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四海(779)红色之旅——重走长征路

2016-12-02
云游四海翁
阅读 1.5万
出发时间9月
行程天数55天
人均花费4.0万
和谁出行和朋友
第1天 2006-09-05

9月4日,我们在大连港搭乘滚装船,9月5日凌晨到达山东烟台。一路急行,晚上9点多进入江西。图为我们在江西的小饭店吃晚饭。晚饭后我们继续赶路,午夜到达江西省省会南昌。这一天,我们走了1500多公里。

重走长征路
第2天 2006-09-06

9月6日,我们安全抵达此次重走长征路的预定出发地——江西于都。这张照片拍自于都的长征广场。于都是当年中央红军长征的集结和出发地。

重走长征路

这张照片拍自瑞金叶坪。照片上的建筑过去是谢家祠堂,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里召开,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在这里成立,毛泽东任主席。

照片拍自瑞金革命烈士纪念塔。纪念塔高13米,呈炮弹型,四周镶着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博古、项英等人的题词。纪念塔始建于1934年2月。

照片拍自瑞金沙洲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大礼堂旧址。1934年1月,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里召开。这里被誉为“当年的人民大会堂”。

照片拍自瑞金沙洲坝红井旁。据说,当年沙洲坝吃水困难,毛泽东带人打了这眼井。后人为表示感激,在井边立碑:“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照片拍自瑞金叶坪毛泽东故居旁。毛泽东当年经常这棵老樟树下读书。据说,这里曾遭受国民党飞机轰炸,树上现在仍保留一个哑弹模型。

照片拍自瑞金沙洲坝中共中央旧址。照片上那几棵最大的樟树下面的房子,是当年毛泽东的故居。这里现已成为游览和拍摄影视剧的热点。

第3天 2006-09-07

照片拍自于都红军长征渡口。这个渡口位于于都东门外。据说,当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等红军领导,就是在这里渡过于都河,开始长征的。渡口边还矗立着一个10.18米高的纪念碑,寓意10月18日毛泽东等人渡河。

重走长征路

2006年9月10日,大连新闻媒体“70年后的心愿”——重走长征路采访活动出征仪式,在于都红军渡口广场举行。图为出征仪式现场。

重走长征路

在出征仪式上,我代表84岁的大连老红军张云晓,向于都的学校赠送他的长征诗集——“诗的飘带”。于都关注重走长征路的党史界人士认为,大连新闻媒体,既为老红军还愿,又全程采访长征路,是个创举。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从这里我们知道,中央红军从于都出发时,连同中央机关,总计8.6万人。

重走长征路
第5天 2006-09-09

照片拍自江西于都县城何屋毛泽东旧居。1934年9月,受到排挤的毛泽东,从瑞金的云石山来到于都的何屋养病。何屋当时是赣南省委的所在地。10月18日,毛泽东从这里踏上长征路。

重走长征路
第7天 2006-09-11

照片拍自大连老红军曾思玉的故居——江西省信丰县嘉宝镇游州村。村口的牌坊有副对联:“经国示范区推陈出新,思玉将军村人杰地灵。”这里的“经国示范区”指的是当年蒋经国在赣南搞的示范区。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曾思玉故居门前。曾思玉是大连健在老红军中职务最高的,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任武汉军区司令员等职务。1927年,年仅16岁的曾思玉从这里参加了革命。

重走长征路
第9天 2006-09-13

趁在桂林休整的机会,我们游览了漓江。桂林漓江风景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风景最美的岩溶山水风景区。照片拍自漓江。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漓江画山。画山是漓江上的名山,峭壁面江而立,由于长年风雨侵蚀,岩石的表面呈现许多层次,好像奔驰的骏马。游人到此,都会驻足。

重走长征路
第10天 2006-09-14

9月14日傍晚,50盏荷花灯,满载着大连老红军曾思玉、林茂、雷钦对湘江战役中牺牲战友的哀思,顺着湘江飘去……图为我们在湘江放灯时的情景。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位于广西桂林兴安县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突破湘江是中央红军长征中最惨烈的一战。经此一战,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

第12天 2006-09-16

从广西去贵州遵义的路上,我们去了位于贵州省镇宁县的黄果树瀑布。黄果树瀑布是我国最大的瀑布。黄果树瀑布风景区较好地解决了自然景观和人工配套设施的合理布局,环境和景观俱佳,不虚此行。照片拍自黄果树瀑布。

重走长征路
第14天 2006-09-18

照片拍自贵州遵义会议会址。据说,照片上这块“遵义会议会址”的牌匾,是毛泽东唯一题过的牌匾。1961年,遵义会议会址被国务院定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贵州遵义会议会址。

重走长征路

遵义会议就是在我身后这间会议室召开的。通过采访我知道了,遵义会议的意义主要是清算并结束了以博古和李德(共产国际代表)为代表的左倾路线的领导。至于党史界多年沿用的“重新确立了毛主席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的提法,我认为是不准确的。首先,毛泽东此前并未担任过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重新”的提法不准确;其次,遵义会议的文件有据可查:“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周恩来为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可见,遵义会议时确立的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者,分别是张闻天和周恩来。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成为政治局常委和三人军事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为他日后成为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者铺平了道路。

重走长征路

遵义会议为中国革命的航船拨正了航向,遵义会议会址成了红色旅游的胜地。图为北京首钢的部分新党员在遵义会议会址举行入党宣誓。

重走长征路
第15天 2006-09-19

照片拍自遵义苟坝村。这座已经倒塌的房子,是长征途中周恩来的旧居。据史料记载:苟坝会议期间,毛泽东曾在半夜爬了几里山路,来这里向周恩来建议,取消拟议中的打鼓新场战役。

重走长征路

也许正是因为这里交通不便,苟坝村至今还保留着不少红军长征时的遗物。照片中的两位老大妈,就从家里找出了珍藏的马灯和梭镖。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遵义市枫香镇苟坝村。照片中接受我们采访的老人叫卢敏,这年78岁。他在向我们介绍当年红军领导在他家开会时的情况。这里就是红军长征途中苟坝会议的旧址。

重走长征路
第17天 2006-09-21

照片拍自遵义红军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77位红军烈士。

重走长征路

遵义人称烈士陵园为红军山,市民每天来这里晨练。

重走长征路

邓小平曾说:“红军在遵义最大的损失是牺牲了邓平同志。”邓平牺牲时是红三军团参谋长。照片拍自遵义红军烈士陵园邓平之墓。

重走长征路

这张照片拍自遵义红军烈士陵园“红军菩萨”。所谓的“红军菩萨”,是1990年遵义市在红军烈士陵园内建造的一尊红军女卫生员铜塑像。后来被遵义市民神话为“红军菩萨”。当地人传说,摸摸“红军菩萨”的脚,可以消灾免病。

重走长征路

遵义是贵州省的第二大城市。遵义人民十分好客。照片中的遵义交通警察,不但热情地为我们指路,得知我们的身份后,还主动和我们合影。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娄山关小金山战斗遗址。1935年2月,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遵义。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在娄山关击溃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部队,取得了遵义战役的胜利。

重走长征路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毛泽东在娄山关写下这样的诗句。照片摄于娄山关纪念碑。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娄山关。娄山关位于遵义市桐梓县,是贵州通往四川、重庆的险道雄关,古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重走长征路
第18天 2006-09-22

照片拍自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1915年茅台酒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金奖。从此,茅台镇便获得“中国第一酒镇”的美誉。

重走长征路

这张照片拍自茅台镇国酒文化城。国酒文化城是个规模宏大,环境优美的建筑群。这座雕塑用茅台酒把毛泽东和蒋介石联系到一起,大概取材于重庆和谈的宴会。

重走长征路

在茅台采访,会听到很多关于周恩来和茅台酒的故事。比如,周恩来在三渡赤水时要求红军保护民族工业和茅台酒;再比如,周恩来在开国大典宴会上规定上国酒茅台……周恩来在茅台被誉为“国酒之父”。照片拍自茅台镇。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贵州茅台红军四渡赤水纪念馆。红军长征中的四渡赤水,被毛泽东自称为军事指挥生涯中的“得意之作”。

重走长征路
第21天 2006-09-25

照片拍自四川省宝兴县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这个纪念馆2005年建成,详实地介绍了红军翻越长征途中的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的情况。

照片拍自四川省宝兴县跷蹟乡。我身后云雾缭绕的就是夹金山。当地老乡告诉我们,今年雨水少,山上可能没有雪。

重走长征路

硗蹟乡是当年红军翻越夹金山的出发地。如今这里正在建设水电站,不久后很多村庄将被淹没。乡里的小学已迁出。图为和女记者合影的藏族小学生。

重走长征路

在夹金山下的林场招待所,好客的主人为我们举办篝火晚会,预祝我们明日登山顺利。照片拍自夹金山林场。

重走长征路
第22天 2006-09-26

一是我的年龄大,二是车要有人开,我是开车翻越夹金山的。但那也并非易事,我们上山的时速只有十几公里,那是我平生开过最差的路。图为夹金山的路。

重走长征路

经过7个多小时的艰苦攀爬,我们的翻越夹金山体验小分队,终于在山顶附近和车队会合。没有风雪,没有武器和装备,我们的体验队员累的几乎瘫倒,当年红军的艰难,可想而知。照片拍自夹金山。

重走长征路

9月26日14时许,我们站到了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主峰王母寨。山上寒风凛冽,气温在冰点以下。照片拍自夹金山主峰王母寨。

重走长征路

为了发展红色旅游,四川省已经开始在夹金山修路。照片所见是在夹金山修路的路段,我们和公安部重走长征路的车队会车时的情景。

重走长征路

这张照片是下夹金山时拍的。远处云雾缭绕的雪山,是旅游名山——四姑娘山。我们路过山门,却没入。不久前去泸定桥采访,路过海螺沟,我们也因时间紧没有去。

重走长征路

翻越了夹金山,我们从四川省的雅安市宝兴县,来到了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同一天,宝兴是阴云密布,小金却是阳光灿烂。照片拍自夹金山下小金境内。

重走长征路
第23天 2006-09-27

照片拍自四川省小金县美兴镇猛固桥。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曾在这里击溃了国民党的守敌,打通了通往小金的道路,并占领了小金。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小金县达维乡达维村的达维会师桥。1935年6月12日,红一、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这里胜利会师。这里现已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小金县达维乡达维村。照片中的藏族老人(左二)叫张邵全,今年已经96岁。他的父亲当年曾为红军翻越夹金山当过向导。

重走长征路
第24天 2006-09-28

从1935年5月开始,红四方面军实施全面的迎接中央红军计划。一方面,由何畏、李先念率部肃清茂功(今小金)方向敌人,接应中央红军;一方面,筹备粮食、衣物,补给中央红军。图为今日小金县城。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小金会师广场。当年,在这里举行的庆祝红一、四方面军会师联欢会上,母亲曾率领四方面军的宣传队演出,并以一首庆祝胜利会师的歌,赢得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的称赞,并从此传开“黄毛丫头”的美名。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小金县美兴镇石灰窑村。照片上的老人叫危秀英,曾经是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的战士。后来因为战斗负伤,与红军离散,定居在石灰窑村。老人现在享受离散红军待遇。图为我向危秀英赠送母亲的回忆录。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小金川。小金川是小金县的主要河流之一,因沿河产砂金而得名。小金县现因红军会师遗址和四姑娘山而成为旅游热点。

重走长征路
第25天 2006-09-29

照片拍自泸定桥。泸定桥位于四川省阿坝州泸定县城附近的大渡河上。

重走长征路

大渡河是长江的源头之一。当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兵败大渡河。蒋介石想让红军步石达开的后尘。但红军22勇士飞夺泸定桥,让蒋介石的梦想破灭。照片拍自泸定桥。

重走长征路

泸定桥建于1706年。照片上御碑亭内的“泸定桥”三字,是康熙御笔。

重走长征路

这张照片拍自四川省雅安市飞仙关。飞仙关被称为“川藏线上第一关”。当年,大连老红军严大芳,曾经在这里参加了飞仙关阻击战。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仁义乡。1935年10月,红四方面军先遣队在许世友率领下,攻占了天全县城。红四方面军总部在仁义乡驻扎了四个月。

重走长征路
第28天 2006-10-02

照片拍自四川省阆中市。阆中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旅游资源丰富。三国名将张飞在阆中镇守7年,最后身丧阆中。照片中的汉桓侯祠是为祭奠张飞而建。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阆中贡院。阆中贡院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两处清代考场之一。阆中贡院是中国一千多年封建科考制度的历史见证。

重走长征路
第31天 2006-10-05

照片拍自四川昭化古城

重走长征路

为了给老红军严大芳还愿,我们来到严大芳的老家——四川省广元市市中区荣山镇大山村。说是市中区,我们从广元市中心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才来到照片中这座车过不去的桥。

重走长征路

严大芳的侄子告诉我们,孙女每天要涉水上学,如果水大,就不能上学了。图为记者在涉水过河。蜀道之难,可见一斑。

重走长征路

过桥不远,我们便开始爬山,在照片上这种羊肠小道行进了40分钟,才到达严大芳的老家。严大芳的侄子至今依然生活在这交通不便的老宅。

重走长征路

蜀道虽难,但并不影响天府之国的地肥水美。这里的山多高水就多高,山上梯田的水稻照样丰收。照片拍自严大芳老家山上的梯田。

重走长征路
第32天 2006-10-06

“剑门天下险”,位于四川省广元市剑门山上的剑门关,自古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国民党的部队妄图以剑门之险挡住红军的道路,结果是白日做梦。照片拍自剑门关。

重走长征路

在剑门关留个影

照片中熟知剑门关战役历史的这位老人(左二)告诉我们,在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的亲自率领下,红军仅用半天时间,就击溃剑门关3000守敌,取得剑门关大捷。之后,红四方面军又一举攻克9座县城,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

重走长征路

在剑门关采访,意外地发现了三国名将姜维的坟墓。这里距剑门关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据说姜维战死沙场,尸骨不全,这里只是衣冠冢。照片拍自姜维墓。

重走长征路
第34天 2006-10-08

照片拍自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纪念馆。通江县地处大巴山深处,是红四方面军创建川陕根据地以后,总指挥部的所在地。与我合影的是通江县委宣传部和县广电局的负责同志。

照片拍自通江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纪念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只正规妇女武装——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是在通江县成立的,因此有关的展览占了整整一面墙。其中有母亲晚年的大幅照片和放大的回忆录照片。

通江县委宣传部的领导听说当年红军妇女独立营营长陶万荣的儿子来到通江,立刻安排县电视台对我进行采访。图为县广电局局长亲自对我采访的情景。

照片拍自通江县城。照片上与我握手的老人叫李玉兰。李玉兰是通江县有名的老红军,70多年前曾和母亲共过事。李玉兰告诉我:“陶万荣当年在川陕根据地,是威震敌胆的女红军指挥员。”

在通江县采访,红军的遗迹和遗址、遗物等,随处可见。

第35天 2006-10-09

照片拍自四川省巴中市川陕苏区将帅碑林。照片是我和家人一起为母亲的墓碑敬献花篮时拍的。这次活动是“七十年后的心愿”还愿活动的组成部分之一。

重走长征路

图为大连市政协的领导和小妹一起,代表大连市政协向川陕苏区将帅碑林敬献纪念品。这是由大连著名书法家撰写的纪念母亲的“七律”诗。全文是:“长征巾帼第一营,横扫川军树雄风。抢渡嘉陵守临泽,石窝突围鬼神惊。高风亮节抗反省,黄毛丫头千古名。开国再谱创业曲,丹心碧血化晚晴。”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巴中市川陕苏区将帅碑林张琴秋墓前。张琴秋是母亲的老领导和老战友。张琴秋是中国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也是红军中级别最高的女指挥员。她曾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团长兼政委、妇女独立师师长等职。文革中,张琴秋被迫害至死。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巴中市川陕苏区将帅碑林张国焘墓前。墓碑的正文是:中共一大代表、红军总政委张国焘。墓碑两侧的对联是从几千条征联中选出的。全文是:“国破家亡,挺身立党,有始却无终,应辩是非留史册;涛惊浪骇,分道扬镳,将功难补过,莫凭成败论英雄。”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四川省巴中市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这里关于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成立的展区中标明:妇女独立营营长陶万荣,政委曾广澜。

第37天 2006-10-11

照片拍自四川省巴中市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这里关于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成立的展区中标明:妇女独立营营长陶万荣,政委曾广澜。

照片拍自四川省巴中市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

第38天 2006-10-12

红四方面军此次撤离川陕革命根据地,主要是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接应从贵州入川的中央红军。照片拍自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渡口。

重走长征路

从1935年3月28日起,近10万红军在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城附近强渡嘉陵江,从而拉开了红四方面军长征的序幕。照片拍自红四方面军出发地。

重走长征路
第39天 2006-10-13

照片摄于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的农家

重走长征路
第40天 2006-10-14

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位于四川阿坝州松潘县九寨沟至黄龙公路的交叉口,这里好像叫元宝山。“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的园名是邓小平题写的,我们在这里献上了花篮,并穿上当年红军的服装拍照。

第41天 2006-10-15

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松潘草地,现在分属四川省阿坝州的松潘、红源、诺尔盖三个县。这里的海拔平均在3500米以上。照片拍自阿坝高原。

由于气温升高和降水减少,当年的水草地已不多见。这里早已成为藏民的牧场。

照片拍自四川省阿坝州的红原—若尔盖大草原。当地党史办的同志告诉我们,长征中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真正在松潘草地吃草根、煮皮带和遭受严重损失的是红四方面军,因为越到后来,越找不到粮食。

第42天 2006-10-16

照片拍自甘肃省张掖市。图为张掖市党史办的同志正在翻拍我带去的“巾帼英雄——长征女红军”大型纪念邮册。这个邮册是为了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经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宣部批准,由中国集邮总公司设计、发行的。首发仪式9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邮册收入邓颖超、康克清等80位长征女红军的个性化邮票,其中包括母亲。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祁连山下的戈壁滩。在150多天的时间里,西路军在天寒地冻、地广人稀的河西走廊,打了一场没有根据地,没有粮食、武器弹药和兵员补充的消耗战。而他们面对的是10倍于己、以凶残著称的马家匪军。

重走长征路
第43天 2006-10-17

照片拍自张掖市高台县中国工农红军纪念馆。这里埋葬着西路军五军军长董振堂和他部下的3000余名烈士。1937年1月,红五军被10倍于己的敌人包围在高台,血战九日,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全军壮烈牺牲。

在高台县中国工农红军纪念馆,我将刚刚发行的“巾帼英雄——长征女红军”大型纪念邮册,赠送给他们。

第44天 2006-10-18

照片拍自张掖市临泽县西路军烈士陵园。我身后的纪念碑上有徐向前元帅的题词:“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烈士永垂不朽”。1936年10月,包括红四方面军总部和5军、9军、30军在内的2.18万人,西渡黄河,后来被命名为“西路军”。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西路军烈士陵园。我们身后是徐向前元帅的塑像。徐向前元帅和李先念主席生前就预定,将自己的部分骨灰撒到祁连山,陪伴长眠在那里的战友。西路军是他们永远的心痛。像他们这样的高级指挥员也没有搞明白:为什么西路军出征的头两个月,中央会时而命令西征,时而命令东返,时而又命令原地待命,反复数次。以致战机贻误殆尽,被强敌分割包围。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西路军烈士陵园。我们代表大连的老红军和大连新闻媒体“70年后的心愿”采访组,向西路军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

重走长征路

在临泽县西路军烈士陵园,我们将母亲的回忆录和部分遗物装坛埋入地下,让它们永远陪伴西路军的烈士们。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倪家营乡梨园口。我替母亲完成生前的愿望——向牺牲在梨园口的妇女独立团战友们献一束花。当年,为掩护总部机关,妇女独立团在这里遭受重创。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梨园口战场遗址。与我合影的是临泽县委宣传部部长冯军。河西走廊初行,让我逐渐理解,为什么母亲和她的西路军老战友们,愈到晚年,愈加关注这块洒满烈士鲜血的土地。由于种种原因,西路军一直是党史研究和文艺创作的禁区。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沿着西路军的长征路,再走一次。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倪家营乡红山湾村。当地的老百姓说,是红军的鲜血染红了这里的祁连山。西路军在河西走廊几乎全军覆没。除李先念带到新疆的400多人外,7000多人阵亡,被俘遭杀害5600多人,陆续被营救回延安4700余人,流落西北和返乡的4000余人。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临泽县倪家营乡红山湾村。此次河西走廊重走西路军长征路的最大收获是,见到了许多解密的中央和西路军往来电报。这些电报表明:“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或经中央军委同意的。”(见李先念主持起草的“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

重走长征路
第45天 2006-10-19

照片拍自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的红军会师广场。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这里胜利会师,完成了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

照片拍自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的红军会师楼

在会宁,我们参观了红军长征胜利景园中的红军长征会宁会师纪念馆,这张照片是与纪念馆讲解员的合影。

第46天 2006-10-20

照片拍自会宁县桃花山宝宁寺。据说,会宁会师后,时任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焘,似乎预感到什么,提出要在这里削发出家。后经红军总司令朱德等人劝说才作罢。

重走长征路
第47天 2006-10-21

照片拍自延安杨家岭周恩来旧居。从目前已经解密的资料看:是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让红军有了立脚点和根据地——延安;西路军为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作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

重走长征路
第48天 2006-10-22

2006年10月23日,大连新闻媒体“70年后的心愿”重走长征路新闻采访活动四路队伍,胜利会师在陕西省延安市吴旗县长征广场。图为会师后的合影。

重走长征路

大连日报社重走长征路采访组的合影

重走长征路

在吴旗县(原吴起镇)我们举行了胜利结束重走长征路活动的庆祝仪式。

重走长征路

在这个仪式上,我再次代表大连老红军张云晓,向吴起革命纪念馆赠书。图为赠书现场。

重走长征路
第49天 2006-10-23

照片拍自黄河壶口瀑布。壶口瀑布位于黄河中游晋陕大峡谷,西濒陕西宜山县,东临山西高吉县,是中国仅次于贵州黄果树瀑布的第二大瀑布。

重走长征路

照片拍自陕西省宜山县黄河壶口瀑布旁。陕北的老乡真好——我拿着傻瓜相机在他面前拍来拍去,他不但不烦,还主动配合,并且一分钱不收。

重走长征路

在壶口瀑布留个影

重走长征路
第50天 2006-10-24

照片拍自陕西省黄陵县黄帝陵。黄帝陵,位于黄陵县城约1公里的桥山上,是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的陵园,为中华儿女祭祖的圣地,号称“天下第一陵”。与我几年前去不同的是,这里正在大兴土木搞扩建。近年来,黄陵的祭祖活动,越搞规模越大。

重走长征路

轩辕庙也称黄帝庙,最早建于汉代,是黄帝陵中的主要景点之一,也是祭祀黄帝的主要场所。据说,早在春秋时期,中国人就开始祭祀黄陵。

重走长征路

黄陵历朝历代皇帝祭祀的御碑不少。意外的是,我这次发现了蒋介石敬题的“黄帝陵”碑(见照片)。由此可见,今日中国共产党人的胸怀和气度。

重走长征路
第51天 2006-10-25

在返回大连的路上,路过山西祁县,我们参观了乔家大院。民间流传:“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乔家大院果然气度不凡。照片拍自乔家大院。

重走长征路
第52天 2006-10-26

途经平遥古城,当然要进去看一看。与几年前不同的是,这里的游人多了,新建筑也多了,物价也贵了。对头一次来的朋友,当然值得一游。

重走长征路
第53天 2006-10-27

照片拍自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作为这次重走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的延伸,我们专程采访了这个中国革命最后的农村指挥所。

1948年~1949年,西柏坡是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的所在地。

著名的七届二中全会,就是在照片中我身后的礼堂召开的。

著名的七届二中全会,就是在这里召开的。

第58天 2006-11-01

2006年10月28日,我们在经过55天的长途跋涉和艰苦采访后,胜利返回大连。在2006年11月8日举行的大连市新闻界庆祝第七届中国记者节暨2006年先进新闻工作者(集体)表彰大会上,我们大连日报重走长征路采访组获得了“薪火传人,媒体尖兵”的称号。图为我代表采访组接受锦旗。

重走长征路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86
评论 2
作者提到

55天  9月  ¥40000  和朋友

自由行、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