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金秋川藏行,莲花次第开
精华
LHASRA_C
出发时间10月
行程天数8天
和谁出行和朋友
第1天 2009-10-21

泛上秋意的川藏南北线,色彩斑斓得让人无法抗拒,可高寒地区的秋天不等人,如要把两条线走透透,恐怕秋叶已作春泥护花。既然如此,就各取一半吧!从藏东一片“穿越”到风情浓郁的康区,圣洁绝色统统尽收眼下。从林芝开始东行,自然乌、昌都交错北线,进入异彩纷呈的德格、卓千、新龙,最后回归两线的交点——新都桥。一路行来,莲花次第开。莲花纯净的白,包含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各自精彩,这个追逐亮色的秋日假期,美得让人落下感动的泪。

色季拉山这次是匆匆而过,从林芝出来就希望能赶到波密住,所以拍的也不太多。天气一般也没有看到贡嘎雪山。

色季拉沙山的秋色还是很赞!
天气多云,大场景拍不出效果,拍一些小品,仅作寂寥。

去鲁朗只是在公路旁看鲁朗林海绝对不够意思,一定要下到鲁朗花海牧场去,那里有德木寺的遗址,还有一条山路可以看到南迦巴瓦峰,而这条路的尽头翻过大山就是南迦巴瓦脚下的派乡,不过徒步需要几天的时间,而且沿途都是原始森林溪流,野兽出没,所以还是建议大家如果要徒步的话,最好请向导和注意安全。

由于川藏线常常出现交通事故,所以每段路途都有检查站,还限速,超速太早到达下一个点需要罚款,所以我们无奈地在鲁朗等待时间,顺便吃个鲁朗石锅鸡当下午茶和晚饭。

离开林芝,我们一直赶路,无暇细顾色季拉山和鲁朗林海,不是她们不美,只是因为绝美的波密、松宗——我心中的那方世外桃源——还在不远处呼唤着我们。
到达波密县城扎木镇,已是夜里十时,还好预先订了房,不用露宿街头。这段时间波密的住房紧张得不行,我们要不是老顾客,房间也保留不到那么晚!当我们的车驶进大院,就看到中午遇上的那辆从云南一路开来的SUV,车上的两位摄影师说,他们已经在镇上转了4个小时,都找不到标间,只能回来这里住通铺了。暗自庆幸,讲信用的李老板力保我们的三间房的不失,这时还特意端上热茶给我们驱寒,浓浓的暖意涌上我的心头。

第2天 2009-10-22

波密的雨夜特别的冷,但因为海拔低(2750米),结不成雪,早上起来没有我们期待的白雪满地。不过低温使我们的越野车要一段时间才能开动起来,所以我们先去解决早饭。昨天到了鲁朗遇上限速限行,只好4点多就在鲁朗吃了石锅鸡当晚餐。路上通麦一段的天险,没有任何人家和商铺可用餐,到了波密所有餐馆也关门了,所以大家吃早餐的情绪从未如今天这般高涨。小蒸包、油条、炸面、豆浆、鸡蛋、咸蛋,连泡菜也不放过,能上的都上了。5个人结账60多元,还不便宜。老板解释说:没办法,这两年路好走了,物价也涨的特别快。
扎木镇其实很小,车一会儿就开出了城,帕隆藏布江一直相伴在旁,路况也是出奇地好,昨夜的冷雨令江水上涨不少。秋天尚且如此,不难想象在每年的雨季,这里的塌方、泥石流真如洪水猛兽那么折腾人。然而正是这份“美女”与“野兽”共处的的刺激,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旅游者趋之若鹜。

且行且拍,天渐渐打开,我才发现原来我们一路在群山中穿行,前后左右的雪峰就像伸手即可触及那般亲近,虽然主峰还在云雾中,但晨光的暖色已攀上云端。突然,一束金光撕破云霞,照射到散落几栋蓝顶藏式民居的草甸上,草甸居然是绿油油的一片,原本沉寂的生机似乎被瞬间唤醒,让我情不自禁喊了出来“停车!”。

沿317国道见到很多在农闲季节磕长头去拉萨的虔诚信众!

我们一直沿着河谷前行,两岸峰林的秋色接踵而致,红已攀上黄的衣襟,绿依旧顽固地拉扯着黄的衫角,白也耐不住寂寞,偷偷把脚丫混进来,大家扭作一团,好不热闹!这般场景,乐坏了我们这等看客、摄客。带少了内存卡的朋友只能捶胸跺脚,拿卡片机的往往又冲至最前,挡住了拿大机器的几位,加上正在手忙脚乱换镜头的我,也是一幅十分有趣的画面,如果谁这时从后给我们来个偷拍见证,估计一定成为我们这群好友未来几十年开玩笑的谈资。

帕隆臧布江就一直伴着我们前行。

从318川藏路拐进米堆,还有约10公里的弹石路才能见到冰川,不过售票处就设在了岔道口,因为进出都只有这条道,50元的门票是逃不掉的,据说里面还有巡山队的人查票。真要感谢没有修整的这条弹石路,它们大大地降低了我们的速度,得以细赏两岸的美景。岔道两旁山上的植被与川藏公路的大不相同,是一种细小笔直的乔木,分枝很细,上面全是小黄叶。风一过,整片闪烁的金海泛起“沙沙”的浪涛;低矮的灌木丛则联手为大地穿上了红彤彤的新装;近处散落的木房生起丝丝炊烟,门前还垒着不少建房用的木条,冰川的溶水汇成小溪在屋旁流过,牦牛在山边悠游地吃草……

车到了米堆村就不能再往前走,其实在停车场就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整座洁白无瑕的冰川矗立眼前,可能是昨夜的雨雪,冰川的雪显得更厚润,在艳阳下耀出晶莹的亮泽。一场来到,不亲手触摸一下冰河,又怎能安心呢?
从米堆村到达冰湖骑马约一个小时,徒步的话一个半小时左右,如果要上冰舌,则要再走大半小时。我们自问体力还可以,反正时间相差不远,还是走走吧。我们沿着马队翻过几户民居,走过草坝,准备进入丛林,但我们拍完照,马队已经走远,我们想只要跟着马蹄印走就行了,肯定不会迷路,所以也不着急。可是,越走越不对劲,怎么往山上去了?但安慰自己,有脚印自然有路,说不定翻过小山就能到达湖面。望山跑死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路越来越难走,从小石泥路变成只能在大石头间穿行,天色渐暗,我们正盘算着要不要回头的时候,前面隐约见到了炊烟,走上两步发现了一间简陋的小木屋,有一位守林人正在准备晚餐。我们好像遇到救命的稻草,赶紧问路,可是语言不通,说了半天都没搞清楚。不过电光火石间,我想起了冰川的藏文名字——“恰”。这回对方有点头绪了,指向前面不远的高处。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不妨再多走两步,因为回头的话,肯定会错过冰川的日落。最后一段路可以用崎岖来形容,一爬一滑终于攀了上去,可前方不单没有冰湖,更是深百米的悬崖……就在失落感冲上脑门的一刹那,我抬头瞥见了惊为天人的米堆冰川!

原本美得有距离、需抬头仰望的冰川,现在峰冠如同在面前,她那洁白的身躯素净得毫无瑕疵,云也躲得远远的,不舍得来打扰这位纯净的处子。峰顶上有一处自然风化的山体,形状跟我们在雪地上堆的“雪人”十分相像,可又有谁能在峰巅上砌上一个如此惟妙惟肖的景象呢?唯有大自然的巧手神工吧。
有时错有错着,没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的理由!要不然将会错过更多!

我们下山的速度很快,不消半小时已接近山脚。回想起来,我们看到的脚印可能是牦牛留下的,马一般不会往山上跑,只有牦牛最喜欢跑在山边“耍杂技”。而且我们发现在山脚的丛林中还有一条隐隐的路痕,估计这才是正道,我们加快脚步,连走带跑大半个小时,已经穿过冰湖接近冰舌。
如果说,刚才在山顶还有咫尺的距离,现在我们与冰川则是零点的接触。因为光线折射的原因,部分的冰川呈现冰蓝的色泽,吸引着我们一再向前,突然,脚下的冰层似乎动了一下。一个念头马上闪过:冰河在震动、雪崩,赶紧撤!我们蹑手蹑脚地匆匆往后退,生怕引起更大的震动,又怕“逃”不及……一口气回到冰湖附近,才敢停下来,回头再看那纹丝不动的冰川,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不过在倾慕的同时,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因为没有带帐篷,无法在米堆村扎营,我们带着仍存一丝悸动的心,开拔去然乌湖。然乌湖的一头接连着帕隆藏布,所以当车驶出峡谷,就进入了然乌湖的领地。这短短的30公里,海拔迅速爬升,温度下降,空气也变得稀薄,海拔表指向3900米。路两旁的植被从红黄绿的多彩缤纷渐成涩涩的枯黄,风卷起土路的沙尘,更显萧瑟。难道与川南线秋色作别的时间到了?

我们在然乌风情园投宿,我们也是这里的常客,所以给我们选了对着雪山冰湖的房间。
不过这次,然乌难道如此不外如是?带着这样的疑问入睡,使我一夜辗转反则。


第3天 2009-10-23

清晨7点,同伴叫我快起来看。原来前夜天色太黑看不清,今早放晴,在我们所住的小院里,就能看到两座高耸的雪山。这是拍电影用的布景板吗?我赶紧揉揉惺忪的两眼。在同伴的催促下,我们动身去拍摄然乌湖的日出!

同样喜欢摄影的包车司机何师傅是川南线的识途老马,车一下子停在镇中的一座白塔前,我们翻上白塔边的大土堆,原来从这个高角度往下看,从远至近,雪山、树林、房舍、篱笆、草地、牛羊等等构成无数的点,线,面,日出时的侧逆光,在牛羊身上打上了一轮金色,在地上投射出一行行长长的阴影,更添层次。而不远处,湖东侧小山上的休登寺,也是拍摄然乌晨景的好地方,不过我们要在八点前赶至然乌村往察隅方向行2-3公里左右的半岛,所以休登寺只好就此作罢。

然乌河畔的清晨,清丽幽蓝

去半岛的路不太好走,窄窄的土路,一边是土质松散的山体,另一侧就是湖边的悬崖,没有路基和护栏,惊险程度不亚于波密通麦一段。还好早上车少,如果有对头车,倒车要倒回去很远才能错车。
不过一大早的奔波还是非常值得,因为在半岛上可以拍到很漂亮的然乌晨景。早晨的侧光正好落在面向湖面的雪山上。清晨的然乌湖有一种寂静的美,水中连绵的倒影与周边的雪山、草甸、农舍天然浑成,几只水鸟轻轻滑过泛起一阵涟漪。

从离开然乌湖开始,秋色迅速消逝,高原秋冬的苍凉瞬间袭来,一天之间从绿野仙踪、雪山清流换成只剩枯黄草皮的山岭,如此景象,用现在最流行的网络小说中“穿越”一词来形容,恐怕是最贴切的了。还好的是,路依然是平直的柏油路,没有赏心悦目的风景,起码也没有肉体的颠簸,可能是城市里安逸惯了,太折腾好像对不起自己。
这时远方隐约见到一排人影,在匍匐前进,大家马上意识到那是磕长头的队伍。每年过了收割的季节,藏民们就有计划地安排朝圣的计划,其中最经典的线路就是经川南线一直到拉萨,大多是一家人,或同乡约好结伴而行,带上细软和炊具放在木头车上,大家轮流负责推车,其他人则一直坚持通过做大礼拜来前行,还有少数是一两人孤身上路的。

著名的怒江99道拐

在我思绪神游的时候,车已进入怒江山界(也称业拉山),开始了艰难的爬坡,我们赶紧摇起车窗阻挡车外翻滚的尘土。车速也从80直降到20公里,上山一段,只觉得是在无休止地拐弯,弯道甚至不能用U—Turn来形容,就像小时候折纸一样,直生生地对折过去,爬升上另一个垂直的“对折”。路虽险,也是何师傅显示非凡的身手的时候,还好车上所有的人都不晕车,很快我们就平安无事地翻过了99道大拐弯。不过到达业拉山山口的时候,我们探头向下看看刚才走过的千回百转的路,真有点头晕目眩的后怕。

足足颠簸了一天,夜里8点,我们终于赶到了德格。县城在整修,没有惯常的灯火通明。我们依旧住进了雀儿山宾馆,七年前卖30元一个床位的副楼,已经被推平,扩建为4星标准的宾馆。主楼180元的标间最后谈到120元成交。

第4天 2009-10-24

翌日一早,我们步行到印经院,斜坡上依旧是那绛红色的外墙、挺拔庄严,依旧是那如鰂的转经人潮,虔诚专注。印经院9点才开门,我们随着当地人一起转经,我的思绪随着转经轮转动的弧线一下子飘回了7年前那个明媚的夏天……
藏水马年,我走唐蕃古道、川藏北线进藏,去冈仁波齐转山,在西宁往玛多的班车上,结识了几位同路人,从此,展开了改变我一生的旅程。我们经玛多、黄河源、玉树、石渠、雀儿山来到了德格。夏天的德格青山绿水,德格印经院就如绿海中的一朵高贵而矜持的艳丽红花。走进印经院,只见精致的雕梁画栋处处,数十万块印经板整齐划一地放置在二层,透着黝黑的光芒。虽是远久年代的珍藏,仍拥有鲜活的生命,它们依然每天在熟练的工匠手下,拓出数以千百计的经文。经文从拓印到成品,中间要经过多个精密的工序,全部都在印经院内完成。三楼是凉晒经文的回廊,少不更事的我,只觉有趣,随手捻起几张经文,想留作个纪念,还满心欢喜,帮同行的朋友也拿了几张。后来离开德格的路上,也曾有是否不应该如此的念头闪过,但旋即又用孔乙己大爷“窃书不算偷”的名句来安慰自己,而且时间也不允再还回去。这件旅途中的“小事”,从此被我束之高阁,抛于脑后。
直到近年接触佛法,深谙因果不虚,经师兄善心提点:如有机会可将“不予取”的经书送还。的确,人生中往往很多“小事”,被我们忽略不计,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生根发芽,所以古人亦云:莫以恶小而为之。做错了,就应该认错,尽力补救,真心承诺以后不再做,然后欣然放下。直接面对和真心忏悔自己曾经的错,这是我此行德格最大的目的。
9点过后,我又回到熟悉的晾经回廊,正琢磨着如何才能找到大喇嘛,就碰到了普通话讲得很好的藏族导游“曲增”。她听完了我的意图,很乐意帮助我,马上四处去找印经院的管家。大管家听说了我的来意,不但没有一句怪责,而是送上他温暖的臂弯与和善的笑容,并且说不用担心,知错能改就好。早课后,在二楼的经堂我得到大喇嘛的接见。大喇嘛接过经书,看了里面的内容,用慈祥的声音问:里面的内容看懂了吗?我说因为是藏文的,看不懂。大喇嘛点点头,并给我摸了顶。接着说,如果看得懂,就送给你,回去好好修习;看不懂的话我先收下。你也可以放下了。此时我的泪水不知怎的夺眶而出,而内心一片宁静安详。

拜别大喇嘛,我们回到一层,工匠们正在清洗红彤彤的经版。一般的经文是用水磨墨拓印,只有印制重要的经书、论典时,才会用到朱砂墨。因此,当地人相信,洗刷经版后余下的朱砂水,是非常有加持力的吉祥之物,会拿瓶子来装盛,带回家与家人共享。虽然朱砂有微量的毒素,但同时也是一种名贵的药物成分,我在曲增的带领下排队,也分得一口朱砂“甘露”。

印经院正面

雀儿山的大名在川北线上,无人不晓,除了巍峨嶙峋的山势,雀儿难以越过的高度,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也让它常常出现在入藏行者的行程计划之内。雀儿山下的边城小镇马尼干戈,左出德格可达西藏;右连甘孜,进入川西腹地;上通卓千、石渠可至青海,是康区接连青藏重要的三岔口。我们从德格出发去卓千,自然要翻过险峻万分的雀儿山。只可单车通行的曲折山道较当年已拓宽不少,而且当年坐的是超载50%摇摇晃晃的客车,如今是马力十足的丰田4500,所以之前要5个多小时才走完的几十公里山路,现在两个多小时已平安到达马尼干戈。

雀儿山的山口5050米,风极大,但是在这里的山口留影是必须的。何况7点多了还有一抹阳光洒落在峰之巅。

第5天 2009-10-25

清晨7点自然醒来,步出房门,朝阳倾泻在金黄的草甸上、河谷里、房舍间、日照金山的美景端坐眼前,如梦如真。走出后院的小门,通往纯净的圣卓千河,沐浴在金色晨光中的卓千乡炊烟初生,与“家”隔河相望。清冷的河水,寒彻入骨,是涤净无数心灵的生命之源。一夜冷风,银霜洒地,如镶满了闪钻的童话世界。

回望仁波切的家,朴实的土墙内围着偌大的院子,空荡荡的只有两间简单得可以的土木房,较矮的一间是阿妈和仁波切妹妹一家住的,右边略高的是佛堂以及仁波切和南达的房间。我们昨晚正是在殊胜的佛堂中睡了安稳的一觉,连一向不愿意住藏民家的何师傅都说,这夜睡得格外的香。

可爱的小卓玛逗得姨妈哈哈哈大笑
出门即见的美景

吃过早饭,南达带我们一起去格扎仁波切筹资盖建的修行养老院,派发物质。在藏地有不少孤苦无依的老人家和孤儿,为此,仁波切用了3年多的时间,不辞劳苦盖起了这座老人院,帮助有需要的民众不致流离失所。凡在此居住、承诺修行的民众,一切的生活所需都由仁波切供给。为了方便老人院内的修行人,也让老人院外的民众可以一同分享,仁波切还在老人院外修建了八大善逝佛塔和一个高十一尺、直径五尺的大经轮,以便大家绕塔和转经……
站在老人院外,但见群峰环抱,白塔高耸,洁白胜雪,我脑海中又现起了仁波切慈悲仁爱的笑脸……

格扎仁波切建的八大白塔。
仁波切的侄子,现在也是小喇嘛了,他念经文特别棒,只看过一次法会的金刚舞,回家就已经会跳了。慧根十足。

如果你知道在色达有个喇荣五明佛学院,那么卓千的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又译: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你更不可不知。卓千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有“第二那烂陀大学”的美誉,隶属于卓千寺。十九世纪中期,由第四世佐钦法王明久囊卡多吉和大成就者佛子先盘塔耶所创,当时是康区最早的、唯一的一所五明佛学院,先后出现了许多虹光身成就者,以及如巴珠仁波切、米旁仁波切、大堪布才旺仁增等名扬于世、精通大小五明的藏传佛教大师。


长久以来,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不分教派、种族,摄受过萨迦派、格鲁派、噶举派的数百位精通五明的活佛和堪布前来参学,从而成为多康地区文化的中流砥柱。如萨迦派的宗萨寺、玉树结古寺的佛学院、噶举派的八蚌寺、社芒寺的佛学院、宁玛派的噶陀寺、白玉寺的佛学院,这些声名海外的佛学院都是由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传承的大堪布所创建,如今这些佛学院所闻思学习的依然是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的大堪布先嘎仁波切所编写的《十三部大论》……足见卓千传承的远大影响。



然而,卓千寺一路以来对外都相当低调,只专注于传扬最纯净的佛陀法教,因而少有旅游者踏足这篇原始而美妙的圣地。其实卓千地区除了胜迹处处,还有放眼皆是的动人美景。首尾相连的“狮崇”雪山和“霞吉?扎嘎拉姆”神山,用雄壮的身躯为卓千河谷挡住了冰冷的寒流。春夏之际,崇山峻岭之间,满野的高原艳丽小花,草原苍翠,生机勃勃,数不尽的高山湖如碧玉瑶池散落在连绵的十八座雪峰之中;秋冬时分,金黄的草甸躺在圣洁的群峰温柔的臂弯中,如黄铂金锻造的天上人间,又如出尘脱俗的天女下凡,卓千寺和五明佛学院、白玛唐就是美人冰肌玉骨上的三颗朱砂痣。

“白玛唐”位于河谷最深处,地貌具有八吉祥的自然瑞相,亦像一朵盛开的莲花,因而得名白玛唐(莲花苑)。相传公元九世纪,莲花生大师以神通降临到卓千白玛唐,白玛唐成为莲花生大师身、口、意、功德、事业中的“功德”圣地。白马塘的高山上有数以百计的闭关修行岩洞,

而新近落成的白玛唐大圆满闭关中心主要是为在室利僧哈五明佛学院经过初、中、高三级十二年时间中,对文化知识和显密佛法闻思圆满之人,实修而设的最高级班。

同时,闭关中心不分宗派地对于在其他寺庙或佛学院经过闻思的学员随缘接纳,有缘的在家居士也可以在此进行短期的学习和闭关。

第6天 2009-10-26

三年一别,再到白玉,原以为一切依旧如昔,虽然经常住的沙鲁里宾馆还在。不过如今马路已经拓宽,高大的树木已经被铲平,似乎要建一个旅游城市的架势,但是新盖的大楼毫无特色可言,破坏了白玉原有的感觉。

到噶陀寺的路依旧不好走,盘山而上,与山下的河谷垂直落差数百米,颇为险要,而噶陀寺就坐落在山巅之下,如大鹏展翅。新的大殿已经盖好,偌大的建筑在山谷中有点突兀。不过旁边的文武百尊坛城依然耀目非凡,佛塔上的一对智慧的佛眼,似乎看透了所有的世间虚妄,独立于世外。

上次来河坡乡,时间匆匆,没有机会拜访制作河坡藏刀的作坊,这次认识了白玉的一位司机,他丈母娘就是河坡人,答应带我们来看看他们家的藏刀锻造坊,以及可以看看到他们的精品收藏,现在一把精美的河坡藏刀可以买到几千元一把,如果要镶嵌一些珍贵的宝石的话,价格更是不菲。不过对我们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就算买了一把回成都,也没有办法运回家,因为这样大的刀具属于管制级别的,无法过机场的安检,唯有先想办法寄存在成都的朋友家里,以后想办法再运走吧。

河坡乡不仅藏刀出名,打造“嘎乌”的手工也很精细,一个小的鎏金银的嘎乌卖到2000元左右,而红铜的也要800,而且还不容易找到,这次有幸预见,自然要囤货收藏。

第7天 2009-10-27

由于前夜在昌台县住,里亚青只有20-30公里,所以今天我们一早乘着第一线阳光,来到了亚青寺,已经是第二次来了,所以线路都很熟悉,清早的薄雪覆盖了整个亚青寺和附近的山岭,使得亚青寺格外的庄严圣洁。待太阳升起,清雪散去,又是另一番景象:炊烟邈邈,修行人们鱼贯而出,到大经堂听经或者到小木房里面清修闭关。

亚青寺的规模几年就翻一翻,也有很多汉地来的修行者于此修行。

辽袤的川西腹地还藏着一处未开发,脱俗出尘的“新龙拉日马大草原”。我们自然不容错过,由于这段路大家都没有走过,所以只好沿路问人。奈何从甘孜弃214国道,转上颠簸的土路,就变得人迹罕至,原野间似乎只剩下山林间风声与流水声的绵绵情话。还好路上的岔道不多,而且神奇的是每逢遇上岔道,在我们惆怅的时候,总会有各色人等出现在我们附近给我们指路。如驾拖拉机割草的大叔,骑摩托车回娘家的“扎西”夫妇,在河里玩耍的小姐弟,在他们的指引之下,我们很顺利地提前到达了新龙县城。

我们如矫健洒脱的藏羚在清新的原始山野里跑了4个多小时,到达了拉日马乡扎宗村。未入村,就见到一尊面朝村内,在一片黑石板瓦的木房的怀抱中,鲜艳夺目、高耸云际的莲花生大士像,有不少村民正在其下转经,两旁经幡猎猎。

常见的佛塔一般是内里装藏,放入经开光的佛像、佛经、法物等,然后封口就密封保存,不再显露。而扎宗乡的《甘珠尔》石刻佛塔殊为特别,除了基座是水泥沙土制成,整个近10米高的塔身是用数十万块刻有《甘珠尔》全套经文的石片垒砌而成。方形的“塔身”渐次收束,塔顶正中及五层台阶四周均有铜质镀金法幢、和彩色石刻佛像,塔基为如意金刚座式,上面绘有金刚杵和生动的护法雪狮。整座塔色彩鲜艳,从下而上是蓝、黄、绿、红、白五色交替,代表着这个世界“地、水、火、风、空”五大元素。

我们在喇嘛的指引下去转当地的神山,山脚下正是有康区第一白塔群之称的“尊胜吉祥如意塔”。在转塔之前,我们先攀上了其后的同环神山,因为只有在高处才能确切地了解殊胜的尊胜吉祥如意塔群的特殊结构。这合共113座瑰丽的白塔分为6层,代表六重天,从下至上每层40、32、24、12、4、1个佛塔,整体呈金字塔型,每个白塔的造型不尽相同,相同的是内里都装藏了一部完整的《丹珠尔》经书和一个佛像,塔上都有泥塑的五色花环和吉祥图案装饰。塔群正前方有三个大型的圆形曼扎,是供养诸佛菩萨的礼供。而在主体塔的后方和左侧,有一道嵌满100多幅石刻本尊护法佛像的石板“墙”。每件作品都栩栩如生,有不少印蒙地区的艺术风格。

尊胜吉祥如意塔,藏名“珠里德勒曲登”,意思是“世界中心”。相传在雪域高原深处某个隐秘地方,有一个由8个莲花状区域组成的王国被雪山环抱,里边的卡拉巴王宫,由日松贡布守护。这个王国通过一个名为“地之肚脐”的隐秘通道与外界相通。而一位名叫尼美银批的活佛偶然间进入了雅砻江大峡谷,找到了“地之肚脐”的入口,来到了拉日马草原,并修建了这座珠里德勒曲登塔(世界中心塔)。传说归传说,或者有人问,很难想象在这个偏僻的山沟沟里,为何有如此多精妙绝伦的瑰宝存在?其实这里曾经是茶马古道中新龙至康定这段的必经之处,只因古道后来凋零才重新被覆藏在深山之中,或许我们应该庆幸,正因如此,拉日马才保留了这样完整、清纯的风貌。

第8天 2009-10-28

纽日河畔,尼措山麓,巍然屹立着造形雄伟、气势轩昂的金刚宝座佛塔朗吉曲登,汉译“胜利白塔”。主塔内共有16个小佛堂,供奉宁玛、萨迦、噶举、格鲁等各教派大小佛像、护法神数百尊,还收藏了《大藏经》等佛教典籍数百卷。塔基四周架设了168个大型铜制转经筒,从早到晚都有数以千计的藏民前来转经。巨大的转经筒,以我一人缚鸡之力实难以推动,只有顺着前人推转的惯性,才能转动起来。我让自己埋进如梭的转经人潮,溶入一片六字大明咒的共鸣声中。心里荡起六世达赖喇嘛那阙动人的诗篇: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转经后,我们登上了胜利白塔的塔顶,这是鸟瞰道孚民居全景最佳的地方。

为了等贡嘎的日落,我们匆匆经过钙华滩,只是爬到半山腰看看个大概就下来了,因为多云,钙华滩的颜色不是很显,据说在蓝天白云之下,能呈现出变幻莫测的瑰丽色彩。这次无缘得见,或者就是下次再造访的契机吧。

虽然云雾略散,但是贡嘎主峰还是抱着琵琶半遮面,山口处经幡猎猎,我在此献上了一根洁白的哈达,希望下一次来的时候,能与蜀山之父做一个亲密接触。

从道孚回新都桥,途经的塔公草原、八美白塔群、石林、地位崇高的惠远寺,每一处都有其动人的故事,我们最后回到川藏南北线分叉的原点——新都桥,新都桥的秋色毋庸置疑是旅途完美的收官之笔。本次行程是意料之外的顺利,不单尽享良辰、美景,收获无尽的加持,还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重聚共游,更是弥足珍贵。本次同行的朋友,都是2002年因往阿里冈仁波齐转山而相识,多年来大家为生计四处奔波,能聚在同一城下的时间少之又少。多年后,这次长达半月的行程,大家当年那份纯真率性仍能真情流露,着实难得,希望下次的同游不需要再等上数年之久吧!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 504
评论 101
作者提到

8天  10月  和朋友

自由行、自驾、穷游、人文、摄影、鲁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