会不到这座帆船之都的盛况。

临近日落的阳光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从乌云中穿出。我们决定趁着这柔和的光,再从西面看看这座城市。Birkenhead Wharf有个观景平台,直面海港大桥,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接机的司机来了奥克兰8年也没有听说过,然而这里在夕阳渐渐西下的阳光下,顺光看着迎面而至的大桥,那海天一色的壮阔,无与伦比。而那刚刚好可以完整的将大桥,天际线,纳入眼帘的视觉距离,也远比之前的远眺来得真实。如此美景藏于着人际稀少的码头之旁,应该算是对这个社区居民最好的馈赠吧。

到达酒店,将近六点,匆匆梳洗掉一整天飞机带来的疲惫,出发前往Sky Tower,位于52层的Orbit 360° Dining,将是我们来到新西兰的第一个用餐地点。整座塔有60层高,超过328米,在并不突出的奥克兰天际线,是绝对高度,所以也成了这里的一个标志。当然比起广州塔就只是小不点。餐费包含了45分钟的参观时间,可以到50层的Bar小酌一下,或者到51层和60层的两个观景平台参观。51层是塔内活动的接待处,人略多,观景分成了高低两级,最接近玻璃的一环有几处做成了悬空透明玻璃,让你可以感受一下凌空而立的震撼。60层只有一层平台,平视过去的全落地玻璃外就是奥克兰的全景,个人感觉效果更加震撼。52层设计成旋转餐厅,基本所有座位都靠近观景窗,除了少部分的4人位置。在你享受食物的同时,也不至于要四处奔波,俯视这座新西兰最大的城市。Orbit 360° Dining的三道式晚餐,质量和份量都不差,即便是几乎一整天没有吃过正餐而饥肠辘辘的我们都无法消灭所有的食物。三文鱼做得很不错,鱼肉的香滑口感得到了体现,鸡肉受制于材料本身不可能出彩,不过外皮处理得很可口,略微香脆又不失脂肪本身的软滑,作为伴碟的薯条,份量大的惊人,和沾酱搭配就会变得非常可口,略微香脆不足。这次只有缘从塔上看到夜景,室内的照明灯光的确会对景观造成影响,眼睛所见依旧会比通过镜头的诠释来得真实。不过大半天可以多角度看到奥克兰,也算是对一整天的各种交通工具之后最好的补偿。

第三天基本也是赶路,不过变成是朋友的自驾。由于朋友的飞机晚点,我们也可以睡个懒觉,略微恢复一下之前飞行的劳累。复活节星期天早上的奥克兰,天气依旧晴好,虽然有云,但是蓝天和阳光还是占据了天空。本来想到酒店附近的一家葡萄牙面包店去买葡挞,到了才发现周日是休息的,转而到旁边的便利店买点路上的吃喝,发觉物价真的不便宜,特别是牛奶,作为遍地牛羊的地方,居然比英国还贵上不少。早上出发后沿着1号公路一直向南,之后转到39号公路,目的地是Waitomo Glowworm Caves。这里虽然是钟乳石岩洞,不过重点并不在这些难以生长的石柱,而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特有的萤火虫,这种发着蓝色微光的品种和曾经在沙巴看到的在树木间满天飞舞的绿色萤火虫不一样,这种并不会飞,而是附着在岩壁上。它们依靠自身发光吸引其他昆虫的同时,还会放下一些类似蜘蛛丝的丝线来猎食。从幼虫到成虫,大约9个月的时间里,都是通过这种方式令自己成长,之后会变成蛹,却不是化蝶,而是成为一个生育机器一直产卵,直到死去或被其他萤火虫吃掉。以一种自杀的方式来延续着种群,延续着物种生存最基本的条件。洞穴的前半部分,其实没有多少看点,洞穴并不大,钟乳石形状也并不特别,要找出亮点的岩石并不容易,而且为了保护萤火虫的生存环境,洞内比较黑,即使是需要步行的一段,也只有微弱的灯光。洞穴的亮点在于后半段的船游,岩石顶上的萤火虫群,一直发着微光,成千上万聚集之时,宛如银河落九天。这座洞穴并不能拍照,所以一切的美丽只能依靠眼睛的观看,之后成为思想的记忆。离开洞穴,天空开始有云的集聚,为了避免开夜车,我们直接前往今晚落脚的小镇Rotorua。临近,雨慢慢下起来了,不过我们幸运地看到了一条完整的彩虹,横跨整个路面。到达AB&B,稍作休息之后,雨就变大了。雨中前往已经提前预订的餐厅Atticus Finch,雨水虽然大,不过这里的临街店铺都有遮挡的屋檐,而且基本是连着的,只有过马路时,才需要打伞。餐厅在小镇的食街中间,感觉整个小镇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了,过来的路上,依旧营业的商铺基本没有,行人也不多,到了这里却不少餐厅都是爆满的,幸好我们已经预订了。就坐时,服务生说我们点3份大份的主菜应该就足够了,不过在上了第一份菜品之后,我们就知道必须加单了。作为主要畜牧品种的牛羊,都有供应,不过出品都只能算中上,羊排肉质要比牛排滑嫩;鸡肉比想象中好,完全不是鸡胸肉那种难以下咽的口感;鲜鱼不知道是不是要一起制作,从下单到上菜,居然用了近1小时,然而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烹饪处理,鱼肉还算处理得可以,酱汁略咸了。配菜虽然都只是平常的材料,却做得很不错,甚至有些比主菜的肉还美味。

第四天的天气很差,全天都在下雨,而且雨似乎跟着我们。偶尔的停顿,也只是在去景点的路上,每次临近景点,雨就开始变大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下了一夜的雨本来有点收敛,但是当我们吃过早餐,准备出发的时候,雨又变得密集了。Rotorua坐落在火山多发区,附近都是地热和温泉,所以这里的SPA应该是不错的,不过只有一晚,匆匆而过的我们,并没有仔细的发掘这座城市。离开主城区,都可以看到路边的地热喷泉或者出气口,一路上不时都可以看到升起的热气,在雨中和雾气相互辉映,犹如仙境。我们前往的是号称新西兰最缤纷多彩的地热景点Wai-O-Tapu,这里和美国黄石公园一样,都是由于活跃的地热运动形成的,连浓烈的硫磺味道都是一样。Lady Knox Geyser是第一个景点,却是在主要景区之外的。这个传说每天准时10:15喷发的间歇泉,却是人工控制的,工作人员在介绍了一下地貌历史,形成过程,注意事项之后,将一些物质倒入泉口,很快就有一些白沫从泉口流出,之后水涌出越来越多,最后变成喷发,不过完全没有十几米高,只有几米,而且几分钟就结束了,对于这个景点,几近失望,特别是经历了大雨中的等待。

步入地热景区,周围的植被很不错,基本都被森林包围着。这里有大小二十几个不同形态的地热相关景观,绝大部分都是步行可以到达的,对比黄色公园的巨大规模,这里自然小多了,大部分景点都成了缩小版。不过艺术家画板的多彩缤纷还是挺美丽的,雨中的烟雾缭绕,更添诗意。在这样的景色陶醉下,原来60分钟的步行路程,令我们即便在大雨滂沱中,也边走边花了近2小时。令我们原定的驾车游Lake Rotorua的计划无从实施。

简单午餐之后,驱车前往Hobbiton Movie Set,只要是中土迷,都将对这里向往又熟悉。前后六部中土电影都在这里的山区有过无数影像,甚至每一位主角的山洞,都是可以一堵面貌,还可以在电影中Hobbiton唯一的酒馆品尝霍比特人的美酒。不过大雨和人潮,令这个藏身于山中的电影场景地变得略微失色。我们原来预约了公告的当天最后的中文团,期望游客可以少点,也希冀可以通过中文导赏听到更多影片相关的信息。结果整团满满一车40人,只有一个导赏。而且后面5分钟又有另一个临时安排的中文团加入,两团人根本就是收尾相接,我们的导赏只顾着在队伍前面不断赶进度和时间,徘徊在队末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听到几个解说。只能靠自己发现和观看这里的景致,而且还要不断被后面的团队赶上甚至淹没。平心而论,作为半自然半人工的电影现场实景拍摄地,景色还算可以,但这里更主要的是作为中土迷的朝圣地,很多游客其实根本是没有看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一系列电影的,自然不会对这里有多少兴趣,便只是作为一个拍照地。

天气和景点耗时的预计不足,导致我们第一次面对新西兰的夜路,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基本都在入夜之后度过。也让我们有机会第一次看到新西兰的星空,虽然只是路上的一段突然的云开雾散。当然这里的秋天,夜也来得比较早,晚上6点左右就基本黑下来了。回到奥克兰,将近晚上9点,才动身前去晚餐,Sky Tower附近的Depot是奥克兰有名的生蚝餐厅,可惜我们来得太晚,当天的生蚝已经售罄。我们有些犹豫是否要另选一家,最终大家都为留下来感到值得。虽然没有了生蚝,但是每件出品都是让我们满意美味。主菜可以吃到做法上的用心,配菜和酱料和主菜搭配近乎完美,合在一起吃会对整个菜品的味道有不少的提升。鹅肝和羊排都有惊喜的口感,鸭腿和烤鱼也不失肉质原来的味道,而且份量很足。服务员也非常热情主动,对我们的要求基本都能快速满足。难怪将近9点的餐厅依旧客似云来,虽然依旧有着生蚝的遗憾,但是这家热菜的出品应该也不差于名声在外的生蚝。

第五天是奥克兰自驾市区游的一天,继续从不同方向看向中心区的天际线。早上起来,阳光重新回到了奥克兰。第一站Mount Eden,这是一座距离中心城区南面只有4公里的死火山口,不足200米的高度,却已经是市区中的天然制高点,奥克兰天际线和海湾清晰可见,不失为一个观景的好地方。不过奥克兰的天际线比较简单,只有Sky Tower附近的很小一片区域,而且临近中午望去,

都处在背光的位置上。其他地方都是相对低矮的房屋,当然这一切不足以说明城市的繁华程度。

在山上游荡了近一个小时,出发前往南岸东面的Mission Bay,一片并不算宽阔的公众沙滩,这里是离市中心区最近的沙滩,所以是不少奥克兰居民戏水逐浪的好地方。由于是火山岩石地貌的关系,奥克兰并不多沙滩,即便有,沙也不是洁白,不过也算细腻。这里的海水很洁净,令因为深度变化的海面颜色也可以清晰可见。水温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比较低,不过对于奥克兰居民而言,似乎并不成问题,玩水的人不在少数。

离沙滩不远的小山岗上是Michael Joseph Savage Memorial,新西兰工党第一任领导者的纪念碑。从这里望向湾区的外海,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山上的树木和深蓝色的水,浅蓝色的天,融合在一起,成就一幅美丽的画。

继续停留在城市的东面,我们在SEA LIFE Kelly Tarlton's Aquarium马路的对面发掘到一个完美眺望奥克兰天际线的地方,可惜城区的上空被乌云和连天的大雨覆盖着。海洋馆虽然不大,却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这里介绍的海洋动物主要以南极和新西兰特有物种为主。由废弃的污水处理厂改造而成的空间,远比那些专门兴建的海洋馆小,而且有布局的限制。不过一入园区一个旋转的走廊,却可以令你有步入另一个空间的感觉。之后便是企鹅区,大量的企鹅在各自的种群间聚集着,无论是大型的帝企鹅,还是体型相对较小的巴布亚企鹅,无论是在冰面行走还是水中飞驰,都无碍他们萌萌的状态,瞬间俘虏游人的心。另一个特色的地方是鲨鱼区,这里有自动步道围绕整个区域,游人不需要边走边看,只需要注目或在身边或在头顶出现的各种鲨鱼和鳐鱼就可以了。临近离开园区的时候,还有一条非常爱表现自己的河豚,只要有游人接近,它就会靠近玻璃,做着各种动作,鼓鼓的样子,令你几乎忽略了它一身的毒刺。

雨终于从城区来到了东面,所幸只是不大的阵雨,甚至阳光都没有完全收敛。我们重新回到中心城区的Fish Market吃个High Tea。这里已经没有多少我们想象的街市的模样,基本都是大小餐厅和餐饮摊位,下午4点,客人也不多。我们尝试了太平洋生蚝和新西兰青口。生蚝的肉质和口感还是不错,入口润滑,完全没有杂质,比较新鲜,只是不够肥美,海水味也很淡。青口却不太出彩,并没有什么特别。

之后我们将暂别奥克兰,前往皇后镇,开始我们的新西兰南岛之旅。第一次乘坐新西兰航空的内陆航班,类似很多国外的航空公司,Check In过程基本自助,不过一直有职员在旁边协助。座位的宽度可以接受,机上有零食和热饮供应,不过选择极少。临近降落的时候,空乘会派些糖,可以有助减少飞机下降时候的不适感。这里的夜空很纯净,入住酒店之时,抬头望去,无数星星闪耀在天空之中,即便是明月当空,也遮挡不住南半球的星光。

第六天有着迷失于Routeburn Track的整个白天,清晨就从酒店出发,一直沿着Lake Wakatipu的湖边公路向北,经过Glenorchy之后继续向山区进发。沿途看着由于水面和天气情况形成的在湖面雾带,再加上山顶之上的雾气,疑幻似真的仙境一般,接近湖的最北面,有一大片沼泽生长着低矮的柳树,在秋天的气息下,全部变成金色。这里曾经是湖的一部分,虽然湖水褪去成为了泽地,中间还是有着若隐若现的水塘,令那金色似乎直接生出于水面之上。到达步道附近,手机信号就丢失了,整个步道范围都没有手机信号,这里属于新西兰西南地区的世界遗产胜地-蒂瓦希普纳姆(Te Wahipounamu)的一部分,假山毛榉和罗汉松形成的森林占保护区面积的三分之二,部分树木已有 800 多年高龄。而在长满厚厚青苔的森林之中穿行,水是无处不在的,无论是明澈清凉的的溪涧,或是飞流直下瀑布,都表明这里有着充沛的降雨量。这条路线,全程虽然只有32公里,中间却有一座1255米的高山,所以全段走完,一般需要3天,我们只是来感觉一下其中味道,所以只往返于第一个营地Routeburn Flats Hut与起点之间。虽然这是非常简单的路线,但在专业导赏带领下,我们有了不一样的行走体验。导赏的专业表现,首先是装备齐全,有防水防寒的外套和速干裤可以借用,导赏还带了大量额外食物和求生装备,足够几天的食量。另外是行走路线,除了已经开发好的步道,我们还走过一般人难以触及的河边草坪,古树环绕的森林深处,溪流消散的古水道。除了可以有不一样的徒步体验,还有更多机会沉迷于这里的美景,而且休息点也安排得很合理,基本不会出现过于疲累;最后,非常丰富的知识,除了专业的介绍和解释很多这里特有的动植物外,还不时和不同的团友交谈,令大家可以分散一下注意力在行走的疲惫之上。在临近Routeburn Flats Hut的河边草坪和森林的交界处,令人想起了魔戒中魔贡森林的景象。这里的小鸟几乎不怕人,路上遇到很多在路面上嬉戏的,我们走到脚边也不会马上飞走,甚至会流连一段在我们跟前。到达Routeburn Flats Hut,这里有一条河流横贯整片在高山之间的草甸,远处还有山顶上还有点点积雪。如此美景之下,即便是用着再简单的午餐,也是享受。

返回皇后镇的路上,导赏还在一个观景台停下来,让我们可以远眺Lake Wakatipu的全貌。

徒步归来,当然要好好补充一下一日的消耗。赶在日落之前到达Skyline,作为皇后镇的高点,并不算高,缆车距离也不长,不过对于基本都是低矮的房屋的小镇,还是很足够的。秋日的太阳下山太早了,而且皇后镇又淹没在四周千米以上的高山之间,阳光早早就离开了小镇的城区,只留下金色的光照亮着周围群山的山顶。当天空暗淡下来之后,游人也开始散退之时,Skyline里的Stratosfare Restaurant才开始晚上的热闹。不过,如果不是坐在窗边位置,其实并不能看到什么夜景。所以我们还是享受食物吧。这里的食物都是无限量供应的,不过有限时,晚餐分两轮,晚上8点半前一轮,之后到晚上10点是第二轮。新西兰绿唇青口和新西兰太平洋鲑都有提供,整体上食物出品和一般的酒店自助餐类似,并没有很特别出彩的,反而是自制的雪糕非常美味而且真材实料,由一大把的各种莓果和雪糕一起搅拌而成。餐后,才是Skyline的第二大看点,观星。此时的观景平台上只有我们两人,照明的灯光不强,并没有阻碍我们仰望星空,那由繁星组成的银河再次在我们眼前出现,没有旁人,没有车行,甚至比当年在黄石公园的观星经历还要惬意。只顾着观星的我们,甚至连皇后镇的夜景都忽略了,直到坐上回程缆车才忆起。虽然小镇的夜不是繁华,却有着另一种平静。

第七天,遇上澳新军团日,作为公众假期的一天,我们的行程有点不顺。一早被告知由于天气原因,我们预订的飞机来回米尔福德峡湾的行程被取消了,而且由于我们后续的行程太紧密了,已经没有任何调整的空间了,只能放弃。唯有决定前往先前因为行程安排而放弃的Arrowntown,据说这里是皇后镇秋色最迷人的地方。乘坐公交巴士到达之后,想着先解决早餐,结果好几家都休息或者延迟开业,所剩无几营业的,也只有外带的面包或者馅派,期望舒舒服服吃个早餐的愿望也落空了。箭镇的中心城区很小,只有三条街,从头走到尾不需5分钟。街道旁有着零散的几棵树或全红,或深红,或金黄,当然更多还是绿色或者和红黄绿色相间,或多或少地展示着秋意,不过暂时还看不出其迷人之处。简单的早餐过后,沿着箭河Arrow River旁边的步道向东南方向行走,步道两旁的树几乎都成了耀眼的金黄色,特别是那些被阳光照射的地方。河水清澈,即便有着岸边落叶形成的腐土,也无法影响水的透明。河岸对面的山坡上才是精华之处,密密麻麻的树木在半山之上呈现着各种颜色,并不是只有红或者黄,反而更加绚丽,可惜秋日的阳光完全无法照射到这片山坡上,我们到达的时间也略早,绿色还是占据主导地位。

走到Wilcox Green,有一条跨河的小桥,穿过之后,有一条上山的步道Tobins Track。初走几步,就可以看到山上道路两旁连片的金黄树叶,之后继续上行,越过山腰的树林,就可以看到整个Arrowntown在周围群山环抱下的全貌,迷人的秋色才在这里开始展现,五彩斑斓的树木和颜色各异的房屋在街区间错落有致;周围的山坡上,也是充满颜色的变化。

由于经过了昨天的徒步,今天状态比较一般,我们就放弃了原来的环线徒步计划,原路返回镇中心享用午餐,上午的纪念活动过后,部分餐厅恢复了营业。午餐之后来到小镇的西边,也来到新西兰的第一个华人聚居地遗址,他们是19世纪中期来到这里的华人淘金者,观看他们当年的居住环境,只能用恶劣来形容。再之后意外发现,有步道可以前往Arrow River的上游,走出不远就是魔戒电影中的布鲁南渡口,精灵王国瑞文戴尔的门户。精灵公主亚玟带着弗罗多逃避黑骑士追杀的时候,就是在布鲁南渡口召唤洪水吞没了黑骑士。满足地离开这个意外到达的地方,据Uber司机说,在周边的山中骑行或者自驾会有更多的风景。而在前往Onsen Hot Pools的路上,两旁都是金黄色的树叶。Onsen Hot Pools是一个在正对Shotover River峡谷的山崖上的一个私密SPA。所有的SPA房都是密封的,房间中只有一个大木桶,可以享受一个小时的私人时光。不过绝大多数人来这里都是为了河湾峡谷间的美景,因为每个房间在面向峡谷的方向都是开放的,所谓SPA,更多是观景和拍照。

晚餐时,重回皇后镇中心,落脚的Rata,在路面完全没办法发现这家餐厅的存在,其份量巨大的网红惠灵顿牛排现在暂停供应了,不过两人份的羊肩还是有的,份量对于爱吃肉的我们同样十足,而且烤得很好,搭配的酱汁更是提升了口感。另外银鳕鱼也很不错,灼烧得香脆的鱼皮和香滑的鱼肉搭配在一起,令口感有了更多的变化。

第八天的早上看着窗外的湖景,享用了一个以新西兰帝王鲑作为主菜的自制早餐,这样的美妙时刻,只想拥有多点。今天主要是游湖,Lake Wakatipu,湖的形状比较特别,类似一个变体的N型,只是中间的斜杠变成了横杠。早上乘坐TSS Earnslaw Steamship,这艘从1912年就开始服役,业已航行超过百年的蒸汽游轮上观看湖岸风光。当游船离岸时,会放出震耳的汽笛声,同时释放出由于通过锅炉燃烧产生蒸汽而形成的黑烟,彷佛梦回一个世纪以前,也提醒乘客巡游的开始。整个航程大约90分钟,从湖东面的皇后镇码头往返于湖西面的农场Walter Peak Farm,走过湖面的三分之一左右。从皇后镇出发的时候,船的右舷方向看着皇后镇中心延伸出去的房屋,而且树木比较茂密,景致比较好。不过船头的风比想象中大多了,在这秋色之中,即便有着太阳的照耀,还是会感到风的寒冷。左舷则是荒山较多,植被就算有覆盖,也多是慢慢开始枯黄的草本植物,显得暗淡而且单一。不过临近农场就有了变化,那白墙红顶的美丽餐厅,在阳光下特别显眼。船返回时,因为不少游人都留在农场参加中午的活动,空位多出了很多,我们才能好好的体会游船观景的自如,无论是室内室外,船的左右舷都可以体验。

之后我们在码头附近流连一番,差点就错过了午餐时间,码头附近有着镇中心唯一的沙滩,不过并不是沙,只是石头比较细小而已,但是这里可以远眺湖的西岸,所以景致还是不错的。除了码头,大量的水上活动设施也集中在这里,形成各异的风格。

中午幸运地在无时无刻不在排队的Fergburger店内找到位置,有拥挤的人流中,我们可以安静地看着大厨准备食物,休闲地等待着属于我们的美味。汉堡包的表皮烤得很脆却不干,新西兰牛肉做成的肉饼配合瑞士芝士,肉饼的份量虽大,却整片都充满着酱汁和肉汁混合而成的美味。

午后,再次前往湖区北面的Glenorchy,期间从陆上再次经过湖区,虽然是在多云的天气下,湖水的蓝依旧清晰可见。

这次到来的目的不是徒步,而是回味电影中的中土世界。首先是在Dart River上的Jetboats之旅,快艇经过独特设计已适应这里的浅河床,在经验丰富的船长驾驶下,才能安全地逆水行舟,行程中有惊无险,偶尔会玩几个360度的转圈,在河床浅滩处,船会像车快速经过减速带一样,在连串震动中前进。这条由冰川和雪山融水而来的河流最终会汇入湖区,令湖水一直保持在10度左右,所以是湖区的重要源头之一。而我们到来的原因,则是因为这里是The Lord of the Rings的主要取景地之一,不少场景的实景就在这条河和附近区域。经过近30分钟的逆流而上,到达一片较宽广河滩,这片河滩的远处群山之上就是护戒队的主角们走过的雪顶,而这里本身就是双塔之一的艾辛格的实景地。当我们从这里离船进入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的原始森林边缘部分时,再次见到被那些高大的假山毛榉围绕的森林,而这片区域不远就是电影中幽灵森林和波罗莫战死等场景的实景地。

短暂的森林漫步之后,返回Glenorchy的路上会经过一片私人农场,而这片地区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天堂Paradise,短短的一见,是无法足够感受到这里的美丽的,冰川峡谷出口不远的土地,还可以看见不远的山峰,和国家公园接壤,区域中还有一个冰川融水的湖泊,而整片区域,除了农场主的一些建筑,所有区域都是属于农场内的牛羊的。稍微可惜的是,整个半日的行程都只能浅尝辄止。

晚餐依旧在皇后镇中心,Muskets and Moonshine的羊肩有着比Rata更好的味道,肉质更嫩滑,特别是羊肉还是温热的时候,上菜时更细心,份量也更夸张,四个人都只能勉强吃下一份,当然价格便更划算,唯一欠缺就是调味的海盐略不均匀。

第九天的一大早起来,雨似乎从昨夜开始就不曾停息。9点过后,雨慢慢收小,湖区的美丽景色又重新出现,特别是那些云雾挂在山间的时候。本来预约了早上的Wanaka的飞机驾驶体验,经多次和客服联系,我们再次判断了天气和云层的状况后,最终决定放弃。毕竟即便雨会消停,云层也不能打开,这样的条件下,观景的作用大减。

所以这一天下来,就成了赶路前往达尼丁Dunedin,为了不要让路程变得太无趣,临时找了一些沿途的观景点,惬意地享受着自驾游的乐趣。导航估计三个半小时车程的路,我们居然用了七个小时。这段路也让我们充分的体会到新西兰秋天的美丽,金黄色在这段路上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我们先沿着6号公路向东,不远就到了蹦极的起源地Kawarau Gorge Suspension Bridge,大桥上下都聚集着不少观看别人蹦极的,亲自游玩的也不少,我们在看的全程,体验者都没有停息过。大桥附近的秋色更是壮美,峡谷两岸的树木真的可以说是五彩斑斓,再配合蓝白色的河水,如同油画一般。

离开大桥不远的有一条小山路,开进去不远,就可以看到魔戒系列电影里,Pillars of the Kings的实景拍摄地的峡谷。

重新回到主路,经过Cromwell小镇转道8号公路向南,在镇外的Cromwell Lookout,除了可以看到整座秋色之下的小镇,还可以看到Kawarau River经过一个河湾后,在这里汇入Clutha River,虽然没有两河交汇的澎拜,却形成一幅山水油画。

一路上有不少终于酿酒的葡萄树,估计路边也有不少葡萄酒庄,不过我们并没有计划尝试,因为本来这一路的景致都是在计划之外的。在Clyde小镇的Paulina's Restaurant享用了一个超长的午餐,加上用餐前后在附近拍拍照,居然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2小时。

镇北的高地分别有两个观景台,Clyde Dam Lookout是看Clutha River上的大坝的,由于河水流量并不大,这只是一座很小型的水坝。Clyde Lookout是看整座小镇的,河傍的小镇在各色树木间显得格外宁静。

之后离开Alexandra小镇向南不远,在导航上意外发现一个湖,经过时,看到有进入的路口,便深入其中,这个叫做Flat Top Hill Conservation Area的地方,是因为一个蓄水坝形成的湖,当太阳照耀着被风吹动着的水面,体现着真正的波光粼粼,远处的一片密集的树木笔直地立在湖边,全部变成了金黄色,近处的一大片芦苇,也似乎被阳光染成了金黄色,在这一湖秋水之间,我们流连忘返,时间又在不知不觉间流淌着。如果不是逐渐西下的太阳和慢慢增多的乌云,我们可能还会停留下去。

回到8号公路继续向南,临近Millers Flat Bridge,被河对面的金黄色吸引了,便开上桥看看,才发现整个河岸都被树染成了金黄色。

待之后天色渐晚,我们才一路前行,不再作停留。到达达尼丁时,已是晚上7点,街上很多店铺都已经关门。我们只能匆匆走过市中心的八角形街区,略略看看几个代表性的建筑,便前往晚餐的地方,Two Chefs Bistro。这家的第一个印象是厨房出品比较慢,因为服务生和我们说厨房太忙,需要先等一段时间,才能点餐,然而整体出品一般,唯一亮点是搭配海鲜的酱汁,米饭沾着这些酱汁,甚好。

第十天的上午,是一个不需要早起的达尼丁的星期天上午,这天全城的路边停车位停车免费,所以我们先留在市区看看。First Church Of Otago见证着城市的历史,歌德式的高塔令其保持着作为整个城市的最高建筑物,自然也是这里的主教座堂,可惜今天有活动,未能入内参观。

Dunedin Railway Station虽然是二十世纪初的建筑,使用的却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

之后出城到Sandfly Bay去看海豹,山路之上可以从高处看到Otago Harbour的整个港湾,壮美之极。车只能到达海滩上的高地,需要走下几个沙丘,再走过半个海滩,才终于看到几只野生海豹,其中一只估计嫌我们在骚扰它,每当我们走进之时就跑到沙堆上的草丛中。另外几只就完全不理会走过的游人,继续睡大觉,原来预计半个小时的地方,由于沙滩的路不好走,用了近一个半小时,不过可以如此近距离看到野生海豹也是不虚此行。

之后回到市区附近,驾车感受一下号称Steepest Street in the World的Baldwin Street,这条路的平均倾斜度达35度,即便靠步行和看路边的房子都可以体会到,但是直接从道路上行驶过的观感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当你坐在车内都完全看不见坡顶的车的时候。另外在坡顶向下看和远眺时的冲击感,也是独特的体验。

离开达尼丁,沿着1号公路向北驶向奥玛鲁Oamaru,途中经过一个沙滩Moeraki Boulders Beach,这里散落着形成于几千万年前的正圆形巨石,这样的巨石形成因由众说纷纭,目前比较接受的说法是在海底由碳酸钙晶体逐渐形成,类似于珍珠的形成过程,之后被海浪和风运送着,最终将自己呈现在人类的面前。类似的圆形石头,虽然在其他地方偶有发现,但都没有像这里如此大型的,大部分现存的巨石,直径超过1米,甚至可达2-3米。

本来想继续在这里流连,可是后面还有一个重要的行程,只能尽快到达奥玛鲁的AB&B民宿。预订之前已经通过照片,有所预想过,但是到达民宿时,无论是房子内部的家具和布置,还是室外的陈设,以及远眺的海景,还是比设想的美轮美奂得多。稍作休息后,我们就前往Oamaru Blue Penguin Colony观看小蓝企鹅归巢。这里曾经是采石场,发现企鹅开始在这里筑巢之后便改造成保护中心,和墨尔本菲利浦岛海滩类似,这里都是陡峭的石滩,但是整体规模要小很多,企鹅的体型也是号称全世界最小的,一般只有30厘米高。但是这里除了企鹅还有不少的海豹在石滩之上慵懒的睡着,虽然这里的海豹不以企鹅为食,不过也添加了企鹅们归家的难度,不时会因为企鹅在它们附近而作出威胁的动作,令这些个头矮小的家伙,如临大敌,变得更加进退维谷。也由于这里的规模小,所以可以非常靠近地观看企鹅从海上到石滩再到草丛中的巢穴的归家路径,而且还有中英文解说。为了保护这些可爱而敏感的小蓝企鹅,同样是禁止使用任何设备拍摄,经过解释,绝大部分旅客都明白并遵守着。

是夜,充分利用民宿的设施,当然是从超市购物之后的自制晚餐,丰盛而且美味。

第十一天,基本都在雨中度过,早上的奥玛鲁并未在淅淅沥沥的一夜后迎来雨过天清,反而继续下着中雨。在雨中匆匆地开车经过城区的最中心,个人觉得Steampunk HQ,单单看外在的布置就应该很有趣,一辆真实的蒸汽机车车头和一个凌空而立的飞船模型分别在建筑物的两旁,令人有着一探究竟的冲动。Harbour St是这座城市历史的见证,也是新西兰最完整的由维多利亚风格建筑群形成的街区。之后我们沿着1号公路向北离开这座城市,并转道83号公路向西北,一路基本沿着Waitaki River的河岸走,那金黄的秋色简直令人陶醉。特别是经过由两条水坝分别形成的两个湖Lake Waitaki和Lake Aviemore的湖边之时,接近水面的树木全部是金黄色的,偶尔突出的半岛上则是五彩斑斓。离开美丽的83号公路,沿着8号和80号公路一直向北,雨点又渐渐变得密集了,8号公路的两边都是宽阔而平整的平原,自动喷水车都是连接起来,近千米长的机械巨兽随处可见,甚至有接连几千米的,而种植的基本都是牛羊食用的牧草。转入80号公路之后,路边便是狭长的Lake Pukaki,这个由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山的冰川融水形成的湖,其奶蓝色的湖水,让我们所有的照片都不足反映出,其在眼前呈现出来的美丽。最终到达今天路程的终点,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ational Park里面的Aoraki Mount Cook Village。本来计划,午餐后沿着Hooker Valley Track徒步到Hooker Lake,看看冰川。然而雨依旧纷纷不停,令我们只能逗留在酒店餐厅的落地玻璃窗后,看着慢慢清晰的南阿尔卑斯山脉的群峰,不少雪山开始露出了容貌,可惜作为最高峰的库克山依旧卑云雾遮挡着。终于雨停了,赶在天色黑下来之前,我们走上了一小段步道,来回一小时,算是略微接近了雪山一些,也几处看到雪崩造成的威力,即便雪已经消融,带来的对地表植物和设施的破坏却无法修复。

赶在天完全被黑暗吞没之前回到酒店,享受着休闲的自助餐,并不为吃下多少食物,只为慢慢体会与回味这一路的经历。原以为,下午的乌云会将今夜的星空遮挡了,却在晚餐过后发现惊喜。壮丽的银河,清晰的出现在我们头上,仰望星空,即便在摄氏零度之时,我们都不觉得时间的流淌,气温的下降。这个黄金评级的国际黑暗天空保护区International Dark Sky Reserve的夜空,展示着和白天截然不同的魅力。这样的夜,如何不令人难忘。

第十二天的一早起来,就发现昨夜的好天气得以延续,因为库克山的的雪山峰顶已经被晨光映照的金黄。

原来预订了早上的游塔斯曼冰川湖Tasman Glacier,居然因为天气太寒冷而取消了,我们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虽然此时的温度显示是零下两三度,不过走在室外的我们都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无奈只能将游冰川湖的行程推迟到正午的十二点半,然后惦记着将我们昨天因为降雨而失去的Hooker Valley track步道的体验,趁着上午的好天气去行走一番。路旁的植物不少都结着白色的霜,令一些植物的观感变得完全不一样,步道上也有些结冰的情况,部分路段会变得很滑,还有一些积水变成了冰面。

当太阳渐渐升高,阳光几乎可以洒满这里的雪山群峰。我们越过中间的平地,到达Hooker Valley track的起点,发现了告示牌说步道从第一吊桥之后就封闭了,我们继续前行,一探究竟。一路走走停停,看看雪山,拍拍照片,爬爬山坡,两三公里的路,走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到达Mueller Lake附近的第一吊桥。从这里的详细说明中,我们才知道,后面的一大段步道都被洪水冲毁了,连第二吊桥都严重损毁了。可惜无法完整地体验这条处于夹在两边雪山的峡谷之中的步道。原路返回时,太阳又爬升了很多,连途径的那片在冰川消散后形成的小平原都可以照耀出金黄的颜色,便又花了不少时间拍照。

当我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一个简单的午餐之后,正好接上游塔斯曼冰川湖。一个拥有浮冰的冰川湖并不多见,而对游人开放的更加少之又少。到达湖边之前,需要步行30分钟左右的步道前往湖边,这一段路同样是观看南阿尔卑斯山脉雪山群的好地方。这个冰川是新西兰最长的,超过27公里,然而这个湖却是因为冰川不断融化而形成的,而且湖的面积快速扩大着,据导赏的工作人员介绍,仅仅5年,冰川前缘已经后退了二三十米。湖面上有着或大或小的浮冰,一般这些冰川融化断裂形成的浮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只占总体积的十分之一。导赏会让你在船上有各种不同观看和接触浮冰山的机会,也会普及一些知识,还可以进距离看看冰河前缘,都是一段难得的体验。另外当你坐在快艇上,驶向冰川方向的时候,那种冷即使是在正午的太阳照耀下也无力化解,如同面对着一个开着大门的冷藏室,从里向外,对你吹着最大的寒风。

依依不舍地离开带给了我们丰富体验的库克山,赶往南岛最大的城市,基督城。沿着80号公路向南,再一次经过Lake Pukaki,周边的景致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美丽,但是昨天看到的粉蓝色湖水,反在阳光下变回更贴近普通湖水的颜色,我们在两个观景台都看到类似的情况。

沿着8号公路向东,行驶不久就到了Lake Tekapo,太阳已经西下,阳光已经照不到湖水,只能将余晖落在周围的雪山顶之上。坐落旁边的那座小型石造教堂,好牧羊人教堂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因为坐落在湖边,成为很多照片的背景。也由于从教堂里面可以看到整个湖的壮丽景色,也让这里成了新西兰著名景点。然而当游人聚集太多太密的地方,属于这里的恬静惬意,就会丢失了一些。

太阳最后的光辉也淹没在这个湖边,继续往东,之后又一次回到1号公路,转而向北,在太阳下山之后的公路上赶路,前往基督城。

第十三天又是早起的一天,因为要赶往凯库拉Kaikoura,这个距离基督城近200公里的地方。寒流与暖流在这里会合,从海底卷起大量的营养物质,成了不少海洋生物生活的天堂。鲸鱼,海豚和毛皮海狮都把这里当作最佳的捕食地点,因而大量的聚集在这里繁衍生息。经历了2016年11月14日的7.8级地震之后,凯库拉用了一年才将港口重新开放,然而时至今日,还是有一些余波未平,对于我们只是过路的游客也有体会到。例如,曾经损毁的1号公路还继续着修缮工程,不时有些单边封路;渔业还处在休养期。不过幸运的是,鲸鱼并没有因为地震产生的海底变化而离开这里,所以我们今天才有机会看到这些海洋巨兽。沿着1号公路向北,全程开车需要接近3小时,在经过Oaro小镇之后,1号公路便有一段很长的路,是贴着新西兰的东海岸的,看着路旁的海,便不自觉地被陶醉了。观鲸的船并不大,只能坐50人左右,还有很多提醒说会晕船,幸好今天风和日丽,海上的风和浪都不大。不过如果风浪比较大的日子,这样小的船还是很容易颠簸的。这里观鲸的重点是抹香鲸,其入水之前高高翘出海面的尾巴反比其巨大的头部更能成为标志。船员们花费了一些时间,利用海底声音接收器寻找着准备出水换气的抹香鲸鱼,我们比较幸运,在这次行程之中分别看到两头出水换气的抹香鲸。

然后船员发现了不远有一群海豚和一头幼年Humpback Whale鲸鱼在海中嬉戏,这些海中的精灵,围在一起,围着船的左右游玩了很久,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属于他们的游乐场。

最后,船还到了一片海豚的聚集地,超过20条Dusk Dolphin海豚三五成群地畅游着,而这里距离陆地并不远,岸上的车都能清晰可见,可以想象是怎样纯净的环境,才能让这里的海豚族群如此密集。接近两个半小时的观鲸船,完全是在不知不觉中度过,看到各种海洋生物的兴奋,简直是接连不断。

离船后前往Kaikoura Seafood BBQ Kiosk,尝尝这家出名的路边摊,Crayfish龙虾当然是凯库拉的必选,这个地名在毛利语中的意思就是Meal of Crayfish。可惜我们到达的比较晚了,只剩下几个龙虾可以选了。龙虾比较新鲜,烧烤的水平也算可以,不过Seafood Platter里面的海鲜就不太好,而且配菜和米饭真的太差,还不如都换成烤吐司呢。这里有着不少贪吃的鸟在桌子周围晃悠,随时准备着偷吃一两口。

虽然需要来回近6个小时,但是这个行程还是值得的,又有多少地方可以如此靠近巨大的鲸鱼呢。晚餐选择在基督城区中心的Twenty Seven Steps,从酒店需要横跨过整个Hagley Park North才走到中心区,虽然只是刚刚天黑下来的下午6点,路上却已经行人甚少,回程时更是整个街区都难见几个人。幸好餐厅的鹿肉做得很好,肉质细滑而且有独特的甜味;羊排也是不错,肉质香滑。

第十四天是慢游基督城的一天,从酒店的花园餐厅里的早餐开始。10点半才从酒店出发前往酒店附近的Mona Vale,整个维多利亚式的公园坐落在Avon River河畔,特别是花园中心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在河对岸看过来,在周边的树木衬托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却又和环境融为一体。

再次经过Hagley Park North,白天才能更体会到这片占据了基督城中心城区接近一半的公园的宏大。来到包围在这座公园之中的基督城植物园Christchurch Botanic Gardens,秋色在这里显得非常美丽,园区的面积很大,无论是不同的小花园和道路上都不断地谋杀着我们时间,几处水塘和喷水池,都是很好地点缀。而在New Zealand Gardens还可以找到新西兰的国花银蕨Sliver Fern,表面不容易看出和一般蕨类的差别,但是其背面在光照下会显示出银色。

行走了近1个半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座植物园,转入园区旁边的Canterbury Museum,里面有大量毛利人的玉器制品,还有不少太平洋鸟类的标本。接近两点才前往Zen Sushi & Dumplings用午餐,这里的三文鱼是用产自Nelson的King Salmon,据说不是高山淡水养殖的,而是来自海中的,肉质的确比之前吃到过的更加细腻,脂肪的纹理也非常清晰。

之后沿着Avon River河岸走了一段到达Bridge of Remembrance,途中经过Canterbury Earthquake National Memorial的纪念碑,2011年的地震令这座城市经历了剧烈的伤痛。

Bridge of Remembrance正对面的一段Cashel St是基督城的步行街,有不少店铺林立。我们也尝试了一家新西兰的网红甜品店Sweet Soul Patisserie,甜品的价格并不算太贵,造型非常精美,店家说全部都是用新鲜材料夹杂果肉制成的,味道也是不错的。

之后沿着街道往东走,就会来到为了纪念2011年那次地震中遭遇到不幸的人的185 White Chairs,185张款式各异的椅子都被刷成了白色,静静地摆放在那里。旁边不远,则是为了暂时替代在地震中被严重损毁的基督城大教堂而建造的纸教堂Christchurch Transitional Cathedral,不过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关门,无法入内参观。

之后折返向西,便会经过被围闭起来的基督城大教堂,从铁丝网的间隙望去,教堂大部分的屋顶都塌陷了,还有几处墙壁都倒塌了,可见那次地震的威力。

慢慢地走过并不算大的基督城中心区,已过晚上6点,也到了和充满各种自然景观和探险运动的新西兰南岛说再见的时候了。

第十五天是同行朋友强烈要求预留下来的购物日,所以今天的活动范围基本就没有离开奥克兰的Queen St,当然首先是继续慢游的行程。将近10点才在明媚的阳光下离开酒店,吃过早餐后,去Auckland Art Gallery Toi o Tāmaki和Aotea Square感受一下奥克兰的文化气息。

接着沿着Queen St向北,走过几家Mall和商店,也绕到过旁边的High St。不知不觉地临近午餐时间,正好在Madriz Spanish Restaurant & Tapas Bar的附近,这家的羊肩做得非常软糯,肉不需要怎么处理就可以将其从大骨上取出,有着羊肉的香味却没有膻味,搭配些酱汁会更加好吃。午餐后走向海边,中心城区外的海边充满着码头和仓库,并没有多少海可以轻易的看到。一直沿着海边向西走,在Viaduct Lookout外的码头有一些可以出租的游船,从这里回望更可以看到不远的奥克兰天际线。旁边有一条可开合的步行桥,正好锁在内外港口的连接处,每当船只进出,就必须开启两边的桥面让船只通过。

过桥之后,继续向西走到海边,便可以看到无数游船停泊在港湾之内,真有些千帆之都的感觉。这里也是一个比较近看到海港大桥Auckland Harbour Bridge的地方。

当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海边,回到奥克兰市中心区之时,也到了整个行程结束的时候了。这时也刚好到了城市的晚高峰,平常不多见的人流和车流也在这时出现,给这座新西兰最大的城市添加了烟火气息。

回程的时候,第一次体验新西兰航空的国际航班,机上娱乐设备的面板要比新加坡航空的好,有很多好玩的功能,还可以直接点饮品和零食,省去不少和空乘互动的时间。


两周时间,看过,感受过,新西兰南北的差异,有过各种被景色的陶醉,有过不同活动的体验,也有过错过的遗憾。千面的新西兰,有优越自然条件带来的美丽,也有大自然之力的不可抗拒,有文化交流的融合,也有不可回避的各种问题。只能将自身投入到旅程之中,才能体会到,这里带来的一切。
愿世间万物都能如与世隔绝的你那般纯粹、真实、简单、安静、衣不染尘,变而不化。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文章
问答
赞 32
评论 11
作者提到

15天  4月  夫妻

美食、摄影、自驾、自由行、徒步、小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