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游记:风雨武当行(4) 风雨飘摇武当山

2017-05-15
铁军zs899
阅读 1.8万
出发时间3月
行程天数6天
人均花费4.0千
和谁出行和朋友



2017年4月25日


武当山道教圣地,又名太和山、谢罗山、参上山、仙室山,古有"太岳"、"玄岳"、"大岳"之称。

“武当”之名由来已久,汉高祖刘邦登基第五年(公元前202年),便设置武当县。汉末至魏晋隋唐时期,武当山便是求仙学道者的修练之地。到了宋代,道教经典将传说中的真武大帝与武当山联系起来,认定武当山是真武帝的出生之地和飞升之处。

武当山的道教信奉“玄天真武大帝”,并将真武大帝奉为武当主神。据说“武当”二字即“非真武不足以当之”之意。

武当山占地不小,古来号称“八百里武当山”, 现在景区公布的面积为312平方公里。认真讲来,武当山的地理环境确实上佳,东接襄阳古城,西连十堰汽车城,南凭神农架原始森林,北临丹江口沧浪之地。

到了明代,武当山被痴迷道教的永乐皇帝朱棣封为“大岳”,被尊为至高无上的“皇室家庙”。自此明朝200余年,武当山成了“四大名山皆拱揖,五方仙岳共朝宗”的“五岳之冠”。

最有意思的是朱棣将明朝定都北京,并将皇宫朝廷之地命名为紫禁城,而将位于武当山之颠,用一道巨石城墙围起来的太和宫金殿命名为“紫金城”,俨然是道教中的小朝廷一般。

据说,这座紫金城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是一组建筑在悬崖峭壁上的石砌城墙,从而环绕于主峰天柱峰顶上的金殿。

武当山的整个古建筑群建于唐代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年),而明代则是其发展的鼎盛时期。

以上这些就是我作功课时所查到得网上资料。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山中起雾,天下细雨,天地一片迷茫。

武当山进山的路线分为东西两线,我们选择先走西线,即在太子坡搭乘客运索道登上紫金城,然后再返回太子坡,換乘大巴走东线,去真武大帝飞升的南岩宫,然后再返回武当山大门,取车出山。


我们驱车来到武当山大门(俗称山门),先将车停放于山门外的停车场,然后开始购门票,武当山的门票价格着实不低,进山门票240元(其中含全程大巴票100元),另购琼台观至紫金城的客运索道票(往返)130元。除此之外,途中还要另购2处门票:紫霄宫15元,金顶 27元。全部总计412元/人。



进山第一站,我们从山门处乘大巴至太子坡。

太子坡的道观名为“复真观”,相传真武太子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后,吃不了苦,意欲下山还俗,行至磨针井,经“紫气元君”化成的老妇借“铁杵磨成针”的故事点化后,再回到道观里恒心修炼,因此取名“复真观”。从此,这一处道观便成为古今往来的求学祈福之地。

说起太子坡,就不得不隆重推出“真武帝君”这个大神,此人原为神话传说中的大罗国太子,托生于武当,经过一番磨练,后来在武当山南岩宫的飞升岩破碎虚空,羽化飞升,化为真武大帝。

在道教世界里,真武大帝可是一个可与玉皇大帝比肩的大人物。关于他的丰功伟绩暂且先丢在一边,光听听他的一堆封号就足以吓瘫方圆百里的一大群土豪们。

真武大帝又称玄天上帝、玄武大帝、玄天上帝、荡魔天尊、九天荡魔祖师、无量祖师、北方之神、玉京尊神、武当山主神、佑圣帝君、报恩祖师、披发祖师。除此之外,真武大帝还是盘古之子,是玉皇大帝退位后的第三任天帝,他不仅生养有炎黄二帝,还曾降临人间并化身为东方人类始祖伏羲,人面龙身,兼任中华之祖龙……。

其实从今天的眼光来看,真武大帝实质上就是一位古代道家的修真之人,在武当山修行多年,然后得道飞升,最后成为道教人士心目中的大神。

至于上面那一大堆高大上的封号,有何来历或讲究,我查了一下,大都是明朝时加上去的,其原因众所周知,明成祖朱棣夺了侄儿建文帝(明太祖朱元璋之孙)的江山,名不正言不顺,为笼络道教及天下教众人心,不但册封了武当山为皇室家庙,而且还免费赠送了武当山主神,即真武大帝一大堆的吓死人的封号。

至于上面那些的封号如何惊天地,泣鬼神,或目不忍睹,惨绝人寰,结果都不是雄才大略的明成祖皇帝操心的了,对于朱棣而言,送些个不能吃不能穿的封号反正不花什么成本,再多送几个也无所谓了。



从太子坡歩上石阶至琼台观,我们搭乘索道至琼台中观,再徒步登上紫金城。

武当山的客运索道很有意思,四面透明的轿厢,近可观赏兀立于危壁之上的道观阁楼,远可眺望山川河流的楚楚风景。

索道沿山势而起伏,其中一段遇悬崖峭壁而直立而上,与我去年在瑞士乘坐阿尔卑斯山的冰山索道一样,也是索道轿厢遇数百米高的悬崖,忽然快速直立而上,让人恍然有惊骇之间,拔地而起,直上云天的感觉,什么说呢,我只能说,置身于天地瞬间,那种“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下了客运索道,行走不远处,便是旅游地图上标注的“古铜殿”,可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有什么铜殿,只看到一个高台基座上刻着“转运殿”几个大字,心想,那就先上去看看这座“转运殿”是何方神圣吧。

沿石阶登上高台,迎面便是一座小殿,进得殿门吃了一惊,原来这座小殿之中还有一个小殿,哈哈!这里居然还是一座“殿中殿”。

此时,我突然一怔:“殿中殿”! 我想起昨晚读过的武当山介绍,其中就有“殿中殿”一说。

我再认真打量过去,面前这个小殿不正是青铜所铸吗?难道这个所谓的“转运殿”,就是我找了半天而不得的古铜殿?

此时身旁正有一位道士经过,我急忙向他请教,方才得知“转运殿”也好, “殿中殿”也罢,其实就是旅游地图上标注的“古铜殿”。

应该说这三个名字各有所指。

所谓“古铜殿”是指此殿的材质为青铜浇铸。

所谓“转运殿”是指其来历。该铜殿为元代所铸,距今已有700余年历史,是我国十大铜殿历史最为久远者。明代时重修武当山金顶,因该铜殿体积仅为3米大小,道士们觉得这个小小的铜殿过于寒酸,实在是与其皇室家庙的尊贵身份不符,便将其从金顶搬迁至此莲小峰上,故称为“转运殿”,即转移搬运的意思。

所谓“殿中殿” 是指其建筑格局。当时为保护此铜殿免受日晒雨淋,道士们便在铜殿之外再搭建了一座砖墙外殿。

有意思的是香客们很喜欢“转运殿”名字中的“转运”二字,暗合“否极泰来”之意。同时香客们还身体力行,即在砖墙外殿与铜殿之间形成的夹道里钻进去,在夹道里绕着铜殿转上一圈再钻出来,希望通过绕这一圈便可“转运”。

望着这一宽窄只有40厘米的夹道,我探头进去,里面漆黑而无亮光。香客们只能侧着身体勉强挤进夹道,从铜殿右侧夹道钻进去,几分钟后再由铜殿左侧夹道里钻出来。

更有趣的是站在我身旁的道士还不时地喊道:“转过来没有?”紧接着就听见钻进了夹道里的众人大声回答:“转过来了!转过来了!”

我听到这么滑稽地一问一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侧眼一看身旁的道士,他也忍不住在偷偷地笑……。

还没等我笑声落地,便又听得夹道里有人在惨叫:“哎呀,不要挤啊!我被夹住了……”,话音未落,又听见一女声在喊:“夹住了就夹住了,鬼叫什么?谁让你吃得那么胖……”。

这下可好,我、道士和旁边的香客们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后来才知道,古铜殿内供奉的是“玄帝圣父母太安皇崖天帝显定极风天帝”,以及侍卫铜像共计九尊,由于这些神像皆是700年前的元代古蕫,可谓有市无价的宝贝。



经过了“转运殿”,便可仰望紫金城和金顶了,但要登上金顶,还要爬上一段“之字形”的陡峭石阶,不曾想到,在石阶之上居然还有一处观景平台。当众人爬山气喘之时,凭空降下这么一处平台,既能喘一口气休息,又能欣赏四周的山川风景,真是太幸福了。

让人更觉有意思的是平台护栏上还锁着无数只锁头,想来这就是那些热恋中青年男女的杰作吧,再想起巴黎塞纳河上的爱情锁桥,栏杆上不也锁着一串串的锁头吗?

我想,尽管东西方的人种肤色不同,宗教信仰各异,但热爱生活,向往爱情,乞求神灵庇护保佑的心理都是一样的。



当我们随着登山的人流,埋头爬完几百级的青石阶之后,回头一望,不知不觉,我们已在紫金城的围墙之中了。

金顶之上便是大名鼎鼎的金殿了,金殿正中,真武大帝塑像披发跣足,安坐于台椅之上,正心安理得地接受着香客们的供奉与香火。

站在金顶之颠,回望周围的群山,细雨霏霏,云雾涌起,隐隐之中,可见山峦起伏,青翠如水,分外清秀夺目。

要说当年武当山老道们选址的本事还是不错的,若比起三山五岳的雄伟浩瀚,武当山确实算不上什么“高大上”,但比起三山五岳的钟奇灵秀,武当山则无一不缺。怎么形容武当山呢?我脑海中蹦出了“山奇崖绝,精巧灵珑”几个字。

武当山的金顶不甚大,比起峨眉山的金顶要小多了。

眼前的金殿也不甚壮观,但比起刚才去过的古铜殿,则要大气几分。

从IPAD上查询史料得知,我国现有十大铜殿,且各有特色。其中武当山之元代古铜殿为青铜浇铸,历史最长。武当山之明代金殿为青铜浇铸后再表面镏金,最为华丽壮观。而北京故宫乾清宫前两座清代金殿则小巧玲珑,最为精美。昆明鸣凤山之清代金殿重达200多吨,则为中国金殿之最大者。





说起来十分惭愧,我过去对佛教较为熟悉,而对道教则知之不多。只知道教属中国本土特产,其道教为老子所创,其传统教义为入世之说,其居所为“宫、观、洞”,其修行圣地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这次进山,我最大收获是初步认识了道教的神仙系统。

我发现这个神仙系统的人物关系构成,远比西方耶稣及他手下的十二门徒的人物关系复杂。同时,还发现无论是道教还是佛教,其内部的阶级化分都有几分相似之处,而且等级森严,凡在局中行走者,皆不能擅越雷池一步,尤如当代中国之官场。

比如佛教,金字塔顶上只有一人独裁,无论是过去佛(燃灯佛)、现在佛(如来佛),还是未来佛(弥勒佛),都不过是佛祖释迦牟尼一人之化身而已。佛祖之下有四大菩萨(南海观音菩萨、五台山文殊菩萨、峨眉普贤菩萨、九华山地藏菩萨),菩萨之下有八百罗汉。

而道教则是集体领导,其政治局常委由“三清”担任,即所谓“一气化三清”。三清者分为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其三清之下有若干真人,而真人之下则有五百灵官。

在这个道教神仙系统中,三清天尊与五百灵官皆各自有名有姓,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但道教的“真人”一职却很含糊,而且其数量也不甚清楚。

顺便说一句,在明代以前,道教之中“天师”和“真人”是混淆不清的,后来只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一句话:“妄甚! 天岂有师乎?”。这句话的大意是:扯蛋! 上天还有老师吗? 结果道教只好把“天师”这个高级职称换成了“真人”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为什么说“真人”这个称呼不伦不类呢?顾名思义,所谓真人,即修真之人,或者修道练功之人。实际上,在道家弟子的队伍里,修真之人比比皆是。

我只能说,朱元璋确实是个没文化的职业流氓,他随口一句话就将上千年来道教呕心沥血所创立的技术职称和从业职务的关系搞乱了,原本道教的神仙系统的中层干部中只有四大天师,其地位神圣无比,结果自朱元璋之后,道教中各派的掌门都以“真人”自称。一时之间,“真人”封号如同当今大街上悄悄贩卖的山寨文凭一样,遍地皆是,俯身即得,结果造成“真人”封号烂了大街并大幅度贬值,其地位及含金量也就随之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了。

所以,现今道教的神仙系统中,其上层和下层的职责是分明的,关系是理顺的,问题出在中层,也就是在“真人”这个层面上,魚龙混杂,良莠不齐,还需要道教中的有识之士,痛定思痛,化悲痛为力量,进一步深化改革,拨乱反正。




武当山古建筑群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兴盛于元代,而明代是其发展的鼎盛时期。此时的武当山“紫金城”不但对应于北京大明朝廷的“紫禁城”,而且还鲤鱼跳龙门,一跃变身为明朝的皇室家庙,使其“金殿”堪与“金銮殿”相比美。

认真端详武当山的古建筑,确实具有典型的道家风格,其宫观大都建筑在悬崖峭壁之上,保存至今的基本上都是明清两代修建,其中以明代建筑居多,差不多都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望着眼前这一片古老的红墙,郁绿的琉璃瓦,连接着城墙上的古老角楼,一时之间,仿佛历史的长河正从自已身边缓缓流过一样……。

从金殿出来,我沿长长的石阶而下,不觉己来到“紫金城”的城墙边。

据说这道城墙也是武当山一绝,即无论从城墙里或是从城墙外看去,城墙都是倾斜的。

我想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如果取一段城墙的横截面来看,其截面必为一个正三角形。这样从城墙里看,城墙是向外倾斜的,而从城墙外看,城墙则是向里倾斜的,换言之,此乃雕虫小技也。

但古人这样修建“紫金城”的城墙是有其道理的,所获得的最大好处是保证了城墙的坚固与稳定,毕竟现在每一个中学生都知道正三角形最稳定的原理。

沿着城墙里悠长的神道,我们出了南天门

再回望金顶,我忽然觉得当年的那一拨道士们特别可笑,这伙老道就这么在金顶上修了一道城墙,圈住了一座巴掌般大小的金殿,居然还起名为“紫金城”,俨然以此与北京的“紫禁城”中的金銮殿相提并论,想来真是有点“蚂蚁缘槐夸大国”的意思了。

出南天门后,沿太和宫的下山石阶,我们坐上返回山下的索道轿厢,重新体验了一把从上而下的垂直坠落,此时此刻,感觉自已真有些如同天神从云端降临人间一般。



索道凭空掠过一处道观,俯身下望,只见一身着白袍的老外正在道观前的平台上练习太极拳,平台上绘着巨大的太极阴阳魚,这个老外有一副漆黑的长须,太极拳打得一般般,但胜在卖相不错,身着一袭飘逸的白衣,颇有一番飘飘欲仙的味道……。

返回太子坡,雨已下得大了。

每人买了一件薄雨衣,乘车经龙泉观、逍遥谷,来到了紫霄宫。

紫霄宫坐落在武当山主峰之天柱峰东北方的展旗峰下,周围山峦天然形成一把二龙戏珠的坐椅,紫霄宫则端坐于坐椅之上。可能正是因为有此风水奇观,明朝永乐帝才将此地加封为"紫霄福地"。

紫霄宫也是大明朝的皇家宫观之一,主殿里供奉的是真武大帝的青年、中年及老年的塑像。

对此,我内心十分震撼,这样将一位大神不同年龄阶段的塑像供奉在殿堂神龛之上,这在中国的历朝历代,也是一个“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创举。

此外,此处还另有一座龙虎殿,供奉的是道家风水神祗之青龙、白虎的塑像。

除此之外,大殿神龛里还供有观音、三霄娘娘、送子娘娘等,俗称为百子堂,是香客们向神仙求儿求女的好地方。

紫霄宫的朝拜殿,供奉着道家八仙之首的吕洞宾和太极祖师爷张三丰,吕洞宾一身汉唐道家风格的服饰倒也平常,张三丰身披太极入卦黄袍,但却戴了一顶元朝蒙古人的圆毡官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说起张三丰,且不论他创建了闻名天下的武当派,也不说他发明了如今风靡全世界的太极拳。因为这些英雄事迹无论是虚的还是实的,作为张三丰的骨灰级粉丝兼吹鼓手,那位金庸老先生己说的或写的够多了。

许久以来,我只是对张三丰的生辰时间感兴趣。

我曾查过这位张大侠的史料记载,发现他的生辰寿命居然跨越了南宋、蒙元、大明与满清四个朝代,其长寿指数并不亚于传说中的那位自称活了800岁的彭祖老先生,说实话,张大侠的寿命之长,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不寒而栗。

所以,我对张三丰的评价是:这是一位为史料证明过的奇人,一位可以秒杀达芬奇和爱因斯坦的奇人,一位可以超时空并玩弄生命于股掌之中的奇人。

紫霄宫为武当山一大去处,宫殿前面的大平台也是道士与信徒们合练武当剑的教场,不少以武当山道教武术为背景的电影皆取景于此。



从紫霄宫出来,沿石阶小路登上了乌鸦岭,远方山腰处的南岩宫己隐约可见。

据说乌鸦岭也是武当山一大奇观,中国民间大多视乌鸦为不祥之物,而在武当山,乌鸦则成为了吉祥物,据说这是因为武当山有“玄武修道、乌鸦唱晓”的神迹传说。修道悟道,乌鸦居然变为圣鸟,可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俗话讲,望山跑死马。

这时,我们上山又下山,南岩宫则可望而不可及。

此刻,漫天的雨水迎头泼下,山谷里云雾缭绕,尽管买了雨衣,仍然一身湿漉漉地,望着一片雨雾一片山的情景,心中若有所思,口里不由喃喃地冒出一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南岩宫终于到了,这里不但是道教真武大神得道飞升之处,同时还是武当山三十六岩中风光最美的一处。

南岩宫建于一处长长的绝壁之上,千丈绝壁之下则是一片绿草茵茵的漫坡山谷。电影《藏龙卧虎》中的玉娇龙就是从此绝壁上凭空一跃,飞身扑向李慕白掷出宝剑的……。

这时我才猛然醒悟过来,为什么道家道观和欧洲中世纪古堡一样,总喜欢建在悬崖绝壁之上的原因。

其实答案很简单,欧洲中世纪古堡建在悬崖之上,是为了居高临下,防御敌人的进攻。而道观建在绝壁之上,则是修真之人为了有朝一日,内功大成之后,破碎虚空,飞升成仙……。

想通了这一点,再举目俯视千丈绝壁之下的幽深山谷,似乎自己的恐高症顿时好了许多。

是啊!昔日真武大帝羽化飞升的壮观情景,我们今天是无缘再见到了,但他身后留在绝壁高崖之上的道观,此时却历历在目,触手可及。





顺着青石小道侧望过去,只见众多道观皆是沿深涧绝壁而筑,远观势若危卵,近看毛骨悚然,由于地势狭小,这些道观仿佛悬挂在绝壁之上,显得十分袖珍而玲珑。


这里最为奇特而惊险的是一处叫“龙头香”的地方。

在南岩宫石殿外的绝壁之上,有一只石雕龙头伸出于绝壁之外,龙身后倚石雕栏杆,前临千丈深渊,龙头伸出石栏外约3米,龙头宽约30厘米,龙头顶端置有一个香炉,号称 “天下第一香,龙头香”。

据说这座“龙头香”雕刻于明代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余年历史了。

让人更为惊叹的是我们此行的领队陈大教授,居然只身爬上了龙头石栏,置生死于度外,虔诚无比地点燃了一柱“龙头香”……。

让我说什么好呢?一个人迷信虔诚到了如此玩命的地步,确实也让人为之叹为观止,感概不已。



出了南岩宫,原路返回乌鸦岭,冒着大雨来到了大巴下客处。

正好有一辆大巴正在下客,我们淋着大雨等待乘客们下了车,但下了客人的大巴司机却拒绝我们上车,声称此处为下车站,旅客必须去前面的上车站方可上车。

真不知武当山管理处那伙人哪一根神经搭错了线,居然规定大巴站分为上车站与下车站两处,而且两处车站居然相距300米。

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又追着这辆空无一人且驶向上车站的大巴,迎着扑面而来的倾盆大雨,从下车站跑步300米来到上车站,这才坐上了这辆该死的大巴。

半个小时后,大巴到了武当山大门处,我们终于看到了武当山的进山牌坊,不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天可怜见,太上老君、阿弥托福,满天的神佛保佑,我们终于出山了……。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56
评论 3
作者提到

6天  3月  ¥4000  和朋友

自由行、人文、自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