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回:清实业状元黄思永,宝山毓秀叔度遗徽

2019-05-13
環遊尋美拾遺錄
阅读 3.3千
出发时间5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40
和谁出行一个人

皇氏古建築大全

Jumbo Heritage List

環遊尋美拾遺錄

Huang Explorer Sail

第1329回:清实业状元黄思永,宝山毓秀叔度遗徽


©原创图片(本图文中的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 Huang":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图志全部图片谢绝一切非完整性的截图转载!请自重,特别谢绝各种手工特意叠加商业网站水印的转载!本作品保留一切权利。



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本图文中部分章节文字内容可能局部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明确商业用途。原创照片来源:《皇氏古建築大全》和《環遊尋美拾遺錄》及《仙劍波斯臥龍崗》)


“以路为先,提升环境脉络。”据介绍,就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村尾村先后升级了四公里多的柏油路面,将路面升级与绿化、巷道、人行道改造以及乡土文化、精神文明建设结合起来。此前,停车难、乱停放,是不少乡村头疼的老大难问题。近期,村尾村邀请专业人士,设计了先进的智能机器人道闸系统,并正在对全村的车位进行改造。


叶氏宗祠的堂联是南阳世泽,枢密流芳,红砂岩和青砖砌成,红砂岩石雕保存完好,精美的雕花檐板和栩栩如生的壁画令人耳目一新,有青石和红石做柱础,头门正面封檐板雕花。


宗祠的牌匾是鹤山宋海写的,迈过门槛走进三进的宗祠,发现里面非常干净,看到了崇俭堂的牌匾,从1998年至今,宗祠维修了三次,我参观完就离开宗祠,绕到村后面,经过一个小庙,前面就是《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294:村尾太平楼。


站在村尾的高处,可以看到整个古村已经是极为破败了,一部分民宅是青砖砌成的,有些是夯土砖砌的,村尾村的标志是百年碉楼,而曾历经沧桑的碉楼已经成为村尾村民集体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据横沥叶某涛编辑记载:


“太平楼”碉楼地处村尾村后山,临山而建,处于半山腰的位置,一排排瓦楼排屋建筑分布其四周,呈簇拥态势。迈着脚步穿行乡间小道,继而走过几处幽静小巷,才来到“太平楼”前。虽然碉楼位置十分显要,但是要到达碉楼要走好多迷宫般的小路,一不留神就可能在村落间迷失,可见当时盖造者精心设计,让碉楼处在一个关键位置,既可保卫周边村民安全,又可摆下迷阵,不让侵略者轻易靠近。


炮楼的精心设计皆为抵御之用,在碉楼门前的积满落叶,四周青砖墙壁青苔斑驳,历经多年风雨侵蚀的门首匾额处有“太平楼”题名,如今这三个字也被人凿掉了,似乎这一带的古宅都要被拆了。



碉楼共有四层,举目估测高十多米左右建筑主体结构保存较好,由于碉楼是作为防御之用,明显可以让人感受其各项设计是为了防御。碉楼由青砖层层累砌起来,墙体厚实坚固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每层楼都开有一个石碑大小的窗口,窗口中间都是拇指粗的铁枝组成的防盗栅,窗口的作用一方面是作为瞭望口,观察外界动静,一方面是作为枪眼(射击孔),直接对外实施射击。


村里的年轻人叶某堂拿来钥匙,打开了碉楼尘封已久的大门。进去后,可以看到碉楼内部一些墙壁是重新刷上了石灰水,据说已经经过多次修葺,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底层不通风,碉楼内部显得阴沉,还有一股淡淡的霉味。


通往二楼首先要爬一架又窄又长的木梯,叶某洪老人手脚麻利地爬上去,笔者跟随其后,爬上后一阵呛人的灰尘飞起。二楼堆放了当年一些废弃的木板,据说是床板,因为二楼主要是作为防卫人员起食饮居之用,还专门设有一个便溺角落,方便防卫人员全天居住。“要是打仗,值班的防卫人员一刻都不敢放松,一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轮流值班。”叶某洪回忆说。


三楼居高临下,利于攻击。走上三楼,豁然开朗,由于有三个射击窗口,光线足够。叶某洪老人走到射击孔前比试一番,模仿当年防卫人员是如何向外射击的,射击孔的造型都是内大外小,有利观察和射击。在碉楼的三楼东南、西北角,各有一个凸出悬挑的防御掩体设施,称为“燕子窝”,是作为瞭望台之用,用于观察周边情况,同时扩大了防御的空间,人站在其中可以向下、向前、向左、向右四个方向对外射击,形成交叉火力。


从碉楼内部也可以到达第四层楼顶,但由于已经封闭,笔者只能爬上另一个制高点,从高往下观察。站在楼顶上,极目远眺至田坑、横沥、村头等地,甚至可望至常平。


据说村尾碉楼始建于明代,村里曾有七座,唤作“七星楼”,呈七星拱月的态势,遥相呼应,气息相连,构成维护村庄安全、防盗拒敌、打更报时的防御网络。清朝末年和抗战爆发之前,“七星楼”派上了重大用场。


1928年,听闻乡亲受战乱侵扰,外出的游子和华侨纷纷捐款重修“七星楼”。当时国外的碉楼防御设计已发展较为成熟,华侨们学习国外的经验,不仅出资重修了碉楼,还指导乡亲加强防御,华侨从国外购回枪支弹药、探照灯、报警器等器具,提高了碉楼的防卫能力。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侵犯东莞。碉楼内,村里挑选成年男子昼夜轮班执勤,据叶某洪回忆,年幼的他曾有一次跟随着父亲走进碉楼里,看到防卫人员高度警觉,一旦发现有风吹草动,马上拉响警报,并且有探照灯指向可能存在危险的方向,使村民的防卫做到心中有数。如果有敌人来袭,凌厉的警报声、锣鼓声和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对敌人也可以形成很大的心理震慑。除了枪支弹药,碉楼的石块、石灰都是有效的打击武器,对暴露在楼外的敌人有很大的杀伤力。


1949年之后,随着社会相对太平,村里“七星楼”的防卫作用已不复存在,除了位于核心位置的太平楼之外,其余碉楼皆被人为拆除,如今作为村里唯一的曾经重要军事防御建筑,提醒着村民,今日的幸福来之不易。


村民叶某堂说碉楼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的一个伙伴,他们在碉楼附近玩耍,上学后,老师安排实地参观碉楼,还要问老一辈关于碉楼的传奇故事,并且写下感想。后来碉楼楼顶上安装了喇叭,每当广播一响,全村人都能清晰听到。每天傍晚,落日的余晖洒满村落,矗立在村落建筑群中的碉楼传来悠扬的音乐,村民们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曾历经沧桑的碉楼已经成为村尾村民集体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在碉楼左侧还有另外一栋老宅,里面空无一人,走进巷道,至少看到几十座被废弃的古民居,从敞开的大门望进去,可以到丢弃的农具和家私,一些红砂岩和青砖砌成的墙壁已经被榕树攀附,随时可能坍塌。


有些古宅的堂屋和院子内全长满了大树,除了看到一个老妪在一栋老宅内留守,其它地方基本是没有住人的。我在一口古井边发现了大量坍塌的夯土房子,返回到水磨青砖砌成的碉楼那里,正所谓“无雕不成屋,有刻斯为贵”,只是大门紧闭,无法进去参观了。



再途经几十座残墙断壁之后,我就开始拍摄一些红砂岩门槛的石雕,通常石头的构件没有那么容易毁损。我被蚊虫追着咬,穿过巷道,走到一长排的麻石铺设的村道上,顺便参观了两侧的民居,离开村尾之后,我又穿过了分布着火柴盒式的自建农民洋房的村镇,大量泥头车驶过,遇到学生放学,我走了几公里,看到几栋在建的火柴盒式的农民洋房,对面是一个极为空旷的施工区域,据说要新建厂房。


我走到了村头村的崇文路,刚走半小时,完全看不到古村的感觉,到处是收购废品的,两人工作人员在架设检修电缆,到处是破败的古宅,两辆拖拉机拉着堆积如山的木柴,经过横沥村头孔四经济合作社,参观了朝凤祖公祠。


《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295:朝凤祖公祠大门紧闭,没有办法进去参观,离开后经过一个路口,看到一栋三层的办公大楼,走过梅村居,左转进去可以看到一些老民居。


我再行百多米,抵达池塘旁边的菜市场,广场后面是一个在建的新宗祠,后再是东联村,几个老人在晒农作物,我碰到几条恶狗,临时中断采风,返回到村头集镇上,经过一家水磨肠粉店,在那里吃了一个蘑菇炒肉,支付13元钱之后,再走百多米就来到镇上,站在马路边等车。


13:30分,一辆2路公交车驶了过来,两辆黑车插入公交车道,停在马路边拉客,我和另外几个人上了公交车,投币2元,司机是一个老年男人,公交车上有五个少妇,都抱着小孩,我数了一下,有五个男婴,一个女婴,这又加剧了男女性别比的失衡,后来又上来一个老太婆,她跟儿子和外孙一起坐车,这让我想起了当下的孩奴一族的现状:



单身的变精致了,结婚的变精神了,或者神经了。单身的再穷也有精致的瞬间。有娃的再富也有吃土的时刻。有一个娃的看起来都是中产,有两个娃的看起来全是土豪,有三个娃的绝对是土豪里的战斗豪。中年人在娃身上一掷千金眼都不眨,都是土豪。但给小孩报了各类攀比的兴趣班之后,却连一顿大餐也请不起了……白天暴发户,晚上就可能沦为困难户。手上但凡攥着点钱,就在脱贫的边缘反复试探,最终总是以失败告终……



一切都取决于一念之差,比如又给娃报了个班。我看到中美洲的中小学生每天只上半天课,也没有看到有人拼娃炫富,国人攀比恶习不降反升,那些天天迎来送往的兴趣班、补习班们,以为自己手底下带着一群小富二代,殊不知这群娃的爹妈为了给他们交个学费,可能又多吃了好几个月的泡饭榨菜。很讽刺的,一些老师本来水平就低,尽教一些死知识,整体而言国内的一些教O育是失败的,群众都知道,本来义务教育就是免费的,结果现实中才发现中小学教育折腾的比大学教育还昂贵。


我在二点左右到达了横沥镇政府办公楼旁边,办完事之后独自离开,搭乘807路公交车,票价是2元,但我没有零钱,只能投币5元,在车上看书,结果下错站了,我居然在常平医院就下了车,无奈继续徒步,经过公园和铁轨天桥,走到了霞玩村,经过一些工厂,在土塘村的塘霞路看到几个年轻人摆着牌子招人,我快接近火车站时,临时决定去土塘村参观一下。


土塘村位于东莞市常平镇的东部,常住人口约2850人,面积8.7平方公里。广九﹑京九铁路,常东公路,常虎高速纵横贯穿,使得土塘村的地理位置越显重要。九十年代初,该村充分发挥土地资源丰富这一优势,在土地开发上大胆创新,采取了引凤筑巢的决策,变土地资源为资金,分别引进了航天﹑大东骏通﹑王氏﹑泛昌等大型外资企业。


至2012年底,共引进了外资企业60多家,发展个体工厂100余家,外来人员也达到了3万多人,三资出口值达130多亿人民币,来料加工工缴费结汇9000多万港元,村级经济总收入3785万元。工业的发展带动了土塘村的第三产业,全村共有一个农贸综合市场,超市7家,中小商场10余家,酒店﹑酒楼4家,更好的满足了村民及外来人员的生活需求。


土塘村邀请设计院有关专家对全村的地理位置作了全面的﹑科学的测绘与规划,为土塘村今天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依据。为营造一个较好的投资环境,土塘村相继投入亿元巨资,分别建成了土塘水厂﹑电厂﹑铁路高架桥等,全村的道路﹑排水等基础设施硬底化也日渐完善。为丰富广大村民及外来人员的业余生活,



土塘村相继建成了土塘公园﹑旺角新城风情步行街和贯穿土塘南北的商业大街。同时,土塘村对教育也极为重视,在镇委的大力支持与投入下,计划搬迁土塘幼儿园,新幼儿园建筑设计面积约6000平方米,可开设12个班;计划将土塘小学拆﹑扩建,预计新建一栋五层教学大楼,面积约7500平方米,可开设24个班,从而更好地满足学龄儿童的上学需求。


《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297:常平土塘村是典型的城中村,到处是收租婆和拆迁户等土豪,在火柴盒式的自建农民洋房后面可以看到一些残墙断壁的古村,在土塘四片一巷堆积着很多垃圾,老鼠横行,意外走过《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298:留春别墅,牌匾被人破坏,红砂岩和青砖砌成的老宅依然保存完好,右侧是《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299:土塘小学校旧址,



走进门楼,可以看到会堂,门口写着教育英才,后面有两排教学楼,典型的民国时期的建筑,一处伟权堂已经废弃,土塘小学的前身为“有则学校”,中华民国二年,土塘村人于黄氏宗祠内的“有则堂”办起了有则学校。“有则”理念的最初来源为《诗经大雅烝民》中有“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的诗句。上世纪80年代易名为“土塘小学”,但“有则”学校文化的精髓一直承传下来,并且在新的形势下得到发展。



历任学校领导和全体教师都认识到:凡是体现历史发展方向的先进文化都是继承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并加以创新而来的。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世界是永恒运动发展的,而物质世界的发展运动是有规律法则的。则,一指客观世界运动内在之法则;二指社会之规则、准则,榜样,规范,法制。有则教育就是对学生进行正确信仰的启蒙教育。因此,我们努力将这一富有价值的文化传统加以发扬创新,成为今天的办学特色。


  学校占地12920平方米,绿化面积达100%。经过2009年常平镇的第二次联合办学后,原麦元小学、霞坑小学并入土塘小学,教学资源得到进一步的整合,学校的办学规模得到了扩充,现有16个教学班,736名学生,在职教师36人。教师学历大专以上(含小高1人)34人,占全校教师94%,中师毕业2人,占全校教师6%。


再穿过村庄,过马路来到另外一个村,狭窄的街道上分布着很多商铺,有人出售黄色周刊,我绕到一个广场那里,赫然看到了当地最大的祠堂:《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8300:黄氏宗祠有则堂。


宗祠的堂联是:宝山毓秀,叔度遗徽,黄氏宗祠的石刻牌匾是状元黄思永提的字。

黄思永,字慎之,号亦瓢。本籍安徽徽州,寄籍江宁南京。生于清道光22年(1842年),卒于民国3年(1914年)。光绪六年庚辰科状元(1880)。


从此先后任翰林院修纂、军机处章京、右春坊右中允等职。后开办北京工艺商局,还投资天津北洋烟草公司,组建北京爱国帐烟厂。光绪二十九年,清政府设商部,黄思永被尚书载振聘为头等顾问,与张謇被时人称为“商部实业两状元”。不久工艺商局停办,黄思永遂南归浦口任商埠督办,辛亥革命以后,卒于上海。


道光30年,太平天囯起事,咸丰3年攻入并建都南京(1853年)。战乱中,黄家人多有罹难,其中即有黄思永父母。黄思永则由其已行聘之金氏的父亲延师教读,直至同治2年(1863年)与金氏完婚。婚后,他以经史书法见长,教书、誊经,得以维持生计。同治12年(1873年),他朝考后任职礼部,继又考入军机处。《清代科举考试述录》载,光绪6年他得中状元。在我国,状元多是碌碌无为,但黄思永是一个例外。


据台湾朱沛莲《清代鼎甲录》(1985年商务版)卷3“状元”载:“黄思永,江苏江宁人,字慎之,光绪六年庚辰殿试一甲一名,授修撰。十九年九月,以办理山西赈务,驰驱边徼,交部从优议叙,嗣为国子监司业,旋迁詹事府右春坊右中允,改左中允。尝奏请发行昭信债票,依议施行;又奏口岸铁路矿产三事,均如所奏办理。迁侍读,旋擢侍读学士,入直上书房,充日讲起居注官,改国子监祭酒。二十八年因案革职。三十年三月,剏办工艺局,著有成效,开复三品衔、翰林院侍读学士原官”。


清朝灭亡五六十年前,共有两波经济改革热潮,朝廷重臣是改革的主力军。黄思永是继李鸿章、曾国藩第一波洋务运动之后,第二波近代改革大家,他的改革行动一直延续到清亡。现代我国的工商业,如多开通商口岸、修建铁路、开采矿藏、发行股票债券,头等功臣都有黄思永。

他努力学习,善于接受新思维和新事物,而且教育其子黄中慧学英文,学西方科学技术,并送黄中慧赴美国深造,黄中慧后成为他兴办实业的得力助手。

1898年七月二十七日,鉴于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事属创举,开办不易,欲速不能”,因而批难并表彰了日讲起居注官黄思永关于“自行筹款,设立速成学堂,以期收效”的奏请。此时离西太后“戊戌政变”仅有九天。这是黄思永对现代中国教育的一大贡献。


1903年,清政府设立农工商部,特聘黄思永和张謇(江苏通州人,光绪20年状元)为顾问。二人共同起草并颁布了《奖励公司章程》、《商会简明章程》与有关铁路、矿务、商标等诸多章程法规,大力扶持民族工商业,吸引众多投资者兴办工厂商行,时人称为“商部两状元。”两位状元更是身体力行,黄思永经营于北,张謇经营于南。黄思永在京城创办工艺局,其产品中尤以景泰蓝铜器最为精巧,曾两次在国际博览会上获奖,



市场价高而供不应求。八国联军中美军多次登门欲以高薪聘请黄思永任职,均遭其严辞拒绝;德国占领军胁迫北京市民悬挂德国国旗,黄思永串联众多街区市民坚决抵制,可见黄思永中华民族的凛然正气。黄思永还创立慈善工厂,安排贫民就业,得到社会广泛好评。



黄思永是中国兴办债券股票的第一人,黄思永也是收集整理甲骨文的第一人。黄思永与张謇被时人称为“实业两状元”。

“应殿试举人臣黄思永,年三十九岁,江苏江宁县人。由拔贡生礼部七品小京官应光绪元年顺天乡试中式,由举人礼部额外主事考取军机章,一应光绪六年会试,恭应殿试。将三代脚色开具于后:曾祖国楹,未仕,故;祖德符,未仕,故;父汝玉,未仕,故……”周道祥指着试卷介绍说,科举考试非常严格,首先要交代考生自己的经历,甚至还要写明祖上三代读书经历,是否入仕等,然后再进入正题。在很多人的印象中,



古代的“高考”科举考试中,所考的内容大都以八股文为主。在位于休宁县的中国状元博物馆内,珍藏着多份古代科举考试时的试卷。从试卷的内容来看,考生的文章并非传说中思想僵化的八股文。考试的文章谈古论今,无所不包,甚至有的考生观点新锐犀利:光绪六年(1880年)休宁籍状元黄思永在殿试文章中,大谈促使官吏清廉可借鉴汉代制度;清末名臣张之洞在殿试时,发牢骚式地“吐槽”科举制度选拔人才的弊端……



黄思永文章的议论中心是如何考察选拔官员,确保官员廉洁奉公。黄思永在试卷中首先论述了历代用帝王的恩德、程朱理学的教化来教育官员廉洁的重要性,然后再提到这些道德的感化并不能使所有官员保持廉洁,对于官员要建立一套严密的考察任用制度,用制度来约束官员的行为。甚至他在试卷中对汉代考察官员的方式津津乐道:“唯汉代考察之法最为精密,汉以六条查两千石,如田宅逾制牟利渔侵诸禁是也……”


1903年,清政府设立农工商部,聘黄思永和张謇为顾问。文从沈梦了解,二人共同起草并颁布了诸多章程法规,大力扶持工商业,引人欢呼,时人称为“商部两状元。” 文从沈梦了解,黄思永书法雄劲多姿,气势逼人,在状元中当属极佳品。从现在老百姓的审美眼光看,似乎也很少有所谓“书法家”能达到这个水平!

以前我们以为科举考试非常僵化腐朽,其实今天的应试教育远比古代更僵化,培养的人才更腐朽,史料记载,张之洞在参加最高级别的科举考试之时,居然在文章中大谈科举考试的弊端,很可能会以“零分试卷”处理。但最终在阅卷时,因张之洞的文笔精彩并没有名次靠后,也正因为他的观点如此犀利,主考官们只给了他二甲第一名的名次。但慈某禧却看到了这份试卷,觉得他是一位可用之才,破例将张之洞的名次向前提升了一位,让他成了一甲第三名的探花郎,张之洞才幸运地走进了紫禁城。


黄氏宗祠后面有一个大的院子,运气不佳,铁门紧闭,没有进去参观,它的右侧有几处民居正在维修,再返回到街道上,到处是卖狗皮膏药和女性拔毛褪毛的商铺,在星速购物广场那里右转,再行走到另外一个村庄,发现一株大榕树,俄顷行走金炉村,经过爱日园,看到大量的城中村的人在做工厂外发的小订单,继续走了两公里,上了高架桥,可以俯瞰古村落,在夜幕下走到东莞市奥米科实业公司,发现这个片区的工厂生意还可以,到处招人,在东莞金杯印刷有限公司门口遇到一个超凡脱俗的穿着连衣裙的小姐,在东莞这个地方实属难得。

再过马路抵达京九国际玩具城,在一个餐厅吃了一份23元的套餐,然后开始看书。


东莞东站候车的人并不多,最后我发现大部分候车的人其实都是去深圳的,我们在20:50分左右开始排队,很快就鱼贯进入火车站候车广场,找到12车厢,先有一个老头挑着沉重的担子下车,他老婆和中年儿子尾随在后面,下车的人多,上车的乘客更多,第12车厢的走道都站满了人,我又推又挤的艰难走到了车厢末尾,最后才看到我的座位,已经被两个年轻人占据了,我无奈叫他们离座,但我坐下来也不开心,因为周围全是人,男男女女站在我旁边,一个车厢就装了几百号人,整个列车估计装了几千名前往深圳的乘客(K1091次),


过了40分钟左右,列车驶进了深圳东站,排队下车,看到几个黑发披肩穿着连衣裙的美女,急忙走到站外,冲到地铁站,又要过安检,刷卡进了地铁候车区域,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我只好排队,过了十多分钟才驶来一辆地铁列车,但挤不上去,只能等下一班车,每次挤地铁就能听到女人叫“日你马的神经病”的声音,心想你们年轻人挤着到深圳工作,也怪不了谁。再等了一会,看到另外一辆区间车驶过来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挤地铁,好不容易挤进了车厢,两个女人将我夹在中间,我又浑身汗臭,真是内疚,到了塘坑地铁站,又要下车,再排队,再勉强挤上另外一辆列车,到了家已经是很晚了。

洗完澡发现背部跖骨那里的皮肤红肿,可能是背包时摩擦掉了一层皮,非常痛。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4
评论 9
作者提到

1天  5月  ¥40  一个人

自由行、穷游、周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