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入云梦戏鬼谷

2018-06-29
拾零录
阅读 4.4千
行程天数1天

第一次到鹤壁,公事应酬到夜里十点,二十多年未见的宿舍三哥、六哥一直等我,拉出去又喝到凌晨,不胜酒力,回房后难受半宿未眠。第二天一早,带着醉意和困意,登上了云梦山。

云梦山位于鹤壁淇县,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属太行山脉。山不高,水不丰,林不密,似乎籍籍无名,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据后期的史料记载,有一个神话中的人在这里长期隐居,赋予了它厚重的历史人文背景,一下子便成了名山。

这个人的名字太响亮了。

当地人无不骄傲地说:“这是中华第一古军校”,又称“战国军校”,入口处的偌大的“军坛”二字也在向来客强调,这里似乎是“军事家的摇篮”。初来乍到,不免有些摸不着头脑,一个地处中原地带的小丘陵,历史上很少被人提及的地方,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著名的战役,为什么和军校挂上钩?待导游用似带轻描淡写而又略带骄傲的语气说出“鬼谷子”三字,方恍然大悟。

确实是名副其实了。

鬼谷子真名叫王诩(又叫王禅),除了专门的研究者,只怕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本名,只因为鬼谷子这个称号在中国太“牛鼻”了!已经成为一个符号,让人只能仰望和跪拜。

这是一个半人半神的历史人物,甚至研究他的人也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过。因为在他生活的年代,是一个群雄辈出、大神云集的时代,随便说出一个,都是赫赫有名、威震天下的牛人,比如孙膑、庞涓、苏秦、张仪、白起、徐福、毛遂等等,而这一群“超人”们的共同的老师,竟然就是鬼谷子。

鬼谷子生活在春秋战国时期,不幸的是,这是中国历史上最纷乱的年代,战事不断,民生凋零,生产力水平低下,人民居无定所,苦不堪言。幸运的是,乱世出英豪,各种“家”层出不穷,各种思想百花齐放。万事尚未定制,谁第一个想到就是行业的鼻祖。鬼谷子常坐在星空下遐思,于是各行各业想了一个遍,一不留神成了多个行业的祖师爷。

鬼谷子首先是一个思想家。凡是伟大的人物,不论是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建筑学家、画家或是诸子百家,一个前提条件是得先是一个思想家——一个会思考的人,有自己的思考,才能形成独特而系统的观点,才能开创全新的领域。人和动物的唯一区别就是能够进行系统的思考,能够把看到的、听到的、遇到的事情进行总结提炼,用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把它升华成非物质的精神世界,这是生物界最厉害的技能,也是确保人类能够在一定时期内成为主宰地球的最强大的武器。

还处在刀耕火种洪荒愚昧远古时代的人们,每天都在考虑的是如何吃饱饭,没有谁有功夫思考人生,思考人类未来,鬼谷子却独具远见,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物质匮乏年代,蹲在鹤壁淇县的云梦山头,饿的前心贴后心,冻的瑟瑟发抖,随着一道闪电划过天际,他灵光乍现、茅塞大开,创造了“纵横术”,一举奠定了数千年中国军事思想的根基,也成为后世世界各国军事谋略发展演变的源头。

这不是神话是什么?!

走在云梦山上,拾阶而上,石板砌就的廊道,水泥浇塑的雕像,满目尽是人工痕迹,根本寻不到半点旧时遗相。也难怪,历经二千多年沧海桑田,斗转星移,经历战火纷乱,风雨日蚀,即便历史如何真实,也难以留下蛛丝马迹。更何况,关于鬼谷子的记载,同时期的文献资料极其罕见,后世的记载也不足为信,传来传去,人民宁愿相信神话故事,也不愿掘土三尺,找寻也许不存在的旧迹。

那就只有听信传说了。

放之全国,乃至世界,皆是如此。前人能够留下的毕竟是少数,只能窥一叶而“揣度”天下之秋。

那么这听来的,暂信无妨。

听来的传说,给后人造了福,开发成旅游景点,并且成立了研究学会,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我是赞同的。历史嘛,都是发生过了的事情,即便是凭空捏造也不能时空穿梭改变进程,只要不是如某地非要生拉硬扯把诸葛亮躬耕地安在所谓“隆中”,不歪曲显而易见的事实就行。本地政府既喜闻乐见,外地游客也寄情山水,当地企业可坐享其利,各取所需,应予以鼓励。在偏信介绍的同时,我倒是对这勉强信得过的史料有三个小小的疑问。

第一个疑问:鬼谷子既然如此谋略超人、聪慧过人,他的启蒙老师是谁?中国历来讲究师承,即便是石头里蹦出来成了精的猴子,也投了门拜了师才大闹天宫。据说,鬼谷子是一个私生子,母亲仅仅是一个农妇,家徒四壁,也没个书房没有电脑更上不了WIFI,兵法家尊他为圣人,纵横家尊他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为祖师爷,谋略家尊他为谋圣,科学家尊他为先师,法家尊他为大师,名家尊他为师祖,道教则将他与老子同列,尊为王禅老祖!而他号称道家、思想家、谋略家、兵家、阴阳家、外交家、语言学家、法家、名家、发明家、医学家、教育家,这一长串名头所包含的内在价值恐怕不是“面壁”几天或者几年就能够顿悟的。我相信有醍醐灌顶,有大彻大悟,有凤凰涅槃,但是一个人要是连一加一都不会,你硬说他做个梦学会了微积分,那必然是意淫。然而凭鬼谷子的成就,谁有资格做他的老师呢?明清时期为了“扯圆”,硬给鬼谷子派了一个老子做老师,想必鬼谷子本人是不太服气的。

第二个疑问:庞涓死后魂灵被“放逐”到北山重修,让毛遂居南山监管,凭毛遂的本事,能看得住庞涓?且不是给后世子孙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隐患,鬼谷子何以如此安排是否另有深意?

第三个疑问:鬼谷子如此聪慧,理应脱不开基因的遗传,鬼谷子的亲生父亲是“隔壁老王”,此家仆最终不知所归,是否是天上下凡的神仙?

时间仓促,匆匆一瞥,无从祥看,不免遗憾。而我又是个不爱照相的人,没有留下什么可资翻看的记录,更是没有顿悟什么深邃的思想,实在愧对先人的英明神武。幸亏在这深夜得空的间隙,紧趁写下如许戏侃文字,权做自己的一点感悟,若那一日忽然有电光火石的思想乍现,钻研出一点新的领域,开辟一块学术的领域,则不枉赴云梦山一场。

对军事或谋略感兴趣的朋友,一定要亲赴云梦山一游,亲眼目睹先人的教诲,浸染上古灵气的云露,兴许,也能博得一份将军的差事,开疆扩土,为国效力。

2017.11月30日凌晨1时于安阳。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文章
问答
赞 22
评论
作者提到

1天  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