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Soco电动车 4623KM骑行记(连载)- 第五章 千岛湖畔,危机

2019-01-09
翘脚的人儿
阅读 5.8千
出发时间10月
行程天数49天
人均花费1.0万
和谁出行和朋友

012017年10月19日:Day-02 德清县-临安区 66KM

       “哗啦啦!”

       我仰着面颊,双臂有气无力地低垂着,任由滚烫的水花肆意迸溅。它浇走胸前的泥土、也浇走额上的尘埃。

       渐渐地,我不知所措了。

       当车轱辘近了临安城下,天色昏昏暗暗。

       走着、走着,三人适才知觉,那由德清至临安的柏油公路早没了踪迹、水泥铺设的乡道亦是不晓得消散去了何方。

       目所能及的,尽是一座座土堆、泥潭。

       骑行的臭小子们遍查百度地图,却楞是发现不了一星半点儿的讯息和道路标识,无助地迷失在一片茫然的工地里。

       哪里是出路,哪里又是断路?

       恰逢一台挖掘机,乍现在工地左侧。

       那司机师傅很是和蔼地盘坐在驾驶舱里,正一边囫囵着盒饭、一边高声解答着臭小子们如麻线一般的头绪。

       “临安哇,直走、出去右拐!”

       臭小子们依了挖掘机的指引,忐忑在崎岖的泥沼上、依稀辨认着轮胎印记,如披荆斩棘一般匍匐着行进。

       泥头车,可非是匍匐。

       它们到了泥沼,却仍是如履平地般身手矫健,毫不吝惜地将斑驳的淤泥震荡洋洒,倾泻在骑行的臭小子们的肩额。

       “阿谢,我们会经过重庆咩?”

       “干嘛?”

       “我在想,如果到了恩施一路西进,却没南下去张家界和凤凰,就肯定到重庆喽。你到了重庆,会不会很难过?”

       “嗯...应该会吧。”

       正言语间,只听“噗通”一声闷响。

       那行驶在前头的黑车,陡然向左侧倾斜、翻倒在泥沼;教授和赵哥,亦是陡然向左侧倾斜、翻倒在泥沼。

       糟透了。

当车轱辘近了临安城下,天色昏昏暗暗。

022017年10月20日:Day-03 临安区-淳安县 117KM

       教授骑行时的不愉悦,竟然愈演愈烈。

       “车架上明明标注了,额定载重是140公斤。现在一台车双人一包、一台车双包一人,肯定是超重啊,轮胎会爆炸的!”

       “买Super Soco,可是花了12000!”

       “又如何?”

       “刚刚跟你擦肩而过的那一群载货的电动车,区区才2000造价。它不也照样从早晨骑到夜晚,哪一台的轮胎爆炸了?”

       “又如何?”

       “你应该信任它!”

       “电池呢,又怎么讲?”

       “什么鬼?”

       “你打开车盖,瞧一瞧黑纸白字写了的。当电压低于20%的时候,就要立即充电,以延长锂电池的使用寿命。”

       “来算一笔账吧。”

       “算账?”

       “每一颗电池,都预留20%的电压。那么2颗电池,就是预留40%了。这40%的电压,足够行驶30公里,是30公里啊!”

       “它坏了谁负责?”

       “锂电池嘛,别压榨到0%就万事大吉了。”

       “你少瞎咧咧。”

       “谁的手机,不是配备锂电池了?谁的手机,电压低于20%就一定充电了?谁的手机,一言不合就嚷嚷着电池坏了?” 

       “它坏了谁负责?”

       “我!”

“车架上明明标注了,额定载重是140公斤。现在一台车双人一包、一台车双包一人,肯定是超重啊,轮胎会爆炸的!”

       或许,是骑行时车盖总总顶撞着小鸡鸡,太酸楚了罢;或许,是担忧耗费12000元购置的电动车因故损毁了罢。

       教授既不信任车、亦不信任我。

       整一日来,他处处挤兑着同伴。

       无论衣、食、住、行,凡是我和赵哥的建议,必是遭了他的驳斥;凡是他的想法,我和赵哥则是必须遵从。

       整一日来,我受够了一副苦瓜脸。

      

       毗邻千岛湖东岸的淳安县,全是落脚休憩的商旅。

       县城的道旁街角里,坐落满了一间间、一户户的茶楼酒肆;依山傍水处,张挂齐了一盏盏、一坠坠的辉煌灯火。

       穿梭不息的车流,纷纷趟过霓虹万千的滨湖大道。

       “淳安很繁华哎!”

       “嘿!大白兔、教授,我们去饱餐一顿山珍海味嘛!等一下酒足饭饱了,再去千岛湖边瞧一瞧姹紫嫣红的夜景!”

       “吃面包。”

       教授一面冷语着、一面扯了房门,重重地摔了出去。

       廉价的三人间倏地寂静,独独留了我和赵哥面面相觑。谁又晓得,是谁又捅了蚂蜂窝、惹了浑身幺蛾子的他。

       “艹,面包就面包!”

       我跨进沿街的一间糕点铺子,提了一袋方形土司面包、一袋圆形豆沙面包;再揣了三盒牛奶,抿着嘴唇向收银台而去。

       临行前,教授和赵哥分别将1000元现金汇集在我的钱包里,多退少补。

       故而付款一类事务,便是我操劳了。

       但见教授依旧板了一副苦瓜脸,抬起右手掌心一把夺了一袋圆形豆沙面包、一盒牛奶,便回转身子抢路而走。

       他独自疾驰,远远儿地甩了伙伴。

       终于,在一处红色信号灯前,教授的背影消逝。

       “大白兔,我和你该谈一谈了。”

       “说。”

       “这一天下来,教授一直冷冰冰的,从头到尾摆着一副臭脸,难道不是么?我们从临安起,就忍气吞声到了淳安。”

       “你想怎样?”

       “大白兔,你想怎样?”

       “呼...呼...呼...再看一看好不好。明天吧,就明天。教授这混小子要是依旧矫情、傲慢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踹了他。”

       “好。”

       赵哥同我并肩蹲坐在马路牙子,一面守候着红灭绿闪、一面啃嚼着面包。

图为近淳安时,沿途偶见的老爷爷。

032017年10月21日:Day-04 淳安县-汾口镇 70KM

       关于教授故事的结尾,便宛若那十字路口的景象。

       教授径直离去,匆匆回了酒店、去了黄山、奔了柳州;我和赵哥呢,则是悠悠徘徊在淳安街头、千岛湖畔。

       愿他,平安罢。

       浙江的天空,常常布了朦胧。

       即使是极明媚的天气,分明是艳阳高照,却仍是见不了蓝蓝青天。火红的日头,每每遭了深厚、浓密雾霾的遮蔽。

       千岛湖上风光,亦是如此。

       葱绿的岛屿,变了墨灰;湛蓝的湖泊,化了煞白。

       眼前的画面,仿佛是20世纪90年代的廉价彩色电视所呈显的。那碧水蓝天上,刷刷地覆盖着一层层、一粒粒的雪花儿。

       赵哥载了我,亦是向黄山去了。

     

       千岛湖畔的国道,皆是由灰、红双色构建的。

       灰道是机动车道,正飞驰着城际客车、装箱货车、私家轿车和越野车;红道是非机动车道,如织游人和小龟龟在晃悠着。

       灰、红双道时而合并、时而分岔。

       灰道如劈山越岭一般,笔直向西发展,到了安徽境内方是尽头;红道则绕林避丘,从来倚靠着湖畔延申,风景一边独好。

       “赵哥,瞧那一座雪白的桥!”

       “嚯!大白兔,我们去桥中央拍纪念照吧!”

       正言语着,赵哥一个猛子扭转车把,飞也似地向横亘在两座岛屿间,一座泽如白玉般的拉索吊桥飞奔而去。

       已有一簇簇的游人,驻足在桥中央了。

       这时候,浑天的雾霾竟阖然退散。

       那湖光、那山色,尽皆得以沐浴在慈祥的朗朗晴日下;那翠碧的山林,恰是徐徐摇曳、那润白的吊桥,正是巍巍矗立。

       千岛湖的蓝,既惊我心弦、亦动我心魄。

       我不禁联想到了大理的洱海、宁蒗的泸沽湖、山南的羊卓雍错。它碧若晶石、湛若汪洋、幽若青瓷、璨若星海。      

       Kaca!

       只听闻一声清脆响动,赵哥轻轻拨动了快门,为我存储下了这一段旅程中,唯一的一张“人与车”的合影。

       却可惜,映像中的人物含胸、弓腰、沓拉背,俨然猥琐极了。

我不禁联想到了大理的洱海、 宁蒗的泸沽湖、山南的羊卓雍措。 它碧若晶石、湛若汪洋、幽若青瓷、璨若星海。
我不禁联想到了大理的洱海、 宁蒗的泸沽湖、山南的羊卓雍措。 它碧若晶石、湛若汪洋、幽若青瓷、璨若星海。
却可惜,映像中的人物含胸、弓腰、沓拉背,俨然猥琐极了。

       拉索吊桥的尽头,四个披了乌黑色西服的汉子、四个裹了乳白色纱裙的姑娘,如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一双亲昵的人儿。

       踩了塑料拖鞋的毛头小伙子,正举了一块亮银色的圆形纸板。

       端了佳能 6D Mark II的中年大叔,时而起立、时而蹲下、再起立、再蹲下。突然,他又闪身至了男男女女的另一头,反复方才举动。

       “赵哥,鸣笛。我们祝福他们吧!”

       Bi~Bi~

       “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

       只见那一双亲昵的人儿,正自在一支24-70mm的广角镜头前彼此依偎着,时而搂抱、时而热吻,好一派幸福的模样。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文章
问答
赞 24
评论 9
作者提到

49天  10月  ¥10000  和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