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之境,美西之路,17天美西环游

实用
2019-01-22
耳聋的小鬼
阅读 2.2万
出发时间9月
行程天数17天
人均花费3.0万
和谁出行夫妻

01前言

出行时间:2016年10月

行程安排:

这次的美西之旅,在买机票的当初,还是略略有些冲动所致的,在别人的游记中看到Albuquerque的国际热气球节,想着可以顺便去下西部那一堆国家公园,便不管不顾地定了往返洛杉矶的机票。

计划行程花了很多时间,驾龄加起来还不足一年的我和咩,在计划最初是准备自驾的,却在看了不少别人的游记后,严重担心起来,车程太长,只有2个人,一个开车一个陪讲话,这样两人全程几乎都没办法休息,而且 在Arches National Park和Yosemite还有山路,对于山路我们两人是零经验,再有就是每个州对中国驾照的认可程度不一样,租车条例中还规定,驾龄不足一年根本就不能在美国租车,租车公司到不一定会查,但是一旦有个疏忽小违章一下,招来警察就会很麻烦。如此左思右想后,还是觉得十分不安,然而往返机票已经不能退了,挣扎犹豫许久后,我和咩两个超典型土象星座的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稳妥最安全的方法——跟团。

参团的行程计划也并不顺利,因为决定地太晚,已经没有八天左右的美西环线有空位,只能采取短线团拼凑的方式,最后凑出一个相当复杂的行程,算是半自由行, 所有跟团行程都在携程预订。

D1:上海-Los Angeles,Los Angeles—Las Vegas

D2:Bindlestiff tours三日游(Zion +Bryce)(携程当地玩乐频道预订)

D3:Bindlestiff tours三日游(Lower Antelope Canyon + Monument Valley)

D4:Bindlestiff tours三日游(Great Canyon)

D5:Las Vegas—Salt Lake City,包车一日(ArchesNational Park),六日游参团集合日

D6:六日游(Yellow Stone)

D7:六日游(Yellow Stone+ Grand Teton)

D8:六日游(Salt LakeCity城市一日游),Las Vegas城市夜游

D9:放弃团队行程,Las Vegas闲逛

D10:放弃团队行程,LasVegas—Albuquerque

D11:Albuquerque国际热气球节

D12:Albuquerque Old Town + Albuquerque PetroglyphNational Monument史前岩画,Albuquerque—Los Angeles

D13:三日游(Los Angeles—SanFrancisco)

D14:三日游(San Francisco城市一日游)

D15:三日游(Yosimite,SanFrancisco—Los Angeles)

D16:一日游(Dessert HillOutlets)

D17:Los Angeles—上海

02D1 启程

上海前往洛杉矶,乘坐的是 达美航空,9月初秋,飞机全程开着冷空调,只发放了一条毛毯,我和咩都被冻得睡不着,后来想再问空姐要一条毯子,只要到了最后一条,我只能把毯子留给已经有些感冒症状的咩,继续打哆嗦。

洛杉矶的气温比上海略低一些,按照气温,至少也该穿长袖衣裤了,但美国人一如印象中的心大,短袖短裤的和西装外套的并存,我们因为还要去拉斯维加斯,行李一拿到就托运掉了,可飞机却延误了,只穿着短袖的我们又一次被机场贵宾厅猛烈的冷空调冻得发颤,呆了约莫两个小时,便实在忍受不住,回到了候机厅,找了个空调比较弱的位置,继续等待延误的飞机。

最后到达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已经快12点,机场内就有一排排的赌博机。

酒店是Stratosphere,在新城区的末端,出租车司机听我们是第一次来,便载着我们一路穿过长街,连连介绍各家著名的赌场酒店,又说这座城市是24小时的,任何时间都可以赌博,我们一边听着,一边四处张望,果然明明是午夜十二点,可长街上看起来就像是方入夜的晚上七八点样子,所有的热闹喧嚣与欢乐,好像才刚刚开始,更重要的是,这种热闹喧嚣与欢乐,仿佛具有魔法一般的引力,让一个才进入几分钟的外来者,迅速感受到内心的触动,恨不得立马扔下一切扑向这种快乐,手舞足蹈起来,忘记时间忘记地点,就想到处跑到处跳,不时撒一把钱,不时大笑一场,不时再美餐一顿——光是想象就足够让人沉醉,这大概是人内心底最原始最不受束缚的欲望了。

然而事实是,明早我们还要早起,抵达酒店后,我们马上就得睡觉。 凭Stratosphere的房卡,可以免费任意上下Tower,我们办好Check-in,洗漱过后已经是2点出头,想着第二天一早便要离开,便想上塔去看看,不想上塔的电梯2点关闭,就差那么几分钟,我们没有赶上,沮丧地回到房间,悻悻睡下了,已是累极,很快就睡着了。

03D2 Zion & Bryce —— 美西国家公园初体验

第一段的行程,是一个三日英文团,旅行社叫Bindlestiff,一辆Van拖着一个外挂的储物箱,是在中国完全没有的长途车形式。初见领队的时候,还有些怯怯,担心沟通问题,后来发现导游早已经习惯接待一堆母语非英文的外国人(不过也是以欧洲国家为主),讲到重要信息的时候还是会放慢语速,一团里有我和咩一对中国人,还有另外一对日本人,领队会对我们重点再重复一遍,总之全程我们除了一些长篇大论的景点介绍听得一知半解外,基本的行程和时间节点都没什么问题。这团里其余的团友有一家三口从新泽西来的美国人,有三个澳洲人,还有一对爱尔兰姐妹,导游说他带的团里难得有如此多的母语英语的人,也很少有美国人,他们闲聊时候的语速就会非常快,加上长途车程导致的脑袋迷糊,我就经常会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越是听不懂,就越是犯困,加上时差还未倒过来,在车上几乎就没多少清醒的时候。

不过到了景点,自然就瞬间清醒了,第一站是 Zion National Park。不知道通常中文团的玩法是怎样,好徒步的美国人,是坐景交车到达某一站,然后开始徒步,Zion里有无数条短小精悍的徒步路线,最著名的the narrows/the subway据说还要预约才能进,是需要有户外经验的路线,当然景致也是非常难得。作为普通游客,导游建议我们走Emerald Pools Trail,一路有山有水,景致比较丰富,可根据速度分别走到lower/middle/upper三个点,来回大约一个小时。整个公园里空气清新,阳光宜人,拍出来的照片颜色也显得很通透,走到Lower Emerald Pool的时候,有几注细细的瀑布从山顶跃下,形成一汪潭水,瀑布下水花四溅,小路也因此十分泥泞,来往的人都小心翼翼地扶着围栏前行,鞋子基本都遭了秧,我和咩走到了Middle Emerald Pool,方入秋的季节,潭水并不算丰沛,感受不到其Emerald般的美,算算时间,也不够走到upper去了,便和咩开始往回走,不想回到车上,竟还是第一个回到车里的,等了许久人才来齐,不免有些小小后悔没再向上爬爬。

美国人的团,午饭是直接从储物箱里拿出一张折叠桌子,吐司、芝士、火腿、几罐酱、几盒水果还有一堆小包薯片就可以开吃了,公园里也没有餐馆,这是唯一的午餐解决方式,第一顿吃得还算新鲜,后面两天就有些痛苦了,面包很粗,又是冷食,实在是吃得没滋没味。

吃过午饭后,下午去到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这个公园原本我倒没有特别在意,总觉得这类红红黄黄的石头已经看过很多,可真的到了,却觉得比想象中要壮观,如同景区介绍说的一样,整个“峡谷”中满是远古时期水、冰侵蚀而成的岩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型露天剧场,阳光之下,叠影重重。公园有两条Trail,一条是比较轻松的绕剧场平地路线,另一条则是向下走进山谷,近距离看岩柱,可以一直下到谷底,我和咩毫不犹豫地决定向下走,一路走走停停,路是土路,略微带着点雨后泥泞,还好人也不算多,下坡路走起来不算太累,可是越向下走,山谷的穿堂风就愈发猛烈,只穿着T恤和薄外套的我们走着走着就被冻得不行,咩本来就有些感冒,我便不敢坚持,大约下降了一半,前路已经完全晒不到太阳,只好原路返回,回到平地后,又绕着另一条Trail走了一段,拍了几张照片。后来才知道,原来Bryce的海拔有2800米,难怪如此冷,全然怪我们自己功课没做到家。

晚上是在Bryce附近露营的,露营装备由旅行团提供,一团人到达营地,放下行李,导游先教学了一遍如何搭帐篷,然后大家分头搭好自己的帐篷,放好行李,准备吃晚饭。晚饭是另外付钱的,有一些BBQ烤肉,总算是热的,比中午吃得舒服多了。

入夜之后,气温骤降,加上天开始下雨,穿上轻羽绒还是觉得冷, 洗浴和卫生间是公用的,我和咩怕排队,吃好饭早早地就去洗漱完毕,哆哆嗦嗦地进帐篷,躲进睡袋合衣便睡,地面又硬又冷,咩连叫说跟着你吃苦来了,可我怎么知道竟然会下雨且如此冷。

大约凌晨2点,我被冻醒了,已经没有了雨声,我拉开帐篷一看,漫天星星,连忙兴奋地推醒咩,咩睡得也不沉,见我这么兴奋,就说想拍就起来拍吧,我便愈发兴奋,轻手轻脚走出帐篷架起三脚架,开启我们第一次旅途拍星。星星很多,但银河并不清晰,我们拍星星的经验不多,又一直担心吵醒别人,拍起来缩手缩脚,几张下来,不是太黑就是拖线,拍到一半,竟有一辆车经过,我们挪到路边避让,竟然听到一声“excuse me?”,定睛一看,才发现有人开着们睡在Van的储物箱里,我们靠边躲避,竟直接走到了她的脚边,难怪方才断断续续听到擤鼻涕的声音,我连连道歉,待车子离开,也没了继续拍的兴致,悻悻收了脚架,回到帐篷里继续睡觉。

04D3 Navajo保留地——羚羊峡谷&纪念碑谷

早上醒来,发现树上帐篷上竟然都落了霜,比晚上愈发冷了,我们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露营了一晚,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佩服自己,假若事先知道会这样冷,多半是会退缩的吧。

早餐就是牛奶橙汁麦片谷物和小蛋糕,好在有一个微波炉,大家纷纷将牛奶热了喝。吃过早饭,天还蒙蒙亮,就出发前往羚羊峡谷,途径胡佛水坝(Hoover Dam)。

胡佛水坝(Hoover Dam)只是个过路景点,但是对美国人来说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坝下的科罗拉多河原本是美国最深、水流最湍急的河流,如今缓缓而行,风平浪静,亦解决了常年少雨的California及Arizona两州各类用水问题。

胡佛水坝的附近其实还有一个景点是Lake Powell,不过我们的行程里没有特别安排,只是在行驶过程中远眺了下。这个湖的美在于其堤岸红色砂岩和水面碧波的秀丽色彩,再加上河道蜿蜒曲折,小峡谷小山丘时隐时现,因而在湖面游船应该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有很多人会自己用车拖着小游艇来度假,十足的“城会玩”。

大约11点样子抵达下羚羊峡谷,尽管阳光夺目,但空气还略略有些清冷,到达公园门口,入目所及是一片平地,根本没看到半点峡谷的影子,之前在看别人游记的时候确实也有见人说,要一直到峡谷的入口才能看到向下的道路,有人问Navajo导游,下羚羊是怎么被发现的,Navajo导游半开玩笑地说,他们的祖辈在这里玩耍,玩着玩着有人掉进了坑,峡谷就被发现了。

因为谷内限流,需要一组组进入,从公园入口到峡谷入口,差不多排了一个小时的队,阳光越来越灼热,被晒到没脾气,好不容易下到谷底,发现入口处挤满了人,大家停滞不前,忙不迭地对着头顶一通乱拍,不过也好,反倒有时间慢慢调整快门速度光圈大小和白平衡,好不容易队伍终于动起来了,才渐渐和前后的组拉开了距离。羚羊峡谷确实不负其名声,砂岩与阳光组成了一个怪石嶙峋光怪陆离的世界,且移步换景,不同角度看就有不同的景致。只是可惜不是摄影团,导游不会撒沙子,也没有时间撒沙子,带着光柱的照片是拍不到了。大约在谷底走了一个小时,才重新回到地面,回头看,简直是从一个缝隙中钻出来的,真心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午饭依旧是自制三明治,在公园附近的一个小亭子里支起桌子,三三两两地吃,填饱肚子后,便赶往纪念碑谷。

车程很长,到达纪念碑谷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大家匆匆搭好帐篷,放好行李,马上又踏上越野车行程。

纪念碑谷里所谓越野车其实只有个车头,后面挂着一个可以坐十几个人的观光车,只有顶棚,没有侧面和背面,大家各自落座,自觉系好安全带,越野之旅就启程了。整个纪念碑谷都是散落的“石墩子”,主要分为三种,第一种形态叫做Mesa平顶山,比较大型,第二种形态叫Butte孤丘,是平顶山经过风雨侵蚀后,方形部分变小,下方则形成一个明显的小山丘,第三种形态叫做Spire尖塔,是最终阶段,方形“墩子”几乎消失,只剩下几根立于小山丘上的柱子。越野车在几个比较开阔的地带有停靠的point,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看这些“石墩子”。看似不大的公园,弯弯绕绕走一圈,也要将近一个小时,待回到原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

吃晚饭的地点也在公园里,等待许久食物才准备好,等待期间逗弄了会儿主人家养的一大一小两只猫,突然就开始很想念然然和喃喃,望着前方开阔的谷地发了会儿呆,日落余辉下,光影渐渐暗淡,整片谷地的色彩也变得柔和起来, 晚饭是Navajo特色食物,名字也很粗放,直接叫Navajo Taco,一个饼涂上一层厚厚的酱,都吃不出来原料,不算难吃,但也吃大不惯,露天吃饭又很冷,勉强吃了大半,就再也吃不下了。

吃过晚饭再回到营地,天已经全黑了,洗漱浴室和昨天一样,还是公用的,我和咩早早洗漱完,躲进帐篷休息了会儿,大约10点多,我又把相机支起来,银河比昨天看起来好一些些,可是我们离别人的帐篷非常近,担心快门的声音影响别人休息,加上两天没有地方充电,相机电池电量也告急,我还是没敢放开了胆拍,稍稍拍了几张,就收回了相机,还是有些拖线,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红光,硬生生横在整张照片中,看来拍星星还是个十分耗时耗力的活,必须参加摄影团或者自己有车跑远一些,才能安安心心地拍。

05D4 初见美国大峡谷

大清早天刚蒙蒙亮,便起来了,我架好三脚架,一边时不时摁一张,一边和咩一起收帐篷,帐篷收好后,天色也亮了起来,我收起三脚架,一边吃早饭一边手持来拍,拍到太阳完全跃出地平线,大家也吃好了早饭,收拾好继续出发。

从纪念碑谷到大峡谷的车程相当长,7点不到出发,抵达的时候已是将近11点,大家做好三明治,有的直接吃了,有的装进保鲜袋带着,我刚睡醒没什么胃口,做了个三明治,又拿了一个apple(不是中文意义的苹果,应该是美国产的蛇果),装进书包里等饿了再吃。

大峡谷南峡是美国的国家公园,而如今中文团会去的西峡,是Navajo人的保留地,由中国人出资建造,西峡惊险的玻璃桥也是中国人爱的形式,只是西峡的票价实在是比南峡贵太多,上玻璃桥还要另外出钱,且随身不能带任何相机手机,桥上有专门代为拍照的人,照片另外付钱,开销有点大。美国人说南峡才是真正的大峡谷,中国人说讲西峡不好的那都是没去过的人的臆测,反正各说各的,也不知道谁说的比较有道理。

南峡有两条主要的Trail,一条就是在峡谷崖上沿着平路一直走,另一条则是著名的Bright Angel Trail,从Bright Angel Lodge出发,一直可以走到谷底,甚至走到北峡。我们的车停在Mather point附近,从Mather point开始一直沿着南峡崖上的小径前行,走走停停,遇到可以接近悬崖的路便走下去看看。

其中有一个悬崖特别惊险,咩说站在上面看看就好了,别下去了,可是我看的心痒痒,咩越是劝我不要去,我就越是想去走一圈,不顾他的叫唤,兴冲冲地一路爬到悬崖边,最后一小段路中间横着一块大石头,剩下两边狭窄的路,仅容一人通过,咩站在上面喊着小心点,不喊则已,一喊我忍不住向下看了眼,心里一瞬也有些发怵,毕竟我正扶着大石头挪动,虽然脚下的路对于一个人来说还是很宽敞的,但是毕竟背后就是万丈悬崖,我定定心神,继续往前走,走到悬崖边,示意咩拍照片。照片拍好后也不敢再多逗留,从石头的另一面往回走,回去抄了条近路,要爬石头,但避免了在悬崖边走路,可是当我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发现石头太高,几乎高到我胸口,旁边还没有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尝试了几下怎么都爬不上去。身后有个外国男子等着我上去,他的女伴也正站在上面等他,咩试图拉我,女子突然开口叫那个男子,说“she needs your help”,外国男子竟然就慷慨地双手搭桥,示意我踩着他手上去,我又惊又喜,犹豫片刻后,将膝盖跪在了他的手桥上,咩顺势拉住我,男子又托了我一把,我总算连滚带爬地到了地面上。我连连对他们道谢,他们两人也不以为意,笑笑便走开了,咩却连连怪我,说我在悬崖上的时候他腿都软了,以后不许我这样了,我当时冲他哈哈笑笑,可我这人对这类事情有莫名长的反射弧,晚上睡前脑海里又浮现出扶着大石头走路的画面,记忆里宽敞的路就变窄了,仿佛一个行差踏错就会掉下去,不禁觉得十分后怕,跟咩说起,他却反倒不屑地说,都走完了觉得害怕,有什么好想的,我觉得有道理,但是继续觉得后怕。每次都是这样,明明当时并不怎么怕,可事情过去了,反倒猛烈地后怕,要好久才能缓过来,也不知是什么毛病。

我们走到集合地点Bright Angle Lodge的时候,还有些时间,我们便走了一小段Bright Angel Trail,仅是一小段,来回就看到很多标准的徒步客,向下走的风景和在崖边看起来也变得不一样,峡谷交错,小径叠叠,多了几分深入大自然的亲切感。

离开大峡谷,我们前往拉斯维加斯,途中路过66号公路,某一个休息点,有很多66号公路的标志。

三天的行程告一段落,大家和导游一一道别又相互道别,便各自散了。解散地点在Stratosphere,我们这晚定的酒店在Excalibur,需要打车过去,在Stratosphere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是个年轻的黑人司机,到Excalibur的时候,车费显示19美金不到些,司机翻了表,下车帮我们拿行李,咩说多给他1-2美金当扛行李的小费,不料司机放好行李张口要25,我和咩都一愣,司机却指指计价器意思车费就是25,我们再去看计价器,明明已经没有数字,咩不想多费舌,呼着气塞给那司机25,我说你问他要发票啊,咩摆摆手说给都给了,走吧,没办法,只好咽下这哑巴亏了。走到前台,发现前面排队的一家三口就是刚刚道别过的那组来自新泽西的团友,一家三口的妈妈说我们应该拼车的,我叹气说是啊,心里愈发觉得这趟车打的真心亏,毕竟25美金换算成人民币就是100多块钱,总共也就四五公里的路而已。

办好Check-in,我和咩都感叹回到城市里的感觉真好,跑到MGM Grand吃了顿Buffet,只吃肉和海鲜,有一种牛棒骨很好吃,蟹脚也不错,但略咸,吃饱了又拿了堆甜品,种类很多,但没有印象特别深的,吃完都忘记了。

吃好饭,再回到酒店,又已经快12点,第二天要赶6点多的飞机,依旧没有时间玩,匆匆又睡下了。

06D5 不容错过的拱门

凌晨三四点的拉斯维加斯,也算是安静,虽然整座城市还是很亮堂,赌场也仍然在运营,但是人很少,车也不多,我们订了个接机,去机场,机场里虽不热闹,但也算人来往,很多人看起来是在机场里过夜,躺着靠着的都有。机场里也有赌博机,我们值机完,在星巴克吃过早饭,还有很多时间,便图个新鲜玩了一会儿,一会儿玩玩这台,一会儿玩玩那台,25美分一注,我们1美元1美元的塞,起初还赢了一两块钱,再接着玩,就全部输光了,总计大概花了七八美金,我冲咩吐吐舌头,不敢继续玩,便去安检了,进去后,发现登机口也有,三三两两有人坐着玩打发时间。

8点多抵达盐湖城,包车司机已经在机场等着,接上我们直接去拱门国家公园。 从盐湖城到拱门国家公园要3个小时的车程,晚上我们还要回到盐湖城,任务还是蛮重的,原本想走一遍Delicate Arch Trail,徒步到精致拱门底下,为此还特地准备了2L的水袋,可是司机一口咬定我们来不及,我们的时间仅够Balanced Rock+Windows+远观Delicate Arch三个点,想看Landscape Arch都会超时,我纠结了半天,无奈放弃,且为了尽可能减少超时,我们用最快的速度买了点快餐,在园内每个点我们都用最快的速度走路,没到point就不喝水。

Balanced Rock就在马路边,一根石柱三个三块石头,中间一块小小的,支撑着顶上那块大石头,却神奇地保持着平衡没有掉下,司机说这平衡石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他每一次看平衡石都被他当作是最后一次看。

Windows需要走一段路才能看到,南北窗拱门就像一对眼睛,但其实左侧还有一个正在形成中的拱门,说不定很多很多年后,这里叫要改名叫Triple Arch了。拱门的形成是因为下层是远古汪洋留下的盐床,而上层是岩石,下层被挤压被风蚀后碎裂,形成拱门,形成后的拱门也会断裂,著名的Landscape Arch,也就是现今公园内最大的拱门,曾经就断裂过。

从Windows到Delicate Arch的路上,还路过了Double Arch,没来得及深入,匆匆拍一张。

Delicate Arch是园内最经典的拱门,更是犹他州的标志,连犹他州的车牌上也有这座拱门,2002年冬奥会的圣火还曾经经过过这座拱门。虽然名为Delicate,但其实足足有16米高,最能感受其壮观的地点,是走到它脚下去,来回4.8公里,官方规定每人必须携带2L水,时间确实来不及,我们只能爬到它对面的一个小山丘上远观,远远望去,拱门还不如手掌大,其脚下的人影更是蚂蚁大小,心里遗憾行程紧张,可是没有完美的旅途,此类遗憾也是常事。

最后一站Landscape Arch距离相对远,我们顾不上疲惫,尽可能加快速度,一路没有休息,看到Lands Arch的时候,我全身都松懈下来,仿佛累得再也走不动了。Landscape Arch因为断裂过,所以显得特别薄,尽管很大,但是因为高,视觉上没有想象中的大。

远处山坡上有人在继续前行,去到Devil Garden的深处,那里还有经典的Double O Arch,似乎很少有中国游客走到如此深的地点。

结束拱门国家公园的行程,一路往回赶,回到盐湖城的时候已经天黑, 付了一个小时的超时费,然后在参团集合的Ramada Inn入住。

07D6 醉美黄石公园

又是天不亮就要出发了, 凌晨6点的盐湖城很冷,穿着轻羽绒都觉得不够,美国的中文团比我想象中壮观,一辆大巴四五十个人坐得满满的,都是散客拼团的形式,导游的普通话带着一股奇怪的南方口音,学了一些中不中洋不洋的美式幽默,就经常开一些非常无聊的玩笑。

黄石公园的第一站是Fountain Paint Pot,整个Trail有4个池子,虽然只有4个池子,但其实光是这里的四个池子就能够代表整个黄石公园热泉的四种形态,Hot springs, geysers, fumaroles, and mud pots。

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水蓝色的池子,从池子为起点,蔓延出深深浅浅的金色物质,随着水势呈流动的状态,色彩斑斓,热泉池里是清澈见底的水,湛蓝平静的水面美得十分纯粹,这种位于地表的热水池就是hot spring,水中含有矿物质,看起来平静但事实可能是足以伤人的高温和强酸。

第二个池子即是Fountain Paint Pot,落大的一个泥浆池,呈粉白色,冒着小小的粉色泡泡,可以闻到明显的硫磺味,这个池子的水分看起来非常少,周围的泥土都有些干裂,有的白有的粉有的黄。这种池子叫做mud pot,是由强酸性hot spring融化周围岩石转化而来,颗粒状的粘土或二氧化硅悬浮在水中,就形成了mud pot。

第三个池子是一个呈8字形的池子,一边铁锈红一边粉白色,粉白色的那边和方才的泥浆池很像,水面中冒着小小的气泡,显得比较安静,而铁锈红的那边则全然是另一种景象,铁锈红色的泥浆正在激烈翻腾,空气里的硫磺味愈发明显,虽然小,就透露着吞噬生命的力量,叫人不敢靠近。据说这个池子是20世纪时地震的产物,粉白色的一边是mud pot,悬浮的颗粒和水量保持平衡的比例,而喷发中的铁锈红一边则是mud pot的变化状态,颜色由一种嗜热菌导致,颗粒和水量比例被地震破坏,水量比例高于颗粒比例,由此形成。热水从地底涌出,粉白色一边只是冒气泡,而铁锈红一边就因为水量比较多而喷发了。

第四个池子站在木栈道上几乎看不见,地处一个间歇泉区,整个区域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喷气孔,其中有一个大池子在一边喷着水柱一边冒着浓雾,银白色的水柱时高时低,因为温度很高大量水汽随之蒸腾,十分骇人。这样喷发中且蒸腾着大量水汽的热泉,就叫做geyser,也就是会阶段性喷发的hot spring,在地下蜿蜒流淌的水流积聚了一定的压力后最终于某个泉眼喷发。而散落在整个区域的喷气孔就叫做Fumarole,比hot spring和geyser温度更高,其下方的地下水穿过土地瞬间变成水蒸汽,全然没有水的存在。

离开这片盆地,打个弯就可以回到Trail的出发地了,同时也可以继续沿着向盆地深处延伸的木栈道前行,去到其他的景点。我们回到车上,前往Old Faithful Lodge。

到达Old faithful lodge的时候,大堂预告牌提示距离下一次预测喷发时间还有15分钟左右,正好按照导游的提示提前10-15分钟开始等待,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边休息边等待,面前的Old faithful正冒着水汽,整个大区域只有它一个泉眼,有乌鸦在周围时盘旋时落定,也不知道它落脚之地是什么温度。有工作人员举着牌子介绍其形成历史,就在大家听得聚精会神的时候,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呼,old faithful比预测地提前十分钟喷发了,起初几秒的水柱并不高,有游客问是不是一个teaser,工作人员回答maybe, just see,其后它便没有叫人失望地越喷越高,蒸汽伴随着水柱蒸腾,如同千军万马经过,十分壮观。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现场除了轰隆隆的水声便只有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明明前一秒和后一秒拍出来的照片都类似,大家却都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瞬间,不知停歇地摁着快门。数分钟后,水柱才渐渐变小,雾气也随之渐渐变少,开始有人离开,我和咩开始在导游的指引下开始前往Morning Glory Pool

导游原本的意思是沿着一条笔直的柏油路就可以到,可是我和咩却都会错了意,一路沿着木栈道前行,阴差阳错走了一条旅行团不会走的Trial,一路从upper geyser basin走到lower geyser basin,单程就有4公里多。我们一路走,一路觉得好奇怪,按照规定的时间,我们2个人都要一路快步疾行才能来得及走完,一个四五十人的大团怎么可能按时抵达,而且一路上没有见到任何团友,这才觉得自己是走错了路,一路仔细看着地图,才敢继续前行。虽然是走错了路,可是却着实是因祸得福,这一条Trail上,遍布着各种各样的热泉,形态各异,目不暇接。

快要走到Morning Glory Pool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正在往回走的大部队,确认了我们一定是走错了路,匆匆忙忙赶到Morning Glory Pool,拍了几张照片就往回走。这个池子很绚烂,比之前见到的任何一个池都要多彩,圆形的池子从边缘向中心凹陷,水温随之变化,因水中菌和藻导致的颜色也随之变化, 资料说温泉水温在85℃时泉内藻类为白色,82℃时为肉红色,74℃时浅黄色,68℃时为黄绿色,美则美矣,却是足以致命的美。

沿着柏油路往回走的路上,突然发现一个方才来时也有路过的一个池子喷发了,恰好一名别团的导游路过,说道,“这池子一天才喷发一次,时间随机,被你们逮着了。”

回到Old faithful附近,距离集合还有十几分钟时间, 便在old faithful lodge旁边的百年木屋逛了逛,据说建成于1904年,是黄石公园的标志性建筑,方才沿着木栈道去Morning Glory Pool的路上,也远远拍了一张。

今天的最后一站便是大棱镜温泉Grand Prismatic Spring,车子将停,就看到道路边漫天的水汽,西斜的日光下,氤氲中透着浅浅霞色。沿着木栈道, 率先路过的是Excelsior Geyser,一个具有300英尺长,200英尺宽的大洞坑,漫天的水蒸气就源于它,站在木栈道上,也只能靠水汽冒出的位置来判断池子大致的轮廓,几乎看不到其真身。

沿着木栈道继续走,就来到大棱镜,导游说想要看大棱镜的全貌,除非能飞,因为它着实太大,站在平地上,几乎忘不到另一头,彼时我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天气微凉, 大棱镜的水汽也不少,虽然不及Excelsior Geyser般遮天蔽日,却也足以将大棱镜的池水在人们的视线中隐藏,我悻悻地垫脚张望,纯属惘然,不甘地望了望附近的山丘,跟咩说,应该有一个观景台建在小山丘上才对。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确实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山丘,那里是观看大棱镜温泉的最佳位置,只是只有自由行的游客,才能去得到哪里,知道这一状况的我,心中无限遗憾,只能寄托于下次再去黄石公园的时候可以上山一睹全貌了。

大棱镜的附近还有一个宁静的蓝色小温泉池,平静无波,十分清澈,天上云朵清晰地倒映在水池中,恍若一面巨大的镜子。

离开大棱镜温泉,回到车上,一天的行程就结束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越来越多的野牛和鹿开始出来活动,出园的路上还因为野牛群发生了堵车,因而到达西黄石住宿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分好房间,放下东西,先去了超市,买了瓶牛奶以及一杯超大却超便宜且在上海买不到的薄荷巧克力味哈根达斯,只觉得无比划算,继而又看着Trip adviosr找了家店,尝了下这里特色的buffalo汉堡,可因为是肉饼,也没吃出所谓的buffalo水牛肉有什么什么特别。

后来的行程中, 我们多次见到buffalo wings,十分不解,想说水牛哪来的翅膀,而且这水牛肉不是号称黄石特产么,为何离开了黄石还随处可见,叫我们很是莫名,一直到后来听到了秋的解释,才明白,原来此buffalo非比buffalo,buffalo wings是一种鸡翅的调味方式,酸且微辣,是美国人很爱的一种食物。

08D7 回到盐湖城

次日的行程,是继续黄石公园的游览,继而路过大提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最后到达盐湖城。

天不亮就出发了,进入公园后,发现公园内竟弥漫着大雾,整个公园里只有华人旅行团的大巴车,路过厕所时,大巴索性停在马路上,可见除了华人团,并不会有其他车辆在这种时候进入公园。我心里愤懑,太阳未出雾气便不会散,再加上温泉池本身的雾气,恐怕是雾里看花什么都看不清,如此行程设置,简直无法理喻。导游将我们带到Norris Geyser Basin,这原本应是个很精彩的热泉区,有很多形态各异色彩绚烂的温泉池,然而雾气和水汽下,眼前景象一片灰蒙蒙,距离脚下数米范围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原本很期待的Norris Geyser Basin就这样完成任务式的“游览”了一遍,继而前往黄石大峡谷

大峡谷处于开阔地,待我们到时,已经有清晨阳光照射到,因而雾气已经基本退去,总算大致能看清黄石大峡谷的全貌。黄石大峡谷是整个公园排名第一的景点,绵延几十公里的峡谷,皆是黄色的火山岩,黄石公园因此得名,峡谷的尽头是巨大如同白练的瀑布,尽管距离十分遥远,却难以掩饰其壮观,站在观景台上,只觉眼前景色恰如一副壮观巍峨的山水画,难怪这个观景点要被称作“artist point”。

黄石公园的最后一站是泥火山Mud volcano,一个都是泥浆泉的区域,没有太多色彩,又因已是最后一站,大家对这个景点的反应都是平平,并未表现出太多的赞赏,倒是池水边色彩缤纷的草丛,还有点意思,叫人感叹其顽强的生命力以及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

我们从黄石公园的南门离开,也是经过大提顿国家公园的方向。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这里刚刚结束一场烧了一个多月的大火,一度导致南门关闭,所幸在十月前已经彻底扑灭。导游说火势很大一部分也是人工控制的,烧过的树林短期内是遭到了破坏,但漫长岁月之后,这片林子反而会更加茂密,更适合动物生存。

华人团游览大提顿国家公园的方式,是典型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车行一个小时,路边尽是黄透了的白杨树,十分好看,我看着一棵棵迅速后退的白杨树发呆,渐渐地开始犯困,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巴停在Jackson Lake旁边的马路上,湖对面就是绵延起伏的大提顿山脉,主峰大提顿峰就是Paramount经典画面中的山峰,只是应该角度有偏,我对比着图片,并不觉得长得完全一样。

匆忙拍过几张照片后,大巴又载着我们 来到Jackson Lake Lodge,大家在这里自行吃午饭,同时这里也是观赏大提顿山脉的绝佳观景点。一走进大厅,透过巨幅的落地窗,一片湖光山色便映入眼帘,远处绵延的群山之下,湖水湛蓝而平静,松柏和白杨树层层叠叠,近处是成片红黄交织的草地,阳光铺洒而下,映照出暖融融的秋意。心想若能在这样的大厅里点一杯咖啡和一块芝士蛋糕,发上两小时的呆,心情一定会又惬意又旖旎,先前对大提顿国家公园so so的印象瞬间转好起来。

然而待大家都吃完午饭,导游便又匆匆召唤大家上车了,下午的车程还很长。 中途路过被称为“西部牛仔之乡”Jackson Hole小镇,这里有一个鹿角公园,四面皆有一个以鹿角搭成的拱门,据说鹿角都来自于附近的一个麋鹿保护区,由麋鹿换季脱落的角而来。

短暂休息后大巴又一路开往盐湖城,抵达晚餐地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我没什么胃口,陪着咩去不远处的麦当劳吃了点晚饭,待抵达酒店入住洗漱水下,已近深夜。

09D8 盐湖城一日游

行程第四天,在盐湖城逗留大半日,晚上到达Las Vegas。

天蒙蒙亮就出发前往大盐湖,没有睡醒的我们,起初对于这样的行程颇有抱怨,即便抵达了大盐湖,也懒散地站在远处,觉得这大盐湖既然都没有茶卡盐湖出名(更不要说乌尤尼),定然也没什么好看的,一直到越来越多地人走到湖边石滩上去,我和咩才抱着“来都来了”的心情,也慢腾腾地走向石滩,这一走,才发现原来先前全然都想错了, 日出霞光下的大盐湖,明明美若仙境。玉白色的湖水微微起伏,霞光撒落,湖水泛着朦胧的红色与金色,湖中有红色的浮标,倒影清晰可见,湖面盘旋着数只水鸟,时高时低地飞着,整个画面不染一丝烟尘,宁静地仿佛纵使千万年时光流转,于这湖水也不过是一瞬而已,若不是身后嘈杂的人声,我简直要以为自己正处在一个遗世独立的荒岛之上,被一汪美如仙境的湖水包围。

日出升起后,我们才离开,是太紧凑的行程带来了这场日出之旅,否则很少有非摄影团能有看日出的机会吧。 其后的行程在盐湖城市区,无非就是市政厅和教堂这类景点,盐湖城是摩门教的总部,教徒占到盐湖城人口半数以上,主张不吸烟不饮酒家庭和睦,因而盐湖城总体上很干净,治安也不错。

大约中午时分离开盐湖城,继而便是一路赶往Las Vegas,又是住在Stratosphere,且连住两晚,总算不用遗憾没机会去到高塔上看夜景了。Check-in之后,导游又带着我们开始夜游的行程。

大巴从Stratosphere对面的停车场出发,辗转来到金字塔酒店旁边,对面就是我们之前住过的Excalibur, 导游带着我们步行穿过金字塔酒店,顺便参观了下这座酒店的内景,屋顶是斜的房间是斜的就连电梯是斜的,导游说只有外国人才会喜欢住这样的酒店,中国人才不会住进“坟墓”中,就连在这里赌博也都是必输的,众人听着哈哈笑起来。穿过金字塔酒店,我们要去坐空中单轨列车前往Excalibur,然后穿过Excalibur去看NYNY的夜景,金字塔酒店面向轨道的一侧是一个巨大的狮身人面像,临街处还有一个高耸的方尖碑,甚是壮观。

到达NYNY的时候天色已黑,灯光映照下,正是夜景最佳时,高大的自由女神像赫然伫立,身后却是尖叫声不绝的云霄飞车,难免叫人有些出戏,不过这里是Las Vegas,一切事物的原则就是”你开心就好“[摊手]。

夜游的下一站是威尼斯人,人造的室内天空,人造的室内河流,河中甚至还有威尼斯独有的贡多拉,大厅内游客如织,站在桥上看去密密麻麻几乎全是黑色的脑袋,导游说,谁给的小费多,管弦乐队就会演奏哪国的乐曲,果不其然,我们在其中带了近半个小时,乐队将中国国歌和“甜蜜蜜”来回演奏了好几遍,每次奏完,还会有遍布整个大厅的鼓掌声。无法计算场内非华人游客的内心阴影面积,谁叫此时正是中国国庆长假呢,是个热门景点都会被华人所“占领”。

离开威尼斯人,下一个行程是Mirage的火山秀,待抵达的时候,“火山”面前已经围满了观众,音乐在我们抵达后不久变响起,整个场地被火红色的灯光所笼罩,随着音乐变得激昂,假山中喷发出火焰,竟然是真的火,带着灼烫的热度,点燃了所有人的兴奋点,随着火焰的喷发而欢呼。整场表演约莫15分钟,当一切归于平静,人潮渐渐散去,假山隐没于昏暗的灯光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完火山秀,我们去到 THE LINQ的摩天轮,乘着摩天轮看夜景,以为是个挺浪漫的行程,却不想这座摩天轮出奇地大,一个箱内竟可以轻松容纳三四十个人,于是一团人全部进了一车,在阿姨叔叔地包围下,我和咩只好继续走马观花了。转一圈半小时,有电子屏幕提示所处高度,大约行到最高处的时候,还碰巧看见了Bellagio?的音乐喷泉表演,虽然听不到声音,可这样的观赏角度倒也十分特别。

夜游最后一站是 老城区的的天幕表演,据导游说,是先前日渐没落的老城区酒店为了吸引游客合力打造的大型长廊,拱形顶蓬由成千上万的LED灯泡组成,每晚准时上演灯光秀,下方还可以玩滑索,我内心里觉得这种表演和新城区的游乐场气氛比起来,实在有点强弩之末,可大概还是会有人喜欢这种摸不到用不了的浮夸吧,“天幕”之下,人气确实挺旺,也很吵,还有很多街头艺人,包括一些只着片缕的性感美女以合影收费。我们在街上稍稍逛了逛,买了些东西便有些百无聊赖,恨不能就地坐下,好不容易才等到表演开始,灯光秀一如我的想象,只有一时的绚烂和热闹,并没有什么营养,结束之后,大家都显出归心似箭的状态,恐怕都已是累极。

回酒店的路上, 和导游询问次日大峡谷西峡的行程,导游说去西峡要5点不到就出发,门票是90美元,玻璃桥另收35美元,我和咩已是又累又穷的状态,考虑过后,决定放弃这天的行程,不想还要付30美元作为所谓的“违约金”,呵呵,好一个会赚钱的景点。至于再次日的行程,则是仙人掌公园加上巧克力工厂,最后到达洛杉矶,我们订了一早飞往Albuquerque的航班,因而这天的行程也是要放弃的,如此两天行程放弃,我们此刻就已经彻底脱团了,早知如此,倒不如结束Bindlestiff tours三日游后,在Las Vegas逗留一日再飞往盐湖城,拱门国家公园一日游之后,参加一个盐湖城往返的四日游,然后直接从盐湖城飞Albuquerque,岂不更顺,只怪我们的行程是放弃自驾之后拼凑而成,太多不完美之处只愿下次再来时一一弥补了。

10D9 拉斯维加斯闲逛日

因为放弃了大峡谷西峡的行程,我们突然多了一天的空闲日子,睡了个懒觉,洗漱好出门已经是午饭时间,便直接去 Bellagio解决了午饭,中午没有蟹脚,所幸Bellagio的牛排堪称一绝,大约3分熟,很薄很嫩,十分入味,恨肚子不能多塞几块。

吃过午饭后便去逛街,Bellagio内部就有名品街,不过并没有在美国买欧洲奢侈品的打算,便只是路过欣赏了下。Las Vegas和Los Angeles的消费税差的不多,因为本就计划了最后一天要去Dessert Hill Outlets,便没什么特别需要在Las Vegas买的东西,逛了一家CVS,又在Fashion show逛了一圈,统共就买了一些开架化妆品和一些GNC。期间经过Caesar Palace和Treasure Land,再看视线所及的整条长街,只觉得白天的Las Vegas和夜里的实在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受,前者是游乐场,后者则是寻欢地,前者是欢乐,后者则是欢愉,前者是乐在其中,后者则是沉醉其间。

买完东西后,又回了趟酒店,放下东西休息了一会儿,接近晚饭时间,才复又出门, 晚饭依然选的是Bellagio,5点左右已经开始排队,约莫20分钟才坐下,只吃牛排和蟹腿,吃到撑为止,十分满足。

吃饱喝足后,回到酒店, 又拿着房卡上到Stratospere Tower看夜景,买票的队伍已经很长,所幸我们不用买票,直接去入口排队就好,电梯一路扶摇直上上到108层,第108层是一个落地玻璃窗围住的观景台,光是这样我就已经不敢站到窗边,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有人在位于108层的平台上玩速降,每每有人跳下去,我的心也随之猛跳几下,看着便觉得腿软。108层之上还有109层,是只有栏杆的露天观景台,站在平台之上,更加不由自主地远离栏杆,即便靠近,也只敢伸出一只脚,身体微微前倾,透过栏杆看下方,且仍然保持一段距离,想想自己当时的样子应该挺可笑的。109层还有跳楼机、八抓鱼等娱乐设施,平素在地面我都不敢玩此类设施,在109层的高楼上更是连看都不敢看,只在露天平台上呆了几分钟,遍强拉着咩下楼了。也是奇怪,我一向不怕高山悬崖,一如华山栈道,只要系着安全绳,我就能走得脸不红心不跳,可偏偏对于高楼建筑,我就莫名地恐高。

回到房间,早早便洗漱睡下,第二天一大早还要赶去往Albuquerque的航班。

11D10 遇见新墨西哥

位于新墨西哥州的Albuquerque阿尔伯克基参加国际热气球节,是此次美西行非常重要的一个行程,一为弥补去年在土耳其错过的热气球,二也是因为能和在西雅图工作的秋碰面。

9月30日,正是周五,秋和她男友要下班后才能从西雅图飞来阿尔伯克基,我和咩却是中午就到了, 因为没有车,所以非常明智地在机场买了三明治当午饭,然后从机场打车到酒店,继而就再也没有在马路上见到出租车,甚至马路上都没怎么见到步行的人,来来往往的只有车辆,车速也都很快,在这种地广人稀的城市里,没有车真的是无法生存。我和咩在酒店补觉,睡到近5点的时候,特别想喝可乐,所幸步行距离内真的有一家加油站便利店,趁天还没黑小步紧走地赶路,买了可乐和一点零食,一个来回大约3公里,只远远见到了2个步行的人,实在叫人咋舌。

秋他们在凌晨才抵达,约好第二天碰头的时间,我才满怀期待地睡下。

12D11 缤纷梦幻热气球之旅

国际热气球节是阿尔伯克基每年10月的固定节日,已经举办了几十届,虽然对于中国人来说,还并不算十分出名,阿尔伯克基国际热气球节(The Albuquerque International Balloon Fiesta)应该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热气球数量最多的热气球节了,每年10月初,大量的观光客和热气球爱好者涌入这里,有人是来坐热气球的,有人是来驾驶热气球的,很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单纯来看热气球,在热气球公园附近的酒店房间都要提前几个月预定,晚了就只能住到十几公里外的阿尔伯克基市区里去了。

早上4点不到,只睡了两个小时的秋两人便开着车来接我们了,说是昨天落地之后,租车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累的够呛。 从我们住的Holiday Inn出发,上到I-25公路后便开始有热气球公园的指示牌,继而从233或234出口出去都可以到达,我们走的是233出口,见到有引导停车的工作人员,就说明到了,停好车,步行挺长一段距离才到达售票处,没有遇到攻略中所说的堵车一小时以上,售票处的人也并不多,但当我们站定开始的时候,百无聊赖四处张望才发现不远处另一个售票处已是人满为患,队伍排成长龙,恐怕传说中的堵车是发生在那边了,至于那些人是怎样的行程路线,我们也幸运地不得而知了。

大约在黑夜中苦站了半个多小时,售票处才开始售票, 分现金和信用卡两种队伍,原本以为刷卡队伍会比较快,不料他们的刷卡设备略有些简陋,咩的卡在其他地方都能用,偏偏在这里死活刷不出,最后还是换了秋的卡,一通折腾完,现金购票的队伍竟然已经空了。公园门票是半天10美金/人,如果中午出来下午再进去就需要重新购票,如果中午不出来那就不用再买,不过中午没什么活动,餐饮又不是很多,应该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中午去市区吃饭或者去酒店休息吧。

买好票,兴致勃勃地进入公园, 园区里很多临时搭建的铺子,售卖早餐点心和纪念品,还有一个雪弗兰的展台,站台上停着一辆大黄蜂,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一旁的草坪上也已经坐满了等着看热气球集体起飞(Mass Ascension)的人,甚至清一色都是自带折叠椅,我确实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不坐也不驾驶热气球,只为一睹数百只集体升空的景象而来。

找到了Rainbow Ryder热气球公司的帐篷后排队等待登记check-in,我们和秋他们是分开预订的,被分配到了不同的组别,因而需要各自按照号码登记后,再到总服务台申请调换到同一组,若当天还有空位,便可以轻松调换。登记好后,距离集合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我们又去商铺逛了一圈,美国的小商品恐怕基本都made in China,纪念品看起来都很义乌,只觉得逛无可逛,秋显得疲惫至极,随便找了个能坐的地方便坐下了,看起来已经困到眼睛发直,也真的是很辛苦。等待期间还看到一个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在做直播,现场好多人显然认识他,秋他们远在西雅图,并不认识,我和咩更是不认识,不过俩男人还是跑去凑了个热闹,跟记者合了影,企图被采访,结果晃悠了两圈那记者都没有采访他们的意思,反而采访了另一组中国人,因为个个英文十分流利所以看起来更像是和秋他们一样在美国学习/工作的中国人,毕竟阿尔伯克基对于中国游客来说,还是太小众了,至少目前是如此,我和秋远远看着,被他们俩逗地哈哈直笑。

距集合时间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热气球场地上开始有音乐镭射灯光的表演,算是一个开幕秀,没等看完,我们就得去集合的地方排队了。集合的地方和热气球起飞的场地间隔着商铺,我们找到位置排好队,又等待了许久,期间有Krispy Kreme的气球升空表演,远远地看着十来只热气球缓缓起飞,在夜空中如同一盏盏彩色天灯,灯光还会有节奏地明灭,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虽说很引人注目,但是热气球的文字图样几乎完全看不到,感觉这样的赞助商权益实在是有些鸡肋。按照Schedule,其后应该还有15分钟的开幕式,但是隔着商铺,我们并没有看到所谓的开幕式是什么样的形式,不知道是不是也会有一段冗长的领导讲话。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终于被带到热气球起飞的场地,才发现场地上已经铺满了五颜六色的热气球,人群密密麻麻,热气球也是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主办方和其他赞助商的热气球都正在缓慢升空,另有一部分热气球正在充气,而我们即将要乘坐的热气球,篮子侧翻,气球还像一张巨大的布匹一般静静躺在地上。有工作人员拿着表格和类似承诺书的东西要我们填写签字,大家轮流签完,热气球的pilot才开始一面讲解乘坐步骤,一面分配我们分成两组站在热气球篮筐的两侧,待热气球充气之后,分别进两侧的篮筐。一一讲述完毕,终于开始充气,一个小男孩,可能是pilot的孩子,站在如同两片布匹一样的热气球中间,手高举着上片,充当起人肉支架的角色,篮筐两侧架起两个鼓风机,往气球内部吹风,吹了许久,气球渐渐鼓起来,渐渐地变得圆润,又渐渐地已能容纳一个成年男人直立其中,pilot进入热气球仔细检查了热气球的情况,然后与其助手合力将篮筐扶正,鼓起的气球也顺势直立悬浮在半空中。大家怀揣着兴奋按顺序爬进篮筐,篮筐分3部分,两侧站乘客,左右各4-5人,中间是喷火装置以及pilot的站位。待我们全部在篮筐中站好后,pilot开始操控喷火装置,进一步为热气球充气,热热的温度席卷而来,大家都开始有些迫不及待。好不容易充气终于完成,助手将固定篮筐的绳索从地钉上解开,热气球便开始轻轻摇晃着慢慢升空,周围围观的人徐徐变矮,越变越小,越变越密,居于空中,才发现竟然有那么多的热气球和那么那么多的围观人群,不愧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热气球节。

热气球不断升高,下方还有众多热气球源源不断地起飞,起飞后各自寻找方向,散落在空中。整个篮子的人都显得很兴奋,自拍或拍景,咔嚓声不绝于耳,pilot控制着喷火装置时而喷火时而休息,热气球也随之升降或调整方向,确保每个人都能360度地观看景色。望着半空中漫天的热气球,我几乎要词穷,缤纷、梦幻、amazing、fantastic,似乎都不太够,最重要的是,这一场热气球之旅,我已经等了足足一年,想到去年十月我在Cappadocia的雨夜里翻来覆去彻夜难眠,热气球取消的确认消息传来时我对咩无法抑制哭闹发脾气,就觉得这次在Albuquerque的热气球之旅实属不易, 其实来一次的成本并不低,是在土耳其乘坐一次热气球费用的至少5倍,但为了一遂我的心愿,咩还是陪着我来了。我难以抑制地开心,也是发自肺腑地开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且愉快的心情了,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呆呆地欣赏美景,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地安谧且美好。

异形地热气球理论上要在节日第四天才会出现,但是每年都会有心急的人,从第一天开始就开始混迹在圆形热气球群中飞行,比较初级的就是在圆形的基础上增加一些部件,辅以涂色形成一些动物,比如我们看到的斑马、猪和鱼等等,高阶版的异性热气球就完全不是圆形了,我们看到了一只生灵活现的奶牛,还有一个只见到了背影的怪兽,看起来有些像外国人定义中的“dragon”,想来待真正到异性热气球集聚的日子,定然还会更多有意思的热气球出现吧,可惜我们无法逗留那么多天。

我们的热气球越飞越远,在一定高度停留片刻后,pilot一边寻找合适的降落地点,一边逐步降低热气球的高度,降落的过程中,还越过了当地人的屋舍和田野,有人站在顶层露台上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显得很兴奋。我原本还在想,这成片的热气球四处降落,肯定难免会有个别不小心地破坏到当地人的农田或牧场,觉得他们不见得会对这国际节日持欢迎态度,此时却又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最终我们的热气球降落在一处停车场,一辆van随即到来,车上载着四五个人,包括起飞前出现的助理以及那个小男孩。Pilot指挥我们先出来几个人,剩下三四个人等在篮筐里压分量,他则继续控制装置让气球瘪气,巨大的气球缓缓变扁,逐渐摊成一张巨大的布匹,将停车场的出入口整个挡住,所幸没什么车子出入,唯一一辆等着出去的车似乎也不着急,安静地等着我们收气球。余下的人除了篮筐后,pilot和方才乘着van来的四五人开始合力将气球卷紧,有力气的男人们先纷纷上前帮忙,气球很快便收好了,大家又合力将篮筐抬上van的后箱,然后大家一起坐着van回到热气球公园去。

秋说,听他们聊天, 那应该是一家人以及亲朋好友组成的工作人员,pilot是加拿大籍的黑人,家人都在美国,大多数时间都在肯尼亚大草原飞热气球,在美国参加国际热气球节,就像是一个度假行程。想来像他们这样的队伍,应该还有不少,一场国际节日,大概几乎能将全世界但凡能飞热气球的地方的人全都聚齐吧。

回到热气球公园后,已经快十点多了,我们准备找地方尽快解决吃午饭,继而秋他们下午可以好好补个觉,没想到我们出了公园后,兜兜转转怎么都没有找到车子,来时天还是黑的,此时天色大亮,竟怎么都想不起来路线了,停留在一个大家都有印象的点,然后面对岔路莫衷一是。路边有一辆警车,秋他们开口询问附近可能的停车场位置,警察给了些建议,我们一边思考一边张望,仍然无法决断,踌躇不决间,那警察竟然招招手叫我们上车,他带着我们转圈子找车,感激地我们连连道谢。转了两圈,找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大约花了有一二十分钟的时间,终于再次见到了一个有印象的地点,再开了几米就找到了车,我们同这位警察再次道谢并道别,感叹真心是遇到了好人,对Albuquerque这个地方又凭添了几分好感。

午饭找了一家中餐馆,尽管新墨西哥州已经很偏,但依然有华裔定居在此,不过,不出所料地很不好吃,还有类似左宗棠鸡这种此前听都没有听到过的莫名菜式。所幸广式点心还算适合秋他们这样没吃早饭的状况,饱餐一顿后,便速速回到酒店,各自休息了。

我和咩昨天已经睡饱,今天尽管早起,下午也睡到两三点便醒了,想出去逛逛, 苦于没有车,若能今天逛下Albuquerque old town,明天或许还能去一个车程在1个小时左右的Tent-Rock National Monument玩玩,不过恐怕他们俩都已经累极,便也没有和他们多提。

大概下午六七点的时候,终于睡醒了的秋两人来接我们出去吃晚饭, 照着yelp找了一家似乎很出名的墨西哥菜餐厅,似乎墨西哥的亡灵节(Day of the Dead)将近,店里摆了很多有些可怖的摆设,鬼面骷髅等等,大的如人一般大,心里稍有些怯怯,没敢拍照片,所幸店里人气很旺,不会觉得阴森。只能说东西方人对待此类事物的感官实在是相差太多了,何况如今类似万圣节在中国基本就是一个大众娱乐事件,并没有太多人去深究万圣节的本来意义。

提出吃墨西哥菜纯属好奇没正经吃过, 认认真真地点了一份TACO和一份Fajita,TACO即是墨西哥夹饼,玉米饼内包着米饭和蔬菜等,Fajita是烤肉,边上配了米饭,如果是玉米饼夹肉,可能还是很好吃的,可是玉米饼夹着夹生且带着奇怪酸味的米饭实在是吃不习惯,而且我和咩素来不喜欢又酸又热的东西,比如番茄炒蛋,一顿下来,最好吃的大概要属餐前零食玉米片,当然也许是点得不好,没吃到合胃口的?日后有机会去墨西哥的时候,再慢慢体会吧。

晚饭过后,睡了一下午的秋两人精神正好,问到可以看夜景的地方,秋男友载着我们一行人夜里兜风。我这才发现,原来这座城市也是有坡度的,在美国通常住在高处的都是有钱人,所以车行到山坡路上,房子皆成了独栋。因为天色太黑,没有找到可以停车观景的地方,稍稍往上开了一段,便又慢慢往回开了。透过车窗和树影,山下密密麻麻的城市灯火时隐时现,虽绝不能同Las Vegas的夜景相提并论,但也绝对可以说,是一座热闹繁华的城市。

国际热气球节官网:http://www.balloonfiesta.com

热气球行程预定(唯一可在园区内飞行):https://www.rainbowryders.com

13D12 浅游阿尔伯克基

国际热气球节的第二天,我和咩睡了个小小的懒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洗漱好拉开窗帘,见到一只落单的热气球飘荡在不远处,隔着窗子朝左边望去,见到一堆热气球盘旋在半空中,只是已经很稀疏,想必是最后一批没有降落的热气球了。走到走廊窗口官网,遇到一对老人,老太太说,一个小时前,那边有更多的热气球,又说同我们一样,他们也是昨天坐过热气球。 原本是想看昨天下午公园里的表演的,只是没来得及,也就罢了,今早还能在远远的视角看一眼热气球,也算满足。

少顷后,秋来接我们去Albuquerque Old Town,他们俩还没吃早饭,到了老城后,便吃早饭去了,我和咩自己在老城里逛。和中国很多古镇老街异曲同工,古老样式的黄土色建筑中基本纪念品商店和喝茶吃饭的地方,时不时还来几家文艺清新的书店、手工饰品店等等。我四处逛着拍照片,见到有明信片便买了几张当场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写明信片,写完又找到邮局准备买两张邮票直接寄掉, 不料到了邮局门口却是大门紧闭,仔细看才知道周日不开门,不甘心地我又连问了几家纪念品商店,都没有邮票卖,心下觉得遗憾,这个城市以后应该是很难有机会再来了,却没能留下个邮戳,很是可惜。

老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逛完一圈也要一个多小时,老城中央有一个凉亭,亭中正有穿着民族服饰的乐队表演,自带椅子的观众围着亭子密密麻麻坐了几圈,我们在稍远处的长凳上坐下,眯着眼睛边晒太阳边听演奏,微风徐徐,很是惬意,很喜欢这里的风景,对拉丁美洲的兴趣愈发浓烈,回去之后该好好挣钱争取早日实现拉丁美洲游&南极啦!

待秋他们找到我们,坐着讨论了片刻,决定去离得不远的 Petroglyph National Monument岩石画国家保护区看看,公园看起来不是很大,门票2刀一车,十分良心。整个公园由大片平地和几个山丘组成。我们选择了路过的第一个山丘走了一个小小的trail,远远望去就是一座乱石堆成的小山,但用心观察就会发现岩石上刻有图案,描绘的故事多数跟放牧、祭祀,新墨西哥州特有动植物有关,据说由距今600-700年前的印第安人与西班牙人刻下,如此想想,美洲大陆的文明真心是被进步甚晚,想想六七百年前,欧洲都快要开始航海大发现了。

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再继续深入游览,收拾心情前往机场,在租车公司还好车后,坐着接驳车前往机场,在机场吃了顿略晚的午饭后,我们和秋他们俩道别去到不同的登机口,我和秋道别的语句非常简略,简略到似乎第二天就会再见一样,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没有说“回国再约”或”下次再来“之类的废话,因为这种话不用说也一定是会做的,唯一可惜的是三人组二缺一,只希望以后Vi也能有机会同去美国了。

到达洛杉矶,天色已暗,订酒店的时候, 我们图方便,定在了第二天集合地点附近的酒店,不料就偏偏订在了如今已经乌烟瘴气的唐人街附近,虽然已经是比较外围,可是酒店看起来就不是很干净,房间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味,恶心了我一晚上,只怪自己懒惰没好好做攻略,吃一堑长一智。

14D13 你好1号公路

今天的行程是参加三日游行程,一路从洛杉矶沿着 1号公路抵达旧金山。1号公路美国非常重要的一条公路,这条公路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落基山脉,连接着加州两座最为重要的城市,但凡有人罗列全球TOP自驾公路榜单,这条公路每每都是必定要被列进去的,最好的方式自然是自驾,且是从旧金山开始,沿着靠海岸的一侧行驶,风景最佳,且大多的观景停靠点,也都在靠海一侧。

团队行程,只是在Santa Barbara海边停留半小时,在蒙特雷海边停留半小时,在17miles的海边停留半小时,余下的路便全是在赶路,奈何自己无能自驾, 若是认认真真将1号公路玩个遍,至少也得有个一周的时间。

印象比较深的还是蒙特雷的海边,礁石上遍布海鸟,也不怕人,飞来飞去自在遨游,对面一座小岛上,密密麻麻的海狮海豹海狗,或趴着或挺立,或嗷叫摆尾巴或懒散晒太阳,恍若一个海上王国。这些动物,在动物园或水族馆都是见过的,可如此数量,却着实是叫我震惊了一番,不由感叹这里的生态之好。

镜头太短,只够粗粗拍一个岛屿的全貌,便只好拍了很多在面前飞来飞去的鸟儿,确实是一个“打鸟”的好地方,如果天气晴朗些,就更好了。

天黑了才抵达旧金山住下, 三日游的团倒是住的还不错,这天晚上住的是holiday inn,比起先前六日游一路三星酒店,四星级的holiday inn已经让我们十分感动了。

15D14旧金山一日游

只在旧金山呆一天,因而是走马观花的城市一日游。

大清早天刚蒙蒙亮,我们便已经抵达斯坦福大学,作为美国数一数二的大学,确实值得参观和学习,只是在这人影稀疏的大清早,实在是叫人觉得鸡肋,浅浅地逛一逛,纯粹是参观下建筑,并没有生出什么敬佩向往的体会,忍不住摊手。

第二站是金门大桥,单单从桥梁来说,这座建造于20世纪的大桥,纵使在当时是一个建筑奇迹,可放在如今,已经很难用壮观来形容。可是,它作为旧金山、甚至西部的标志性建筑,这座桥给游客带来的更多是情感意义,大桥通体的红色会加深这种情感,或是一种来到西部的有力证明,抑或是一种对美国大片取景地的朝圣心情。

第三站路过旧金山艺术宫,为20世纪初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而建,如此古典的欧式建筑,一路上还是第一次见到,无论是洛杉矶、盐湖城还是旧金山,城市给人的感觉都是有棱有角,纵使是市政厅一类的穹顶建筑,线条也是被无限简化,全然没有欧洲城市带给人的繁复弯绕。艺术宫虽然精心修整过,可终究还是一个没有实际用处的建筑,湖畔有固定驻守的某教会传教人员(什么教就不说了,都知道),时不时揽着游客攀谈,所谓的揭露某党的罪行,不过基本没什么人搭理他们,恐怕对他们来说,身处美国,这些内容也是无关痛痒的吧,驻守和招揽大概也就是当工作来做而已,这样苟延残喘的组织,能有多少真正“忠诚”之人,实在觉得可笑。

中午来到渔人码头,大家自行在周边解决午饭。正值十一长假期间,某一家华人开的海鲜排档里,满是中国食客,看到有一个空位便坐下来,咩出去点菜,还没等我坐稳,就见到一个中年阿姨端着一盘螃蟹进门,满脸错愕看着我,脸上分明写着“这是我的位置,你怎么坐下来了。”的字样,我再次看了下桌上,确实是干干净净一张桌子什么东西都没有,便没有理睬,想着看看咩点到菜没有,又发现一个中年阿叔走进门,和中年阿姨对视一眼后,怒气冲冲瞪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索然无味,摆摆手说你们坐吧,便走出去和咩一起点菜,然后在外侧吧台上站着吃,吹着海风吃现烤海鲜的滋味倒也是很不错,虽然这餐的价格十分不可爱,几乎叫人联想起青岛的虾。

吃过饭后,又在附近逛了逛,买了被星巴克,回到海边的长椅上休息,附近又有某教会组织的人员在举着牌子放着广播宣扬教义,激愤弱智的内容吵得人有些头疼,枉费这码头上悠闲的时光,很是煞风景。

下午的第一个行程, 是在旧金山湾的cruise,从渔人码头出发,经过恶魔岛,越过金门大桥,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感受旧金山这座城市。从海上望过去,可以非常真切地感受到旧金“山”,陡峭笔直的街道清晰地排列,通向顶端,相较于地势平坦的上海,旧金山坡度如此大的街道不禁叫人感叹。

游船还经过了恶魔岛,是早年美国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可以看到其上陈旧的监狱牢房,如今岛上早已没有当初的黑暗和戾气,只剩下安静和萧条。

回到渔人码头后,便乘车前往 九曲花街,这条街道已经是旧金山旅游景点中不容错过的一处,真名Lombard Street,是全美国最弯曲的一条街道﹐短短一段路上一共有八个急弯,只允许下坡方向的单向通行。据说它原本是直线通行的,后来考虑到行车安全才被改成目前所见的弯曲迂回情况,利用长度换取空间减缓沿线的坡度大小,并且用砖块铺成路面增加摩擦力。

看着短短的一段路,从底端爬到顶端着实废了不少力气,因为其下方的一段笔直道路本身坡度就很大,大巴车上不来,所以我们是在走了数百米坡道后才开始爬更陡峭的九曲花街, 一路上人都要呈接近90度的前倾状才能前行,因为时间紧张跑的急,抵达顶端的时候已是气喘吁吁。从高处看这条街道远不如在下方看来的震撼,爬上来只是为了满足一种仪式感,一如那些特意来九曲花街验证车技的人,如同爬行般缓慢行驶在一个个弯道中,相信到达底端的时候,都是长舒一口气。不过最需要佩服的就是住在这条街道两旁的人家了,过弯和停车的技能恐怕都是十分了得。

下一站是旧金山的圣玛丽教堂,这座教堂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与众不同的外形,出自贝聿明之手,整个教堂的上半部分不是尖顶不是圆顶,而是出人意料的十字造型,教堂标志物十字架仿佛浑然天成,墙体中间是彩色玻璃,从教堂内部看,正好形成一个巨大高耸的十字架,庄重威严感亦油然而生。如此巧妙的构思也只有贝聿明这样的建筑设计师能想得出了,导游说,一如卢浮宫出入口一样,教堂最初受到大家的嫌弃和鄙夷,后来却渐渐地越看越喜欢,到现在已经成旧金山的标志建筑物之一。

离开教堂,继而去到旧金山市政厅,市政厅前面有一片大草地,竟然会有人在这里拍婚纱照或是举办小型的结婚仪式,想想国内各种政府机关单位前面肃穆的景象,那可是回避还来不及。原本对这一站无甚感觉,却不料我们竟然在市政厅市长办公室的门口偶遇了李开复。咩起初见到他时,觉得像还不敢认,情绪却瞬间变成“迷弟”,我一边鼓励他,一边打开微博,一激动竟然连声音都忘记关,在只有些许人声的大厅里发出刺耳的微博刷新声音,简直想把自己藏在柱子后面不被任何人发现才好,看了下李开复的微博,果然前两日有更新在洛杉矶的动态,那此时在洛杉矶市政厅的这位,恐怕就是他本尊没错了!咩也激动起来,见没有别人注意,便走过去轻声打招呼,李开复倒没有显出半丝被认出的惊讶,十分和气地同意了咩合影的请求,合影过后,李开复还主动询问咩是否毕业,哈哈,30岁的咩再次被认作了大学生,咩又问了问他的身体如何,继而才致谢道别,整个过程李开复都显得雍容气度却又温和有礼,叫人一看就觉得是个“人物”,却又不觉得端架子,叫人敬服。

一日游的最后一站是双子峰, 前往双子峰的路上还经过了同性恋街区,满街的彩虹旗标志着这条街道的特别,而美国在不久前刚颁布法令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

双子峰是天然山丘,站在山顶可以俯瞰整座城市包括旧金山湾,导游说我们的运气很好,天气十分晴朗,远处的金门大桥都一览无遗。同之前在游船上的感官不同,站在此处望下去,整座城市显得密密麻麻,却除了靠海的一片区域外,基本以矮楼为主, 街道清晰笔直,应当是一个看夜景拍慢门的好地方。

结束一日的行程,又坐了好久的车才到达住宿酒店,全因次日一早要前往Yosemite National Park,晚上又得赶回洛杉矶,所以必须提前赶路,住宿在从旧金山到Yosemite的中途地段,如此紧凑的行程,大概也只有中文团了。

16D15 一睹优胜美地

时值深秋,Yosemite正处于枯水期,其实比起黄石公园来说,这座公园的景色实在是很普通,会如此不顾行程仓促也要到此一游,全然是Mac桌面种的草。公园内最美的地方就是Yosemite峡谷,也是Mac桌面的取景地,不过其日照金山,薄雪覆顶的画面却实在是可遇不可求,没有能力付出足够的时间和金钱停留在一个地方守候拍摄时机,即是阻挡我成为好的摄影者的最大障碍了。

只花了半日,便结束了Yosemite的行程,理应是还会有一些Hiking Trail的吧,只是在这里就作罢了。

17D16 买买买

回国前最后一天的行程必然是买买买,终于来到期待许久的 洛杉矶的沙漠山奥特莱斯Dessert Hill Outlets,图方便参加的也是携程预订的一日游,车上导游提前发好了地图和优惠券,在路上就做好了血拼路线,而其后的六七个小时里,我们真真是从下车买到上车,除了短暂匆忙的上厕所以及吃饭时间外,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美国并不适合买欧洲奢侈品,我们主攻的都是Vans、Nike、UGG、Guess、Tommy Hilfiger这类美国本土的牌子,made in China是十有八九的,但是便宜也是真的,买了整整一天,除了一个行李箱和一双雪地靴,几乎都没几件东西是超过100美金的,然而我们就是买满了整整一个28寸箱子,还顺便帮朋友带了一个20寸箱子,类似Tommy和Guess这类,比起上海的售价,在这里简直是便宜到发指。

回市区的路上,我和咩都是累得昏睡过去,抵达酒店后又整理了快一个小时才把所有东西整理清楚,满箱的衣服鞋子,也是有点无奈。

当晚没有住夜,航班是凌晨1点,约莫8点的时候接机司机将我们送到机场,原本是想早点到机场再好好逛逛, 可洛杉矶机场的免税店却叫人有些失望,店很小,化妆品牌子也很少,逛了两三圈,最后只买了一瓶金盏花水和一罐牛油果眼霜。

18D17 归国

抵达上海的时候是10.8清晨,打了辆车直接到公司,北京时间8点多,在公司楼下吃早饭的时候,洛杉矶正是下午5点多,不知是吃早饭还是晚饭,上过一天班后,咩还能清醒地把车开回家,也是很不容易了。可惜不争气的我没能撑到周末就发烧了,到底还是病假了一天,看来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做这样疯狂的事情了。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83
评论 7
作者提到

17天  9月  ¥30000  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