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青灰色的芦墟老街,治愈了中年人的乡愁
江南

青灰色的芦墟老街,治愈了中年人的乡愁

出发时间

11

行程天数

1

人均花费

100

和谁出行

夫妻

文图/应志刚

芦墟老街不是第一次来。

大凡每个在江南小镇生活过的中年人,都能从这一条老街的身影里,找寻到儿时的印记。

一条南北向的市河,从牛舌头湾蜿蜒而出,穿过有着300多年历史的观音桥,一路向南,流经登云桥汇入南栅港,再过去就是浙江境界了。

两岸的民宅,像一座建筑展览馆,清朝的、民国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近些年新起的,相互紧挨着,像是斗气的人比着辈分,说着门第。

香樟、梧桐的枝干伸得老高,一年四季浓荫蔽日,遮在市河之上。

立于古朴的桥头,看木船一艘艘走过,恍同走进老街的深巷,沉溺在时光的年轮里。

跨街楼的供销社,店员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着盹。

油盐酱醋茶、五金杂件,静默的像是包浆的岁月,埋藏着旧年人声鼎沸的繁华。

踩脚踏车飘然而过的老爷子,身上的烟草味道,让人怀想父亲的那辆凤凰牌自行车,铮亮的车身、宽厚的书包架,坐在横杠上举着冰糖葫芦的小小的我。

河埠头浆洗的阿婆,在扎着麻花辫、明眸皓齿的年纪,大概也曾是坐于水岸,用一枚细针在绸面上编织水墨风情的绣娘吧。

晒台上扎堆喝茶、抽烟的阿爹,大概也曾心动于对岸的绣娘,在那年心如撞鹿吧。

老街上生活的年轻人已经不多。

那些年曾在青石路上奔跑追逐,在一缕缕携着青苔气息的空气里,跳着皮筋、甩着纸片,蹲在新华书店里蹭书看的孩子们,你们在城市,在他乡还好吗?

那时候的老街总是下着小雨。

潮湿的雨巷,蒙蒙的雨丝里,总是传来谁家双卡收录机播放的旋律。

童安格的《耶利亚女郎》、谭咏麟的《水中花》、齐秦的《大约在冬季》,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忧愁。

那年的一天,我依旧记得淡灰色的天空下,还不曾朽烂的雕花窗前,风吹动着纱帘,雨丝扑面。

半大的小子,手里紧拽着一本三毛的《沙哈拉的故事》,卡带里滋滋的电流声,轻叹着齐豫的《橄榄树》,少年的心里有着言说不清的委屈。

那时候,总想着走出小镇,走出老街,心想着这一辈子都不再回来才好。

只是这一堵堵斑驳的墙,一扇扇残旧的窗,一声声老祖母的呼唤,为何总要在每一个午夜梦醒的都市之夜,让人潸然泪下。

于是你又急着跑回来,跑进小镇,冲进老街。

大块头馄饨,泛着油花的汤里浮着葱花,暖暖的一碗下肚,这一天也就笃定了。

过街楼前的菜市,南来北往全国统一的菜蔬里,压在铅皮桶里老阿婆做的腌白菜,还是小时候压饭榔头的滋味。

退了休的阿爹阿婆现在都领着“劳保”,请客吃饭再也不用拼拼拢省铜钿,鸡鸭鱼肉满满登登上桌,吃酒水还是绍兴酒“落胃”。

脚步闯过北上广,不及家门口赚点铜钿;肚里塞过鲍翅参肚,比不过吴江一碗莼菜羹。

昔年的小伙伴相聚,忍不住这样感慨。

于是,在故乡微醺的风里,你举起杯,一杯敬远方,致敬那些年兵荒马乱的岁月;一杯敬老街,流年依旧,我心安然。


2022-11-29发布 阅读量218
21
7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小街傍河烟雨,水枕人家入梦
这次去乌镇,主要是想去木心美术馆。从上海南站坐大巴,一个半小时可以到乌镇汽车站。票价

陷在那个夏天6.0千22

寻迹徐霞客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时间,总是仓促得让人害怕。三月,曾经几度计划远足出游

伟伟看世界4.8千11

自驾20分钟,无锡这座3000年历史古镇,最适合周末出游
文|沐橙籽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是每个

橙子在旅行travel4.6千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