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行(一)——细品衡复街衢的海派风情(徐家汇源、衡山路、东平路、汾阳路、思南路、田子坊)

精华
2014-11-22
恣肆清寂
阅读 20.5万
出发时间10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150
和谁出行和父母

所谓海派文化,是在江南传统文化(吴越文化)的基础上,融合开埠后传入的对上海影响深远的欧美文化而逐步形成的上海特有的文化现象。而建筑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在“海纳百川,兼容并蓄”中造就了上海中西并存、中外合璧、艺术交融、风格独特的“世界建筑博览会”。

而上海的“万国建筑博览会”有两个集中的“展出”之处,一是早已声名遐迩的外滩金融商业建筑群,二是日益受到关注的原“法租界”内的西式居住建筑和公共建筑,也就是如今的衡山路-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区(衡复街衢),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发展成上海最好、最高级的住宅区,历经百年沧桑,曾经的法式风情未完全飘散,本土文化则慢慢沉积,逐渐形成独特且浓郁的海派风情。

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无疑是法租界最重要的商业中心,弥漫着香榭丽舍大街式的浪漫与浮华,如若将当年的法租界比作一枝繁叶茂的大树,贝当路(今衡山路)、福开森路(今武康路)和马斯南路(今思南路)无疑是主干霞飞路上最为迷人的枝桠,骄傲的法国人在这一带导入了西方最新的城市规划观念,对城区的管理煞费苦心,如1900年规定,今淮海路重庆路路口环周即当年的华法交界处所建造的建筑必须具有艺术性,1903年规定今复兴中路以北的思南路两侧地块为欧式建筑营造区(诸如此类的规划规定颁布了多项),也把他们的文化、生活习惯和特有的浪漫弥散到这些街区的角角落落。

引子:

因为妹妹及父母在上海住了若干年的缘故,近些年我也常常前往上海静安寺附近的妹妹家小住,附近的外滩、南京东路等最受旅行者关注的路段熟得不能再熟,但一直很难说清对上海的感觉,“车如流水马如龙”、“光怪陆离”、“崇洋不媚外”、“小资天堂”“打肿脸充胖子”、“关侬啥事体?”“外地人!乡下人!”.......这些说法似乎都有一点道理。总而言之,在长长久久的时间里,对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我都谈不上喜欢,或者说是无感更恰当。

对上海从无感到惊艳,其实只是源于一个阳光灿烂的秋天早晨。

早上醒得早,决定和妈妈一起送5岁的Elin 去常熟路的幼儿园上学,途径华山路的一个小弄堂时,妈妈突然说她经过很多次都没有机会到弄堂尽头的小院去看看,据说那儿原来是个教堂(华山路263弄7号)。

我无可无不可的,走到小院的门卫处,请求门卫放我们进去照张相,不知是那天天特别蓝,还是觉得我的笑容无害,总之他很豪爽地看一看表“现在还没开始上班,你们进去吧!”

大院门外依稀可见的坡顶,只如小荷才露尖尖角。

一入院子,我立马呆若木鸡——欧陆风情如盛夏的荷花般开得极为灿烂!

而Elin就读的幼儿园所在的小巷也是浓浓的法式风情(常熟路113弄)

而幼儿园旁边的常熟路139号也是一栋漂亮的老房子,和刚好从房子出来的一位老人家交谈了一下,知道这所老洋房由四五户当年南下的干部一直居住。

常熟路209号,1928年竣工,装饰艺术风格,原为赛华公寓,同样为优秀历史建筑。

不到200米的距离,接二连三地与老洋房撞了个满怀的我,食指大动,立即放弃了本来前往苏州的计划,决定在这几天假期里细细品味一下上海衡复街衢的海派文化。

小贴士:

上海的老洋房等优秀历史建筑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由不同的单位使用,总体维护情况良好,有些在非上班时间可以参观(反正多问总没有错),也有不少是对参观者敬谢不敏的;有些成为少年宫等公共建筑,如愚园路1136弄31号的王伯群住宅(汪精卫住宅),延安西路64号的道嘉里住宅,周六日开放时带孩子的家长自然可以进入(不带孩子的游客可能会被拦住不许进入);酒店(如汾阳路45号的汾阳花园酒店,原为海关税务司住宅)、学校(如南洋公学、圣约翰大学、音乐学院)、博物馆(汾阳路79号,原为公董局总董府邸,现为工艺美术博物馆)、游客中心(如武康路393号黄兴故居)等的建筑自然可以参观。教堂等宗教建筑在固定的时间开放;一些名人故居也开放参观,如巴金故居、孙中山故居、宋庆龄故居、周公馆鲁迅故居等。一些则改为餐厅酒吧之类(如东平路11号的萨沙餐厅,原为宋子文府邸;汾阳路150号的仙炙轩,原为白崇禧的府邸),那就去喝杯咖啡或是下午茶啦!有相当一部分就是高墙大院,大门紧锁,作何用途也弄不清,只能在院墙外的梧桐树下浮想联翩了。再有一些成为了普通人的民居(多户人家一同居住),相当一部分维护不佳,而独门独院居住的维护情况就好得多。

游记:

当年法租界的经历过几次扩张。这些扩张均以通往徐家汇教区为由,不断向外界筑路,为下一次扩张租界制造借口。霞飞路(今淮海路)逐渐由东往西,连接起外滩和徐家汇教区。明代的徐光启是徐家汇源的源头,而为连接徐家汇和霞飞路,法租界公董局在1922年修建起了贝当路(今衡山路)。

而思南路与田子坊,分居建国路的两侧,却是租界内外两重天,优雅的花园洋房vs拥挤的石库门里弄,风格迥异。

徐家汇源与衡山路,思南路与田子坊,这两对地名是上海海派风情的最好写照——中西合璧、兼容并蓄。

徒步路线(2014年10月)

徐家汇源——衡山路、东平路、汾阳路、岳阳路——(经淮海路)思南路——(经建国路)田子坊

(一)徐家汇源

上海这座海派城市起源于徐家汇。徐光启墓地所在的徐家汇早在法租界成立前就已成为传播西方宗教和科学文明的重镇。

徐家汇这个地名来源于明末的徐光启,其官至礼部侍郎,同时与利玛窦、汤若望等欧洲著名传教士交好并受洗成为天主教徒,也是中国杰出的数学家和科学家。徐家汇既是徐光启的安葬地,也是后来徐氏家族的聚居地,中西合璧的海派文化也自此发源。鸦片战争后,天主教耶稣会重返中国,选择在徐光启墓地周边建立教堂、学校、天文台、博物院等,使徐家汇成为传播西方文化及宗教的重镇。其后中国人创办的南洋公学(后交通大学)及复旦大学也在此起源。历史的传承自有其妙不可言的逻辑,这座城市最终也是在徐光启的子孙后代(十几代后)时期达到其第一个全盛期(1927-1937)。徐光启的第十六代孙是个军人,他有一个外孙女儿叫倪桂珍,便是名震中国现代史的宋氏三姐妹的母亲。

大部分人对徐家汇的印象仅是那座著名的上海地标天主教堂,事实上徐家汇源的精华并非仅限于此。其为国家4A级景区,具有典型的海派文化特征,漫步可从天主堂旁的徐家汇游客中心开始,这里可以领到历史景点参观联票,包括天主堂、藏书楼、圣母院旧址、观象台旧址、徐汇公学旧址、百代公司旧址等8大景点(均为优秀历史建筑),上面有详细的地址和开放时间,天主堂等也需凭票进入内部参观(免费)。从广义来说,被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的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徐汇校区)也属于徐家汇源的范畴。

徐家汇源游客中心和徐家汇天主堂:

教堂于1910年落成,是典型的哥特式双塔建筑,为上海西部地标建筑。教堂内部的玫瑰窗、彩色玻璃、又细又长的束柱统一在一种又高又直又细又密的网络中,达到高度的和谐。可容纳2500人,内部不准拍照。

徐光启像

徐光启墓

相信这是偌大的中国仅有的墓地现象——明朝崇祯皇帝除了为他追封加谥,还为他的死“罢朝一日”,这是何等的荣光,现在的我们能共同“默哀三分钟”已是极大的尊敬了。而他的墓前竟然还有教会立的拉丁文碑铭——而这也是中西合璧的海派文化的最好注释。

徐光启陈列室

主教府

徐家汇藏书楼

徐家汇圣母院旧址

徐家汇观象台旧址,现为上海气象局的组成部分,周六日有预约制、组团参观(10:00—10:30, 14:00—14:30)

徐汇公学旧址,也就是现在的徐汇中学,开放时间为周六、日9:00—16:00

位于衡山路上徐家汇公园内的百代公司旧址,现为马丁法式餐厅。

1921年,东方百代在这儿建起上海第一座录音棚,中国现代艺术史上几乎所有的重量级人物都曾在这里留下足迹,包括金嗓子周璇等响彻全上海的流行歌唱家。1934年时任百代音乐部主任的聂耳创作出中国国歌的前身《义勇军进行曲》。直到近十年,许多音乐人还是将这里作为录制唱片的首选,如罗大佑《恋曲2000》里的弦乐、合唱,巩俐的第一首歌——《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插曲等。

美罗城和港汇恒隆广场:今日的徐家汇也是上海的极致繁华之地

(二) 衡山路街衢(含东平路、汾阳路、岳阳路)

在衡山路街衢行走,很容易体会到这条路最初的设计初衷——上海新法租界的高级住宅区,清幽雅静,弥漫着浓浓的高雅气质和文艺气息。

法桐茂密:衡山路街衢给人感触最深的就是路两边茂盛参天的法国梧桐,这是沪上梧桐树最密集、沿途景观最优美的道路之一,道路两侧460余株梧桐树70%种植于1922年,当年是先植树后筑路的。

上世纪90年代起,衡山路街衢和时髦、青春、洒脱、放肆、青春等词汇相关联,这里是上海最著名的酒吧街。不过随着近些年“上海新天地”的崛起,过分喧闹的大型酒吧在衡山路渐趋“萧条”——其实,文艺、历史、民国等更加“小清新”的词汇,更适合有着安静优雅气氛的衡山路,与它高级住宅区(花园洋房+高档公寓)的设计相匹配。

公园清幽:在居住区修建公园是法式城市布局的特点。建于1925年的贝当公园(现为衡山公园),基本仍保留着最初的布局和格调,高大的乔木与大块草坪、灌木、花卉组成各色景观,三株百年香樟仍静静地凝视着衡山路的变迁起落。

高档公寓林立:

比卡迪公寓:衡山路534号,现为衡山宾馆。公寓于1934年建成,直到20世纪80年代前,它仍然是上海西区最高的大楼。这是当年法商万国储蓄会的产业。当年这家储蓄会的存款竟达上海各银行总数的22%——诀窍就是摇奖。每月存款12元,15年到期得2000元(其他银行计息的话有5000元左右)。多出来的3000元就用来抽奖,每月1次(15年共开奖180次),奖品有洋房、汽车将近数十元到数千元不等,故吸引了大量中小储户。

凯文公寓:衡山路525号

丽波花园:衡山路300弄

题外话: 这些近百年的公寓仍是上海人心目中的高档住宅,很难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房子只有70年的产权。

虽然“上海著名酒吧街”的光环已经暗淡,这儿仍随处可见优雅别致的咖啡厅和酒吧。

精致的服饰店在衡山路也占有一席之地

造型别致的衡山电影院:这座电影院始建于1952年,是1949年后上海诞生的第一家电影院,以其别无二致的庭院式氛围,享有沪上唯一的“花园影院”美誉,与衡山路原有的建筑风格保持一致,沉淀着浓郁的海派怀旧情结。由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题名。

这儿的雕塑也很具国际范:

希望之泉:这是2005年上海友好城市法国马赛送来的中法交流年礼物,雕塑为1999年马赛建城2600周年纪念,是根据马赛市的同名雕塑,在上海特别复制的。

中国铁路工人纪念塔:这是美国伊利诺斯州政府在1991年特别赠送的,用三千枚铁路道钉塑造,以纪念中国建路工人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并促成国家统一所做的贡献。

当年这一带是上海西区美国侨民活动的一个中心,美国人在此留下了美童公学和国际礼拜堂

美童公学:衡山路10号

这座建于1922年有着费城独立厅建筑风格的校舍是美国建筑师亨利.墨飞设计的,其标志性的高耸红砖水塔今日依然夺人眼球,当年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是基督教徒的孩子。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学校停办,成为了日本人的沪南宪兵司令部,关押过许多爱国人士和国府方面潜入上海的地下工作人员。现在是704研究所。

国际礼拜堂:衡山路53号

这是上海规模最大的基督教堂。可惜到达时不开放,只能看到青藤密布的石壁与铁栏杆相间的围墙,下次要挑个礼拜日过来。

淡然、矜持而孤傲的衡山路街衢隐藏着许多历史悠久的花园住宅,实际上,岳阳路、东平路、汾阳路和桃江路交汇处的三角花园周遭是当年沪上最有贵族气质和文艺气息的住宅区。当年法租界最有权势的洋人和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都在此居住,故这里一直是上海人心目中顶级的家居地段。

※ 当年沪上最有权势的洋人在这儿盘踞

汾阳路79号:

这是一座绿树掩映,外人难识真面目的深深庭院,原法租界公董局总董府邸, 一栋三层全白大理石楼房,人称“上海白宫”。这座府邸是法租界独立式花园洋房的百年经典。现在是上海市工艺美术博物馆,可以购票进入参观。非常可惜的是,我没有花几块钱买门票绕道正门去看看(时间是次要原因,主要是临时造访,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只能下次再去时再次造访了。

东平路和汾阳路的修建,与这一府邸有关。公董局总董相当于法租界最高行政长官。1905年这儿还不是法租界的范畴,周围皆是农田,多次连任的总董宝昌选择这里居于两个因素:一是喜欢住在郊区的习惯。另一个是法租界为扩展地盘,和上海势力不小的大买办叶澄衷领导的四明公会发生纠纷,住得远点更有安全保障。汾阳路原叫毕勋路(法国人有以人名为路名的习惯),与已经开辟的宝昌路相通(1915年改为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914年以后这里成为租界的一部分后,筑东平路与衡山路相通。

好在第二天在武康路的黄兴故居(现辟为游客中心)看到了这栋房子的模型。

汾阳路45号:原海关税务司住宅,现为汾阳花园酒店。

这座府邸建于1932年,是沪上最著名的西班牙花园式建筑。自鸦片战争后,中国人丧失了海关的自主权,不仅税率有利于外国货进口,甚至连行政大权也落入英国人之首,一个赫德就操纵海关40余年。事关租界的经济命脉,故当时担任税务司职位的皆为洋人,可见此职位之重要。尽管宋子文在1928-1930年间通过谈判收回了关税自主权,使中国有权确定关税税率和监督税收,但直到抗战时期,丁贵堂才作为第一个中国人任税务司,才于40年代住入这座府邸(故这儿又称丁贵堂住宅)。大多认为这是著名建筑师邬达克的建筑作品,但仍有待考证。

汾阳花园酒店的另一栋建筑

※ 民国时期叱诧风云的宋子文及其亲朋贵戚也在此居住,都是些既富且贵的人物,不难想象,这一带曾被多少政界商界踏足,有多少重要的决定在此产生。

短短的东平路汇聚了当年真正的四大家族,宋(子文)、蒋(介石)、孔(祥熙)、席(德柄)。前三者无人不晓,而席家在上海的地位也十分显赫,从经济实力和影响力来说,远远强于陈果夫陈立夫所在的陈家。席氏家族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金融家族和买办家族。出了一大批很有影响的银行家和实业家,被称之为银行界的洞庭帮。近代中国最大的外资银行汇丰银行的买办席正甫,就是席德柄的祖父。席德柄是宋子文在美国求学时的同学,长期任中央造币厂厂长。席德柄的哥哥席德懋在金融界更显亮眼,被财长宋子文依为臂膀,任中国银行业务局局长、汇兑局总经理,1948 年任中国银行总经理。这四大家族皆联结有亲的,席家和宋家也是姻亲(席德懋的女儿嫁给了宋子良)。简单来说,想成为宋家的姻亲和邻居,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行的。

东平路11号:

宋氏兄妹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上海海派人物代表。其父亲宋耀如是美国的传教士,母亲倪桂珍则出生于上海的望族(徐光启为其远祖),皆在上海土生土长,也都曾接受美国的高等教育。这座花园洋房建于1921年,法国文艺复兴风格。在搬到离这儿不远的岳阳路145号大宅前,这里曾是宋子文的居所,现在是上海市相当有名气的SASHA’S西餐酒廊(纯粹的英式), 几乎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它,难怪它会成为《大城小事》的外景地,也是颇受欢迎的婚纱照外景地。

正是中午时分,我立即决定在这儿吃午餐了——如此明媚的秋日,如此漂亮的花园餐厅,还曾是宋公子的府邸,相请不如偶遇,怎能错过?

在等待上菜的时间,我好好地欣赏了一下这座美丽至极的房子。诚然,从别墅改建成餐厅,房子内的构造已不复当年的旧模样(外观则是原汁原味,敲一块砖都需要申请报备的),但昔日的风流还是依稀可循。

这间开放式厨房还保留着当年的格局,餐桌上摆放着宋家的全家福(宋氏三姐妹、宋子文和父母)。

从这间开放式厨房的窗口还可以很方便地观赏旁边的“爱庐” (东平路9号,是宋子文送给妹妹美玲的陪嫁,蒋先生和夫人曾在此小住)。

花园内还有楼梯通向ZAPATA’S酒吧,这是衡山路上颇有名气的一间酒吧,可以细细观赏它安静时的风貌。

这儿的PIZZA味道还不错,当然,在这么漂亮的花园午餐是吃气氛为主啦!

东平路9号(甲楼):

宋子文旁边的洋房即是“爱庐”,这一带是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所在地,是不允许进入参观的。好在刚才在宋子文的故居处已经好好地欣赏到这座美轮美奂的建筑的整体造型了。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我询问学校的门卫,这一栋楼是否是蒋介石先生住过的,门卫一脸的“鄙视”——关他啥事体?这是宋家的产业,是宋公子送给美龄的嫁妆!” 我可谓瞠目结舌——连当年中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不过也就是上海人眼中的“外地人!美龄出嫁后,宋子文就出任了国府财长,兼任外交、预算、首都建设等显赫的职务,后很快升迁为中央银行总裁。不过,并不是宋公子沾了蒋介石多少光,而是蒋介石需要靠他去争取美国政要和江浙财团的支持。而铁杆抗日的宋子文历来不买老蒋的账,两人意见不和时,宋子文敢当面掀桌,蒋也只能无可奈何。

蒋先生和夫人美龄有著名的三庐,分别是这儿的爱庐,杭州的澄庐和庐山的美庐。

这栋房子是蒋介石和美龄结婚时的新居,而事隔多年后公开的蒋介石日记也曾提到了他与它的诀别——(1949年5月5日,当时美龄在美国,蒋赴台前夕)“晡与经儿同往虹桥路岳父母墓前敬谨告别,回程到东平路爱庐视察,全室皆空,但觉凄凉与愧惶而已。”

爱庐的模型(设于武康路黄兴故居的游客中心)

东平路7号,原为孔祥熙住宅,1935年购入,位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内,不允许进入参观。

还好看到了模型(设于武康路黄兴故居内的游客中心)

东平路5号:这儿占地很广,当年也是宋子文的房产

东平路1号:席家花园

这儿曾是上海中央造币厂厂长席德柄的故居。席家是旧上海最大的银行世家之一,其祖上曾在太湖边建了一座占地千亩的豪华庄园,名为席家花园,这也是席家花园酒家的出处,不过现在这家餐厅已经和席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当年小楼南部的花园和草地也已经荡然无存,原先窄小的后门现在成了大门。

岳阳路145号宋子文的大宅:这座有着30亩花园的大宅可谓是是高墙大院,庭院深深,现在是上海市老干部局,谢绝参观。好在还可以透过高高的院墙和茂密的梧桐树缝隙看到房子的大致形状。和东平路11号的房子一样,同样是孟莎式屋面,正面有老虎窗(roof音译而成)。宋子文远走美国后,在这所宅院的楼梯间发现了许多包裹密实的武器装备——这也证实了宋子文曾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实际上,宋子文在1932年任财政部长期间借缉私征税名义建立的税警总团是一支连国民党内甲级正规军都无法比拟的精锐部队,并培养了一代虎将、有“东方隆美尔”之称的孙立人将军。“一二八”事变日军突袭上海时,宋子文毅然把税警总团毫无保留地拉上了抗敌的第一线,并亲自颁布了作战命令。后来这支部队变成了一支抗战劲旅,屡建功勋。

宋子文离开后,这代宅子受到了各式权贵的“重视‘,人人都以能居于此为荣,包括林彪、江青等,并按自己的意愿随意改建,据说这所房子除外立面仍保持原样外,当年宋子文的痕迹已无处可寻。

岳阳路190号是英国式住宅建筑,霖生医院旧址,由名医牛惠霖、牛惠生兄弟创办,牛家兄弟都是宋子文在圣约翰大学时的校友。淞沪抗战期间,宋庆龄、何香凝等曾在此组织战地救护。

岳阳路168 号,这里是京剧艺术表演大师周信芳先生的故居,现在为上海京剧院所用, 大院的入口处竖立着他的塑像

汾阳路150号:

作为近代上海的建筑明星邬达克,其作品常被媒体报道,其公共建筑广为人知,但私宅的设计归属则存在较大争议。一来私宅出于安全考虑,少有曝光,另外,其设计投入和成就可能也不及大型住宅。汾阳路150号这座法国文艺复兴风格的二层混合结构建筑,已被多方证实系邬达克在克利洋行时期为万国储蓄会董事盘滕设计的住宅(资料来自较权威的《上海邬达克建筑地图》),1945年成为白崇禧的住宅,故称“白公馆”,也是白先勇年少时曾居住过的地方(现台湾著名作家,昆剧家,白崇禧之子)。现变身为高档的日式烤肉餐厅——仙炙轩,其与沪上第一家宝莱纳啤酒餐厅共享入口和花园。本来门卫拦着我们说不能参观的,我只是“嫣然一笑”,表示要喝杯下午茶,门卫立即改变了态度,笑脸相迎。

仙炙轩餐厅,这儿是上佳的下午茶场所。

宝莱纳是沪上著名的啤酒餐厅,此时正是为期十天的啤酒节庆期间。

※ 这儿还散落着没落的俄罗斯贵族们的蓝调乡愁

20世纪20年代后,随着忠于沙俄的白俄临时政府倒台,数以万计的白俄贵族们逃离海参崴进入中国,相当一部分来到上海,后渐渐在法租界里霞飞路及其周围辟出一块小小的“东方的圣彼得堡”。霞飞路上到处是俄侨老店,或是法租界同业之最。以普希金像为中心的街心花园逐渐成为俄罗斯人的聚集地,这儿也一度是上海有名的情人风花雪月之地。

普希金雕像:位于汾阳路、岳阳路、桃江路、东平路交汇处,上海俄侨在1937年为纪念普希金逝世100周年始建,1987年重建。

也许,这些流浪上海的白俄贵族对上海的最大贡献就是带来了俄罗斯文化,尤其是音乐、舞蹈、戏剧和绘画。他们之所以聚集在这里,应该与汾阳路上1927年建立的国立音乐学院有关。 在沪俄侨中,混杂了许多艺术家,尤其是优秀的音乐家,他们很多人被聘请担任教师,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音乐人,最著名的当是声乐家舒什林教授和钢琴家扎哈洛夫教授。

汾阳路20号:历史悠久的上海音乐学院 ,也藏有两栋极美的老建筑——礼堂和办公楼。

礼堂:建于1910年,前身为上海犹太教俱乐部

四坡屋顶,有棚屋形老虎窗,立面白色粉刷,层间设齿形饰,柱体有凹槽处理。侧立面有突出半圆形房间,上设露台,整体风格有美国小住宅特色。该建筑有走廊与其它建筑连接。

办公楼:建于1926年,原为花园住宅。整体极富特色,双折屋面呈陡峭状,设有双坡形老虎窗,其中主立面二层为敞廊涉及,由木质构架支撑。底层建筑为砖墙,墙体表面为水泥拉毛,设有半圆拱券门洞和窗洞,券身突出毛石间隔点缀,局部带有北欧风格。

首任校长蔡元培像:上海音乐学院1927年由著名的教育家蔡云培创立,是一所历史悠久、享誉海内外的音乐学府,建校70多年来,以其高质量的办学享有盛名,被誉为“音乐家的摇篮”。

新教学楼: 为现代建筑,外立面造型采用通长的隐框幕墙式凸窗和浅黄色石材墙面的错落布里模拟黑白琴键的形态意象, 表现音乐的跳动和律动,组团式的设计使得整栋建筑无论从校园内部还是汾阳路的角度观看, 都能形成错落的韵律和节奏。

5047校园一角:现代和古典建筑的交替,组成宁静雅致的校园一角。 这栋城堡式的建筑,并不属于上海音乐学院,现为餐厅,楼前为车库。曾经的老洋房依然高贵典雅,只是当年的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

上海京剧院、上海音乐学院、工艺美术研究院在大文学家普希金的雕像周遭汇聚,让贵族气质浓郁的三角花园一带始终弥漫着浓浓的文艺气息。

(三) 思南路

从汾阳路出来,走过短短的一段淮海中路,即可到达思南路。

虽是匆匆一瞥,当年号称法国的香榭丽舍大街的淮海中路(霞飞路)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国泰电影院:建于1932年,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由鸿达洋行设计,当年在《申报》的开业广告用语为:“富丽宏壮执上海电影院之牛耳,精致舒适集现代科学化之大成”,果然牛气十足!

古典气质的现代商场

思南路:

法国人喜欢以人名作为路名。思南路原名“马斯南”路(Massenet)。Massenet是二十世纪初法国作曲家,于1912年去世,而这一年恰是这条路的修筑之年,故法租界公董局特以他的名字为路名,作为纪念。浪漫的法国人很喜欢他的音乐,带着一种感伤的美(默片时代时常用作背景音乐)。而这种法国式的感伤恰是思南路的基调——幽谧、落寞,却又处处不着痕迹地透露着骨子里的优雅和浪漫。修建之初,公董局就规定在以马斯南路为中心的这一片区域只允许修建西式房屋,必须有卫生和暖气设备,不准设立甲类营业。时至今日,思南路仍记录着当年修建时的原生态。

与繁华喧嚣的淮海中路相比,浓荫蔽日、不通公共汽车的思南路显得极为静谧。

这条路上,两边排开着各式老洋房,虽然无法进入参观,但在路边就可瞥见其宽敞花园、精致阳台,雕花窗户和卵石墙壁,一派浓浓的异国风情。

复兴公园内花木茂盛,旧称法国公园。其后门位于皋兰路1号张学良故居侧。

皋兰路1号 张学良故居

张学良在上海居住的时间并不多。事实山,他是在九一八事变东北沦丧后被迫辞职,黯然南下的。此时他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他一踏入上海,就被“虎头帮”的帮主王亚樵盯上了。这位专以恶霸、汉奸、奸商、卖国贼为敌人,曾暗杀过宋子文的“民国第一杀手”给张学良指明了三条道路——要么自杀以谢国人;要么返回北方,重整兵马,和日本人决一死战;要么捐出全部财产购买军火,接济关外的义勇军。最后由青帮大亨杜月笙出面周旋才摆平此事——承诺待张学良戒毒成功后,限期离开上海。这时的张学良可谓是毒瘾巨大的瘾君子,普通鸦片都不足以满足,必须得靠针筒注射吗啡才能度日。此时,张学良身边出现了除王亚樵、杜月笙外的另一位上海滩风云人物——宋子文下达了死命令,"谁敢干涉米勒医生的戒毒治疗,或者私递药物,立即枪毙!凭着众人的努力及其本人顽强的意志,一个月后,成功戒毒的少帅也就离开上海出洋考察去了。

香山路7号:

孙中山文物纪念馆

孙中山故居(1918年)

与孙中山故居比邻的香山路5号

思南路39-41号亦为优秀历史建筑,41号高大的黑漆铁门内坐落着一栋西班牙风格的独立式花园洋房,现为上海文史研究所

关于这栋花园洋房的传说纷纭, 长期以来这栋洋房的主人被说成是袁世凯的孙子袁佐良,甚至称袁佐良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上海上海金融界头面人物之一,曾任金城银行行长”。这种说法可能与民国四公子中的袁克文曾居住在思南路有关。这位袁世凯的次子,中朝混血儿是清末民初的名士,文采风流都是数一数二的,也曾是上海滩上的风云人物,是上海青帮中辈分最高的“大”字辈的“老头子”(杜月笙还是他的后辈的后背呢!),真可谓“风流皇子,兼职流氓”。

但多年前上海电视台播出介绍这栋房子的纪录片,因说房子的主人是袁世凯的孙子而引发袁左良的后人要求更正的风波。所以,另有一说是,这栋房子不但与袁世凯毫无关系,而且人们把洋房主人的名字也搞错了,房子主人应是袁左良,而非袁佐良。

思南路73号: 周公馆

从孙中山故居出来到达这儿时,已经错过了开放参观的时间。黑色的篱笆,爬满绿色藤萝的墙面让这座建筑非常抢眼,它属于思南路当年义品村22栋住宅中最著名的一栋。这里是1946年6月——1947年3月中国共产党驻沪办事处。

思南公馆

思南公馆是上海市中心唯一一个以成片花园洋房的保留保护为宗旨的项目,设有精品酒店、酒店式公寓、企业公馆和商业区,包括 51栋历史悠久的花园洋房(占地约3万平方米)和约2.7万平方米的新建筑。其中,公馆酒店由19幢建于1920-30年代的独立花园洋房和2幢约于同期建成的外廊式雄伟建筑和1幢新建会所组成。企业公馆区则由11幢老花园洋房组成。

这51栋花园洋房中,就包含了门牌号为思南路51-95号,当年称之为义品村的22栋住宅。因在1932-1936年由比利时义品洋行投资建造而得名。现大部分变成整栋出租的思南公馆酒店。

当年在义品村居住的多为上海滩上的知名人物,包括李烈钧、薛笃弼、程潜、梅兰芳等。 思南路87号为梅兰芳的故居,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拒绝为日本人演出的梅兰芳离开北平,迁居上海,蓄须明志,放弃登台。日本侵略军的军人中有许多梅兰芳的“粉丝”,为此爱恨交加,却也无可奈何。

虽只是匆匆一瞥,我已爱上了这一带恬静幽谧的氛围。可惜已是日暮时间,不能在思南公馆一带细细寻访。据说,思南公馆是继“新天地”和“田子坊”之后,上海重点打造的城市名片——探访的最好时机自是在其将热未热之时。

(四) 田子坊

从思南路前往田子坊,可由建国中路前往。建国中路是当年租界和华界的分界线,而两幢近100岁高龄的老建筑——原法租界会审公廨旧址和原法租界警务处旧址赫然矗立在这儿(建国中路20号和22号)。这两幢建筑是当年法租界当局整体规划建造的一个建筑群的一部分,建于1916年前后,想来在这儿选址有震慑华界居民方面的考虑。这里曾经羁押、审讯过陈独秀等革命家,楼上的办公室里曾坐过当年任职“华人捕头”的青帮大亨黄金荣。原来这儿一直有着高高的围墙,连附近的居民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远东第一大法庭竟然藏身于这里,一度空置了6-7年,2014年3月才修缮完成。这里可以说是上海法制近代化的起点,作为历史的传承,现在这儿是黄浦区检察院的办公用地。

原法租界会审公廨旧址

原法租界警务处旧址

田子坊

如果想体会思南路的感伤和幽美,最应该到距离很近的田子坊去走一走。田子坊的里弄狭窄逼仄,迂曲迷离,其间散布着不少古旧的石库门建筑,而这儿的氛围无疑是亲切、温暖而嘈杂的。

这个“古代饭堂”就是一个石库门,门一关,内里便自成一体,保持了汉族传统住宅对外较为封闭的特征。

这也是一座典型的石库门建筑,为江南传统二层楼的三合院形式,一进门就是一小天井,天井后为客厅,天井和客厅两侧是左右厢房(客厅后还有一天井,后天井是灶台和后门)

天井和二楼的房间

“田子坊”是画家黄永玉几年前给这旧弄堂起的雅号。据史载,“田子方”是中国古代的画家,取其谐音,用意自不言而喻。田子坊的标签是“石库门里弄+文艺+创意”,这里是不少艺术家的创意工作基地,也随处可见创意手工艺品。

迂回穿行在迷宫般的弄堂里,不经意间就会与一家家特色小店和艺术作坊撞个满怀。

露天咖啡座

酸奶工房

私房甜典

上海老豆花

上海女人

这里提供咖啡、茶、啤酒、鸡尾酒、奶昔等

我选择在华灯初上时分来到这儿,除感受这儿与思南路截然不同的气氛外,当然也是来看看夜景和用晚餐的。我们选择了“包先生遇上豆小姐”店。中午在东平路11号的宋子文故居吃了西餐,今晚就来尝尝上海最有特色的生煎包了。

这里的店面很狭窄,上得二楼来,却是极为雅致的就餐区。

所谓“包先生遇上豆小姐”指的是:包先生是生煎包,豆小姐则是用以入馅的豆腐——够创意的店名,够创意的食品,味道也很不赖。

下篇:

上海行(二)——细品衡复街衢的海派风情(南洋公学和武康路)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36
评论 32
作者提到

1天  10月  ¥150  和父母

摄影、自由行、人文、美食、小资、徒步、周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