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四川泸沽湖自驾旅游(二七)凉山州,彝海风景名胜区

2019-06-13
今年去哪里
阅读 4.1千

2014年自驾旅游(二七)带着孙子去旅游

四川·凉山州·西昌·冕宁·彝海风景名胜区


昨晚住宿冕宁县城内,县城不大,但很漂亮整洁,因是红区,整个县城处处都能都有体现红色和红军与彝民老百姓军民鱼水之情的雕塑和宣传情景。

按今天的安排,早饭后的第一个景点是去彝海省级风景名胜区。

彝海风景景区是全国百个经典红色旅游景区,是全国精品红色旅游线路的重要观看点。在这里能看到,通过国家红旅资金和县委、县人民政府自筹资金已建成彝海结盟纪念碑、彝海结盟纪念馆、彝海结盟雕塑、环彝海生态步游道等基础设施和参观设施。

在彝海边,除感受浓厚的民族风情外,在新建的纪念馆里,游客还可通过相关的“革命故事”使红色景点有“听头”,能亲身感受到彝族头人小约达(小叶丹)听了宣传后愿与红军谈判,并于1935年5月22日与红军先遣部队刘伯承司令在彝海边相见,以水代酒,歃血明誓,结为兄弟。红军还在这里建立了第一只少数民族地方红色武装——中国彝民红军沽基(果基)支队。彝海结盟,确保了红军顺利通过百里凉山彝区。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红军主力保存了宝贵的有生力量。更为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赢得了宝贵时间。通过结盟纪念馆的文物的陈列展览使古色景点有“看头”,并还能通过对彝海景区自然生态的游玩,感受该景区绿色景点有“玩头”。


















一、彝海风景区

彝海原名鱼海子,海拔2280米,以盛产细鳞鱼而得名。当地彝语叫“乌勒苏泊”或叫“苏品”。彝海属高山深水湖泊。彝海海子呈元宝形,南北向,面积233亩,平均水深9.8米,最深处15米,常处蓄水135.3万立方米。位于冕宁县城以北68公里彝海镇的羊坪山上,距凉山州首府西昌约120公里,面积1平方公里,规划保护面积30平方公里,距G108国道7公里和G5京昆高速约9公里,建有专用公路。

彝海四周青松苍翠,树木众多,芳草盖地,各种山花争芳斗艳,湖面有候鸟成群结队,整体景观生机昂然,十分协凋。还有那闻名于世的“彝海结盟”的历史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湖边有彝海纪念馆,纪念碑,向人们展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历史篇章。彝海的山水林木特别明亮清新,登高俯瞰,海子酷似一颗镶嵌在群山中熠熠闪光的蓝宝石,晶莹剔透。海子四周古木参天,芳草盖地,杜鹃花、丁香花、山茶花争奇斗艳。湖中成群结队的野鸭飞扑鸣叫,凫游戏水。信步海边,犹如融进水墨画的笔峰墨迹之中,令人遐思万千,心旷神怡。当地民风纯朴,彝族人民热情好客,湖边鸭蛋土豆都是一两元一个,游人不多,是休闲游玩,接受革命教育的好地方。

“彝海结盟”是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在实践中的第一次体现和重大胜利,给奇迹般的万里长征增添了最光彩的一笔。在通过彝区的过程中,中国工农红军提出了:“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设立彝人政府,彝族管理彝族”等主张,为革命胜利后制定民族政策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从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暂时摆脱了蒋介石重兵的围追堵截,达到了北渡长江,进入四川境内的战略目的。但是,还未能实现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而要到川西北,或川陕甘去创造新苏区,找到一个落脚点,还需要战胜许许多多的困难,而当前的首要困难就是必须迅速飞越天险大渡河。

从泸沽到大渡河在当时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当时的大路。从泸沽东面翻越小相岭,经越西县城到大树堡,由此渡过大渡河,便可直逼雅安,威胁敌人在四川的心脏——成都。

另一条是小路,是一条悬崖绝壁崎岖难走的羊肠小道。是从泸沽北面到冕宁县城,再从冕宁县城北翻越拖乌山到安顺场渡河北上,但中间隔着大凉山的拖乌彝胞聚居区。

在当时,人们把经彝族区的小路视为畏途,军队,尤其是汉人军队要通过这一地区是很不容易的。

这里聚居着中国西南部的一个少数民族——彝族。彝族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和古老文化的民族之一,他们世代繁衍生息在群峰耸立,气势磅礴的康藏高原和云贵高原的东南部边缘地带。数千年来,彝族一直参加我国各种军事、政治、经济等活动,对于缔造我们伟大的祖国,维护统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当时聚居在大凉山的彝族人民由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落后,还是一个尚处在奴隶社会下的民族。由于历代反动统治阶级一贯推行民族压迫政策,对彝族军事上征剿,政治上歧视,经济上掠夺,文化上同化,使彝族人民遭受了深重的苦难。狡黠的汉族商人经常利用彝族人民的朴实诚恳,对他们进行欺诈和剥削。国民党军阀的军队又经常对他们进行“剿讨”、和抢掠。这一切,都引起了彝族人民对汉人的猜忌和敌视,种下了极深的成见。他们特别反对汉人的“官兵”入境。显然,在当时要他们能够很快地从本质上理解红军是什么样的军队,理解共产党与国民党有本质的区别是,是很困难的。在这种情况下,要顺利地通过这个地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争取时间,又必须要经过大凉山的彝民地区。在当时赖以克服这个困难的唯一武器就是党的民族政策。1935年5月19日,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先遣队司令员,红一军团政治委员聂荣臻担任先遣队政治委员。任命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肖华为群众工作队队长的红军先遣队任务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可想而知。

先遣队临行前,毛泽东亲自向刘伯承、聂荣臻指出:先遣队的任务,不是去与彝族群众打仗,而是去宣传党的民族政策,用政策的感召力与彝民达到友好,争取说服他们,用和平的办法借道彝民区。只要全体红军模范地执行纪律和党和民族政策,就一定能取得彝族人民的信任和同情,彝民不但不会打我们,还会帮助我们通过彝族聚居区,抢先渡过大渡河。

冕宁以北的拖乌地区是彝族同胞聚居地,他们仍处在奴隶社会,按照果基、罗洪、倮伍三支划分区域,形成各自的大小部落,彼此经常互相“打冤家”,械斗不息。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军阀的长期压迫,与汉族的隔阂、猜疑很深,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敌对情绪,这就给红军通过彝区带来很大困难。









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的先遣部队于5月21日到达大桥(今冕宁县大桥镇),经过调查研究工作,找好了向导和通司(翻译),于22日红军的工兵排进入彝海地区。

当时彝族由于长期以来受到国民党民族歧视政策的歧视和欺压,与汉族隔阂很深。在红军过额瓦垭口时,不时受到彝民的袭击和'骚扰'。并发现树林中有成群结队的彝人出没,并发出呼啸,企图阻止红军前进。部队被迫缩短行军距离,走到彝海子,突然从身后额瓦方向传来枪声,也涌出成百上千的彝人,手舞大刀簪矛和棍棒,高声吼叫着向红军掉来。但红军始终不发一枪一炮,只是不停地向彝族同胞做宣传解释。可是双方语言不通,红军怎么解释都没有用。接着,后面传来消息说:“跟在后面的工兵排因掉队和没有武器,所带的工具,器材都被彝人抢光,衣服好剥尽,被迫走原路退回出发地。这地,先遣部队面临着前有包围,后有袭击的严重局面,红军坚持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决不打枪,于是部队停止前进。

红军先遣队的萧华找到一个名叫沙玛依姑的爷爷,希望爷爷向小叶丹转达红军的善意:第一,红军只是借道,绝对不会侵犯彝族同胞;第二,红军是主张民族平等的。沙玛依姑的爷爷看出红军是一支好部队,就给萧华出主意说,要取得彝民的信任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与我们的头人结拜兄弟。

经通司(翻译)向彝人喊话、做宣传解释工作还不见效果时,忽然从山谷垭口处有几人骑骡马奔来、通司认得为首者是果基支头人果基小叶丹的四叔果基约达。通司上前联系,说红军首长要同他谈话。果基约达(小叶丹)欣然同意了,当即挥散了集聚的人群。红军群众工作队队长肖华同果基约达就地坐下,进行交谈,说明红军是为受压迫的人打天下的,此来并不打扰彝人同胞,红军刘司令统率大队人马路过此地,只是借路北上。并根据彝人十分重义气的特点,又告诉他,刘司令愿与彝族头人结为兄弟。起初,果基约达有些半信半疑,可是,当他环顾红军的军纪十分严明,并不像地方军阀军队那样恶狠狠地涌进堡子烧杀抢掠时,便消除了怀疑,接受了结盟意见。小叶丹全名为果基小叶丹,果基或译为古鸡、古基,小叶丹或译为小约旦。彝族实行父子连名制,按这一习俗,小叶丹的全名应为果基.木吉.叶丹。果基为家支名称,木吉为父名,叶丹为本名。为了与同名的叶丹相区别,于是加是“小“字。按照彝族习俗,在一般情况下称呼”果基叶丹“即可,但是在某种场合,为表示庄严或郑重,就必须称呼父子连名的全称。
















小叶丹出生于公元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果基家系凉山彝族传说中的两个始祖之一的曲涅之后裔,为凉山地区最大的家支之一。所谓“家支“,系凉山彝族奴隶制度下的一种父系血缘集团组织,内部严禁通婚。在当时,凉山彝族地区约有100多个互不隶属,各有固定地域的黑彝家支,实际起着政权的作用。家支内有大小头人,按习惯处理内外事务。

果基家族本世居于凉山腹地之中的普雄一带(今越西县境),直到19世纪末时,其先人才辗转迁徏到冕宁县今彝海镇白沙村。

果基小约丹兄弟共6人,他排行第四。自幼就性情倔强、豪爽,表年时代即善交际、讲义气。由于处在贵族地位,耳濡目染,在中年时已熟悉习惯法与典故,能言善辩,成为当地彝族的政治代表、重大事件的裁决者之一。他不仅在本家族内颇有声望和号召力,就是在冕宁一带也是有影响的头人,被视为“善于辞令的尊者”。

群众工作队队长肖华率红军来到果基的地盘时,“果基”与“罗洪”正在不断械斗。小叶丹是“果基”家的领袖,他欣然答应与红军结盟。

肖华报告刘伯承、聂荣臻后,刘伯承立刻骑马来到彝海子边。同时,果基小叶丹带领当家娃子(即从奴隶中选拔的管家)消马尔各子也来了。果基小叶丹见了刘伯承时,便要摘牛黑帕子行磕头礼。刘伯承见了急忙紧迎上去上前扶起小叶丹说:“大哥不要这样,我们是兄弟,大家是平等的,不兴这套!”果基小叶丹问:“你是刘司令?”刘伯承答:“我是司令。”果基小叶丹接着说:“我是小叶丹,我们大家讲和不打了。”刘伯承即告诉果基小时丹说,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为受压迫的人打天下的。共产党实行汉彝平等,同彝族是一家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要团结起来去打国民党军阀,以后红军回来,大家过好生活。小叶丹十分感动,他说,以前见到国民党的官都是要行下跪礼的,看来红军与国民党的部队确实不一样。








就这样,通过通司和沙马尔各子作翻译,经过坦诚友好地交谈,很顺利地达成了协议。于是,刘伯承和果基小叶丹欣然决定,双方决定歃血盟誓,在彝海子边打鸡吃血酒结拜成兄弟。

就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举行了举世闻名的“彝海结盟”。果基小叶丹叫人找来一只鸡,但没有酒和酒杯。刘伯承便从红军警卫员皮带上解下两个瓷盅,叫警卫员舀来彝海的水,以水代酒。当沙马尔各子杀了鸡,将鸡血滴入两个瓷盅后,小叶丹要刘伯承先喝,按照彝人风俗,先喝者为大哥,兄弟就应该服从大哥。刘伯承高肖地端起瓷盅,大声地发出誓言:”上有天,下有地,今天我同果基小时丹在彝海子边结为兄弟,如有反复,天诛地灭“。说完后一口喝下血酒。果基小叶丹笑着叫”好!也端起瓷盅来大声说:“我小叶丹同刘司令结为兄弟,愿同生死,如不守约,同这鸡一样地死去”。说完后也一口喝干。刘伯承当众将自己随身带的左轮手枪和几支步枪送给了果基小时丹。果基小时丹也将自己骑的黑骡子送给了刘伯承,结盟便告结束。就这样,彝民与红军成了一家人。

傍晚,红军先遣部队仍然返回大桥宿营。刘伯承邀请果基小叶丹叔侄一同到大桥。红军把街上所有的酒都买来,又按价付钱收下群众送来的猪羊肉,设宴祝贺结盟。同时还邀请了罗洪支头人罗洪作一和汉人陈志喜等一同赴宴。

刘伯承代表红军将一些武器、弹药和一面书写着“中国彝民红军沽基(果基)支队”的红旗授予了小叶丹,正式成立了中国红军彝民支队。并即席讲话,劝解彝人内部不要打冤家,汉保彝,彝保汉,团结打刘家。







第二天,红军先遣部队在果基小叶丹的向导下,通过俄瓦彝海子向北前进。沿途山上山下,到处是成群结队的彝人,发出“啊吼”的呼喊声。但是,这次的呼喊声不像昨天的怒目相待,而是笑遂颜开的欢迎和欢送了,刘伯承在喇嘛房与小叶丹分手,红军留下参谋丁伯霖作后续部队的联络员。果基小叶丹派娃子(即奴隶)沙马尔各子、沙马巴黑、果基子达、果基特达作向导,把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的部队一直护送到筲箕湾,再由果基阿最支送到岔罗,出了彝区,直抵安顺场。从此,红军的后续部队便沿着“彝海结盟”这条友谊之路,胜利地通过了敌人估计无法通过的彝区。“彝海结盟”体现了党的民族政策的胜利,体现了少数民族对红军的爱戴和军民的团结,“彝海结盟”给奇迹般的万里长征增添了光彩的一笔。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 24
评论 9
作者提到

人文、自由行