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的世界观 从秘鲁到美西

头条
精华
2019-01-22
摄驴肖恩
阅读 16.2万
出发时间8月
行程天数40天
人均花费4.0万
和谁出行一个人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958764019

微信:candleart



秘鲁

引子

我追寻文明遗迹许多年,一直梦想能到古印加帝国的遗迹去看看。

怀揣着对南美古文明的心脏的向往,憧憬着对古印加文明的荣耀,敬仰着神秘的印加人文,2014年8月,我跨越万里,途经香港,台北,洛杉矶,佛罗里达,来到了秘鲁的首都——利马

我在秘鲁停留了20天,其中多数时间,我漫步于秘鲁库斯科以及周边,慢慢过印加帝国瘾。


关于秘鲁签证,以及美国签证,其中内容博大精深,我就不啰嗦了。值得说得是,从中国去秘鲁机票比较昂贵,且路途遥远。没有直达飞机,通常转机有两个路线:

1、从欧洲转机,耗时,机票昂贵,往往RMB14000+。但是不需要转机国签证。

2、从美国转机,转机路线选择非常灵活,机票全程RMB10000左右。但是,需要美国签证。

去秘鲁的航班只允许托运一个行李。切记,切记。


个人觉得摄影旅行应该是一件很随性和惬意的事情,不应该自己把自己圈死,比如一定要某一天住那里,一定要某一天去什么地方,所以我没有挖墓掘尸一般的找攻略看别人住过哪家酒店,吃过什么饭菜的习惯。更不喜欢周一,二,三住A,B,C酒店吃甲,乙,丙餐厅逛赵,钱,孙家景点一样的公式化行程。

所以我的行程总是一塌糊涂的让人费解,但不可否认的是,我非常享受这种行程一塌糊涂旅行方式,好玩的地方多玩一玩,好拍的地方多拍一拍。

于是,我的花销也是一本烂账,我不懂去记小账,住XX酒店我花了多少,吃XX小菜我花了多少。但总体下来旅行结束,我总是能幸运的和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的旅人们花费相当甚至还能窃笑的稍微省一点。


关于签证,行程,酒店,餐厅,景点以及其他婆婆妈妈的事情就瞎扯淡到这里。你若热衷于追寻这些答案,可以回帖发问,我若知道定会告知。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记录旅途中的风景,美妙的摄影,一点不能含糊。


利马

利马住的第一家酒店的后院的风景


和多数南美国家的首都一样,利马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城市。毒品泛滥的同时,犯罪在各个大小街道内酝酿。和你一样,我并不想我的相机和财物变成某个利马街头或角落里的瘾君子的某一包白粉。我非常小心的和当地人交流,仔细询问哪些街道安全,那些街道危险。当地人总会笑笑,利马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我用我在阿根廷的经验想象着,相对安全的地方无非是总统府附近的广场了。


于是在去库斯科之前的日子里,我更多的是在总统府附近溜达和拍摄。而多数时间,我选择把相机存放在酒店里。


广场边上某个西服定制店


广场附近的某服装店


看,这对情侣,女孩的腿以及耳机,是否是拍拖中的你自己的翻版呢?

回想起一位飞机上认识的利马人给我抱怨说词:“教堂越来越高,荷包越来越薄。这就是真实的秘鲁人的写照,至少利马是这样。”我一定要去教堂看看。

某教堂大门

某教堂内

也许在利马有人会一辈子不进教堂,但是他一定会去另一个地方,那就是面包店。我也不例外。



因为秘鲁是冬天,而库斯科是高原,比利马冷很多,没有带太多冬天衣物的我需要去市场上找一些衣物抵御库斯科的严寒。

利马当地市场的某个过道

利马的市场


我在利马呆了6天,除了受朋友之托,帮忙在利马寻找玛卡的供应商的时间外,就是闲逛,从各方面打听关于库斯科的消息。还是因为治安问题,我少有机会拿起相机拍摄。所以利马就是扫街,出了些不是作品的作品,

顺便送个长着典型的秘鲁脸的美女给大伙儿养养眼。不知道为什么,这女孩儿让我想起DiabloII中的亚马逊女战士以及女武神。


关于利马,最后值得说起的是语言问题。如果不懂西班牙语,或者在利马本地没有朋友,独自在利马行走会变得非常困难。


库斯科
这里是古代秘鲁印加帝国的中心和灵魂,而我认为这里也是现代秘鲁的灵魂所在。
我几乎在库斯科呆了12天。在这12天里,我尽情的沉醉于古印加文明,尽情感受古印加文明给我的视觉冲击,尽情享受着印加人文和风光给我的震撼。
这些真真切切的片段,这些时空停留的某一个瞬间,都是古代印加人后裔对印加先祖文明的传承。而我,有幸能成为这些时光碎片的记录者。犹如印加萨满巫师呼唤群山一般的虔诚,我小心而珍惜的按下每一次快门。再犹如有幸能闻到女神Pachamama带着古柯茶味香甜的呼吸,我悄悄的从她身旁走过,不曾也不敢打扰她的休眠。终于我的生命旅途曾经和漫长的印加文明有过交汇的一瞬间。

库斯科位于海拔3400米以上的高原,从利马这样的低海拔地区直接到高原,因为缺氧有高原反应是很正常的。无所不在的古柯茶加糖,以及一种名为sorojchi的抗高原反应胶囊能带来不小的帮助。
初上高原的第一天应该避免激烈的运动,在库斯科的第一天我几乎完全呆在酒店静养,没有外出。但也因此我认识了来自巴塞罗那的Carlos夫妇,于是我找到了一起去卡特卡的小伙伴。

在库斯科的第二天,我开始拿着相机去库斯科的市场扫街。闻着弥漫在混乱街道中的各种奇怪的味道,看着和想象中穿着一样却又从来不曾见过的人们,面对这些或友善,或麻木,或微笑,或鄙夷的面孔,拿着相机的我第一次不知所措的摆弄着镜头的变焦环。耳边还萦绕着当地人对我的提醒:“若你在市场拍照,他们有可能会问你要钱,当然也有可能你会碰到劫匪……”
直到我碰到了我见过的最清澈和纯净的眼眸,在眼内有彩虹的眸子的注视下,瞬间我找回了自己,我是来这里摄影的,思考,构图,按下快门,记录,这些才是我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迷失在市井嘈杂的混乱人群中。


库斯科市场


库斯科市场


卡特卡以及萨满巫师
“我们一起去卡特卡寻找萨满巫师吧”,在库斯科的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我对卡洛斯夫妇说道。
卡洛斯瞪大了眼,用西班牙口音的英语惊喜的回答:“萨满巫师?你知道他们在哪儿?为什么不呢?明天我们就出发吧。“
我问,你的高反还好吧?显然,被萨满巫师蛊惑的Carlos兴奋的象个孩子:没事,没事。全然没有考虑过卡特卡的海拔已经超过4300米,而萨满巫师的所在,竟然会超过4600米。
于是,我叫上当地的朋友拉斐尔做我们的向导,拉斐尔能讲Quechua,西班牙语,英语,以及各种笑话。(注:Quechua是西班牙人对印加人土话的称谓,印加则人称自己的语言为Runasimi)。
拉斐尔又叫来他开车的好友巴斯奎尔,众人出钱,包下巴斯奎尔的7座商务车三天,买好各种补给。乌合之众而踌躇满志,雄心勃勃的准备向高处进发。

途中经过拉斐尔母亲的家,顺道去探望了一下。


拉斐尔的母亲玛利亚笃信耶稣,因此照看着一个小教堂。但是我想知道,是怎样沧桑的生活会雕刻刀一般把这位60不到的老太太的脸刻画到满是令人心疼的皱纹。这些纹路,本应该属于她身后的墙。



经过某个小村落买饮料时,在小商店里正在喝INCA可乐的老太太


到达卡特卡后,带领我们寻找萨满巫师的小姐妹。说实在的,看见她们后,我们心里都酸酸的。零下的温度,高原大风,衣着单薄,还穿着拖鞋。


找到的萨满巫师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模样,在提供各种祭品后,他还是为我们做了法事。但是说实在的,对于眼前的这位萨满巫师的法事,我有点小小的失望。


萨满巫师养了一对草泥马,这倒是极有秘鲁风情的事物。


大伙儿商议着,决定明天再去一处高大上的萨满巫师那里,有可靠消息说这位萨满明天要做一场大法事。心里窃喜着,估计明天就能出大片了……没有想到的是,傍晚吃饭的时候,卡洛斯说有人在敲他的后脑勺……还邦邦的脆响。我一看他嘴唇乌黑,呼吸急促,典型的严重高反。细细一商量,大家都不愿意半途而废,决定先住下,休息一晚上看看情况再说。在一家条件简陋的旅社里,大家都住在一个房间,卡洛斯呼吸急促了一夜。天明,因为卡洛斯的情况不不见好转,于是决定放弃这次行程,回库斯科。没办法,救人要紧。

出发前酒店员工用手机拍下的众人的”牛X“样,没想到,一天不到”牛“便跑丢了。

左起:卡洛斯夫妇,笔者,拉斐尔。


不过这一路上,我见识到了印加人的真正的生活艰辛。让我欣慰的是,这个小孩子有一双真正能御寒的鞋。


制作土砖,这大概是他们使用的最广泛的建筑材料了


我的小伙伴以及马丘比丘
回到库斯科,因为卡洛斯有严重的高反,加上卡洛斯夫妇很快就要离开秘鲁去智利,我不得不再次单独行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些地方我反复的去,于是我的司机巴斯奎尔身兼向导和保镖,并且不厌其烦的用参杂着90%西班牙语的英语和我沟通,甚至还教我印加语。有时候我也挺佩服自己的,我居然能用幼儿园不如的西班牙语智商去听懂他。
一起行走,让我们结下了深厚友谊,以至于我离开库斯科的前一天,这硬汉子竟然抹着眼角说:“明天就见不到你了……”我安慰的说着,我很快就会回来。事实上我并没有扯淡敷衍,刚到库斯科的第一晚,我就在盘算着何时再回库斯科了。
巴斯奎尔


马丘比丘是一定要去的。到了秘鲁而没去过马丘比丘,见到别人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因为进出场的时间限制,要拍到真正意义上的马丘比丘日出和日落,是非常困难的。而诸多草泥马助阵,为马丘比丘增加了许多亮点。
从库斯科去一趟马丘比丘不便宜,具体费用包括门票,往返火车车费,往返大巴车费等等,大约算成人民币在1500元左右,具体记不太清楚了。个人觉得最好能在马丘比丘小镇上住一晚。

马丘比丘日出


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的羊驼


马丘比丘日落



夜宿印加土著民居
没错,我在离MORAY不是很远的一个山区的印加土著家里住了一晚。并且我还在那里吃了一顿晚餐和一顿早餐,两顿饭都是典型的印加口味,味道还行,适应力比较强悍的我还能接受……
我用手机拍下了早晚餐以及我住的房间。至于其中的滋味和感受,有待众驴友自己去探索和体会了。

晚餐


早餐

这个印加农家小院有一桩两层楼的木制小楼。主人安排我住在二楼的房间里。
房间里灯光昏暗,泥赭色的墙上充斥着各种土黄色的印加风格的图腾,房间外的楼道上晾晒着各种动物的皮毛或许是干尸。(夜里借着微弱的星光,我也看不清楚)恐怕这也是为什么二楼房间里弥漫着各种奇怪的味道的真正原因。
夜里,看着透过窗的星光制造的窗台上的三个瓷质小动物逆光的诡异阴影,想起来这些日子见过的各种动物干尸,再想着房间的楼道外就是各种动物的皮毛或者干尸,我久久不能入睡。只求太阳快点升起,结束这诡异而惊悚的一夜。

我住的房间

事实上,在库斯科的偏远山区,收入微薄的当地居民十分欢迎游客能到家里来体验一下印加民居生活。因为游客入住后,通常都会留下一些财物以示回报。哪怕是10美元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对于游客而言,能在一家传统的印加民宿里住晚,能与最淳朴的印加人们互动,也是一笔不菲的旅行财富。
我想找一个词语给这种经营方式的民居下一个定义,但是我找不出来。民宿旅社是主动招揽游客赚取利润,但是很显然他们的经营方式并不是主动招揽游客的。这种民宿,存在得与世无争,有客人来了,就留下来,主人会好好的款待,主人也不告诉你需要付多少钱,最后告诉你,差不多就行了。而通常宾客看着主人一家,满屋的孩子,糟糕的生存状况,都会酌情的留下财物作为答谢。我就留下了50sol,要知道50sol基本上可以在库斯科找到一家有电,有独立卫生间,有热水洗澡,有一般早餐,有网络……的酒店住了。

这一夜的星星给我的印象是非常的深刻。夜半我还在小院子里拍了个银河。原谅我,我不知道这一天晚上用相机拍的片子去那里了,原因,请接着往下看。就让我挣扎着接着刨电脑和移动硬盘吧,如果我能刨出来,我会补上。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窗外的阳光以及升起的炊烟以及各种耶稣光让我精神极端的亢奋,胡乱的穿上衣服提起相机就往楼下冲去,低矮的门框非常厌恶我的这个动作,恶狠狠的给我头上来了一下,这同样低矮的木楼因此而发出的巨响和颤动惊动了主人夫妇以及他的几个孩子,纷纷前来观看门框是否被我撞折顺便慰问我嗡嗡作响的头部究竟是左边疼一点还是右边疼一点……
终于我明白过来,我是额头疼一点,我拿出自带的各种外伤药,胡乱的向最疼的地方喷,抹,涂。折腾许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拿起相机向窗外望去,炊烟散去,耶稣光也散去,吃早饭的时间到了……
当时的心情,我只想说两个字:“次奥……”
而我估计,下楼吃早餐的路上,嗡嗡作响的脑子让我鬼使神差的把相机里的卡格式化了……

吃完早餐,问起孩子们,竟然他们都是空着肚子。想起来我还有一些用来抗高原反应的古柯糖,趁着头晕,和孩子们一起分享吧。

这间屋位于小木楼的一层。原来,昨天晚上孩子们就是睡在这样的一间屋子里,按下这一次快门,我鼻子里有点酸酸的东西流出来,也不知道是怜悯心作怪还是刚才惊天动地的碰撞打碎了脑浆从鼻孔流出……
我回想起了某一次在缅甸敏贡一个乡村里拍过的一贫如洗的一户人家,以及那位很多清纯表情的小姑娘。这样的场景,还是少拍吧,伤心不说,关键是还TMD的伤脑……
图中那个带红十字的象箱子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我到现在都没想出来。如果这是医药箱,为什么刚才我尝试用头拆门框失败的时候他们不拿这个来救我的命?如果说这是耶稣用的东西,刚才他们慰问门框顺带慰问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上帝保佑……


这户人家一共有6个孩子,我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二姐正在烧水准备洗头。


听说我吃过Huy,(发音“贵”,Huy是一种样子的和豚鼠差不多的小动物,也是印加人喜欢食用的家畜。)老三从厨房里抓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出来给我看,老三手里抱着的那一只就是Huy。老三表示,他还没有吃过Huy……



我离开准备说再见的时候,二姐正在洗头,看见二姐头上热腾腾冒起来的烟雾,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微微淤肿的额头。呵呵,好,已经不疼了……


这六个孩子里最小的那位,热衷于滚玉米堆。象这样大的孩子,印加语里称之为“WAWA”,和汉语“娃娃”的音一样。印加语中很多词语的发音和中文相近,这很是让人深思。我深信传说中的“殷人东渡”,科学研究发现美洲土著人遗传基因和中国人相同,再找到其他实质上的证据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知道“殷人东渡”的同学可以百度一下。


诸多印加古迹以及人文
除了马丘比丘,在库斯科周边有着大大小小,不胜枚举的印加古迹。凡是库斯科套票上的,以及其他在套票外,比较大型和著名的,我都通走了一遍。
个人比较喜欢的古印加遗迹有Moray,OllantaytamboPisacChinchero
这些古印加遗迹都是阶梯状的,考古说这是一种梯田,在不同的阶梯层面温度不同,因此在不同的时间不同层面的阶梯层面上可以种植不同的作物。
可以确定的是,Moray,Ollantaytambo,Chinchero生产的是食物,而Pisac生产的是祭祀用的花卉和植物。

光影中的Moray


光影中的Moray


Ollantaytambo外传唱印加古歌的盲眼诗人


光影中的Ollantaytambo


Chinchero的母女


光影中的Chinchero


不同区域或者不同族群的印加人,通常装束不同,很容易辨认。在Chinchero观光的卡特卡妇人


在去Pisac的路上,我发现一处有着奇特房屋的院子。所有房屋都是泥土建造的,而房屋的窗户则是装满水的各种饮料瓶。进去一问,才知道这些饮料瓶都是追寻环保生活的建设者们捡来的。原来这是一处正在建设中的青旅,而建设者则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旅人。于是有了来自澳洲的工程师设计和建造着自动供水的洗簌系统兼吉他乐手,以及来自法国的时尚设计师洗菜兼吉他欣赏者。他们在这里免费的住宿,为建设添砖加瓦,同时也赚取旅费。我的司机被深深的感染,也帮他们干起活来。而我,胡乱的摁了几次快门后,懒散的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忙碌,顺便吃了许多不需报酬的葡萄。我在想,与其说这是一座建设中的青旅,不如说这里是一处旅人邂逅和狂欢的和谐的乌托邦……

Pisac的风景


再访萨满巫师
上次寻访萨满巫师,没有拍到想拍的东西,一直耿耿于怀。
一天,接到朋友电话称有个萨满在傍晚的时候将做一场祭祀……于是叫上司机,颠簸N小时后赶到现场拍摄。
在秘鲁,萨满巫师越来越成为一种生存在边缘的人群。由于秘鲁政党非常多,政党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然而因为萨满巫师一直在印加人生活中起着精神领导的作用,印加人也一直把萨满当成各种重要决策和活动中不可或缺的明灯。于是这个人群自然成了所有政党的眼中钉和肉中刺。于是,“去除萨满,相信科学”的标语遍布乡村的泥墙和小巷。

手持各种法器准备祭祀的萨满


呼唤群山,祭祀中的萨满


泼洒酒水火祭中的萨满


参与祭祀的印加土著


盐田美景
马拉斯盐田,可以追溯到公元200年至公元900年的Chanapata文化时期,由数百个方形以及形状不规则的蒸发池构成。
两千年来,盐田从未停止过运转,源源不断的为秘鲁和南美的人们输送着最优质的岩盐。

清晨安静的盐田


日出时分的盐田


正午时分的盐田


下午在盐田工作的工人


落日时分在盐田工作的人们


落日时分的盐田圣谷


无尽的美景
作为曾经有着世界上最辉煌文明的秘鲁,有安第斯山脉,也有亚马逊雨林,有印加文明,也有近代西班牙文化。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人文景观,都是极致的美妙。

春耕中的农妇


春耕中的农妇

田野


雪山


而我的这些图片,只能说是秘鲁无尽风光人文美景中的沧海一粟。更多的秘鲁美景,更多的人文秘境,等待着你和其他旅人们去记录和探索。


秘鲁篇完结


美西篇 前言
因为有美国签证,所以之前的秘鲁行程我选择选择了美国线路。然后从秘鲁回美国,开始美西的行程。在美西自驾的日子里,一直有一个小伙伴与我同行。一路上我们互相陪伴,互相照顾。一路上,我指点他如何的去摄影。前些日子小伙伴发来微信说他的摄影水平有着非常大的提高,听到这句话,甚是欣慰。
在美西行走,主要是为了拍摄各种壮美的国家公园。当然,因为租车等等问题,我们必须在拉斯维加斯停留,我们都不是好赌之人,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我们慢慢体会这座城市为什么被称为罪恶之城。


拉斯维加斯
现在,收起所有对库斯科的美好回忆,和我一起来看看罪恶的拉斯维加斯。
在这里通行,美金是唯一令牌。
迷乱的赌桌,迷醉的美女,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花花绿绿的票子。

在吧台上麻木而机械扭动着性感肉体的金发美女,你能看到她身后镜子中同样扭曲的影子,但谁有能读懂她身后扭曲的故事。


在赌博机上流着口水打瞌睡的赌徒,这哥们儿恐怕是连续奋战了几天,输到已经所剩无几,仍然舍不得离开。


赌场外仰天长啸的赌徒,恐怕是输到已经身无分文时,才想起离座,出门抱怨老天和这该死的赌运。


夜深了,被赌场包围的步行街任然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往来Outlet的停车场的人们,总是大包小包的忙碌着。



大峡谷国家公园
大峡谷国家公园的风景非常壮美。日出日落都值得拍摄。

大峡谷国家公园的清晨


黑白的大峡谷国家公园


黑白的大峡谷国家公园


黑白的大峡谷国家公园


黑白的大峡谷国家公园


羚羊谷
羚羊谷美景


羚羊谷美景


羚羊谷美景


羚羊谷美景


羚羊谷美景


羚羊谷美景


马蹄湾
本来还想在马蹄湾拍个星空什么的,哎……人太懒
马蹄湾风光


马蹄湾风光


马蹄湾风光


拱门国家公园
在去拱门国家公园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在美西自驾以来最绮丽,最壮美,甚至说有些诡异的云彩。但是进了拱门国家公园后,因为导航比较SB,我们错失了最佳拍摄机位。索性在路边看到什么拍什么,即使是这样,因为云彩实在是太美,感觉任何地方都能出片。

在去拱门国家公园路上的风景


拱门国家公园风光


拱门国家公园风光


拱门国家公园风光



拱门国家公园风光

拱门国家公园风光


布莱斯峡谷
布莱斯峡谷有许多直耸的顶端是白色的红色石柱,在冬天有积雪的时候,早晚在阴影面的积雪是冷色调。而阳面是积雪则与这些高耸的红色石柱一起,呈现出暖色调。强烈的冷暖对比,加上险峻的石柱,做为一个雪景拍摄点是最好不过了

在没有雪的时节,这里的魅力大打折扣。
布莱斯峡谷


布莱斯峡谷


布莱斯峡谷


最美的风景
布莱斯峡谷后,我们还特地路过锡安国家公园,为下次拍摄踩踩点也是不错的。因为工作问题,我的小伙伴不得不离开。而我也是时候去洛杉矶,见见老朋友,顺便考虑一下回国的事情了。

我一直在想,最美的风景是什么。是大自然?


还是充满田园人文气息的农场?


抑或是阿甘走过的某一条公路?


其实,目的地不重要,只要我们行走在路上,犹如脱缰的野马,恣意豪放,无拘无束。


我想,行走在无尽的旅途和路上的我们,才是最美的风景。所有的风景,只是有了旅人,才变得有意义。



全篇完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71
评论 45
作者提到

40天  8月  ¥40000  一个人

摄影、自由行、自驾、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