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掌造+兼六园,日本北陆的五天四夜之旅
南蔻
2016-12-14
阅读 7.2千
出发时间11月
行程天数5天
人均花费5.0千
和谁出行和朋友
第1天 2016-11-29

11月底机票便宜。去年在网上订的999元上海—富山往返含税机票都快过期了,直到今年夏天才定下来。既然北陆雪大,如果赶上初雪多好——然而并没有赶上,要红叶没红叶,要雪没雪。既然这样,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多玩一些关于建筑和博物馆吧!
计划是这样的——
D1 浦东PVG—富山,富山空港—富山火车站,北陆新干线 富山—新高冈,新高冈—见座,住Choyomon(民宿 長ヨ門)
D2 见座—白川,白川晚饭,白川—平濑温泉,住お宿 湯の里
D3 平濑温泉—白川,白川—金泽(需要提前订票),金泽21世纪美术馆
D4 金泽,兼六园、金泽城、近江町市场、百番街买买买
D5 北陆新干线 金泽—富山,富山—富山空港,富山—浦东PVG

从上海飞富山大约3个小时,9点多起飞,12点55降落。机场小的很,从下飞机到出关也就15分钟,中间还拆包过。等到了出口,机场大巴要到13:40才来。门口有自动售票机,410Y一个人,有一个“2成人”的按钮,两个人玩的话直接选那个,可以省不少的事。汽车大约半个小时到富山火车站,然后我们要去赶前往高冈的新干线,然后在高冈搭乘世界遗产巴士(世界遺産バス)去相仓。“半个小时到富山站”的意思是,到的时间是14:12,我们没准可以赶上14:17的那趟新干线!于是火速买票滚。午饭嘛,到了高冈再说咯!

北路新干线列车时刻表请见(http://ekikara.jp/newdata/line/1301031/down1_1.htm)

高冈的北陆新干线停在新高冈站,从南出口出来可以看到一个圆形的巴士站,中间是休息室。世界遗产巴士停在4号站那里,最后一班要16:15.(从高冈站出发再早10分钟)。

世界遗产巴士(世界遺産バス[高岡~白川郷])列车时刻表请见(http://www.kaetsunou.co.jp/regular/sekaiisan/)与上海相比,北陆的天黑得很早,5点钟就已经是the magic hour了。等到巴士真的进了山,已经全黑了。这趟巴士虽然是旅游巴士,但也是庄川峡谷居住的不开车的人的生命线,因此各个站还是有人上下的。

等我们到达见座(miza)站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并且下起了雨。我不由得有点后悔说该按照网上攻略说的,在相仓口下车。那条路比较平,但是拖着箱子要10分钟才能走到村里。见座的路陡,是条小路,只能看着上面的灯光往上走,不建议路痴挑战。我是因为学城市规划,看一眼等高线地图就知道路线和难度,所以才冒了这个险。虽说陡,但是5分钟就到了旅馆哟!

一层的立面一般是两个“间”,左间是玄关,右间是厨房。进玄关之后左边是楼梯上到二楼,右边是一个以火塘为中心的厅。

刚到村子里才发现,没有一家民宿的牌匾是亮着灯的,有的甚至连牌匾都没有。我看着其中有一家貌似与地图吻合,就去敲了门,结果果然是。民宿長ヨ門(Choyomon,booking上音译为乔又名),既然它敢挂在英文网站上,就说明老板肯定会两句——事实上也是如此,老板娘的英语大致是初高中生的水平,比起后来平濑温泉那边只会“Ooooookokok”的老板来说,简直就像亲人一般 XD。

我订的是一宿二泊,包两顿饭,晚餐和早餐。事实证明我是明智的,大黑天的在村里根本没有饭馆。火炉上的烤鱼就是我们的晚饭。
这是相仓这边古代相当尊贵的一种套餐,一般是丰年庆等节庆场合吃的,其中要包括两个碗(合碗蒸和米饭)、河物(烤河鱼)、海物(生鱼片)、山物(腌蕨菜)、瓜果(以天妇罗和腌制的凉菜的形式)、花(腌制的茗荷,姜科的一种花蕾),旁边的盘子里还有冷豆腐、腌萝卜和味增汤。

到了世遗,如果只是day trip观光,不免太暴殄天物,因此我们最初的计划,就是在合掌造里住一晚。日本有个观光的传统叫做“一宿二泊”,早晨从城里出发,中午或者下午到达目的地,酒店提供晚餐和早餐,然后第二天早晨再出发去下一个地点。因此很多民宿的check-in时间都是下午两三点后直到半夜(需要提前告知要不要晚饭),早晨10点就要退房,但是可以寄存行李。住店需要先填个表,而日本的表格有一条很有意思,就是要报年龄——因为不知道年龄的话就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啊……当然,知道了也没用,英语只有you……

“骚扰”我们的大妈之一

除了我和老李(室友兼前同事)之外,还有两个大妈游客,比我们先到,各自在看旅游介绍。因为不吵,所以肯定不是关西人——如果是关西人的话,简直就是“如烟花般绚(nao)烂(teng)”的酸爽了。吃饭之前,先送上茶。在这个功夫里,两位大妈对我和老李产生了兴趣,不过她们都不会说英文,其实认怂也就罢了。但是日本的大叔大妈都有一种“秘制窥私欲”(貌似年轻人已经退化了),就算语言不通也要硬问,各种手势表情期待您的脑补。不过我们只能猜她俩问的到底是“你俩是什么关系啊貌似不是姐妹”或者“你们是从哪来的啊”或者“你们接下来去哪啊”。一头黑线之余干脆把我们的行程表给她俩自己琢磨去了,反正也是方块字,基本都能脑补出来。

我玩的这个是这边祭祀的时候打节拍的乐器
进出门要拖鞋,但是大黑天的哪都去不了啊,只好跟大妈面面相觑了……

晚上睡榻榻米。我原先一直怕硬(因为屁股是尖的,会硌),但其实榻榻米上铺的褥子还挺厚,跟学校宿舍的那种硬褥子差不多。由于大厅有炭火,因此合掌造也讲究通风。通风的意思在冬天就是一个“冷”字,于是还要有暖炉一直吹着。习惯了包邮帝国的冬天,北陆深山里的的秋冬也就那么回事了。

第2天 2016-11-30
第二天早餐是各种腌制的蔬菜和豆腐,还有盐梅和新鲜的柿子。我当时觉得奇怪,为什么昨晚“斗”过的大妈盘子里有好大一颗纯白的鹅蛋,而我们就只能吃用奶炒的。后来看到大妈的吃法不禁有些后怕——蛋是生的,敲开了打匀,加上酱油,倒在米饭上。

虽然我的胃号称是联合国的,但那也只代表可以吃得下任何料理,而不是任何料理都能像本地人一样消化。合掌造定食中缺乏动物蛋白,蛋白质主要靠各种且大量的豆制品解决,但豆制品会阻碍铁的吸收,表现的症状就是全身乏力,有心慌的感觉(可以理解为缺铁性贫血的意思)。当然,在白川乡可以吃到熊肉和飞弹牛肉作为补充,但我们去的时候是下午,已经没有正餐了,只能拿荞麦饭团凑合。不是每个民族都能吃素,高纬度地区的民族已经演化得吃菜就会一脸菜色,因此我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就几近崩溃,幸好是那时下山的。
这就让人想到了为什么抗日神剧里面总有鬼子偷鸡的镜头这件事情。其实鬼子自己也研究过。山民平时多吃素,节庆时间多些鱼,牛是工作用的,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养猪。等到(尤其是山民)打到了陆地上,牛羊猪都消化不了,又没那么多鱼……所以当然只能投奔鸡肉的怀抱了……

相仓的村里。

我在预定的时候犯了个错误,以为民宿可以刷卡,实际上是不行的,只有现金,17600(大约1000RMB出头)。我们的钱都不够。离相仓最近的atm在下梨,徒步20分钟下去就行,但是不能刷“外国的卡”取现。另一个集镇中心在赤尾,旅游集散中心ささら馆(Sasara馆)可能有visa或者银联取现的地方,但是要坐车1个小时。但是1个小时往山下坐的话可以坐到城端(Johana),已经到了北陆城市群的范围。下梨取现不成,转头坐9:56(返程第二班)去城端的巴士,10:43(去程第三班)从邮局斜对面的城端市政府门前(城端庁舎前)坐车,12:04到见座。而后搭14:39(去程第四班)去白川。于是我们在城端的邮局取了现金回来的。旅游服务中心的人告诉我们,外国卡取现找邮局最靠谱。

最最原始且传统的合掌造,相仓还有一座。日常所见的,都是改良后的

滚回相仓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距离下午倒数第二班车还有2个半小时。相仓还小,足够玩了。因此我们就在村里闲逛。

深秋依然有花开
村里的小酒馆,兼游客中心,兼小卖部,兼……

在很多人眼里,白川乡=合掌造。然而合掌造=白川乡,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叉。从富山县一路追着庄川(河)上溯到岐阜县,每拍一张合掌造发到朋友圈,都有人追问“是不是白川乡?是不是白川乡?”如果把日本北陆所有的合掌造住宅全部搬迁到白川乡供游客参观,那叫“传统型迪斯尼旅游小镇”,不叫世界文化遗产。白川乡不是因为20世纪中叶“拆村并点”时“集中了所有的合掌造”而成为世界遗产的,而是因为它有着一干大大小小的“兄弟”,至今依然分布在庄川的两边。白川乡实在是太著名了,离金泽也有高速,每天从上午到下午都要接待乌央乌央的一日游游客。如果想住一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民宿非常难订,也非常贵。既然一条庄川峡谷上全都是世遗,而“谁又能记得起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相仓无疑是更好的选择,足够大,却没有什么外国人知道,知道的,只有一部分的本国人。

其实,相仓合掌造建造的方式与白川乡略有不同,在于屋顶那个尖的处理。
记好了这个样式吼,待会就能看到是哪里不同了。

相仓不算大,大约有20多座合掌造,比起只有9座,更加精致的菅沼而言,胜在规模。而与100多座的白川乡相比,则胜在“真实”——八分山水两分田的日本,真实的山中村子,哪有那么大的规模?农业社会中巴掌大的坝子,怎么可能养活那么多的人?但无论是白川,还是相仓,或者菅沼、上梨等,都不是只有传统模式的合掌造存在的,间或穿插着一些现代的坡屋顶,或者“半个传统”的合掌造(比如屋顶用现代材料或者一楼用现代材料),虽让喜欢“纯粹感”的文人墨客不爽,但却让人能够切实感受到,这里还是有人气的,是有人居住并生活的,是不断发展并且更新的真的村子,“不是影视基地”。

村子里面晒柿子的姿势
午后,终于有了一点阳光

然而还是有一个物儿值得期待,那就是柿子。每个村里都有那么几棵柿子树,柿子坠满。而每家都会用各种姿势晒柿子。
我们住的民宿中有全村的合影,大约60多人的样子,其中包括五六个小孩。上学的话,走路20分钟就到的下梨可以负责至高中(每天坐车下山去上学也是方便的事情,不需要额外的校车)。游客口中说的“安静的小村”、“桃花源”,很多是依托于村子的老龄化而存在的,然而由于交通、教育都还算方便,相仓虽然也安静,淡季和周中的时候路上看不到几个人,但却是有着一种朝气的。

站在高处的地主神社看村子

有句话说得很对。有人才有文明,有文明才有自由。

地主神社的银杏已经长成了老妖精
叶子落了
背后就是浓密的森林

民宿其实是不方便参观合掌造的整体的,因为是私宅,日本人也不喜欢被窥私(但喜欢窥别人的私),民俗博物馆可以。相仓民俗馆有两部分,一个是有关民俗文化的,一个是偏文物展览的,可以买一张通票进去参观。两部分都不大,半个小时就可以逛完,但是内容很丰富,还有很多有趣的细节。

二楼有时候用来养蚕
合掌造的结构,与中国的传统建筑完全不同,来源也不同。有的人“看什么都像是山寨中国的”,活该被骂。

所谓“合掌造”,就是说房子建起来就像两只手掌合在一起搭成的那个三角形。不光手掌像,手指也像。但是与传统意义上被认为是“中国传统建筑的冰箱”(其实并没有,尺度和建法均有不同)的日式官方建筑不同,合掌造既不是穿斗式,也不是抬梁式,也不是井干式的,它的的主体也不是榫卯结构的,而是用绳子捆出来的。
古代合掌造是没有“一层”的,只有房顶和门,因此完全不需要抬梁。后来随着全岛可达性不断增强,各地区的技术不断融合,合掌造的底层开始用抬梁式,以取得更多的空间。这样一层的立面一般是两个“间”,左间是玄关,右间是厨房。进玄关之后左边是楼梯上到二楼,右边是一个以火塘为中心的厅。厅的左边有1~2间卧室,厅再向后是佛龛,有时候佛龛的右部还有一个客人间。而厅的右手边则直接是外墙或者有储物功能的“半间”了。

牛角切成薄片做成的首饰

五箇山虽然离北陆的文化中心、号称“日本的苏州”的金泽较近,但古代交通不便,村里的各种工艺也基本与金银镶嵌无关,甚至连金属都很少使用,简单粗暴概括就是一个“穷”字。然而穷也有穷的精致生活方式,比如将牛角刨成薄片,再剪成各种式样,穿成发簪,也是“气场一米八”呢。

合掌造是怎样建成的
都是纸做的哟!

五箇山地区的一大特产是和纸。不是薄如宣纸或者丝绸的感觉,而是硬且韧的,比如做坐垫、面具、伞,或者穷人的和服(内里还是需要一层衬布的)。相仓还有一家和纸体验馆,可以体会亲手捶打和抄纸,不过我们没有去。

终于见到金属啦!
顶层是矮,因为是跪坐下来的尺度
有的地方的合掌造,上面的茅草屋顶已经变成了“高科技”

庄川一路向北流去,赤尾、菅沼、上梨、相仓,每一个都是一个合掌造聚落,统为一个世界文化遗产。下午2点半,回到民宿,拖了箱子去见座,就在巴士站牌下等,然后一口气坐到白川乡。过去白川乡汽车站是在庄川的左岸,高速的旁边,进村要走一个钢索桥,因此很多人都误会那里“与世隔绝”、“桃花源”。既然是乡,必然是个大的县镇,2016年汽车站从高速边搬到了荻町城下,前面10分钟经过鸠谷,已然是村子了,等到了荻町,便更加繁华了——虽说繁华,过了5点也就别想吃到晚饭,6点之后连超市都关门,原来,只是为了接待一日游的游客的。这让我们的感觉有些不好了。

慢慢走上荻町城址
经典的角度看经典的村子

别人旅行中的重头,只是我们经过的一个转车地点。明知道没有雪也没有掌灯,上去看看就算了。远远的可以看到雪山,村子下雪,只好等下回再来了。

这张放错了,这是在相仓。后面那个用半透明板包裹的就是我们的民宿
又是柿子
一条庄川,一片世遗
传统上,冬季保暖用稻草的墙,不讲究采光。现在有了高科技,稻草的作用就降低了
亲见如何修葺一栋快塌了的老房子
水稻已经收割完毕
晚上只有民宿会掌灯,除此之外一片黑暗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我们只是在村里随便地走走。既然在相仓已经逛完了民俗和建筑,还在合掌造里住了一晚,体验了一下,也就没有必要在此过多停留了。晚上住在平濑温泉,从白川乡坐车过去710Y,6点半左右有一班,快8点的时候有一班。巴士时间参考(https://www.nouhibus.co.jp/ch_h/highwaybus/shirakawago.pdf)
注意去平濑温泉是从飞弹高山下到白川乡,然后再换到庄川这边的山谷的。

一串辣椒+稻米,做成鞭炮的样子,是辟邪用的,长短的价格都不一样,上面写着钱,丢在旁边的小筐里就行
看,屋顶收头的处理,白川乡与相仓是不一样的

晚上想在白川乡吃饭……这个问题是个硬伤。老李喜欢边走边吃,因此去超市买了一堆零食。等到天黑了,只有车站斜对面的一家茶馆还开着灯,我们就只好硬着头皮闯进去。反正正餐是没有了,只有汤,比如红豆汤这样的。我要了个荞麦团子汤,相当于里面有两个实心的大的荞麦汤圆,然后再要了个饭团,大约2000Y,就这样凑合了。后来老李又出去转了一圈,在她出去的时候有别的游客进来问有没有饭,老板说已经关门了……也就是说,老板一直在等着我和老李付款之后他好关灯……

第3天 2016-12-01

平濑温泉那边是一串民宿,各自有各自的温泉,有的是露天的,有的是室内的。温泉溴的味道特别大,并且实际的泉水很烫,需要兑上凉水才能下去泡。晚上到了之后,只泡了一次,就懒得再也不想泡了。

第二天早晨,从平濑温泉坐车回白川乡,然后倒车去金泽

平濑温泉到白川乡的这一段是不用订票的,但白川乡回金泽则需要订票——当然,提前5分钟在车站买也叫订票,问题是能保证一定买得到吗?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订票罢(网站https://secure.j-bus.co.jp/hon)。用visa付款即可,不过要填的事情好多啊,连乘车人是男是女都要填,简直了。

我们坐的10点24回白川乡的车,大约10点40到(2站台),然后到车站的背面(1站台)那里等去金泽的车,10:55发车,中间老李还去了趟厕所,反正站小,15分钟绰绰有余。那趟车大约12点半吧,到的金泽站前(东出口,有红色大门的那个)。我一看旁边有个mall,行啦,午饭就在那里解决吧!

要了个海鲜don,菜单上还手把手地教怎么吃——先把饭盛碗里,不要就着桶吃。先吃零碎的,剩下快被米饭烫熟的三文鱼,浇上柠檬汁。吃完了还要剩下一些渣渣和米饭,用汤泡了,最后一粒米都不要剩下。

我们住在APA Hotelアパホテル〈金沢中央〉,单人间约240RMB/晚。酒店最大亮点是顶层有免费天然温泉,可以一日三泡,离哪都近。从东口的巴士站找去香林坊或者片町的车就行。虽然酒店对面就是回金泽站方向的片町车站,但去程的片町站离着还挺远的,眼瞅着看到桥了,而香林坊站则要过一条大马路,总之怎样都不太方便——只有去金泽城啊,兼六园啊,21世纪美术馆等景点方便,噗……

妹岛和世设计的兔子椅子,看起来算是好看吧,但是不符合人体工学,即脊柱那里没有支撑,很难坐
追求白和透明感,是新一代日本建筑普遍的追求

21世纪金泽美术馆能变成旅游景点,貌似全是妹岛和世获得普利兹克奖带起来的。随着王澍也得了奖,这个建筑界的终身成就奖才被广大人民所知。不过这也是好现象嘛,大家的审美都提高了,再也不迷信村里的宝瓶栏杆了不是~

白,透明,消失感,从妹岛和伊东甚至更早一代对半透明板建筑材料的创造性使用,现在几乎变成了“不用不是日本建筑师”,逐渐变成了骗欧美奖项套路,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用彩色做以点缀

金泽21世纪美术馆是一家现代美术馆,2004年10月9日开馆,展出绘画、书法、摄影等艺术作品。美术馆设有6间收藏品室,8间特别展览室,除了展区之外,还有图书馆、教室和儿童空间。它的外观是圆形的岛,上面树立着很多的方盒子。馆内采用360度透明开放的玻璃幕墙,室外风景自然融入室内,让人们更多的感受艺术和城市的关连。然而它的展览实在是太不能匹配建筑师的名誉了,都是“摄影老法师”级别的,着实可惜。

为什么用白色?因为金泽这么死相的天空啊
著名的“泳池”

美术馆的设计理念就是,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方便到达,是实现交流与艺术体验的公园,因此是面向全城开放的,如果不是去观展,也能进去走走逛逛,看看书,相相亲。所以里面一直人很多,不过幸好日本人相对安静——关西的除外,所以也没有很吵。

为了强调超级扁平和超薄的视觉效果,妹岛和西泽将在功能上承重而在视觉上成为障碍的柱子打散,将柱子变成森林,每根柱子只设一种功能(如喷淋防火、冷气等)。不过这还不是极致,她的学生石上纯也的成名作才是……为了美而牺牲了部分安全性……由于展示空间都是有大小正方形构成,所以参加者在美术馆中移动时,并感受不到圆空间的实态,好像在方庭中漫步。19个立方体的箱子林立在一个巨大的圆形空间中,像一个巨大的聚落,这些立方体的箱子都有一定的比例,平面尺寸有三种基本类型:1:1、黄金比例、1:2、而天顶的高度为四种基本型:4.5、6、9、12米。看似随意的立方体箱子实际上有严格的规范,也是依据实际展陈需求来的——如果有大型的作品呢?

美术馆边就有金箔店,可以买到金箔冰激凌——当然其实哪都有卖的。吃起来什么感觉都没有,除了糊了一嘴金粉,特别难擦之外
可以自己体会制作一个金箔小纹章,600Y。我选了个看起来颇有前田家纹风格的。为什么选这个风格之后会说到
外面的花园。那天天气非常差

近江町市场,号称“金泽的厨房”,是餐饮集中的地区——然而6点之后去的话,就是各种关门了。习惯了北上广,很难理解发达国家也有十八线城市这件事情。于是只好凑合找点吃的了。

先吃碗关东煮垫一下
错别字!!!
最后弄了一盆刺身了事。注意里面有青花鱼哟,味道可重了,按理说这么重的口味不适合做刺身而适合烤,但是也就真的做了刺身了。一盆加一杯梅酒4000Y多一点
第4天 2016-12-02
兼六园是日本著名的园林

加贺友禅、五箇山和纸、金泽金箔、九谷烧……单单是博物馆转转,金泽就得走上半个星期。从山上参观合掌造聚落中的民俗博物馆下来,看到金泽各博物馆的展品,都能感叹简直是“进入了文明社会”。

五代藩主亲手种下的树
“树上撑伞”,名为雪吊。北陆雪大,为了防止雪把树压折,园林中普遍采用了这种对策

我们经历了两天“从开始到放弃”的“断腿式博物馆游”之后,瘫在石川县美术馆里,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金泽真~~~有钱啊!加贺藩真~~~有钱啊!说金泽是“日本的苏州”一点不算夸张的,不光是苏州园林vs兼六园,连在各自的区域经济文化地位上,加贺藩也是完全不输苏松道(苏州府+松江府)啊!说到金泽,不能不提的就是前田家——就是各种讲织田信长的大河剧中的“犬千代”,前田利家他们家。

小景
还是那棵古树

一贯的富饶,一定是因为没有大的战事。金泽城的前身是天文年间一向宗徒所建的本愿寺别坊——金泽御堂,是本愿寺僧兵的势力范围。1580年,柴田胜家在金泽南部的野野(野々市)击败一向宗的僧兵,本愿寺讲和。于是柴田胜家的部将佐久间盛政在原御坊的基础上筑城,名为尾山。1583年,前田利家将居城从七尾移到尾山,模仿丰臣秀吉所建大阪城大肆整修后称为金泽城,直到明治维新的废藩置县之前,都是前田家的世袭居城。

大晴天里,颇有种油画感
还是那棵古树

成巽阁,就是前田家,大河剧重要的“案发现场”之一,可惜室内不让拍照,并且需要单买票进去。可是不去太可惜了啊,作为一个看安土桃山时代的大河剧快看吐了,不看字幕都知道谁家的故事发生到哪一段了的人,不去前田家转一圈?!不可想象啊。

这是在绑制雪吊

安土桃山时代,起于织田信长驱逐最后一个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终于德川家康建立江户幕府,以织田信长的安土和丰臣秀吉的桃山(又称伏见)两座城为名。前田家与织田家都是“尾张系”的小地主,前田利家1538年1月15日出生于尾张的海东郡荒子城(现在名古屋市中川区荒子4丁目),是城主前田利昌的老四,只要在讲织田信长的大河剧看到一个小屁孩旁边写着“犬千代”,或者一个年轻人旁边写着“孙四郎”,就是他了。另一个早年亦略显2B的“竹千代”是德川家康。不过大河剧对犬千代还是宽容的,毕竟是“小姓”,是大名的仪式性护卫,也料理大名的日常起居,包括倒茶喂饭、陪读待客等,唐制20人,到了日本就精(shan)简(zhai)为5个了,所以一般都是小鲜肉来出演,轮不到死胖子。(年轻的德川有时会用胖子饰演,因为本尊晚年爱吃鲷鱼天妇罗,“三高”。)

禅味
室内不让拍照,只能在院子里坐一下

年轻的时候,两个“千代”一个怂一个鲁,也是以织田信长为男一号的大河剧在前几集经常插科打诨的对象。不过男版的宫斗并没有电视剧那么有喜感,前田利家捅的第一个篓子是与总被织田信长包庇的同朋众(战国大名家中负责艺能、茶事和杂役的职务)爱智十阿弥不和,然后当众就把人家咔嚓了……
……这是以隐忍著称的摩羯座干出来的事情么?!
织田信长本来想让前田利家自杀了断,但在柴田胜家和森可成(就是小鲜肉森兰丸他哥)等家臣的求情下,改为逐出家门了。

先立杆,在上绳
超级大的锦鲤

这时候,前田利家才显出了土象星座的“轴”来,一心向领导地私自出战,终于在22岁那年的(1560年)桶狭间之战之中立下军功,感化了以“不按常理出牌”著称的织田信长,归队了。而后,由于前田家的大哥(利久)与织田信长对着干,1569年,织田信长以无亲子且病弱之由废掉大哥,改由本来并无继承权的“四爷”继承城主。自此,前田家终于“步入正轨”了。

天上飞过一只鹰

后来前田利家先是成为了柴田胜家的家臣,与佐佐成政、不破光治统称为“越前府中三人众”,不过当时年薪只有10万石。1581年受封能登国四郡、七尾城主,年薪23万石,,并且与织田信长结为亲家,却始终不曾进入过织田家的领导核心,也是real尴尬。次年6月,前田利家正随柴田胜家攻击上杉景胜,攻陷鱼津城。第二天得到本能寺之变的消息后,柴田的北陆军团迅速撤回各自领地,而丰臣秀吉则“中国大回转”从与毛利的战场回到京畿,neng死明智光秀,而前田利家则在这一年平定了北陆大部分地区,开始“深挖洞、广积粮”。当第二年柴田胜家被丰臣秀吉neng死的时候……投诚了,不光被接受,还终成“丰臣五大老”之一(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小早川隆景/上杉景胜)。要不是死得有点早,后面的历史就真的没德川家康什么事了。

成巽阁不大,很快一圈就转完了
貌似每棵树都是文物哈

“丰臣五大老”的本意,是丰臣秀吉的托孤,然而终究免不了“近江派”和“尾张派”的内斗。1599年,前田利家去世,翌年爆发关原合战,加贺二代藩主前田利长倒向了德川,原因是去年在家康暗杀事件被怀疑是主谋,事后向家康提出友好……就也被接受了。16年后,大阪陷落,德川家康夺取了天下 。幕府末年,大政奉还时,加贺藩本来是支持幕府方的德川庆喜。不过,幕府方在鸟羽伏见之战败北后,加贺藩转投靠新政府的北陆镇抚军。1871年废藩置县时,加贺藩改为金泽县,不久之后与新川县、大圣寺县合并成为石川县。1883年旧越中四郡设置为富山县。 次年,旧藩主前田家根据贵族令成为了侯爵。

在兼六园和金泽城之间有一条商业街,吃了个关东煮的帝王蟹——其实很小,只有巴掌大

前田家的“老狐狸”、“墙头草”属性不止是从前田利家那里传下来的,其实他老爹前田利昌就是个两边下注的老狐狸。前田的先祖可以追溯到平安朝的菅原道真。但是如同诸多源平子弟一样,祖先的高贵血统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是个有着几千石土地的土豪而已。天文十三年,前田利昌决定离开家族独立,在荒子观音寺附近修筑了一座新城,取名为荒子城。在没有战事的时候,他们都在领内的村庄中务农,不过是个“国人众”而已。按照长子继承制,长子是城主,剩下的儿子去给别家当武士,这也是前田利家去给织田信长当小姓的缘由。这个时期主家织田家正在内斗,利久的弟弟们也都各自参加了不同的阵营,只要有一个活着,就算胜利了。

金泽城的本丸,叶子红了
红叶

在经历了废黜和出家之后,1583年,由于信长死去和老四的恳求,前田利久终于来到金泽,作为客卿一直留在加贺,家臣们都称呼他为"隐居的大人",在老四出征时,还作过金泽城代。现在金泽市还保存着前田家的墓地,前田利久的墓位于最高处,下面是利家与松夫妇。

金泽城上目前还保留着五十间长屋、三十间长屋和两个炮楼(橹)
因为金泽著名的阴雨和雪,金泽城的炮楼,颜色也以白为美,白得就像假的一般,但实际上还是根据传统复原的
城与城市
入口
石川门,最宏伟的那个门

金泽城的前身是天文年间一向宗徒所建的本愿寺别坊——金泽御堂。1580年,柴田胜家端掉北陆的一向宗(僧兵)后,部将佐久间盛政在原御坊的基础上筑城。那时叫尾山城。1583年,前田利家将居城从七尾移到此城,模仿丰臣秀吉所建大阪城大肆整修,江户时期的加贺百万藩就是以此城为中心的。1881年的一场大火,几乎将金泽城全部烧毁。在兼六园对面的石川门由隈橹、多闻橹、铁锭墙等组成,是金泽城遗留的建筑,被列为国家级文物。

里面有重要建筑的模型
城的一角有个庙——玉泉院
“年薪百万”的大地主的城呀
依然是玉泉院
因为金泽著名的阴雨和雪,金泽城的炮楼,颜色也以白为美,白得就像假的一般,但实际上还是根据传统复原的
金泽城与兼六园之间的商业街
松针落在红叶上

金泽城和兼六园(不算成巽阁)的门票各260Y,通票500Y只在金泽城卖。

把神社建成教堂的样子也是醉了
每到午后,就开始洗地,不用洒水车

天天长途奔袭景点也不是个事啊,该放松还得放松。再有,国内七姑八大姨肯定嚷着各种买买买,也得满足刚需不是。最后逛逛近江町,然后去火车站买买买,第二天就撤了。

各种蘑菇
1w块太贵?俩人吃差点没吃完,都快吃出心理阴影了
当场给加工
这么卖橙子的……
深吸一口气……自己买的,含泪也得蘸醋吃下去……不是难吃,实在是太大了……
另一种大螃蟹,脐还在动,难道天生是红的?!
第5天 2016-12-03

原路返回。北陆新干线是有自由席的,来了车就能上,然而……有的车是全部订满的,如果为了赶机场大巴而只能上这趟车的话,就得老老实实接受补差价这件事情,一个差价510Y。我本以为自由席比座位要贵,不想却是便宜一些。

金泽站著名的大门
富山机场大巴经过富山城。这里是前田的支系的城,“年薪十万”的城,跟金泽比起来……算了不用比了,未必有乡村别墅大,这就是个玩具吧?!
回家咯!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43
评论 5
作者提到

5天  11月  ¥5000  和朋友

美食、摄影、人文、省钱、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