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I游记】西北望 射天狼
精华
厚道一号
出发时间9月
行程天数8天
和谁出行一个人
第1天 2012-09-27

两千年前这里是苏武牧羊的地方,那飘拂的羊毛旌节在每日回望乡土的踟蹰中日渐灰飞烟灭;



在此几十年前,汉将霍去病、卫青的金戈铁马横流滚滚,旌旗猎猎,彪悍的军阵马蹄声在湖边扬起的硝烟中隐约散去;


三百年前,不远万里历经艰辛万难回归的土尔扈特部远望浩瀚的海子涕泪交流……

明代万里长城西端起点,被称为天下第一关不是吹雪出来的,城依山傍水,扼守南北宽约15公里的峡谷地带,该峡谷南部的讨赖河谷,又构成关防的天然屏障。嘉峪关附近烽燧、墩台纵横交错,气派非凡,在古代,这里出去就是塞外大漠,跟中原文化无关的西域了。

国庆长假,九天时间长途“奔袭”近六千公里,穿沙漠,走戈壁,过草原,追落日,伴孤烟,那日行千里的自驾之旅让人至今回味。

额济纳则是此行最为重要的目的地。回溯历史文献和资料,这大名鼎鼎的居延海由大大小小的支流、湖泊滋润而成,汉代前因匈奴在这一带生活,居延由此得名;唐代大诗人陈子昂、王维都曾在这里留下不朽的诗篇,流传至今。那是一个“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的时代,《楚辞》《史记》等都对它有过诸多记载和溢美。这是一个阳刚与阴柔并存的额济纳。

嘉峪关长城的核心景区,被外城围绕,城墙外是一大片芦苇荡,非常漂亮。位于嘉峪关最狭窄的山谷中部,地势最高的嘉峪山上,城关两翼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向北8公里连黑山悬壁长城,向南7公里,接天下第一墩,是明代万里长城西端主宰,自古为河西第一隘口。

三百年前,东归的土尔扈特人来到了这片荒芜的土地,他们成了额济纳旗蒙古人的先祖;党项人也曾在这里驰骋,他们铸建的大漠孤城至今仍在黑水河畔抖落着一个王朝的兴衰;在更遥远的过去,匈奴的居延部落在碧波荡漾的居延海边饮马……而今,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成了这块土地的主宰,沙漠边沿有大片的野生胡杨林,它们像一蓬蓬燃烧的火炬点燃了额济纳的秋天,辉映着那轮血红的大漠落日。

额济纳很遥远,远得像孤悬天边的彩云。事实上,这个内蒙最大的旗本来就处于中国地图的边沿,一条森冷的国境线从这里一字剖开,线东面叫内蒙,西边属外蒙,在古代,它们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塞外。

当武威,张掖,酒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从身畔一一掠过,当白雪皑皑的祈连山如巨龙般在车窗外时隐时现,我仿佛正置身于历史的时空走廓。窗外,依然是大漠孤烟,依然是长河落日,眼前的情景与唐代边塞诗中的描述并无二致。一轮皎洁的明月追逐着脚下隆隆的车轮,清冷的月光揽住了万里关山,不知道这轮明月是否触摸过苏武手中那迎风猎猎的旌节,是否倒映过霍去病刀甲上的缕缕寒光,我只知道自己是一名匆匆的过客,我只知道自己正西出阳关。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就在去额旗的路上,这里是孕育神州系列火箭的摇篮。按区域划分,此处已属额旗,何以俗称“酒泉”让人不明究里。看惯了一路戈壁的黄沙浩荡,绿柳依依的卫星基地让人眼前一亮,若不是直刺蓝天的发射塔和查证件军人的扑克脸提醒我身处国防要地,我还以为来到了一个沙海中的公园。

神秘的塞外卫星基地,戒备森严,过往车辆都要被检查,而且严重车速超过40码,不允许随便停留,不允许拍照,不允许很多,如果你不想找麻烦,最好严格遵守这些内容。军事基地,不准拍照是正常的。何况这是国防重地。

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簇醒目的红点,金灿灿的身躯如一支支迎风摇曳的火炬。额旗的标记——胡杨终于映入了眼帘。

达来呼布镇是额旗的中心,原以为这个沙漠集镇会像《双旗镇刀客》那样由烈日、黄沙和土墙组成,但事实上它与我们熟悉的内地城镇并无多大区别:宽敞的柏油路,林立的店铺,连身着民族服饰的人也很少见到, 惟一不同的是大街上常有骆驼迈着碎步昂首阔步,它们高高撅起的屁股就像一扇漂浮在人流中的磨盘。

一轮血红的落日在地平线上摇摇欲坠,红彤彤的身影几乎被簇拥的云朵掩盖,云朵在落日映射下由白变红,由红变紫,最后成为了一只只飘浮在空中的灯笼。与此同时,一束扇形放射的霞光浸染着天空,仿佛火炬在引燃天幕。

一条小河阻住了逐日的去路,眼前的视野很空旷,空旷得让人为自身的渺小感到一丝绝望。前方,夕阳已隐没在地平线的背后,它正循着恒古不变的步伐与黑夜完成最后的交接。落日上方很绚烂,其情景让人联想起刑天被天神砍掉头颅时喷薄的一腔热血。身后,黑暗渐
渐吞噬了大地。

大漠之夜一如既往,凉如水,风似刀。

国内屈指可数的胡杨林景区,比起新疆的几大胡杨林景区,这更容易进入与住宿更方便,而且距离蒙古边境比较近,还可以顺便参观一下国境线。

弹指一挥间的居延海承载着世间万物的悲欢离合而千转万回,而历经沧海桑田。然而,它又是沉默的。极致是大美,沉默也是大美

这千年沧桑的不毛之地居然有滑翔伞在翱翔,这让我十分诧异而又强烈好奇……

滑翔伞居然是有动力的,引擎声音很大,从我的头顶飞过。

盘旋的滑翔动力伞让我也有飞行的感觉,这个愿望在很多年后才变成现实,现在的我也可以驾驭这种让人入鸟儿一样的飞翔的感觉的运动。

从头顶低空盘旋而过的滑翔伞,像两位轻功卓越的侠客一样。

第2天 2012-09-28

额济纳的外围公路边上有一片枯死的胡杨,它们形态各异,却都像一个个剽悍的武士顽强地保持着生命绝决时的姿势,大漠烈风剥去了他们的甲胄和血肉,袒露出不屈的骨骼甚至灵魂,整个场景犹如冷兵器时代那种惨烈的古战场。还有黑城遗址,这座被废弃了600多年的中国北丝绸之路上的古城,在沙漠的围困中只留下残垣断壁,昔日的繁华和金戈之声早已随风而逝。在居延三角洲的巨大废墟上,这样的古城还有很多,汉居延城、唐宁寇军城、破城子

在黑水河附近,怪树林是最重要的外景地。怪树林位于达来呼布镇南10公里,出额旗城南行20公里处。由于地下水位的变化,怪树林一带曾经一片茂盛的胡杨林先后死去,死去的胡杨倒是上演了一部风格怪异的大片。走进怪树林,犹如进入刚刚对决完毕的古战场,奇形怪状的胡杨树组成一幅尸横遍野的画面。

很多年前,一位将军从被困的黑水城内冒死突围,他率部来到今天的怪树林后被滔滔黑水河拦住了去路,无奈下将军背水一战,在胡杨林中摆开阵势,同追兵殊死相搏。那是一场惨烈的拼杀,将军和他的部下无一偷生,全部战死,他们的热血染红了树林,浸涨了黑水。其魂魄在倒下之处化作了枯木,铸就了今天怪树林的模样。

黑水城终于兀立在前方,四周一派荒凉,从触摸它的第一眼开始,我感到正在走进一个古老的传说。

一千多年前,西夏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在弱水河畔的冲积平原筑起了城垣,并在此屯兵戍边。“额济纳”为党项语,意为“黑水”。当时的黑水城三面环水,胡杨成林,乃西夏国赫赫有名的丝路边城。

公元1226年,一场战火给黑水城带来了灭顶之灾,成吉思汗的大军以他们惯用的手法血洗了城池,那是一次没有留下任何记载的战争,但谁都能想见战事的酷烈。据说,城内的党项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此后相当长一段时期,黑水城成了一座死城。

著名的黑水城坐落在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这座丝路名城经历了太多的沧桑,黑水河在周边潺潺奔涌,荡涤着历史,流向未来。

元代这里叫亦集乃城,蒙古人在旧址上扩建了城池的规模,马可波罗曾到过此地,当年,他看到的是一片沙漠中的欣欣绿洲。

沿着一条荒芜的小道,我攀上了被称作城墙的土坯,墙头上五座藏式佛塔默默注视着我,长长的倒影后面,是喀济纳午后炽烈的阳光。

上世纪初,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闯进了已在沙漠中沉睡了600多年的古城,离开时他满载而归,整整四十箱文物让他的驼队显得臃肿而庞大。随着俄国人消失的背影,黑水城彻底沦为了一座“空城”,而人类学的殿堂则增添了一门新宠——西夏学。

在烈日和朔风中,这个褐黄色的庞然大物正在慢慢皲裂、剥落、沙化,历经了800年的风霜,它如同一艘正在沉没的巨轮,悠悠坠向黑漆漆的岁月深处。

第3天 2012-09-29

汉代最著名的塞外城,出现在很多的诗词里,让人赞叹。居延城位于弱水下游涸河床西岸,清末民初被盗掘严重,目前遗址所剩内容不多。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王维的《使至塞上》让很多人知晓了居延这个名字。“居延”为匈奴语,其意为“天”,额旗本是匈奴居延部的牧地。在古时,这片土地上有个很大的湖泊,乃三千弱水的流汇之地,汉代叫居延泽,魏晋谓西海,唐朝后改称居延海。传说它是大禹疏浚西北时最大的湖泊,庄子逍遥游后在此冉冉升天……

后来,居延海被戈壁滩分割成了两个大湖,上世纪末,随着黑水河流量的锐减,东西居延海逐渐被沙土淤塞,最终相继消逝于茫茫戈壁。

唐宁寇军城,其城平面与八一 古城相类似,在外城的西北部约四分之一处,也有日字形的子城,诗词有记载:草掩残墙城未修,千年往事去悠悠。登高郊野见荒冢,谁是当年万户候?

天空很蓝,没有一丝云彩;林内很静,没有半点声响。白晃晃的阳光灼烤着大地,仿佛要刺穿“木乃伊”干瘪的胸膛。在这片鬼气森森的“树林”里,游弋着一具不屈的亡魂,他就是那位战死的将军。

“活千年不死,死千年不倒,倒千年不朽”的胡杨拥有自然界最强悍的生命力,但它们在与环境的对峙中依然变成了一尊尊凄凉的雕塑。唐代王维曾有过:“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的描述,可想见当年此地草木丰茂的景象。事实上,水源的枯竭才是这块坟地真正的缔造者,若干年后,滚滚黄沙将吞噬这儿的一切,同许多地方一样,沙尘下掩盖的,是一个曾经生机勃勃的世界。

甲渠候官遗址   俗称破城子。在额济纳旗南24公里,纳林、伊肯河之间的戈壁滩上。为汉代居延都尉西部防线甲渠塞之长——甲渠候驻所。发掘前,遗址大部为砂砾掩没。往西300米,南北排列“一”字形烽燧和双重塞墙遗迹。1930年,西北科学考察团掘获汉简5000余枚

300多年前,清政府将蒙古土尔扈特部落中的一支迁置于额济纳,当时的弱水流域是胡杨的天下,为了生存,蒙古人只得引火烧林,在胡杨的缝隙中拓出自己的牧场和家园。而今,胡杨依然是这里的主角,它们为这片贫瘠的土地注入了生机和色彩,也浸染出额济纳独一无二的秋天。

跨着一匹胖乎乎的骆驼,我穿行在金色的缝隙中,阳光渗过树木,在明朗的空气里形成了一束束瑰丽的光柱,这是额济纳的秋天,碧空如洗,金风拂面。

第4天 2012-09-30

到达居延海已经是傍晚,满天繁星圆圆的落日长挂,扎营湖边,晨起看大雁南飞,湖光涟漪,芦苇飘飘,那橘黄的天光晨色让人叹为观止。这一路而来的荒凉的戈壁在这里似乎画了个句号,波光粼粼的湖面和各种光线的色彩让人恍如隔世,这两千年来的弱水流沙居延海似乎远没有我们的这一日造访而依然不动声色。弹指一挥间的居延海承载着世间万物的悲欢离合而千转万回,而历经沧海桑田。然而,它又是沉默的。极致是大美,沉默也是大美。

额济纳主要胡杨林景区,出城3公里过桥后开始,从二道桥一直到八道桥

八道桥”是胡杨林的边界,铺天盖地的胡杨至此终成强弩之末,林子的另一端是褐色的沙丘,高高隆起于地表,起伏绵延,铺向天际,犹如凝固在天地间的巨浪。这是一个没有声音的世界,锋刃般的沙脊割裂了阳光,在大地上投下巨大的阴影,阴影的背面,是更多更大的沙丘,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广袤的空间,将喧嚣的红尘挡在了身外。

额旗的胡杨主要分布于额济纳河分叉的河洲地带,从达来呼布镇旁的“一道桥”依次向东,每二、三公里就有一座林木环抱的小桥,桥边的胡杨林沿着河道疯长。只需一夜秋露,这里就会层林尽染,万木变色

额济纳主要胡杨林景区,出城3公里过桥后开始,从二道桥一直到八道桥,三道桥的胡杨林最漂亮,两边的河滩可以下去拍照,水干净可以当倒影。

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胡杨也只能选择退守。建国初额旗有七十万亩胡杨林,现在仅存一半。而今,这些沙漠中的强者已成为当地最宝贵的财富。每年国庆,五湖四海的游客从四面八方源源涌入,将这块天边的绿洲在一夜间变为喧闹的旅游集市。

有风乍起,坠落一地的金黄,那飘飘洒洒的落叶让人想起曹丕那句“弱水潺潺,落叶翩翩”,不由多了几分醉意,只盼这金色的路没有尽头。

夜如泉,月如钩,大漠孤烟直……

四道桥相对人要少很多,比前面几道桥,越往后人越少,拍照不想被挤死就来这边。

抵达居延海时是个明媚的午后,清风徐徐,阳光灿烂。湖边有大蓬的芦苇和水草,水面上白鸥翩飞。有风拂过,湖面漾起了阵阵涟漪,犹如一只无形巨手,揉碎了水中朵朵白云,化作点点繁星在波光中荡漾。

第5天 2012-10-01

2002年以后为了迎合旅游的需要,当地政府才引水重注的东居延海。在咄咄逼人的沙患面前,人们终于忆起了这个古老的泽国,于是,二十多平方公里的水域得以劫后重生。

《水经注》中将其译为弱水流沙,在汉代时曾称其为居延泽,魏晋时称之为西海,唐代起称之为居延海,现称天鹅湖。

湖上刮起了一阵怪风,一行大雁乘风而起,展翼扶摇,飞向地平线的尽头,尽头处就是国境线,国境线的上方,一轮红日正冉冉西下。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第6天 2012-10-02

沙漠是让人绝望的,那走不到头的一望无际,那烈日骄阳的暴晒,那呼啸而过的干热风。当年西行取经的玄奘也是跟我们走一样的路况与地形,让世界记住了他的名字;世界记住的还有他那个神勇的徒弟至尊宝。以及那一段脍炙人口的名言:“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时才后悔莫及。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要在这段感情前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至尊宝说了两遍。当他毫无诚意地对他曾经的紫霞说出来的时候,表情看起来是十分地投入,让人感动又空虚。

中国第4大沙漠。位于阿拉善地区东南部,可以换成越野车进入深处,沙漠内大小湖盆多达422个。多为无明水的草湖,面积在1至100平方公里。

沙如山,人如蚁

腾格里沙漠月亮湖是距国内中心城市半径最短、设施最全、规模最大、旅游内容最为丰富的4A级沙漠世界地质公园。位于内蒙古西部阿拉善盟境内的腾格里沙漠腹地,核心范围150平方公里,集沙漠、湖泊、绿洲等自然奇观为一体。

换成这种越野车,你才能进行真正的沙漠越野。进入沙漠腹地。

才能进入那神秘莫测的生命禁区……

第7天 2012-10-03

敦煌的雅丹魔鬼城,如果风大些,置身其间,鬼哭狼嚎,很有别一番风味。所以就叫做魔鬼城,各种造型非常奇特。

夕阳,剪影,大漠落日圆……

手指的方向,就是那传说中无人踏足的沙漠腹地罗布泊……

关于这里的传说不计其数,这里是我们的核弹爆炸基地,生命禁区,无人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湖泊。罗布泊被誉为“地球之耳”,被叫做“死亡之海”。

第8天 2012-10-04

当《大话西游》的音乐响起,当至尊宝的名言出现在耳边,我瞬间回到了五百年前的那段爱恨情仇的故事里: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回;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荡白云内;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情人别后永远再不回,无言落寞放眼尘世岸;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一生所爱忍让白云外。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各种西部电影的外景拍摄地,耳熟能详的大话西游等电影的外景地,原名叫做镇北堡,现在叫西部影视城是中国三大影视城之一,许多经典影视剧作的拍摄基地,曾为明代一座西部荒漠的边防戌塞,整个影城主要分“清城”和“明城”两部分。

举目四顾,天野茫茫,黄沙万里。大漠塞外的新龙门客栈?是否还有浪笑的媚人的老板娘?

镇北堡里的几个城墙与屋子,就是当年红遍中国的《大话西游》的外景地,看见就显得非常亲切。

古人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这里就是这句古语中弱水的集结地,于是,在那样一个“长河落日圆”的傍晚,我仿佛真的从一首流传千古的唐诗里走来,再走进一首千古流传的唐诗里去。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 85
评论 53
作者提到

8天  9月  一个人

自由行、人文、购物、摄影、自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