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游,遇到欧洲杯
徐团
2016-09-18
阅读 6.0千
出发时间6月
行程天数18天
和谁出行和朋友

当欧洲游遇到欧洲杯,就多了一道风景,多了一份记忆。

今年6月7-24日,参团游欧洲,不期而遇法国欧洲杯,随意采撷一点花絮。

6月12日,由苏格兰渡过北海峡到达北爱尔兰,下午来到贝尔法斯特。说到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估计知晓的人不多;但说到泰坦尼克号,可能就无人不知了。贝尔法斯特就是泰坦尼克号的“出生地”。

(上图是泰坦尼克号博物馆)


我们到贝尔法斯特的当天,恰逢欧洲杯赛在尼斯赛场举行波兰—北爱尔兰小组赛。我们进入泰坦尼克号博物馆之前,已经看到在博物馆附近的空地搭好的比赛实况转播台和周围的数辆警车,以及执勤的警察。我们在博物馆内参观,球迷们也陆续进场观战,等我们参观完,球赛也接近尾声了。北爱尔兰输掉了本场比赛,但球迷仍很兴奋,估计毕竟只是一场小组赛,而且看球的乐趣也不仅仅限于赢球吧。我们的大巴等在路口,直到球迷退场完毕,警察才放行车辆。街上随处可见穿绿色T恤的北爱球迷。





6月13日,爱尔兰首都都柏林

很不错的一座城市。不知道为什么这儿欧洲杯赛的气氛不浓,虽然去了都柏林梅林广场、圣三一学院凤凰公园健力士黑啤展览馆等景点,一路途经之处只拍到两张和杯赛有关的照片。

6月14日,由爱尔兰机场搭乘飞机,经伦敦转机去往法国尼斯。

由于搭乘早班机,紧紧张张之中拍到的爱尔兰机场与杯赛有关的布景。

到了尼斯,欧洲杯赛的气氛就很浓了。法国是欧洲强队,2016的欧洲杯又是在法国举办,自然会与众不同了。

尼斯机场

尼斯的比赛场馆

尼斯是法国欧洲杯赛场城市之一,虽然我们到的当天没有法国队的小组赛,这里也没有比赛,但安全戒备还是比较严格的,街上除了警察警车,还看到过持枪巡逻的军人哦。

漫步天使湾、盎格鲁街(英国人漫步大道)

由于是欧洲杯期间,尼斯也是比赛赛场所在地,所以海边可以看到警察,旁边的街道也停有警车。警察很和蔼,不拒绝游客合影的要求;天使湾风光迷人,一派祥和的景象。 真不敢想象,这里就是一个月后发生尼斯恐袭的现场。




当晚住尼斯。在前台等拿房间钥匙的时候看到显示屏介绍有屋顶的酒吧,本打算去看看的,后来忘了。直到第二天都上车了,领队说昨晚在楼顶和老外一起看欧洲杯才想起,唉......。 领队还说我们的葡萄牙籍司机也是球迷,和他聊球赛,对前一晚葡萄牙:冰岛1:1的比赛结果不满意,估计他当时绝不会想到葡萄牙会夺冠吧。

6月15日,马赛老港码头区、圣母加德大教堂

马赛老港热闹、有活力。正好遇到当晚马赛有法国和阿尔巴尼亚的小组赛,码头区的两国球迷热力四射啊。 我们的午餐就在码头附近的大华饭店,离下车点很远,一路急行军都来不及好好拍照。

映入眼帘的主要元素就是码头,球迷,警察。















圣母加德大教堂是马赛的象征,它建于150米高的一个山丘上,从这里可以俯望马赛全城,以及眺望地中海风景。 在这里也可以看到阿尔巴尼亚球迷的身影和他们乘坐的车辆,真是旅游看球两不误啊。


上两张图远方三个岛中间那个小的就是大仲马笔下的伊夫岛哦。

上图远方的白色建筑就是当晚欧洲杯的赛场。

由圣母加德大教堂返回市区的路上看到大批的阿尔巴尼亚球迷陆续到来,红衫红国旗的队伍真有点红海洋的意思了。可见国不论大小,球队水平不论高低,球迷的激情都是一样的。 老港码头区的酒吧、咖啡馆坐满了等待观看比赛的球迷,大屏幕的电视已摆放好了。


到了酒店好一阵才想起当晚的足球小组赛,打开电视比赛已近尾声,法国已经无悬念地锁定了胜局。由于没看前面的比赛,所以也没看到来马赛现场观战的奥朗德,第二天才听看了前面比赛实况的人说起,难怪马赛当天的安保那么严密啊。

6月16-20日,西班牙

在西班牙走过四个城市,包括巴塞罗那马德里。奇怪的是所到之处看不到和欧洲杯有关的场景,居然没有感受到欧洲杯的气氛,包括博纳乌球场周边哦(毕竟皇马还有几个大牌在为各自的国家征战啊)。上届欧洲杯卫冕冠军西班牙队回国受到举国上下欢迎的激情场景还历历在目,这届欧洲杯期间怎么会如此冷清呢?虽然今年西班牙止步16强,但当时小组赛还没结束啊。看不到杯赛的气氛,算不算漫不经心,因而导致后来的止步不前呢?

只有放一张博纳乌球场的照片在此了。

6月21-22日,葡萄牙里斯本

葡萄牙贸易广场后面的步行街可以见到球迷的身影。


我们住的酒店旁边的路口

里斯本自由大道

自由大道位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全长1.2千米,宽90米,被誉为里斯本的香榭丽舍大街。它的北段连着庞巴尔侯爵广场,南端连着罗西奥广场。1755年11月1日,里斯本发生了罕见的大地震,将这个城市2/3的建筑夷为平地。当时恰逢周末,很多人聚集在教堂里做弥撒,所以死伤非常惨重,约有6万人丧生。当时担任葡萄牙首相的庞巴尔侯爵受命重建里斯本。为了纪念庞巴尔的贡献,1926年5月奠基修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广场,即为自由大道北端的庞巴尔侯爵广场。1934年5月,又树立了他的青铜塑像。

(庞巴尔侯爵广场)

(独立纪念碑)

(罗西奥广场)

自由大道旁的酒吧、咖啡馆已摆放好电视机甚至投影仪,球迷也有入座等待看球赛的了,当天有葡萄牙的小组赛(匈牙利-葡萄牙)。估计当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葡萄牙队会走到最后,直至夺冠。可以想象葡萄牙夺冠之夜本国球迷该有多兴奋啊!

6月24日回国。

我们的行程在小组赛阶段就结束了。作为伪球迷(而且段位还不高)的我,旅途中晚上有的那场球赛没有时差,可也没看几次,有的场次都不好意思说连两个队都可能没完全认清是哪个国家的。回国看得懂也听得懂了,却又不能接受时差了,基本看重播(甚至是简缩版的)。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看看热闹也好啊。

作为伪球迷,也陪伴了欧洲杯。以7月11日发朋友圈的话作为结束语:欧洲杯葡萄牙夺冠。半决赛我认为德国会战胜法国,错;决赛我认为法国会胜出,又错。唉,伪球迷就是伪球迷。不过葡萄牙夺冠也不错啊,这次欧洲杯我们也感受了一哈赛事外围气氛,葡萄牙咱们也走到了。豪门盛宴结束啦。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文章
问答
赞 31
评论 6
作者提到

18天  6月  和朋友

人文、跟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