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风情:苏州往事

2006-09-22
老醉
阅读 4.9千
行程天数1天

  “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楼三百九十桥”是苏州这样的城市最好的写照,也是江南水乡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观。自古就是富庶的“鱼米之乡”的江浙一带,一直流传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最早见诸文字记载的,是(宋)范成大的《吴郡志》。  著名的唐寅(伯虎)在《江南四季歌》里就曾写道:江南人住神仙地。随着历代文人骚客们的极力渲染,和历史记录的频频出现,苏杭的名声响彻了中华大地的各个角落,成了人人向往的地方。

  当我从小时候的耳熟能详,到真正踏上这片吴楚故地,探寻的角度已经发生了不同的变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也有了新的收获。

一、拙政园的鱼

  在苏州的古典园林当中,以拙政园最为著名。拙政园初为唐代人陆龟蒙的住宅,元时辟为大弘寺。明正德四年(公元1509年)监察御史王献臣,晚年仕途不畅,辞职回乡,买下这片寺庙,改建为庭院。并摘自晋代潘岳的《闲居赋》中 “拙者为政” 的句意,把宅院取名曰:拙政园。

  拙政园的整个布局,以水景为佳。水面的占地面积是全园的五分之三,亭台楼阁均濒水而建,水成了园中的灵性所在。“水至清则无鱼”,这是我们以前经常听说的格言。而拙政园中的池水是静水,按“户枢不蠹,流水不腐”的道理来看,这潭死水的味道应该是不敢恭维的。可是我走遍整个园区,在感受园林的山光水影的精致时,却闻不到任何的异味,是什么原因呢?原来答案在池塘里的鱼儿。

  现在我才对鱼和水的关系,有了另一层不同的解读。在以前我们往往觉得,水是涵盖万物,滋养一切的,是万物生长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只知道“鱼儿离不开水”,没想到池中奔腾翻滚的鱼群反过来,也能净化着水。如果没有这些鱼,我们看到的将是脏臭不堪的池水。

以前听说过一种绰号为“清道夫”的鱼,能够把鱼缸里的污秽清除掉,没想到当年设计园林的工匠们,就能智慧地采用放养鱼群的方法,来净化园林中的水池。当池塘滋养鱼群的同时,鱼群实际上也在为池塘作保洁净化的维护。看来只有这种共容并存的生态,才是生生不息的相处之道啊!

二、狮子林的石

  (清)俞樾在游览了狮子林后,写下了“五复五反看不足,九上九下游未全”的感受。当你走进这座始建于元代的园林,仿佛跌入了一座扑溯迷离的宫殿。在这处以太湖石垒砌的假山堆里,山峦叠嶂,洞穴密布,使人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豁然开朗变通途”的感觉。

  这些有如诸葛亮的“八卦奇石阵”的奇峰怪石,都是来自太湖的天然石头。经由人们的“匠心独运”和石头的“浑然天成”,构筑了这曲径通幽的“太虚幻境”。让人只要大门一关,纷扰繁杂的世界,顿时被隔绝在外。可是凌乱的心境,能否在这九转曲迴里,调节得如同这潭池水一样平静吗?这就要看你个人的造化了!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和“境由心造,退一步海阔天空”,修炼的就是这种境界!

三、寒山寺的诗

  来到苏州的人,大多会慕名而来寒山寺。晚唐诗人张继的一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让寒山寺的时空,定格在了人们的脑海里。这位赴京赶考落第后,为避安史之乱,来到了枫桥边的寒山寺,在惆怅羁旅中咏唱出:月落乌啼霜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我们小学就会吟诵的诗词,随着寒山寺的钟声千古地流传着,寒山寺也“寺以诗名”,引来了如织的游客(文化价值的体现,从这里可窥一斑)。而寒山、拾得两位“高僧”的精彩较量,反倒让人们忽略了。

  始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年)的寒山寺,初名叫:妙利普明塔院。相传

唐贞观年间高僧寒山与拾得由天台山来此住持,遂更名寒山寺,旧又称枫桥寺。现在人们对于寒山和拾得的了解,一般都是“和合二仙”的神话传说。可是另一个故事,则从侧面反映了,当时两人争夺住持名份的激烈程度。

  传说从天台山来到寒山寺的寒山和拾得,历来不和,在寒山寺的住持上,又不相上下。此事让观世音菩萨知道后,化身下凡,为寺庙出了个主意:让两人各自在运河支流上建造一座大桥,方便过往村民,谁建得最好谁就是住持。于是就有了枫桥和江村桥,最后寒山如愿地当上了住持,寺名遂改寒山寺。

在这场竞争中,拾得失败了,从当时的实用上看,他在寺门口建造的江村桥,不但方便了周围的村民,也解决了寺庙的出行难题,作用应该比枫桥大。也许从这场纷争中退出的拾得,获得的大彻大悟,犹如张继无意间的咏颂,成就了千古绝唱一样,拾得了世外净土。而寒山则在胜出的繁杂中,永远地成了一座世俗的寺名。

四、碧螺峰的茶

在苏州太湖的洞庭东山的碧螺峰上,盛产的碧螺春是最为驰名的,也是最正宗的茗茶。湖边的茶楼是一座仿古的建筑,高高飘荡的旗子,一个斗大的“茶”字隐现其间。耳边传来一阵琵琶的弹拔声,娓娓动听的苏州评弹,在一男一女的吴侬软语中,抑扬顿挫地讲述着碧螺春的故事。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是美妙的韵味一样地让人如痴如醉。“小二”捧来了瓜子花生和杂果,然后用一把长嘴的铜壶,为我冲泡了一杯上品的碧螺春,据说“银丝条、螺旋形、浑身毛”的茶叶是碧螺春的上品。当卷曲如螺状,色泽碧绿、纤细,有一层淡淡白毫的茶叶,洒落在杯中的开水上,徐徐地下沉伸展,宛如绽苞吐翠、春染水绿般的景象。一股嫩绿的清香缓缓地沁入心田,眼前评弹中的碧螺姑娘,为了抢救与恶龙奋战了七天七夜的小伙子,用自己精气养活的茶叶,医治了昏迷中的小伙子,而她的元气也一天天地憔悴了,直至香消魂散。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美丽善良的姑娘,就把这种“吓煞人香”的茶种,易名为:碧螺春,希望她像春天一样,周而复始地永驻人间。

 此时窗外的湖光山色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雨雾,湖面上泛起了朵朵涟漪。浸泡过的碧螺春,碧绿清澈,喝上一口,却有点淡淡的酸楚。

2001年9月18日~19日首次游历  2006年7月故地重游  2006年9月整理校录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评论 2
作者提到

1天  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