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天香足以让你看个够,上海牡丹花苑精华集大成【上】

2019-05-09
凡人客栈
阅读 4.6千
和谁出行一个人

一,《阳光给力空气好 莫负春光牡丹苑》






昨日天气不错。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空气质量虽说是良,感觉上还算可以;气温是今春以来最高的一天:29度。综合分应该不会低。


这样的好天气,无论赏花还是拍花都比较理想,岂容错过?


于是直奔植物园牡丹苑,为的是想实际比较一下,不同的光线条件,对花卉拍摄究竟有何不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纯粹是没事找事干。好在参照组是现成的(见《今春牡丹头一波/国色天香植物园》),祗需拍摄少许“国色天香”的阳光照即可。拍摄对象同样是植物园牡丹苑的牡丹花,拍摄器材同样是便携式卡片机,就是时间上相差了近一个星期,此几乎可忽略不计,无伤大雅。


对比下来感觉,无论在色彩、光影、层次、通透、清晰等等诸多方面,阳光组确实无不都略胜一筹。而且,由于光线出色,操作之宽容度相对略大,较有回旋余地。这样,可供选择的表现手法自然也就多了不少。不足的部分,与其嫌传感器小,还不如从自身技巧上找问题呢。因为,轻巧的机器是自己的选择,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既然你选择了轻巧,就得接受1/2.3“低能儿”最小传感器的一切现实。

当然,阴雨天拍摄花卉,也非完全一无是处,其在高调、素雅、清淡等方面,还是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此也是众多表现手法中的一种,从而仍有着不可替代的存在价值。


今年的牡丹花期似略有提前。目前,牡丹的观赏拍摄,正渐入佳境,且方兴未艾。迄今为止,植物园、漕溪公园醉白池中山公园天山公园等,都前往看过牡丹花。漕溪公园去了两回,植物园更是去了三回。此番总算赶上了趟。还打算去长风公园古漪园等地观赏国色天香。


莫负春光啊!















































迄今为止,今年牡丹花已拍到过五回。


这些牡丹花拍摄于四月二十九日的植物园,差不多一周前了,四月二日在醉白池拍牡丹花,三日在漕溪公园拍牡丹花。此三回拍牡丹,情况大致相同:一是牡丹将开未开,还不到火候;二是天气欠佳,基本没有阳光。加之俺的“小传感器”不给力,效果可想而知。前天和昨天又在漕溪公园和中山公园、天山公园拍摄牡丹,此两回的情况也大致相同:阳光给力,牡丹花亦方兴未艾。光影毕竟漂亮得多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总是今年所拍到的第一批牡丹花。“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啊!今天,先将植物园牡丹苑当天的状况“直播”于此。


同时,亦给自己今后的牡丹观赏拍摄,留个记录以作参考。往年也不是没有拍过牡丹,可常常不是早了便是晚了。当然,也有因公因私等各方面的原因,时间上不得已的时候,总是没把握好时机;另外,各公园牡丹花期也不尽相同,等等不一而足(见《国色天香亦亲民 植物园里江南春》、《长风公园拍牡丹》、《国色天香牡丹花 人间最美四月天》等等)。此番,打算摸索出个大致规律。


由于当时尚没进入牡丹花季,那天的植物园牡丹苑冷冷清清,鲜有人至。花也稀稀拉拉的,开得不多,而且大部分是白色的。这倒与醉白池公园牡丹苑的情况大致相仿。比较而言,三家园林中还是漕溪公园的牡丹花开得最多,也许是市中心的气温相对于郊区会高一些的缘故。中山公园和天山公园的牡丹花,目前已进入或将进入盛花期,正是拍摄的好时期。


相信,植物园的情况也会是如此,今天打算再去凑凑热闹。

















二,《百年牡丹醉白池 牡丹混搭郁金香》




醉白池有两处牡丹花,一处是位于“柱颊山房”前的董其昌手植百年牡丹(花龄一百二十年),另一处是在公园大门一侧的牡丹苑。


四月二日那天,看到两处牡丹花都开了,祗是都处于尚未完全盛开的阶段。 先看到位于“柱颊山房”前也算是董其昌手植的百年牡丹,该株牡丹,花色纯正,花朵硕大。果然不同凡响。特别是与古建筑“柱颊山房”两相呼应,平添无尽雅趣。


之后,又去看了位于公园大门一侧的牡丹苑。该处同时还是郁金香的花坛。有趣的是,醉白池在这方面似进行了创新尝试——居然将牡丹花与郁金香这两种中外名花,别出心裁地进行了混搭栽种。牡丹为白牡丹,郁金香为红色郁金香,两者相映成趣,倒也妙趣横生。窃以为,堪称园林界首创之举。当然,此也许是老朽孤陋寡闻之妄言,也说不定。


今年观赏国色天香,可谓一发而不可收拾。远的近的,但凡有牡丹的园林,差不多一一都去看了。植物园、漕溪公园、中山公园、天山公园、醉白池、古漪园、长风公园等等,有的还远不止一次。几乎超过历年来之总和。真是赏心悦目,大开眼界、大饱眼福啊。




1,“柱颊山房”前之董其昌手植百年牡丹:



这株百年牡丹,就是位于“柱颊山房”前,也算是董其昌手植的百年牡丹花(花龄一百二十年)。



正拍着,镜头中突然闯进来一老一少两位不速之客,小孩还颇为可爱,就随他去吧。


瞧瞧这株百年牡丹的花骨朵和叶子!是否有些与众不同啊?



总的来说,该百年牡丹,花型不仅漂亮,而且花纯正色,花朵也比较大。













此百年牡丹,就位于该董其昌泼墨畅吟的明代建筑“柱颊山房”前,当年这里可是风云际会、高朋满座雅集之处啊。



2,牡丹花、郁金香混搭栽种之花苑:
































之后,又去看了位于公园大门一侧的牡丹苑。该处同时还是郁金香的花坛。有趣的是,醉白池在这方面似进行了创新尝试——居然将牡丹花与郁金香这两种中外名花,别出心裁地进行了混搭栽种。牡丹为白牡丹,郁金香为红色郁金香,两者相映成趣,倒也妙趣横生。窃以为,说不定还能堪称园林界首创之举呢。



三,《沪上最老牡丹苑——漕溪公园》







沪上拥有国色天香牡丹花的公园,其实也不少。


市中心就有长风公园、中山公园、天山公园,离市中心不远的还有植物园、漕溪公园、康健园等,稍远一点的就更多了:古漪园、醉白池、秋霞圃曲水园辰山植物园上海新浜牡丹园、奉贤明代牡丹苑、海湾国家森林公园等等。


以至于,居然堪称已渐入“足不出沪赏国花”之佳境。


今天介绍的漕溪公园牡丹苑,就是具有自己特色的沪上一处牡丹花观赏景点,与长风公园、中山公园、天山公园、康健园、奉贤明代牡丹苑等一样,也是完全免费开放,供游客任意游览参观。


漕溪公园虽名不见经传,可其牡丹花种植在沪上却属年代最久的一家园林。该园原为曹家花园,建于1935年,是旧上海有名的私家花园。目前,牡丹花种植面积已发展为千余平方米,分好几个牡丹花圃;牡丹品种有本地和曹县牡丹60余种上千株。不乏名贵品种。


漕溪公园的当家花旦,是百年珍品白牡丹。其花龄已逾130余岁,花大色纯,复瓣花型,微风中花枝招展,颇有“洛阳遗风”。

































































































































四,《国色天香牡丹花 中山公园珍品多》







以前老是错过中山公园的牡丹花期,今年总算赶上了。


此番去中山公园观赏牡丹花的那天是四月六日,祗可惜似稍早了几天,不然则花期更佳,盛开的牡丹花品种更齐全,拍摄效果一定会更好一些。比如,有名的中山公园绿牡丹,就还没开。


在沪上,中山公园牡丹花的资历也算比较老。该园的牡丹花苑,面积虽不能算大,但其牡丹花珍品却不少。有一部分名品,还是北宋时期洛阳花工避难南方时,带来上海的呢。落户上海的这些花工,又将洛阳牡丹花芽嫁接在扬州芍药根系上,培育出上海本地牡丹的新品种——当时被称为“法华牡丹”。明清时期,法华寺一带私家花园盛行牡丹种植。期间,以至于山东“曹州牡丹”可能也对“法华牡丹”产生过影响。由于历史的变迁,上述种种牡丹名品,差不多都汇集于中山公园。


别的先不说,光题图此牡丹花品种——白色花瓣根部逐渐泛紫,花蕊却由紫黄颜色组成——完全一样的,在沪上似就还没见到过。不管如何,此前也看过植物园、古漪园、漕溪公园醉白池、天山公园、康健园等众多公园的牡丹花,包括黑牡丹、绿牡丹、黄牡丹等等,都看到过,就是从没见到过这样花色的牡丹花品种。


另外,该园牙红颜色的牡丹花品种,十分罕有,亦难得一见。同样,在上述诸多公园中,似尚未发现类同者。


再则,此园的白牡丹看上去也十分名贵。不仅花型硕大,花色纯正,还是复瓣花朵,绝非等闲之辈。

其他名贵牡丹花也不少,嫌于此方面知识缺乏,就不一一介绍过来了。















题图此牡丹花品种——白色花瓣根部逐渐泛紫,花蕊却由紫黄颜色组成——完全一样的,在沪上似就还没见到过。不管如何,此前也看过植物园、古漪园、漕溪公园醉白池、天山公园、康健园等众多公园的牡丹花,就是从没见到过这样花色的牡丹花品种。





该园牙红颜色的牡丹花品种,十分罕有,亦难得一见。同样,在上述诸多公园中,似尚未发现类同者。







此园的白牡丹看上去也十分名贵。不仅花型硕大,花色纯正,还是复瓣花朵,绝非等闲之辈。





























此牡丹品种也非同一般。



此品种亦不可小觑。














































中山公园南大门。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7
评论 20
作者提到

一个人

摄影、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