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探亲旅游30天游记之三 - 塔斯马尼亚之霍巴特 / 卡斯科特啤酒厂 / 威灵顿山篇

2018-10-22
小蘑菇阿咪
阅读 5.1千
出发时间3月
行程天数5天
和谁出行亲子

  2016 年 3 月 2 日上海出发至 3 月 31 日回到上海,共计 30 天 27 夜,其中 3 月 23 ~ 26 日留宿塔斯马尼亚(4夜),其余时间均呆悉尼。

        前两篇分别写了澳大利亚探亲旅游 30 天中的前 21 天,这次的专题是第 22 ~ 26 天(5天)的《塔斯马尼亚》篇(分四篇完成,这是第四篇——塔斯马尼亚之霍巴特 /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 萨拉曼卡广场 / 威灵顿山 / 卡斯卡德酿酒厂篇)。 接着看吧!

01D25 3/26 周六 霍巴特 /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 萨拉曼卡广场 / 威灵顿山 / 卡斯卡德酿酒厂等

        今天,来接我们的还是前天带我们去酒杯湾的那位中年导游,一共 9 位游客,分 4 家(分别为 2 / 2 / 2 / 3)。我俩是第一家,我们按导游昨晚通知的接客时间,提早等在了酒店停车场,导游车一到,立马上车走人(旅游跟团,一个基本守则,是人等车,而不是车等人,因为车子不是随便哪里都可以停的,国外更是如此)。前 3 天的一早接人都很顺利,没出什么状况,但今天就来事儿啦!

        这位导游也算是比较资深的,根据他的经验,通知的接客时间精确到分。我们第一家没耽搁时间,所以到第二家时,那绝对是准时。

        车到酒店,楼下不见人影,于是,导游便打电话上去。

        回话说,让等一下,还在用早餐(其实,就是在用早餐,也不用明说么,已经到点了,就说:哦,不好意思,马上下来了,不就完了吗?)。

        这时,导游也没有发火,只是催促道:快点,后面还有两家要接,一家在机场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过了一会儿,下来一位女的(他们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位)。

        导游问:另一位怎么不下来?

        答曰:还没吃好,再等会儿。

        这时,导游火气有点上来了,说道:具体时间昨晚不是都短信通知了吗?

        那你到之前 10 分钟告知一声。那女的居然这么说道(也真是奇葩了)。

        导游回道:噢,和你确定好时间,来之前 10 分钟再提醒一下(你以为你是在坐专车啊!)。

        这么说着,那男的来了,双方也没再往下说。

        继续开车,前往第三家,因为被第二家拖延了,到第三家时肯定过时了。又不见人影,导游这时其实是憋了一股气,再打电话,还好,没过多久,两人一起来了。

        新上车那男的见副驾驶位子空着,就坐了上去,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有点热,便开始脱外套。

        他的手一举起,导游就叫了起来:诶,你干什么啊?导游本来就心里有气,现在副驾驶座位的人居然在他行驶途中,不打招呼举起手臂,挡住了他的另一侧后视镜(在澳洲,司机导游是一个人兼职)。                 

        导游因为心里有气,所以嗓门也就大了些。那游客听了立马回应道:怎么啦,脱件衣服不行吗?

        导游回斥道:上车不准时,坐在副驾驶位子又乱动。

        游客反击道:怎么不准时啦?准时出来候车,你又没到,也不知你啥时到,就回房间等啦(其实,到点不见导游,不应该回房,而是要继续等待,不然就会恶性循环)。

        导游辩解道:我不准时,是被第二家两位给耽搁了(确实如此)。

        没想游客说道:他俩就是晚点又怎么啦!我们也无所谓,你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的吗(怎么叫无所谓,迟到本身就是对准时的人的不尊重,而且上车后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点歉意都没有)。

        那第二家听第三家的这么一说,也跟着起哄来着:就是么,我们也就没晚几分钟,也是被他唠叨了一通。

        第三家的又说:出来玩的,也就图个开心,晚点就晚点,用得着这么计较吗?

        说实话,我有点听不下去了。导游是稍微严厉了一些,但我们只是个 9 人小团,要是来个 50 多人的大团,大家都这么拖拖拉拉的,你让导游怎么带团。再说了,大团中要是有几个不守时的,还不被其他人所唾弃。但我听到第三家的最后说的那些话,我就憋住了。我也是出来玩乐的,难道就我要斤斤计较吗?算了,一日团,今天这拨人,明天也不知是否再会碰头,犯不着多嘴惹自己生气。导游可能也考虑到今天还没开始呢,没必要弄的太僵,就是耽搁,耽搁的也是你们游客自己的时间,他到时还是照常收工,所以也就不再吱声了。一场行程前的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乘第二家那两位不在场的时候,导游又和第三家的做了沟通解释,第三家的也有了谅解,只是觉得导游不该把气一股脑的出在他们头上。不过,在一天的行程中,大家也是领教了第二家两位的做派,每次集合都是那么的不屑一顾,姗姗来迟。而那男的是一幅大学者派头,一路上从达尔文的进化论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是侃侃而谈,就像是他一起参与了这些个理论的研究,那女的则是听得简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的模样。唉,一对看似学识渊博,但缺乏基本素质的小年轻(我是蛮讨厌这种人的)。

        好了,这只是大家旅途中都会碰到的小插曲,虽然当时没出声,但觉得还是应该写下来。但愿随着教育的深入细致,国民素质会有不断提高,那种不考虑其他人感受、随便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或事会越来越少。其实,到了国外,你感受很深的便是: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影响他人。试想,如果都不影响他人,那要少多少相互间的摩擦、口角,甚至斗殴。

        言归正传。到了机场,接上最后 3 位游客,一行 9 人 + 导游,开始了今天的霍巴特巴里拉湾生蚝养殖场 /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 莎拉曼卡广场 / 卡斯科特啤酒厂 / 威灵顿山 / 塔斯马尼亚艺术博物馆等的行程。

        霍巴特 Hobart 是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的首府和港口,位于塔斯马尼亚岛东南部德文特河 River Derwent 河口和威灵顿山 Mount Wellington 山麓,面积约 100 平方公里。

        霍巴特始建于 1803 年,是澳大利亚仅次于悉尼的第二个古老的城市。悠久的历史传统与时尚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完美交融。捕鲸人、士兵、小官僚和投机商人曾在这里熙来攘往,而今,这里布满了咖啡馆、饭店和音乐工作室,购物者和游客穿梭其中。

        在霍巴特,暖色的砂岩与水上鲜亮的大三角帆相映成辉,渔民的撑船静静地停靠在码头,升降索在桅杆上发出清脆的拍打声,您可以坐在莎拉曼卡的条状阳伞下品咖啡,欣赏霍巴特的独特风景。

        离开机场,先去了巴里拉湾生蚝养殖场 Barilla Bay Oyster Farm,那里的生蚝很新鲜,而且相当便宜,才AUD12.99 / 打。唉,要是晚些时候来就好了,大清早的,不敢吃,怕晕车呕吐,前天去酒杯湾路上,也是这位司导,车开得快了点,我就吐了,还好我备了飞机上的垃圾袋。其实,小女是很想吃的,但也怕一早吃了不舒服,这种东西打包又不方便,所以忍痛没买。团里有两位买了一打,后来到植物园时吃了,说是肉质很嫩,一人吃一打也吃得了。

        不谈生蚝了,去植物园喽!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的入口铸铁大门据说是 1878 年从英国运来的
从地图上看 -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宛如一只彩蝶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Royal Tasmanian Botanical Gardens,位于霍巴特塔斯曼大桥 Tasman Bridge 西端,面临海峡,离市中心和码头约 30 分钟步行距离。

        植物园建于 1818 年,是澳洲最早建立的国家植物园之一。植物园占地 14 公顷,除了种植和养育了种类繁多的当地植物,还陈列了许多欧洲和亚洲的树木花草。森林中的针叶树种类众多,堪称南半球第一。园中有许多珍贵树木,有些树木的树龄甚至可追溯到十九世纪。各种植物的有机搭配,让植物园在不同的季节向人们展示风格各异的风景画面。

        先参观大门东侧的植物园温室 Conservatory(地图位置 10)。

        这栋具有澳洲特色的黄色砂岩建筑由总监 Ira Thornicroft 设计,于 1939 年完工。 其墙壁石材取自被拆除的霍巴特综合医院的砂岩。

        漫步在温室中欣赏植物,或在砂岩喷泉附近的座位上歇息片刻。

这株观赏凤梨花开的太漂亮了

        温室中一年四季花卉不断。

卡特兰 - 花大、雍容华丽,花色娇艳多变,花朵芳香馥郁,在国际上有“兰花之王”的美称

        温室一般在冬季关闭数周,以便进行维护。

也是兰花的一个品种吧 - 兰花品种实在太多

        参观完温室,来到图中 9 位置的亚南极植物馆 Subantarctic Plant House。

        亚南极植物馆,这里展示了来自高纬度亚南极岛屿独有的植物,而寒冷的雾气则反映了其偏远家园的潮湿寒冷的生存环境。这些主要来自麦格理岛 Macquarie Island 的植物,都是由科考人员在麦格理岛实地考察时收集来的。

        麦格理岛是位于塔斯马尼亚南部的小岛,它处于澳洲本岛与南极洲中间,属于亚南极气候与地理环境。

        走入馆中,你可在周围听到模拟麦格理岛上野生动物,包括海豹、企鹅、信天翁等的叫声,以及无休止的风声、雨声等音效,让你产生了真的身处南极地区的错觉。

        亚南极植物馆,在澳大利亚南极基金会 Australian Antarctic Foundation,,霍巴特市议会 Hobart City Council 和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之友 Friends of the Royal Tasmanian Botanical Gardens 的大力援助下,于 2000 年 10 月 13 日向公众开放。

        该植物馆旨在复制麦格理岛的外观和环境条件,并作为该地区植物栽培的一个实验室。弧线形的内墙上画有描绘岛屿各种环境的壁画,而景观部分则采用从麦格理岛上收集的植物、苔藓和岩石所装点。

        走出亚南极植物馆,再往东去。

好大的一棵树啊
松柏枝叶茂盛傲然挺立
打破碗花花 - 又名野棉花 - 是草本植物
小叶兜兰 - 又一种兰花品种
玫瑰花廊 Rose Arbour

        玫瑰园的东侧是法国纪念园 French Memorial Garden,在法国纪念园里有一尊雕塑,题为《远航至澳新》Voyage to the Antipodes,这尊雕塑由 1985 年澳大利亚员佐勋章 Memb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获得者,澳大利亚雕塑家斯蒂芬 · 沃克 Stephen Walker (1927 ~ 2014.6.19)于 1972 年创作。

《远航至澳新》Voyage to the Antipodes 雕塑创作背景介绍

        1772 年 3 月 4 日下午,两艘法国船只,即卡斯特里侯爵号 Marquis de Castries 和马斯卡林号 Mascarin,发现了现今的塔斯马尼亚海岸。 他们是 130 年来首次出现的欧洲人。

        为纪念到访塔斯马尼亚的法国首次发现之旅的二百周年,斯蒂芬 · 沃克创作了这件雕塑, 雕塑在法国纪念园中的展示,标志着对早期法国探险家和科学家对发现这个岛州所做出的贡献的一种承认。

        雕塑用休恩松木 Huon Pine 制成,这是一种罕见的塔斯马尼亚木材,当时被法国航海家,特别是 1791 年时担任护卫舰埃斯佩兰斯 Esperance 指挥官的休恩 · 克马德克 Huon de Kermadec 用于船舶的修复(该木材因此以休恩的名字命名)。当霍巴特还是一个羽翼未丰的殖民地时,该木材由于其耐水特质,在造船业备受推崇。

        雕塑代表了一艘法国船只的船首和帆,这是唯一一件在另一个主权国家的邮票上得以展示的澳大利亚雕塑,也是雕塑家斯蒂芬 · 沃克在公开展示中唯一采用休恩松的作品。

        该组景观以喷泉和雕塑为特色,喷泉周围的植物,是曾经两次到访塔斯马尼亚的法国伟大的旅行家和博物学家,雅克 · 拉比拉赫迪艾赫 Jacques Labillardiere 在访问塔斯马尼亚期间所收集的物种代表。

        霍巴特与日本静冈县烧津市是姐妹城市,因此植物园内还有一座特别设计的日本花园(法国纪念园以东)。

        1987 年正式开放的日本花园,由日本烧津的景观设计师原田宽次郎 Kanjiro Harada 设计,它强调木材、石头和水的传统日本花园元素。园中的植物主要由日本原产物种和精选品种所组成,到了秋季,则以日本枫树为特色,而水道及相关的茶室、水车和小桥,成了园中的主要景观。

        园中四季均有美景,春天有樱花,夏天有鸢尾花和睡莲,日本枫树则在秋季展示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画面,随后是光秃树枝的冬季花饰窗格景色。从 6 月至 9 月,有不同形状,尺寸和颜色的针叶树以及花朵丰富的山茶花和杜鹃花。

日式庭园 - 笑迎八方
竹筒滴水 - 望眼欲穿
红枫似火 - 秋意浓浓
瀑布倾泻 - 回声潺潺
蓝天映池 - 荷叶石灯
小桥流水 - 清幽恬静
曲径通幽 - 石灯明路
芦花飘飘 - 婀娜多姿
曲桥幽径 - 弯弯绕绕
方塔鼎立 - 十三层高
水车吱吱 - 茶楼满座
点点滴滴 - 积少成多
野鸭戏水 -自然和谐
秋风萧瑟 - 枫叶渐红

        一圈兜下来,差不多是集合时间了,上车,前往下一个景点——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Tasmanian Museum and Art Gallery(TMAG),是塔斯马尼亚一个重要的自然、文化和遗产机构,它综合性的包含了博物馆、艺术画廊和植物标本馆。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由塔斯马尼亚皇家协会建立于 1843 年,是澳大利亚历史第二悠久的博物馆,坐落在霍巴特中央商务区最古老的建筑——粮食供应站(1808 年建),靠近城市水滨。该馆共分三层楼面,从不同角度,采用不同的表现方式,展示了塔斯马尼亚丰富多彩的历史和文化,每年吸引着约 30 万游客前来参观。

        参观 TMAG,可从建于 1824 年的债券行画廊 Bond Store Galleries 开始,塔斯马尼亚移民的历史投影在墙壁上。文物、幻灯片和移民之前的风景所诉说的故事,让您了解当时的欧洲移民和塔斯马尼亚原住民部落之间的冲突。

        主博物馆拥有大量馆藏,包括自然文物、摄影作品、绘画、原住民文化和艺术品,以及殖民时期的家具、纺织品和银器等。

        宁晋纳 · 图纳普瑞 Ningina Tunapri 展厅(土著语 Ningina Tunapri 意为 “给予知识与理解” ),拓展了有关原住民文化的知识。自 19 世纪中叶以来,由塔斯马尼亚原住民建造的第一艘树皮独木舟、编织篮子和贝壳首饰等物品可让您了解塔斯马尼亚原住民的日常生活。欣赏不可思议的古老石雕,了解当今仍持续的文化习俗。

        地球与生命 Earth and Life 展厅,让你了解塔斯马尼亚的古老起源和动植物群落,展出了塔斯马尼亚的野生动物,特别是 1936 年灭绝的塔斯马尼亚袋狼(因其身上斑纹似虎,又名塔斯马尼亚虎)的标本。塔斯马尼亚袋狼与袋鼠一样同属有袋类动物。

        二楼的现代历史和艺术展览探究了放弃占有权、权力和政治的主题;Islands to Ice 展厅,展示了塔斯马尼亚作为南极探险基地,向人们发出了从霍巴特南部穿越海洋至南极冰冻大陆的向南旅行的邀请。 

        整个博物馆采用重复增建的拼贴式建筑风格,十分特殊。殖民时期的建筑原型在 1863 年完成,博物馆一开始的面积很小,经过多年的扩建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博物馆入口处于 1987 年完工,是整体建筑最新的部分。

        博物馆管辖区域是澳大利亚最具历史意义的遗址之一。该区域包括塔斯马尼亚最古老的公共建筑——1808 ~ 1810年间的粮食供应站 Commissariat Store,以及建于 1815 年前的私人秘书小屋 Private Secretary's Cottage,该小屋毗邻旧政府大楼和塔斯马尼亚的第一座联邦建筑,即 1902 年时的海关大楼。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免费对公众开放,也有定期的收费展览,另外还有为儿童设计的亲子活动学习区。

宪法码头桥 Constitution Dock Bridge 拍摄的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Tasmanian Museum and Art Gallery
左: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 右:霍巴特会展中心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局部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周二至周日 10:00 ~ 16:00 免费向公众开放
博物馆入口处于 1987 年完工 - 是整体建筑最新的部分
陈列在博物馆庭院中的由高密度聚乙烯材料制成的名为蜂窝镶嵌 Cellular Tessellation 的作品 - 背后为博物馆商店

        蜂窝镶嵌 Cellular Tessellation,该作品是昆士兰邦德大学 Bond University, Queensland 的一个研究项目,最初是为 2014 年悉尼生动灯光节 2014 Sydney Vivid Light Festival 设计的展馆,作品由 380 个不同形体的六角形独立单元格所组成。

馆内陈设

        中午,在萨拉曼卡广场附近自由活动(自费解决午餐)。霍巴特城市中保留了许多殖民时代的建筑,广场周围有 19 世纪 30 年代用砂石建成的货栈、古老的议会大厦和澳大利亚最早的皇家剧院等。

博物馆北侧的 Macquarie St - Market Place 拐角处的市政厅 City Hall
州政府办公厅 - 议会大厦 Parliament House

        塔斯马尼亚州议会设两院,众议院 35 席,按比例代表制选举产生,参议院传统上主要是一个超越党派的议院,由 19 个选区各选一议员组成。

        议会大厦是一座古老的两层楼建筑,游客可入内参观,同时可了解到与这栋建筑有关的政治历史,大厦门前的绿地为议会大厦花园 Parliament House Gardens,也经常有各种活动。

州政府办公厅 - 议会大厦 Parliament House - 绿地为议会大厦花园 Parliament House Gardens
街头艺人
议会大厦东南侧的塔斯曼纪念碑 Tasman Memorial

        亚伯 · 塔斯曼 Abel Tasman(1603 ~ 1659.10.10),荷兰探险家、航海家、商人。

  塔斯曼生于荷兰格罗宁根 Groningen,17 世纪 30 年代受雇于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巴达维亚至摩鹿加群岛的航线上服务。1638 年,他将妻子也接到巴达维亚(现雅加达),定居在东方。在其后的数年里,他去过日本和巴邻旁 Palembang(又称巨港,印尼城市)。

  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资助下,他于 1642 年和 1644 年进行了两次成功的远航,发现了塔斯马尼亚岛、新西兰、汤加和斐济。

  如今,塔斯曼的名字被列入最伟大航海家之列,塔斯马尼亚岛和塔斯曼海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1642 年, 塔斯曼受东印度公司贸易站的总督之命,去寻找 “失落的南方大陆” 。一开始,他制订的航行路线(南纬 47°)过于偏南,根本不可能碰到澳洲大陆或塔斯马尼亚岛。后来,由于生活在热带的船员们抱怨天气太冷,他改行南纬 44°。11月24日,他发现了塔斯马尼亚岛,并以荷兰东印度总督安东尼·范·迪门之名,命名其为 “范迪门地” 。

议会大厦东南侧的塔斯曼纪念碑 Tasman Memorial

        午后集中,这次很好,没人迟到(导游先前一再提醒,市中心停车不方便)。去威灵顿山 Mt Wellington 喽!

        威灵顿山地处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霍巴特市区西面,山顶停车场距离市中心 20 公里,海拔 1271 米(4170 英尺),是澳洲真正 “一览众山小” 的南天第一峰。 山顶上的观景台,是俯瞰整个霍巴特市区全景以及德文特河 Derwent River 河域,并远眺南极的最佳位置,冬天时也可以欣赏雪景。

        从山顶往下看到的景观,美得简直难以置信!如果去的那天,不巧天空是阴暗的,也无需气馁,因为从超出云彩高度的山顶,更可以看到一片翻滚着云浪的神奇海洋。

        山下绿树成荫,花草茂盛,山顶则是怪石嶙峋,寒风扑面。从山脚到山顶的短短 30 分钟时间里,体会由温带到寒带的转变。威灵顿山顶也是验证塔斯马尼亚 80 公里肉眼可见度的最佳地点。

站在 “风琴管” 岩石柱悬崖顶上

        在山顶有被称为 “风琴管” 的岩石柱悬崖,那里是霍巴特很知名的一处景点,也是俯瞰霍巴特城市最好的地点。

在陡峭的观景平台俯瞰霍巴特的城市景色、德文特河的入海口以及山周围的自然风光

        山上在不同高度有多处观景台,例如山顶的尖峰石阵 The Pinnacle,半山腰的 The Springs(海拔 720 米处)。

俯瞰霍巴特城市全貌和一望无际的大海,将塔斯马尼亚岛的三分之一尽收眼底

        离开威灵顿山,去参观澳洲第一家啤酒厂。

        卡斯卡德啤酒厂 Cascade Brewery Co., 位于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南区,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仍在经营的酿酒厂,由英国定居者彼得 · 德格拉维斯 Peter Degraves 创建于 1824 年,最初从位于威灵顿山脚下的锯木厂开始。1826 年 Peter Degraves 由于债务纠纷被起诉并关押,在狱中,他认识到可以使用从威灵顿山流出的纯净水域,并为一个开创性的啤酒厂制定了战略。1831 年从监狱释放后,Peter Degraves 开始在自己原先的产业土地上,实现他酿造纯正啤酒的愿景,并于 1832 年 12 月推出了第一款卡斯卡德品牌的啤酒。

        1967 年 2 月,一场可怕的丛林大火席卷了塔斯马尼亚南部,卡斯卡德啤酒厂也未能幸免,后来霍巴特社区的居民纷纷加入了啤酒厂的重建,在火灾发生后的 4 月 3 日,卡斯卡德重新开始酿酒,一个月后的 5 月 10 日,卡斯卡德团队和当地志愿者齐聚一堂,共同享用了当之无愧的啤酒。

        酒厂建筑独特,从远处望去犹如一个巨大的法国城堡偎依在威灵顿山的怀抱之中。啤酒厂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至今仍然采用从威灵顿山流下来的清甜山泉,塔斯马尼亚生产的啤酒花和大麦,采用传统的方法酿制啤酒。酒厂里面还设有博物馆,展示着酒厂的历史图片和实物。卡斯卡德牌的啤酒在当地十分有名,酒厂自设的酒吧,供应六种口味的啤酒,而这些啤酒是直接通过铜质管道从啤酒厂引入酒吧柜台,开闸即可畅饮爽口的啤酒。

        酒花留齿香,清泉酝佳酿。水为酒之源,酒乃水之魂!

啤酒厂博物馆内展示的酒厂历史图片
酒厂后花园一角
我们没有入内参观品尝啤酒 - 这是要另外买票参加不同的团队游的

        离开卡斯卡德酿酒厂,在回市区的途中,导游带我们去了位于小桑迪湾 Little Sandy Bay 的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 Alexandra Battery Park 逗留了一小会儿,拍了几张照,然后再前往澳洲第一家赌场,看了下外貌,这样就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 - 左前方可见塔斯曼大桥 Tasman Bridge

        其实,我们的行程里没有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这一景,导游带我们过来也是多走了路,来回差不多 5 公里多。可能因为今天一开始,由于第二家的迟到引起了一些不愉快,导游也是想弥补一下大家。在威灵顿山上时,他也主动分别给一家家拍合影。我们去酒杯湾那天也是他做司导,和车上的一些老年游客,那是热乎的递茶端水的,一路上有说有笑。那天车上还有两位台湾妹妹,也是一个劲地导游大哥导游大哥这么叫着。

        导游人还是挺好的,就是脾气急了点,不过,惹火了谁还没个脾气。总之,今早的事情我站在导游一边,鄙视那第二家两位。

        谢谢导游,这里的景色很不错!

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东侧一带
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 - 草坪前方可见两处炮台掩体 - 右面德文特河中红点是约翰·加罗灯塔

        约翰 · 加罗灯塔 John Garrow Tower,是劳力士杯悉尼至霍巴特帆船赛 Rolex Sydney Hobart Yacht Race 位于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东侧德文特河中的一座航标。

        德文特河的这座红色灯塔距离帆船赛终点站 2 海里(3.7 公里),离桑迪湾 Sandy Bay 布林金比利角 Blinking Billy Point 500 米还有一处浅滩,称为约翰 · 加罗浅滩 John Garrow Shoal。灯塔的命名是为了纪念住在炮台角 Battery Point 巴斯街 Bath Street 的糕点师约翰 · 拉姆塞 · 加罗 John Ramsay Garrow,他曾经协助 Sealark 号水道勘测船的船员为危险浅滩作定位和标记。

        劳力士杯悉尼至霍巴特帆船赛,是世界最负盛名也最具挑战性的帆船赛之一,同时也是澳大利亚全国性的体育盛事。它与在北半球两年一度的劳力士法斯特耐特帆船赛 Rolex Fastnet Race(605 海里,1120 公里) 和纽波特至百慕大帆船赛 Newport Bermuda Race(635 海里,1176 公里)并称为全球三大经典离岸帆船赛事。

        这项历史悠久的比赛赛程约 628 海里(1163 公里),比赛于每年澳大利亚东部夏令时间 12 月 26 日13:00 从悉尼港起航,沿着塔斯曼海 Tasman Sea 向南航行,穿过巴斯海峡 Bass Strait,最后抵达岛州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劳力士从 2002 年起冠名赞助这项艰苦卓越却又激动人心的比赛。

        劳力士支持帆船运动超过 50 年,是最顶级帆船赛事、运动员和组织背后一个重要的推动者。无论是支持竞争激烈的劳力士悉尼至霍巴特帆船赛,还是维持劳力士超级帆船杯的传统荣耀,劳力士与帆船运动的世界精英建立了特殊的关系。

       离开亚历山德拉炮台公园,来到澳洲第一家赌场附近。

昔日的老建筑已被现代的圆柱形酒店所取代 - 赌场就设在酒店的一层 - 所谓最早,是指它最先取得合法的营业执照
周边有两个游艇俱乐部
翻滚的云海真是美极了
草坪一边的红靛颏鸟

        参观完澳洲第一家赌场外貌,今天的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 莎拉曼卡广场 / 威灵顿山 / 卡斯卡德酿酒厂的行程就算结束了。我们还是在霍巴特市中心下车,再去白天来不及转悠的萨拉曼卡广场 Salamanca Square 一带溜达。

        萨拉曼卡广场位于议会大厦东南侧,是霍巴特的文化和艺术中心。这是一排高大的乔治亚式砂岩建筑,汇聚了无数的咖啡馆、餐馆、孔雀剧院 Peacock Theatre、工艺品商店、珠宝店、画廊、地下图书室和音乐工作室、户外装备和时尚服饰、萨拉曼卡艺术中心等,是美食、艺术、购物和音乐胜地。萨拉曼卡广场包括沿街的建筑以及建筑后面的广场区域。

        周六的时候街北面会有著名的萨拉曼卡集市,来自塔斯马尼亚各地的农场主、手工艺者、画家和数以百计的商贩在这里摆出上百个摊位,出售当地著名的农产品和各种精美的手工艺品。

《穿舞裙的袋鼠小姐》雕塑
《为袋鼠小姐照相的猪先生》雕塑

        在萨拉曼卡广场中央有一组题为《南国之旅》 Journeys to the Southland 的青铜喷水雕塑,凑巧的是,其作者也是在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创作《远航至澳新》Voyage to the Antipodes 的雕塑家斯蒂芬 · 沃克 Stephen Walker,该作品创作于 1979 年。

《南国之旅》 Journeys to the Southland 雕塑 - 斯蒂芬 · 沃克 Stephen Walker 创作于 1979 年

        在悉尼环形码头 Circular Quay 南面的先驱广场 Herald Square,也有一组斯蒂芬 · 沃克在 1981 年创作的青铜雕塑,题为《坦克溪喷泉》The Tank Stream Fountain。

《南国之旅》 Journeys to the Southland 雕塑 - 不同角度再来一张 - 虽然是逆光
广场东侧的国际象棋 - 好像只是个景观 - 并没人在下

        继续往东走,来到海边的 CSIRO 海洋与大气研究所一带。

在海边拉张全景
调整亮度再来一张
南侧一带可见赌场灯火通明
南侧一带可见赌场灯火通明
南侧一带
再往南去 - 栈桥长长
木头栈桥的前端新加固部分

        天色渐晚,回去喽!至此,塔斯马尼亚 4 日 3 晚跟团游就结束了,不过,我们要再住一晚,明天回悉尼。

        我们在霍巴特的前三夜都住旅行社给安排的(当然也是在可选范围内自己挑选的)霍巴特塔汽车旅馆 Hobart Tower Motel。这个旅馆离市中心蛮远的,吃个饭要走上 20 分钟以上,位置不太理想。所以今晚我们自己在携程上预订了霍巴特中城品质酒店 Quality Hotel Hobart Midcity (¥640)。

        霍巴特中城品质酒店位置挺好,在市中心,往东南方向前行,即是步行街,有 Woolworths 超市和 Target 百货商店,去塔斯马尼亚博物馆和艺术画廊和萨拉曼卡广场等都很近,周日早上酒店门口还有农贸市场,我们去时正好遇上复活节,很遗憾市场给取消了。

       只是酒店客房小了点,桌面也摊不开,还不如我们之前住的汽车旅馆,WIFI 更是差劲,基本上不上。

02D26 3/27 周日 苏格兰教会和博物馆 / 监狱教堂历史遗址 / 塔斯曼大桥等

        今天回悉尼的航班是中午11:50,上午就在酒店附近转了转,去了监狱教堂历史遗址,途中经过苏格兰教会和博物馆等地。

位于 29 Bathurst St 的苏格兰教会和博物馆 Scots Church & Museum
苏格兰教会和博物馆 Scots Church & Museum - 只是路过 - 没时间进去啦!

        监狱教堂历史遗址 Penitentiary Chapel Historic Site 位于 霍巴特布里斯班大街和坎贝尔大街 Brisbane St / Campbell St 拐角处,19 世纪 30 年代初,依据爱尔兰裔殖民地建筑师兼土木工程师约翰 · 李 · 雅哲 John Lee Archer设计建造。这是一座古老的格鲁吉亚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监狱建筑,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囚犯区之一,当时也称之为 “The Tench”,现由国家信托基金会管理。

        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这里曾经是霍巴特镇的囚犯兵营。 它最初的占地超过两英亩,约有 50,000 名男性囚犯在这里待过。停止运送囚犯后,此处便成为霍巴特监狱长达 100 多年之久。该遗址展示了以前当地的监狱环境,以及当时塔斯马尼亚地区的司法体系。游客在里面可以看到以前的法庭,也可顺着狭窄昏暗的阶梯来到牢房,参观牢房环境,甚至可以看到当时的绞刑架等。不过这个景点有点儿阴森,据说晚上这里有时能看到幽灵,因此吸引了不少好奇者来一探究竟。

霍巴特监狱教堂历史遗址 Penitentiary Chapel Historic Site
1831 年建造的监狱教堂的砂岩前墙
监狱教堂历史遗址的商店窗口展示的戴手铐的手臂 - 从白净粗壮到枯瘦粗糙
监狱教堂历史遗址入口 - 提供导游服务
监狱教堂历史遗址一侧 - 1834 年建造的塔楼
其实这种地方不要说晚上白天也挺阴森的
晚上有 “幽灵之旅” 游览 - 我可不感兴趣

        已经 9:30 了,10:00 前要退房,然后打车去机场喽。

回酒店途中
忘了是那条街

        其实,多住了一晚也没多大意思,不然,昨晚旅行社还可以送机场呢!今天就得自己走了,要是晚上的航班,那还有一整天时间,可以去古今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这个博物馆据说不错滴!

去机场路上途经塔斯曼大桥 Tasman Bridge

        塔斯曼大桥 Tasman Bridge 位于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横跨德文特河,是霍巴特市区至机场及东部地区的交通枢纽。大桥为 5 车道,全长 1395 米(4577 英尺),宽 17.5 米(57 英尺),高 60.5 米(198 英尺),最大跨径 95 米(312 英尺),桥下净空高度 46 米(151 英尺)。该桥始建于 1960 年 5 月,1964 年 8 月 18 日首次通车(仅限 2车道),1964 年 12 月 23 日完成全部 4 车道的运营,1965 年 3 月 18 日正式通车。站在桥上视野开阔,景象壮观,是当地一座雄伟的工程。

        1975 年 1 月 5 日星期日晚上,澳大利亚东部夏令时 9 点 27 分,塔斯曼大桥受到一艘载着一万吨锌精矿的大型矿石运输船,伊拉瓦拉湖Lake Illawarra 的撞击,造成两个塔架和三段混凝土桥面板,总长 127 米(417 英尺),从桥上掉下将船沉没,导致 7 名船员遇难。而事故发生时,正有四辆汽车行驶在倒塌的路段,又造成车中 5 人丧生。

        塔斯曼大桥的重建始于 1975 年 10 月,重建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改进了安全措施。除了实施的新安全措施之外,该桥进一步升级为 5 车道。这次升级包括建造一条车道管理系统,使新的中间车道能够作为可逆车道。该系统由交通灯系统和每个车道上方的标志组成。塔斯曼大桥的重建维修用了两年时间,于 1977 年 10 月 8 日正式重新开放。

塔斯曼大桥 Tasman Bridge

        好了,机场到了。中午,11:50 在霍巴特乘坐 Virgin 维珍 VA1533 航班,飞行 1 小时 50 分钟,13:40 回到悉尼。

        至此,分四篇完成的《塔斯马尼亚》篇就全部结束了。四篇分别为:

        第一篇——塔斯马尼亚之塔斯曼半岛 / 亚瑟港篇;

        第二篇——塔斯马尼亚之酒杯湾 / 浆果农庄 / 斯旺西 / 蜜月湾 / 寇斯湾篇;

        第三篇——塔斯马尼亚之菲尔德山国家公园 / 罗素瀑布 / 里奇蒙篇;

        第四篇——霍巴特 / 塔斯马尼亚皇家植物园 / 塔斯马尼亚博物馆与美术馆 / 萨拉曼卡广场 / 威灵顿山 / 卡斯卡德酿酒厂篇。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7
评论
作者提到

5天  3月  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