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 重回一千零一夜

2012-12-02
诗韵梦寻
阅读 4.7千
行程天数1天
写满“一千零一夜”的阿曼,对我来说,是个太过陌生、便却又太过熟悉的地方。虽然它国土面积不大,更算不上出名,但拥着阿里巴巴的珍宝,坐着飞毯远去的童年梦想,也足以成为我,还有许多人无法拒绝的拜访理由。
马斯喀特 陶醉在神话的细节中
刚走进阿曼首都马斯喀特阿布斯坦皇宫大酒店(Al Bustan Palace Hotel),我就和“勇闯天涯“的女主持人一样,发出一个毫不掩饰的“WOW!”。
因为所有想到的和想不到的奢华,在我面前都变成可以触碰的真实。
典雅辉煌的阿拉伯式装饰,挑高达8米的高度,使本就美轮美奂的酒店大堂像皇宫一样气势恢弘,两侧富丽堂皇的回廊、精美绝伦的工艺品、优雅华美的大厅小屋,就像神话中示巴女王光彩四射的迷宫,令人黯然销魂。
而走进房间,又是一番情调:镀金的光芒在漆成白色的家具中嬉戏,遗下光影无数,窗外的尘嚣就在这个宁静的瞬间里悄然退去。我就坐在雕花的窗下,喝一杯很烫的薄荷茶,电灯一关,四壁便渗出红地毯浓烈炫目的光芒,美丽中绽放一丝脆弱的娇柔,手中的《一千零一夜》仿佛笼上一层如梦似幻的轻纱,旧日佳人的心情和呼吸,就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马斯喀特(Muscat)在阿拉语中意为“降落之地”,公元7世纪后成为海湾地区航船往返印度次大陆的中转站,自此兴旺至今。现任国王Sultan Qaboos于1970年即位后,兴建了很多的现代化高楼大厦,也包括这座曾位居世界十大酒店的阿布斯坦皇宫大酒店。
但同时,在这里找到阿里巴巴发现宝藏前的平常日子也并不难。
已有千年历史的马托拉集市(Muttrah Souk)就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漫步其间,就像脱胎换骨,和尘世隔了层屏障。
用白色石块建的房屋早已发灰,看不出时间,也许只有500年,但也许是马尔基娜设宴消灭强盗时曾看到过的,迷宫般的小街里,低头而过裹着头巾的年轻女人、把白色粗布围巾的两角咬在嘴上的老女人,趿拉着阿拉伯式皮鞋(又称巴布斯)的男人就在我前后悠悠地走着,时而又闪过一两个小姑娘,厚厚的面纱掩不住双眼流露出的清澈聪慧,山鲁佐德的少女时代,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和书里描写的一样,薄荷茶香混合着羊皮制品淡淡的膻味,荡过一阵阿拉伯香料的迷醉。无须喊“芝麻开门”,大大小小的店铺里,数不清的地毯、金银和珠宝玉器就已经我的面前散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芒,一串串黄金、钻石、玛瑙和碧玺组成的首饰或绚丽夺目,或柔和圆润、或灵动蜿蜒,随着悦耳的风铃声摆动摇曳,就像一个个会说话的密友,娓娓动听地讲述着过去的故事,而几十美元的传统工艺品就和它们并排站在一起,隐约对照,忽明忽暗,却又演绎出自然而然的奇特风貌。
当然曾属于祖曼绿蒂的奇珍异宝我是买不起的,但也并非没有收获,比如那个造型古朴、花纹精美的阿拉伯油灯。我本该问问阿拉丁,该擦哪一个角落,就能召唤灯神前来,但终于没有那样做。
因为,我现在已经置身在神话中。
塞拉莱(Salalah):阿拉伯半岛最香的小城
“乳香是她口中喷射出来的芬芳气味,举世无人和她争艳、媲美。她的身体似乎涂满乳液,每部分精致的肢体上都悬着一轮晶亮的明月……”一走进乳香之城塞拉莱(Salalah),《一千零一夜》里的这几句诗就会和芬芳的乳香一起,在我心灵的深处绽放。
也许是上天对此地的恩赐,塞拉莱和北部马斯喀特等地炎热干燥之气候完全不同。每年6月至8月间,这里受印度洋季风吹拂,雨量相对丰沛,不但适宜种植香蕉、椰子、木瓜等热带果树,也令杜法尔山地的粗糙石灰土壤,培育出全世界少有的优质乳香。
乳香是由乳香树渗出的树胶和树脂凝固而成,在发现石油之前漫长的4000年里,它的价值曾等同于黄金,是统治者权力和财富的象征。公元前后近千年,起于阿曼境内的阿拉伯半岛东端,一路穿过也门、阿拉伯,直到埃及的长达1250英里的贸易路线被称为“乳香之路”,同时,还有一条“海上乳香之路” 甚至远达中国泉州。
如今,“乳香之路”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而它的起点塞拉莱,自然也就成为阿拉伯半岛最香的地方。
随便在塞拉莱的任意小巷里游走,各种款式的乳香块、乳香制品、乳香器具都会在所有的角落深深浅浅地微笑着。闭眼深呼吸,到处都是氤氲舒缓的香气,随风飘来的,也许是各式乳香器具店的味道;也许是把乳香烧红祭祀的味道;也许是能干的主妇熏衣服的味道;但最大的可能,则是刚刚经过身边英俊彪悍的阿拉伯男人身上浓烈的味道……
不过作为女人,我最感兴趣的,还是玻璃瓶里像水晶般剔透的乳香香水,几缕飘逸的香氛,霎那间便点亮了远去青春的色彩。
难道不是吗?它们有的热情绽放,散发出灿然至心灵的激动;有的婉转悠扬,清澈冷静,不经意间挥洒出矜持与诱惑;还有的透露着花朵的绚烂,但又不失高贵,恣意着水果的芳香,但又不失明媚……无论男女,随心所欲地根据香水表达不同的爱好和个性已成为当地人的习惯,有的还会度身定做适合自己或家人风格的香水,正如私人定制的小礼服一样。
不过身边香气太多,偶尔也会不习惯,我便在下午的时候,顺着香炉形状的路标独自前往城外,坐在山坡上,什么也不做,只想呼吸真正纯净的空气。
但只清静了不到5分钟,不知附近谁家里又在欢迎贵客,浓浓的味道飘过来,穿梭在水波荡漾间的清凉阳光和袅袅花香中间,又是精妙无比。
苏尔(Sur):辛巴达航海的起点
阳光灿烂,是苏尔给我的第一印象,顺着湛蓝的天空远眺过去,海湾像一泓弯月,沙滩平缓,同样湛蓝的海水一会儿蓝得含蓄而热烈,一会儿又蓝得温柔而汹涌,晃得我几乎睁不开双眼。
早在公元前6世纪,苏尔就是阿拉伯半岛的造船和贸易中心,同时,它也是辛巴达的原型艾布•欧贝德•卡赛姆──一位至今资料可见的最早到达中国的阿拉伯人的故乡。
现在这里的造船业还和辛巴达航海时一样繁荣,除了船只的动力改用现代的柴油引擎,船身仍然沿用数百年前的阿拉伯式单桅帆船制作方式。施工现场没有图纸,甚至没有细微的测量,几乎所有的工作都由工匠依靠传统的目测完成,竟也全无差错,就连市场流通也和《一千零一夜》相差无几——整个海湾地区都会购买这里的单桅帆船。
而当年艾布•欧贝德也是驾着这种帆船出海,然后便向东、向东,一直到达那片流淌着长江、黄河的土地,我的祖国。
尔后,真实的历史和魔幻的神话就在苏尔、在阿曼、在整个阿拉伯半岛交织往复,形成了一个巨大而斑斓的漩涡,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织就了全世界无数儿童梦中奇异瑰丽的阿拉伯夜晚。
不知不觉中,太阳缓缓沉入了地平线,一艘艘单桅帆船密密麻麻地停泊在辛巴达航行过的海岸上,沐浴在金色的光辉里,仿佛披着示巴女王的黄金舞衣,远处镶嵌着染色玻璃的窗户像星星般渐渐亮起来,为古老的街道泻下魔术般的光束,此时的风景,可能连凡•高也难以复制。
忽然同行的一个6岁小朋友甜甜地问我,阿姨,您说,《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真的就发生在这儿吗?
我笑笑,回答说,我不知道。不过,你看,我们头顶星星像钻石般闪耀的天空,一定就是一千年前,山鲁佐德、阿拉丁、阿里巴巴、马尔基娜……等无数《一千零一夜》主人公曾拥有过的天空。
■旅游资讯
交通:首都马斯喀特西卜机场有通往世界各地的航线,从阿联酋迪拜也可开车到阿曼,车程只有5公里左右。阿曼境内有飞机但无火车,可乘阿曼国家交通公司长途车前往各地。从马斯喀特前往塞拉莱车程9小时,国内班机1个半小时;前往苏尔车程3小时。
购物:阿曼各地都有乳香出售,当然到塞拉莱购买物有所值。未经加工的乳香块最便宜,每500克在人民币100元以内,乳香制品价格则要贵得多。挑选乳香块时,颜色愈浅,质量愈好;色调愈红或黑,里面所含的杂质也愈多,质量愈差。
注意事项:阿曼是世界上最炎热的国家之一,出门时应随时使用并携带防晒用品,如果前往偏远地区,还要带上足够的水。另外,阿曼是保守的伊斯兰国家,言行举止应注意尊重当地习俗。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问答
赞 8
评论 2
作者提到

1天  待选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