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棵树讲述1个信仰︱百年风雨 又见彩虹

2018-05-25
丽江尼玛次仁
阅读 4.6千
出发时间5月
行程天数2天
人均花费800
和谁出行和父母

在江西弋阳县漆工镇丁山村,有三颗神奇的古树,它们粗壮的根系盘结在一起,宛若相互挽着手的亲密战友。当地人称它们“三志士”,分别代表三位团结一心为革命撒下热血的革命家。

中间最粗的樟树代表方志敏,左边的红豆杉是邵式平,另一株苦槠树代表黄道。这三位在中国革命史上都赫赫有名。当然,丁山村不是一个普通山村,这是“中国最后一个红军村”。

摄影:白鹇

红军树

雨过天晴,又见彩虹。一位头发灰白神采奕奕的学者,不顾道路泥泞,登上小山坡,来瞻仰这三棵树。他的目光透过明亮镜片,落在秀美的树冠上,表情凝重,若有所思。学者用一只手掌轻抚树干,用温度互递感情,相互交流……一阵清风掠过,几片残叶飘落,时光倒转,学者的思绪重回那段翻滚着红色激情的斑驳岁月。

摄影:白鹇

方志敏是一个有思想、有能力的革命领袖,他独自创立了一支红军,一块有50个县、100万人口的赣东北根据地,被中央视为模范根据地,并授予红旗勋章!1899年方志敏出生在漆工镇湖塘村;1919年与同乡邵式平发动组织开展反帝爱国斗争;1927年“南昌起义”后,方志敏又返回弋阳,与黄道、邵式平等人组织领导了弋横暴动……

先烈

图片来自网络支援

这位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学者是前人民日报副主编——梁衡。梁衡老师出生的时候,方志敏已经就义。然而这并不妨碍梁衡老师读懂方志敏,在中国长征胜利80周年,梁衡老师用笔写下影响深远的《方志敏的最后七个月》,被刊登于诸多媒体首焦。

摄影:黄秋莲

梁衡老师在文首写道:“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留在苏区未能长征或虽以踏上征途,却未能走到陕北的先烈。这其中最让我难忘的是中共早期革命领袖瞿秋白和方志敏。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也是他们牺牲81周年。长征队伍一走,他们即死于敌人的屠刀下,他们死的时候都只有36岁”。

方志敏牺牲了,黄道也牺牲了,邵式平躲过了大围剿,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在解放后做了江西省第一任省长。

文学因缘

梁衡老师不止一次来弋阳寻找方志敏。这一天,还在湖塘村礼堂观看由湖塘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方志敏题材话剧《信仰》,参观了方志敏办夜校的旧址和方志敏故居。对于方志敏故乡的红色文化搞得越来越好的现象给予了很多赞美,并将自己的著作,签名赠给当地文学爱好者。

摄影:白鹇

梁衡老师对这片红色土地充满厚爱也是因为弋阳独特厚重的文学土壤。方志敏在短短的36岁生涯里留下诸多感人文学作品,即便身在狱中,仍然写了12篇文章和著述,近14万字。和之前的作品合编成《方志敏文集》,深深影响着后人,当地《三清媚》女子文学社就是在这种氛围中成长起来的。

摄影:白鹇

文学引力的推动下,梁衡老师希望《三清媚》建成一个方志敏文学馆,为此他在访问期间题字“志敏文苑”。期待这所文学馆能够提升地方特色文化,为秀美乡村塑造出优雅气质。

摄影:白鹇

文学村

弋阳龟峰山

“正确的道德品质比细致的科学知识更重要”。有了这样追求正义和自由的文化,继而就有了最美好和最高贵的文学。文学带动传统国学传播,文学有必要走进千家万户。

梁衡文学馆

梁衡先生的文学情怀在弋阳生根发芽,促使“梁衡文学馆”在江廖肖文学村孕育而生。

江廖肖文学公寓

江廖肖村是弋阳龟峰山脚下的一个宁静村落,弋阳秀美乡村和文化结合的典范。在这里,梁晓声、梁衡两栋作家楼已经落成,掩映在一片翠绿竹林里。黄昏,推开半掩的木门,夕阳也跟着洒进院落,欢迎着它的主人……

江廖肖文学村以乡土文化为背景,定位面向全国广大文学爱好者进行全方位文学服务的旅游实验区。《小说选刊》、《青年文学》、《解放军文艺》等杂志已经在《三清媚》各大写作营建立了文学基地,《三清媚》这里也曾多次邀请周大新、徐贵祥、梁晓声、陈建功、方方、徐小斌等知名作家前来上饶采风、授课和签名售书,正在逐渐形成“文学大家效应”。

梁衡老师的到来又为文学村增添了分量,当然,最后一个环节仍然少不了为随他一同来到的粉丝签名,老师的魅力将又会在上饶引发新一波创作。

梁衡老师在访谈中流露出他对文学村未来发展寄予厚望。他数次来弋阳寻找方志敏的过程中发现这片泛着赤色光芒的神奇土地从未缺乏过激情,这是文学种子最优土壤。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6
评论 2
作者提到

2天  5月  ¥800  和父母

摄影、人文、美食、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