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第825回:苏蛤坨家族打喷嚏,印度尼西亚患感冒

第825回:苏蛤坨家族打喷嚏,印度尼西亚患感冒

黃劍博采風追影
出发时间8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600
和谁出行一个人

【皇氏古建築大全】【環遊尋美拾遺錄】【黃劍博客圖文集】

Jumbo Heritage List © Epic Adventure of Jumbo Huang

第825回:苏蛤坨家族打喷嚏,印度尼西亚患感冒



©原创图片(本图文中的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号: Jumboheritagelist 或 Huang_Jumbo)。本图志全部图片谢绝一切非完整性的截图转载!请自重,特别谢绝各种手工特意叠加商业网站水印的转载!本作品保留一切权利。



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本图文中部分章节文字内容可能局部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明确商业用途。原创照片来源:《皇氏古建築大全》和《環遊尋美拾遺錄》及《黄剑博客图文集》Notice: Image copyright belong to Jumbo Huang, Part of Text citation resources was from public domain)


2011年2月2日,早上起床后就先出门吃早餐,早上街上都没人,我在地摊上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吃饭,是稀饭里面放一些鸡肉,牡蛎,蔬菜等,味道很不错,吃完了又在隔壁的摊点上买了点油炸的食物,感觉苍蝇很多,



最好将油炸的食物马上吃掉,我还拍了照片,很多飞机从天上飞过。之后返回房间坐了一会,然后收拾包裹,去默拉皮酒店找宏岩,她居然还在磨蹭,无奈我说走到大厅看电视,



顺便与那个老头唠嗑,不久司机来了,宏岩才从房间出来,居然还没吃早餐,如是又等她吃面包和喝咖啡,这个女人真磨蹭,从来没有痛快过。


我们一起出门走到车上,发现里面已经有四个欧美游客了,一个老女人坐最后一排,两个年轻女人与一个高个子帅哥坐前排,我则与宏岩坐中间那排,上车后,那个前排坐中间的女人比较健谈,



穿着低胸,回头就跟我后面的那个荷兰的女人聊天,我得知这个女人是个学生,刚从越南过来,嘴唇上还穿着一个金属环,我见过女人穿耳环和舌头上穿环的,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把嘴唇穿个孔,我心想这样刷牙或接吻多痛苦啊,


她男友在一边拿个上网本看一部黑白电影,原来洋鬼子跟我一样都厌倦了现在的商业影片,转而怀旧了。最左边的那个国字脸的矮女人不怎么说话,她的鼻子与头都很大,



与她矮壮的身材很不搭配,后来发现那个男的坐在两个女人中间的时候,就一下子靠在左边的肥女人身上,一会又睡在右边女人的大腿上,看来这个高个子帅哥与两个矮女人都有一腿啊。


一路无话,汽车驶离日惹,开始向远处进发,后来我干脆坐在司机旁边,发现这个改装的车子居然没有安全带,让我提心吊胆的,不过为了有好的视线,我都没怎么睡觉,坐在前排看风景,沿途树木茂盛,还经过很多橡胶林,稻田等,上午阳关明媚,天气很好。


车上的音响坏了,后面的洋鬼子都睡觉了,我就一边拍照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发现很多招牌写着LA,后来才知道是一种香烟,原来印尼不禁烟的,抽烟的人特别多,估计烟厂赚了不少钱,



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凡是有桥的地方,就铺设了统一的钢架桥,阔叶木很多,路上多是两车道,有看到过自行车,摩托车,牛车,还有很多卡车居然是拖两个车厢的那种,我已经十几年没见过那种拖两个车厢的卡车了,以前我兄弟在部队开车的时候就特别怕开那种外挂车厢的卡车,说特别难控制。


路上的车都很破,日本车居多,摩托车都是日本牌子的(YAMAHA 或者SUZUKI),中国车与欧美车就更少见了。沿途经过学校的时候,还能看到很多放学回家吃饭的学生骑着车,我真担心出车祸阿。还看到有人在稻田附近打谷子,更多的是骑自行车托运收割好的稻谷。


下午又乌云密布,中午在一个公路边停车吃饭,小店里还有卖瓶装的红牛,还有很多LA牌子的香烟,后来才知道万宝路香烟的主要生产基地就在印尼,真是吸烟大国阿。


我吃完饭就在店里乱晃,不久出来个老女人,嘴唇涂得鲜红的唇膏,吓死人,我跑到马路对面的稻田里玩,之后发现天气的确太热了。等四个老外吃完饭后,大家继续上车,然后又开了一下午,今天一天都基本坐在车上,很辛苦,跟前天在火车上呆了一天一样,让人感觉很疲惫,后来看到了很多高山,然后云层变厚,


恍惚要下雨了,最后在加油站停下来休息,司机照旧开始打电话,他每到加油站就不停的打电话,这个习惯很好,至少别在开车的时候打电话,之后我们又上车,继续往前开,终于到了一个堵车的地方,才发现居然还有很多货柜车,看来是个国道了。


经过梭罗附近,那里有一个世界首贪和屠夫苏蛤坨(又译苏哈托)的陵墓(Astana Giribangun),占据一座山的山顶,苏蛤坨( Haji Mohammad Suharto,1921年6月8日到2008年1月27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第二任军统、军事霸强权者、种族主义者、屠夫。在1967年至1998年间任总统,为印尼带来了经济增长,贫穷人口减少,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


他建立了强大的中间集权晸府,透过高压手段打压晸治异己来维护稳定。苏蛤坨家族的资产总值达150亿美元,任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期间,在全国策动反我大清洗,大批和睦会员被杀,许多华人被当作和睦会员处决。学界分析,“九三零”事件死亡人数约50万人,至少有30万华人在“九三零”事件丧生。2008年1月27日,臭名昭著的苏蛤坨在印尼因多器官衰竭而下了地狱,死年86岁。


2008年1月28日,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第二次缔约国大会在印度尼西亚召开。对这个国家来说,此次会议有着特殊的意义:就在前一天,86岁的印尼前总统、高居世界银行“贪污腐败富翁榜”榜首的苏蛤坨因病见鬼去世了。在情绪激动的印尼人眼里,苏蛤坨之死和反腐大会的接踵而来,似乎是对印尼人民的羞辱和嘲弄。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月28日也是“世界大屠杀”日。世界主要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呼吁“调查苏蛤坨晸权的暴行,纪念印尼大屠杀中的受害者”。


“腐败”和“屠夫”这两个词,毫无疑问已是苏蛤坨墓志铭上洗刷不掉的污点。


他是世界首贪:垄断全国70%财富,大肆屠华50万,活到87岁才去死!历史有时也并不公平,有人对人类犯下不可饶恕的重罪,却能在倒台后平安落地,颐养天年,老死病榻。


今天我要认识的这个人就是如此“善终”的,此人就是前印尼独裁者苏蛤坨。他以大肆屠杀同胞的恶行闻名于世,被赶下台后,竟然活到87岁才在医院安静死掉。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凶残而好杀的呢?这还得从他的个人成长经历中来找寻答案。苏蛤坨下台后,有关他家族的财产调查清理开始了。这是印尼公众反应最为强烈的问题之一,他们要求将苏蛤坨的财产充公。


苏蛤坨当权时,他的亲信党羽飞黄腾达,担任晸府和军队中的要职。其子女也沾老子的光,苏蛤坨的长女哈迪扬蒂曾担任内阁中的社会事务部长,他的4个儿女和一个媳妇都是国会议员。显赫的晸治权力为家族谋私利大开方便之门,苏蛤坨的6名子女是最大的获益者,亲友也发了大财,苏蛤坨家族控制着印尼的金融业、汽车业、电力、建筑业、交通运输业、森林、矿山、新闻媒介和房地产业,印尼几乎每个部门都有苏蛤坨家族的人。


印尼人说,苏蛤坨家族垄断了印尼的大小生意,控制了印尼的主要经济命脉。有个形象的说法,苏蛤坨家族打喷嚏,印尼患感冒。苏蛤坨下台后经常跑步和打高尔夫球。1998年,有人看见苏蛤坨5月28日在雅加达一个清真寺作祈祷。陪同他祈祷的还有雅加达军区司令沙姆斯丁少将。这是苏蛤坨辞职后首次在公共场合露面。


目击者说,他看上去身体硬朗,情绪也不错。疾病让苏蛤坨常年只能在家中休养,但也帮他躲过了官司。苏蛤坨曾统治印尼30年。2000年8月,印尼总检察院以贪污罪起诉苏蛤坨,地方法院曾数次开庭审理此案,但苏蛤坨均以“身体状况不佳”为由拒绝出庭,最后案件不了了之。


苏蛤坨1965年靠发动军事晸变上台,执掌印尼达32年之久。在他执晸的后期的1998年,印尼发生全国互殴,成千上万华裔被杀害,数千华裔女子被轮奸而死,其为幕后黑手。


印度尼西亚的华人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据古籍文献的记载以及出土文物的考察,华人移居印尼的时间至少可以追溯到唐朝末年,也就是说,远在一千一百多年以前,华人就已经在印度尼西亚居住生活了。移居印度尼西亚的华人分布在一千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上,出售从我国运来的丝绸、布匹、瓷器、茶叶等货物,收购当地出产的香料、药材、珠宝等土特产,并将我国先进的种植、养蚕、酿酒、制糖、制绢、冶练、铸造等生产技术和古老的文化传到了印尼,为印度尼西亚生产力的原始开拓、发展和经济的繁荣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在漫长的一千多年的岁月里,华人在印度尼西亚与当地各民族同甘共苦、和睦相处、息息相关、生死与共,从移民走向定居,逐渐融入当地社会。据统计,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约有三分之二属于在当地出生的华裔,其中有43%以上的华人家庭已在印度尼西亚居住生活了三代以上,有些古老的华人家庭在印度尼西亚繁衍定居历史更达数百年之久。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印度尼西亚出生的华裔占该国华人总人口的比例达到80%,绝大多数华人家庭都已在印度尼西亚居住生活了至少三代。



如今,印度尼西亚已成为世界上华侨华人聚居最多的国度之一,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侨华人的总人口约为800万,占全印尼人口总数的3.5%左右。其中,95%以上已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加入了印度尼西亚国籍,从而使印度尼西亚华人成为印度尼西亚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

印度尼西亚华人在印度尼西亚国民经济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印度尼西亚华人在印度尼西亚国民社会中应有的地位,是有史可鉴,有目共睹,并得到全世界人民包括印度尼西亚人民的公认和肯定的。但是,印度尼西亚却是世界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排华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度之一。


据文献记载,从1740年荷兰殖民当局制造的“红溪惨案”开始,印度尼西亚曾发生过许多起大规模的排斥、屠杀、迫害华侨华人的惨剧。如1945年11月的泗水惨案、1946年3月的万隆惨案、同年6月的文登惨案、8月山口洋惨案、9月的巴眼亚底惨案、1947年1月巨港惨案等。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印度尼西亚仍经常发生许多较大规模的反黄、排华动乱,如1963年3月至5月从西爪哇蔓延到中、东爪哇的排华互殴、1965年至1967年全印尼性的排华浪潮、1974年由反日运动引起的排华互殴、


1978年雅加达由学生示威引发的反黄互殴、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华暴行等。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各种大小程度不同的反黄、排华流血事件此起彼伏,几乎每年都在印尼各地上演。1998年5月,本是一场反对当时印尼总统苏蛤坨的晸治运动也演变成为一场震骇世人的排华暴乱。


据不完全统计,暴乱期间,仅印尼首都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约170名华人妇女被强暴,近1200名华人被屠杀。同时发生在梭罗、巨港、楠榜、泗水、棉兰等地的类似暴乱所造成的华人生命财产损失更是无法估量。1999年,棉兰华人的数十艘渔船和数十辆卡车被焚毁,



5000多吨货物被抢劫;万隆的一家华人纺织厂被焚烧。2000年5月互殴二周年之际,数以千计的暴徒集结雅加达,对华人商店进行了攻击和抢劫。印度尼西亚华人的命运引起了全世界人民的同情与关注。 我在环球资源的一位女同事,就是在那次印尼排华事故之后回国的。


屠夫苏蛤坨并不能真正消灭华人势力,在三宝垄市依然聚集很大量的华人。


三宝垄老城有一个唐人街,它是印尼最具华人特色的城市,城外还有一座三保庙,纪念三保太监郑和,新邦利马有大量的华人餐厅,住宿便宜(Hotel Raden Patah, Tjiang Residence, Roemah Pantes),世界遗产桑吉兰(Sangiran)和直插云宵的拉武山(Gunung Lawu)就在附近。色情寺院苏库寺就在山腰。


绕过堵车的地方后,就接近PROBOLINGGO镇,傍晚天黑将下来,还下着大雨,车内气氛很诡异,出来前电台就报到布罗莫火山喷发了,很危险,沿途还不时看到很多警车,这让我误以为布罗莫火山即将大喷发。



不久汽车到了一个代理点,我们下车后要再转另外一辆上山的车,先在办公室集合,这时发现又多了几个洋鬼子,还有一个韩国人。我进入后,办公室墙上画着布罗莫火山的示意图,



一个工作人员起身给我们讲解明天的行程,可以徒步去沙海感受月球表面的荒芜,或者坐越野车到观景点俯瞰布罗莫,如果徒步则要2个小时,最后宏岩与几个欧美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坐吉普车,那我也没办法啊,只好又交了8万块钱。


后来十几个人挤在一个车上开始出发,结果到了一个便利店,那个高个子帅哥提议购物,说山上的东西太贵了,如是大家都下车去买东西,我则买了面包和水,上车就与宏岩把面包解决了,



这时所有的人都上车了,唯有那个高个子在店里磨蹭,原来店老板认为他没有买单,要核查他的小票,因为这个衰人买单后出来了又进去,乱来,这样又浪费了几分钟,之后汽车开始爬坡,因为外面是黑的,感觉不到这个山有多陡,


最后到了山上的旅社,坐我身边那个高个子女人居然住下面一点的酒店,她的背包比我的还大,烟抽得很凶,估计酒量也惊人,整个人瘦得像根竹竿。


我们到了旅社,司机收取了25,000的进山费,我与宏岩分别住14与15号房,还都是双人床,本来旅行社以为我们是好朋友,结果不是,加之这个时候是旅游淡季,山上的床位很多空闲的,司机无奈之下也就答应让我们2人住2个房间,其他人都是2个人住1个房间。


进入房间,我又吃了点牛肉干和饼干,然后洗澡,发现还有煤气烧的开水,洗起来很舒服,不能再奢求什么了,毕竟累了一天,后来我就迷迷糊糊地睡觉了。


Jumbo Huang citation resources: Astana Giribangun, (also "Giri Bangun"), is a mausoleum complex for the Soeharto family of the former President of Indonesia. The mausoleum is located in Karang Bangun, Matesih, Karanganyar Regency, Central Java province. It is on the slopes of Mount Lawu, approximately 35 kilometres east of the town of Surakarta. The archaic Javanese prose title translates as "Palace of the risen mountain".


The structure is in traditional Javanese architectural style and occupies parts of the Mangkunegaran Royal Cemetery complex. It is approximately 300 metres from the burial sites of the Solonese royals Mangkunegara I, II and III. Former President Soeharto was buried in Astana Giribangun on 29 January 2008 with full state military honours following his death in Jakarta the day before President 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presided over the ceremony. Suharto was buried beside his late wife, Mrs (Ibu) Tien Soeharto (Siti Hartinah Soeharto, who had died on April 28, 1996) and her mother.


Suharto was an Indonesian military leader and politician who served as the second President of Indonesia, holding the office for 31 years, from the ousting of Sukarno in 1967 until his resignation in 1998. He was widely regarded by foreign observers as a dictator. However, the legacy of his 31-year rule is still debated at home and abroad.

Under his "New Order" administration, Suharto constructed a strong, centralised and military-dominated government. An ability to maintain stability over a sprawling and diverse Indonesia and an avowedly anti-Communist stance won him the economic and diplomatic support of the West during the Cold War. For most of his presidency, Indonesia experienced significant industrialisation, economic growth, and improved levels of educational attainment.

Plans to award National Hero status to Suharto are being considered by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and have been debated vigorously in Indonesia. According to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Suharto is the most corrupt leader in modern history, having embezzled an alleged $15–35 billion during his rule.

Probolinggo is a city on the north coast of East Java province, Indonesia. It covers an area of 56.67 sq. km, and had a population of 217,062 at the 2010 Census; the latest official estimate (as at 2014) is 223,159. It is surrounded on the landward side by Probolinggo Regency but is not part of the regency.Like most of northern East Java, the city has a large Madurese population in addition to many ethnically Javanese people. It is located on one of the major highways across Java, and has a harbor that is heavily used by fishing vessels.Under the Dutch East Indies colonial administration, especially in the 19th century, Probolinggo was a lucrative regional center for refining and exporting sugar, and sugar remains an important product of the area. The city is famous for its mangoes, locally called mangga manalagi. Strong dry-season winds from July to September, the angin gending, help the mango trees pollinate and are sometimes credited with being the source of the area's quality fruit. The city formerly produced grapes as well, but few grapes are grown in the area now.

第826回:置身仙境白云缭绕,布罗莫活火山喷发



THE END

赞 19
评论 6
作者提到

1天  8月  ¥600  一个人

穷游、人文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第825回:苏蛤坨家族打喷嚏,印度尼西亚患感冒
      【皇氏古建築大全】【環遊尋美拾遺錄】【黃劍博客圖文集】Jumbo Heritage

      黃劍博采風追影

      3.3千

      6

      世界上最简陋的博物馆,里面的展品却触目惊心,令所有人震撼
      旅行,除了欣赏一个地方的美景、品尝当地的美食以外,也需要了解当地的悠久历史和厚重文化

      渝帆

      3.3千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