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来过,如今初冬季节,再游桃花潭,又有新的体验

2017-01-05
太平湖居
阅读 2.9千
出发时间11月
行程天数3天
人均花费100
和谁出行和父母


盛夏时来过桃花潭,发过游记,(可以关注订阅号,回复桃花潭即有两个季节的比较)之前写过的部分就不重复了,单说再游与初次感觉不一样之处。

先说翟氏宗祠,建于明嘉靖年间,坐北朝南,五楹三进,仿皇家祠堂兴建。



第一次去时,对于这个号称中华第一祠,有过一丝疑虑,会不会言过其实?就好比天下第一泉,似乎见一个泉都立个石碑,大大地刻上“天下第一泉”的字样,天下究竟有几个第一?

有比较才有真理,不谈远的,单比近的,呈坎有个罗家祠堂,宏村有个汪氏,对比了看,翟氏宗祠的规模确实更宏大一些,这个号称倒是有那么一点名副其实。



只是可惜年久失修,不如呈坎保存的完好。

按当地老百姓所言,当年的呈坎祠堂文革期作了学校,而翟家祠堂建设李白雕塑纪念茶楼时被征用作了工地,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祠堂里放置有许多龙舟,端午节时桃花潭镇有龙舟比赛,这个传统一直延续着。比赛分初四、初五两天,到时公园也会免费对游人开放。

初四是央视直播,比赛规规矩矩,初五再比一场,当地人更喜初五的热闹,没了央视,感觉少了大人的监管,是不是更多一些野趣和期待呢。




老街里纪念五世同堂的义门还在,五世同堂,好难得,在老舍的笔下四世同堂已属不易,更何况五世,也许以后只可以在这样的纪念碑上才可以找到。



不过三个月时间,老街的一侧又多了一个纪念汪伦的公园,不是园中园,另开门,另收费,汪伦当真葬于此吗?



没去考证,或许谁也不会在意这拢起来的小山包里是不是埋着汪伦的衣冠,正如借了“桃花潭水深千尺”建了桃花潭公园,借都借了,用都用了,如今再拿了后一句“不及汪伦送我情”另建个小园子罢了。



出老街,坐渡轮,看青弋江上一只白鹭飞过,留下一连串美丽的身影。



想来有趣,皖南,对于南方是北,对于北方又是南,居于不冷不热的江南地带。



冬天小白鹭觉着冷,十一月未到就急匆匆结了伴南飞 ,留下“一行白鹭上青天”。



只有少许中鹭(与老牛结了伴的牛背鹭就属中鹭)和大白鹭留守,与桃花潭一直为伴。



可是对于有些动物来说,冬天离开更冷的北方,迁徙到此。于是,不同的季节,便看到不同的生物群。



你看湖面上多了刁鸭,跟在后面的是一对不离不弃的鸳鸯。



估计来过桃花潭的人都对岸边的这棵树有印象,沿岸只独独这一棵,树冠张开如伞,树下有台阶,一直沿伸至水里。

村里的老人依然保有旧习惯,来江边洗衣服,用棒捶捶打,老远便可以听到独特的“邦邦”的声音,带孩子来的大人便指着这一幅画面说:很早以前是没有洗衣机的,都是这样洗衣服。

暑假第一次来桃花潭时,看到这一棵树,也被深深地吸引,好美。



联想起山楂树之恋,虽然这一棵不是艾米的小说,老谋子的电影中的那棵山楂树,可是,蓝天白云下一汪碧水,伞一般撑开的树,还有树阴下在水边劳作的人,这般的景感受到的情只可以是:纯洁,干净与美好。

如今立冬之后再来桃花潭,青弋江的水位低了,岸上那棵“山楂树”的叶子落了,夏与冬,还是同一个地点,同一棵树,同一个位置,甚至于江边捶打衣服的大姐来自同一个村子,同一个姓--都是万家人。只是,今天这个画面给人的感觉已完全不一样了——老朽垂暮。景因时因季尚不尽相同,更何况人乎?



船工指着江中的一片浅滩说,再过半个月,那中间的小岛上会飞来更多的候鸟。

是吗?那,到时我再来桃花潭。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9
评论 4
作者提到

3天  11月  ¥100  和父母

自由行、人文、周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