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索维拉:撒哈拉里最文艺的绿洲

2017-02-20
旅行密探李大头
阅读 5.2千
行程天数10天
人均花费2.0万

(本文4319字,阅读时间约需15分钟)


骑着骆驼在撒哈拉大沙漠里走了将近一天,已是疲倦至极。导游急忙安慰我们:“放轻松,撒哈拉最好的绿洲就在前面了……”随着不计其数的海鸥尖叫声以及海水味道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又开始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绿洲这回事了。

她的名字是拉希达(Rachida),其手中握着类似消防水喉的粗大水管与她的身份格格不入。在我看来,那玩意喷射出来的水柱完全可以抵挡一个中队的防暴警察,如果她真的想这样干的话。我半赤裸地站在她的面前,周围铺满瓷砖,听说旧时候这是一个秘密的刑场,我心里不禁透出一丝凉意……在询问过我是否准备好之后,我的脖子上、背部、臀部和大腿马上便遭受了有生以来最猛烈的的海水冲击。

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五分钟,感觉自己还有知觉;事实上,被海水这样冲射并不难受,相反是完全可以用“棒极了”来形容。被海水冲洗是海水浴疗法的最后阶段了,仅仅在刚才,拉希达和她的同事们已经花了三个小时在我疲惫的身体上来回来按摩以及涂抹精油……现在,我感到自己沧桑的皮肤犹如婴儿足底般细腻,全身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种完全放松,正是坐了一整天骆驼的人现在所急需的。

接下来,在我的追问下,拉希达为我描述了一个完全索维拉式午后画面:街上漫步着许多打扮独特的人,他们极有可能是来自法国或者美国的设计师,来到这里只为了寻找灵感;海边有许多人结伴在玩风筝冲浪,虽然大多数人还只是刚刚碰面而已;最后,当地人坐在色彩缤纷的毛垫子上面,抽着水烟喝着甜茶,看着眼前这帮来自发达国家的人们,时不时露出友好的微笑。


▶ 长久以来,这里一直散发着诱人且梦幻的东方神秘色彩



索维拉 (Essaouira) 无疑是摩洛哥最具有魅力的城市。千百年来,它作为补给站和贸易口岸一直为腓尼基人,罗马人,柏柏尔人,葡萄牙人和法国人服务;在廷巴克图的航海贸易线路上,它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此外,旧时的海盗在瓜分完战利品之后经常停靠于此,喝喝小酒再购买一些补给品。

盐,香料,糖,鸵鸟羽毛和纺织品都通过这里运往世界各地,更加有意义的是,不同国籍,肤色和信仰的人们在这里汇聚并且相互学习和理解彼此的文明。


不可否认,索维拉的确是一个逃离现代喧嚣的好地方。它既现代又复古,无论作为艺术家还是普通游客,不管停留时间是几个月甚至几年,这里总是不会让你失望。据当局统计,每年至少新增八百个外国人定居于此。

当在泛着温暖光芒的古老城墙下走过,身旁时不时会经过一些对于我们来讲可能是不同寻常的女子:她们蒙着脸,身上却着颜色鲜艳面料的衣服;虽然只能看到双眼,却掩盖不了她们的美丽。路两边的建筑无一例外地都是白色油漆涂装的墙壁配以蓝色的窗户,而且都有着封闭的花园和精湛的楼阁。在这里,几乎每一样东西都是如此的独特而又美艳动人。

我相信索维拉的居民是被上帝祝福的人们。这里被当做旅游目的地已经几百年了,但是幸运的是,这里仍保留着原来的生活气息,不因为游客众多而产生任何改变。走在路上,除了那些热心为您提供骆驼出租的人之外,没有人会打扰你。

索维拉的气候就像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儿一样:永远保持着热情却又不会过分狂热。全年温度不会低于20℃,也几乎不会高于30℃。这边的水上娱乐绝对不会让人失望,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归属,好动的人可以去海边上一堂风筝冲浪的课程,喜静的人则可以选择去索菲特来一场特色的海水浴疗法,又或者到海边集市去发现有趣的摩洛哥特色手工艺品。

究竟是什么让索维拉如此大的吸引力?应该是当地人那种放松的生活状态,这一切与马拉喀什非斯阿加迪尔等城市之中弥漫的那种紧张和死板的氛围太不一样了。对于每一个游客来讲,旅行的意义不就在于此吗?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沙丁鱼吃 ◀


在这里的每一个日出,都值得早起。因为每天当晨曦初升的时候,古老而又热闹的场面就会在港口重新上演。不计其数的海鸥尖叫声以及流浪猫们的声嘶力竭都夹杂在一起,站在我们面前的是穿着棕色带风帽的外衣男子与装满冰的双轮手推车,港口上聚集的人群都做着同一件事情:静静等待着满载而归的渔船。这个画面,几百年来一直每天重复上演,不曾停顿。一般来讲,捕鱼船队是晚出早归,在大西洋上待了一个晚上之后,在日出的时候返航。

港口是索维拉最有生机、最繁忙的地方之一,古老的船坞上熙熙攘攘,蓝色的渔船来往穿梭。每天早晨,码头都有繁忙的渔市,向游人展示了索维拉日常生活的真实景象。至今港口还有几个17到18世纪从西班牙运来的青铜大炮。

回城的船上,我们看到不少饱经海风吹拂的脸,深邃而黝黑,一个在掌舵,一个在收拾渔网,看起来像是雇员的两个人,其实他们是爸爸和叔叔的关系。在索维拉,捕鱼通常是一项家族事业。靠岸之后,大家一哄而上,新鲜且五彩缤纷的渔获很快被铺上一层薄冰,然后被双轮小推车运往就近的市场,再接着,就只剩下海鸥和流浪猫幸福地在港口边填饱了肚子。

半个小时之后,第一批沙丁鱼已经整齐地摆放在了烤架上,夹杂着木炭燃烧的味道。你能想象吗?这里最地道的早餐,首先是这种新鲜捕获的烧烤沙丁鱼,然后便是蘸着地道酱料的面包,该酱料据说由蜂蜜和由甘树压榨出来的油混合而成。这种油类似榛子的口味,只在索维拉地区的农村才有生产。


▶ 市井逛街难忘木雕香气


港口的人们散去之后,索维拉又恢复了其一贯的宁静。这时是停下来好好感受这座城市的最佳时机,这时没有爱出风头的耍蛇人、街头商贩以及那些那些难缠的商铺店主,据说有些店主甚至在你的眼神转移到某件商品之前,那件商品就已经在你的身上了。这里有着丰富的各种东西提供出售,这种临时的街头集市通常会延续上好几公里。药材,山羊头,骆驼骨打磨的镜子,和精美的银饰手工艺品让人非常难忘。蒙面妇女互相挤在鱼档,拥有长长胡子的男人们则在茶艺馆享受着水烟袋。

这便是市井的索维拉。

在麦迪纳(Medina),一个满是古老城墙的地方,世界各地的木器爱好者都会专门前来此地淘宝。因为这里许多小商店里面都有出售一种由崖木(thuja wood)制成的家具和器皿。根据偶遇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鉴赏家说:“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在世界上最物有所值的东西。”其实,木器加工厂就在当地的一些尘土飞扬的手工艺作坊里,有点“现做现卖”的意思,因此价格还是非常低廉。但是价格低廉并不意味着艺术价值含量不高,举个例子,这里一个名叫阿卜杜勒·纳赛尔(abdelNasser Boumzzourh)工作室出产的崖木家具便专门出售给YSL和Valentino。

在逛了一个上午的早市之后,我手提着大包小包,疲倦至极,于是便朝着酒店回去。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战利品,看来家里似乎不可避免地要出现一些新装饰了。我告诉自己,宜家的价格比这个高多了。

工匠们欢迎我们来参观整个制作过程。其中一些人会把刚刚做好的工艺品向你出售,说实在的,工厂里的价格比商店里的价格更加便宜,而且能够看到整个制作过程,非常有意思。对于那些不爱讨价还价的人来说,有专门的木器超市,在那里价格是固定的。因此我们不必花费太多时间来精心比较价格,而且只是仅仅去挑选一件小工艺品。


保守国度里的自由艺术天堂


索维拉宽松的文化氛围,对于摩洛哥年轻艺术家们有巨大的吸引力。在这个保守的国度里,那些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但是这里自由空气却能让他们尽情发挥创意。

这里的绘画艺术闻名全球,闲逛在众多的画廊之间,你会发现这里的作品大多将原始的非洲元素与迷幻嬉皮艺术作品结合起来,形成强烈有形的文化冲击。如果追溯其绘画艺术的发展根源,那么则不得不提到一个丹麦人:Frederik Damgard。作为本地艺术家的精神之父,Frederik住在这里已经30年了。在他的画廊里,你可以看到许多印象深刻的作品。例如,Abdellah Elatrach、Mohamed Sanoussi和Mohammed Tabal,它们都曾经在巴黎和纽约做过展出。


人人都爱的十里长滩


每一个人对于索维拉印象最深而且最喜欢的,莫过于那个接近10公里长的沙滩了。起点就在港口,只是靠近港口的海滩非常狭小而暗淡无光,不过只要往前走一段路,便会豁然开朗,沙滩马上变得宽阔而壮丽。

在城外,延绵不断的沙丘连接着海洋,你可以把这里当做撒哈拉大沙漠的边缘,尤其当一对骑着骆驼的夫妻穿过流沙来到海边冲浪的时候。不过。除了某些几近狂热的日光浴爱好者,一般人都只是会待在靠近城镇附近的沙漠里晒太阳,而不会千里迢迢走过撒哈拉沙漠。虽然我们就曾经做过这样的傻事。

在海滩附近你通常会见到这些人:留着长发的金发男孩女孩们,带着太阳镜,全身上下被晒得通红,可是他们却在此乐此不疲。为什么?索维拉另一个吸引人的东西,便是源源不断的风。每年这里都会举办冲浪比赛,而且选手们在这里获得的成绩是能否晋级冲浪世界杯的评判标准。


夕阳西下,时光悠长


当太阳西下,光线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候,人们便开始聚集到沙滩开始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男孩们组队开始玩起了沙滩足球,而女孩们则设法从面纱背后给他们投以友好的微笑。而爸爸妈妈级别的人们则喜欢在海边摊开五彩缤纷的小毛垫,一起坐下喝甜着茶聊着天。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海鸥,它们好像疯了一样!”Abrahim说。Abrahim与他儿子在一起,在海边拖着一个小推车在卖海鲜。我和他得出了一个结论:索维拉就是海鸥的天堂。

每到夜幕降临,原本冷清的港口变成了巨大的露天美食广场。清晨的鱼获,现在都成了烧烤的食材。据说以下都是地道的美食菜单:沙丁鱼可以有101种烹调做法,芝麻酱蒸海鳗,小米蒸蚌,乳蛋饼夹着海胆一起吃……龙虾呢?在这里只能算是最普通的食材了吧。随便在海边找家餐馆,一般都可以提供地道的海鲜大餐。

我最喜爱的餐厅是Taros,她位于摩洛哥最美丽的广场:穆莱·哈桑广场(Place Moulay Hassan)。该广场正对着大海,而且一直延伸到沙滩,因此许多人在这里踢足球,谈恋爱和散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Taros除了一间餐厅之外,更是这座城市的文化交流中心,像音乐演出、新书签售和各种展览都会在这里举行。当我正在品茶的时候,举目所及,给人感觉已经沉浸在北非艺术海洋之中。这里还有小型的图书馆,在这里时不时会遇到一些有趣的客人,和他们聊天可真的十分有趣。我推荐大家午后酷热的时间来这里。

现在是下午六点,大概是在蓝色和白色的屋顶露台吃摩洛哥小吃的最佳时机了。在屋顶能看到广场,城镇和大海,日落的时候各位壮丽。远处传来了有节奏的击鼓节奏:格纳瓦音乐(Gnaoua music)。一种北非最原始的神秘驱邪的玄幻音乐。由于嬉皮士在当地的流行,从1998年开始,每年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这里都会举办著名的“纳瓦世界音乐节(Gnaoua Festival)”。会上主要以古撒哈拉土著音乐舞蹈为主,还包括了爵士,摇滚和雷格乐(Reggae)等。想象一下,在16世纪的古堡前面站满了穿着奇装异服(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的人们,那种感觉应该会难以形容吧!

在夕阳的照耀下,人们在海边唱歌跳舞的身影在广场上留下了长长的背影。说实话,眼前这一幕真的一点都不像摩洛哥,甚至一点都不像现代社会。就好像文艺片中的某个片段一样,这就是索维拉居民每天的生活。或许不是时间没有等候,而是他们不想跟着时光往前走。


原创内容,转载需联系本人。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4
评论 3
作者提到

10天  ¥20000  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