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镜先生游记[第104集05部]成吉思汗庙:蒙古建筑瑰宝

2018-09-14
正宗水镜先生
阅读 4.9千

  乌兰浩特是阮到过的第115座火车站,也是截至目前,阮在国内走过的最北方的车站。

  现代化的乌兰浩特站有着高站台和宽敞的无柱雨棚,显得相当高端大气,大概是近两年刚经过改造。其实乌兰浩特几乎处在路网的末端,仅有一条干线铁路通往吉林白城;朝相反方向去往阿尔山与霍林郭勒,则没有多少客流量。因此这里的客列大多是始发车,经由白城以后散开,前往北京、天津,以及东三省几乎所有像样的大城市。

  乌兰站还没有开过动车组,但这局面将在不久之后改变。连接长春、白城与乌兰浩特的长白乌快速铁路正在建设当中,乌兰车站早已未雨绸缪地做好准备。

  在乌兰站的转车时间大约4小时,阮打算趁机到处走走。城北的罕山有座以成吉思汗庙为主体的成吉思汗公园,而且距离并不十分远——值得走过去看看。

  出站后义无反顾地迈开大步,走了一会儿才想起该给车站拍张照片,毕竟回来的时候已是黑天。于是拐到朝向车站的街道边,站前广场与电业路之间却隔着花草树木,完全过不去。

  那么也就只好隔开这稀疏的树影,逆着光,去看这座有着蒙古包式屋顶的站房了。

  如果打算带些土特产回家以证明你曾确凿来过乌兰浩特,大概不必费心思量到底该买些什么,尤其是在火车站附近逡巡时。街道边经营的店铺中,十家有九家是卖牛肉干的!

  牛肉干当然是主打的拳头产品,因此往往被放在显著的位置;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奶制品,即是各式各样的蒙古奶酪。阮从前在赤峰买过类似的东西,入口时硌牙,嚼碎后粘牙,没有什么好。

  另一种常见的特产是奶酒,这东西充分证明缺乏粮食的蒙古人因为贪杯而激发出的创造力。牛奶是稀的,酿成酒大概也不可能变得浓稠,或许和江南的米酒差不太多。眼见蒙古奶酒的招牌闪亮,阮突然想到回家后,该上京东买两瓶尝尝鲜。

  沿着电业路向北步行,抬头看见马路左侧的烟囱排出白烟,完美地混入云彩里面。

  这是华能兴安热电公司下属的乌兰浩特第一热电厂,肩负向乌市城区供热的艰巨任务。它的历史必定相当悠久,以至于就连厂门前的这条街道,都被叫做电业路。

  按理说像这样的小型供热机组早就该淘汰,抵达车站之前,阮注意到铁路边还有一座更大规模的电厂已经投产。然而这座古老的热电厂,仍然坚持在发挥余热。

  这座院落的门前挂着几块以蒙古语写成的招牌,右边相对应的位置上,则是以汉语写成的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的公路管理局、交通运输局和交通战备办公室。政府以博大精深的汉语为蒙古人民设置各级行政单位,从自治区以下依次有盟、旗、苏木和嘎查。哪知道在蒙古人的眼里,区和盟这两个字——似乎根本是一样的。

  在满语中,“兴安”是山丘的意思。乌市所在的地区称为兴安盟,县级乌兰浩特市是兴安盟政府所在地。铁路西边的科尔沁镇,则是科尔沁右翼前旗的政府驻地。这就意味着在乌市及周边地区,分别设有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和科右前旗等三家政府的各式行政管理机构,可以说满街都是衙门。

  兴安盟是最高的一级,地盘相对比较张扬,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在这并没有多少人口的小地方,真的有必要把交通局和公路局分别设置么?

  成吉思汗庙是个显著的地标,事实上由打火车站出来就能看得到,绝对不会弄错方向。

  可是上山的道路却并非都是坦途。电业路向北有处三岔路口,路的南北两段错开布置;阮数次停下来查看地图,才能确保自己不走冤枉路。

  电业路与查干街交叉的路口东北方有座开元酒店,在楼顶最显眼的位置,挂着辽宁商会的招牌。

  乌兰浩特与辽宁的经济关系密切,这是个有趣的现象。尽管行政上归属内蒙古自治区,地理上距离吉林和黑龙江两省更近,然而在深处内陆腹地的乌兰浩特看来,海边近邻的辽宁省才是经济领域最佳的合作伙伴。这种与辽宁省的往来过分亲密的情况,从火车时刻表上,就能看出端倪。

  继续向北走,眼看着成庙越来越近,前边的路却再也走不通。原来公园的出入口是在罕山东麓的兴安北路上,阮还得向东走一条街,绕行过去。

  山脚下的大片地方被乌兰浩特四中占据。乌市四中是内蒙古自治区的示范性高中,尽管不如海拉尔二中或包钢一中那样嚣张,但校园的外观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校门一侧写着“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实验学校”几个大字,也不知道人家北师大知道不知道。

  与常见的中学不同,乌市四中最突出的特点是这块面积超大的校园。从校门到远处那座房顶安装了天文台的楼房,怕不有一里多路呢!

  四中对门是兴安第二小学,附近还有乌市八中,这个街区的文化氛围浓厚。午后四点多,穿着校服的小学生们放学回家,没有家长接的孩子们在街边打闹。

  这繁华的居民区距离火车站稍远,售卖牛肉干的店铺被各式的饭馆取代,然而光景并不是太好。饭店的玻璃门上大多贴着出租出兑的告示,比如这间火靠的肉饺子馆。

  类似的店铺普遍装着同样的玻璃门,其中总有一扇贴着“此门已坏”的告示,这或许和寒风凛冽的气候有关。你们就是非要等到两扇门全都被风吹坏了,再一起修理么?

  沿兴安北路向北行不远,便来到成吉思汗公园门前的广场边,这可以1路公共汽车的站牌为证。乌市公交车的站点相当密集,阮从火车站开始步行半小时,大约走了不足5里路,1路车已经停了十几遍了!

  1路是乌市最早也是最重要的公交线路,除了八里八和六里六以外,站名大多与机关单位或住宅小区有关。这表明汉人统治这城市的历史并不十分悠久——因此没有留下传统的地名,同时也说明当地人的思想觉悟不低。

  乌兰浩特有民航机场,航班不多;每个航班起飞前两小时,有公交车从市内的民航售票处发往机场,票价不高。

  这种以人为本的服务精神,要给好评。

  成吉思汗公园位于城区北部的罕山上,主体是山顶的成庙,在祠庙外又增添了一些简陋的游乐设施。公园门前的广场面积不小,当中有座成吉思汗骑马的鎏金铜像;成吉思汗的长相,很像是央视版《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那一位。

  典型蒙古人的相貌特征包括单眼皮和细长眼,最显著的是一张粗犷而豪放的大饼脸。但是不同个体的长相,也存在千差万别。这雕像与饰演成吉思汗的蒙古族演员相貌仿佛,应该不是巧合。

  案1980年时在此修建公园,初时始称为北山公园;后来又于1987年进行扩建,改名为罕山公园。到了2007年时,为迎接自治区成立60周年大庆,再次进行大规模扩建,并正式定名为成吉思汗公园。

  而这座雕像,应该是在电视剧放映几年后才建成的。

  在成吉思汗骑马雕像的背后两侧各树立4根图腾柱,柱上围绕的简单图案包括了马和鹰,以及各种自然的事物——这大概能够反映蒙古人民崇敬天神的淳朴思想。

  巴尔虎蒙古从前信仰的萨满教认为万物皆有灵,自然界的日月星辰、山川树木、风雪雷电,都是如此。某些被认为有神力,或是对蒙古人的生活影响较大的动物也被认为是神,其中地位最高的是主宰长生天的天神,称为腾格里。

  一般认为信仰越复杂,生产力就越低下;蒙古人发展经济的障碍,或许就是因为神的编制过大。

  一条苍松翠柏夹持的甬道通往山顶,宽阔的甬道略微上坡,尽头是庙门。庙门后面是成吉思汗庙的正殿,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倒像是和庙门浑然一体的。

  门前立着几根顶端形似钢叉的旗杆,称为“苏勒德”。

  苏勒德在蒙语中,是旗帜的意思。耶律楚材的记载中说,成吉思汗出生时手里握着一块胎血,暗藏仿佛苏勒德的菱形图案。后人将他视为被腾格里派来拯救蒙古民族的英雄,此后苏勒德便作为战神的标志,竖立在成吉思汗的金帐尖顶和祠庙门前。

  苏勒德分为黑、白、花三种颜色。白色苏勒德是国旗,象征和平;黑色苏勒德是军旗,代表高尚和尊贵;花色苏勒德是部落旗,包括科尔沁在内的九大部落都要崇敬和祭祀它。

  庙门有售票处和游客中心,告示牌写着票价20元,却根本见不到卖票或查票的人。阮心怀忐忑地穿过庙门进入,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回身见到似乎有人从屋里走出来,口里呐喊着什么。阮想着他或许是查票的,干脆一拐弯,进了右边的箴言长廊。

  这样一来,他果然就不再叫嚷了。

  长廊当中陈列的石碑两面,刻满了成吉思汗的箴言——即是从他众多精彩的语录中撷取出来的精华。其中有不少箴言分别以蒙语和汉语写成,汉字的书法精美,写字的或非等闲之辈。

  这些充满智慧的箴言很有道理,比如:忠贤者的劝告要听,离间者的美言要三思。或者又说:艳阳虽明亮,没有云彩才能晴朗;小孩虽伶俐,勤读好学才能聪明。等等。

  成吉思汗的文化程度是个值得研究的话题,毛主席曾说他只会“弯弓射大雕”,又说他是个“能办大事的”“不识字的大老粗”。尽管并无史料记载,历史学家仍旧通过分析得出结论,成吉思汗可能认识汉字,甚至达到亲览文件的程度。

  然而不论如何,这些明智的箴言只不过是别人根据成吉思汗口述的意见,整理出来的罢了!

  在箴言长廊的北侧,八骏马铜质雕塑已经颇有些生锈的迹象。这数目其实是汉族传统中的典型配置,据说起源于周穆王的八匹名马;蒙古人并不精通数学,马该是多多益善才对。

  因此有人认为成庙中的八骏马雕塑象征着民族团结共同奋进,这种说法或许比较靠谱。

  八骏马的对面有成吉思汗挥舞圆月弯刀的塑像,称为“一代天骄”。这位暴躁的穿长衫的胡子,与公园门前广场上那个稍温和的面相截然不同,可能更加贴近民间传说中的形象。

  雕像的底座刻有简介说,成吉思汗南征北战戎马一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统帅,史称“深沉有大略,用兵如有神”。

  然而事实或许并非如此。成吉思汗无疑是个成功的军事家,但不应该将他的军事才能过分夸大,真相其实是蒙古战马和强悍的骑兵成就了他。

  蒙古帝国在军事上的胜利,多半是靠蒙着头乱砍得来的!

  成庙中央的正殿比两侧的偏殿略高,整体结构有如一个“山”字。这与坐落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的冒牌成陵相似,是将蒙古式大帐的房顶改造成为汉族传统的圆形攒尖顶,顶部的装饰又结合了与藏传佛教相关的一些元素。

  至于说到殿门前的香炉,无疑是汉传佛教的家什了。

  这座成吉思汗庙建于抗战期间的1940年代,也就是伪满洲国的康德年间。彼时日本在东北各地建立神社,蒙古族民众为抵制日本推广的奴化教育而自发募捐建成此庙。

  当地宣称成庙为当今世界纪念成吉思汗的唯一庙宇,这种说法值得商榷,恐怕还没出内蒙古自治区就得跟人戗起来。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类似的祠庙应该多些才好;假如每个旗都来那么一两座,以后谁还敢说——成吉思汗不是天朝子民?

  殿中有座成吉思汗的贴金塑像,端庄威严,两侧分立其四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的塑像。两侧的偏殿有表现成吉思汗生平与功绩的壁画,又有元朝各位皇帝与皇后的画像。

  阮大致看过一遍,出来时看到四个蒙古男人坐在祖先的宝座前面,呜里哇啦地唱得热闹。然而这殿里却不准拍照。阮于是用手机录下一段唱词,微信发给朋友们听。

  很快就有人回复说:你去日本了?

  静静地听了会儿,感觉这一章应该即将结束,阮转身向外走。走到门外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出了禁区,索性回头拍他一张。恰好这几位正以不同的姿势起身,动作有些笨拙。蒙古人穿的衣服并不便利骑马,所谓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故事,可能是假的。

  罕山是乌兰浩特城区的最高点,尽管这山头并不算太高,还是可以居高临下地俯瞰几乎整个城区。

  明朝末年,后金军队攻灭察哈尔部,将蒙古最后一位大汗林丹赶跑;后金统一漠南蒙古,蒙古便承认皇太极为可汗。清朝随后在蒙古地区建旗,将科尔沁部划分为左右两翼,每翼有前中后三旗,这个地区划在科尔沁右翼前旗境内。

  康熙年间,第三代郡王鄂齐尔在此修建家庙,于是人们将这里称为王爷庙。伪满洲国时期设置兴安省,将民国时设的兴安镇改称王爷庙街。日本投降后,民国在王爷庙街成立内蒙古自治政府,将王爷庙改称乌兰浩特,意为红色的城市。解放后,新中国将内蒙古自治政府迁往张家口,乌兰浩特随即没落。今天,内蒙古的大部分盟已经升格为市,曾经辉煌的乌兰浩特依然还是个县级。

  转个角度望向正南方,可以看到火车站蓝白两色的穹顶,远方山脚下的工厂似乎并未火力全开。车站背后那座长度惊人的厂房,应该是乌兰浩特钢铁公司的轧钢厂。

  近处这座孤单的冷却塔则属于华能兴安热电乌市第一热电厂,阮刚才从它的门前走过。

  南边山坡下有座游乐场,可以看到12座的摩天轮和其它三两件简易的游乐设施,就跟闹着玩儿一样。有这工夫爬到山顶的庙门前,视野要比摩天轮好多了!

  成吉思汗65岁时亲征西夏,病逝于甘肃的兴隆山,后人在当地建庙安放他的衣冠与兵器等物。蒙古人讲究密葬,据称曾掏空一段大树做成独木棺,下葬以后再以万马踏平地面——后人便再也找不到了。

  然而在1939年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成吉思汗的灵柩运至兴隆山,藏于大佛殿内。1949年又将灵柩迁往青海的塔尔寺,1954年自治区政府将其迎回,安放在伊克昭盟伊金霍洛旗新建的成吉思汗陵——即是如今的鄂尔多斯市。

  这座成吉思汗庙的历史,显然比成陵更加悠久。1940年成立成庙筹建委员会,玛尼巴达喇率蒙古族画家耐勒尔专程赴兴隆山参观成吉思汗的八白室,并据此设计了这座融合蒙、汉、藏三个民族风格为一体的建筑。

  绕到成庙的背后向北望,再也见不到一座楼房,只有这座四方的纪念碑庄严地耸立着。

  乌兰浩特烈士陵园始建于解放前夕,是为纪念解放战争中在乌兰浩特地区牺牲的,和牺牲在其它地方的乌兰浩特籍的烈士而建。纪念塔最初建在市内,大革命时期遭到严重毁坏,后经重修并新建革命烈士灵堂等设施。

  后来又再次搬迁到北山公园东侧的松柏之中,革命烈士们不得以搬了几回家,与成吉思汗的遭遇仿佛。如今除了门前正对着这间加油站以外,怕是再也挑不出别的毛病了!

  远方的山谷中有一块平坦的地面,当中可以隐约看到跑道、航站楼与助航灯。这是乌兰浩特义勒力特机场,虽然航班不多,但意义重大。当年阿尔山因雷击引发森林大火,机场在扑火救灾行动中发挥了相当大的积极作用,并因此而受到表彰。

  内蒙古自治区幅员辽阔,地势大多平坦,民用机场的数量位居全国前三。一个地区级行政区划内有两座机场的情况在内蒙古比较常见,比如兴安盟,就有乌兰浩特和阿尔山两座民用机场。

  隐约听到晴空万里当中有类似飞机的轰鸣声,抬头四望却又看不到什么,于是等待片刻便踱下山去。

  甬道两侧的林中各有一条小径,大约在起点附近有座敖包。地图中将它翻译成蒙古包,应当是理解错误。

  敖包是蒙古语,意为由木头、石头或土累积成的堆,早期是蒙古牧民堆出来的路标,后来逐渐演变成重要的祭祀载体。在辽阔的草原上根本没有路,树也罕见,敖包因此成为很有用的参照物,个中缘由是显而易见的。

  夏秋季节每逢月朗星稀的夜晚,假如到敖包后面去翻看,容易撞到正在鬼混的青年男女——这是容易理解的。毕竟在提议约会的时候,你总不能说,咱俩朝着月亮的方向跑五里地罢。

  然而敖包应该用石头搭成。弄来一堆板砖充数,搞得活像是倾倒建筑垃圾的地方——这成何体统!

  这两匹称为“溜园白骏”的白色健壮的骏马,据说是受到成吉思汗禅封的神马。

  传说成吉思汗50岁寿辰后不久忽然得病,过了两个多月才痊愈。他为了结这81天的凶兆,以81匹母马的奶向上苍九天祭酒;又遴选一匹灰马以白缎披挂,作为溜园白骏加以供奉。

  有人说它是属于玉皇大帝的神马,与蒙古族的信仰相左。

  尽管这神马被塑得短小,如同西伯利亚抗寒的矮马一般,但它的地位却着实十分显赫。前几年在鄂尔多斯的成陵景区,还搞过册封溜园白骏800周年庆典的那达慕大会呢。

  稍早前的元宵节期间,成庙管理处开展了“向圣祖献香、献长明灯”的祭典活动,主题为祈求丙申年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政府免了大家的门票,等于是断了成庙的财源,于是就有人想到趁机大发其财。活动说明里明白地写着群众须有偿请香,请长明灯,方可进入庙院参加祭典活动。

  将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愿望待价而沽,这本是件稀奇事;以汉族的历法与节庆应用于蒙古,挣钱也要顾及民族团结。不过邪门的是,你连起价多少钱——都不知道!

  循着指示摸到这座使人感觉恍若置身江南园林的洗手间,门牌上画着的蒙古语远望像条毛毛虫,近看仿佛糖葫芦。阮十分怀疑这个字是杜撰的,因为早期创造蒙古语的时候,洗手间的概念简直比外星人还要科幻。

  然而里面的门却是紧锁着,上面贴的告示说厕所已经下班,请出门自行解决——以古老的蒙古方式。

  此刻是下午5点,已经过了成庙关门歇业的时间。阮进来的时候只有最右边的一扇小门开着,如今也已锁上。有个货倚在办公楼二楼的栏杆边,朝阮叫喊:喂……走这门出去!

  成吉思汗庙只是占据了山顶的小块地方,庙外几乎大半座山都是成吉思汗公园的地盘。公园的环境清幽,林木葱郁;就算是从来没有收过门票,照样维护得不错。

  路的中央横亘着一堵当中有门洞的墙,似乎是近年为了花钱的目的而新建的。这显然只有象征性的装饰意义,却又做得像是保护桥洞的限高杆一样,真是匪夷所思。

  从门洞上方的墙体上可以看出,这扇门,已经坑了不少的英雄好汉了!

  公园西侧山坡上有座小院和数间平房,挂着乌兰浩特动物园的招牌。动物园实行收费参观,生意不怎么好,恐怕并未得到大多数市民的认可。

  动物园的围墙上扯起横幅,列举出诸如棕熊、狼、鸵鸟、孔雀等动物的名字,大约有将近30种。可是从园子的外观来看,假如真的豢养了这么多的动物,大家就只好密集地挤在铁笼里,就像是住在养鸡场的可怜的鸡。

  将老鹰和野鸡养在一起,怎么跟小朋友做游戏一样?

  继续向前,依然在公园的西侧,有段仿佛长城一般的红砖墙。城墙较宽,墙头应该可以走人,可是阮绕着箭楼周边转了一圈,竟然没找到门在何方。

  墙面上画着“讲文明、莫攀墙”几个大字,更加印证了阮关于这里没有出入口的判断。

  墙的里面有一潭碧水,池塘边有座用混凝土砌成的货真价实的假山,山顶隐约露出一座亭和两侧的连廊。

  秀水湖东侧紧邻成吉思汗公园门前的广场,就是有座成吉思汗静如处子的骑马塑像的地方。仅用了大约一个小时,阮粗略地参观过号称乌兰浩特著名景点的成吉思汗公园;现在,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走回到兴安北路,路边拣一家看起来比较顺眼的餐馆坐下,随便吃点东西。餐馆初始没有别的客人,只有掌柜的与家人在聊着鸡毛蒜皮的事情,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在写作业。每当孩子遇到不会写的字——这是较常见的情况——几个大人便要冥想,然后争执出最接近正确的答案。

  这真是一幅温馨的,充斥着亲情的画面。

  餐馆没有菜单,点菜要自己去展示柜里挑拣。阮打量片刻,选定这盘用青椒炒的类似于猪肚或肥肠,或介于其中的古怪的东西。尽管最后也没弄清它的名字,不过这玩意儿的滋味,还不错。

  距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阮决定还是走回火车站。回程经由繁华的兴安北路,顺便看看街景。

  乌市出租车的涂装颇具特色,绿色的波浪线大概表达了某种与草原有关的含义,这是个不错的创意。车尾竖起来一根光亮的棍子,像是游乐园里的碰碰车。

  兴安路东侧的这座楼房结合了蒙古族传统与现代化建筑风格,门前还插了几面彩旗飘飘。根据地图显示,这里应该是乌兰浩特市的教育局。

  楼顶上以蒙汉双语写着植根草原、放眼世界,这说明乌市教育局已经树立了宏图大志。蒙古族牧民看到这里,不知道是否能够理解放眼世界的含义。

  世界——那是什么东西?是腾格里主宰的地方么?

  这句常见的口号当中通常还有“面向中国”一句,就是说你先要植根在某处,面向中国,然后再能放眼世界。省却了这一句,逻辑关系显得相当突兀。植根草原就敢放眼世界,给你厉害坏了——你咋不上天呢?

  沿兴安路南行不久是五一广场,它在手机地图上显示为绿色,阮正是被这一抹绿色吸引来的。

  广场南缘有几件简单的塑像,玩轮滑的小孩穿着护具和头盔,像是小人书里画的《三毛从军记》。雕塑的作者对他作品的重心缺乏信心,用一根棍棒将三毛的左脚支起,这是个败笔。

  塑像表明广场是用于全民健身的目的,却并未考虑融入蒙古族所擅长的运动元素。类似两个粗壮的蒙古汉子摔角这样的场景,才是更加的具有民族特色。

  这里从前称为人民广场,向来是乌市举行大型集会的场所。当年为庆祝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的盛大阅兵式,与恰逢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群众集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1997年,为迎接自治区成立50周年纪念,政府扩建人民广场并更名为五一广场,又在广场南侧树立起五一纪念碑。

  广场周边布满各式住宅楼,远方的山丘上有座电视塔,就坐落在成吉思汗公园的入口对面。将近晚上7点,来自周边小区的居民在五一广场聚集,锣鼓秧歌玩得热闹。眼下还是冬季,就已有这许多的人;到了夏天来临时,就是真正的歌舞升平了。

  跳广场舞的队伍各自划分了地盘,这个团队在老师的指导下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前行,走过来又走过去。老师和前面几位穿着统一服装的舞者显然更加专业,她们的舞姿并不复杂,但是走得相当认真。后面跟着的人们水平差了很多,排在队尾的业余舞者虽然也跟着扭,但手舞足蹈的动作完全地变了样。

  由于天气寒冷的原因,专业团队大多戴着帽子和口罩,只露出无法捉摸的眼神。这样很不科学。倘若家里有小朋友找过来,见不到妈妈——是会哭鼻子的!

  晚上7点整,阮离开喧闹的五一广场,走向火车站。在路边数间正准备打烊的商铺当中,阮很自然地注意到这个夏娃之秀。底下的注释表明它原来是一间非海绵文胸专卖店,并不属于常见的性事良品之类。

  阮几乎要误会它了,罪过,罪过。

  这间内衣店的存在大概表明春风已经吹拂了北方荒凉的草原,蒙古族女人裹得严实的长袍底下,或许就穿着无肩带的文胸和丁字裤。让阮十分好奇的是,这招牌上面并未点亮的四个蒙古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腾格里的干女儿跳安代舞?

  顾名思义,这里应该是个撸串的所在。

  来自齐齐哈尔的监烤师又号称鲁西黄牛主烤场,或许和阮在北京高校聚集的海淀区吃过的烤研院,是差不多的。所谓的鲁西黄只是代表了牛的品种,假如你认为这里卖的牛肉都是从山东运来的,可是正好错了。

  乌兰浩特站有清晨出发或晚间到达的列车,出站通道旁边聚集了多间提供临时住宿服务的小旅店。在这座勉强能称为楼房的建筑里,每间门面都挂着不同的旅社招牌,算起来每间旅社所能提供的客房数量,大概不会超过3间。

  这样的房子其实更加适合经营内容丰富的足疗或按摩生意,阮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更为夸张的是有人将明码实价摆到街边,写着住宿每位10元。这显然不靠谱,如今你拿10块钱吃碗兰州拉面,恐怕连肉都找不着。

  经过安检进入候车厅,去往北京方向的乘客早就在检票口前排起队伍,但站方并未如惯例提前放行始发车。通向月台的玻璃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检票员多次进出,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直到开车前十分钟的时候,他们终于决定摆脱这尴尬的局面,焦急的人们一下子拥过去,场面突然变得混乱不堪。

  亏得是乌市火车站,此刻只有这一列火车。假如从车流密集的大站始发时推迟检票,又不积极主动向乘客说明情况的话,可是件麻烦事。

  由乌兰浩特开往北京的K1190次列车使用沈局长段白城车间的25G车底,分别执行乌兰浩特到北京与天津的往返。这辆车从前还套跑乌市与白城之间的往返,如今或许已不再回白城整备了;下午到达乌市之前,阮分明看到它就在站外停着。

  K1190次快车经由白阿、平齐、通让和京通等龟速线路运行,全程以内燃机车牵引,往返运行时间均在19小时左右。而级别更低的2262次起初沿相同的线路到通辽,经由大郑线向南直抵大虎山,再沿沈山线去往天津。

  这两条运行径路的里程相差无几,天津方向略长。然而由于线路条件不同,去往天津更加快捷,运行图表明从乌兰浩特到天津只需大约16小时。这导致一个奇怪的现象,即去北京的乘客往往取道天津接续京津城际,比走京通线翻山越岭还要快。

  列车员郑重地对阮说:假如你走天津的话,明天中午之前就能到北京了!

  找到阮的铺位收拾停当,泡杯茶,坐下来歇歇脚——今天着实走了不少的路。

  列车在暗夜中不紧不慢地行驶,夜里9点过,到达吉林省境内的白城站。一等白城火车站破烂不堪,2站台就像是刚被鬼子轰炸过的模样。

  站台对面停着抵达不久的K957次青岛北的快车,挡住了阮的视线,或许别的站台——能好一些?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1
评论 3
作者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