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梦里喀什梦外情
喀什市

梦里喀什梦外情

出发时间

8

行程天数

29

人均花费

1.8万

和谁出行

和朋友

更多18评论

收藏分享梦里喀什梦外情原创2021-08-11 13:34·秦人郎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我已不再少年,却总是做梦。


梦中的你,横亘在荒漠的西缘,造化钟神秀,来自洪荒前。北有天山南脉横卧,南部是巍巍喀喇昆仑雪山,西面高高耸立的是帕米尔高原,东部虽为一望无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但瀚海之下黑金滚滚,荒漠里不乏现代化的油田。


梦中的你,是一张浑然天成的乐谱,镶嵌在绿洲与瀚海之间。蜿蜒的阿其克吉勒尕河、吐曼河、克孜勒苏河、伽师河以及岳普湖河,构成美妙的五条线,星星点点的城镇村庄,就是你嘈嘈切切的落玉之盘。


梦中的你,是一座广场,土黄的色调傲视白云朵朵的苍天。广场旁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时常传出手鼓与唢呐的合奏,有时高亢,有时欢快,古老的城市随风翩迁。到了节庆的日子,广场会变成人的山人的海,官民不分肤色,老少不论男女,所有人都陶醉在盛大的麦西来甫里,就连游客也能体验到动感。

喀什噶尔新娘

梦中的你,是一位牵毛驴的大叔,并不富裕却充满自信。苍苍的白发,记录着过往的岁月,清癯的脸上漾着沾满沙子的笑容。一对“塔货尔”驮在毛驴背上,一左一右,一开口就淌出一堆劳作的艰辛。那乒里乓啷的响声是你生活的希望,核桃与核桃的碰撞犹如天籁之音。回途你弹起热瓦普,坐在水渠边吟唱由心。你唱着桃花盛开的时候,你来到这个世界,那天家里的毛驴正好下驹,你和小毛驴子一路同行。小毛驴变成了老毛驴,老毛驴又带来小毛驴,生生不息,滚热的琴弦弹拨着血脉相承。

梦中的你,是一对长可及腰的辫子,一条甩在背后,一条飘在前胸。辫稍的红头绳来回晃动,宛如一只红蝴蝶,格外吸睛。一顶针织的无檐帽,遮住半头黑发,既有夏洛蒂·勃朗特赋予简爱的朴实,又带几分《飘》里郝思嘉的清纯。你选了几本书钱不够,丢掉哪一本都舍不得,我替你补交了差额,才发现你有一张精致的学生脸——白皙,长圆,微蹙的黛眉间漾出几分稚嫩,一泓清水般的大眼里满是感激。过了半年再去买书,店员意外地转交我八毛七分钱,并转告那女孩考上了口里的大学。那天,静雅的书店里,弥漫着一股玫瑰的香馨。


在梦里,我逛了一个大巴扎,那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满了鳞次栉比的店铺;富有韵味的叫卖,吸引了一湾两洋三洲四峡五海的客商。出手大方的“戴思达”(中东客商),珠光宝气;挑挑拣拣的欧罗巴,金发碧眼,而口里的游客更多是吃货,烤羊肉的钎子还拿在手里,又坐到“皮特尔曼吐”(薄皮包子)摊前大快朵颐,饕客的词典里只有美食,没有肥胖。

在梦里,我拜谒了两座英雄的城堡,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南名盘橐,北称徕宁。盘橐城在1900多年前曾经是疏勒的王宫,后来作为东汉西域长史府,承载了定远侯班超驱除匈奴,“二通丝路”的不朽功勋,其以夷制夷、民族融合、无为而治的举措,开了刚柔相济的治边先河,这位“陕西楞娃”坚壁清野、断敌交通,不战而屈贵霜帝国的七万侵略军,更是令东方帝国威名远震。徕宁城本是清帝国伊犁将军麾下喀什噶尔参赞府邸所在,是兆惠、明瑞、富德等清军将领征讨大小和卓叛军的指挥中枢,但在1828年和卓后裔张格尔突然反扑时,清军孤立无援,参赞大臣庆祥带领一千多名府兵和内地来的商民,依托城池英勇抵抗,在粉碎敌人多次进攻后,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全部壮烈牺牲……

在梦里,我参观了三个巨大的麻扎,那是三座历史的麒麟冢。其中两座麻扎里长眠智者,一位是《福乐智慧》的作者玉素甫·哈斯·哈吉甫,一位是《突厥语大辞典》的作者麻赫穆德· 喀什噶里。这两位伟大的人只差两岁,两本巨著的问世也都在宋神宗赵顼任用王安石变法的年代,它们不但是维吾尔文化的丰碑,也是中华文化宝库不可或缺的瑰宝。另一座麻扎代表美丽,其主人据说是清朝乾隆皇帝的香妃(容妃)。关于她的传说有五花八门的版本,但没有一种能找到史籍的佐证,我们权且记得,十八世纪的阿里和卓家里有一位薄命的红颜,她的“身段不肥也不瘦,她的眉毛像弯月,她的腰身像绵柳,她的小嘴很多情……”


在梦里,我回到一座军营,我生命中最宝贵的年华,肩负过卫国戍边的责任。嘹亮的起床号,总是在酣梦中突然吹响,想要伸一下懒腰都要等到周末。青春的汗水滴落在戈壁石上,“滋儿”一声瞬间蒸发;墨绿的衣衫湿了干、干了再湿,脱下来铁板一样坚硬,刺鼻的腥味儿充满剽悍的雄性。我也曾野营驻训时帮老乡插稻秧,也曾实兵演练进出“战阵”。有一度南线有事,手枪就放在枕下,子弹也已上膛,做足了随时开拔的准备。等到战事结束,一口长气顺出,却不知是终生遗憾还是值得庆幸。

梦醒的时候,意境缱绻。记得是当兵第三年,我刚成为一名小军官,穿的还是下面没有兜的士兵服,却随科长到喀什郊区的团里搞老兵退伍教育。四五百名退伍战士大部分是我的同年兵,其中不少是和我一个闷罐车拉来的老乡。他们以营为单位,整齐地坐在马扎上,面对高坐讲台的我,一个个脸上画着问号,一道道目光犹如电芒。我心知肚明,战战兢兢。这堂课要是照本宣科,唱一通不着四六的高调,他们即使不把马扎扔上来,也会轰我滚下去。于是我撇开准备好的讲稿站起身说:“战友们,老乡们,坐在台下的你们,每一个都不见得比我差,而讲台上的我,也不见得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强。”整个操场顿时鸦雀无声,连台上就坐的领导都一脸惊愕。几秒种后,突然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我敬了几次军礼才渐渐平息。我抓紧时间把最紧要的话说出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流水的战士,充实着铁打的军营。谁也不要拿机会当本事,军人没有选择,只有服从……”

春秋交替,瞬间过去七八年。当我要求转业的时候,事情反转。师长、政委都劝我撤回申请,可我那时去意已决,觉得自己不适合在部队发展。师政治部副主任老余亲自驾车,将我送到喀什机场——他开车的动作僵硬滑稽,吉普车在他的操弄下疯疯癫癫。时在深秋,夕阳于天边摇摇欲坠,北风已多少有些凉寒。身边是老首长诚挚的挽留,远方是新环境朦胧的召唤。我们在候机楼外的戈壁滩盘腿而坐,将一大块牛肉和两瓶伊力特摆在鹅卵石之间。把酒论往事,强笑掩伤感。离人语,多友善,彼此无须再相瞒。猛啦啦离开一个地方,总是有许多不舍,许多留恋。这种情愫,与昔日是辉煌还是悲催无关……


哦,喀什,久经沙打土漫的喀什噶尔,为何总是那么令人梦萦魂牵?

香妃墓

其实,我常驻的军营不在喀什市内,而在一百九十公里外的莎车,那是喀什地区的另一个县治,曾经的叶尔羌汗国都城,维吾尔乐舞艺术的瑰宝——《十二木卡姆》就发源于那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莎车的古城墙下接待一位考古学家,他说这里是班超“一战定乾坤”的古战场,还特意指出班超是我的老乡,东汉大英雄。考古学家的提醒,让我对这片古老的土地充满好奇,而之前可怜的认知体系里,并无班超“投笔从戎”的知识积累。


无知令人汗颜,羞耻催发奋进。我开始认真读史,尝试与历代先贤的对话。我发现我的老乡班超,是一位不能仅仅用伟大来形容的人,他在西域的三十年,是大唐以前中原王朝治理西域最成功的一个阶段。班超驱逐匈奴,戍边安民,发展经济,交流文化,先将兵长史再西域长史后定远侯西域都护,其中有十七年是住在疏勒的盘橐城。


古疏勒城就是现在的喀什市,它作为“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一直是中外商人云集的国际商埠。前汉及后汉初期,这里是疏勒国的都城;唐王朝曾两度在此设置疏勒都督府,是当时有名的“安西四镇”之一;清乾隆时期,这里一度是清政府“总理南八城事宜”的喀什噶尔参赞大臣驻地;清光绪十年(1884),清政府设置了喀什噶尔道,共辖有疏勒、莎车两个府和英吉沙尔直隶厅、蒲犁分防厅与和阗直隶州。民国年间,此地是第三行政区。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先后是南疆区党委、南疆行署和喀什地委、喀什行署驻地,也是中国通往西亚的公路起点。

艾提尕尔广场的麦西来甫

刚好我部有两支团队驻屯喀什近郊,我经常到此下部队,有很多机会在吐曼河与克孜勒河的交汇处,寻找盘橐城的遗迹。


据《汉书》、《后汉书》及其他史料记载,盘橐城南面是克孜勒河,东北是吐曼河,整个古城呈北短南长的梯形,里头除了王府机关,礼宾场所,还有军队驻扎,甚至还有马厩和菜田,占地当在150亩以上。这种推论也得到了法国考古学家伯希和的支持,那位大胡子二十世纪初曾到盘橐城遗址考察,他测量了遗址仅存的西部和北部两段残壁断垣,绘图计算的结果是58835平方米,这还只是原城的一半。


然而,遗憾的是,虽然两条河都记得公元一世纪有一个“燕颔虎颈”的将军,带着他的三十六员勇士,在这里“二通丝路”,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辉煌。但我在一家工厂的后院,找到的一段土台子,仅有七八米长。据说要不是成为工厂围墙的一部分,盘橐城最后这点遗迹也早被居民挖去脱了土坯。土坯是当地居民盖房砌墙的主要建筑材料,北方大部分地区叫“胡墼”。在那个以“臀部”念作“殿部“为荣的年代,谁也不知道多少古城砖被垒了猪圈,多少线装书被卷了莫合烟,就连喀什的地名,也一直被叫做“哈什”,少有人感到惊奇。

制陶工匠

偌大的喀什噶尔,为什么保留不下一座历史古城?


风告诉我: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大漠,动辄起干风,不是东风送暖,就是西风萧杀,有时也刮龙卷风,“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被风卷到空中的石头会随意地掉落下来,不论下面是戈壁还是村镇。


月告诉我:“秦时明月汉时关”,阴晴圆缺都曾现。偏居大漠西缘的喀什,一兴一衰,始终跟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当国家强大时,边地便处于祥和稳定、安居乐业的状态,一旦朝廷有事,内乱滋生,那些不安分的势力就会蠢蠢欲动,甚至勾结外部势力,以血流成河、生灵涂炭为代价,获取他们的一己私利。


也有人告诉我:盘橐城招致毁灭性破坏,大致源于浩瀚王朝对南疆的入侵。泱泱大国被撮尔小国占领,是近代中华民族的切肤之痛。浩罕国是我国的西邻,在额尔德尼统治时,曾于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归附中国 ,他的继承人纳尔布塔继续对中国称臣。后来,浩罕在奥马尔汗和马达里汗时代,日益强盛,疆域从咸海一直到扩展到巴尔喀什湖以南,而中国此时正经历太平天国暴动,朝廷无力西顾,浩罕的阿古柏就率军占领了南疆。侵略军铁蹄所到之处,秦汉以来东方兼容并蓄文化在西域的沉淀,被践踏和毁灭殆尽。阿古柏将南疆带入另一种宗教文化,杀人不如诛心。

徕宁城遗址

十九世纪后期,湘人刘锦棠随左宗棠西征,在收复南疆后,做了第一任新疆巡抚。他在乌鲁木齐任上,委托喀什噶尔道台原址重修盘橐城。这个道台的名字未曾查悉,但不知是经费所限,还是不得要领,其所修盘橐城规模大打折扣,只有二十亩,大约是原址的八分之一。即使这样,因为后来的内战以及人为的因素,这座小城还是惨遭损毁。或许,乱世苟活为上,盛世才讲文明。


一位警察朋友告诉我,盘橐城没法看了,能看的只有徕宁城,维语叫“尤木拉克协海尔”(圆形城)。这座城虽然东部被削去一块,别的地方也被取土损坏,但在公安机关进驻以后,加强了保护,基本的形状还在,南、北、西三个城门基本完好,尤以是南门的瓮城最为完整。巡城内外,追忆当年军民死保徕宁的场面,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及至登上伤痕累累的城墙,眺望南边的克孜勒苏河,不由得想起一位被尊为“方神”的英雄。


“方神”本名黄桂芳,字定湘,湖南人,起初是罪囚充军,后在军中屡立战功,尤其在张格尔军企图水淹徕宁城时,他只身趁夜色跳进冰冷的河里,戳开水坝,挫败了敌人的阴谋,使得徕宁城免予水患,拯救了城内数千官兵和城外数万维吾尔百姓。然而,精疲力尽的黄桂芳当时就被洪水卷走了,年仅二十五岁。为了纪念这位舍己救人的英雄,新疆各地广修“方神庙”(“方”为“芳”的谐音),不绝供奉。可见古人的话一点没错:富贵当思原由,英雄不问出处。我们在评价人物的时候,万万不能揪着别人的历史污点,耿耿于怀。

耿恭祠

其实,喀什市的英雄纪念地还有一处,那就是耿恭祠,位于市区东北,也是“飞将军”刘锦棠驱除阿古柏后,于1880年在喀什的九龙泉上修建。但他宁可后来做了新疆巡抚才修盘橐城,却着急在这里修建一座耿恭祠,用心良苦,难以猜测。


耿恭其实与班超是陕西老乡,两人曾在奉车都尉窦固帐下共事,耿恭为司马,班超为假司马,耿恭的职务还高一级。东汉永平十七(公元74)年,班超以军司马身份带领36勇士出使天山以南,几个月后耿恭被任命为戊校尉,带兵屯田北庭(今奇台县域内),与在柳中(今鄯善县域内)屯田的己校尉关宠成掎角之势,统称“戊己校尉”。


过了一年,耿恭被匈奴大军围困,死战死守,弹尽粮绝都不降,最后被救出。而班超在此后也面对疏勒王忠叛变、孤立无援、困守盘橐城的窘境,且达两年多时间,其艰难程度,比之耿恭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说刘锦棠“仰慕耿恭1800年前艰苦守卫天山以北那个疏勒城,达300多个日夜,深为其精神与气节所拜服”,现成的代表英雄精神与气节的盘橐城就在喀什,为何要远请耿恭而近轻班超呢?这里是否有批判汉章帝听信谗言,薄待功臣,令耿恭罢官回乡、郁愤而死的寡恩,为一代英雄鸣不平的因素呢?

九龙泉/耿恭台

被梦困扰的日子,我曾到终南山一座名刹请教。研究《易经》的道长,是一位早年做小生意的熟人。他也没什么话说,只让我眺望群山。山是苍翠的世界,左边是层峦叠嶂,袅袅山岚,右边也是层峦叠嶂,袅袅山岚。我没能从山峦的起伏里发现端倪,依稀感觉下山的路,似乎比上山的短。意外的是我在大师的书桌上看到一本《梦的解析》,作者的几句话,令我茅塞顿开。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说:“梦是一个人与自己内心的真实对话,是自己向自己学习的过程,是另外一次的人生,与自己息息相关的生活。”


诚如这位精神病医生所言,在喀什的光景,我像井蛙爬出井口,看到了不一样的蓝天,从少年的懵懂建立了世界观的雏形,从人云亦云形成了认知的是非判断。在那些平凡而又满怀憧憬的岁月,我总是梦见在家乡的田野里捉鼠追兔,在学校里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要么就是几个小伙伴偷西瓜,被大人撵得满高粱地乱窜。后来转业回到家乡,累三十多年间,我却时常梦见喀什老宾馆后院的大树,北大桥的酸奶,吾斯塘博依的刨冰,还有高台民居老匠人的陶碗。我不知吐曼河边的水面是否还有榆柳的倒影,也不知军营门前的稻田里是否还有蛙鸣,更不知牵毛驴的大叔是否还是那么乐哉悠哉……

喀什东湖公园夜景

一回回梦里回喀什,三十年与人谈西域!随着年龄的增长,未来的日子越来越少,见一面少一面。人如此,物亦然。我终于被梦驱使,于2019年的8月,从古都长安出发,沿着定远侯班超进入西域的路线,驱车越六盘,出阳关,经若羌,过和田,在莎车小住,很快就到达了我心心念念的喀什(古疏勒城)。


阔别三十多年的喀什,若用地覆天翻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一条条道路平展宽阔,街两旁高楼鳞次栉比,城市规模成倍增加,建筑风格和人的生活品味也趋于现代化。过去满街乱跑的毛驴车,如今只有在景区才能看到,而普及的家轿和摩托,时不时在十字路口造成堵点。

一位老友就住在喀什,他的女儿名叫婷婷,三十岁出头,是土生土长的喀什人。她的大眼,神似我当年在新华书店遇见的长辫子姑娘。而他听说我的故事后调侃我这个初次谋面的叔叔:“刮风的日子很多,恋爱的季节很短。人生的机会始于每一次遇见,但不是每一次遇见都能交友结缘。”

想想也是,年轻人总是比老一辈更理智,更快节奏地生活,他们不愿意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人生一世,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期间要经历多少遇见!有的遇见甜蜜,有的遇见苦涩,也有的遇见让人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和小向导婷婷一起乘车

婷婷领我们游览了市区的街巷景点,也领我在通往乡村的柏油路上,寻找牵毛驴的维吾尔大叔。村里的毛驴已经圈养,成了村民致富的产业,每一头的价值都在万元上下,再也没有人舍得骑它了。坐在村头文化广场的老人,个个都叫我“老板”。我说我不是老板,我来寻找不能忘却的纪念。他们说:这里的古丽一个比一个美,这里的无花果一颗比一颗甜,这里的西瓜一车比一车运得远,来这里的人嘛,都是来掏兜里的钱……


维吾尔人的幽默与风趣,由此可见一斑。我被他们的乐观所感染,一路高高兴兴,来到了1994年新修的盘橐城——班超纪念公园。


这座盘橐城,之所以叫“班超纪念公园”,是因为它是在清人所建盘橐城的遗址重建,但因为周边人口稠密,拆迁困难,园区规模大打折扣,面积只有十五亩不到,实际就是个符号与象征。一进公园大门,就能看到古亭、石牌坊、城墙和烽火台,修旧如旧。而青松翠柏之间,高大的班超雕像和排成两列的三十六勇士雕像,巍然矗立,肃穆中荡着浓郁的豪士之气。


我在雕像间流连忘返,试图唤醒沉睡千年的先贤,可惜一个个座基上没有名字,只是一些想当然的职务——这也难能可贵,因为记载这段历史的《后汉书》,是离后汉最近的南朝史学家范晔所修,范晔都没有罗列出班超手下三十六勇士的名字,后人的研究更是无所依凭。美中不足的是一座雕像底座上的“掾史”刻成了“椽史”,这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

琳琅满目的民族乐器

我在公园门口随便访问了几位小游客,问他们怎样看班超。有说是大将军的,有说是大都护的,也有的能说出“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样的成语。其中一个说班超是大豪士,令我愕然,心下大慰。假如安寝在洛阳的定远侯,能听到孩子稚气的回答,一定会无怨无悔,含笑九泉。


豪士,豪士精神,是我研究班超的主要体会。我在此前出版了一部长篇历史小说《班超传》,也是以豪士精神为主线。我固执地觉得和平令人松懈,安逸滋生慵懒,“小鲜肉”带偏舆论,经济繁荣如宋朝亡国的教训历历在目,我们中华民族需要英雄气概;纷繁复杂的大争世界,恶狼环伺荆棘丛生,崛起的时代必须唤起豪士精神!


华灯初上的当儿,喀什成了一座不夜城。我从未曾修整的徕宁城遗址,驱车来到九龙泉,在涌动的泉水里欣赏亭台楼阁的倒影。突然想起“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春阳”的古歌,仿佛就是喀什当下的光景。

访问喀什大学(左2为副校长罗海波)

九龙泉早已有之,因九个泉眼而得名。后来刘锦棠在九龙泉旁的九龙台上修建耿恭祠,以台下泉眼明喻耿恭拜井和剑刺涌泉的故事,人们亦称这里为耿恭泉。尽管我以为刘锦棠的思路过于穿凿附会,其结果是让英雄的事迹融入了“添油加醋”的成分,但还是向台上的耿恭跃马雕像,深深地鞠了三躬。因为我清楚耿恭也是一位大豪士,值得后人瞻仰和尊敬。


从耿恭雕像后拾级而上,就进入台顶的耿恭祠。这里是古城的最高点,一塔一祠,固化了今人对古人的哀思,一俯一瞰,喀什噶尔夜景的美丽尽收眼底。纵横交错的彩带之间,是流动的光云,闪烁变幻的霓虹,让高楼大厦充满神秘。假如边塞诗人岑参再世,一定不会感叹“秋来唯有雁,夏尽不闻蝉”!


三十多年前,我也曾到耿恭台吊古。那时这一带的地名就叫耿恭台,但所有的纪念设施都损毁殆尽。带我来的是当地著名剧作家、文联主席朱光华先生,当时他的电影《边乡情》正在全国公映。我们除了从史籍记载探讨耿恭台的前世今生,也一起讨论他的电影。此前朱先生曾当红娘,介绍一位爱好摄影的女医生与我相识。但是我与那位姑娘没有缘分,我们在一个冬日的夜里围炉小聚,还开了一瓶葡萄酒,放着邓丽君的歌曲,气氛不乏浪漫,但翻完她的几大本影集,也没翻出爱情的火花。如今,不知那位医生是否还顶戴喀什噶尔的明月,但令人尊敬的朱先生已经魂归川渝,每每想起,总是令人唏嘘。

与邱零老先生(左2)合影

好在抬头之间,看见山门上“耿恭祠”三个大字,和“泣血筹边千秋业,掬心报国百世钦”的楹联,我复略感欣慰。这些行草我很熟悉,笔走龙蛇,洒脱飘逸,一看就是是邱零老先生的手迹。邱先生与朱先生相熟,也是我的忘年交,他七十多岁入党,是个有故事的主。我们相识时,他在《喀什日报》编副刊,工作和生活诸多不顺。后来离开喀什,成为国内著名书法家,常年活跃在中外书法艺术交流的舞台,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和毛主席纪念堂等机构收藏。两年前他到西安找我,匆匆一见,也不知迈入九十高龄的耄耋老人,身体是否安康。不过,文化部门将邱老先生的墨宝镌刻在古城的制高点,也算是给了老先生极高的礼遇。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英雄远去,名人远去,我们一个个普通的人都将远去,没有人能像慕士塔格峰一样天荒地老,年年岁岁。遇盛世则幸,遇乱世则危,所有的浮华不过一缕烟云,唯有岁月遗存的旧址故地,还能留给后人一些历史的记忆,正所谓“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离开喀什的时候,喀什大学的副校长罗浩波教授告诉我:喀什的旅游,长期徘徊在“一个巴扎三个麻扎”的低端,后来修建了喀什古城,改观许多,但仍然缺乏一个明确的主题。如果在现有盘橐城——耿恭祠——徕宁城(方神庙)这样硬件基础上,进一步修缮提升,形成“一座古城三位英雄”的主题,喀什的旅游就融入了历史的脉络,有了文化的灵魂。


我深以为然。一座城市,不能淡漠自己的历史;一种文化,不能偏离自己的价值核心。



2022-08-02发布 阅读量5.0千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购物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34
22
12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携书走天涯 漫游瀚海天山(二)
经过一晚的休息,我们的精神挺好的。坐上公交车,就可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

凝霜雪千年1.8万24

自驾新疆帕米尔高原,探险利器让旅行充满魅力
自驾是一场自己与心灵的对话,而这个对话的桥梁就是车与路。登山是一次接纳与被接纳的过程

刘运泽LauRanger5.3千11

20天自驾玩转大美新疆
7.7——7.26 历时20天,玩转南北疆D1 青岛——呼和浩特早晨5点,迎着晨曦带

_CFT****24106.0千12

喀什--最有维族味的南疆之都--2019年一路向西,秋色无疆
喀什--中国最西部的一座边陲城市,位于新疆最南端,古称“疏勒”,具有2000多年历史

老顽童-阿敏一哥5.7千11

“从伊犁河谷到帕米尔高原”2019初夏,穿越天山18天之旅《第三篇:南疆》
【人文荟萃、浓浓风情、景色震撼的南疆】

金陵乐叟8.4千18

畅游冬疆,相逢在美丽而神秘的克州喀什
作者 维尼小熊,目前已踏足50多个国家,中国大部分省市有人说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

小熊旅记8.9万11

漫步帕米尔
帕米尔高原是汉武帝以来开辟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位于我国西端、中亚东南部,地跨我国、塔

雨中行yzy6.3千12

穿越死亡之海
去新疆旅行,绕不开沙漠话题。11月6日开始的两段新疆之旅,都有沙漠行程。7-8日的第

雨中行yzy4.2千6

千里迢迢只为你-胡杨生长在戈壁沙漠,以坚忍不拔的品质 、顽强不屈的精神,执着地追求生命的渴望.
“大漠戈壁,一棵棵胡杨举起一把把火炬,把苍凉的边塞烘热照亮。”这就是胡杨镌刻在一个少

雨中行yzy6.8千14

冬季游新疆,我建议你这样玩,够嗨够有趣|干货攻略集
Tips: 最佳观赏期:12月底--来年3月,湖面结冰。

旧念成殇3.0万36

秋日南疆半月游
2015年我曾经到北疆游玩了20天,感觉新疆风景太美了,地域太辽阔了,央视的广告词:“大美新疆"是没有一点

晓鸣祥铃1.9万20

难忘喀什之旅——新疆,新疆,亲爱的新疆(四)
4.难忘喀什之旅新疆,新疆,亲爱的新疆,阿李和三位朋友在6月19日早上8时许到达了我

阿李怿熠6.2千19

叶尔羌的礼赞—莎车旅行全攻略
十二木卡姆悠长的曲调,邻街弄堂口传来的叮叮当当敲打声,夹杂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这座地

Tkiki2.4千0

万里自驾,大美新疆三(喀什)
10月10日一早起来,去买喀什最负盛名的兄弟烤包子,从八点半开始等,没想到居然十点半

再别康桥12286.5千19

一次意外的旅行,让我真正彻底地爱上新疆
这些年来,去了很多地方,出了很多次国。却从来没有来过新疆。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新疆"这一个词对于

Janice简妮6.4千12

新疆是个好地方——南疆游记(四)
2019年8月16日(星期五)喀什

HYHMXP66888.0千19

新疆是个好地方——南疆游记(三)
8月15日(星期四)拜城克孜尔千佛洞、阿克苏

HYHMXP66888.8千19

跨越天山——新疆人的新疆之旅
作为一个从小在新疆长大,工作之后已经变成不折不扣的广东银,这次趁着工作机会再次回到了这片熟悉又陌生的

小野喵喵叫8.3千12

独行新疆(流浪贰记)
下午4点半,张颖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旅后短文,飞哥评论说看的他老泪纵横,需要写一篇长文记录一下。我坐在客

Linlibrada6.9千20

新疆 一个人旅行 治愈我抑郁的地方(北疆大地理,南疆看人文)11天

我家大自然8.1万97

金秋游南疆,西行揽佳景

brieflife6.8千11

大美新疆(喀什三)
喀什人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电动摩托车,一到下班时间,各品牌摩托车骑着呼啸而过。出租车的

小徐华5.2千9

大美新疆(喀什二)
翌日,伴随着太阳升起起床。穿过解放北路的地下过街通道,进入欧尔达西克路,朝前走,在一

小徐华2.8千12

大美新疆(喀什一)
在旅途中算是领教到便宜火车的“妙处”了,封闭差、风沙大、爱晚点、逢站停。幸遇到一家在

小徐华4.7千9

大地西域(十)朱俱波:远啦,叶城!
“斫句迦国周千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坚峻险固,编户殷盛。山阜连属,砾石弥漫。临带两

黄昏独坐4.9千4

大地西域(九)朅盘陀国: 帕米尔的春天
“朅盘陀国周二千余里。国大都城基大石岭,背徙多河,周二十余里······敬崇佛法,伽

黄昏独坐2.9千4

大地西域(八)疏勒:寻找喀什噶尔
“ 佉沙国 ,周五千余里,多沙碛,少壤土······伽蓝数百所,僧徒万余人,习小乘教

黄昏独坐9.0千10

我的新藏线*二次方(西藏拉萨—新疆喀什10天包车游,60岁老人挑战高海拔)
第一天,拉萨--日喀则

西藏向导格吉玛1.6万15

魅力帕米尔
8月8日 晴行程:喀什—白沙湖—喀拉库勒湖—塔什库尔干县 国人都知道青藏

老鹰19919.8千3

向西!向西!再向西!2019初夏,入伊犁、走独库、绕天山,一路走到帕米尔高原。
       “不到伊犁,就不知新疆之美、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去年的北疆之行,我们就被这个昔日西域

金陵乐叟9.8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