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火车环法16天(五):马赛,另一种风情
实用
狂爱CTU
出发时间5月
行程天数16天
人均花费2.1万
和谁出行和朋友

马赛系列游记及更多照片请见博客:

马赛,是一种风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7a35e0101p4hl.html

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在于“等待和希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7a35e0101p59b.html


马赛或许是仅次于巴黎第二有名的法国城市,关于马赛,有很多关键词:《马赛曲》、基督山伯爵、地中海、北非风情......这座最古老的法国城市,早早就被我列入了行程表。然而,在做攻略时,却意外地发现马赛在很多前辈驴友的描述里另有一串截然不同的关键词:脏、混乱、治安差、小黑和小阿(这里只是引用,不代表赞同这样的称呼).......特别是治安问题,在反复的渲染下,让人觉得仿佛即将要前往的不是法国第二大城市而是某个非洲战乱国家似的。


说实话,当我们从阿维尼翁马赛,安宁、洁净、祥和的乡村小镇变成了有点脏、有点吵、有点乱糟糟的大城市,确实会产生来到了另一个国度的感觉。但傍晚余晖映照下熠熠生辉的圣文生大教堂(Eglise Saint-Vincent-de-Paul)依然安定了我们本有点惴惴的心思——



·马赛旧港鱼市·


休息一夜后,第二天一早,我们步行前往旧港。走在Canebiere大道这条马赛最有名的街道上,——在大仲马笔下,马赛的居民是这样地以Canebiere大道为荣,他们甚至庄严宣称:“假如巴黎有Canebiere街,那巴黎就可成为马赛第二了”(《基督山伯爵》第一章“船抵马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们,既不是友善亲切的小镇居民,也不是时尚有范儿的巴黎男女,马赛的Canebiere大街上有着法国最为多彩的肤色、服饰和族裔。这就是马赛法国距离北非最近、拥有最多北非移民的大城市。


来自前北非殖民地的大量移民涌入,某种程度上确实导致了失业率高企、贫困、猖獗的走私活动、贩毒与黑帮,还有种族融合的困难,使得马赛长期以来笼罩在暴力犯罪的阴影中。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正因为这些非洲和阿拉伯族裔年轻人的涌入,带来了属于北非的青春梦想、热情与活力,马赛才变成如今这样一个与法国其他城市都不一样、拥有独一无二面貌和风情的魅力之城。2013年,它成为了“欧洲文化之都”。


混乱与美的奇特感觉在Canebiere大道尽头的马赛旧港(Vieux Port)达到了最高潮。这座海港由希腊人在公元前600年建立,各种船只在马赛多彩的旧港进进出出的历史已经超过26个世纪了,尽管新的商业码头已于上世纪40年代迁移至北面的Joliette地区,但旧港,依然有游轮、快艇、渔船络绎不绝地穿行其间,旧港依然是马赛人挚爱的城市心脏。


站在旧港、面朝大海,我有一刻微微的眩晕感,仿佛回到了去年在伊斯坦布尔加拉太大桥下的时光。这是那种被称为“第二眼美景”的地方,需要用全身的感观去体验,更需要放开心胸甚至灵魂去感受,掩盖在混乱表象下的风情:海鸥发疯一般四处翻飞,挤挤挨挨停靠在港湾里的各种渔船,桅杆像剑戟一样林立,比太阳还早起的渔贩摆开一长溜鱼摊,无所事事东游西荡的青年,空气里混合着鱼腥味以及机油的淡淡味道,海风,海的潮湿的气息,警察踩着时髦的单轮车在巡逻,吹奏萨克斯风的街头艺人,一群孩子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学做法棍,抬眼可以仰望山顶的贾德尔大教堂,圣母正温柔地俯瞰人世......



最有趣味的当然还是马赛历史悠久的鱼市。每天早上,渔民们出海归来,直接就在旧港码头上排开了长蛇阵,自产自销刚刚捕来的各种海产品。马赛本地人也都到这里来采购鲜鱼,游客们如果买了鱼,还可以拿到港口周边的各个餐馆去,请大厨现做现吃,绝对新鲜。要是没有卖掉,别担心,也有大把的食客,——那就是空中的海鸥们了,它们绕着鱼摊鱼贩四处翻飞,发出啁啁的鸣叫,好像饿坏了的孩子们。而我们则是好奇地拿着相机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寻找各种稀奇古怪的海鱼,看当地人与鱼贩们讨价还价,听不懂也没关系,那满满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就够令人迷醉了。


·基督山伯爵的伊夫堡·


鱼市结束,正好赶上从旧港码头出发前往伊夫堡的游船。


其实直到研究马赛攻略的时候,我才恍悟,原来,伊夫堡就是那座爱德蒙·邓蒂斯被关押了14年然后逃离的茫茫大海中的孤岛黑狱。一瞬间,就决定了一定要去一趟马赛,去一趟伊夫堡。虽然已经遗忘了很多细节,但二十多年前读《基督山伯爵》的时候,完美复仇者化身的基督山伯爵可曾是我孩提时代的英雄之一。尽管在世界文学史上,大仲马的这部小说一直被归于通俗小说经典而不是文学名著,但这并不妨碍它在一百多年间倾倒亿万粉丝。所以,来到马赛的游客,鲜有不走一趟伊夫堡的。


《基督山伯爵》一开篇,就是年轻的水手邓蒂斯随着法老王号回到马赛港,而小说中最激动人心的情节之一,基督山伯爵化名水手辛巴德拯救摩莱尔船主一家,新法老王号在上万马赛人的见证下重返港口,故事也发生在历史悠久的马赛旧港


很多游客因为天气状况不佳遗憾地错过伊夫堡之行,我们运气不错,顺利登上了“爱德蒙·邓蒂斯号”,——没错,游船正是以基督山伯爵的名字命名,——船行大约半小时,抵达了距离港口仅2公里的伊夫堡



伊夫堡其实挺小的,大概还不到一平方公里,是一座石灰岩小岛,在蓝天碧海间风景颇为优美,特别是岬角处,甚至有几分马尔代夫般的水清沙幼。然而,前为军事要塞,后为国家监狱,高墙深院的伊夫堡更多还是让人联想到阴森、严酷和绝望。这里曾经关押过很多名人,但所有真实的名人都比不上虚构小说中的英雄主角,一楼两间地牢被设定为关押法利亚长老和青年邓蒂斯的黑狱,那种不见天日的感觉真能让人不寒而栗。(据说这两间牢房之间的洞穴是某个真实的犯人企图越狱而挖掘的,但是计算错误挖错了方向,这个故事启发了大仲马的灵感,于是有了长老和年轻水手的狱中相遇。)



当然,伊夫堡监狱也有有趣的地方,比如说,这里竟然还设有付费的私人牢房!其中最著名的一间囚禁过法国大革命的英雄小米拉波伯爵,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是革命英雄,只是一个嗜赌成瘾的浪荡贵族子弟,他的大为头疼的父亲从国王那里弄来了一份密诏令(带有国王印玺、可未经审批监禁或流放犯人的空白诏令),把这个不孝子在伊夫堡监狱关了一年多。这种私人付费牢房有壁炉可以取暖,还有窗户可以看风景,称得上是“豪华海景牢房”。但是,我相信,那些曾经在这里看风景的犯人一定更加渴望能够自由自在地看到大海,而不是通过这些深深的石洞铁窗。正如基督山伯爵所说“只有体验过极度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到极度的幸福”,那些年复一年只能面对森严石壁的人们,大概最能体会蓝色的意义吧。



监狱顶上有个天台,是囚犯们“放风”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嗅到海的气息,看到海中的白帆船,天空中翻飞的海鸥,隔着2公里的海域远眺尘世人间,远眺圣母山上的贾德尔大教堂,真的难以想象囚犯们会是怎样的心情,是为自由近在咫尺却求而不得心生绝望,还是在天地与圣母悲悯地注视之下,生出无限的希望?



至少对于我们这群一小时“囚犯”来说,——游船每隔一小时来接一次游客,——大概是南法的阳光太明媚,大海与天空的蓝色太纯粹,我们体会到的毫无疑问只是自由和希望。


·漫步老城·


带着对自由的体验,我们乘船离开伊夫堡,回到旧港码头。在码头随便找了家餐馆,就着海风和淡淡的海腥味,品过马赛鱼汤,下一站,是深入旧港北侧历史悠久的Le Panier老城区。


马赛一样,马赛的老城区也不同于普罗旺斯地区其他老城那般优雅、安静、文艺,而是充满了波西米亚风情。墙壁上的各种涂鸦仿佛时刻都在提醒我们,这里是马赛,充满活力的马赛



老城同样也是艺术家的聚集地,小巷里有很多有趣的workshop,都开放起来随便游客入内观看,艺术家们有的专心致志在工作,也有的会饶有兴致跟客人聊上几句,可惜的是我们的英语只够吃喝拉撒,法语更是一窍不通,挺遗憾的。


老城中心有一座引人注目的粉红色石头建筑,老救济院中心(Centre de la Vieille Charite)。曾经的救济院如今变身成了博物馆中心,富有艺术感的“四合院式”庭院里分布着地中海考古博物馆、非洲与美洲印第安艺术博物馆。而我们去的这天,这个博物馆被整理出来正在举办一场毕加索及毕加索画派作品展览。考虑到我们对毕加索的现代画毫无研究,而且过几天到了巴黎还会看到大量艺术展,我们最终没有买票参观救济院中心的毕加索画展。只是静静地坐在安静的庭院里,抬头凝望“四合院”顶上的蓝天,其实就已经够惬意了。



从老城回到旧港,又迎来另一场热闹的集市了。这就是港口的手工艺品集市。有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制品、香水、乳酪糖、海盐、香料和肉肠,当然更少不了马赛最著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手工制品——马赛肥皂。马赛皂就跟法国香水和精油一样,造型精美,有很多种味道,而且大多香味浓烈,像是一种艺术品而不仅仅是消耗品。在五颜六色的马赛皂中,最特别的是一款黑色的肥皂,其原料居然是罂粟,不知道如果长期用这款肥皂来擦身体会不会上瘾呢?



·从贾德尔圣母大教堂俯瞰马赛·


傍晚时分,我们前往最后一站贾德尔圣母大教堂(Basilique Notre Dame de la Garde)。


大教堂雄踞于旧港南面一座150米高的小山上,无论在马赛的哪个角落一抬头都可以仰望教堂的雄姿和教堂顶端的镀金圣母像。不过,要真正走到教堂还需得受一番累,本来是有观光小火车从旧港开到山顶的,但我们觉得票价不菲,又目测了一番,觉得尽可以走路过去,结果望山跑死马,那一大段陡峭的上坡路啊,走得那叫一个腰酸腿疼。然而,当临近山顶,风光越来越醉人之时,一切的辛劳也就烟消云散了。



贾德尔圣母大教堂马赛的象征,也是马赛的守护神。有人说,它就像是马赛版的妈祖庙,想想这个类比还挺形象的呢。圣母俯瞰着喧嚣的人世间,一种母性的温柔庇佑着这世间的男男女女,让我们内心宁静,有所依恃。她悲悯的目光一定也看顾着伊夫堡里不幸的人们,这一切再次让人想起了基督山伯爵留在监狱墙上的那句名言:“直至天主垂怜揭示人类未来图景的那一天来到之前,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五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07
评论 13
作者提到

16天  5月  ¥21000  和朋友

自由行、人文、美食、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