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2018-09知秋,英格兰
千寒凝望
2018-10-14
阅读 5.2千
出发时间9月
行程天数12天
和谁出行夫妻

英格兰,到处能体会到厚重的历史文化气息。然而,时光却无法侵蚀伦敦的沉香,约克的贵气;亦无法磨灭湖区的幻美,巴斯的素朴。当飘忽状的空气吹起秋叶的音乐时,当露水般的雨点滑过微寒的发尖时,便无法忘记这个拥有莎士比亚的戏剧,简奥斯汀的文字,大卫碧咸的右脚的地方。

第一天行程,香港飞伦敦,夜游伦敦西区,住宿,The Jesmond Dene Hotel

第二天行程,火车前往剑桥,傍晚前往约克。住宿,Clearly Apartments York
第三天行程,约克市区游。住宿,Clearly Apartments York
第四天行程,Selby Abbey,英格兰湖区北部。住宿,Kays Cottage
第五天行程,霍克斯黑德,Wray Castle,安布尔赛德。住宿,Kays Cottage
第六天行程,格拉斯米尔,鲍内斯,傍晚前往曼彻斯特。住宿,Staycity Aparthotels Manchester
第七天行程,曼彻斯特市区游。住宿,Staycity Aparthotels Manchester
第八天行程,火车前往巴斯,巴斯市区游。住宿,Westgate Apartments
第九天行程,巴斯亚历山大公园,火车前往伦敦,伦敦塔,伦敦南岸。住宿,Hyde Park Boutique Hotel
第十天行程,海德公园,自然科学博物馆,白金汉宫。住宿,Hyde Park Boutique Hotel
第十一天行程,温莎城堡,伊顿公学,伦敦音乐剧。住宿,Hyde Park Boutique Hotel
第十二天行程,诺丁山,大英博物馆,返回香港。

Day 1,飞了12个小时的一天,即便向地球借了7个小时,还是需要傍晚才能第二次踏入伦敦。第二次的国泰体验,感觉没太大变化,和最好的几家还是有些差距,好处全程都有中文语音提示,午餐配的雪糕挺不错,另外感觉中式餐比西式餐美味。机上的影片不够新。饮品和零食供应充足,几个外国人都在配餐间喝的High起来了。这次入境的速度有点慢,估计因为是下午的繁忙时间。另外希思罗真的很大,只是在T3也走了小半个小时。将近17点才坐上接机的车,却又遇上周五的晚高峰,30几公里的车程,还是用了近一个小时。不过还是遇上午后雨后的伦敦,蓝白交错的天,和颜色不一的古老建筑,不太灰暗的色调。终于到了国王十字火车站附近的The Jesmond Dene Hotel,地理位置无敌,车站南面的街区,5分钟不到的步行距离。不过订的家庭间,并不在酒店所在地,在车站东面的一个街区,略微远一点,不过整个房子都是属于我们的,挺宽敞的,设备齐全,即便自己开炉也是可以的,附近餐厅和超市都不少,即便是临街一边,由于双层玻璃,基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休息一会动身出发前往Leicester Square,周五的夜,这里都是人潮涌动,寻觅了几家查令十字街或唐人街的热门店铺,都是门庭若市,等上2个小时的都不少,眼见在这边觅食无望,便继续向东,走向摄政街。途中自然会经过剧院林立的伦敦西区,每一家都有自己特色演出的剧场,那都是西区的招牌,这里是音乐剧和舞台剧爱好者的乐土。

摄政街,作为伦敦市区的时尚地标,20点左右的街,人依旧很多,却缺乏还在营业的名店,或许周五的夜,大家更多在附近的酒吧畅饮着吧,几乎每一家酒吧都是满座,甚至连门口的开阔地带都站满三五成群的客人,举杯畅谈着。流连过这条街区,自然找不到性价比高的餐厅。

转入牛津街,继续向东,走了一段,人开始少了些许。同行的经过长途飞行和时差的考验,也都开始困倦了。偶遇一家Angus steakhouse还有座位,便坐下了。这家连锁保持着不错的出品质量,鸡扒除外,份量也不错,人均20磅的还是很满足的。费力的肉质还是比较适合medium的程度,可以保留味道也不破坏口感。Prok rib的出品一样很好。

Day 2,一天都给了剑桥,手持英格兰铁路通票的我们,决定走得轻松点,酒店寄存行李,然后来回伦敦,便可以休闲而轻松地行走在这个因世界顶级学府闻名的小镇。这段铁路比较繁忙,来回都基本满座。一早的伦敦,就失去了昨日的蓝与白,灰暗的色重新支配这座城市,即便一路向北,达到剑桥,日光还是无力刺破灰黑的云,只能剩下豪不耀眼的白光。剑桥大学是英语世界中历史仅次于牛津大学的高等学府。学校超过800年的历史,而很多学院都超过500年历史,无法想象这些年代中,有过几多名人墨客,出没过在剑桥古老的街,风格不同的建筑之间。火车站距离大学核心区还有一定距离,步行经过小镇的居民区,其实也有不少和大学相关的设施,只是不如核心区的学院有特色。

步过菲茨威廉博物馆开始,就进入古老的核心区。众多古老学院都林立在道路的两旁,还有不少的教堂。而这座博物馆也是有趣的,虽然里面的藏品不及大英博物馆,但是依旧能发现不少特色,大厅的建筑也有个明显的特色,似乎梦回罗马帝国时光。

各大学院,可以免费进入的并不多,国王学院,三一学院,都需要收费。圣约翰学院,克莱尔学院,皇后学院,甚至不对游客开放。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保持读书人的清净,却令很多景致只能通过泛舟River Cam。

无缘近距离看看河上最著名的两座桥,叹息桥和数学桥。每一次讲起叹息桥,都会在脑海内响起张敬轩的歌声,然而到了实地,才发现,不仅仅是风筝,外人也是难以到达,整个圣约翰学院都被围栏或者水沟间隔着。数学桥据说是牛顿建造的,当时没有用一颗螺丝,不过后人维护的时候发现无法安装回原来的样子,现在的桥已经布满加固的螺丝。

整座小镇,走着是如此舒服与平静,离开核心区的地方,仅有零星的行人,这应该才是小镇应有的模样。只是可惜了灰色的天,和不大不小的雨,令很多颜色未能如愿。雨中的剑桥,或许不是徐志摩诗歌中的模样,因为一定无法“满载一船星辉”,但是雨中的小镇,依旧美丽,特别或许因为雨,特别是减少了游人四处寻觅的脚步之后,雨与草的清新味道,飘散着。

回到伦敦,天气甚至更差,据说伦敦的雨下了一整天。赶上到约克的快车,一路向北。这趟车比来回剑桥的路线人少多了,基本位置可以轻松挑选。乌云一直覆盖整个旅程,但是即将到达约克的时候,云开了,太阳终于露出今天的面目,即便已经临近西下,也成就我们可以看上一片红霞。从车站到Clearly Apartments York的路有点远,借着落日余辉,还是可以看清道路,如果再晚点,就困难一些了。酒店在一片稍微远离约克核心区的居民区,一大间套房,里面各种设备齐全,不过附近没有超市,需要稍微走上一段。

约克城区觅食,之前选择的几家都因为没有预约,已经爆满了。好不容易找了家Ate O'Clock,经理愿意帮我们安排,不过也只有室外,还需要等25分钟,不想吃连锁快餐的我们也只能接受。这家的整体出品还是不错的,特别是烤的香脆的猪皮;鸡翅也不错;试了一款约克的当地啤酒,口味略淡但是小麦味道很足,清爽的感觉;唯一不足是服务生太少了,不足以应对所有的客人。

Day 3,约克的一天,清晨醒来发现阳光和蓝天俱在,便又再睡个懒觉,减轻一下昨日几万步的劳累,再醒来之时,却发现只剩下乌云。慢慢步向约克老城区,天气略有好转,稍微有些蓝天出现,不过并不阻碍一路行走一路记录美景的心情,而且在约克座堂还遇上了个纪念活动,警方将附近封路了,基本马路上都是人流,很多当地人进入座堂参与活动,也有不少身穿制服的军人准备参与巡游。不紧不慢地走到Bill's York Restaurant准备享用早餐的时候,蓝天在阳光所在半边天出现了。这家的早餐和服务都不错,衬底的面包烘的外表非常脆,但是里面依旧有松软的口感,其他拌碟的也是能吃到食材新鲜的味道,略略不足的是蛋熟了一点,不能完全流心。

步出餐厅,刚好遇上巡游的队伍,追着队伍的尾巴,一直重回座堂。

不过因为今天的活动,座堂改为下午才对公众开放。既然如此,我们便前往约克城墙,走过围着座堂的一段,步过这段中世纪残存到现在的城墙,观赏着同样是中世纪建造的座堂,仿如回到几百年前。

从城墙下来,随意逛着老城区,这座世界文化遗产城市,即使说一步一景也并不为过,一直走到南边的York Castle Museum外,看看在小山坡上的Clifford's Tower,这座塔楼承载着一个悲伤的故事,在一片青岗和蓝天下,似乎孤清略减。

慢慢吞吞地回到重新对公众开放的座堂,这里的精美程度当然不如米兰,但是作为中世纪最大的教堂,坐拥约克最高的天际线,登顶四望,古城内外尽收眼底,虽然要登上二百多级的旋转楼梯,但登顶之人会被景色当前所陶醉。

离开古城区域,前往约克博物馆花园和大英铁路博物馆,前者将中世纪的断壁残垣和绿色融合在了一起;后者将近现代的列车演变展现无遗,而且还有奢华的皇室列车,数个车厢连在一起才能成为一个皇家御用的列车。游走完市区,决定利用公寓内的设备做上一顿大餐,却发现城区内最大的M&S居然很早就结束营业,吐槽了一阵也只能到距离住处最近的小型超市采购食材,虽然选择少点,还是有不少收获。

顺路在河边看看在最柔和的阳光下,天与岸的倒影,水鸟与人的互动,浑然天成。

Day 4,基本是边赶路边游玩,在约克的蓝天和阳光下起个晚,十点多才出发前往旁边小镇上的Selby Abbey。这座将近千年的修道院,因为周杰伦的大婚才被国人所熟知,虽然规模远小于约克座堂,不过历史感并不降低多少,近千年的不断修缮令其融合了罗马式、哥特式、维多利亚式的风格。其外面的广场便是小镇中心的市集,估计是这座宁静小镇最热闹的地方。

之后沿着A1公路一路向北,再转入A66公路向西,沿途经过的都是牧场,特别是临近湖区的丘陵地带。湖区是英国境内少有的山区地带,作为冰河时代的产物,大概在15000年前形成,包括冰蚀形成的宽阔的U形谷,其中有许多被水填满,便形成了湖泊,这也是湖区名称的由来。山上多为岩石,所以只能覆盖着欧洲蕨类的草本植物。作为2017年新进的世界自然遗产,这里一直是受欢迎的度假胜地。沿路上的阳光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万里晴空也是白云朵朵。但是当转入湖区外围的山区开始就下起了雨,在雨中抵达我们第一个目的地是湖区北部德文特湖以北的小镇凯西克,这里是世界上最早的铅笔发源地,可惜时间关系,未能前往这里的铅笔博物馆。临近下午3点的小镇,还营业着的餐厅已经不多,被Woodstone Pizza & Flamegrill那座传统烤炉吸引,便快步穿过小镇中心,短暂的等待过后,香气扑鼻的Pizza出炉,享用过馅料丰富而薄脆的美味后,雨也停了。

临近湖边的坡地上,散落着湖区特有的绵羊品种,他们的身是灰黑色的,还有成群的雁鹅游走在山坡间,而中间的小路可以带领人们走到湖的不同地方,也可以给人们亲近这些动物的途径。这时的阳光偶尔出没,照在湖面和山坡上都显得清新。这里并不算是热门区域,只有一些徒步者偶尔经过湖边的小路。

之后我们前往相对游人更少的区域,经过A5091公路到达阿尔斯沃特湖,一直沿着湖边的A592公路向南,到达格伦里丁,在The Inn on the Lake外的草坪和湖边,几乎成了我们的私人乐园,流连了一个多小时,只看见过一位遛狗的游人走过。看着微风吹拂过的湖面而散聚着湖上的船和周边群山的倒影,不舍离去。

继续沿着A592向南,不到半小时便到达湖区最热门的小镇,温德米尔,也是我们在湖区的落脚点。到达Kays Cottage,女主人Jean婆婆已经等候我们多时了,她会向客人亲自介绍每一间房间内的主要设施。当步入房间时,便感受到各种布置的温馨,虽然身在顶层,需要将繁重的行李人手搬运,并不妨碍这家民宿一切的美好,各种设施和配套也是舒心。晚上的小镇变得安宁,在这个中秋节的夜,我们决定用一家中餐馆作为庆祝,Magic Wok,虽然口味和做法都已经为了适应所有游客而改良过,不过味道还是保留着不少中餐的特色。晚餐后,云散开了一些,稀疏之间露出了圆月,甚是明亮。

Day 5,今天继续休闲的行程,先开始于酒店女主人精心准备的美味英式早餐,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食物选择。

之后到位于温德米尔湖东岸的霍克斯黑德小镇,这里要比虽然只有几条主要的街道,依然有不少特色,虽然在小山岗上的教堂看不出多少端倪,只有走在路上才发现很多的街道尽头,其实是拱门,所以整个街区都是连通着的。

之后前往位于湖边山坡上的Wray Castle,到达城堡需要一段在山野间的徒步,随处可见放养着的牛羊。这座城堡的原始信息已经缺失了,我们并没有进入这座城堡,绕了一圈,便步向湖边,这里有一个码头,可以坐船游湖的北部,也可以到达对面的码头。沿着湖边的小路,我们又走了一段,在树林间的气息甚是清新。湖水在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远处数点洁白的风帆散落湖中,诗意渐浓。这也许是为什么这里孕育出了湖畔诗人们的原因。本来我们应该原路返回,再出发前往下一个地方,但是我们跟随着徒步径时错过了原来的道路,多走了一段,也错过了每小时一班的巴士。不过在等车的时候,我们走到一座房车营地,意外地发现了一只小鹿,在转身出来之后就找不到了。

坐上公交车前往安布尔赛德,其实距离不远,也就十分钟左右车程。作为湖区内的重要旅游城镇,这里的规模比其他小镇要大点,而且车流量也大多了。作为小镇的名片,桥上小屋几乎是必到的地方,在一条溪流的石桥上的房子,是小镇里残存的17世纪建筑,倒影在溪水上的房子更显孤清。

这座位于温德米尔湖北面的小镇,其实也不是在湖边,需要20多分钟才能从小镇中心走到湖边的公园或者码头,临近傍晚的风变得凛冽,令我们无法在湖边久留。坐上开蓬的双层观光巴士,返回温德米尔,完成整天的旅程。幸运地,在提前一天时间还能够预约到Francine's的座位,个人觉得这家的海鲜做得比较出彩,搭配的汤汁能很好的带出食材的味道,服务更是不错,服务生会主动问我们是否需要存放外套。

最后去The Crafty Baa,尝尝湖区的啤酒,不过略微失望,口感不是喜欢的味道。

Day 6,继续在享用完酒店女主人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开始最后一天的湖区行程。昨夜的雨持续到今晨,即便在吃早餐之时,雨还未停息,而终此一天,天空的乌云都未曾散开过。在逐渐变成雨丝的天气下,坐上敞蓬双层巴士向北出发前往格拉斯米尔,这里是英国诗人William Wordsworth曾经生活过的小镇,也是其长眠之地,镇上的很多建筑自然也会与其有关。在其长眠的St Oswald's Church教堂外便是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社区公园,里面的尽头是其最著名的一首诗作“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由于语言与文化差异,这位英国著名诗人对于我们比较陌生,不过这里的山与水便是成就他思想与文字的地方,“Plain living and high thinking",很多人终此一生也不能体会个中滋味。

在这个公园外的The Grasmere Gingerbread Shop,我们尝到了美味的姜饼。

Wordsworth曾经居住的小屋,临近格拉斯米尔湖边,旁边也建造了博物馆和研究中心。这个湖大半个现在都被私人牧场或者私人用地包围着,特别是临近小镇的地方。仅有可以亲水的Faeryland Grasmere,今天暂停营业,失去一睹整个湖面的机会。

继续坐上双层观光巴士向南,前往湖区游人最多的观光小镇鲍内斯,餐厅和酒店的数量明显多于我们到过的湖区内小镇,在House of Siam用过味道不错的改良泰餐后,才开始小镇中的游走。

湖区内很多小镇都有和Beatrix Potter相关的专卖店或者景点,而这里的The World of Beatrix Potter Attraction或许才是粉丝们的朝圣地,不过对于这只兔子所知不多的我们自然是放弃,继续前往湖边地带。湖边被各种鸟类占据着,等待着,一旦有人投食,就会迎来一群群的鸟儿从不同方向飞扑而至,天鹅也会登岸争抢。码头不时进出着环湖的游船,和供游人自行驾驶的小船,一派繁忙。但是当你离开主街,属于小镇的宁静似乎又回归了,游人稀疏的街道,就有着和其他湖区小镇类似的韵味。偶尔出现的行人和古旧风格的石砌房屋,陈述着或许数百年的故事。

Day 7,这是红色的一天,作为离开湖区后的中转站,可以有好几个城市作为选择,不过作为一个伪曼联球迷,毫不犹豫就会选择这座在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大城市。第一次工业革命给这里带来了很多,在蒸汽动力的年代,这里是世界工业的先驱,特别是和利物浦的世界第一条客运铁路开通之后,对于不靠近海边的曼彻斯特,也可以利用铁路和河运来实现联通世界。不过20世纪初的大萧条和二战的破坏令自己曾经的优势丢失殆尽。开始步入市区,会极易发现这里与伦敦在建筑和繁华程度上的差距。

不过这一切对于我们并不是主要关注的,认识这座城市更多的,是来源于号称世界第一联赛的英超的曼市双雄。相信只要稍微留意足球的人,都知道红魔的名声,而这座城市也有很多建筑是红色的砖砌成的。整个上午都流连在奥脱福球场,被世人称为梦剧场的地方,拥有75000个以上的座位,英国第二大的球场,仅仅次于国家队的主场伦敦温布利。了解这里的方法,自然是参加超过1小时的球场导赏团,除了可以在不同角度观看球场,还可以进入不少看球球迷也无法触及的地方。最兴奋的莫过于主队更衣室和球员看台,还有哪里比在这些无数曼联明星停留过的地方更能体会红魔魅力?即便玩多少次FIFA游戏,也不足以身处现场的感受真切。曼联博物馆也是见证其伟大的地方,奖杯之多,冠绝英伦,作为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支完成三冠霸业的英超球队,更是有傲视群雄的气势。不得不说,费爵爷年代的领军能力无可比拟,面对竞争最激烈的英超联赛,夺下13座英超冠军的成就估计已经无可超越,特别是在这个崇尚功利的时代,二十几年坚守几没再现的可能。

依依不舍离开这座当代足球历史上必定留有浓重一笔的地方,继续游荡这座城市。球场附近也有一些可以逛逛的地方,不过我们只在附近的连锁鸡肉餐厅Nando's,饱餐一顿,不过味道未如传说的好。

不过我们还是回到中心城区,前往科学产业博物馆,这座展现工业革命成就的博物馆,很多近现代的大型机器展现着工业文明,巨大的齿轮在这里无处不在,航空航天馆内巨型的军用飞机也展现着这座城市的荣光。继续在市区内行走,古旧的建筑开始被慢慢拆卸,替代或在建为新型的大楼,却少了些历史的韵味。不过这里之前更多的是厂房和仓库,为了迎合社会的转型,改建或重建也是必须的。

市区面积不大,步行都是可以到达的距离,而且曼彻斯特还设立了3条免费巴士环线穿梭其中,比较方便。Manchester Town Hall由于修缮工程,需要2024年才能重开,不过遇上在前方广场举行的小型美食节,对于爱酒的英国人,美食节一定要带上美酒节。

这里的唐人街就没有什么特色了,除了华文店铺和一个牌坊,基本没有和其他街区的差别。由于天色渐晚,我们之后也只是在市内坐着免费巴士,走马观花地看看罢了。回到住处Staycity Aparthotels - Manchester Piccadilly,距离Manchester Piccadilly火车站一步之遥的公寓,而且拥有齐备的厨房设施,自然需要不能放过便利的超市。


Day 8,离开红色的曼彻斯特,坐上在朝霞和晨雾的田野间一路向南的列车,前往世界遗产城市巴斯。这里坐拥英格兰地区唯一的温泉,所以在罗马时期就成为了疗养胜地,不过现在相关的遗迹只剩下浴场,而且柱基以上都不是罗马时代的建筑,是后世重建的。而另一个著名建筑是皇家新月(Royal Crescent),其实这是一条有30幢住宅的新月形道路,这些住宅由同一建筑师小约翰·伍德设计,建于1767年到1774年,是英国最大的乔治式建筑之一。现在整个巴斯的基调都是用金米色的巴斯岩修建出来的,这些都是出自18世纪的乔治王时代的建筑师老约翰·伍德和小约翰·伍德之手,所以大部分建筑正面风格统一,显得雄伟壮观。特别是皇家新月,只有在亲眼目睹时才会感受到其震撼,安坐于其前方的一片绿草之上,也足够玩味很久。由于这里一直作为旅游城市,便拥有很多数百年历史的老店,在街区间穿梭便会看见不同类型的最悠久店铺。依山而建的城镇令很多道路都是倾斜的,不变的是街道的交错,特别是核心街区,很多小路丛生,所以一切并不井然。

埃文河现在被人工建造的坝分成了两段,虽然水依旧相通,却是承载不同的游船。

火车一路赶来,早餐并不算丰盛,所以较早便前往已经预约的Sotto Sotto,整个餐厅都是地窖改造而来的,很有特色的就餐环境。

我们还尝了Sally Lunn’s Historic Eating House & Museum的下午茶点,这些茶点曾经在万国博览会上代表过英国,个人更喜欢这家店铺游人渐散之后,回归平常时的宁静与历史感,或许这个时候的那一壶英国茶,才能品味出数百年历史对于小店的味道。

入夜的巴斯,即便只是在城区内漫无目的地乱逛,还是会发现有不少地方流光溢彩,或是餐厅酒吧,或是历史建筑,虽然并不是连片的灯火通明。这些一切连接起来,会令人难以明了,为什么简·奥斯丁会厌恶这座城市?

所住的Westgate Apartments,门面很容易被忽略,因为占据的是大楼的楼上位置,进入房间会发现惊喜,房间宽敞而且自带厨房,全套浴室沐浴用品都是英国当地品牌Coowshed的产品,而且选择甚多。距离地标的浴场只有几分钟步行距离,虽然距离火车站有一段斜坡,不过去核心区域就比较方便了。
Day 9,在早上明媚的阳光下,爬上巴斯火车站南面的亚历山大公园,鸟瞰整个老城的最好地点。而在前往的路上的一条小溪,树木茂密的两旁,相对静谧的水流,停泊着的两三小船,已经足够成就一副美景。登上山顶,在充足光线的照耀下,近乎都是金米色的建筑外墙更显壮观,而且可以看到整条途径巴斯的铁路,不时有火车在树林间,在溪水上经过。虽然坐拥如此美景,但估计因为距离市区有一小段距离,或者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游人稀少,反而是当地居民遛狗跑步的好地方。不过上下山的小步道略微难走,幸距离不长。

返回城区,在人气爆满的Boston Tea Party吃早午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的门外的座位也是难得空闲的,等上菜的时间也是很长,门外的广场由于周六摆设了一些摊位,人气也不错。

依依不舍地离开这座小城,重新回到伦敦。Paddington Station因为Paddington Bear变得更加闻名。

在酒店Check In后赶往伦敦塔,终于在蓝天白云加持下再次看到伦敦塔和伦敦塔桥,特别是涂上了蓝色的塔桥。但是依旧没有时间和机会一探伦敦塔内,不过遇上难得的塔桥开合,也算是弥补一下遗憾。

过了塔桥到达南岸,一直沿着河边走向伦敦桥,现在平平无奇的伦敦桥经历过太多次重建,或许世人并不知道伦敦桥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慢慢地在南岸边走边看着北岸在夕阳下的美景,最终还是赶不上体会伦敦最大食物市场,博罗市场的便宜。

继续在夜色下的南岸行走,虽然对岸就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伦敦城,但是这里的夜景和天际线并不艳丽,甚至略微单调,数百年的历史给予泰晤士河和伦敦两岸太多的故事,或许更胜玻璃和钢筋组成的天际线。

Day 10,伦敦皇家一日游,从戴安娜王妃居住15年的肯辛顿宫和肯辛顿公园出发,结果被一湖秋水上的各种禽鸟和秋天花园中的薰衣草沉迷了大半个早上,眼看不足以去看人山人海的卫兵换岗,便径直步向自然史博物馆。途中遇上宏大而金壁辉煌的阿尔伯特纪念亭,对比公园内其他地方的人流,这里显得被冷清很多,只有三两游人,但是维多利亚女王对其的爱,深入了伦敦乃至皇室在各地的建筑。纪念亭正对着红色圆顶巨型建筑也是另一个纪念建筑,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

这座自然史博物馆已经有250年历史,拥有几千万的馆藏精品,是欧洲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一进入中央大厅,就会全球最大的蓝鲸化石所吸引,不过,很多英国人应该会更忆记那座已经展出超过110年的梁龙化石,不过它已经移出了博物馆,改为全国巡展。但是这一切无损这座博物馆的地位,借助数百年来从世界各地获得的收集品,馆藏量的巨大远远超越这里可以用作展出的空间。作为博物馆之城的伦敦,大量免费而又杰出的博物馆吸引着无数游人。

Burger & Lobster的龙虾午餐,保持着良好的出品质量和服务态度,不失作为伦敦值得一试的味道。

饱餐一顿之后继续沿着海德公园步向数百年来依旧仍在使用的皇家宫殿,白金汉宫。虽然我们错过了换岗仪式,但是我们赶上了今年最后一天和最后一批进入白金汉宫的参观者。虽然安检又等待了一些时间,不过完善的导赏安排令人在游览时可以充分了解这个数百年建筑的精华部分和精选的收藏品,还有各种语言的导赏器,而作为最后一批参观者,好处系背后没有不断进入到人群,虽然宫殿内不能拍照,不过在步入后花园之后,还是可以留下难得入内的映像。而且里面开放的展厅真的不少,将近2小时,简直是转瞬即逝。英国宫廷虽然不如法国宫廷的华美与宏大,但是其开放和与时俱进的程度,估计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令其可以成为整个欧洲仅存不多的王室。

离开这座皇家宫殿,继续夜游这片皇家所在的区域,威斯敏斯特教堂作为多年的英国皇家教堂,保留了很多皇家相关信息,也是英国君王加冕仪式所用场所,可惜我们没有遇上开放的时间,不过仅仅隔着玻璃门也能感受到里面的金壁辉煌。

即便相隔一年,大本钟依然在维修,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见天日,只剩下一个钟面,表明着钟楼的属性。伦敦眼在夜色下照耀着泰晤士河,静看着万千游人在脚下或对岸对其观摩。而游船和渡轮也在河上穿梭着,似乎数百年来未曾改变过。

Day 11,继续英国皇家之旅,整个白天都给予了温莎。然而即便如此,也只够时间看完温莎城堡,作为皇家大后花园的温莎大公园,还有LEGO主题公园都没有时间去看。这座城堡也是现存最大的有人居住的城堡之一。温莎城堡最初是由威廉一世所建造的,当时建造的木造城堡就位于现在圆塔的所在地上。最初应该是防卫伦敦的一系列城堡中的一部分,选择在这个位置建造城堡是因为这里是容易防守。直亨利二世,才建造石墙来取代围绕在城堡四周的木造栅栏。之后温莎城堡不断被扩建和改造,规模不断扩大,同时防卫的设施也在加强。但是自玫瑰战争之后,城堡的角色开始发生变化,越来越向皇室的私宅转变。温莎小镇的游人,特别是旅行团的数量比之前到过的小镇都多。作为绝大多数英国行程的必经之地,温莎城堡每年接待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所以这里的路线设计,解说设备都比每年白金汉宫更完备。边走边看,边听解说,轻松谋杀数个小时,除了收藏品,建筑内部也是这里的一个亮点。虽然经历了1992年的大火摧毁近五分之一的城堡内建筑,但是经历数年精心修复和重建,如果没有导赏器的说明,根本无法分辨那些是新建的。

而作为嘉德骑士团精神象征的圣乔治教堂,同时也是多位英国国王和王后的安息之地。作为歌德式建筑的精品,天花板的装饰有着无数骑士团的纹章,不同于很多的教堂。作为皇家现用建筑,所有室内都是禁止拍摄的。

一步一回头地离开温莎城堡,已然是下午,简单的下午茶后。

步向闻名于世的贵族中学,伊顿公学。这家曾经初衷是希望可以让平民都能读书的私人学校却在建成的数百年后变成了贵族学校。当然这里也是名人辈出,可以说是英国首相的殿堂,500年间有20位首相从这里走出。

离开温莎,回到伦敦,再次前往被无数剧院占据的伦敦西区,我们决定要亲自感受一下音乐剧的魅力。我们选择了悲惨世界,当今世界上演年期最长的音乐剧,Queen's Theatre的舞台完全为该剧重新设计,观赏效果对比其他巡演所作的舞台无可比拟,即便在最高的楼层也不会受太多影响,而且声音效果在本来就为歌剧设计的圆形剧场中表现得无可挑剔,相信在每一个位置都能清楚听到每一句歌词,演员的表演也堪称完美,现场乐队的演奏更增加了临场感,枪声更是逼真,回响良久。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只有不绝的掌声,没有任何闷场。当演员谢幕之时,掌声更是持续不息到剧场的灯重新亮起。

Day 12,本次英格兰之旅的最后一天,先走一走距离住处不远的诺丁山,可惜没有碰上街头集市的日子,不过看看这个特色而美丽的伦敦街区也是不错的,这里一些建筑群的颜色非常美丽,在一些成排建筑,每栋都会有不同颜色,有些则是颜色差异巨大,而且这里的有很多小花园,不像很多其他街区,是房连着房地树立在街道两旁,当然这里也成名于一部近20年前的同名电影。

离开这个街区,前往大英博物馆,作为世界最著名的几个博物馆之一,即便二刷也有不同的乐趣。当然,作为文物知识远远不足我们,配上官方导赏器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将三四个小时花在大英是一件值得的事。然而当自己沉浸于导赏器的时候,居然一张展品的照片都没有留下。

在二访英伦的最后一天,终于尝试了英国名菜炸鱼与薯条,炸鱼块非常巨大,一个人吃下整份并不容易。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38
评论
作者提到

12天  9月  夫妻

美食、摄影、人文、自由行、小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