炳灵寺的钟声--体验刘家峡纯美水上风光,亲历50里黄河雅丹奇观的震撼,探秘群峰环绕间的神秘佛国

2017-01-11
winjone
阅读 6.8千
出发时间10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500
和谁出行夫妻

攻略建议


旅游时间:1天,从兰州当天往返, 7点从兰州出发,19点返回兰州


交通:

1、从兰州出发先到刘家峡水库大坝,刘家峡位于甘肃永靖县,距离兰州90公里,行程约2个小时,路况一般。

大坝附近,有往返兰州小西湖汽车站的专线大吧,车况总体不错,票价仅19元。

紧邻大坝有大型停车场,自驾车辆停车方便。十一期间靠近兰州的路段往返有些堵车,其它路段正常。

2、炳灵寺在距离刘家峡大坝50多公里的黄河岸边,陆路交通不便,一般选择水路前往,游客中心大厅窗口买票排队上船;

大型游船单程需要近三个小时才能到达,大船票价65元,坐大船往返加上游览时间,全程需要7个小时,有随船导游;
快艇单程一个半小时,有几人到十几人的快艇,价格每人要一百多。

由于水路距离较长,快艇有些颠簸,且空间局促,不利于观景,如果时间不紧张,个人感觉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方便观景的角度,大船是比较好的选择。由于游人稀少,大型游轮只在人多的时候才会开,我们此次便特意地选择了十一长假出行。


炳灵寺开放时间:

 旺季(4月至10月):每天8:00-18:00
 淡季(11月至3月):每天9:00-17:00


门票:

游客上岸游览炳灵寺需要单独购票,票价45元。

特窟门票另购,唐述窟(169)和172窟每人次300元人民币,第126窟每人次80元人民币,第128窟每人次60元人民币,第132窟每人次90元人民币。

由于游船在炳灵寺只停留1个半小时,参观时间非常紧张,而特窟位置较高,加上攀登时间基本来不及,最好不要考虑,售票窗口会有提醒。


参观范围:

1、刘家峡水库风景纯净绝美,黄河炳灵寺段为雅丹地貌,是天然的观景走廊,旅途本身就是不容错过的观光之旅;

2、除洞沟区外,下寺区和上寺区均向游人开放;船舶一般停驳在下寺主景区,我们在景区看到人有兜揽提供去上寺的交通,但由于参观时间有限,只能放弃了;据专家考证上寺主要是明清建筑和洞窟,以藏传佛教寺庙著称;而下寺洞窟一般为唐宋以前开凿,为通常参观景区。

餐饮住宿:

1、水库大坝附近有大型游客服务中心,服务设施一应俱全,包括餐厅、礼品店、邮局等,当然要求不能太高;

2、刘家峡住宿条件选择余地相对大,兰州炼化在刘家峡有培训中心,就在龙汇山上;太极湖附近也有星级宾馆;炳灵寺在山里,下寺景区没有看到有宾馆,上寺据称有旅馆,但条件局促。所以一般都选择当日坐船返回。



小贴士

1、水上阳光异常强烈,最好准备好遮阳帽和墨镜,船舶颠簸,且游客众多,从安全角度考虑,不宜使用遮阳伞;

2、船上风大,最好准备防寒衣物,十一期间,穿着单层冲锋衣,感觉比较舒适;

3、行程长,且炳灵寺附近没有餐厅,虽然有摊贩供应食物,但品种少,卫生状况一般,最好自带中餐食物和水,船上有桌子和垃圾桶,方便用餐;

4、船上没有卫生间,只能等到炳灵寺,所以上船前一定注意;

5、炳灵寺游览时间紧张,而步行路线较长,所以一定抓紧时间,错过回程的船舶会比较冒险,导游要求都是同船返回,是否可以选择下一班返回不确定,最好提前问一下,免得没有位置。

6、炳灵寺十一期间游人非常少,景区环境幽静,是节假日出行的好选择。




炳灵寺的钟声

第一次知道刘家峡是在小学自然课本的彩页上,刘家峡是70年代最伟大的水利工程,也是也是中国最大的水电站,更是那个时代中国人民心中的骄傲.刘家峡作为中国最大水电站的记录一直保持到长江三峡工程建设前。近年,在三峡光环的掩盖下,刘家峡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年轻一代中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刘家峡了。

几年前,在央视记录片中看到关于炳灵寺的介绍,才知道在刘家峡水库的深处还隐藏着这样一座被遗忘的千年的石窟寺,顿时被它的传奇所吸引。然而炳灵寺是那样神秘而遥远,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前往这个被大水包围的隐秘王国。直到最近,才了解到刘家峡有去炳灵寺的游船。


由于是出游高峰,从兰州出城就遇到堵车,高速公路只有两条车道,路上又发生了事故。为应对十一,兰州市政显然已有预案,道路两侧出动了大批警察维持秩序,而且调动了直升飞机观察路况,管理总体还算到位。下高速有一段路非常狭窄,路况艰难,自驾需要格外小心。途中经过兰州炼化的炼油厂,空气能见度一瞬间突然降低,巨大的烟囱笼罩在一片烟雾中。据说兰州今年已经关闭了大量的污染企业,可以想见当年的兰州空气该是怎样的状况。

到达刘家峡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游客中心紧邻大坝,停车场很大,管理秩序井然,有专门的船票售卖窗口。

第一班前往炳灵寺的大船已经出发,我们只能等候第二班。游船时间不定,要看游人多少决定核实开船,工作人员劝说我们先到船上等候。


50里碧水蓝天

船舱里比较拥挤,我们选择了上层的观景甲板上的座位,天空非常晴朗,刘家峡水库的大坝就在眼前,对面的山峰上有几座亭台。

水面上的阳光异常强烈,晒到脸上暖烘烘的。我们还是对西北的阳光的威力缺少预期,没有准备遮阳帽,回程后才发现脸上已经晒脱了皮,所以事先的准备工作是必不可缺的,好在我们准备了少量的食物,否则一整天几乎都在船上,只能饿着了。

我们并没有等候太久,船很快就开动了。启动后,游船掉了一个头,水面顿时变得开阔了,面前的刘家峡大坝,虽然跨度很大,但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宏伟高大。

据船上的导游介绍,刘家峡大坝最高处有100多米,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大坝露出水面的很小的一部分,70多米的部分都淹没在水下。

水面吹来的风颇有几分寒意,幸而以往有游船的经验,准备了豪华阵容的防寒服,可以踏踏实实在甲板上看景。

游船缓慢地行驶在山谷间,湖水的颜色是碧绿的,两岸青山对出,西侧的山峰是龙汇山,因为洮河与黄河在此交汇、所以被称为“龙汇”;

碧绿清澈的洮河和带着浑浊的泥土的黄河之间有明显的分界线,在特定的季节里,天际线附近的水面会呈现出奇特的半绿半黄的太极图景观,可惜我们无缘得见,导游解释是因为这个季节泥沙沉降,水质过清,所以界限已不十分分明。

由于地势的原因,在这一带,黄河水转弯向西流去。

据导游讲,龙汇山在永靖人民心理是神圣的山峰,可惜永靖人却没有能够留住它,这座山峰已经属于兰州炼化,山顶隐约可见的屋宇楼阁是兰州炼化的培训中心。

转过山峰,是如彩虹般横跨两岸青山之间永靖祁家黄河大桥,2009年建成通车,是甘肃黄河上的单跨第一桥,结束了祁家黄河渡口摆渡的历史,大大方便了临夏东乡地区的交通。

沿途我们看到黄河上修建的一座座新桥,包括金海湾大桥、刘家峡悬索桥,天堑变通途已经不是梦想。东岸可以清晰看到刘家峡东乡黄河大桥金色穹顶桥头,充满浓郁的回乡色彩。

大夏河与黄河交汇处,位于临夏、永靖、东乡三县交界,是刘家峡水库最宽处,也是原永靖县城莲花镇所在地,水库蓄水后,这座历史上重要的黄河渡口城镇被永远淹没在了湖底,新永靖县城迁至刘家峡大坝下游三公里处的小川。


进入炳灵湖后,湖水变得如大海一般清澈湛蓝,不愧为“高原明珠”的美誉。很多年没有见到这样纯美的景色,那蓝色是那样的纯净浓郁,仿佛已经浸润到心里,令人无比陶醉。

港湾停泊的色彩缤纷的船舶,沿岸高低错落的红色屋顶,桥边的航标灯塔,如果没有岸边起伏连绵的红色砂岩峭壁,你会感觉仿佛置身于美丽的大海之濒,而忘记了自己正身处西北高原。

浩瀚开阔的湖面,有水鸟掠过,红色的山峰,白云下的一点炊烟,对岸是回族的一支--东乡族的居住地。


我们虽然错过了洮黄分界的美景,但却惊异地发现船行方向是宝石般蔚蓝的湖水,而回望黄河是翡翠般碧绿的颜色,梦幻般神奇。


不知是谁首先激动地喊了一声:“看,祁连山!”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船头的方向。天水交融之际,白色的云层之下,山峰的雪线,隐约可见。那真是西北特有的壮美。


阳光实在是太强烈了,所有的照片几乎都变成了盲拍,即使这样,照片都依然非常美,因为无论哪个角度都有美景。


刘家峡的水是那样清,清得晶莹透明,据说,这里的水质可以达到直接饮用的标准,让人无法与黄河的混浊联系在一起。

游船从平静的水面上驶过,水面泛起一片碧波;

追逐而来的快艇,溅起轻盈的浪花,拖着彗星般的白色长尾,

红色的旗帜,白色的船身,与蓝色的湖水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醒目。

一只海鸥尾随在船尾,在我们的面前盘旋翻飞,表演最优雅的舞蹈,然后从容地从我们的头顶掠过,丝毫不怕人。可惜,我的手不够快,没有拍下它翩然的舞姿,就让它的倩影,留在我的记忆和大家的想像里吧。

湖面上有零星的渔船,可以看到渔民在撒网捕鱼。这里的黄河大鲤鱼是名产,主要应归功于优良的水质。

岸边一抹浓重的绿色,据说是农民种植的耐旱作物—花椒树。水边竟然种植耐旱植物,实在是奇观,这大约与周围的气候大环境有关吧。

接近中午,游客们纷纷开始午餐修整,正午的阳光撒满甲板,水面的风也显得不那么冷了。我们与船上一位本地的先生攀谈起来。他告诉我们炳灵寺的风景非常美,甚至超过麦积山,而他也只是二十多年前来过一次,正所谓“门前无风景。”

渐渐地,两岸赤裸的岩壁变为赤红色,越来越接近丹霞地貌,起伏的山峦间,可以隐约看到山寺庙宇的轮廓,岸边有一群栖息的牦牛。

三个小时的旅程不是太长,而是太短,我的旧手机没有办法拍出刘家峡无尽的美景,,所以我只能放弃了,用心去欣赏,去记录。

进入黄河,水突然变成了暗绿色,而且越来越混浊,最终变成了浓重的黄绿色,船突然变得有些颠簸起来。

青山绿水间,一艘快艇,穿梭在天际,在水面划出一道浪花,这正是我儿时课本彩页上的刘家峡。

大群水鸟腾空而起,而雅丹群山就在这时突然出现在视野里,

甲板上所有的人,都惊异地站起来,争相观看着神奇的自然造化,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敬畏与震撼--炳灵寺到了。冥冥中我们大家竟然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向炳灵寺致敬。



群峰环绕的神秘佛国


虽然是秋天,大寺沟口的树木仍然苍翠,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座座奇异的红色山峰从眼前掠过,如入秘境,而炳灵寺似在若隐若现间;

河滩沿岸是一带蓊郁的绿色,让人联想起世外桃源。

船转过种满玉米的河心岛,停靠在水坝岸边。由于节日期间泊位紧张,船与岸之间有较大的缝隙,一不小心,好险没有滑进河里,对于年长的游客来说实在非常艰难。

来之前,曾经非常希望能去看一下唐述窟,甚至做好了攀爬的心里准备,到这里,才知道,游船在炳灵寺停留时间只有1个小时,售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时间上肯定来不及,建议我们别买特窟的票啦。游船数量有限,没有人敢于错过自己乘坐的一班,所以实在是一场真正的赶场游。

沿岸奇峰怪石林立,靠边盛开着大片的波斯菊,

山门屋顶上是姊妹峰的倩影,犹如参天的阙楼,护卫着山门。。炳灵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那般奇幻美丽。


步入山门,我们走向雅丹群峰环绕的山谷。大寺沟是那样的静,那样的幽,一泓碧水蜿蜒在谷底,山谷两侧有桥梁连接,

沟内林木异常的茂盛,似有丛林的感觉。


空气清新湿润,清凉舒适。在炎炎夏日,这里一定是清凉的避暑胜地。


我们沿着崖壁上的栈道,曲折向前,几经辗转,崖壁上的石窟终于展现在了我们面前。


大小各异的窟龛如同蜂巢般散布在陡峭的断壁上,小的只有几十公分,大的通常也只有1-2米进深。很多洞窟外还做了木门窗,更如同蜂箱一般,游人可以站在崖壁边近距离地欣赏佛像,但洞窟是不能进入的,有些崖壁上的佛像还有铁丝网保护。

根据相关介绍,炳灵寺现有窟龛一百八十多个,之所以统称为窟龛是因为有些规模实在太小,不能称为窟;

残存造像七百多尊,但这些造像规模不一,据说最小的唐代菩萨只有25公分。所以现存石窟的规模相比敦煌和麦积山实在不算大。实际上游客只能看到邻近栈道的窟龛,佛像的规模都比较小。

洞窟光线幽暗,很多佛像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

但优美的线条和生动的姿态,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这些佛像都是唐代以前的造像,已经超越千年,非常珍贵,每个佛像背后一定都有一段故事。

有些洞窟可以看到彩绘壁画,但颜色大多已经斑驳。

史料记载,炳灵寺历史上是盛大的寺院,法显西行就是从这里渡黄河赴印度取经,据说唐述窟中至今还有他的画像;玄奘西行时也曾到访炳灵寺;金城公主曾至炳灵寺上香后,西去吐蕃;唐代著名将领李靖曾专程参拜炳灵寺,并称赞炳灵寺为天下第一观。而我们看到的今天的炳灵寺石窟,与记载中的规模和声名不相吻合。

炳灵寺的破坏显然非常严重,崖壁上可以看到大量的残龛,有些部分残留的轮廓表明曾有大型的雕像;大量散落的方形桩孔,意味着这里曾经有规模宏大的建筑。眼前千疮百孔的景象,昭示着这座古老的石窟过望的繁荣和历史沧桑。

从崖壁的砂岩结构分析,这里的佛像,也应该是泥塑;但有关介绍称近七百尊为石刻造像,其余几十尊为泥塑,这一点,不同于敦煌和麦积山,这也就解释了虽然历经前年劫难,有些佛像仍然保存相对完好。

令人欣慰的是,我终于有幸见到了美丽的元代八臂十一面观音,我心中最美、最鲜活的宗教艺术形象。丰满的面颊,清澈的眼睛,柔软的嘴唇,洋溢着青春的健康和阳光;表情恬静虔诚,姿态婀娜而不失端庄,似有舞蹈的律动;石绿的长袍,圆形毡帽,盛唐气象的面貌,草原民族的衣着。八臂十一面的造型,下大上小的塔形结构,比例布局协调匀称,造型和谐自然,没有丝毫的生硬突兀和臆造感,每一条手臂似乎都是有生命的。

虽然,照片并不清晰,但却是她的美丽倩影流在我心中的瞬间记忆,阳光射入洞窟,形成美丽的光晕。

在石窟前,我们以外地遇到了一个来自南欧的老人旅行团,真没想到,竟然有人万里迢迢,来探访这座与世隔绝、倍受冷落的寺庙遗迹,不能不令人感叹文化魅力之巨大。看到他们同样留恋在八臂十一面观音前,久久不忍离去,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艺术是没有国界的。

一小时时间,走马观花,完全谈不上欣赏。我们一路小跑,终于来到了大佛的脚下。狭窄的栈道,让我们只能从侧面仰视大佛威仪,但却丝毫影响他的庄严。这座唐代的大佛传说文成公主进藏时随行的工匠雕塑成的,宗教的力量,让他经历前年风雨,今天依然端坐在这里。

据报道,近期在维修大佛时,还在大佛的头部时意外地发现了明代的大藏经;而且在佛的头顶部分还发现了一颗珍贵的水晶石,而水晶有折射光,给人佛光之感。据称,修缮时还发现了唐代的贴金装饰和明代的彩绘层,可见大佛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变换过面貌。而老照片中看到的大佛,在千年风雨侵蚀中已经变得满目疮痍,鼻子已经破损,腰部和手臂部分也已经坍塌,露出一个个桩孔。

大佛的头顶一侧,有曲折陡峭的栈道,通往唐述窟,我们隐约可以看到唐述窟窟顶残存的彩绘壁画,却无缘进入。

站在桥对岸,我们终于可以清晰地看到大佛的全貌,


曾经残破的鼻子得到了修复,现在的面貌,对比老照片中的面貌更为立体,但石灰抹就的光滑表面,增加了几分现代感。

大佛是那么神秘,他的面庞在群山间时隐时现,船靠岸的一瞬间,他的身影隐约闪过,还未及反应,即刻消失在群峰间。

走过漫长的崖岸栈道,都没有见到它的踪影,而穿过一座长桥,发现他的侧影轮廓掩映在茂密的林木间,

转过山峰,又瞬间神秘地消失了,直到我们蓦然发现他已经就在前面不远处。

睡佛殿就在回程路边,是我们在大寺沟里看到的唯一建筑,仅一重院落的佛寺建筑,正殿中的睡佛,是北魏时期的造像,典型的秀骨清相,一只手臂枕在头侧。说不清为什么,大佛的姿态和摆放方式,给人一种奇特的不稳定感。这尊睡佛原本是炳灵寺16窟中的塑像,修建刘家峡水库时,底层的洞窟被淹没,为保护文物,这尊大佛被转移到了这里。

奇怪的是,沟底的河水看似并不深,靠近栈道的河道甚至有干涸的石滩,找不到有洞窟被淹没的迹象,唯一的解释是当年石窟的范围比今天更广,而被淹没的石窟恰好在沟口的位置。

出于敬畏,我们没有给睡佛拍照,也不忍心再打扰这座流离失所的大佛的安宁。卧佛是释迦牟尼涅磐时的形象,真心希望这尊睡佛,在历经千年劫难的洗礼后,能够真正获得永生。

走在对岸的栈道上,可以看到石窟的全景,苍凉斑驳的岩壁,隐约有几座窟龛寂寥的轮廓,蜿蜒的行空的栈道上,游人零落。

茂林奇峰之下,碧玉般的河水静静地流淌,流过前年岁月。

蓦然间,似乎有悠长的钟声回荡在山谷,而记忆中周围却没有看到有钟楼。

千万年的水石风侵,在岩石上留下叠的勾痕,造就了雅丹群峰的奇异面貌,大自然鬼斧神工,颇有神来之笔,奇峰怪石,姿态万千,城堡、宝塔、宫殿、魔鬼、仙女、飞禽走兽,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想像。

自古就有传说,大寺沟内或有仙人出没;而炳灵寺最早的洞窟,称为唐述窟,“唐述”在羌语里是鬼的意思,大寺沟也被称为“唐述谷”,即鬼谷。后秦时代,这里曾经在羌族政权的统治之下,羌人恐惧奇形怪状的雅丹岩石巨阵,认为是魔鬼出没之地,不敢进入。而在我心目中,每个山峰奇石都有佛性,不禁感叹先人选址之高妙。姊妹峰顶的岩石,防佛天然的佛会图雕塑,五佛或站或立,错落有致,风姿绰约,优雅端庄,最传神的是峰顶边缘的一块石头,酷似昂首回望的护法青狮。

对岸突出的巨石,恰似庄严的佛祖坐像;

河岸边的红色孤峰,恰似身着绯红色裙子的彩塑菩萨,凝望着远去的黄河…。

炳灵寺有着吴哥的神秘,灵隐的幽深,塞外的风骨;真想坐下来,静静地感受它独特的禅意魅力。一瞬间,险些忘记了时间,只能最后再看一眼它的全貌,然后飞跑着奔向游船码头,心中萦绕着一种意犹未尽的遗憾,有一天,我一定会回来,从从容容地漫步在大寺沟中,欣赏那一份奇特的宁静。


接近山门口,我们匆匆与一位工作人员攀谈了几句。她告诉我们,通往炳灵寺的陆路交通正在建设中,三年后竣工通行,从兰州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未来再到炳灵寺参观,就可以不必象现在这样匆忙。欣慰之余,却也有几分失落,那时的炳灵寺,还能如今天般宁静吗?


让人费解的是,姊妹峰上的建筑竟然是老君堂道观,不同宗教文化就这样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相伴而生。


游船驶离码头时,我们才看清,码头停靠的位置,就是大寺沟口的堤坝,当年就是周恩来总理亲自下令专门修建了这道堤坝,让炳灵寺免于灭顶之灾。


船绕过沟口时,大佛的身影再次在我们的视野中一掠而过。炳灵寺的设计巧妙而独特,回程时我们才发现,炳灵寺就隐藏在小积石山的雅丹峰峦间,

而在远处却完全看不到它的踪影,虽经几次转弯,却一直正对着船行的方向,

我们就这样坐在船尾的甲板上,恋恋不舍地望那些峰峦,

直到黄河急转弯进入炳灵湖后,它才逐渐被群峰掩盖。

那一瞬间,一向埋怨我只知照相,不懂赏景的家人,却突然拿起相机冲到船舷边,记录下了它们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以此告别炳灵寺。

午后的阳光撒在水面上,回望黄河峡谷,波光粼粼,如千万点闪耀的乱琼碎玉;


而蔚蓝的炳灵湖依然平静如鉴。

又有一只海鸥流连在船边,不知是否旧时相识。牦牛还在岸边徜徉,河滩的草地上有零星的黄牛在散步。靠着船舷,沐浴在阳光里,风迎面吹来,两岸美景从眼前掠过,无比惬意。

刘家峡与炳灵寺称得上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没有刘家峡,炳灵寺就缺少了自然山水的意趣和桃园秘境的幽深;而没有炳灵寺,刘家峡就会失去深邃厚重的文化积淀;刘家峡是璀璨的明珠,炳灵寺是深沉的璞玉。

据传,西秦时代,统治者曾经邀请高僧玄高到唐述窟说法,后因听信谗言构陷,意欲加害,将玄高师徒弃诸山谷,而玄高一行,徙居山舍,怡然自若。自此,磐不击而鸣响,香不焚而有芬芳;而炳灵寺也如同高僧一样,虽然被隔绝在偏远的山谷,却魅力依旧。

永靖地区,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傩舞和花儿都颇富盛名,据称当地定期会举办花儿会,而炳灵寺是花儿永久的题材。

从石窟艺术角度来看,炳灵寺残存的窟龛规模和数量以及保存状态上都不能算不突出,雕塑不及麦积山,壁画更是远比不上敦煌,但却是我所见过的自然环境最美、最独特的石窟寺;大寺沟的幽深、刘家峡的千顷碧波、50里黄河的奇峰碧水,还有湖心岛上那一抹醉人的绿色,都让人终生难以忘怀,人文与自然的结合,让它有独特的魅力;而千年的沧桑传奇更为它蒙上了神秘的面纱,留给人诸多历史谜团,更让它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炳灵寺迷云

回程后,我专门查阅了有关炳灵寺的资料,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它的起伏兴衰,并试图揭开笼罩
炳灵寺的谜团。

1、炳灵寺被毁之谜

炳灵寺始于十六国西秦时期,西秦为鲜卑人建立的国家,笃信佛教。西秦时代,炳灵寺一带是商贾渡过黄河,西入河西走廊的交通要道,曾经十分繁华。这个时期修建的唐述窟中国唯一可以确认的十六国时期石窟。炳灵寺在唐代称“龙兴寺”,北宋称“灵岩寺”。唐代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炳灵寺也逐渐风光不再,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的造像大多为唐代以前的。明代以前,炳灵寺为汉传密宗寺庙,明代之后,藏传佛教在这里占据了主要地位。“炳灵”一词,据说在藏语里是十万佛的意思。五十年代,学者在对炳灵寺的考察中,就是在当地喇嘛的帮助下,登临洞窟的。由此可见,近代,炳灵寺已经是藏传寺庙。

炳灵寺建成后,经历了北魏、西魏、北周、隋、唐等十次朝代更迭和割据政权的变换,唐宋之际这里曾经处于吐蕃统治之下,藏传佛教的进入则与此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根据有关介绍,北魏年间曾有重修的题记记录;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吐藩占领这一地区后,也对佛窟进行了重修;明代弘治年间和清代康熙年间也曾分别重修炳灵寺。有重修,就意味着曾经有破坏。而在有关资料中,我们只能找到两个影响炳灵寺的重大事件。

北宋年间,宋朝与吐蕃为争夺黄河上的大桥,曾在这一带发生过大规模的激战,沟口的大桥被烧毁,这场战争显然对炳灵寺的影响是巨大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明代的重修;清代乾隆、同治、光绪年间及民国初年,四次河湟事变均波及到炳灵寺所在地区,这段历史,今天已罕为人知。炳灵寺因此遭到了严重的破坏,部分洞窟被人为炸毁,木结构寺院建筑被付之一炬,大量造像被破坏,寺院僧人纷纷逃离。栈道也同样遭到了破坏,现在栈道是近期方便参观修建的。至于其它时代的重修,我们没有找到相关原因或事件的记录。

炳灵寺与其它诸多寺庙一样,随朝代起伏更迭,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一次次重修,一次次毁灭;而那些年代久远的破坏,更没人说得清是何时以及如何发生的;然而清末民国初期的破坏无疑是致命的,炳灵寺就此逐渐被人们遗忘了。

佛教信徒喜欢用堆洒彩色香木粉的方式来绘制坛城图,有些类似今天的沙画,当精美的画面绘成后,会被推平毁掉。据说,这意味着幻灭之意。

炳灵寺,这座历朝历代不惜成本建造的梦幻佛国的毁灭,正如佛教的幻灭思想,而废墟上的佛像,则正是这座神秘佛国的幻灭的见证者。

近代,著名学者冯国瑞先生的《炳灵寺考察报告》,让这座沉寂的寺庙遗址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冯先生50年代初随土改工作组来到炳灵寺,意外地发现了炳灵寺并完成了这篇报告,从而引发了50年代专家学者们对炳灵寺的那次著名的考察活动,而冯先生也因此被誉为炳灵寺研究第一人。据参加考察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洞窟已经残破不堪,上层的洞窟已经无法登临,是专门请木匠临时制作了云梯,才进入的这些洞窟,可见当年专家们是冒着危险,进行这次科学考察的。

此后,炳灵寺1961年被列入文物保护,但它的劫难并未终止。1967年修建刘家峡水库时,按照设计,炳灵寺将被淹没在库区,周恩来总理下令保护炳灵寺,大寺沟前修建了今天的堤坝,大部分的洞窟得到了保护,但低层的洞窟则被永远淹没了,炳灵寺也就此被隔绝在水库的深处。然而,祸福相生,与世隔绝的炳灵寺,就此躲过了文革后期的进一步文物破坏,让我们今天还能有幸看到那些千年的造像。

1979年,炳灵寺开始对游人开放,但是知之者甚少,一直游人寥寥。

参观完炳灵寺,心中总存在一个疑问,栈道旁边的洞窟,布局看似是有一定规律,而大佛附近布局的却显得有些凌乱,特别是唐述窟的位置于大佛位置之间的布局让人感觉不平衡,严重不规则和不对称的格局有违常规的设计思想。

虽然唐述窟是在天然洞窟的基础上建造的,但大佛却是唐代建造的,唐代的建筑设计思想已经相当成熟。

炳灵寺石窟研究所的王劲松、王玲秀两位专家在《炳灵寺第171龛唐代大佛史事钩沉》一文中提到,根据炳灵寺石窟研究所收藏的近代临摹清代的《炳灵寺弥勒圣地图》中的描绘,大佛外部曾经有九层大佛阁,大佛阁的顶部有两条栈道分别通往唐述窟和大佛右上侧的172窟。

有关考古研究也证实栈道旁的方孔显示有阁楼和殿堂建筑,唐述库周围有序的桩孔显示,其与172窟,均曾与大佛顶部的平行栈道相连接。清代还记载大佛左侧有大经堂、观音殿、藏经楼、文殊殿、观音殿、护法堂等建筑。鼎盛时期的炳灵寺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这幅照片拍自发表在《敦煌研究》期刊2012年第4期上的上述论文。从《炳灵寺弥勒圣地图》上看,整个大佛阁正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鹏,通往169和171两窟的栈道,正式翅膀的轮廓,而两窟外面均有屋檐保护。整个建筑和谐均衡,严整庄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唐代会在这个位置设计建造大佛,而我们今天看到的凌乱格局正是建筑和洞窟的破坏造成的。

2、炳灵寺交通之谜

此外环绕炳灵寺还有一个令人困惑的谜团,那就是炳灵寺历史上的交通问题。今天我们去炳灵寺需要行船50公里,但是从地图上看,炳灵寺并非处于刘家峡水库的中心地带,而是坐落在库尾黄河与炳灵湖交汇附近的黄河岸边,山脉是与陆地相连的,理论上讲,是可以通过陆路到达的。在此行之前,我们也曾查询能否通过陆路抵达炳灵寺,也确有网友曾经尝试过,但陆路到达炳灵寺,需要翻过背后的山脉,而山路崎岖狭窄,而且只有一条车道,错车非常危险。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的游客都选择水路游览炳灵寺。

炳灵寺地处偏僻,交通如此不发达,历史上如何能建造如此规模宏大的佛像和建筑呢,物料又是如何运输呢?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历史上炳灵寺的交通可能比今天方便。有关资料记载,西秦时代,炳灵寺是丝绸之路上的交通要道一度十分繁华的码头,由此,看来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今天的现状在很大程度是水库的修建,让炳灵寺变得隔绝闭塞。水库淹没的往往都是地势较低的平原地带,而这些区域很可能是农业繁荣,人口密集的地区;原永靖县城莲花镇就被淹没在水库的中心位置。在水库修建前,炳灵寺的对岸应该是大片的陆地。

但经查阅有关资料,对于炳灵寺历史上的交通,专家们也存在较大的分歧,有专家认为,大寺沟沟口的黄河上曾经有桥梁和渡口,在西秦时代,就曾在炳灵寺架设飞桥;在距离炳灵寺水帘洞不远的黄河北岸崖壁上至今还残存着古代工匠固定桥索而开凿的孔眼;而南岸鲁班滩的山岩上还留有“天下第一桥”的宋代石刻。另有专家考证在刘家峡库区曾经有渡河地点唐代有风林津渡口并建有风林桥,渡河后有驿道通往炳灵寺,金城公主就是从这里召集能工巧匠修桥,渡过黄河前往吐蕃的;宋代有安乡关渡口和浮桥,宋藩激战就发生在炳灵寺桥,而大桥就是在那时毁于战火。由此可见,炳灵寺所处位置历史上是交通要冲。

但也有专家对此质疑,认为峡谷水急不宜作为渡口,炳灵寺虽紧邻黄河,也不能直接渡过,历史上记载的渡口、桥梁应该在原莲花镇一带,而陆路高山峡谷通行困难,因此炳灵寺在古代也是人迹罕至。

就常理而言,一般大型寺庙都建在交通便利之地,不同于静修的偏远寺庙;无人拜谒寺庙,又为何修建如此规模庞大的寺庙?个人猜测这些争议问题可能与历史上桥梁、渡口和村镇地理名称变化以及千年间黄河改道因素有关。然而,谜团的答案与众多村镇一并沉没在水底,无从考证。

50年代,专家们对炳灵寺进行考察时,部分人员是通过水路,用羊皮筏子渡过黄河到达的炳灵寺,而走陆路的人员则经历了更多的艰难和危险,因此,回程时均选择了水路;而那时水库还没有修建。显然,即使历史上曾经有过桥梁或渡口,那时也已经破坏殆尽了,无论它们曾经位于哪里,而交通状况的恶化也是曾经繁荣的炳灵寺走向衰落的原因。


炳灵寺的今昔让人无比感慨,特别让人无法想像的是,这片佛国净土中竟然发生了那样的血腥杀戮。

笔者之所以用这样多的篇幅来记述炳灵寺,就是希望大家能够记住炳灵寺,记住那些曾经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事件,让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让这片佛国净土永远宁静祥和。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问答
赞 37
评论 8
作者提到

1天  10月  ¥500  夫妻

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