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非洲(42):赞比西河

2017-08-25
海上尤侠
阅读 3.3千

旅游的行程是预先设定的,

行程中能看到什么是不确定的。

野生动物不听人的指挥。

探索未知,

可能正是旅游的乐趣。

在非洲,

每天都有期待,

每天都有惊喜。

我们航行在赞比西河上,

慢悠悠的。

边吃美食,

边看美景。

水鸟形态各异,

就像一幅剪纸。

理羽毛,照镜子,

快快乐乐一家子。

噢,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在纳米比亚的水塘里见过,

在乔贝河上也见过。

埃及雁,你们好!

还记得我们吗?

又发现什么食物啦?

这么专注,

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

吃相有点难看,

整个头都埋到水里去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怕难为情呢!

今天又遇到新朋友了。

是白鹤吗?

有点像。

黄嘴、红脸、白头,

最突出的特征就是黄嘴,

所以就叫黄嘴缳鹳。

黄嘴缳鹳的羽毛大都是白色的,也有黑色的。

白色的羽毛在繁殖期会微微泛红。

它们是大型水鸟,嘴长而粗壮,以鱼为主食,也捕食其它小动物。

鹳有5属19种。遍布全球的温带和热带地区,尤以非洲和亚洲南部为多。

我国有4属5种。白鹳、黑鹳以前是常见的鸟类,著名的鹳雀楼因“时有鹳雀栖其上”而得名。而今白鹳、黑鹳已是珍稀动物、濒危动物,只在纪念邮票上见过。

中国古代《禽经》说:“鹳仰鸣则晴,俯鸣则阴。”

其实,鹳不同于鹤,鹤会叫,“鹤鸣九皋”。

鹳无鸣管,所以不会叫,最多有点咕哝声,或在兴奋时击嘴作声。

黄嘴缳鹳在草丛中,时隐时现。

时隐时现的还有河马。

不会游泳,

装成游泳高手。

若隐若现的是鳄鱼,

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非常有耐心的潜伏者。

不喝水,趴在这里干吗?

尖锐的牙齿,

数都数不清,

藏也藏不住。

小心了,梅花鹿!

还有你们,黄嘴缳鹳,还是站到树上去吧!

在树顶上聊聊天,多好!

哎,别下去,

下面有危险!

唉,好多中国人只知道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却不知道鹳雀为何物了。

我“欲穷千里目”,

已“更上一层楼”。

嗨,嗨,站稳了,

等一会看“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是看不到了,

就看赞比西河往瀑布流吧!

如果没有河马、鳄鱼来搅局,

这里本来是个宁静祥和的世界。

偶尔飘过一艘小船,

如在画中。

夕阳西下,

金色的阳光洒向水面,

微微荡漾的波浪抖啊抖,

在河上抖出一幅幅随心所欲的抽象画。

盛唐诗人王之涣登鹳雀楼时,

不知有没有见到鹳雀?

而我们今天,

不仅见到了黄嘴缳鹳,

还见到了诗人描述的“白日”。

白日依山尽,

多美的画面!

诗人没有骗我们,

炽热的太阳是白晃晃的。

此刻,四周静悄悄的,

只有照相机的快门发出轻轻的“咔嚓、咔嚓”声。

俄顷,

洒向河面的不仅是金光,

还有我们的歌声、笑声。


如要看海上游侠以前或以后的文章,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免费订阅。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赞 31
评论 2
作者提到

摄影、人文、跟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