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拍好去处:拍夏莲、冬樱可去静安公园、植物园;拍人像可去南京东路、新外滩

2018-11-11
凡人客栈
阅读 3.8千






秋高气爽、冷暖宜人的金秋时节如期而至,此时正是摄影爱好者出游的大好时机。


上海不是山山水水自然风光的拍摄地,但却有的是花卉、人像资源。沪上数量众多、形形色色的各类公园,便是花卉资源的良好基地;同样,上海作为国际超一流大都市,又是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的旅游目的地。


在上海,目前所知拥有冬樱(十月樱)的,就有上海植物园静安公园,前者有数十棵,后者有四五株。静安公园更拥有沪上独一无二,至今盛开的夏莲花;同样,上海的南京东路步行街和新外滩,又是国内外游客心目中,人气最高的首选旅游景点。


拍摄夏莲冬樱,可去静安公园、植物园;拍摄人像照片,可去南京东路、新外滩。一定能如愿以偿。


秋拍也应换换口味了,不必局限于红叶老套路,夏莲、冬樱当是理想的替代对象。拍出的作品说不定成为网红片也说不定;秋季乍寒还暖,气温变换不定,正是人们乱穿衣的季节。此时服装变化大,最适合搭配,也是一年中服饰最可体的季节。整个外滩就宛如时装秀场。故此时是拍摄人像的最佳时机。


本篇所有照片,都还祗是最小传感器的卡片机所拍摄。如果用上大家手中的大传感器全画幅单反、单电,以及你们的高超摄技,相信,画面、画质一定会大幅度提升,片片肯定会更加光彩夺目、一级棒!



————————————————————


本篇博文系如下五篇游记合并而成:


1,《一池夏莲仍芬芳 岸边游客已秋装》;

2,九月喜拍十月樱 植物园里赏冬樱》;
3,喜拍静安公园十月樱》;

4,南京路上游客多》;

5,《外滩拍到的人像往往最自然生动精彩》。


————————————————————





一,《一池夏莲仍芬芳 岸边游客已秋装》




众所周知,莲花花期为6-8月,故通常被称之为夏莲。 而偏偏本来花期6-8月的夏莲,在十月底(10.27)还开得好好的。你说新鲜不新鲜?有图为证,池边观赏拍摄莲花的游客,早已秋装上身,一身秋天的打扮。在第一部分文末,还有一幅专门为此拍摄的标示日期(2018.10.27)的夏莲照片。


为进一步证实静安公园夏莲的真实存在,昨天(11.02)又去了一趟该园,拍回来的莲花与前回完全一样,而且特地全部显示日期(2018.11.02)。


这天本打算去静安公园拍摄“十月樱”(见《九月喜拍十月樱》)的,结果没找到,原来以前在该园拍到的是“冬樱”(见《寒冬腊月喜赏冬樱花》),而并非“十月樱”。然而,在静安公园却意外发现,一池夏莲开得正方兴未艾,欣欣向荣。令人大喜过望。 说起莲花,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莲花宝座,说起莲花宝座又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观世音菩萨,说起观世音菩萨,又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这天正是观世音的出家日,而静安公园对面的静安寺,正为此在这天举办开放日盛典(见《巧遇“观音菩萨出家时/静安禅寺开放日”盛典》)。你说巧不巧?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真可谓: 静安禅寺开放日, 观音菩萨出家时。 一池夏莲仍芬芳, 岸边游客已秋装。


原来,这些睡莲是该园引进的水生植物,其中6个热带品种7个耐寒品种,共54株。



十月二十七日所见之“一池夏莲”:


















































这天,专门为此留下了一幅标示日期(2018.10.27)的夏莲照片。


十一月二日所见之“夏莲一池”:


























为进一步说明问题,昨天(11.02)又去了一趟静安公园,拍回来的莲花与前回所见完全一样。







二,《九月喜拍十月樱 植物园里赏冬樱






今年的“十月樱”最早是九月份拍到的,照片显示,那天是九月二十九日。


日前,又去了第二次,是十月二十四日,看到孩子们(幼儿园、小学居多)已经开始秋游,樱花则开得比之前更旺盛了。 反季节开放的樱花,也有好多种,“十月樱”是其中之一。还有“奖章樱”、“冬樱”、“雨晴枝垂”等等。最多的一年开花三次:三四月分、秋冬季。秋季开放的也被称之为“十月樱”,一年开花两次。


以前也拍摄过反季开放的樱花(见《寒冬腊月喜赏冬樱花》、《最后的冬樱》、《冬樱跨年迎新春 》、《四处冬樱观赏点》、《春樱冬樱跨季开 金秋十月赏奇葩》等五篇),但九月份便早早地看到樱花,还是头一回。真是惊喜莫名。 自然,毕竟季节不对,故此类樱花花朵较小,开得也并不茂盛。不过聊胜于无,一年能多看到几回樱花总是好事情。


关于沪上“反季节樱花”的相关情况,吾在《春樱冬樱跨季开 金秋十月赏奇葩》、《四处冬樱观赏点》、《寒冬腊月喜赏冬樱花》等三文中分别都有所介绍,恕这里不一一展开了。


值得一说再说的是:樱花的原产地是中国。





今年的“十月樱”最早是九月份拍到的。日前,第二次去,是十月二十四日。




看到孩子们(幼儿园、小学居多)已经开始秋游了。照片中开花的便是两棵“十月樱”。









毕竟季节不对,故此类樱花花朵较小,开得也并不茂盛。不过聊胜于无,一年能多看到几回樱花总是好事情。







在“十月樱”前留影。




最近,第二次去看“十月樱”,是十月二十四日,樱花开得比之前更旺盛了。







小朋友们分成两行,在两棵“十月樱”旁走过。



三,《喜拍静安公园十月樱



上回(十月二十七日)在静安公园意外拍到难得一见的夏莲花,可惜没找到以前曾经拍到过的冬樱花。数天后的十一月二日,再次来到静安公园,居然重新发现该园的十月樱。原来是前几天正好上海艺术节在此演出,将樱花树圈在观众区内了,故没能看到。


今天的部分樱花,就是这天拍摄的,另借用了以前在此所拍的少许冬樱花。这是因为那天阳光不露脸,昨天想去补拍,可惜等了一个下午还是多云天气。


不知不觉,自二零一五年首度看到冬樱花以来,已发了九篇相关博文(其他八篇见《阳光冬樱迎新春 二零一七开门红》、《寒冬腊月喜赏冬樱花》、《四处冬樱观赏点》、《春樱冬樱跨季开 金秋十月赏奇葩》、《两家公园小半天 春梅冬樱同时见》、《最后的冬樱》、《冬樱跨年迎新春》、《九月喜拍十月樱》)。


记得,最有意思的是,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居然在静安区的两家公园(静安公园、静安雕塑公园),同时看到拍到冬樱和春梅。以至于平时从不碰诗的吾,也不禁自然而然地冒出这么几句顺口溜:“两家公园小半天,春梅冬樱同时见, 雕塑公园有春梅,静安公园冬樱现”。哈哈!


这样一来,看来,静安公园是目前沪上唯一既能观赏、拍摄夏莲,同时又能观赏、拍摄十月樱的一家公园了。没有之一。



在静安公园绿油油的大草坪上,盛开的十月樱花树在阳光下一字排开。一共似有四棵。


毕竟季节不对先天不足,故樱花的花朵比较小。








































四,《南京路上游客多




身为博客,通常大半同时又是拍客,常会游走于大街小巷。在下亦不例外。


平时外出所遇之人,大抵都是与自己一样的普通人居多。虽然萍水相逢,却常常一见如故,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亲近感。


是啊,他们是自己同时代人。长辈如父母,平辈似兄弟姐妹,总之就与家人一般。看到他们就像看到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无异,真真切切。换言之,他们也就是自己的镜子。外国人也莫不如此。大家不仅同处于一个星球,还同处于世界命运共同体之中,“休戚与共地球村”哪。 毋庸讳言,他们来自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他们从生活中走来。来自生活最真实——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喜怒哀乐,都是那么地真实、自然、生动、耐看、有内涵,背后都是故事。光这一点,便完全不是模特可以比拟、替代的。


正因为如此,人像拍摄,吾从来祗在扫街中寻觅,对象几乎来者不拒,从不挑挑拣拣。追求的仅仅是光影效果,只要天气好,每每总能得心应手、心满意足。 毫无疑问,人世万物间,人是最亮丽的的风景线。是啊,天之骄子嘛。


闲来无事,吾就怀揣那第N台小传感器卡片机(参见《适合自己就最好/认定便捷不回头》),亦步亦趋,混迹于浩浩荡荡的拍客大军之中,在拍摄风景的间隙,也不时拍摄些人像。虽属滥竽充数,却乐此不疲。

























五,《外滩拍到的人像往往最自然生动精彩》



外滩是上海不可多得的景点。


外滩建筑本身是具有上海百多年历史文化积淀的半封建半殖民地老建筑的缩影。黄浦江对面是美轮美奂的上海新地标陆家嘴新建筑群。


上海作为国际超一流大都市,又是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的旅游目的地。


外滩又是国内外游客梦寐以求的必到之处。无疑是上海人气最高的旅游景点,没有之一。


来到这里的游客,面对如此赏心悦目的美景,无论国人还是老外,无不心情舒畅、神清气爽,精神面貌为之一新。这里的人们除了观景便是拍照,你拍我我拍你,是天底下最不介意别人的拍摄的地方。


另外,由于黄浦江江面开阔,这里是沪上自然光最佳的区域。


这样的人物状态,这样的光线条件,是拍摄人像的最佳时刻。故在这里拍出的人像照片,往往是最自然、生动、精彩。常常可以获得如愿以偿的片片。


你不想试试吗?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赞 20
评论 2
作者提到

摄影、人文、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