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小姐姐旅行到古代,隐居在大理的千年山村,追寻失落的慢时光生活

2019-07-17
鲤游星球
阅读 4.6千
出发时间7月
行程天数5天
人均花费1.6千
和谁出行一个人

011、诺邓,我随意的住了下来

云南大理州,云龙县,诺邓村

这是一座位于山底、山腰、山顶的村子。

这是一座千年来村名没有改变过的村子。

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个途径点,也因古代盐井的特殊性,诺邓是这片地区的经济重镇。

这里有诺邓火腿,因为村里制盐,在千年前就形成了做火腿的土方法,传承到现在,家家户户依然挂着火腿,用以招待客人。

而诺邓,最近几年受游客关注,正是因为诺邓火腿入选了《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的舌尖美物。

大理去往诺邓,一路兜兜转转,换车几趟,至少花费四五小时。从大理下关兴盛车站就可以搭乘大巴车,大约耗时3个小时到云龙县汽车站,下车后还需要换乘,找面的包车50~70元,或三轮车包车40~50元。

我去的那会儿,诺邓公路还在修路,我在县城叫了一辆三轮车,颠簸着上山。路上,要和司机师傅聊天怕也是我控制不了的,想要说的话语还不用说出口,就自动被颠簸出来了。

到了目的地下车,整个人依然处于尬舞摇晃的节奏。

司机师傅说,小姑娘不错,说话的样子很诚恳嘛。

我心里想,可不吗。

毕竟随着颠簸,每次说话都点头啊。一边说话一边点头,说多久就点头多久,这是我认为不诚恳都不行的说话方式了。

诺邓村依山而建,脑补一下布达拉宫就行,所以诺邓村不分村头村尾,只有村上春树和村下春树。以及山那边的村,山这边的村。

在村下的大空地抬头360°环绕四顾,房子一层层往上排列,清一色的黄色土墙,或者深黑色木头,除此以外,只有部分绿叶探出来增加点色彩。

事先没有定好入住的客栈,打算来到了逛逛再看情况,毕竟行李不多。

如果是提前订好客栈,客栈老板一般都会叫请当地的人下山给你搬运行李。我在村下就遇到了一位老大爷,黝黑的脸庞上爬满沟壑一样的皱纹,头上缠着头巾,看样子约莫得有五六十。

这事就得两看,人家年纪大,按理不该再干这么粗重的活儿,但是这位老大爷乐在其中,不过搬运一趟就是十来二十元,这个挣得不多,于一般游客来说简直是久干逢甘雨,便宜的要命。

若有朋友过去,建议额外给点小费,另外自己能拎得起的小物件就还是自己双手和肩膀搞定,大不了半途休息五六次,纯当在半山腰看风景。

欢迎关注公号&微博:@鲤游星球

村里的巷道都是阶梯,由黄土、石板、石头混合组成,也有部分路段是开山凿路而来,路上散满黄土泥沙。巷道也是四通八达和蜿蜒不绝的,我一路跟着感觉走,感觉哪来我不问,感觉要哪去我也不知道,左转右转又左转,弯曲到让我晕头转向。如今我要是再去走一趟,肯定无法重现那时候走的路线。偶尔回头遥望山那边的村子,或者村下,越来越觉得居高临下,越来越觉得宁静。没遇到什么人。

到了一处山路阶梯,爬坡而上,将至高处,忽然施施然走出一个背着双手、身穿黑衣黑裤的半秃老爷爷,微笑跟我打我招呼,我气喘着也要赶紧回以微笑,再加把劲抬腿爬完几步阶梯,站到了老爷爷身旁。

欢迎关注公号&微博:@鲤游星球

得了,又有理由在半山腰休息了,还很光明正大,跟热情的当地人交谈嘛。老爷爷问我从哪来,我问老爷爷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玩之处,谈话基本围绕这些展开。聊着聊着,老爷爷话匣子像是免费开放的主题乐园一样,讲的越来越多,基本免去我的提问。再到后来,老爷爷邀请我到他家去坐坐,我欣然前往,跟在后面,走了二三十米,往右转上阶梯,然后就到了一片大空地,那里有一颗遮天蔽日的大树,当地人称之为大青树,也是诺邓的地标之一。从大青树往前经过空地,穿过一条杂草丛生的小泥路,停下,到了。

欢迎关注公号&微博:@鲤游星球

那是座大房子。后来才知道,这是典型的一颗印建筑布局。大致理解就是通过不同的房间和外墙组成方印外观的布局。随之还有三坊一照壁、四合一天井等。都是高深的玩意。

老爷爷问,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我说还没呢。

老爷爷说,就住这里,客栈有房。

我那会才知道,这座房子是客栈。然后就看到了门口的牌子,一颗印木石雅居客栈。

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022、隐士:客栈老板石头哥

一颗印木石雅居客栈的老板自称石头,年约四十,留着寸头,我唤一声石头哥。甘肃人。明显是个资深驴友,热爱书画、太极,经常穿着粗布麻衣,或者太极的练功服。

年轻时游荡过不少的山川河流,也在老家做过小生意,后来估计是喜欢上诺邓这个遗世独立的村庄,加上很关键的一点:人要生存。石头哥在此经营客栈,盘下来的这座一颗印大宅子,据说得有两三百年历史,跟房主谈了十年合同,前几年每年才几千元租金。

这个价格也让我颇为冲动。不过红利期想必已经过去。村子里大部分客栈原先都是当地人自己用自住的房子开的,这几年,已经多了很多有想法有情怀的外地人过来。

时值7月初,正是暑假,石头大哥把在老家读小学的孩子接了过来,算是度假。名字我也不太记得,长得白嫩,多肉,虎头虎脑的,笑起来有点小酒窝,眼睛也是少年该有的亮晶晶,让人看了觉得讨喜。我暂且称之为虎子。

石头哥实际上话不太多,多数时候都在忙碌,在各种旅游网上回复网友,或者回答咨询入住的问题,要么就是看看书和新闻,或者练练书法,有时候会在客栈里找不着他,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偶尔会在大青树那里的大空地看到他,跟村里人闲聊。

石头哥有一手好厨艺。至少我这么认为,说不准虎子就是石头大哥给养胖的。我在这住下的时间里,顿顿都是石头哥下厨。有时我帮忙打下下手,更多时候是在旁边看着,与石头哥一边闲聊唠嗑,或者是游走在村里的各处,等候吃饭的叫唤。至于饭钱,普通的一顿十来元,如果是吃烤肉,升至二三十元,也很划算,到退房离开的时候,石头大哥会连同住宿费一起结算。

烤肉算是石头大哥的拿手好菜。

住下的第二晚,石头大哥就用烤肉招待了我。这一顿实在是心满意足。但吃一次烤肉不容易。得石头大哥翻过山头,跑出村外好远才能找到市集,然后买齐烤肉食材。村里的人赶集便都是如此。

客栈门前有一片露台,石头大哥搭了个木地板,摆放好一张木餐桌,这便是用餐之地。

临近傍晚七点时分,石头大哥开始忙活起来,把炉子生火完毕,摆上各类食材,开动。勾兑的酱料尤其值得称赞,这也是烤肉以及烧烤这类做法的秘诀之一。石头大哥站在炉子前,热火朝天的翻滚架子上的食材,看那个架势,跟练书法一个模样。我甚至怀疑他站立的时候是不是还摆了杨家太极拳的腰马步,这不就是功夫烤肉么。

烤肉或者其他素菜类,但凡一放到我们的碗里,便能立刻消失掉,虎子吃的尤其快,对得起他长身体的年纪。我也旁若无人,用餐礼仪什么的等打着饱嗝的时候再去思量吧。

对于烤肉的评价,我只有一句:如果石头大哥改行开烤肉馆,我想必是其中一个VIP会员。

如果想看石头哥耍太极,得清晨足够早起来,第二天我迎来了诺邓村的第一个晨曦,其实那会还早,晨光尚未出现,石头哥已经在大空地那里耍了一轮太极拳,一身白色麻布大褂,身姿自然,旁边坐着几个村里的老人。偶尔虎子也会出来溜达一下,有时候也会跟他父亲耍两路太极,不过更多时候是跟村里的几个孩子玩。

出来混,肯定场面上不能输了,我立刻施展第八套广播体操,村子里静谧无声,风吹过都像是带了消音器,但我心中自带BGM,这个时辰尚早,也像极了以前刷八套的气氛。

但终归,石头哥悠然自得的耍太极,那副画面距离我的生活很遥远,但我觉得很真实。某些时候,我也希望能够如此,心境淡然,有坚持之事,有兴趣所乐。

石头大哥的客栈经营目前还好,诺邓古山村始终客流量还是相对少,但也能温饱,以及盈余,虽未曾大富大贵,倒也不用担心大理洱海边的客栈,因整治而关停两年。

这么两三年来,石头大哥也算是把理想和生活平衡了起来。

在他微信朋友圈里,经常看到他发关于旅行景点、旧建筑以及他儿子的照片信息。可能这周看他发了大理的云很美,下周他的信息就变成儿子取得英语课优异成绩作为主打。

偶尔也会发一些客人入住客栈后一起用餐的照片。

他的慢生活,完全不是别人幻想期待的那种。

033、诺邓的地标景点

“诺邓”,白族语为“有老虎的山坡”,村庄所在的山峰海拔约为1750~2910米之间。

想要见到村里人,要么去到山脚下,那里有村子的活动娱乐聚集地,多半人都往那边去了。

如果要在山上村里见到人,多半还是要登门叨扰一番。

这座遗世独立的小山村,历经唐、宋、元、明、清、民国多个朝代时期,大概已有1200年。

村里大约有100座明清两朝的院落,以及部分民国时期的建筑,大部分院落式样都属于白族特色的风格,比如“一颗印”、“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等。

运气好一些的话,说不定你偶然闯入的便是有300年的宅院,或者某位清朝进士的故居。眼光足够毒辣的话,估计不用主人家介绍,都能从宅院里各处可见的历史痕迹、文物,感知到年轮的滚动圈数。

从山脚的诺邓盐井沿山坡蜿蜒向上,一共会经过被村民归纳出来的24个景点,分别是千古盐井,卤脉龙王,北山重楼,河东民宅,盐街盐局,提举衙门,道长月台,银匠旧居,河头潭影,黄家古榕,贡爷家风,进士家雕,屋檐五滴,多台院落,袖珍小院,台梯集市,村巷石板,盐马古道,本主神祠,棂星门坊,文庙秋阳,玉阁星图,五云红叶,香山晴岚,最后到达整个村子的最高处,俯瞰整个村落。

043.1、诺邓千古盐井

诺邓盐井自汉朝开采以来至今已有两千年的历史,而从有明确记述的则是从唐代开始。

而由于盐业经济的发达,诺邓村历史上曾一度成为滇西地区的商业中心之一,在嘉靖《大理府志》所列市肆中地位重要。

古代诺邓的商路驿道,东向大理、昆明,南至保山腾冲,西接六库片马,北连"茶马古道"通兰坪、丽江、西藏。

在这座古盐井的房子里,有一口21米深的直井,诺邓古人用人工汲水的方法,从下面的井取卤水,分给村里各户煮盐。

053.2、诺邓火腿

诺邓在近代被世人所知,是犹豫外国游客的挖掘。

而诺邓在近十年里变成旅游热门地,是得益于央视摄制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把诺邓火腿选入了舌尖美物。

可以这么总结一句:近十年的诺邓,就是一个腿村。

诺邓火腿是云南三大火腿之一,配料独特,切口肉色嫩红,特别适合用于配搭各种蔬菜的煎炒,自带咸香风味,由于肉质细、油脂薄、瘦肉多,口感厚实。

在这个人人都是美食家的年代,诺邓火腿还是受欢迎的,也有不少游客买来送礼。但这也是人人都是养生大师的年代,不管送礼还是自用,腌制的食物不宜多吃,盐分摄入过多,对身体多少会有影响。

 

063.3、百年大青树

村内二百年以上的古树尚存40余棵。其中最为古老的就是诺邓村地标之一的大青树,据村里人说至少有四百年以上历史。

大青树位于诺邓山村的半腰,位置极佳,能俯瞰大半个山村,也由于高度适中,大青树下也成了村民相聚一起聊天休息的地方。

073.4、明清进士的提举司衙门

提举司衙门旧址,是古代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旧址。位置在诺邓半山腰的大青树斜对面。旁边的小路往前走就是木石雅居一颗印客栈。

后来提举司衙门外迁,这里就演变成了黄氏家族私宅,并被改造成登载本家科举功名的“题名坊”。

这位牌匾上镌刻的是黄文魁、黄翔龙两代进士举人。其中牌匾最上方四个大字是世大夫第,大夫第一般是古代士大夫的私宅,前面再加个世字,表明了这位黄文魁进士当时的荣宠和地位。黄文魁是乾隆年间恩科举人、辰科进士,并加封为直奉大夫广东提举,在清朝管制里就是正五品文散官,提举虽然是从五品官位,但却是实权在握,而且赴任广东,算是清朝时期比较重要的省份了。而自明末黄文魁首贡并出仕广东提举以后至清末年间,据传村里共出 “ 二进士、五举人、贡爷五十八、秀才五百零” 。

站在残破的牌匾前,我与小狗同仰望。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如果戏精上身,脑补一下在乾隆年间这里出了一位进士和大官,当地村民还是会景仰和敬畏,虽然不是现管,但毕竟是同乡,古时宗族关系远远大于法理,若是出门在外,多多少少会与有荣焉,腰板也能直起来。当年这位提举大人的宅子,位于半山腰中,大青树旁,门前一大片开阔的空地,想来也是气派,如今已无后人居住,当年的风流荣光都只剩下破壁残桓,牌匾也在岁月侵蚀中渐渐发黑模糊。

 

083.5、恢弘的玉皇阁

通往山顶玉皇阁的石路。有时候会迷路,分不清路的前方通向何处,唯一能辨别的只有上坡和下坡。

进入玉皇阁必经的棂星门。

经过棂星门往前继续前行,百来米便到达文庙。

文庙即孔庙,用于纪念至圣先师孔子。

文庙相对于的是武庙,用于纪念武圣关云长。

在古代,一般只有州级别以上的驻地才能获批兴建文庙和武庙。但诺邓作为一个村,却建有文庙武庙,"文武并列",可见当时诺邓的经济地位、文化地位。

玉皇阁建筑群玉皇阁建筑群,始建于16世纪明嘉靖年间,17世纪崇祯朝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维修和扩建,清末时又有部分建筑遭到毁坏和修复。是云南现存的极少见的三层阁楼式古建筑。

玉皇阁大殿顶层上现存的藻井绘画"二十八星宿图",被当地政府称之为"诺邓一绝"。

094、诺邓的小路以及各个角落

旅行到古代,在千年山村诺邓里隐居。

每天我的主题必然是游荡村上村下,漫无目的。

很多时候,漫无目的的程度可以去到,走过的小路,都在重复着。

那些镶满小路的黄色,四处延伸,都在重复着。

我的开心,悠闲,也都在重复着。

这一路经过的许多景致,都谈不上名胜,也无迷人的样貌,只有安静,安静。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从大青树的一边往上走,一路蜿蜒,来到了诺邓的这条蛇岭古道。

在黄色蔓延开来不知何处是尽头的条条小路里,只伴随有一些黑色的石头,别无他物,放眼望去,其实颇为单调,偶尔从半人高的墙壁里串出来的一些树枝绿叶,也无法增添太多的绿意。

如果不是在村里有遇到过一些人,我真的会被这些巷子小路里的安谧氛围误导,掉入这是一座废弃多时杳无人迹的山村。

在闲来无事身心宽松的情绪里,游走于无人的小路,自娱自乐便能中和掉这单调的黄色和无聊。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尝试从各个角落里找到可能遗落的旧物。

从客栈老板石头大哥那里了解到,过去十多年间有不少人到这里淘旧物,完全不介意村民看待他们是收破烂或者捡破烂的眼光,在互相认为对方无知的背景下,村民丢弃的一些家里旧物被他们神情兴奋的整理收拾好带走,还有一大部分,是村民开心的以低价卖出家里一些瓦瓦罐罐,当然也有价格高的,比如玉器、木制家具等,但那个所谓的价格高,完全是在村民的认知里,而在外面的旧物市场,收购价格就低到跟废纸论斤称重收费一样了。

石头大哥来了这开客栈后,据说也淘了几件满意的旧物,有木制窗户、旧桌子什么的。听得我两眼发光。

石头大哥说,现在就一个蹦都没有了。

连那些淘旧物的人,也有好几年的光景没有出现过。

当我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其实已经两眼暗淡,心若死灰,如果以淘旧物逐利为生的人都不再出现,那就说明现在应该是连任何念想都不应该有了。

但这不妨碍我心怀侥幸。最好是铜钱什么的。不过都沦为了游戏之举,实在不懂如何鉴别。

古旧的墙壁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旧物遗留在石头堆叠的缝隙里。

见到一些黑色沾满泥土的铁块,我都差点以为是漏网之鱼,但事实证明,那不过是泥土里常见的一些矿物质的堆积。

一位老奶奶的招待。在此逗留了半小时多。

这其中也入过不少人家宅院,各处相谈甚欢。如果脸皮厚一些,甚至能留下来蹭饭。也被各家带着观赏了不同的家传宝物,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青铜器具、百年门窗。但是当然,哪怕脸皮再厚一些,也不能把一些有价值的旧物顺走。

 

106、在诺邓的日常,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6.1

客栈门前的露台也是我常待的去处。

从大青树和大空地的地方看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景让我想起的是神雕侠侣里的绝情谷。

每个傍晚,我都会结束我大半天的游荡,回到这个露台,静静独坐。短短几天,像是形成了我自己的仪式。

并不是因为饥饿本能的叫唤。

我更加喜欢这个地方带给我的宁静。可以看着低垂的蓝天,可以慢慢等候日落的到来,可以看着时间慢慢流逝,可以感受更加新鲜的空气。

与之相比,某些海边的观景位,或者咖啡馆前的小餐桌,似乎也能如此消磨时间。

但我是短暂的住在这里,这使我的感受,与众不同。无高下之分。

6.2

我和骡子没有任何故事。至少骡子知道这事。

我只是强行合影。

我生怕骡子看我不像村里人,明显好欺负啊,然后一脚踢飞我,再低头寻找食物。

每次靠近,总是小心翼翼。

偶尔骡子也会一惊一乍,鼻子哼呲的呼气,吓我一跳两跳三四跳,好想说一句,哦,我的老伙计,我敢发誓,你再这样,我就要踢烂你的屁股了。

村里见到的骡子,基本都在干活。偶尔见到我认为是在悠闲散步的,可能过不了一会又要跳出来个主人,交给它一堆任务。

这个时候我会稍微得意一下,感觉这些个老伙计终于被踢到屁股了。

 

 

6.3

在诺邓村周边,尚有几个不错的景致,大浪坝、天池、太极图

就我个人的观感而言,村外的这些山川河流,并没有撑起过多的雄浑壮丽,大自然的雕刻也远远不如诺邓山村的千年绵延来的震撼,如果时间允许,也可以安排来一趟游览。纯当做住在村里的时候,挑了个好日子,约上几个游伴,来一趟郊游踏青。

 

这是大浪坝草原。但是草就基本如同男士的寸头一样,不茂盛,放眼看去,草原是谈不上了,最多就是一片草地。

但还算宽广。

如果是三五好友过来野餐,其实就会变得有意思很多。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来到天池。那时候其实景致一般,所有录入眼里的颜色,都是植物的绿不够绿,湖水的蓝不够蓝,天空阴霾不见阳光。一些野花野草疯狂生长,走了一大圈很少发现踩出来的小路,表明了这里游人罕至。

路上唯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遇到一片一片的梨树。可惜不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季节,无缘得见盛况。在司机师傅的推荐和指引下,找到了卖小青梨的果农,买了十来个。小青梨比一般的鸡蛋要再大一些,比鸭蛋再小一些。

汁液甘甜,口感清脆,往青绿的梨子上咬一口,似乎从周遭的空气就开始甜腻起来。

但结果还没到村里,小青梨已经被我吃光,真是可怕的食量。

为了分享这份清新的甜腻,我托司机买了两箱,然后再分别寄送给几位朋友。又来可惜的是,寄到朋友手里,已是三四天后,一路的颠簸,也让小青梨出现了各种碰撞的淤青,朋友们似乎都没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甜腻。一骑红尘妃子笑,这个我不得不有点怀疑。

 

118、一座国际友人客栈

据说是外国游客来到云南,首先发现了这座古朴到彻底的山村,从此变得广为人知。又是外国人先发现系列。这点我不太苟同。

但不管怎样,诺邓的确是一座接待了许多国际游客的山村,古代和现在,都是如此。

我在这家古楼客栈里找到了无数位国际游客留下的印记。

算是误闯此处。这也符合我的风格,到处游荡,见到大门洞开的,便想叨扰一番。而惯例热情的主人家自必然笑脸相迎。

这个下午,就此度过。

男主人家给我介绍家中各处珍稀。

似乎大部分这里的人都热情、健谈。男主人一下子就把话题扯到了他家作为客栈的荣光,说近十多年来接待了好多位外国游客,有的还会成为朋友,保持偶尔的问候联系。

说着就把一个大大的笔记本翻出来,里头全是游客的留言,大部分是外国友人的,本子足足有两三厘米高。

与主人家交谈的时候,抽空拍了几张。

这位让佛朗索瓦,想必是位年事已高的老人,钟爱此村,就留言本上而言,于2007年和2010年先后到来游览。为了攀爬村里的阶梯,特地把烟也戒了,真是个妙人。

 

129、诺邓,你至少要住下来。

村上村下,我游荡了好多遍,终于不得不下个结论,其实诺邓古山村没有什么景致。玉皇阁,题名坊,盐井,等等,算不得太有名或让人震撼的景致。

游荡至每处,似乎都是一般的黄土地,黄土墙,黑屋顶。那会儿山头还是略微贫瘠,也没见多少的葱郁树木,鲜花也不常有。

风光实在不秀丽,很难为它描述过多。

与云南之行上一站的大理环海西路无穷无尽的鲜艳风光相比,这里简直是不会化妆的小姑娘。

但是在我看来,它的美,又比环海西路高一个段位。

诺邓的美丽和魅力,都存活在感知和想象里。

第一眼,无法看出它的美丽。最多只会感叹,如果把电线杆和水泥路去掉,这里就是古代的生活啦。

可如果是生活,你得住下来。

在诺邓,你至少要住下来。

这是唯一欣赏诺邓的方法。

最能代表我来到诺邓这个遗世独立的桃源的照片。

仿佛穿过那扇门,就到了。

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误闯人间仙境的小女娃。

然后有了许多的故事。而你们看到的是照片。

 

1310、诺邓,我留下许多的遗憾

遗憾的是,我没有事先研究过诺邓的建筑书籍。看了诺邓的各处进士举人的宅子,以及玉皇阁等等。照搬百科上的介绍,我也能编出一段表示我很懂行的文字来,但无奈我知之甚少,在现场并没有感受到当地建筑风格与当地的文化、古时的生活习惯的巧妙关联。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是苍白的岁月的痕迹。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遗憾的是,对面那座山头,逛的不多。总想着明天,每个今天都流连在山的这边,像个小孩子,似乎见到几个玩具就忘却了外头的吆喝声。我极度怀疑是不是因为对面那座山里,没有我认识的人。可是我来山的这边之前,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我去到任何一个未曾去过的地方之前,也都是没有我认识的人。

遗憾的是,我没有见过老爷爷换套不是黑色的衣服。

遗憾的是,我没有吃到第三顿石头大哥做的烤肉。

遗憾的是,我没有知道胡子大叔的名字以及地址。

遗憾的是,我暂时也无法长住下来。

遗憾的是,可能以后再来,已经变了模样。

欢迎关注公众号 [鲤游纪]  一起聊事、撩人,在路上去旅行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6
评论 17
作者提到

5天  7月  ¥1600  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