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vot@ctrip.com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试骑川藏线 徒步牛背山(上)
精华
旅拍
hy-8341
出发时间3月
行程天数36天
人均花费2.5千
和谁出行情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铁路上海站默许了旅客携带自行车上车;去年10月在太行山,拼途的西安刘姐,56岁时骑行了川藏线;2300公里的川藏线上,有着迷人的高山风光,布达拉宫遥遥在望;日益堆积起来的赘肉,已经把“三高”指数推到了临界状态;“为了朝鲜,为了祖国”,我们老夫妻俩决定,试骑川藏线。

提前2个月就准备了。大件买的基本上是迪卡侬的品牌:自行车是赶集网上收来的,150元/辆,老婆的是女式7速城市车,我的是5.0上一代的18速山地车,都是06年前的车种,当时的价格是500元,现在所谓升级,涨到了800元,钢架,硬叉,V刹,26×1.75的铝合金轮圈,自己又重新调试保养了一番,并配上易耗零件,基本上够用了;登山包,37升的250元,50升的是400元,都是防水轻薄型的,现在好像已经看不到这个系列了;羽绒服就有点贵了,也是轻薄型的,收纳起来很小的那种,400元/件,还不给帽子;冲锋衣买的是特价,分别是150元和250元,原价说是要250元和500元,也不知道究竟谁占了便宜;冲锋裤是杂牌,地摊货,10元/条;头盔是单位工地上的安全帽,不要钱;201T网格面料的多用途塑料雨披,淘宝上买的,29元/件,手电筒也是淘宝的,M2的筒子,R5的灯珠,35元钱是拦腰价,遇上了,回来后,本想再买它10个送小孩玩的,结果老板亏死了,改做邮票了,阿弥陀佛。余下的一些小东西,都是随意买的,没有做过功课,不值提及。

3月16日,Z122次,又是一趟准动车,20个小时到成都,其间只停靠7个站。不过,后刘志军也不会省油,全列卧席,503元啊,特价机票也不过这个价,利欲熏天下,穷人也被资产阶级。我们的血汗钱,进来的时候都是剥削好了的,现在出去还要被再咬上一口,真正是受着“大小斗”的双重压迫,反正牛奶是可以倒入大海的,由不得人民当家做主。

进站时,我耍了一下无赖,答应拆车提行的,结果一不小心给推到了站台,也没有工作人员上来强行阻拦。是啊,谁会和一个老头子计较呢?我们是弱势群体,需要文明社会的照顾。到车厢门口,我拆下轮子,列车员建议我放在铺位底下,的确,车架和轮子都刚好能放进去,我们只有一个下铺,还有一个车架就竖在了中途不开门的出入口,并用绳子栓稳,车长路过看了也很默许,车子就这样搞定了。其实,新型的卧铺车厢,行李架都是隔断的,里面很深,等于是个小阁楼,不怕影响别人,足够放入整辆自行车的。





一夜呼啸,11点半准时到达成都。照例在站台上装好车,捆好包,一路无障碍地推出站。老实说:单人:40斤的车,30斤的包,要我们负重出站,实在是不堪重负,也感谢工作人员对我们的放任。

在蜀国的大地上,骑上自行车的我们,就像鱼儿回到了水里,洋洋自得,一路潇洒,很是享受,毕竟我们也是自驾一族。这哪里是成都,根本就是上海,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店面,熟悉的衣装,红男绿女,嘻嘻朗朗,问路时,我差一点脱出了上海口音,呵呵。成都的气候就是怡人,没有烈日,空气湿润,轻风拂面,3月中旬,就已经是春夏的气候了,留人的舒服。也怪诸葛老兄太笨,要是他聪明一点,拿下了全国,那么蜀国的国名也许就会一直延续下来,蜀国的安逸也将普照大地。

半个小时,来到了99旅馆连锁,宽窄巷子二店。官网预订的,80元的过道窗房,大床间,门市价要100元。旅馆设在5楼,地下层有物业保安看管的自行车库,可以免费停放。房间是一路既往的标准,简洁实用,新潮主流。面积是小了一点,但睡个觉何须平方,所需用品一样也不少,一样的白色被褥,一样的液晶电视,一样的免费网络,还有电吹风伺候。卫生间的面积倒是不小,隔断是透明的玻璃,初来乍到,没有去过法国培训,你会感到不好意思,洗浴用液是墙式罐装的,既不限量,也不会浪费。饮用水在走廊的环道上,公共的桶装饮水机,不是很方便,但也能接受。房间的常态配置是单人的,前台小姐看见是两个人入住,就会多给你一套洗漱用品,包括拖鞋。都是资源,都应当节约,不是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按需分配,在这里,我似乎看到了共产主义的因子,最高境界的。

我们是99旅馆的老客户了,出门的第一选择。最便宜,我们住过60元的,甚至在上海的闹市中心,也时常有68元的特价房推出,卖的就是强大的成本控制能力。据说有美元在操作,挪用了廉价航空的模式,直接抢夺个体旅馆的饭碗,低调中见凶狠,龙永图先生担心的“狼”,的确来了。饭店业有个锦江集团,旗下的百时快捷,已经把拳头握到了130元,但面对山上下来的“狼”,还是显得苍白无力,民族企业任重道远。

洗漱完毕,换上夏装,我们去吃饭。楼下有条不长的吉祥街,整条街都是小饭馆,我们选了一家比较有人气的“胖哥拌鸡”,后来知道,这位胖哥拌的鸡,还惊动过电视台,怪不得生意要好,要是在江浙沪,电视台采访的大幅照片早就大红灯笼高高挂了,这种广告,是花钱也不一定买得来的。但这家“胖哥拌鸡”,从外观上看,并无夺眼之处,普通的三开间店面,食客多一点罢了,看来蜀人还是淳朴,实在。要的!要了招牌的“胖哥拌鸡”,20元,一大盆,四川早熟,已经有蚕豆了,好东西,按当地做法,凉拌了一个,10元,又是一大盆,乖乖,我是不是到了苏北了?鸭胗肝上海贵,盐水的,15元,鱼香茄子我喜欢,8元,色彩的素三鲜汤是维生素,10元,在得到许可以后,又倒了3两50度的枸杞酒,6元。没有腐败,“铁老大”不厚道,我们没有在火车上消费,这是两顿叠加的标准。凉拌鸡的确好吃,四川菜多的就是调料,我吃不出里面到底有没有放了味精,总的感觉是:香且嫩,不干口,很oK.的。不知道四川的电视台是怎么介绍的,要是这次吃到的是土鸡,那我们就赚大了。

酒足饭饱以后,我们去了宽窄巷子。很多人,很多小吃,可惜我们吃不下了,景区的价格也有点贵,留着明天到居民区去吃吧,吃个够。宽窄巷子是修旧如旧的二条平行的商业街,人头攒动,买卖两旺,一派“清明上河”的景象。和江南古镇相比,这里少了条赖以生存的母亲河,少了可以坐着发呆的美人靠,少了商贩们的吆喝声,你大可甩开膀子走,不受干扰。路旁的茶馆里,坐有不少喝茶的安逸人,不紧不慢,悠然自得,仿佛真正是在和天聊天,有着享用不完的时间。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城市名片了。有说:在飞机上,你要是听到了下面打牌的麻将声,那就是成都到了。
















宽窄巷子最大的看点是:男大学生们兼职的行为艺术。两人一对,身着清末民初的服装,手里拿着诸如鸟笼、折扇之类的道具,浑身上下涂满了铜粉,看上去和城雕的铜像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不用手触摸,你绝对分不清是铜还是肉的。有游客需要,同学们便会摆出各种姿势,烘托主角,供游客照相。他们的功夫了得,造诣很深,每一个pose都相当的完美,新颖独特,变换流畅。我看到的就有10几个造型,居然没有一个重复,令人叫绝。10元钱可以拍3张照片,很有市场。我们也深受感染,要不是众目睽睽,也许也会去艺术一把。







傍晚的时候我们玩了锦里,也是一条古街,和收费的武侯祠是紧挨着的,之间有腰墙阻隔,隔着阑珊,可以看到武侯祠堂外面的全景。后花园是开放的,和锦里连成一片,所以锦里宽窄巷子多了份花花草草,太湖石假山的园林景色。后花园有点规模,造型别致,曲径幽道,自成一爿天地,肯定也是出自哪位大家之手,我们是走过路过,“打酱油”的,分不出是苏州的味道还是辣的。不过傍晚时分,在绿幽中散步,的确惬意。





成都的天色晚得晚,20点才完全黑下来。肚子不饿,但朋友盛请,不便推辞,我们去了附近一家火锅店吃火锅,我平时不吃辣,但也不怕辣,从众随俗,也有雄性荷尔蒙的因素,我点了重辣的,于是就埋下了因,果在后文有叙。大堂装裱得很好,但味道却很一般,价格当然老贵了。成都已经不再是10多年前全国闻名的低消费城市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自然醒,我们骑上自行车,检查成都市容。去了火车站后面最大的干货市场,了解到了今年新茶的行情,路过药店,又补充了三盒防高山反应的诺迪康胶囊,成都的药价便宜,17元/盒,上海最便宜也要24元/盒。中午,在地铁骡马市站附近的一家饮食店,我们吃了所有感兴趣的成都小吃,酸辣粉,赖汤圆,龙抄手,三大炮,三合泥,水晶蒸饺。都是正宗的,墙上挂满了法定授权的铜牌,可以一一佐证的。当然,我也知道,在学术舞弊,官场腐败的今天,越是专家的话,越不敢相信,但我们是老百姓,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能信其有,阿Q长乐。价格不贵,一共才吃了30几元,总算是镀过了金。






下午我们去了东门外的塔子山公园,正好遇上维修后的重新开放,很运气。公园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大都是周围闲步的居民,少有背包拍照的游客,宝塔和廊桥都是重修复原的,塔的造型有的诡异,诡异的外形后面应该有着同样诡异的故事,如果推论成立,那么人类与多维空间的对话又将多了一扇窗口。


晚上又是火锅,没有办法,都是盛情,没有错,还是重辣的,一夜无话。
第三天就有话了,起床就感觉咽喉肥大,咽口水异样。是内火旺了吧,给了4粒牛黄解毒片,继续今天的行程。今天我们就要开始骑行了,第一站是经黄龙溪古镇彭山县城,67公里。川藏线在平坝地带,没有动人的景色,按部就班地到雅安,150公里的路,会平淡而枯燥。我的安排是:沿着318国道的方向,左右穿插,Z字形地前行,玩两边开发了的古镇。是的,四渡赤水的我版。这样总里程是要远一些,但每天消耗的体能可以降低,谁都玩过股票,以时间换体力,是我们最体面的玩法。所以我们没有走传统的大件路,而是顺着人民路一直南下出蓉城。

19日早点后,9点我们出发。在天府广场,拜了毛主席的招手像,必须的,求老人家保佑我们这次骑游凯旋。经过火车南站时有立交桥,非机动车不让过,要去右边平行的一条路绕一下,绕过铁路回来,路名改叫天府大道了。

天府大道是新开发的一条大路,宽敞明亮,笔直大气。两旁巡道绿化错落有致,色彩艳丽,纵深处高楼林立,不尽地延伸着,就像游戏机里画的一样,艺术又色彩。骑行在这样的环境里,几乎是没有阻力的,不管是来自视觉上的还是实实在在的路面,无可挑剔。这是我掏钱造的路,我是主人,不来这里压马路简直是亏了。

路过一个叫环球中心的偌大建筑,母舰般地大,什么情况?我们停车休息了一下。打听到这是一座单体建筑,号称是全球最大的。单体建筑就是在一个建筑群的外面,再加扣一个罩子,也就是房子套房子。里面的各个建筑还是相对独立的,有着各自的功能,但又有关联。像环球中心里面就有:一个展览馆,二个分别是4颗和5颗星的宾馆,和一个大型的娱乐场,几座高层建筑组成的统一体,会展客来这里,可以不带雨具地完成相关的参展事务,像座遮天蔽日的小城市,更像是火星上的房子。我们到的时候又是试开张,很多保安,都赶上了。


不知道这样拆巨资打造的建筑有没有必要,多体建筑就没有展览功能了?就不能娱乐了吗?同样定位于展览功能的上海国际博览中心,就是平房设计,简洁大方,宽敞实用,没有投多少钱,利用率还高,几乎每天都有展会,世博会的标志性建筑——中国馆,造价也不高,经世人的检验也没有丢面子,都是实实在在的投资,人民需要的建筑。不管是企业行为还是老百姓的税钱,都是资源,不可再生的资源是属于我们和后代所共有的,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有这份历史的责任感,过度地形式只能证明胸中没有参天的竹子,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或许又是腐败?洗钱?动则有卦,混水可以摸鱼,唉,不摆了。

2个小时到华阳镇,牧华路右拐,有往公兴镇的指路牌,沿牧华路45分钟到公兴镇,丁字路口左拐,就是双流机场通往黄龙溪古镇的双黄大道了,也是非旅游概念的公兴镇到彭山县的X062县道。从双黄大道开始,路面就有了起伏,最陡处,我们只能推着走,过3,4个坡吧,也是2个小时到古镇。

我们中间出了点意外,老婆在过路口的时候,被一辆急速拐弯的摩托车给撞了,后轮严重变形。开车的是位20岁左右的小伙子,拐弯时被停在路旁的货柜车档住了视线,但没有减速,凭估计直冲过来,结果自己摔得老远,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起来。我没有和他去理论,因为急刹车猛拐,保证了老婆身体毫发无损,而自己却因此受了伤。关键时刻,小伙子要是反应慢一点,或者选择不作为,那么后果就会截然相反,动能转换到老婆身上,要轮到我满地找老婆了,从轻情节,不予追究。年轻人血气方刚,好拉风,留着让社会慢慢钝化吧。

当前的问题是:变形的车圈,比天还大。坐在地上,默默地,我猛吸了2支烟,钳工出身的我,马上有了办法。拆下车轮,平放在地上,在两个变形点的下面,垫上几块砖,我和老婆手拉手站上去,跳蹬了几下,变形的幅度收敛了不少。重新装上车,放松V刹,勉强可以转行。就这样吧,到县城后再送修,但只有了一个闸,不能骑得太快了,而且一旦受到外力,应力释放,还会原形毕露的。

13点左右,我们在路旁的一家面馆吃了午饭,整个猪蹄的蹄花汤,18元,饭按人头算,1元/人,我吃的是卤肉面,2两的,堆了满满的一碗,老板还问我够不够,8元。这时候我咽食物已经很困难了,要伸长脖子地助吞,并开始疼痛。我知道,牛黄解毒片已经不顶用了,但我身上没有带消炎药,也只能像车轮一样将就着。

半个小时,我们又推车了。一路上,考驾照的教练车特别多,大概这里有坡度,便于训练坡道停车起步吧,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都是3、4辆车结伴行驶的,这里没有藏民抢劫,也不会有流浪狗袭扰,至于吗?问题没有解答,上坡下坡,黄龙溪古镇已经到了。

14点。车停在景区外面,一路走马观花地我们在景区绕了一圈。很大,也很精致,一定投了不少钱,但门票却分文不收,四川省政府很人民的。不过对于湖南兄弟,特别是凤凰籍人士,我认为还是有必要收取相应的费用,这在法理上也叫“镇民待遇”。既然我到你凤凰古城去要买门票,那么你来我们黄龙溪古镇也不能享受免门票的待遇,不信我们叫李伯清老师出来摆一摆:哪有我到你家去一定要送礼,你来我家就可以两袖清风的?往而不来,非礼也,“假打”!

黄龙溪有3条水流组成,大的有岷江,中的是黄龙溪,还有一条是人工开凿的景观小溪,纵横交错,流水始终伴随着游步道。相比江南古镇,这里更具有水乡的元素,古街和流水融为一体,声色相俱,静动相宜,处处是景,中心处更有那条黄龙仰天狂吐龙水,水雾弥漫,彩虹横飞,吸引了不少婚庆公司在这里大把大把地捞钱,很不错的,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很多,我们玩了2个小时。老婆进去时,4元钱买了个夏威夷花环戴在头上照像,出来时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卖花环的婆婆,婆婆很不好意思的。














到了彭山平原,就不需要再推车了,但没有了旅游的投资,路也变得像没有爹娘的孩子,很邋遢。三块水泥板铺成的4车道路面,年久失修,坑坑洼洼,散满了松垮的小水泥块,比起旧上海的“弹格”路也好不了多少。这些块块,对老婆脆弱的车轮都是致命的,每过一个坑坑,就好比渡过一难,前方又何止81难,无望中,我的心也扭曲成了老婆的后轮,不弹回原形,一直高高挂起。只盼着第二只靴子早点落下,一来车轮的应力能够释放,二来我的心也可以安下来。就这样,经过了2小时的豪赌,伴随着县城上空的晚霞,我们跨过岷江,终于回到了无所不能的城市,感谢上帝,感谢贵人的相助。

彭山是老婆的娘家,四川姑爷的到来,理所当然的是驸马级的待遇。一桌子的菜,堪称蜀吴全席,可怜我的喉咙啊,不猛蹬一脚,是不能下咽了,疼痛难耐。不要说味精味道,就连土猪还是养猪我都吃不出来,味盲了,并且已经失声,不懂哑语的我,只能用肢体勉强交流,不管你听不听得懂,反正我已经比划过了,由于我的扫兴,晚饭也早早收了场。

赶紧出去买药,仍存有侥幸心理的我,买了蒲公英成药作为抗生素,想配合我的体能共同抗衡炎症。二天过去了,仍不见效果,杀手锏,吃头孢,还是没有用,第4天,我没有招了,去医院打针吧,医生诊断为扁桃体周围发炎。火车上没有休息好,旅馆里也睡得太晚,2顿重辣的火锅,67公里的骑行,集结在一起终于发生了质变。或许这正是老天给我敲的警钟:要是把这付残缺的身子骨带到后来的高山地区,诱发感冒,咳嗽,引起肺气肿,24小时不进高压氧舱是会挂的。亡羊补牢,未为晚也,3瓶吊针下去,我立马可以向护士小姐道谢谢了。

去程,我给彭山按排的时间是2天,一场病耽搁了我一个星期,现在春茶已经上市,索性先采购茶叶,等买好了茶叶以后再上征途,这样体能可以得到充分的恢复。受损的自行车也交与捷安特门店重新调整好,20元,师傅说:不需要换车圈。很好的同志。

3月27日,我们轻装去买茶叶。为了求证彭山到318国道的近路,我选择了自行车转班车的办法去市场。茶叶市场在80公里外的雅安,恐怖吧,按原先的计划,先旅游再买茶,4月20日前后我们刚好在雅安买茶叶,要停留3天。最乐观的估计,地震以后,公交停运,我们连4月23日返程的火车也赶不上。这场病生得简直是神了,毛主席!

天还没有亮,6点钟我们就出发。出彭山向西,沿X072县道,过成乐高速,到谢家镇。早饭面条加小笼包,17元。进入乡道,经邓庙乡、敬老院,到岐山镇。一位老先生说:你们来“赶场”太晚了,都已经散了。我笑着点了点头,以感谢老先生对我们的关心。这表明路已经到了尽头,另一方面也表明,“共产党人”的种子,已经根植于当地的土壤之中,老先生没有把我当外人。翻老乌山,过方沟水库、穿成雅高速,4个小时我们来到了蒲江县的寿安镇。

不要小看了这条小路,这条捷径当地人也不是全部知道的。彭山蒲江是分属二个地区的两个县,紧挨着的,但不直通班车,班车往来都要去成都绕一个大圈子。原因就是岐山和寿安之间有座800米高的老乌山。功利政府都只把路挖到了自己的山脚下,没有钱来打通两县的平原。只有一条走的人多了形成的小路,铺上水泥勉强小车单行,俗称机耕路,很不规范,很陡,自行车只能推上垭口,下来的时候又不敢放坡,里外不是人,糟透了。谷歌和百度都没有这条路,我是放大了谷歌地球以后才看到的,又不敢确认。

早在我们进彭山的路上,同骑的一位专业装素的小姑娘,看到我们负重骑行,问我们要上哪里?我回答:布达拉宫。小姑娘真把我们当大腕了,一路跟着我们,交谈中,我向她打听了这条小路,回答是肯定的,也很具体,明显是过来人。最经典的一句告诫就是:“去寿安,走回龙镇的话,那你们就亏了,要多走10几里路”。但在以后的打听中,要么说不通,要么就是要去绕回龙的,当地人对这条路都没有概念。只有过了岐山镇,一个十字路口的茶馆店老板娘客观地分析给了我们:走回龙是平路,路远,走捷径要翻山,两边都可以走。事实证明,小姑娘是英明的,一个小时不到就翻过去了。路上还要经过两个水库,有山有水,风景优美,别有一番天地。












寿安镇到蒲江县就有公交了,2元,我们骑了一个半小时,亏死。应该把自行车停在寿安镇的,然后坐公交去县城的。午饭41元,川式的快餐,7、8种菜分别炖在锅里,你需要吃什么菜按小碗打,不明码标价。我们要了2个排骨炖土豆,1个血旺,1个豆花,我吃了4碗饭终于饱了。

自行车停在客运站的停车棚。13点的班车,42元/人,我们去雅安的名山茶叶市场。14点20分到名山,问司机返回的末班车是几点,回答是:14点30分。无语。今天就住名山了。司机和旅馆老板是一伙的。

茶联云:“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意为:扬子江(今长江扬州段)江中心的水,蒙山顶上的茶叶,都是最好的东西,是皇帝吃的,属于贡品。遗憾的是,现在的蒙顶茶,鲜为人知,沦落到了地方上的茶种,并不为国人所崇拜。在商人的诱导下,江南一带的茶客只知道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黄山毛峰,安吉的白毫等暴了利的茶叶,成百上千两银子就这样落入了吆喝人的腰包,没有涟漪。有一次旅游大巴把我们送到黄山脚下的一个卖茶叶的地方品茶,我尝了一口感觉还可以,就问要卖多少钱?小姐说80元,我自言自语道:嗯,这茶80元一斤还是值的。小姐忙更正道:先生,是80元/两。当时听了我差不多已经晕过去了,否则我要问清楚,是10两制的大两还是16两制的小两?茶叶按两报价,奸商们真是煞费苦心。

自从有了老婆以后,茶叶我基本上都是蒙顶了。其中的黄芽和竹叶青品种,扁平的外形和龙井差不多,口感上我认为要更好一点,嫩且耐泡,而价格一般不到200元/斤,淘宝上我知道要卖到800元/斤。今年的雨城雅安少雨,据说已经有3个月没有下雨了,鲜茶的收购价涨到了历史的32元/斤,4斤鲜茶炒制一斤成品茶,我看到全芽的黄芽成品茶要卖380元/斤,这在市场里已经是很贵了,春雨对于茶叶来说,真是贵如油啊。









我没有钱,买不起正规的茶叶,我是到茶叶行里去收下脚料的。茶叶炒干以后,叶叶,芽芽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折损,就此上柜,没有卖相,影响等级。所以茶叶行收来的成品茶,一般都要经过农用鼓风机吹筛,吹筛以后,完整的叶芽会掉在下面的一个容器里,不成形的,断裂的,轻的碎片就吹到前面一个网袋里,当地人叫碎茶。没有茶末,茶末通过网眼吹出网袋了,没有异物,不是从地上扫起来的。通常情况下,我一个人躲在家里,喝的就是这种算不上茶叶的茶,云南人会叫“狒狒”茶。10-20元/斤不等,我买了23斤,今年的茶叶够吃了。我有朋友,我还要买一点正规的茶叶回去送人。茶叶行本身不炒制茶叶,在接到一笔定单以后,就去市场里收一批大于定单的茶叶,然后就吹筛装箱,按件托运,不足一件的剩余部分,一般是几斤到10几斤,也就按进价当场处理掉了,老板是不零售,也不压货的。我买到的是11斤,130元/斤,零售价起码也要200元/斤吧,很性价比的。

这些都是后话,茶叶交易都在上午。我们当天是去爬了1500米的蒙顶山(古时候叫蒙山)。从广场保安那里打听到:上蒙顶山有公交车,5元/人,在山脚下的大门口等车。我们到山脚下没有发现站牌,也不见进出的公交车,于是向一位怀孕的小姑娘打听,姑娘说没有公交车上山的,要坐车只能是出租车,走路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吧。半个小时对于我们来说是小菜一碟了,平时我们晚饭后百步,随便也要走上2个多小时。但我们上当了,没有去确认,真的去爬了,一爬3个小时,天完全黑下来,才到接近山顶的景区售票处,只能望门兴叹了。后来在路上,我们看到了来来回回的公交车,13座的全顺,像是私人承包的,明码标价,很多,保安说的没有错,但上来的公交车,都坐满了放学的学生,我们上不去。估计我们在山脚下等车也一样上不去,一定要到起点站去坐车,满坐发车。

也怪我们太粗心,没有去评估。其实只要抬头看看,1500米的高山,帽子都会望掉的,怎么可能半个小时就爬上去呢,即便是景区大门在半山腰,走上去的话,我们也不会再有时间玩了,这次是翻在阴沟里了。尽管上山时我们的气场很足,大有秒杀蒙顶山之势,但经过了1000多米的拔高以后,已经不再从容,以至于在景区门口,看到 “看日出,观云海”的旅馆横幅时,就不假思索地入住了。安顿好以后,老婆问小姑娘老板:

“明天能不能看到云海啊?”

小姑娘说:

“不能。”

“你们广告上不是说可以看到云海的吗?”

“是的,有的话可以看到,你看我们这里就在悬崖边上,外面多开阔啊,但从来没有出现过云海。”

“…… ……”

很经典的对白,人来人往中练成的妖精,今年春晚有望了。

晚上也是,我们到景区外面逛了一圈回来,准备洗澡睡觉,发现卫生间里少了毛巾,以为是漏放了,就去问这个姑娘要,姑娘说我们这里不配毛巾的,需要的话可以买。怎么办,又是10元。毛巾的三有标签上写着是上海产的,还是浦东的,但浦东根本就没有这个地址,更不要说9位数的电话号码了,手感倒是松软,但细看面料是网格的,能照得见人。打的是30年前玩的上海牌,因为上海比较大,所以8位数的电话号码是不够用的,给个9位差不多了。基于这样的低俗把戏,黑芯棉制品是肯定无疑了。我们稍微吸了一下身上的滴水就仍了,没有敢带走。这也我第一次见识了不配置毛巾的标房,60元+10元。

小伙子大厨倒是要夸奖几句,鲜茶叶做的肉丸子汤,很嫩,18元,蒙顶山的春笋炒得也很好吃,10元,酱爆肉丝,浓汤赤酱,不油,18元,鲜茶炒鸡蛋,12元,几个菜的烹调功夫都很到位,还一再从厨房出来征求我们的口味。散装酒贵了,要了我4元/两。

景区门票是60元/人,我们来不及玩了。早上天蒙蒙亮我们就出发,去赶9点开张的茶叶市场。网上说蒙顶山上的商业很发达,吃住什么都有,其实就是路旁开设的食宿店,兼营喝茶打牌、精品茶叶和烟杂品,都是针对游客的,没有当地人的集市,当地人消费应该都去山下的。也没有看到成片的茶林或者千年的沉积,要不真的是完全长在山顶的吗?下山1个小时多点,很轻松,在Z字形的公路上单边下行,始终能看到山脚下越显越露的县城,路上还真看到了蒙顶山的日出,还有霞光,彩云,稍微慰藉了一下。

早饭我们吃了打邛崃牌的奶汤面,就是熬成白色的骨头汤面,上面加了一小勺炒肉末,也叫勺子面,味道还可以,就是有点贵,7元/2两,不够吃,3两就要10元了,老婆加了两个卤鸡爪,又收了4元。06年我们来的时候,名山的物价很便宜的,我记得两个人吃了10元都不到,都涨价了,低收入的当地百姓水深火热。

买好茶叶以后,我们原路返回。在寿安镇的路边上,看到有柚子农摆摊卖柚子的,个头很大,水分又足,才4元/只,上海御桥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起码也要10元/只吧。我们卖柚子的一位老者很可怜,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就坐等在那里,报价也是旁边的摊给代报的。买客都是自己拿,然后把钱塞到他手里,没有人有勇气和老人家讨价还价。我们前面的一辆自驾车买了9个,装满了一个编织袋,拿到车上放好后,回来告诉老者,我拿了9个,如数把钱塞到他的手里,老人家一直在点头笑谢,买卖双方就像熟人之间托带东西一样,和谐而温馨。这感人的一幕,在诚信危机的大背景下,显得弥足珍贵。其实买卖双方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之所以成为可贵实在是因为“三聚氰胺”太可悲了。可怜这点点星火,要是能燎原起来,融化掉我们手里的钥匙,我们把所有的铜都用来铸成酒杯,那该多好啊!我们买了4个,带不动,连同40斤茶叶,我们还要翻两座山,必须要在天黑以前赶到家。

回路很顺利,夕阳下的老乌山,非常宁静的田园,日落而归的身影中,我似乎看到了陶渊明,凡尘真的可以解脱吗?18点30分,我们回到了彭山







3月30日,在充足了给养以后,带上了武装到零下20度的装备,我们负重上路,去会晤传说中的318国道,征服你。

熟路到寿安镇午饭,33元,吃了当地的野生的小鱼,比蒲江县良心多了。寿安镇有条起始到高何镇的寿高公路,全长100公里左右,规格很高,巡道杉树,高耸遮日,整齐划一,延绵不断,烈日下,我们始终行进在前人的绿荫之中,非常感谢。13公里,一个小时到西来古镇。









西来古镇也是新开发的,有平行的古街,绿化带和一条大溪共3条景观带组成。古街的一头,耸立着一尊类似于图腾的石塔,不是很高,上面的“福”、“寿”等字样,传递的应该是吉祥安康的信息,但我的感觉总像是少林寺高僧圆寂后的碑塔,因为上面的刻着的花纹一样的熟悉难懂。街的另一头,有座百米高的片层状的铁塔,造型古怪,锈迹斑斑,看上去破落沉旧,给人的解读也是古老,两塔一高一低,老老相对,遥相呼应,也轮廓着西来古镇的方圆。绿化带中,散落有同样古老的10几颗大榕树,树枝上挂满了信奉者的红布条,其中一颗连理的大榕树,更是挂成了红色,明显已经修炼成精。这种茂密粗大,独木成林的大榕树,我以前只有在云南边境见到过,应该是属于亚热带的树种,能够出现在北玮30度的成都平原,说明这里的小气候也是暖冬的。透过树林,下面是作为母亲河的大溪,很平静,溪边停泊有供游客租用的游船,在树帘的衬映下,有着一股傣家的味道,很优美,有宜居的冲动。






















我们也玩了2个小时。继续寿高公路,一个半小时到复兴乡的丁字路口,这里相交的就是318国道了,也是重叠的108国道。今天我们还不走国道,右拐,斜穿过国道,继续寿高公路,我们今天要宿平乐古镇。这里属于是邛崃县的界内,路面开始有了起伏,过邛雅高速后,有一个大坡,不过上坡大,下坡得到了回报也大,就像滑雪场一样,徒步上去,再滑冲下来,谁说自行车不是滑雪板?也差不多一个半小时,18点左右,我们滑到了平乐古镇

门口全是拉生意的,吃饭的,住宿的,卖地摊货的,自驾车又是忙着找泊位的,横七竖八,交通全被堵塞了。平乐古镇开发得太早了,交通便利,今天又是周六,成都的游客很多,生意人是不会放弃周末经济的。这里的城管倒是发挥着正能量,你喊我叫,忙得不可开交,可惜没有什么效果。想想也是,要是今天都整治好了,那么明天我们又能干什么呢?现在不是开国时期,百业待兴,需要干部,千年的顽症也必须在一夜之间根除,现在有的是人才,大学生的工作也就是找工作,大家混个脸熟吧,反正我已经作为了,反正有的是明天,要不再来点临时工?那样,我就可以玩金蝉脱壳了。我们就像明星躲“狗仔”一样,低着头,溜进了古镇。


hy-8341

(504793775)
2014年元月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 99
评论 51
作者提到

36天  3月  ¥2500  情侣

人文、美食、省钱、穷游、徒步、火车、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